白莹莹顾北延

第1章 穿到六十年代
六十年代,冬天,夜幕里,飘着零零散散的雪花,一辆老旧的绿色铁皮火车正朝着北方缓缓驶去,渐渐地将城市远远的抛在了后面,直到再也看不见。
火车上面挤满了人和行李,现在是睡觉时间,但是依旧有人走来走去。在8号车厢某一个座位的女孩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白莹此刻有点懵。
刚刚还在制定去山里度假的路线图,没想到睡了一觉,再睁开眼睛,自己就坐在了火车上面。
车厢看上去又破又旧,还混着一股难闻的汗臭味。狭窄的车厢里挤满了人,有的只有14、5岁,有的是中年妇女带着一个小孩子,更多的还是17、8的年轻人。但是无一例外,厚重的棉衣上面或多或少都打着补丁,女生也都把头发梳成了两个大辫子垂在胸前。
这是穿越了?还是被拐卖了?
她正纳闷呢?突然脑袋一痛,双手不由自主的扶住了脑袋,一大股陌生的记忆瞬间涌了上来。
白莹莹,爸爸妈妈消失不见,去小叔叔家避难、代替堂姐下乡......随着各种记忆在脑海中闪现,白莹彻底呆住了。
这,这剧情怎么这么熟悉?靠!这不是自己前两天还在追的小说吗?所以说自己现在变成了白莹莹?联想到书中白莹莹凄惨的下场,白莹现在就想砸墙。
21世纪的白莹是一个标准的社畜加富二代,为什么这么说呢?原因在于白莹从小是一个孤儿,但是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被爷爷收养了,爷爷是一个白手起家的亿万富翁。
虽然爷爷对她很好,一直供她读书、画画、钢琴、游泳,所有她感兴趣的都让她学了,甚至还让她去了国外读研究生。但是白莹知道她的身份,从来不过分的去要求什么。从国外回来后也主动拒绝了爷爷想让她去自家公司实习的想法,转而去了娱乐行业,而且她也争气的做到了经理的位置。
在她27岁那年,爷爷去世了。处理完丧事后,齐律师通知她第二天去爷爷的别墅那里,这也是她第一次见到爷爷的女儿和儿子。
不过见到面后不是安慰和悲伤,而是在讨论遗产的问题。爷爷早就把遗产分配好了,放在他个人的律师那里,就是怕万一某一天自己不在了,儿女们会因为遗产而反目成仇。
齐律师很快就在现场公布了遗产,遗嘱中表示财产中的两千万归白莹,其余的平均分成三份给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
听完遗嘱的内容后,另外三个都轻轻松了一口气。老大想看来老头还没有糊涂,知道什么是自家人,什么是外人。老二则是一脸的高兴和幸灾乐祸,三人都象征性的安慰了一下白莹,紧接着就说有事要忙就都走了。
齐律师最后留下来,悲痛的对白莹说:“莹莹,节哀。这份遗嘱白老先生也是想要保护你,另外还有一个海外基金会是白老先生去世前专门给你创建的,里面有一个亿的资金,这是账号和密码。”
“齐叔,谢谢你,我没事的。”白莹接过卡片送走齐律师后,对着爷爷的书房看了好久,爷爷从小就喜欢和她一起在书房看书,虽然爷爷现在不在了,但是那里仿佛还有一大一小两个人影,坐在书房的地毯上面,一个在念,一个在听。
许久,白莹走出别墅,锁上大门,最后回头看了一眼这个别墅,心里默念道:爷爷,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一定会。
返回家的白莹给自己的公司递上了一份辞呈,白莹从小就不喜欢北京,只是因为爷爷在这里,所以她才在这里找了份工作陪着爷爷。现在爷爷不在了,这个城市也已经没有什么能留得住她的了。
她打算把爷爷留给她的钱都换成物资放进空间里,然后找一个靠山的地方度过接下来的人生。没错!白莹此生最大的梦想就是囤够东西后躺平退休,对了,她的身上还藏着一个秘密空间。
这个空间是她小时候无意间发现的,她谁也没有告诉。只要是手里有了存款,她都会把存款变成东西,然后再放到这个空间里。
白莹做好决定以后,就立刻去把爷爷留给自己的一个亿基金全提了出来,然后用这个钱还有手里的存款去各个地方囤东西。
海南的水果?特色饭买买买!山西的茶叶?买买买!北京、上海的化妆品、衣服、各大餐厅米其林的好吃的?买买买!
反正空间是保鲜的,到时候她就可以不用出门也能用到这些东西了。终于在疯狂购物一个月后,白莹也差不多把全国都飞了个遍。当感应到空间里满满的物资时,白莹内心的安全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东西囤完了,白莹便计划着下一步去山里度假。住一段日子之后再去另外一个僻静的地方躺咸鱼。刚做完计划,她就累的在床上睡着了,结果再醒来以后就莫名其妙来到了这里。
白莹回忆完自己以前的事情,再联想到现在的情况,算了,既来之则安之。
白莹莹,我既然来了这里,就会替你好好活下去的,也会找到你的家人的,你放心。当白莹在心里默念完这句话,瞬间就感觉自己身体轻松了一些,应该是原主听到白莹说的话转世投胎去了。
趁着旁边的人起来走出去透气的空,白莹也跟着走了出去,穿过拥挤的人流,终于走到了厕所旁,一进去,白莹就把门给反锁了。
“进去”,随着白莹默念了一声,下一秒白莹就到了一处小的世外桃源里。

第2章 空间
这个空间范围很大,就像是个世外小桃源一样。靠左的一侧流淌着一条小河,河里到处都是鲜活肥美的鱼群、青虾和螃蟹,上面还有一些鸭子在游泳。
空间的右侧有一处两层高的竹楼,底下一层是四根柱子支撑着,平时作为了厨房使用。竹楼下面靠边的位置,摆着一张长长的竹子打造的桌子,上面摆放了各种调料、碗筷、案板还有刀具。旁边还有一个小桌子,是平时吃饭的地方。
地上除了两个小炉子,瓦罐之外,还放着白莹莹前两天刚买的烧烤架。走上二楼,有两个房间,一个是住的房间,一个被改成了衣帽间。
自从小时候发现了这个空间后,她就很少在外面住了,都是晚上在家拉上窗帘后再进入竹楼睡觉,所以她平时的东西也都在空间里被带了过来。
竹楼的后面还有一个仓库,是用来存放当初购买的各种物资,塞的满满当当的。因为仓库是保鲜的,所以东西中属吃的最多。
河流和竹楼中间的空间被篱笆分成了两部分,一半是草地,另外一半则是肥沃沃的黑土地。黑土地一共分为了六块区域,分别种着各种水果还有茶叶。
随着空间绕了一圈,此刻的白莹莹才终于松了一口气。幸好她之前爱囤东西,空间也被自己带过来了。有了这些物资,以后的日子总不用发愁吃的了。毕竟中国的六十年代还没有发展起来,大家能填饱肚子就不错了。
白莹莹怕在厕所里面呆的时间长了有人起疑,便心里默念“出去”,下一秒就又出现在了厕所里。
白莹莹悄悄的打开厕所门,发现大家都没有注意她,便轻轻的回到座位上了。此刻天还没有亮,她便闭上眼睛仔细的回忆起了之前小说的剧情。
原主的爸爸是一名大学老师,妈妈也是一名大学老师,爸妈也很恩爱,只有白莹莹这一个女儿,所以白莹莹小时候过的很幸福。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有人给白莹莹的爸爸白启透露了消息说有危险。得知消息的当天,白启就做了决定,立刻把白莹莹送到了她叔叔那里。
并叮嘱白莹莹在外不要透露自己家里的信息,如果有人问起自己,就一概说不认识。说完后不管白莹莹怎么挽留,白启夫妇还是狠下心来离开了。
果不其然第二天白启夫妇就被一群人叫走了,那是白莹莹最后一次看到自己的父母,从那天起她也失去了自己父母的消息。
在叔叔家的日子并不好过,每次她只要多吃一点饭,婶子就开始在饭桌上面阴阳怪气的。堂姐也嫉妒她长得好看,天天明里暗里给她使绊子。
叔叔虽然疼她,但是也是个息事宁人的性子。这次街道办要求叔叔家出一个人去下乡,堂姐不愿意,她就被婶婶推了出来。
最后白莹莹无奈的同意了代替堂姐下乡,但是有一个条件。条件就是只要他们能够找到父母的消息就可以,不然没的谈。
堂姐听了在家里又哭又闹,婶子也天天在家里指桑骂槐!那几天叔叔几乎动用了他所有的关系,明明前一段时间怎么都打听不到的白莹莹父母的下落,在表姐闹绝食的第二天就打听到了,消息说是在朝阳村。
当天叔叔拿了20块钱和几张薄薄的票据给她,带着一些愧疚的语气跟白莹莹说道:会把她安排进隔壁村的大队那里,这样她也好偷偷照顾自己父母。
白莹莹听完后也没说话,只是回屋收拾好自己东西,第二天就坐上了下乡的火车。
按照剧情的发展,接下来白莹莹在大队上会遇到男主和女主。男主无意间帮了白莹莹几次,因为长得好看,被女主认定是她在勾引男主。随后又被女主识破了她和父母的关系,用计引她去小河边,又找来村里的朱癞子强奸了原主。后面又栽赃原主偷钱入狱,就这样把原主给逼死了……
原主的父母也没有捱过那个冬天,也相继去世了,可以说女主为了保证她的幸福害死了原主一家。
回忆了好久,白莹莹也只能回忆起小说的大概情节,早知道自己会穿越到这本小说里,她发誓自己一定把它全部背下来,还要每章做个批注。
不知不觉,白莹莹就睡着了。第二天天一亮,还没有睡醒的白莹莹就听到耳边传来叽叽喳喳的说话声,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头,随后慢慢睁开了眼睛。
昨天因为车厢里很暗,她也没有细看,只知道自己周围坐的都是年轻人,今天一看感觉都是和她一样来下乡的。
“你好,我是徐文静,我旁边的这位是许博文,还有我左边的这位是齐慧慧,是我的同学,我们三个都是从京州来的,你也是来下乡的吗?”
白莹莹听到名字后,抬头看去。说话的是坐在她对面的女生,看样子家境不错。长着一张瓜子脸,细柳眉,皮肤很白。胸前还垂着及腰的两条又黑又长的麻花辫,整个人塞在棉服里,给人一种楚楚可怜的感觉。
在她左边的是跟她差不多打扮的女孩,不过因为皮肤很黄,脸上还有雀斑,在旁边显得有点惨不忍睹。
右边则是一个五官非常清秀的男子,皮肤白暂,带着一副金框眼镜,透露出一股疏离的感觉。看来这就是女主和男主还有女主的小跟班了,没想到在这里就碰上了。
白莹莹没有搭理徐文静,不要以为她没看到徐文静在跟她打招呼的时候眼底透露出来的一丝嫉妒。白莹莹也很无奈,她还什么都没有做好吧,难道这就是女主女配的化学反应?
不过她也不怕!她白莹莹也不是个善人,不然也不会在现代的那个家庭里活的好好的。如果女主真的要做什么的话,就别怪她反击了。
徐文静看到白莹莹的反应后,微微的攥起了拳头。从坐上火车到现在,博文哥已经偷偷看过好几次眼前的这个女生了。而且这个女生长得很漂亮,细长的丹凤眼,皮肤很白,就连徐文静最引以为傲的皮肤都得承认比不上眼前的女孩。
不光这样,动作说话间不经意间还会流出一股魅惑的感觉。而且周身的气质又很清冷,仿佛拒人于千里之外,这两种感觉在她身上既矛盾又对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徐文静从来没有感觉像今天一样抗拒一个女孩,尤其是在她试探这个女孩反应的时候,女孩的态度更是让她的感觉尤甚。所以齐慧慧要替自己找回场子的时候,徐文静并没有阻拦。
“你什么态度?文静好好跟你说话,你竟然不搭理人,你知道文静的爸爸是谁吗?你惹得起吗?”齐慧慧竖着眉毛,指着白莹莹叫嚷起来。

第3章 挑衅
齐慧慧话音刚落,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就连许博文也微微皱了皱眉头,他平日里最看不惯别人拿身份压人了。
刚要开口替白莹莹解围时,就听到对面女孩眼眉一挑:“她爸是谁?她爸是李刚啊?管这么宽!”不禁扑哧一下笑了出来,刚开始只是觉得这个女孩好看不由得多看了几眼,现在更是觉得和她这么有个性的人做朋友一定很有趣。
徐文静看着许博文的反应,手指甲都把掌心掐出了一道道掐痕,她不明白!为什么平日里对谁都很疏离的许博文,今天却格外的关注对面的这个女孩子。难道就因为长的好看?这个狐狸精!
“文静的爸爸才不是李刚,文静的爸爸是……你,你,你在耍我?”齐慧慧刚开始还在洋洋得意,以为面前的这个土包子不知道徐文静爸爸的身份。下一秒徐文静扯了扯她的衣服,才反应过来对面的这个女孩好像在耍她,顿时气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怎么?很明显吗?咱们都是新社会的一员,你刚刚说她的爸爸是谁?我惹了会怎么样呢?需不需要我现在就把列车员叫过来,给大家做个见证啊?”白莹莹挑着自己的指甲,慢悠悠的说道。
她一心烦就喜欢挑指甲,昨天睡的晚,今天一早就被吵醒,起床气还没消呢!齐慧慧这不就是撞枪口上了?
话音刚落,齐慧慧的脸就白了起来。下意识的看向徐文静,嗫喏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文静……”
徐文静听到后不由的把手放在衣服上使劲的攥了攥,这个没用的东西!一句话就被人给顶了回来,还把她推了上去,真是没用!
“慧慧,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咱们都是一起下乡的同志,不能搞分裂。”徐文静对着齐慧慧批评完后,又扭头看向白莹莹柔柔的说道:“对不起,我替慧慧道歉,刚刚是她激动了些,不是故意的,你可以原谅她一次吗?”
徐文静长的很白净,再加上低声细语的替慧慧道歉,让旁边的人都不由自主的怜惜起来,纷纷替她求情。
“可以,下不为例,我叫白莹莹,京州的”清冷的语气让齐慧慧和徐文静都下意识的松了口气。毕竟要是闹的列车长来了,说不定俩人都得因为仗势欺人而被赶下车去。
徐文静本来就是追着许博文来的,这怎么能允许!而齐慧慧则是怕坏了徐文静的事家里遭到报复。
齐慧慧的爸爸是在徐家手底下做事的,私底下不知道帮着徐家干了不少私事,也收了不少钱,当然他家也有很多把柄在徐家。
要是刚刚她连累徐文静被赶下车去不能下乡……齐慧猛的打了个冷颤,想想都害怕,顿时像个鹌鹑一样的缩在座位里,不敢再招惹白莹莹了。
“莹莹,你带饭了吗?我这有白菜还有红烧肉,要不大家一起吃吧?”徐文静边说边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了两个饭盒,虽然饭菜有些凉了,但是香味还是一阵阵的飘了出来。徐文静一边打开饭盒递给自己和许博文一双筷子,一边偷偷打量白莹莹的表情。
周围的人看到后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我滴个乖乖呀!现在能吃饱就不错了,这家庭条件得有多好啊!
现在有很多人为了省粮食,一天只吃两顿饭,一个月兴许才能见点肉星。谁家能一下拿出来一盒红烧肉和菜哟,旁边甚至还能听到有人偷偷咽口水的声音。
察觉到周围人议论的声音还有羡慕的眼光,徐文静内心很得意。本来徐文静的家里是不让她带的,毕竟家里的肉也不多。
但是许博文家可是军区大院里的,虽然职位是大院里的中下级别,但也是他们这种阶级所仰望的。要是能搭上这条大船,徐家还可以更好的往上发展,所以徐家爸爸知道徐文静要追着许博文下乡时,立马就同意了。
不但同意了,而且还主动拍板让徐文静的妈妈,把家里这个月剩下的肉票全部做成了红烧肉,让徐文静带着路上和许博文一起吃。
齐慧慧的目光也是时不时的瞟一眼桌子上放着的红烧肉,眼里流出来一丝羡慕。她家里虽然也给了她一些钱和票,但是她家里还有两个弟弟,自然好东西轮不到她吃,她只能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两个饼子默默的吃起来。
周围人的人也都拿出了自己的午饭,现在这种时候,大多数人家还是一天只吃两顿饭。特别是在车上,有人一顿饭这一天也就对付过去了。
大多数人吃的都是粗粮窝窝头或者是容易携带的饼子,不过也有几个人拿出来了饭菜自己吃着,接受着周围人时不时传来的羡慕的眼光。
徐文静伸手把饭盒往桌子中央推了推,又递了一双筷子给许博文:“博文哥哥,这是我妈妈亲自做的红烧肉,可好吃了,你尝尝。”许博文推辞了两下,最后实在不好意思拒绝也就接过筷子吃了起来了。
徐文静又看向白莹莹,白莹莹的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而是把手伸向自己的背包里,拿出来几个饼子。
“不用了,我自己带了饼子。”白莹莹也从背包里拿出了原主从家带的饼子,虽然自己的空间有很多好吃的,但是第一天,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保险起见白莹莹还是放弃了从空间拿吃的的想法。
齐慧慧看着白莹莹拿出饼子出来吃,内心鄙视了一下,刚刚说的那番话把她都镇住了,还以为白莹莹也是什么高官的女儿,现在看来,家境也不怎么样嘛,穿的这么破,吃的也不好,这么一比,齐慧慧内心倒是舒坦不少。
但是徐文静可就不这么想了,脸上的微笑瞬间僵了一僵,就好像自己伸出的一巴掌打在了空气上,刚刚自己的这一番举动,白莹莹不但不羡慕还拒绝了自己,简直不识抬举,她难道不知道肉价有多贵吗?虽然自己也没想真让她吃。
白莹莹看了看徐文静桌子底下被揉皱的衣服,心里想到,这女主不愧是女主,能屈能伸。不过今天的事她不追究不代表忘了这件事,如果女主不触及到她的红线,大家也就相安无事。毕竟她也只是想当个咸鱼,再找到原主的父母,好好照顾他们。
但若是惹了她也就不客气了,还有这个男主。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路瞟了她好几次。要不是什么话都没说,眼神也没有恶意,她早就怼回去了。
白莹莹吃完饼子后,直接无视周围人的眼光,把一顶帽子扣在脸上歪头睡了过去。几个小时后,随着一阵阵汽笛声,火车终于到达了终点站。

第4章 顾北延
火车还没有停靠好,座位上的人就已经收拾好行李做好下车的准备了,有的人甚至已经在火车门前排队等着开门。
白莹莹也跟着收拾好了自己的背包,她的东西不多,只有一个背包。还有一个包袱,带着被子被褥、一些衣服。
刚刚她趁着别人不注意,悄悄的把一些重的东西都转移到了空间,这样她拿着就很轻松了。
相比较她而言,徐文静拿的东西就很多了。身后背着一个背包,手里还拿着一个包袱。
齐慧慧前面后面各背着一个背包,手里一边拿着一个包袱,显得很狼狈 ,想必有一半是徐文静的东西。
许博文拿的比较少,只拿了一个包袱,想必是手里有钱,到了地方再添置东西。
车门一打开,所有的人都提着自己的行李往门口冲去,白莹莹也提着自己的行李艰难的随着人流挤出了车站。
一出车门,瞬间一股凉意袭来,因为昨天晚上下了一夜的雪,车站的站台上面也落了一层厚厚的雪。被人流踩的到处都是凌乱的脚印,白莹莹把自己的棉衣又紧了紧,拿着行李往车站门口走去。
不知被谁给挤了一下,白莹莹瞬间没有站稳。就在她闭上眼睛已经做好摔在地上的准备时,一双手稳稳把她托住了。
她睁开眼睛抬头往上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双漆黑深邃的眼睛。再往上就是高耸的鼻梁,薄薄的嘴唇,棱角分明的五官下还蕴藏着一丝丝的寒意,给人一种不好惹的感觉。
妈呀,这不是活脱脱的硬汉小狼狗吗?在现代虽然长相出众的她也见过不少,但是长得这么帅又有男人味的倒是真不多见。
顾北延见面前的女孩直勾勾的盯着他,脸上不禁也泛起了红晕。
之前在车厢里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这个有趣的女孩。说话怼人简直不要太利落,就像一只奶凶奶凶的小狐狸在保护自己的地盘。
如果有人想要越界,就低吼着把人给挠出去。刚才看到这个女孩快摔了,想都没有想就直接抛下了好友跑了过来一把托住了女孩。
“喂,北延,你去哪?”后面一个穿着修长棉服,手里拿着一个斜挎军包,留着斜分头的男生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一边跑,还一边喊道:“北延,气死我了,一声不吭就跑。倒是提前跟我说一声呀,你到底是来送我的?还是来给自己找对象的?”
听到这话,白莹莹立马回神了,发现自己盯的面前这个小哥哥脸都红了,瞬间也不好意思了,赶紧站起来。毕竟在这个保守的年代,自己的这个长相太不加分了。
不过,北延,这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北延、北延……
我靠!这不是反派的名字吗?
白莹莹瞬间好像有人从头顶浇了一盆凉水,整个人都僵住了。
瞬间就想到了原著里的白莹莹,从被女主设计入狱再到自杀,还有白莹莹的父母到死都没有离开那个山村……
很大原因都是当时顾北延给女主介绍认识的一个人所造成的,虽然后面顾北延不知道为什么和女主闹掰了,还在暗处给女主使绊子。
不过表白这件事?呵呵……表个腿儿的白,还是保命吧。一想到面前这位的手段,白莹莹就有些头皮发麻。
虽然长的正在自己的审美点上,还扶了自己一把。但如果是徐文静的头号脑残粉丝,长得再帅也不行啊!哪怕是硬汉小狼狗也不行!
顾北延看着眼前的女孩的表情变来变去,从微笑变成了震惊,又变成了凝重。最后好像下定了某个决心!对他沉默的点了点头,说了声谢谢,接着提着包扭头就快速的走了。
嗯……
嗯?就这么走了?
“诶?刚刚的那个姑娘呢?什么情况?怎么走了?”秦少庭终于追了过来,喘着气问道。
你问我?顾北延有点懵,想来想去,只有好友的锅了,都是因为刚刚他声音太大了,把那个女孩给吓着了。想到这,不由得瞪了一眼自己的好友,秦少庭被瞪的有点莫名其妙。
不过不着急,顾北延看向女孩跑的方向,再加上手里提的背包和包袱。推断出她应该是去往青山大队的知青,有了地址,顾北延的心情才稍微好了一些。
小女孩脸皮薄是正常的,以后的时间还很长,他可以慢慢来。于是又好心情的拍了拍好友的肩膀,示意他跟上,然后大步的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顾北延,你还没说那个女孩是谁呢?你不会谈恋爱了吧?”秦少庭追上去,桃花眼往上一挑,把手搭在顾北延的肩膀上面一脸八卦的问道。
“你再这么多话,我就跟你爸说你在这呢,让你爸压你回去相亲。”淡淡的语气让秦少庭一下子怂了。
“别呀,我可看不上那些姑娘,一个个娇滴滴的,天天得让人哄着。”怂了的秦少庭心里默默的给顾北延伸了个手指,阴晴不定的男人,肯定是谈恋爱了。算了,谁让他是好哥们呢,就先替他保密吧。
这边,白莹莹提着行李刚走到车站门口,就看见一个长着一张端正的长方脸,脸上有些许皱纹,穿着灰不溜秋的棉袄,头上带着一个灰色毡帽的四五十岁的大叔。
他手上还举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青山大队,这应该就是村里面来接她们的人了吧。白莹莹继续朝他走了过去,果然,他是村里的大队长马国福。
今天是他负责来接他们,还有三个人,所以马国福就让她先去板车上面等一等。马国福伸出手给白莹莹指了一下,旁边墙根处停着的板车就是今天她们回村的交通工具。
白莹莹朝马国福点点头,拿着行李朝板车走了过去。板车现在上面一共坐了三个人,两个男生,一个女生,都是十七八的年纪。
其中的这个女孩脸圆圆的,笑起来脸上便会出现两个小酒窝,一看就是很开朗,大大咧咧的性子。
见白莹莹坐了上来,便热情的向白莹莹介绍了起来,左边的这个男生瘦瘦的,戴了一副眼镜,叫唐嘉,是从沪市过来的。
右边的这个男生高高壮壮的,长的很憨厚,叫方旭,是从沈阳过来的。她自己叫苏季云,也是从沈阳过来的。
白莹莹听完也打了一个招呼,说道:“你们好,我叫白莹莹,从京市过来的。”打完招呼,她就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苏季云见白莹莹气色有些不好,以为她是这几天坐车有些累了,便没有再接着聊天。
不一会马国福脸色不好的又领着三个人走了过来。不出意料,后面跟着的是许博文徐文静还有齐慧慧三个人。
许博文此刻也有点狼狈,手里拿着两个包袱,背上背了一个背包。徐文静手里还是只有一个背包,衣服上面还湿了一块,鼻头也红红的。而齐慧慧则是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另外的一个包袱还有背包在村长手里。
到了板车这里,大队长直接把包袱丢到了车上,一句话没说,直接坐在了板车的前头,拿起来了皮鞭。
最后还是唐嘉和方旭手忙脚乱的把他们三个还有行李拉了上来,等确定他们都坐好了以后,大队长这才让毛驴动了起来。

第5章 住房风波
回村的路上,许博文登上板车后就靠在一旁闭上了眼睛选择闭目养神,而徐文静和苏季云打起了招呼,各自介绍了一下身边的伙伴。
之后唐嘉又说起刚才的事情,问是发生了什么事。白莹莹默默的在一旁坐着,听了一会这才搞清楚事情的原委。
原来是刚才齐慧慧拿的东西太多,根本拿不了,在车站又滑,所以一下没站稳就直接摔了下去。还一不小心把徐文静也给拽倒了,两人在站台摔了个够呛,齐慧慧的脚还给扭伤了。
没办法,许博文只好自己先出的车站找人。到门口又把大队长叫过去了帮忙,这才顺利的把人接了回来。
好家伙,听到这,白莹莹突然有些理解大队长刚刚的态度了。不过她也没开口,毕竟自己也差点摔了,要不是顾北延跑过来托住了她,估计她也得摔一个大跟头。
不过顾北延看起来也不像那种黑恶势力嘛……停!怎么又想到顾北延了,打住打住!想到这,白莹莹使劲儿的甩了甩自己的脑袋。
徐文静描述完刚才的情况后,唐嘉有些埋怨的小声说道:“那大队长不会是生气了吧?一开始你们三个分开拿也就不会摔倒了吧。”
方旭接着也点了点头,说道:“现在说这个也没有用了,希望大队长不要对刚才的事有什么意见才好。”
不过齐慧慧听到这些话后,也感到非常委屈。她拿着这么多东西也不是故意要摔的啊,现在徐文静还把原因全部都推给了自己,还把脚给扭了……真是有苦不能言。
因为地上积了一层厚厚的雪,所以驴车走的速度并不快。渐渐的天黑了,寒风也一阵阵袭来,所有人都被冻得瑟瑟发抖。
特别是徐文静,因为图好看嫌弃厚的袄穿的很臃肿,所以身上只是穿了一件薄的袄。虽然是好看一点,但是一点也不保暖。
苏季云哆哆嗦嗦的问村长:“队长,咱们还有多久到啊?”
“快了,还有十分钟吧!再忍忍,到了村子里就好了。”马国福现在也很着急,要不是刚刚接徐文静她们耽误了时间,现在早在家吃饭了。今天回去的晚了,婆娘肯定着急了。
白莹莹早在天刚黑的时候,就借助背包的掩护,拿了两个暖宝宝贴在身上,所以她现在是唯一一个𝖒𝖑𝖟𝖑没有被冻得嘴唇发青的人。
不过为了不让人发现异常,在快到村口的时候,她就把暖宝宝又扔回了空间。要不然,大家都冻的浑身发抖,就她一个面色红润,傻子都能看出来不对劲!
终于,到了村里的知青点,知青点里还有五个人。为首站着的是知青点老大哥冯涛,四年前来的。
旁边是一个瘦瘦高高的男生叫范伟,是去年来的。还有一个男生留着大平头,个子矮矮的,叫杨兵。后面还站着两个女生,一个是小家碧玉型的,叫罗娟。另外一个长相平平,但是身材很丰满的叫姜丽。
刚下马车,马国福就对冯涛叮嘱道:“冯涛,这是今年来的七个人,你安排一下,明天让他们去大队签借条领粮食,跟他们解释一下。”
“好嘞大队长,你放心,我会和他们说清楚的。但是现在有一个事就是知青点女生宿舍这边有点住不开了,少了两个床铺。”冯涛有些为难的看着村长。
“少了两个床铺?不能再挤挤吗今天?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了。”马国福的话音才刚落,姜丽的声音就传来了:“大队长,实在是挤不下了,女生宿舍的房间本来就小,只有四个床铺的位置,再挤也挤不了六个人呀~”
马国福闷着头想了想说:“村里倒是还有一处空房子,之前的老人搬走了,因为靠近牛棚,大家嫌晦气都不愿意买,所以就卖给了村子,本来打算当库房的,现在也闲置了下来,要不你们几个商量一下,看谁搬过去?”
徐文静和齐慧慧都不吭声,白莹莹是知道她们这次下乡的目的,只有在知青点才能离许博文更近一点。而且刚刚看罗娟的神情,明显对许博文有意思,徐文静才不会放任留情敌独自和许博文在一块呢。
“我去吧。”正当马国福想要她们几个抓阄决定的时候,白莹莹走了出来,说她可以过去住。
刚刚白莹莹站的地方没有光,所以大家都没有注意到她。现在走出来,打着补丁的棉袄都掩盖不住她的容貌。
嫩白的皮肤,娇媚的五官在周围雪景的加持下,显得更加清冷了。一瞬间好像是从山里跑出来的精灵,冯涛他们直接愣住了。
原因无它,白莹莹出来的一瞬间给人的颜值视觉冲击力太大了,就连许博文的眼睛也不由自主的盯着白莹莹。
看见许博文的反应,徐文静嫉妒的咬着嘴唇,齐慧慧则是光顾着揉自己的脚,罗娟的脸色也变了变。
之前这里只有两个女知青,其中她长得最好看,所以生活中得到的便利也最多,其他的男知青也明里暗里帮她干了不少活。
现在一下子又来了四个女知青,其中两个长得还很好看!特别是白莹莹长得最是出众。想到这里,罗娟的眼里闪过一丝嫉妒。
“好,那就你去吧,不过还要有一个人跟你一块去,大家可能还是要抓阄。”
“大队长,不用了,我和莹莹一起去,莹莹,可以吗?”苏季云看着白莹莹问道。她简直太吃白莹莹的颜了,别人可能不知道,从小,苏季云就喜欢各种长得好看的人。简单来说就是颜控!
“可以啊。”白莹莹笑着说道。如果一定要同住的话,苏季云是最好的选择,而且白莹莹也很喜欢她单纯的性格。
“好,就这么决定了。白莹莹、苏季云,你们两个跟我走,明天上午你们俩再过来听冯涛说怎么领粮食,其余的人跟着冯涛去宿舍。”马国福说完后,冯涛就领着另外两个男知青开始帮忙搬行李了。
等到车上的行李都搬下去后,马国福就又拉着白莹莹和苏季云继续往村子里走,走了大概五分钟,把驴车停在了一个院子前。
“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