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妩陆行章

第1章 穿到勾引现场
孟妩死了,死在了一场医闹里。
但她又活了。
此时她上身裹着绿色的裹胸,上面绣着细碎的小花,下面穿着一条粉色的裤子,两条细长的手臂赤条条地露着,灵堂外的冷风吹进来,她猛地打了个喷嚏。
偏对面还站了个对她怒目而视的长袍少年。
孟妩觉得自己像是穿越了,但现在的情况,真的很尴尬。
她捡起地上的衣裳穿在身上,才有功夫问道:“请问,这……”
陆行章俊美的脸上一片铁青,瞪着她的目光像是恨不得要杀了她:“孟妩!你还要不要脸!”
孟妩眨了眨眼:“我怎么不要脸了?”
陆行章一指桌子上的牌位,气的声音都在发颤:“我大哥才去了七天!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要找男人了?”
我不是!我没有!别胡说!
孟妩张口还没说话,就被少年打断,“当初你落在人牙子手里,是我大哥掏空了家底才把你赎回来!不然你早被人给卖到那腌臜地方去了!”
“要不是你,我大哥也不会刚下了一场大雨,就去进山打猎,就因为你嘴馋想吃肉,他才会失足摔下山涧,重伤不治!”
陆行章越说越悲愤,想起大哥惨死的模样不禁红了眼眶,他本来就不喜欢这个长相妖娆却好吃懒做的女人。
如今大哥死了,他更是将孟妩恨进了骨子里!
“你要是真耐不住寂寞,就出去找那些野男人去!我陆行章可不像你这般不知廉耻!丈夫新丧,竟在牌位前勾引小叔子!”
“你胡说八道什么?!”
孟妩本来脑子就一团浆糊,被他噼里啪啦说了一通,心头也是火大,“我勾引你?你别含血喷人!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瞧你那毛都没长齐的样子,哪个女人瞎了眼才会勾引你!”
骂着骂着,她突然一愣。
陆行章?
这名儿怎么这么耳熟?
“我胡说八道?”陆行章气极反笑,“怎么?先前把衣服脱了往我身上扑的不是你?”
他当然没叫她扑到,闪身就躲开了,结果这女人一个没站稳,绊了一跤,磕在墙上昏了半天。
孟妩瞳孔一缩,她终于想起眼下究竟是什么情况了!
她就说陆行章这名字好像眼熟,可不眼熟吗?
这是她刚看的一本小说《首辅之路》的男主角啊!
陆行章自幼丧父丧母,和底下一双弟妹,都是由大哥陆行文抚养长大。
他家穷志却不短,自幼苦读诗书,科举出仕,从一个农家之子,一路擢升,官至首辅之位。
其间坎坷,足以称得上一声传奇!
对间接害死陆大哥的原主,陆行章可是在有了权势后,将其扒皮抽筋了的。
孟妩打了个寒战,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原先被骂出来的那点火也尴尬地歇了下去。
陆行章眼下才十六岁!
还是原主的小叔子,但凡有一点羞耻,也不至于下得去手!
孟妩心头憋屈,虽然事情不是她做的,但谁让她现在占着这个身体呢。
“二郎,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吗?”
她问完自己心里就唾弃了一声:是!你当然是!
陆行章嗤笑一声,根本不搭理她。
“我、我知道错了。”
孟妩努力做出一副情真意切的语气,“我先前就是太害怕了,我怕你把我赶出去才做了错事。”
她装模作样地擦了擦不存在的眼泪。
原主是真的这么想的,毕竟她长成这样,若是被赶出去,后果不堪想象。
陆行章却不吃这套,冷酷又无情地说:“反正你也不愿意待在这儿,我也不强留你,今晚头七一过,你就离开吧!”
他怕再看见这个女人一眼,就忍不住将她送到地下去陪他大哥!
“我离开可以,但我要声明一点,陆……你大哥他不是被我害死的。”
想到原书里,陆行章大哥可是再次出现了,还是以敌国驸马的身份,孟妩可不打算背这个害死人的锅。
在陆行章燃烧着火焰的眼神中,掷地有声道:“你大哥进山打猎是为了养家糊口,可不是为了我一个人。”
“而且夏天本来就雨水多,他经验丰富,那么多年都没出事,怎么就这次出了意外?”
“你亲眼看到他是因为滑了一跤摔下去的?或许是遇到猛兽逃跑或者别的原因,跌下去的呢。”
“你们没看到他的尸骨吧?也可能人没死呢!”
陆行章痛苦的攥紧拳头:“我哥在山里失踪了五天,我们在山崖边找到了滑倒的痕迹,还有他的衣服片,那山崖深不见底……”
孟妩也无奈了,难怪都会以为陆大哥死了。
可要她拿出陆大哥没死的证据,她也拿不出来。
不好再说什么,孟妩干脆走出房门,回了原主所住的屋子。
囫囵睡了一晚,第二天天刚亮,孟妩就起身想要离开。
走出房门,四下扫了一眼,啧啧两声,真穷啊!
三间茅屋,一间做饭的棚子,棚子下搭着一座灶台,旁边堆着些柴火,还有半缸水,院子里放着一些农具和打猎的东西,除此之外,什么都没了。
连一只鸡鸭都没养。
书上说原主勾引不成,又怕陆行章打击报复,连夜卷了陆家最后一点银钱跑路,连唯有的一点米面都没放过。
孟妩可没这么狠心,两手空空打算离开,突然听到西边那间屋里传来一阵惊呼。
“三姐!三姐——”
陆家小弟惊慌的哭喊着,“二哥!你快来啊!三姐又发病了!”
孟妩因为这一串惊呼叫停脚步,还没反应过来,就见陆行章焦急地冲出来,撞进了西屋。
她突然想起,书里写过,陆玉这小姑娘出生时难产,有先天性心脏病,因为大哥去世和原主卷钱跑路,陆玉也死了……
叫了声“糟糕”,孟妩赶紧跑进去,就看到陆玉小脸苍白,唇无血色,双眼紧紧地闭着,口中却在大口大口的喘息。
明明已经是六岁的小女孩了,看着才三四岁的样子,骨瘦如柴,让孟妩有些心疼,动了恻隐之心。
陆行章抱着她起身,吩咐道:“我带小妹去看大夫,小弟你留下看家。”
“二哥,让我跟你一起去吧。”陆斐红着眼,都快哭出来了。
孟妩急忙上前去,扯了下陆行章的手臂:“你抱她抱这么紧,是想把她闷死吗?”
大哥刚死,妹妹又发病,陆行章正是神经敏感的时候,突然听她说了个‘死’字,立刻双目充血,狠狠瞪向她。
“你给我闭嘴!”
“我能治她,等你送医,就来不及了!”

第2章 没指望让你养我
救人如救火,孟妩也不和他计较,一把将陆玉从他怀里夺出来,平稳的放在床上,仔细查看她的症状。
没有现代仪器,孟妩只能靠经验来。
她一边查看陆玉的情况,一边对陆行章道:“你先把窗户打开,通一下风!”
陆行章没有动。
孟妩皱眉看向他,却见他眼中全是怀疑,顿时明白,他这是不相信自己。
陆行章质问:“你要对小玉做什么?”
孟妩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都说了,我在救她!”
“你有这么好心?”
陆行章可没忘了孟妩来家里的两个月,对他们一家人是个什么脸色。
小玉身体不好,常需要补身,以前家里有好吃的,他们三兄弟都是紧着她。
可自从这女人来了后,别说难得的肉味了,就是小玉每天要吃的鸡蛋,都被她抢了!
还是他每个月多抄一本书,才给小玉补上。
想到这里,他的眼神越发不善,“你什么时候会医术了?”
孟妩想啐他一口。
笑话!她堂堂二十一世纪中西医双修博士,要彻底治疗先心病难,但要缓解急救,可太容易了!
孟妩也不跟他废话,自己去把窗户打开,又去按摩陆玉身上的穴位,见陆行章要来阻拦,一记眼刀子就飞了过去。
“再磨磨蹭蹭的,你妹妹就是大罗神仙都救不回来了!”
陆行章想到往日大夫说小玉活不过十岁,这病只能养着,每一次病发都是从鬼门关走一遭……最后还是没有拦孟妩。
但一双犀利的眼睛紧紧盯着她,一旦有什么不对,也好及时动手。
令他惊讶的是,在孟妩的一番按摩之下,陆玉真的慢慢平静下来,呼吸也平稳许多。
孟妩也松了口气,冲着他抬了下下巴:“倒点茶过来。”
陆行章还没动作,陆斐就冲了出去,没一会儿就端了碗温水进来。
孟妩扶着陆玉坐起来,慢慢喂进她嘴里。
陆玉呛了两声,眼睛慢慢睁开。
陆家两兄弟大喜,忙围了过去,一声声地叫着陆玉的名字。
陆玉看到他们,也笑了笑,声音有点虚弱:“二哥,小弟。”
一转头,看见孟妩那张漂亮的脸,身体猛地一颤,就滚到了床角里,拉着被子把自己捂住。
露出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警惕又害怕地盯着她。
孟妩:“……”
原身这孽造得不小啊!
居然让一个小孩这么怕她。
“你好好休息,别怕。”
说话间,她站起身,往外走,却没有立刻出陆家,而是在院子里等着。
她想起了陆行章的性子,不止眦睚必报,还有恩必还。
或许留在陆家,把他的好感度刷起来,也不错。
不然以陆行章对原主的恨意,等他做了官有了实力,铁定要再对她出手……
虽说那时候孟妩自信自己已经闯出名堂,不会轻易受制于人,可现在她确实需要安身之所,陆家这几个娃也确实可怜。
过了一会儿,陆行章出来时,她开门见山道:“让我留下吧,好歹可以照看俩孩子,你一个人带他们,还要读书科考,赚钱养家,肯定不如有人分担来得轻松。”
不等陆行章回答,孟妩又补了一句。
“陆玉的身体情况,没我治疗,真的很危险。”
“你能治好小玉?”
陆行章怀疑地看着她,但因为她刚才那一番施救,还是动了心思。
而孟妩实话实说:“暂时治不好,但能延缓她的发病时间。”
陆行章思忖片刻,淡淡道:“你留下来吧。”
孟妩毫不意外他的选择,毕竟他是个聪明人。
当即道:“行,希望我们接下来,能相处愉快,把生活越过越好。”
“既然你要留下来,那有些话我们就要说清楚。”
陆行章盯着孟妩,一字一句,像是要把每一个字都揉碎了灌进她耳朵里。
“这家不养闲人!”
孟妩:“……”
她想起原主的好吃懒做,感受中对面少年磅礴的怨念,比了一个“OK”的手势。
“放心!没指望让你养我。”
她又不是原主,也不好意思吃人家的白饭。
陆行章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他清了清嗓子道:“我也不问你从哪儿学来的按摩手法,你以前的事我不感兴趣。我想知道,小玉这种情况,需要注意些什么?”
孟妩想了想,跟他交代:“她这是娘胎里带来的病根,本就不好根治,何况你家这情况……”
她顶着陆行章阴测测的眼神,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主要是让她作息规律,免于受惊,不要劳累,平时呢,也要适当的活动活动……”
七八条注意事项说完,陆行章一个眼神都没给她,直接进了屋。
孟妩翻了个白眼,也不跟他计较,独自去洗了把脸,就打算去做饭。
她肚子可是咕噜噜饿了好久。
孟妩在灶房转了一圈,把所有的吃食看了看,颇有些无语。
要是陆行章他们没藏私,那这家里就只剩下两个鸡蛋,十斤不到的粗面和一碗白米,还有被挖得只剩一层的猪油,半小罐的粗盐。
都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何况孟妩半生都扑在了医学上,连个巧妇都不是。
就这么些东西,四个人能吃几天啊。
孟妩想了想,陆家院子后面,倒是有一片地,种了些青菜,茄子,黄瓜,扁豆啥的,好歹不用买蔬菜。
可是——
她不会用这种古老的灶火啊!
孟妩拿着火折子,费了半天劲才吹出火星,柴房里的火堆却又湿又潮,不易点燃,没一会儿,就有一股呛人的烟雾飘飘荡荡,还窜进了西屋。
“着火了!着火了啊——”陆斐大叫着跑出来,看见灶房里的情况,又跑回了屋里。
陆行章正拿着一把扇子,将这烟雾往外扇,免得呛着了陆玉。
看他进来,把扇子塞给他,“你来,我去看看怎么回事。”
陆斐大声问他:“二哥!你不是说她不在我们家待了吗?她怎么还在这儿!”
陆玉捂着口鼻,也看向陆行章。
陆行章神色不变,淡淡道:“她不走了。”
“为什么!”两个孩子大惊不解,知道孟妩要走时,他们躲在被窝里偷偷笑了好久呢。
陆行章没和他们说那么多,只是道:“她是你们的大嫂,就是这个家的人,你们让她上哪儿去?”
“她才不是……”

第3章 上山挖草药,以为她跑了
陆行章一眼扫过去,陆斐扁着嘴,将剩下的话咽回了肚子里,委委屈屈,“她留在这儿能做什么?她什么都不会!”
这句话在早饭端进来的时候得到了验证。
孟妩做饭时还要做饼,手忙脚乱的,都没想起来搅锅,就糊了。
面饼也因为没什么经验,油又少,有地方成了焦黑。
陆家小弟小妹沉默的看着桌上的饭菜,一时没动筷子。
孟妩两只手背在身后,不住的搓呀搓。
“那什么,饿了吧?赶紧吃吧。”她指着桌上唯一能入了眼的食物,“小玉,这两个鸡蛋,是给你和弟弟的,一人一个。”
陆行章眉头皱得都能夹死苍蝇了。
他挑了个稍微好一些的面饼,一分为二,放在陆玉两人面前,又挑了一个出来给孟妩,自己拿了最焦黑的一个,用筷子把上面的黑炭刮掉,就准备吃。
陆斐喃喃地说了一句:“我想大哥了!”
陆玉接了一句:“二哥,要不以后我来做饭?”
“不用你来。”陆行章果断回绝,考虑着自己做饭的可能性。
孟妩揉了揉被火烫了一块的手背,接着道:“你们先吃吧,我去打点水泡泡手。”
说完,就走了出去。
陆行章张了张嘴,没留她,反正灶房里还有粥和面饼,他有留意到,只怕是这女人不想和他们三个同桌吃饭。
正好,小弟小妹和她一起吃,也吃的不开心。
孟妩一出去,陆斐立刻叫道:“二哥,我们真就吃这个啊?”
陆行章舀了一碗粥,捏着鼻子喝了一口,舌头在口腔内绕了几圈,才慢慢地咽了下去。
他面不改色,拿起面饼就吃了起来,“别浪费!”
陆斐委屈。
他家虽然穷,可大哥也没让他们吃过这玩意儿啊!
“二哥!她肯定是藏了好东西自己偷偷吃!以前她就这样!大哥买的好吃的,全叫她藏起来自己吃了!”
这也是陆斐不喜欢孟妩的最大原因。
陆行章心里清楚,给大哥办了一场葬礼后,家里哪还有什么好东西。陆斐却不信,硬要拉着他去看,陆玉也跟在他们后面跑过去。
一到灶房,三个人又一次沉默下来。
此时孟妩正喝了一口粥不住干呕,看见他们吃了一惊,“你们怎么——呕!出来了?饭,饭吃完了吗?”
“你……你就吃这些?”陆斐结结巴巴的,不敢置信,这玩意儿能吃吗?
比起端进堂屋的那锅粥,孟妩留在灶房的更不像样,散发着浓重的糊味,看着就不能吃。
“还行吧。”孟妩干笑着,“也没那么难吃。”
陆斐:你逗我呢?
他人小鬼大,心思也多,眼珠子滴溜溜地转着,想着这女人该不会是做样子给他们看,等回了屋,再偷偷吃好吃的?
陆行章把孟妩手里的碗夺走,硬邦邦道:“吃不下就别吃了,你和我们一起吃,我那碗饭给你。”
孟妩意外的看着他:“真的?”
陆行章微微颔首:“嗯,以后,你不用做饭了,我做。”
“你确定?”孟妩克制着心中的激动,她巴不得做个甩手掌柜呢!
当然,她也不会让自己成为吃干饭的。
不说别的,她可以给人治病赚钱,再不济这村旁边的山里,总有草药的吧?她采药炮制药材,也能赚钱!
陆行章没好气道:“人多粮少!小玉身体也不好,容不得人这么糟蹋东西!”
孟妩想为自己辩驳几句,但撞上陆行章阴沉的目光,干脆闭了嘴。
陆行章做饭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吃完饭,孟妩找了个背篓和铲子,就按原主记忆里的,去了村西边的山上,挖草药!
正是春暖花开的时候,山脚处,有不少妇人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或挖野菜或打猪草。
孟妩没有停留,径直往山上去,很快,她就挖到了不少常见的草药。
可惜不值钱,还很有分量。
孟妩背着装了半框的篓子,几乎爬不动山道,想了想,干脆把药草倒在一丛灌木里,扒拉几下盖好。
她就带着空背篓继续往上。
孟妩走后半个多时辰,陆行章做好早饭,看她还没出来,不由得皱了皱眉。
果然,这才几天,又恢复成以前的样子了。
他也不去叫她,招呼着弟弟妹妹吃饭。
饭吃完了,那屋里还是没有动静。
“小玉,你去叫她出来吃饭。”
陆玉乖巧的点了点头,开门进去准备叫人,却叫出来一声:“二哥!嫂子不见了!”
两兄弟跑进去一看,哪里有孟妩的身影?
陆斐跳起来大呼小叫:“二哥,她是不是跑了!”
陆行章眉头拧起,让陆玉去孟妩屋里看看,她的物品还在不在。
陆玉进去后很快出来,笑着道:“嫂子的衣服都还在这儿呢,应该是有事出去了。我们先等等吧,说不定嫂子一会儿就回来了。”
这一等就等到了中午。
别说陆行章,就连陆玉都沉默下来。
她有点失落。
许是因为被孟妩救过的缘故,加上她心思敏感,也能明显感觉到这几天的孟妩跟以前大不一样,不仅对她温柔和善,还教她怎样才能减少发病。
她是有点喜欢上如今这位嫂子的。
小弟说她是装的,陆玉却觉得不是。
可是现在,她又不确定了。
陆斐气哼哼的说:“看吧,我说的没错,她就是跑了!我就知道她不是个好人……”
话没说完,门外就传来一个声音:“背后编排他人,可不是君子所为啊小斐斐。”
陆家三兄妹抬头一看,就见孟妩背着一个大背筐,满身污泥一瘸一拐地走了进来。

第4章 掏出野山参给他
“愣着干什么!帮帮忙啊!我肩膀都快断了!”
陆行章连忙将背篓接下来,孟妩揉着肩膀,虽然很累,精神却很亢奋,冲着陆玉说:“小玉儿乖,给嫂子倒点水过来!”
陆玉很乖的去了,陆行章翻着背篓,问她:“你去哪儿了?腿怎么回事?”
孟妩猛灌了一大口水,这才喘着气回答:“进山了啊,不是和你们说了么。”
陆行章有些沉默:“……这就是你挖的野菜?”
两个小孩子也凑过去看,见是一些不认识的野草,还有几块黑乎乎的好似根茎类的东西。
当即没了兴趣。
“不识货!”孟妩哼了声,把背篓夺过来,将里面的东西摆上桌,一个个指着给他们介绍,“五味子,金银花,荨麻,何首乌……”
末了,双手一扫,好似桌子上是她的一大片江山:“都是草药,能换钱的!”
她从其中又拣出几种,包括那几块根茎,自信的对陆行章道,“最主要是,炙甘草,白术,茯苓这几样,都对你妹妹的心悸有好处!”
陆行章震惊的看着她。
“嫂子,你好厉害呀,这些草药我一个都不认得。”陆玉一双眼睛清泠泠的。
“这有什么!我厉害的多着呢!”
孟妩翘着尾巴,被这几人的表情取悦了,撸了一把陆斐的小脑袋,骂道:“小没良心的,还说我跑了!我跑到哪儿去了!”
她还跑?她连出山的路都差点找不到,要不然,也不能磨蹭到中午才回来!
陆斐的小脸蛋红通通的,恼羞成怒的躲到了陆行章身后。
陆玉眼眶微红,很是感动:“嫂子,你的腿怎么了?摔到了吗?”
“没事,崴了一脚,明天就好了。”孟妩搓搓她的脸,“还是小玉儿好,不像某个小没良心的,连声嫂子都不肯叫。”
她是在说陆斐,但陆行章感觉自己膝上也中了一箭。
月色如水,陆行章屋里点着油灯,正在熬夜抄书。
“咯吱”一声,门被打开。
少年神色一动,看了过去,只见门缝里,冒出了一颗脑袋。
“二郎,还没睡?”
孟妩走了进来。
“这么晚了,你来做什么?”陆行章看着她,突然想起了什么,眼神中带了几分警惕,悄悄往后挪了一步。
但屋里暗的很,孟妩没有看出来。
她直接走到他面前,在他戒备的表情中,从怀中掏出一个东西,献宝似的捧到他眼前:“你看这是什么。”
是根野山参!
孟妩当时看天色不早,本来要回来的,却在下一个陡坡时,不慎踩空,摔了下去。
腿受了伤,她正暗叹倒霉,冷不丁就看见一处偏僻的地方,长着一颗有二十来片复叶的人参。
她惊喜的眼睛发亮,当即就动手开挖了出来。
“虽然比不上那些百年老参,但也有七八年了,你拿着它,去城里卖了,也好改善家里的生活。”
陆行章沉默的看着她,他还以为这女人死性不改,半夜来他房里是想要……
孟妩把东西放他手里,打了个哈欠:“你拿好了!我先回去睡了哈,困得很。”
他刚走到门口,听见后面传来一声:“喂。”
“嗯?”她回过头。
离得远,她也看不清少年脸上的窘迫。
陆行章呐呐半晌,语气里有几分别扭:“你的腿,没事吧?”
孟妩没想到他还会关心自己,愣了愣才道:“没事儿,已经抹了草药,没问题了。”
次日一早,吃过饭。
孟妩本来想炮制草药的,但看自己换下来的一身脏衣服,还有陆斐袖口和膝盖上,也是黑乎乎的,简直没眼看。
干脆就先去河边洗衣服。
到了河边,她选了个地方正要蹲下来,旁边本来正高兴聊着的两个人却端着木盆挪远了些。
孟妩:“……”
原主这是有多不受人待见?
她歇了搭讪的心思。
但那两个人却没放过她,凑在一处说话,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声音正巧叫孟妩听了个清楚。
“瞧瞧,那陆家老大才死了多久,她就出来勾引男人来了?”
孟妩:“……”
她洗个衣服而已,怎么勾引男人了?
恶意这么大的吗?
“你说陆家老大怎么这么倒霉,买回来一个丧门精!这女人才来了多久,陆家老大就出事了。不会是叫她克死的吧?”
“反正跟她脱不了干系,”另一个人说,“我听人说啊,这女人可不是良家女子,是从那种地方出来的!你看她那股狐媚劲儿,难怪能把陆家老大给迷倒了!”
孟妩:“……”
“你说也是,那陆家老大多壮的一个人,是咱们村里最好的猎手,那天怎么就失足摔死了?我看呐,肯定是叫这女人给掏空了身子!”
孟妩听不下去了,从旁边捡了块石头,朝她们前面的河水中掷去,溅起的老大水花扑了那两个妇人一脸。
“你干什么!”那两妇人一脸怒气。
“我干什么了?”孟妩无赖的一摊手,笑眯眯的,“我见两位嫂子脸上脏了,请两位嫂子洗洗脸!顺便洗洗嘴巴!”
她冷笑一声,“人死有灵!你们编排亡者的不是,小心哪天遭了报应!”
一个妇人要冲过来打她,被另一个拦住了,“还不知道谁遭报应呢!长得一副克夫相,天天出来勾引男人,叫陆老大知道了,半夜里来锁你的命!”
周围还有好些个看好戏的。
这村里就没几个女人喜欢孟妩这个风骚的狐狸精,不知道从哪个腌臜地方出来的,给人当了老婆还不安分守己,天天勾得村里男人的魂儿都没了!
两方谁也不让谁,正剑拔弩张时,一道矫揉造作的女声传过来:“这是干什么呢?欺负我家妹子啊!”
那两个妇人转头一看,脸色更加难看,端着木盆离得更远,还啐下一声:“晦气!”
孟妩也看过去,见来人花红柳绿,头上还插着两个小花,闪瞎了眼的同时,立刻认出了她是谁。
陶春花!
在孟妩出现之前,陆家村里女人们第一讨厌的对象!
陶春华扭着腰,扯着一个大大的笑脸:“妹子出来洗衣服啊!这可真是稀奇。”
孟妩不想理她,低着头洗衣服。
记忆里陶春华对原主很是热情,尤其是陆行文死了之后,三番两次来找她说话。
却不是打的好主意。
原主会勾引别的男人,会卷款潜逃,都是陶春花撺掇的!

第5章 说我推你掉河里的,谁看见了
陶春花凑过来,看了看水里的衣服,小声道:“妹子,二郎是不是欺负你了?”
孟妩皱了皱眉,果断否认:“没有。”
“你还跟我装!”
陶春花装作生气的样子,“衣服都让你洗了,还不是欺负?陆大哥什么时候让你洗过衣服?我早就跟你说过,那陆家三兄妹都不喜欢你,让你早点离开,你还留在这儿做什么?”
孟妩斜眼睨着她,似笑非笑道:“嫂子,我当家的跟你男人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他人才没了,你就一直让我离开,是个什么意思啊?”
陶春花脸一僵,心虚道:“自然是为了妹子你啊!嫂子是真不忍心让你留在这儿吃苦!”
“哦?”孟妩逼近她,“我还以为嫂子是打算等我跑了,在路上找几个人抓了我,好卖些钱呢!”
毕竟,书里就是这样写的。
原主跑到半路就被陶春花找的人抓住,给卖进了青楼!
陶春花惊惧的瞪大眼,孟妩怎么会知道她的打算?
害怕间下意识退了一步。
“噗通——”
却是一脚踏空,掉进了河里。
陶春花在水里扑通个不停,孟妩做出一副焦急的样子,叫道:“嫂子!你怎么掉下去啦!快来人哪!有人掉河里啦!”
远处三三两两的村妇全都看过来,没有一个人过来。
河水也不深,但陶春花受了惊,扑通了半天才爬上来,她浑身湿透,头发湿漉漉的贴在脸上,不住的往下滴水。
头发上插着的两朵小花早不知道掉哪里去了,看起来非常狼狈。
不远处有嘲弄的笑声传来,陶春花脸色涨红,又气又恼,盯着孟妩的眼神恨不得要把她给生撕了!
“我要宰了你!你竟然敢把我推到河里去!”
孟妩没想到这女人会污蔑她,当即冷了脸色:“嫂子,说话可要凭良心,明明是你自己不小心的掉下去的,怎么就成我推下去的了?”
“就是你推了我一把!你还想抵赖!”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陶春花也不装了,露出了她本来的面目,“我的衣服全湿了!这是我前两天刚做的新衣服,花了我不少钱!你赔我!”
孟妩看着她衣服上打着的两个补丁,颇有些无语:“你说是我推你下去的,谁看见了?”
她想找人作证,但一眼看过去,没有一个人愿意理她。
见状,陶春花得意了。
脸上笑开花的掐着腰道:“不是你推我下去的,我还能自己跳下去的啊。你要是不赔我钱,我就叫村长过来!这里这么多人都能给我证明,到时候就把你赶出村去!”
旁边传来不大不小的一声:“啧,谁愿意给你作证!”
虽然她们不喜欢孟妩,但也不喜欢陶春花!
陶春花嫁到这村里后就作威作福,将她男人方大勇压得抬不起头。
还非常自恋,常去勾搭村里的男人,风评可比孟妩差多了。
如今这两人对上,在旁人眼中那就是狗咬狗,巴不得她们当场打起来,打的头破血流才好呢!
陶春花:“……”
她想冲那人破口大骂,却不知道说话的人到底是谁,只好将火都发在了孟妩身上:“你赔不赔我钱?不赔你别想走!”
孟妩这次是真的想要将她推下去了!
“行!我推你下去的是吧?要我赔钱是吧?我现在就把你推下去,再赔你!只是你这衣服也就值个十文钱,再多可没人要!”
“你——”
两人正僵持不下,就看见陆行章和一个高壮的男人匆匆赶来。
是有好事者去找了他们。
陆行章将孟妩上下打量一番,见她没事才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
还没开口,就见陶春花扯着那个高壮的男人大哭大叫:“方大勇!你老婆叫人欺负了,你管不管!”
孟妩翻了个白眼,对上陆行章疑问的目光,偷偷说:“掉河里了,讹我呢!”
陆行章看了看陶春花那副狼狈样,沉默片刻,问:“真跟你没关系?”
孟妩无语:“你说呢?我无缘无故推她干嘛。”
少年不说话了,但那副表情看得孟妩牙痒痒。
“陆行章!你来得正好!”陶春花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孟妩,“他是你大哥的老婆!把我害成这样,说吧,你要怎么办?”
陆行章蹙着眉:“嫂子,这事儿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个屁!”陶春花呸了一声,“你看我这样子是误会吗?少说废话!给我十两银子,这事儿就这么算了!”
周围一片哦嚯声,打劫呢!
陆行章:“……”
他也不理ˢᵚᶻˡ陶春花,直接看向方大勇:“方大哥,嫂子身子骨比我大嫂壮实多了,两人就算有口角纠纷,我大嫂应当推不动她,这事儿想必是有什么误会。”
老实憨厚的男人冲他摆手:“别听你嫂子的,这都是误会,快回家吧……”
话没说完,就挨了自家婆娘一巴掌!
陶春花撒着泼,对着方大勇又打又骂:“你是不是个男人?你老婆都被人推河里去了!你不给我出气,反而帮着外人!”
方大勇却是清楚自家婆娘是个什么性子的,被人推河里?
她把别人推河里去还差不多!
再说,就算真的是孟娘子将她推下去的,陆大哥刚死,二郎又还小,一家正是艰难的时候,他也不好跟人计较。
但他被欺压久了,压不住陶春花,只敢放低声音去拉她:“这里这么多人看着,我们回家再说……”
“回什么家!”陶春花大怒,“你这个操蛋玩意儿!我怎么瞎了眼就嫁给你了!你老婆被人欺负成这样,你吭都不吭!”
她骂骂咧咧的,半天都打不住。
“别说了!”
周围一阵阵嘲弄的笑声,方大勇脸皮挂不住,声音稍微大了点,陶春花立刻闹起来:“你敢吼我!你竟然敢吼我!”
她跳起来,冲着方大勇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方大勇不敢还手,只是不住的躲闪。
陆行章小声道:“我现在相信不是你推的她了。”
瞧瞧人家这剽悍样,再瞧瞧这个女人的弱不禁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