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黛萧凌

第1章 穿书
“用冷水把她泼醒。”
幽深而又薄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还没等元黛反应过来,一盆冰凉刺骨的水就从头浇下,让她浑身一个激灵。
元黛抬起头来,便看到一张俊美无双的脸,男人一席黄色龙袍,大马金刀地坐在椅子上,薄唇微抿,冷峻的脸上带着寒霜。
“解释不了就直接打入冷宫吧。”
男人不耐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元黛一个激灵,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在哪里了,不是在剧组拍戏,也不是在玩游戏,而是穿书了!
穿进了一本名为《皇上宠妃无度》的小说,而面前的这个男人,就是小说的男主萧凌!
萧凌原本是敌国质子,十年隐忍,谋权篡位终于当上了皇帝,但是这龙椅虽然坐上去了,但群众信服度却不高,根基不稳,这时候便娶了元大将军家的女儿元黛为后,也就是她穿越的这个身体。
皇后入宫后,便宠冠后宫,夫妻两人好不恩爱。
但你以为这就是真相的话,那就太单纯了,实际上,宠爱皇后只不过是这狗皇帝的一个障眼法,为了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主——丽妃。
只可惜这丽妃也不是全心全意,而是敌国派来的奸细,跟男主要互虐个几千章才能够he。
按照剧情,她现在就是因为把丽妃推进了莲花池中,就要被男主打入冷宫。
而恋爱脑原主自然是不乐意,进了冷宫还利用自己父亲的权势各种作死,最后把自己爹也坑了,自己也落得个五马分尸的结局。
元黛认为剧情就在这里结束,进冷宫这个结局是再好不过的了!进了冷宫后不用当挡箭牌,她可以找个机会偷梁换柱,溜出宫去!
元黛表面上反抗着拖着她出去的人,大声喊,“我不要进冷宫”,心里却狂喜。
【快让我进去快让我进去!】
眼看着自己都被拖到门槛处了,萧凌却突然抬起手,制止了那几个下人的动作。
一双黑曜石般的眸子定定地落在了她的脸上,仿佛要窥探进她的内心一般,“你说什么?”
元黛愣了几秒,茫然地抬起头,“我不要进冷宫?”
“不是这句。”
“那我没说话了啊。”
其余几个下人也是面面相觑。
【这男主该不会是精神不正常了吧?】
元黛更加肯定了自己刚才的想法,能跑赶紧跑。
奇怪的声音再次响起,萧凌这次确定不是自己幻听,这声音,确实是从这个女人身上传来的。
他危险的眸子眯了眯,不是这个世界的灵魂,莫非是借尸还魂?
他用她来做挡箭牌这话确实不错,但是为了保护丽妃?无稽之谈。
两个人都是他的棋子,只能说,丽妃比她聪明一点,能让她晚点去死罢了。
然而他主要关心的还是那句,丽妃是敌国派来的奸细?这点他暂时还没有发现,这个女人口里的话究竟是真是假?
事情还没有确定之前,这个女人还是暂时留在他眼皮子底下较好。
萧凌在思索着,下面元黛的一双眼睛也咕噜咕噜地转,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啪啪作响。
畅想着自己以后的生活。
【想原主她爹可是镇国大将军,出宫后就可以吃吃喝喝,整天游山玩水,可以的话在包养几个小白脸,岂不快哉!何须被封在这个宫里。】
元黛越想越开心,却没有注意到上头萧凌越来越黑的脸色。
好!好的很!
吃吃喝喝游山玩水是吧?还包养小白脸?
呵,简直是不知羞耻!
想被打入冷宫是吧?想出宫是吧?他偏不让她如意!
“先放开她,皇后贤良淑德,我相信这件事情应该还有隐情,在查明真相之前,皇后先在华光殿旁边休息吧。”
男人低沉的声音传入耳膜,元黛愣了好几秒。
【什么意思?】
【这狗男人不把她打入冷宫了?这怎么跟剧情写的不一样?!!】
元黛欲哭无泪,一副不情不愿的模样,旁边的两个宫人却是惊掉了下巴。
要知道,皇上他一直都不近女色,鲜少去后宫,更别说把人带进偏殿住了!
虽说皇后向来受宠爱,但是也从未有过如此待遇啊。
皇后这活脱脱的就是因祸得福啊!
如果元黛也能听的到别人的心声,她肯定会狠狠骂回去,这福气给你要不要啊。
她只想快点被打入冷宫!
想到这里,元黛一咬牙一闭眼,冲到了萧凌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皇上,是臣妾错了,臣妾不应该因为一时间的嫉妒就把丽妃推进水里!经过刚刚的反思臣妾痛定思痛,觉得自己心思太歹毒了!臣妾自请进入冷宫,为丽妃妹妹讨回一个公道。”
元黛一边抹眼泪,一边偷偷抬起头看萧凌的反应。
【都这样了,萧凌总不可能放过她了吧。】
【这个冷宫,她是进定了!】
萧凌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冷笑。
“看在皇后如此知错就改的份上,那朕就给你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吧,就住在旁边的光华殿,负责打扫勤政殿一个月的卫生。”
元黛都快要裂开了。
不能打入冷宫就算了,她还要给这皇帝打扫卫生,做免费的劳动力?
小说不是说男主最爱女主了吗?她都自己承认了,男主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他顾及她爹的势力,不敢动她?那这样的话这个男主也太没种了,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活脱脱的下头男!
萧凌面色阴沉,拳头逐渐握紧。
他虽然不知道“下头男”是什么意思,但直觉从这个女人嘴里出来的准没有好话。
还说他没种?他很快就会让她知道到底是谁没种!
萧凌冷哼一声,“带走。”
男人迈开长腿,走路带风,尽显王者之气,后面原本拖着元黛的两个人愣了几秒,又继续拖着元黛往前走。
只是这皇后既然没事了,他们拖着她走多少有点不合礼数,两人小心翼翼道:“皇后娘娘,要不您还是自己走吗?”
元黛面色虚弱,头往边上一歪,似乎是晕倒了过去。
但是走在前面的萧凌却清清楚楚地听到了她的心声。
【小说离这里离皇帝寝宫好像很远的样子,走过去也太累了,还不如被人抬过去。】
萧凌:“........”

第2章 白嫖白嫖就好了
元黛就这么被带去了光华殿,在下人的带领下换了一身衣服。
原本湿漉漉的衣服被换了下来,元黛舒服了不少。
【算这狗皇帝有点良心。】
殿门外原本正伺候着皇帝上茶的下人们莫名感觉周围的空气冷了几个度,萧凌握紧了手中的卷轴,似笑非笑。
狗皇帝?
骂的倒是勤快。
敢这么骂天子的,她还是第一个。
元黛换完衣服出来,老老实实给萧凌行了个礼。
萧凌的视线在她身上停留了几秒,她穿着一身浅粉色裙子,面色红润,娇嫩可爱,之前觉得他这个皇后只不过是个花瓶,现如今再一看,仿佛器皿中有了灵魂,灵动了不少。
然而他的视线不过在元黛身上停留了3秒,随后就听到了元黛的心声。
【这狗皇帝怎么盯着我看了这么久?该不会是爱上我了吧?】
【没办法,本姑娘天生丽质,换了身衣服后美貌不可抑制地散发出来了,完蛋,万一这狗皇帝爱上我抛弃女主了咋办?】
萧凌差点被气笑了。
他后宫佳丽三千,什么样子的美女他没见过?他并非贪图美色之人,爱上她?
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
呵,还真是痴人说梦话。
要不是后续留着她还有作用,他真的想当场把她打入冷宫!
萧凌深吸一口气,朝着元黛露出了一个笑容。
“现在皇后就可以开始将功补过了。”
元黛咬了咬牙,在萧凌看不到了地方朝他做了个鬼脸,又问候了一遍他的祖宗十八代,这才开始撸起袖子干活。
他这个勤政殿还该死的大,元黛需要用布一点一点地擦拭。
看着元黛忙碌的样子,萧凌这才感觉自己的内心舒适了不少。
但是很快他就后悔自己的决定了,因为耳边陆陆续续传来元黛曼妙的歌声,扰得他根本看不进去奏章。
【喜羊羊,美羊羊,懒羊羊,沸羊羊~哦!别看我只是一只羊~】
【羊儿的聪明难以想象......】
萧凌的眉头皱得可以夹死苍蝇。
这都是什么奇奇怪怪的歌词?
然而更离谱的还在后面。
【妹妹你做船头哦哦,哥哥我岸上走,恩恩爱爱.....】
【套马滴汉子你威武雄壮,我愿融化在你宽阔的胸膛~】
特别是元黛唱这些歌的时候还异常的豪放,加入了“哦!”“哈!”等拟声词,语调夸张到萧凌差点把手里的笔都折断的程度。
偏偏这歌还洗脑的厉害,听得萧凌满脑子都是这个旋律。
就在元黛还打算继续唱下去的时候,萧凌把笔重重往桌子上一摔,额头上青筋凸起,“闭嘴!”
元黛先是看了一眼四周,然后又看了眼面色阴沉的萧凌。
【果然这狗皇帝是得精神病了吧?明明没人讲话?】
【我去,别吓我啊,我胆子小。】
萧凌深吸一口气,“你到我面前来。”
【到他面前去干嘛?给他两个大逼兜吗?】
元黛才上前走了两步,萧凌凌厉的目光就落在了她的脸上,好似她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一般。
元黛愈发肯定了这个皇帝脑子不太正常的猜想。
元黛心下怜悯。
【真可怜,年纪轻轻就坏了脑子】
萧凌;........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他恨不得现在就将她大卸八块!
不过你别说,这狗皇帝虽然脑子不太正常,可这凑近了一看,脸长得是真他妈的好看。
剑眉星目,薄唇高鼻梁,妥妥的东方古典美男子,坐在龙椅上的仪态也好看,自带一派威严气概。
只可惜是个皇帝,还是男主,她没有跟别的女人抢男人的习惯,不然就下手了。
萧凌原本难看的神色这才缓和了不少。
算这个女人还稍微有点眼光,要知道,他可是东欧国第一美男子,数不清的女人想要嫁给他,她对他的容貌有所觊觎,倒也正常。
既然如此,不如满足她。
“朕要沐浴了。”
元黛点点头,“哦,那你去吧。”
萧凌满头黑线,一时间不知道这个女人是真不懂还是在装不懂。
“伺候朕沐浴。”
元黛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议地看向萧凌。
【啥玩意儿?狗皇帝都二十多岁的大宝宝了,还不能自己洗澡?】
【这不妥妥的巨婴吗?】
听到“巨婴”二字时,萧凌的脸色难看得仿佛锅底一般。
呵,他十多岁就来东欧国当质子,一直养精蓄锐暗中发展自己的势力,下属向来只有说他有男子气概,有王者风范的,即便是在战场上,他也能以一敌百,说他是“巨婴”的,元黛还是第一个。
萧凌不欲多说,拉着元黛直接往室内走去。
“不想干的话你就去.....”
元黛满脸期待。
【去哪?去冷宫吗?快快快,快让我去!】
萧凌:.......
“去死。”萧凌的声音带着威压,冰冷刺骨,激得元黛一个激灵。
好吧,想进冷宫是一回事,万一把这皇帝惹毛了真的送她去死就芭比q了。
元黛不情不愿地走到萧凌面前,给他更衣,萧凌个子将近有一米九,两人站近了,萧凌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让人颇有压迫感。
放在前世来说是最萌身高差,但是元黛摸摸鼻子,有点不爽,这样显得她很没有气势,她给他换衣服还必须要踮起脚尖,再加上他身材魁梧,给他解后面的衣带时,几乎是环住了他的腰,姿势异常暧昧。
萧凌低头看了一眼元黛,或者是浴室太热水汽太重,她的整张小脸都是红扑扑的,像是水蜜桃般,格外清甜可口,鼻尖还传来她的阵阵清香。
萧凌心中冷笑,想起她刚才在心中骂自己的那些话,不动声色地踮了踮脚。
元黛本就重心不稳,一头磕进了他的胸膛里,鼻子瞬间红了。
“怎么?投怀送抱?”男人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原本萧凌这么做是想要元黛难堪的,但显然他大大低估了元黛的流氓程度。
元黛不仅没有害羞,反而神情中隐隐透出激动。
【别说,这男人的声音还挺苏。】
接着又在他的胸膛上揩了把油,隐隐能感觉轻薄的衣服下结实的肌肉,带着勃发的力量。
【身材也还不错。】
【斯哈斯哈】
【抱到帅哥我不亏!】
虽然脸皮厚了点,但到底是夸他的,萧凌的面色愉悦了几分,然而下一秒又阴沉了下来。
【漏漏漏!小黛!不能被美色所迷惑!想想出宫后可以包养一百个小白脸!这狗皇帝虽然条件不错,但是有一大片后宫呢,而且咱绝不能为了一棵树放弃整片森林啊!】
【像狗皇帝这种不要钱的,就白嫖白嫖好了。】

第3章 这地板竟如此滑
萧凌差点没忍住想要当场掐死元黛。
出宫后包养一百个小白脸?不要为了一棵树放弃整片森林?
他只配白嫖?
她还真当他这个当皇帝的死了是吧。
萧凌气得眼前发黑,以免自己忍不住当场掐死元黛,衣服也不用元黛脱了转身往浴池里走去。
元黛这可就不乐意了。
【哎?怎么脱到一半就不用脱了?我还等着看腹肌呢?】
【别走啊。】
萧凌冷哼一声,脚下的步伐更快。
既然如此喜欢小白脸,就去找小白脸看好了,呵。
眼看着萧凌走了,元黛真急了,“哎,你等等!”
说着,朝着萧凌那边跑去,但是她没想到,这个浴室的地板竟然如此滑!
她一跑过去,整个人的身子都往前倾去,然后直直撞上了前方的萧凌。
火光电石之间根本来不及躲。
“砰”的一声,两具肉体砸在地面,发出重重的声响。
然后元黛就感觉自己的嘴唇贴上了一片软软的东西,炙热的气息喷洒在脸上,带着淡淡的龙筵香。
元黛这才发现,她竟然整个人都扑到了萧凌的身上,两人嘴唇对嘴唇,姿势暧昧极了。
对上萧凌来自地狱般的死亡眼神的那一刻.....元黛整个人的大脑都宕机了。
她感觉自己仿佛进入了一个被抽空的玻璃罩,周围万物都静止了,风也不吹了,叶子也不动了,就连呼吸都停止了.....
救命......这可是她的初吻啊....
然而外面的宫女们听到殿内的声响后又是另一种想法。
皇上和皇后.....好激烈啊....也不知道皇后娘娘那身板是否能扛得住。
果然皇上还是最宠爱皇后,只可惜了丽妃啊,现在恐怕在寝宫要气死了吧。
宫女猜得的确没错,寝宫内的赵丽面上还在风轻云淡地写着字,实际上手头的毛笔都快要被折断了。
她明明感觉皇上是偏向她这边的,于是才会辛苦设计元黛那蠢货,本来事情都成了,眼看着皇后就要被打入冷宫了,谁知道皇帝突然改变主意了。
不仅改变主意了,还让皇后留宿他的寝宫,到头来反倒是她偷鸡不成蚀把米,又掉进池子里,又没捞着啥好处。
辛苦营造的计划就这么失败了。
能不气吗?
宫女春花看了她几眼,小心翼翼地上前劝解,“娘娘,你不必忧虑,皇上最爱的肯定还是你,这会对皇后好,应该只是顾虑大将军背后的势力罢了。”
一说到这个,赵丽就冷笑连连,毛笔上的墨渍浸透了纸张。
元黛一出生就是天之娇女,哪怕出了事也有她爹爹给她兜底,而她无父无母,从小就被组织带去训练,什么都只能靠自己争取!
不过像元黛这种温室里的花朵,又怎么斗得过她?
这次算她幸运,就是不知道下次,她还能不能躲得过去了。
........
第二天,一直睡到晌午,元黛才生无可恋地睁开了眼睛。
她实在不敢回忆自己昨天都做了些什么......竟然莫名其妙就跟狗皇帝亲上了?
她拿出了八百米赛跑的速度冲回了自己的寝宫,浑浑噩噩一个晚上,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她在床边坐了一会,便有宫女进来给她换衣裳。
光是洗漱的宫女就有十多来个,成群结队直接给元黛看傻眼了,就连洗脸都只要坐着,有宫女会上前来清洗。
“还是我自己来吧。”元黛有些不适应。
虽然说她穿越之前也是个懒人,但是也没懒到这种连洗脸穿衣服都要别人动手的程度。
然而她话音刚刚落下,宫女就吓得当场下跪了,“娘娘饶命!不知奴婢做错了什么。”
元黛愣了几秒,“我没说你做错了啥啊?”
“是否是奴婢伺候时有所失职?”
元黛这才反应过来,作为一个宫女,伺候她这个皇后是她的工作,她要是不让对方干,说不准就要被赶走了。
元黛在内心叹了一口气,万恶的地主阶级啊。
“算了算了,你继续捣鼓吧。”
宫女这才松了一口气,重新站起身来,为她穿完衣服,又给她梳发绾发。
别说,这古人的手还真是巧,不几下,一个漂亮的流云髻便编好了。
端庄之中又带着几分灵动。
元黛满意极了,随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名叫秋实。”
“挺好的,秋实你以后就贴身伺候我吧。”
秋实先是惊了一下,随后连忙欣喜地跪地谢恩。“谢谢皇后娘娘赏识!”
元黛扶起了她,让秋实有些受宠若惊,随后温柔和煦的话语在耳边响起。
“以后在外人面前就不用下跪了。”
秋实愈发感激涕零。
元黛刚刚就观察过了,秋实长相单纯,穿着一身素色宫裙,也不像什么有心机的样子,而且她对秋实还稍微有点印象,原剧情里有说到,最后皇后不断作死,落得个五马分尸的下场,死前大多人都是落井下石,唯有这个小宫女,偷偷跑到监狱里给元黛送了几次饭菜。
而原因只不过是因为原主之前心情好,赏了她几次糕点而已,小宫女却记在了心中,还来雪中送炭,可见是个知恩图报的人。
比起原主吃里扒外的那个贴身婢女不知道好多少。
一说到贴身婢女,元黛舒展了一下身子,也差不多是时候清理门户了。
“带我去一趟我的寝宫。”
秋实刚刚得了赏识,满心的惊喜与感激,恨不得为皇后娘娘鞍前马后,此时元黛一开口,秋实便马不停蹄地带着她过去了。

第4章 整治下人
坤宁宫。
元黛到了门口,上下打量了一番,别说,原主这个挡箭牌还真不是白当的,至少表面上的牌面是给足了的。
坤宁宫大的出奇,光是宫女住的地方都豪华得不行,还有庭院花园,原本蜗居在三室一厅的元黛不忍露出了没见过世面的表情。
不过现在这些都是她的了嘿嘿嘿。
看见她回来了,门口早已站了一堆太监宫女。
“恭迎皇后娘娘回宫。”太监尖细的声音响起。
元黛学着电视剧里演的抬起下巴点了点头,眼神却在众人当中扫视了一圈,没有找到碧落。
她冷笑了一声,朝着室内走去。
碧落这才姗姗来迟,“娘娘,您可算回来了。”眼神却落在了一旁的秋实身上。
怎么回事?
皇后这个蠢货一向耳根子软没有主见,很是听她的话,此时怎会又带了这么一个宫女在身边?难道是想换掉她?
然而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元黛一个巴掌便上来了,“啪”的一声,发出了清脆的声响,打得碧落眼冒金星,右边的脸迅速地肿了起来。
这一巴掌,连带着周围的人都震惊了。
皇后不是最疼爱碧落的吗?怎么会......
碧落捂住被打的脸,有些不可思议,她做梦也想不到一向没有主见的元黛会出手打她,毕竟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
碧落心头有些恼怒,面上却是眼泪哗的一下出来了,“不知道奴婢做错什么了,娘娘要如此对待奴婢。”
元黛冷笑,原主自己也不是个机灵的,院子里吃里扒外的人不在少数,而这个碧落尤甚。
碧落原本是原主的陪嫁丫鬟,原主在将军府就待她极好,几乎情同姐妹,怜惜碧落出身悲惨,原主基本自己有的东西,都会分一份给碧落,可就是这份好,反而让碧落升起了不该有的心思,她开始嫉妒原主,联合女主赵丽陷害原主。
这次莲花池事件,就有这碧落的功劳。
她怂恿原主跟女主发生矛盾,但是原主并没有推赵丽,反倒是赵丽自己掉进了池子里。
但后期从这个丫鬟的口供里,却是“皇后出于嫉妒推了丽妃。”
虽然她没死,但是在小说里,碧落可确确实实是害死原主的罪魁祸首之一。
这种小人在身边多留一天都嫌恶心。
“本宫回宫,大家都在外面迎接,为何你玩忽职守,躲在室内?”
碧落只觉得自己的右脸愈发疼痛,之前她一直都这样,元黛也没说她,久而久之她就当成理所当然了,哪想元黛这贱人竟突然发作。
受制于人,碧落没有办法,十分识相的跪地道歉。
“是奴婢的错,奴婢自请受罚,请娘娘原谅!”
元黛知道,碧落这是以退为进,自己主动请罚,她也不好罚得太重,但是元黛当然不会就此为止,她今天就是冲着处理碧落来的。
“既然如此,那就旧罪新罪一起罚了吧。”
碧落愣了愣,她还有什么旧罪。
就在这时,元黛看了旁边的秋实一眼。
秋实之前都是一个小丫鬟,干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但是一想到这是皇后娘娘给的重任,还是鼓足了勇气,她不能辜负皇后娘娘的期望。
于是碧落便听到那个木讷的小丫鬟道:“碧落,你身为娘娘的贴身丫鬟,不但不忠心,还盗窃物品!你可否认罪!”
是的,碧落还偷走了原主的不少东西,原主值钱的东西多,又对碧落信任,自然没想到这个。
后面碧落带着那些自己偷来的东西来牢房里向元黛耀武扬威时,元黛才知道,原来日积月累下来,碧落偷的东西早已是个巨大的数字,出宫甚至足以买下万亩地!
碧落心虚了起来,放在地上的手握成拳。
元黛受尽皇上宠爱,每年送到坤宁宫的东西数不胜数,她拿走几个又怎么了?
不过好在她把那些东西都藏得极好,即便元黛追问起来,也没有证据。
碧落原本虚晃的心踏实了几分,“皇后,奴婢尽心尽力伺候您,您为什么要如此污蔑奴婢!奴婢和您相处这么多年,从将军府到皇宫,什么大富大贵没见过,又岂是那种偷鸡摸狗之人!”
碧落这话说得义正词严,下面不少下人显然都是相信了碧落的。
看向元黛的眼神里多了几分复杂。
虽然皇后娘娘受尽盛宠,但是他们这些下人的命也是命,尽心尽力服侍主子这么久,却被如此处置,多少都有点心凉。
众人都共情了碧落,觉得她可怜起来。
“娘娘,碧落到底陪了您这么多年,要不就算了吧?”
“对啊对啊,碧落姑姑怎么也不像是会偷窃的人。”
元黛几乎要气笑了,她这院子里的下人都是什么牛鬼神蛇,主子处置下人的时候,竟然还敢越过头来说话。
看来是原主对他们都太仁慈了,导致碧落的威慑力竟然比她还大了!
“你确定自己没有偷?”
“没有,奴婢行得正坐得直!”
有了其他人的维护,碧落愈发有底气了起来,甚至眼底还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得意。
往常元黛把殿内大大小小的事情都交给她处置,坤宁宫内有大半的人都是她的人手,即便元黛想要处置她,她大可以闹到皇上那里。
到时候她们人多,黑的也能说成白的。
好一句行的正坐得直,元黛细品了一口自己桌子上的茶水,目光幽幽地落在了碧落身上,“如若是偷了呢?”
不知为何,元黛的视线落在她身上时,她莫名打了个寒战,不过随后想,元黛如果有证据的话,早就处罚她了,又怎么会像现在这样?
必定是想要套她的话引她上钩,她可没有这么蠢!
“假如我偷了,我就自愿断除手脚,被赶出宫去!”
元黛等的就是这句!
“秋实,把东西带上来。”
话音刚落,就有陆陆续续的人进来了,随后往她面前扔了一个袋子,袋子散开,俨然都是碧落偷的那些东西。
拳头大小的夜明珠,各种宝石发簪,金银首饰,基本上都是挑那种个头小,方便带走,但是又价格昂贵的在偷。
“碧落,人赃并获,你还有什么话说?”
碧落刚刚说的话多信誓旦旦,打在自己脸上就有多疼。
不可能!她明明藏得那么好!为何会被发现!
她当然想不到元黛的身体里早已换了个灵魂,熟知剧情的发展,想要找她的赃物并不算难事。
“拖下去吧,按照她自己说的处理。”元黛轻轻一挥手,下达了命运判决书。
元黛一声令下,下面的人竟然还犹豫着没有动作,直到一个杯子被砸在地上,四分五裂,“我说话是不管用了吗?既然如此,那就全部进浣衣局吧!”
众人这才如梦初醒,识趣地拉着碧落出去了。
碧落被人拉了出去,还在不断地手脚挣扎着,嘴里还说着辱骂元黛的话,“放开我!”
“元黛!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旁边的太监一个巴掌扇了过去,左脸也肿了起来,和右脸正好对称,仿佛猪头一般。
碧落眼冒金星,可算是闭上了嘴巴,像垃圾一般被拖了出去。
处理完碧落后,她又根据原著的记忆,将碧落的人都打到了浣衣局。
一番整治下来,殿里的人看元黛都多了几分忌惮,行事愈发小心起来。

第5章 自请打入冷宫
元黛在自己殿内吃喝玩乐了一个上午,虽然没有电视机没有网络,但古代的娱乐方式还是挺丰富的。
先是各地上供的美食,然后是西域美女的舞蹈,一个个美女蒙着面纱扭着腰,铃铛在脚踝上叮当作响,元黛突然有点理解古代昏君了。
看看这白皙的皮肤,看看这小脸蛋,这小蛮腰,元黛抱着怀里的美人,手里摸着人家的腰揩油,语气颇为遗憾,“美女姐姐,这辈子投胎太急了,忘了带东西了。”
“下辈子一定好好疼爱你。”
舞女:“......”
众人:“.......”
舞女坐在元黛的怀里,怎么都感觉不自在,这堂堂皇后,怎么,怎么跟地痞流氓一般.....说话还如此轻佻。
元黛自己却浑然不觉。
心想要是跳舞换成美男就更好了。
元黛巴咂巴咂嘴,感觉有点可惜,想要出宫的心情也更加迫切了起来。
然而享乐的时间也就持续了一个上午,下午萧凌一下朝就把她召了过去,从宫人口中得知,女主也在那。
看来是女主坐不住了!
这可太棒了!她去两人之间捣鼓一波,還怕不被打入冷宫吗?
元黛当即放下了自己手里的糕点,拍了拍身上的零食渣滓,朝着勤政殿的方向走去。
勤政殿。
赵丽早早就到了宫殿内,她已经做好准备,这次即便不能除掉元黛,也要将她从皇后的位置上拉下来!
赵丽柔柔弱弱地朝着萧凌行了个礼,“皇上万福金安。”
萧凌点了点头,“无需多礼。”
赵丽却没有立即起来,而是道:“请皇上一定要为臣妾主持公道,否则臣妾就长跪不起!”
“嗯。”
萧凌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让赵丽心里更加摸不准了,不过好在下一秒萧凌就主动伸手来扶她,让赵丽心里稍稍平衡了些。
元黛太蠢,能陪皇帝走到最后的只有她。
不信的话就走着瞧。
就在这时,元黛也来了。
原本萧凌只是用手虚扶了一把赵丽,她进来的时候,因为角度问题,看到的正是两人姿势亲密,像是在互诉衷肠。
【哦霍,是我来的不巧了。】
元黛的心声突然响起,萧凌皱了皱眉头,他明明没打算扶赵丽,为什么不自觉地就朝她走了过去?
萧凌松开了扶着赵丽的手。
赵丽没设防备,差点就摔倒在地上了。
虽然没有摔倒,但是精心编的发型还是乱了,显得有些狼狈。
松手之后萧凌又有些后悔了。
这样搞得好像他故意在元黛面前自证清白一样。
就算他跟赵丽亲近了又怎样?赵丽是他后宫的妃子,天经地义!
这个女人要是吃醋就让她吃好了。
然而事实再次让萧凌失望了,元黛不但没有吃醋,而且看起来还很兴奋。
【啧啧啧,真是可怜这狗皇帝了,明明心爱的女人就在跟前,却还要假装跟她这个挡箭牌亲近,女主怕不是要难过死了吧。】
【不过也好,这样俺就能早点被打入冷宫了!】
【快!处置我!就现在!】
萧凌每多听一秒钟,脸色就要黑一个度。
别人都费尽心思想接近他,她就这么想进冷宫?
呵,他偏不让她如愿。
赵丽注意到萧凌和元黛直接的眉来眼去,眼神暗了暗,指甲掐进了肉里。
皇上刚刚什么意思?主动跟她撇清关系?还跟元黛解释?
之前可不是这样的.....之ˢᵚᶻˡ前的皇上虽然宠爱皇后,但是她能感觉到,他的眼神是冰冷的,而现在....无论出于何种原因,他的眼里有了波动.....
萧凌的举动让赵丽生出了危机感。
赵丽咬了咬牙,先是朝着她柔弱地行了个礼,随后目光看向萧凌,再次说道:“请皇上为臣妾主持公道。”
赵丽柔弱的眼神中带着坚韧,眼神中泛起了淡淡的泪珠,梨花带雨似的,像极了风中的小白花,很能激发人的保护欲。
【果然,小说里男主都喜欢这种柔弱而又坚韧不拔的女主,萧凌这会子怕是心动死了吧。】
【快快把女主抱进怀里好好安抚一下!】
内心毫无波澜的萧凌:“.......”
他深吸了一口气,额头青筋暴起,感觉自己迟早有一天要被元黛气死。
“你有什么话要说?”
赵丽已经做好元黛要为自己开脱的准备了,无论元黛说什么,她都准备了完美的应对方案,天衣无缝!今天必定要捞元黛进网。
但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元黛竟然当场认罪了!
“是臣妾的不对!臣妾不应该因为一时的嫉妒,就去陷害丽妃妹妹,臣妾自请进入冷宫!”
【快把我打入冷宫吧哈哈哈哈。】
【狗皇帝就继续跟他的亲亲间谍女主相爱相杀吧。】
说着,元黛低下了头,从外人看来,她在颤抖着肩膀,自责地哭泣。
但只有萧凌知道,她的内心在狂笑,她这哪是在哭,是激动的抑制不住内心了。
萧凌有些无语,他早就料到了会是这样的结果。
她既然说丽妃是间谍,那么幕后之人很有可能在他身边,在挖出背后之人之前,元黛必须留在身边。
赵丽见元黛主动认罪,一时间愣住了,随后心里涌起一阵狂喜。
没想到,皇后这蠢货竟然自己认罪,那她后面准备的招数估计都用不上了,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臣妾知道皇后你嫉妒心强,但是皇上作为天下之主,自然要雨露均沾,你不喜欢妹妹,也不用将我推入池中.....”
说着,她擦了擦眼泪,“不过——既然皇后姐姐都主动认错了,那我也就不计较了,不如就按照姐姐的说法来吧。”
虽然赵丽这茶里茶气的说话语调讨厌了点,但是这话到底也在助力她进冷宫,她也就没说话了,满脸期待着等着萧凌点头答应。
沉吟片刻,萧凌道:“推了就推了,既然皇后主动认错,那就从轻发落,打扫勤政殿一个月的杂物即可。”
说着,他一把拉住了元黛的手,一副深情的模样。
“朕如此喜欢皇后,又怎舍得将你打入冷宫?”
元黛被吓得差点没当场跳起来。
【我去,这狗皇帝这是在搞什么?还打算继续把我当成挡箭牌?】
【没看见女主都要难过地哭出来了吗?】
【喜欢?不舍得?我去,这狗皇帝也太油腻了吧,我真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了。】
赵丽是否难过得快哭了他太不在意,但萧凌知道,看到这个女人急了,他心里莫名痛快极了。
而站在下面的赵丽握紧了拳头,眼底划过一丝阴霾,差点绷不住脸上的神情。
特别在萧凌说到那句“喜爱皇后”的时候,赵丽差点没忍住冲上去刮花元黛的脸。
她自信满满元黛无法破她的局,但怎么也没想到,破局之人不是元黛,而是皇上!
明明,明明她感觉之前皇上是偏向她的,对元黛的宠爱只不过是为了给她打掩护而已,但是为什么......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
赵丽咬咬牙,不行!她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其实,其实臣妾还有一件事情要揭发!”
“皇后她偷了皇上寝宫的东西!”
“其实我本来不打算说的.....但是皇后姐姐毕竟是皇后,倘若一直这么做,恐怕有辱国风,我也是不得以才提出,希望皇后姐姐不要怪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