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苍苍苏遇

第11章 你们不厚道啊
村里人都知道夜苍苍当初是被半两银子卖到苏家的,但即便如此,几年来都不曾给人做一件衣裳……
“不是我说,吴大喜,你们这可有点过分了,”孙大娘说,她是村里里正的妻子,说话素来有几分分量,“我记得当初苏遇救二狗子的时候,还有半年就要童试了吧?”
“可不是嘛。”立刻有人接话道,目光瞥着吴大喜,似有意似无意,“苏遇为了救二狗子差点丢了命,现在倒好,吃吃不上,穿穿不上,住还没地方了,吴大喜,你们不厚道啊。”
“挨千刀的,你说谁呢!”吴大喜急了,她现在最怕的就是别人说她不好,耽误她儿子们说亲。
说那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吴大喜的对门王氏,两人一贯不合。
“说你呢,你还有脸显摆,看你刻薄自家兄弟的劲儿,都让人怀疑苏遇是不是亲生的,狼心狗肺的东西!说来也奇怪,苏家二小子一直都是咱们看着长大的,小时候那壮得跟小牛犊子似的,一病就好不了了,吴大喜,不会是你给下毒了吧?”
“你才下毒了!”吴大喜大怒,说话就朝王氏冲了过去……
苏遇和夜苍苍不知他们的出现还险些引发了一场世界大战,两人一路直走就到了吴大叔家。
吴大叔是个个子不足一米五的小老头,编的一手好竹筐,人非常好客。
听说夜苍苍和苏遇借竹筐是想养兔子,便带着他们去偏房挑了两个最大的,另外又借给他们两个木盆。
“你们不用担心兔子跑,往后天越来越冷,你们只要在屋里经常烧点火,勤给他们喂点,它们巴不得能有这么个安乐窝呢。”吴大叔说。
“那我们回去多多备些柴火。”苏遇说。
“只要暖和了,兔子就能长得快,多多下崽呢。”
苏遇和夜苍苍对视一眼,心中都有些兴奋。
告别了吴大叔,大柳树下的人已经散了,两人在溪边提了水,路上夜苍苍把先前都想法跟苏遇说了说,苏遇一听就直摇头。
“咱们附近就这一条小溪,连镇上及县里都仰仗这条小溪过活,顶多就是有的地方宽些,有的地方窄些,若是如你所说的冬捕,恐怕没等鱼被捕上来,渔网就被水底的石头磨烂了。”
“难道就没有大一些,深一些的大河、大湖?”
“嗯……倒也不能说没有,我先前在镇上读书时曾听人说过,自此往北百余里有一处梭梭湖,湖大而深,不过,百余里啊。”
夜苍苍顿时无话可说,且不说他们两人现在走个十几里都费劲,更别说去到那里也是别人到地盘,想凭借他们二人之力来一次冬捕,不亚于痴人说梦。
她还是好好跑山,准备过冬的东西吧。
提了水桶上山,夜苍苍把昨天采的地衣泡在一个小一些的木盆里,又去提了桶水便背了竹筐出门。
这次,夜苍苍直奔那处斜坡。
昨天天色将晚没来得及细看,她总觉得这个时节,那里依旧湿乎乎的不太对劲儿。
果不其然,待到了那斜坡处,夜苍苍顺着兔子洞往旁仔细查找,就见到一眼泉水。

第12章 暴风雪
这泉水出水到速度极慢,偶尔才见一两个气泡冒出,若非夜苍苍观察得仔细说不定就错过了。
泉眼约有大木盆大小,清澈见底,周围布满了小动物们的脚印。
夜苍苍仔细观察了一下,在泉眼附近脚印最多的地方挖了两个坑,寻了些荆棘扔进坑底,上面依旧覆上枯草,便是两个简易的陷阱。
做完这些,夜苍苍背着竹筐爬上对面斜坡继续往里走。
翻过斜坡,树枝茂密了许多,荆棘爬得到处都是,夜苍苍不得不边走边挥舞砍柴刀。
就算这样,她的手上、脸上还是被划了好几道,袖子和裤脚也被刮破了。
就这么走了小半天,夜苍苍终于又一棵大松树下看到了蘑菇。
夜苍苍二话不说,挽起袖子就采,采了几颗才发现这些蘑菇竟有好几种。
有的是和香菇个头差不多,颜色也类似的,有的是颜色渐变的,还有一种个头较小的松针菇。
夜苍苍一股脑采完发现竟采了小半筐,心说这大松树是个好地方,自己说不定以后可以多来几次。
她分辨了一下位置,仔细记下,随后一抬头就看到树上挂着一个个小塔一般的松果。
夜苍苍灵机一动,拽下一颗松果,用砍柴刀敲了敲,便有松子簌簌落下。
夜苍苍不由得心中一喜,她心心念念找好东西,这松子不就是现成的好东西吗?
在物产丰富的现代,品质好的松子都能卖到几百上千元一斤,更别说现在了。
夜苍苍当即翻身上树开始摘松果,无人争抢,她专门挑选一些大而饱满的松果采摘,摘着摘着竹筐就满了。
整理了一下竹筐,夜苍苍还想再摘一些,却发现天空不知何时暗了下来,一团团黑云越压越近,似是暴风雪的前兆。
夜苍苍心头一跳,连忙背起竹筐往回走。
她没有带火把,晚上一个人在山林里走动太危险了。
风没多久就刮了起来,路过斜坡时,夜苍苍看了眼那两个陷阱,仍然是原来的样子,她便没有过去,埋头往回走。
然而,紧赶慢赶,雪还是落了下来。
风卷夹着雪在山林里游荡,雪花不住打在夜苍苍的脸上、身上,走路也不能让夜苍苍感到暖和了。
天色彻底暗了下来,夜苍苍觉得身体越来越冷,背后的竹筐越来越重,更糟糕的是,她觉得自己按照之前的路线应该快到小院了,眼前却依旧是数不尽的大树。
就在夜苍苍觉得自己迷路了的时候,视野尽头出现了一抹亮光,随着狂风忽忽闪闪,伴随着时不时地咳嗽声。
夜苍苍精神为之一振,连忙快走几步迎了过去。
“你怎么来了?”
“我看变天了,怕你一个人在山里出事。早晨我看你是径直朝山里去的,怎么走到这里来了?”
苏遇说着话把火把递给夜苍苍,过来接竹筐,一接之下却惊了一跳。
夜苍苍苦笑着推开他的手,“风雪太大,走错路了,咱们回去吧。”
“那我帮你托着。”苏遇说。
正要走,苏遇忽然哎哟一声,夜苍苍回身去看就见有个东西砸在了苏遇头上。

第13章 不知什么时候能还上
第13章
那东西跟个帽子似的,不偏不倚,正戴在苏遇的头上,把他原本的书生帽都给压扁了,砸得他俊脸皱成了一团。
不知为何,夜苍苍觉得有些好笑。
苏遇无奈地看了眼夜苍苍,却也不知自己为何这么倒霉,只好掀了那东西准备扔掉,不成想夜苍苍却忽然叫住他。
“干什么?”
“我看看。”
夜苍苍示意苏遇拿好那东西,自己举着火把凑到跟前细细查看。
火苗忽忽闪闪看得并不真切,不过,就算这样,也看到最里面是红红的一层,又凑上前闻了闻,夜苍苍心头一跳。
“这是什么?”苏遇用手抓了抓,皱眉,“鸟窝吗?”
夜苍苍扯了扯自己那快要冻僵的嘴角,“你听说过燕窝吗?如果我猜的不错,这就是了。”
“这……”
他看看眼前这帽子一样的东西,又摸了摸自己的头,一时目瞪口呆。
夜苍苍也禁不住感叹苏遇的运气。
收好燕窝,两人继续往回走,风雪愈发大了起来,火被吹得时灭时亮,回到小屋时夜苍苍感觉自己浑身都被冻僵了。
“你怎么样?”放下竹篓,夜苍苍问。
话音未落,苏遇重重地打了个喷嚏。
苏遇重重地咳嗽起来。
夜苍苍忙过来帮他拍背,一扶他才发现,他的手冰凉,身子正不住地打颤。
“你……”
“不妨事……”苏遇开口,又是一阵艰难地咳嗽,“你把……葱剥了,煮点水……”
夜苍苍这才发现家里仅有的一张小破桌子上竟然堆满了东西,其中就有几颗葱。
她快速剥了葱皮,将葱白放入水中烧起火来。
等点着了火,夜苍苍紧闭了门窗,快速除掉两人身上被风雪浸透的外衣,又拿了被子裹着,一起缩在火边取暖。
她原本也有些冷,鼻子不通气,脑袋懵懵的,守着土灶呆了一会儿,渐渐暖和过来,反倒是苏遇不住地打喷嚏、咳嗽,身体缩在被子里不住地发抖。
夜苍苍深知这是受了寒,须得出一场大汗才好。
等葱汤一熬好,夜苍苍便迫不及待盛了给他喝。
热气氤氲在脸上,苏遇苍白的脸逐渐有了一丝血色。
而后又连着喝了好几碗,才不怎么发抖了。
然而,当夜苍苍再次提起水桶想给锅里加水,却发现家里的水用完了。
这个时间下山提水无异于痴人说梦,夜苍苍只好出门铲了一盆雪,好在这个时候环境没什么污染,雪干净得很。
雪倒进锅里,很快化成一锅雪水,这次夜苍苍煮了一锅粥,把那个头大小颜色也和香菇相似的蘑菇洗干净加了进去,熬成了浓浓的一锅。
苏遇照旧是缩在灶台边捧着碗喝了,额头上终于沁出几粒汗珠来,夜苍苍松了口气,这才问他家里的东西是哪儿来的。
“今天你走之后,村里人送来的。”苏遇说,声音还有些虚弱,“我觉得推辞不好,便一一记了下来,想着等我们日子好些便换了礼还回去,不过……没想到今日这么大的风雪,也不知什么时候能还上了。”

第14章 好像忘了什么事
第14章
“不怕,只要你身子好起来,我们好好干,不愁还不上!”
夜苍苍把卖松子的想法跟苏遇一说,苏遇一听连连点头,“不错,松子虽小,却是一宝,常吃还可以延年益寿,现在又下了大雪,就算山里还有什么,也被压在这场大雪之下了,松果却还能挂在树上。”
不知是不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夜苍苍感觉苏遇状况好了一些,便扶他回床上休息。
她喂了喂兔子,也爬上床休息。
这一天奔波加上精神紧张,夜苍苍闭上眼就睡着了。
苏遇的体温还是偏高,被子只有一床,两个人挤在一起,夜苍苍反而觉得他像个小火炉一样,一晚上睡得别提多好了。
大雪下了整整一夜,两人醒来时还在下,夜苍苍推开们出去,雪已到了小腿。
苏遇没敢出去,他的状况还是不怎么好,不像昨晚烧的那样厉害,但也没有完全消退,脸色苍白。
夜苍苍依旧铲了雪进来做饭,这才发现昨天村民们送来的不只有葱,还有鸡蛋、菜、豆子、谷子等等,数量不算多,却代表着大家的一番心意。
夜苍苍数了数鸡蛋,算上那天明诚送来的,还有六个,她一口气煮了两个,全都给苏遇吃了,再加上一碗咸香的蘑菇粥,把苏遇撑得直打嗝,后背又出了一些汗。
在小破屋里来回走了数十圈,夜苍苍便让他到床上休息,苏遇不肯去,帮着夜苍苍处理松果。
松果已经成熟,有些紧实的,只要在木盆边缘磕一磕,便会有松子掉出来,有的已经完全张开,昨天被夜苍苍那么一扔,早有松子掉在了竹篓里,幸亏竹篓编得紧密才没有掉落。
两人忙碌着,夜苍苍却有一种自己忘记了什么事的感觉浮上心头。
然而,夜苍苍想了半天,山上山下挨个捋了一遍也没想起是什么事。
她只好暂且把这件事放下,和苏遇一起把松子清了个干净。
苏遇依然时不时地咳嗽,低烧了一整天,晚上家里的柴火不多了,夜苍苍把昨天苏遇洗好晾干的地衣收起便和苏遇早早地躺下了。
望着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夜苍苍依然有那种自己忘了什么事的感觉。
直到半夜的时候,她忽然被苏遇推醒。
“怎么?你不舒服啊?”夜苍苍一骨碌爬起来,却被苏遇按住。
“你听。”他说。
夜苍苍立刻竖起耳朵去听,刮了一天一夜的风不知何时停了,此时外面格外寂静,夜苍苍正想问听什么,就听见静谧之中,“咯吱咯吱”的声音时不时地传来,伴随着簌簌的声音。
夜苍苍顿时起了一身白毛汗,“什么情况?有狼来了?”
“不是,我觉得……”
苏遇话没说完,一声比之前的“咯吱”声大了一倍的声音从他们头顶传来。
“跑!”
夜苍苍大叫一声,飞快地跳下床拖着苏遇就跑。
几乎是两人刚在小院里站定,就听见“轰”一声响。
明亮的雪夜之中,分别只穿着里衣的两个人,看见他们住的那半边小屋房顶整个塌了下来,只剩下一条光秃秃的房梁在上面架着。
夜苍苍:“……”
她终于想起来了,她使劲儿想了又想却没有想起来都事就是给屋顶除雪。

第15章 你不要管我了
第15章
夜苍苍望望苏遇,苏遇看了看夜苍苍,两个人都禁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雪片落在脖子上,夜苍苍打了个寒颤,匆匆跑到门前抽了一条苏遇昨天捡的树枝,使劲儿把带厨房的这边屋顶上的雪拨拉了一遍。
一天两夜的时间,雪在屋顶也积了厚厚的一层,夜苍苍用树枝拨拉掉靠近房檐的一些,其他的就慢慢划了下来。
不过,等雪掉了个七七八八,门口又被堵住了。
两人合力用树枝拨开门口,重新回到屋子里,夜苍苍手脚都快被冻僵了。
“你怎么样?”她问苏遇。
“你生火继续烧点水吧,我点个火把,去那边找找,争取把被子衣服找出来。”苏遇说。
厨房这半边虽然没有倒塌,但这边也只有生活用品,想要保暖必须得把塌陷下来的东西清除。
“我来吧,你烧火。”
夜苍苍担心苏遇手冷病情会加重,苏遇却很是坚持,甚至亲自动手把夜苍苍按在了土灶边。
夜苍苍只好生火点了几个火把,将昨天仅剩的葱切了切全都洒进了锅里,一边让水烧着,一边过去帮苏遇找东西。
雪、屋顶的泥土,在地上积了厚厚的一层,好在屋子很小,他们知道大致都方位,用木棍扒拉着,先把两人的衣服、被子找了出来。
被子和衣服已经脏了,不过,此时此刻两人也顾不上这些,只摸了摸里面不湿便匆匆套上。
值得一提的是,那张一碰便咯吱咯吱作响的床,在屋顶的侵袭下彻底散了架。
此时正值水烧开了,两人便捧着碗一人喝了两大碗,夜苍苍这才感觉被冷透的身子暖和了一些。
看了看已经塌了一半,不知这一半什么时候也会倒塌的房子,夜苍苍很想叹气,不过,看了看面色青白、郁闷的苏遇,她还是笑了一下。
“幸亏你醒过来了,咱们俩这也算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了,先把衣服烤干吧。”
两人围着土灶把衣服烤干,苏遇又烧了起来,坐在灶台边不住打颤。
一开始夜苍苍跟他说话还会回应,到后来便缩在被子里不住哆嗦,不理会夜苍苍了。
夜苍苍心头一紧,心知这不是多喝热水能解决的事了,这么多年身体亏空,他的身体底子太薄了。
这次,她使劲儿推了推苏遇,“你告诉我刘大夫家的地址,我去请他。”
苏遇睁了睁眼,像是听到了夜苍苍的话,又像是没有,总之,他没有说话。
夜苍苍叹了口气,给土灶里填上了一块比较大的木头,正要起身,她发现自己的手腕被拽住了。
“苏遇?”
苏遇没有说话,直到夜苍苍感觉手腕上是自己错觉的时候,苏遇终于开口了。
“你走吧。”
“什么?”
“我估计是好不了了,你不要管我了。先前的包袱里有一块老师送的烟台,许是值几个钱,你带上它,或许有个用处,还有一封我昨天写好的和离书,你一起带上,这样别人就不会说什么了。”
夜苍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