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芮梁笙

001傻娘
“娘,你醒醒,醒醒……”
“哥,娘头上出了好多的血,她不会是死了吧?”
六岁小女孩怀里抱着个更小的小丫头,说话的时候,还朝着一边土炕上、躺着的佝偻男人绝望的看着。
“娘,娘,你醒醒啊,娘,你快醒醒啊……”
哎呦一声,被几个孩子喊作娘的、一个满脑袋是血的女人,猛地抖动了一下嘴巴。
“娘,娘她醒了,娘她醒了……”
大一点的小男孩,高兴的手舞足蹈。
邢芮直觉脑袋里嗡嗡嗡一个劲的作响,她怎么了?好像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娘?
嘶……随着后脑处疼痛的清晰,她也想起了发生什么事情。
她出车祸了,邢芮是一家美容医院的院长,二十九,漂亮,果敢,做事雷厉风行。
今个也不知道怎么了,鬼使神差的就插入了一辆大货车的后面,结果在等红灯的时候,后面一辆小型货车失了控,直接追尾撞了上来。
自己就变成个大馅饼,夹在了两个车的中间。
不是吧,这都能活下来,没死么?
“娘,娘,你醒了?喝点水吧?”
听着这清晰不似梦的声音就在耳边,邢芮一咬牙,啪嗒……
猛地睁开眸子,嗯?一个脏兮兮的小男孩,手里捧着个破饭碗。
“娘……”
这个小男孩还没看清楚,突然一个小东西朝着自己扑了过来。
“哎呦……”
邢芮不由的发出一声呻~吟。
“小妹,你压到娘了,快起来。”
又来一个小丫头?
邢芮惊恐的瞪圆了眼珠子,啪嗒……她猛的合上眼,心口一阵剧烈的跳动。
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自己在做梦,一定是做梦。
“娘,娘,您怎么了?”
男孩见邢芮又闭上眼睛,急忙推搡。
邢芮心里一声嘀咕,完了,这梦也太真实了。
不行,我必须要让自己醒过来。
想着,邢芮嘴巴一张用力的咬了下去。
“哎呦……”
这一痛,直接让她邢芮坐了起来。
“哥,娘是不是诈尸了?”
抱着小丫头的二女儿,看着此时也是傻愣愣的男孩问着。
邢芮这次是彻底的醒了过来,眼目里她看到了什么?
破被不堪的房子,头上还有一块露着天的大窟窿,呼呼的小风肆意的吹着她散乱的头发。
一铺大炕,两床破肚子的棉被,一床盖在自己的身上,另一床?
嗯,怎么炕梢还躺着的是一个男人么?
靠门处有一口大锅,一个泥土垒砌的灶台,上面摆满了各种奇怪的破盆子。
脏兮兮的,散发着一股难闻的味道。
一回头,邢芮差点没直接从炕上跳到地上。
三个小豆丁,大一点的男孩手里照旧端着那个破饭碗,可脊背上一个圆滚滚的东西是什么?
二丫头,长的还挺白,但嘴巴那是兔唇么?
被二丫头抱在怀里的那个小豆丁,本就乱糟糟的头发下,掩藏的除了一张惊慌失措的大眼睛外,就是半张青藏藏的脸。
“娘……”
三个小豆丁这一声娘,直接把一段不属于邢芮的记忆塞入了她的脑海中。
“啊……”
一声惊叫,邢芮双手抱头,原主的记忆渐渐清晰起来。
原来自己穿入到了一个叫傻娘的女人身体中。
这傻娘人如其名,脑袋不好用,傻兮兮的,分不清楚好人坏人,经常被人戏弄。
能吃,能睡,天生神力,土肥圆的造型。
十九了,嫁不出去,直接被家里人赶了出来。
眼前这个三个小豆丁都是她在外面捡回来的,就连炕梢躺着的那个男人,也是她给三个小豆丁捡回来的爹。
还是个病的快要死的爹。
完了,原主的记忆,邢芮不需要再多多去捋顺了,只是简单的土肥圆这一件就已经让她崩溃不已了。
她可是邢芮,是美容院的老板,大家眼里的白富美。
将美当成命来维护的邢芮,怎么能忍受如今这么个土肥圆的存在?
“啊啊啊……”
气恼让邢芮发了疯的双手用力的捶打着破炕,吓得最小的小丫头紧紧的抱着二姐,诺诺的看着娘问道,
“哥,娘她是不是疯了?”
“胡说,娘是痛的。”
到底男孩大了些,见娘亲抓狂,急忙凑了上来。
“娘,喝水。”
一声喝水,将邢芮再次拉回到了现实中。
她看了看几个盯着自己的小豆丁眼中的害怕,烦躁的心渐渐的缓了缓。
舔弄了一下干涩的嘴角还真有些口渴了,接过水碗,她又愣住了。
这饭碗应该是刚从垃圾里捡来的吧?
但很快,脏兮兮的饭碗已经不重要了,碗里映出来的那个丑八怪,肥嘟嘟的脑袋是怎么回事?
邢芮用力的将自己的脑袋朝下压去,那水里的脑袋也在继续膨胀着,
“啊啊啊……”
啪嚓……水碗被邢芮直接摔到了地上。
“哥,我怕,二姐……”
小丫头跳起来,一把抓住二姐的小脖子,吓得不敢朝着自己的娘看过去。
“娘,娘,我是您的宝贝大儿子啊?”
小男孩也觉得娘是脑袋摔坏了,吓得一把从后面抱住邢芮那肥阔的身子。
“娘,我们都是你的小宝贝啊!您不会把我们都忘了吧?娘……”
这一句说出来,三个小豆丁,哭成了一团。
就连那个害怕的小丫头,也从二姐的怀里挣脱出来,掉头就扑到了邢芮的怀中。
“娘,你不会不要我们了吧?呜呜呜……呜呜呜……”
小丫头抓着邢芮的胳膊哭的悲恸。
哎呦,邢芮心里一阵烦躁,正要将小东西从自己的身上推开。
眼前突然出现了原主平时宠爱几个小豆丁的画面。
这原主虽傻,可却当这三个小豆丁是亲孩子,宠的不行。
每天都是大宝二宝的叫着,那要推走小丫头的手,猛然变成了抚在她头上温暖的大手。
“娘没事,娘是疼的,娘不该吓到你们的,大宝,去给娘在倒杯水来。”
“哦,”
小男孩砰的一声快速跳下地,跑到灶台拿起一只大碗,在破缸茬子里舀了一碗水就跑了过来。
这次邢芮没敢看手里的碗,闭着眼睛喝了一大口的凉水。
却在这个时候,炕梢处传来二女儿的惊叫声。
“娘,爹他怎么了,娘,爹他这是怎么了?……”

002 美容医院
破被子里那团佝偻的身子猛地一个翻身,将身上的破被子掀开后,就看到一个脏兮兮看不清楚脸的男人。
紧闭着眼睛,身子一挺一挺的抽搐着,看的几个孩子也是一阵害怕。
“娘,爹他怎么了?”
二女儿害怕的朝着邢芮的身边凑了凑。
“别怕,娘看看,你们都到后面坐着去。”
邢芮爬起来朝着男人走去,俯身,她在男人的脸上摸了一下。
我的天呢!这得烧到多少度啊?
明显是高烧人都开始痉挛了,在这么烧下去,那人就直接挂掉算了。
“唉!”
邢芮四处一看,用家徒四壁来形容这个家好像都有点太给它面子了,简直是……
好吧!形容词这个时候就别想了,这男人怎么办?
好歹自己也是个医生吧?虽然是整容医生,可也不能看着他去死啊!
摸一摸身上,完蛋,一个大子也没有。
要是在自己的医院在就好了,至少有些药品还是充足的。
这个想法一起,眼前有什么东西,突然像男人般开始抽动起来。
有东西若隐若现的出现在眼前,好像是自己的医院,不很成形。
嗯?邢芮她是个多么聪明的人,自己能穿过来这样的事情都能发生。
那自己的医院就算跟着过来,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吧?
随着她这么一想,眼前的影像逐渐变得清晰起来,并慢慢的稳定了下来。
哈……邢芮惊喜的差点没跳起来,这算是老天给自己的福利么?
“娘,爹不会死吧?”
大儿子身后的一句话,让邢芮猛地清醒过来。
“哦,没事的,没事的,大宝你带着两个妹妹去外面玩一会,娘给爹看看。”
“哦,”
小男孩听话的给两个小妹妹穿上破鞋子,走了出去。
看着小豆丁们走了出去,邢芮急忙下地将房门插上,一转身她差点没晕过去。
伸手一摸,在后脑处摸了一手黏糊糊的血。
霎时一段血腥的画面来入脑中,原主傻娘被人忽悠,帮人打架,结果不知道被谁一棒子敲在脑袋上,人就昏死了过去。
至于原主昏死过去,这大体格子是怎么回到这个家的,邢芮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我天,在这个时代杀人就这么随便么?”
邢芮顾不得太多,重新集中意念,将自己的美容医院唤了出来。
大概是因为心里想着要给男人打针吃药,脑海想的更多的医药局,结果眼前直接就是医药局了。
邢芮跳上炕,将还在抽搐的男人原本是想着拖进去的。
可一搭手,就觉得男人轻巧得很。
这才想起来,原主是个力大无穷的女人。
这倒是省了事,伸手将男人一拎直接扛在肩头上,推门走了进去。
医药局里到处都是药品,将男人扔到一张桌面上,邢芮很快就找到了退烧药,给男人打了一针。
又急忙找出破伤风的药,给自己打了一针,找到消毒包摸索着给自己后脑消毒,擦药。
在脏兮兮的脑袋上缠了一圈的纱布,打了一针消炎药,这才算是完事。
回头看着脏兮兮的男人,邢芮走了过去。
翻找着原主的记忆,这男人被她发现的时候,好像也是脑袋被人打坏了。
原主虽然傻,但还知道找人救治,拿着仅有的几个铜钱让村里的赤脚医生给男人包扎了一下。
看眼前这个样子,应该是感染发炎了。
这都过去好几天了,这个时候在打破伤风也没什么用处了。
那就打一针消炎药,在将他的伤口处理一下。
当邢芮真的看到男人后脑处的伤口时,还是吃惊不小。
不仅感染化脓了,上面竟然还生出了蛆虫。
小心的将他伤口四处的头发剃掉,清除伤口上的脓血蛆虫。
在给男人包扎伤口的时候,邢芮明显的发现身处的这个医药局开始抽动起来,那种感觉很奇怪。
就好像人在慢慢的脱力,不能支撑起来这个空间的无力感。
“不要,不要,马上,马上就好,马上,就好……”
邢芮快速的将男人的头包扎好,回头刚刚够到一瓶消炎药,眼前的世界开始崩坍。
吓得邢芮,扛起男人就朝着房门冲了过来,砰……
随着身后的门被用力的关上,一切幻想随之消失。
邢芮看着手里紧紧握着的消炎药,笑了。
“娘……”
小豆丁们走进来,先是看到了头上缠着纱布的娘,又看到了炕上躺着的爹同样也缠着一头的白布,一脸的蒙圈。
“哦,爹没事了,娘也没事了,饿了吧,娘给你们做饭。”
其实是原主这身体,经过这么一番折腾早就饿了。
四处扫弄了一下,还真的看到了一小袋子的玉米面粉。
也不管了,拿起来,大儿子就跑出去抱柴火进来烧火。
邢芮掀开锅盖一看。
不知道啥时候吃完的大锅都没刷,干巴巴的玉米糊糊沾了一锅到处都是。
算了,邢芮现在实在是太饿了,她已经没有经历嫌弃这些了。
倒水,盖上锅盖。
按照原主的记忆开始操作起来,一大锅的玉米糊糊做好,趁着热乎每人盛了一大碗。
呲溜呲溜……屋子里此时只有这种吸溜玉米糊糊的声音。
一大锅,只是一会就都被他们几个喝完了。
可邢芮看着空空的大锅,有些不甘心的舔弄了一下嘴巴。
这怎么还是觉得没吃饱呢?
“娘,你是不是没吃饱?”
大儿子走过来,身后神神秘秘的好像藏着什么东西。
“你拿的什么东西?”
邢芮问他。
“娘,你看,您昨个给我们拿回来的白面馒头,我没吃,给娘你留着呢。”
说是白面馒头,其实是白面玉米面两掺的。
这么一看,邢芮想起来了,这原主天生神力。
村里人有那些重活,超体力的活不愿意干的,就找原主傻娘来干。
好的人家会给些玉米面饼子,或者这样两掺的馒头。
那些欺负傻娘不识数的,就给拿几个地豆子,破地瓜什么的糊弄傻娘。
“娘不饿,你们吃。”
邢芮站起来,看着几个脏兮兮的小豆丁,又看了看这个破败不堪的家,她虽然有些失望。
但,却也有些小庆幸。在那个世界的自己死了,可自己在这里又活过来了。
呵……和活着比起来,眼前这些还算是事么?
当然不算事了。
家徒四壁算什么?当初她邢芮一无所有,从一个学徒一点一点的干到今天,不也没有认过怂么?
那就重新开始,邢芮无论到了哪里都是邢芮,所向匹敌的女强人——邢芮。
“水,水,水……”
“娘,我爹醒了,爹他醒了……”

003 回娘家
男人喝下一碗凉水,邢芮伸手摸了一下他的头。
“嗯,不热了,躺着吧。”
“你脑袋没事了吧?”
男子这句话吓了邢芮一跳,忍不住的看了他一眼。
“是你把我弄回来的?”
“娘,是我回来叫的爹,我们几个人将你抬回来的。”
大儿子在那边急忙解释着。
好吧,这个男人还算有情有义。
“我没事,你歇着吧,剩下的交给我。”
起身,邢芮看了看这破败的房子,在仰头看了看上面那个露天的洞。
现在只是初春,天气还是有些凉,冷还能挨一挨,但要是下起雨来,势必是个麻烦。
当然吃饭,卫生都是个问题。
仅重要的事情一项一项的来吧,不着急。
“大宝,跟着娘走一趟,二宝你看着妹妹,照顾好爹。”
“嗯,”
二女儿点弄了一下头。
邢芮用力的挺了挺脊背,伸手抓着大宝的手并看了看他,扫了一眼他那双露着脚指头的鞋子。
再看看自己这个也不安分且露在外面的脚指头,也是一阵苦笑。
“走。”
邢芮被家里人赶出来,住的房子是村子外面一栋废弃的破房子。
所以,要回自己娘家,就需要穿过大半个村子。
当她头上缠着白花花的纱布走在路上的时候,立刻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呀,那不是傻娘么?她那脑袋上是什么东西,白花花的?”
“你不知道啊!昨个,傻娘让人脑袋开瓢了,流了好多的血。哎呀,啧啧啧……”
说话的老娘们一个劲的砸吧着嘴巴,朝着邢芮这里看过来。
“都以为她这回不得死了啊!怎么这么快就活过来了呢?”
“傻娘可不能死,她要是死了,我家春天地里的活谁来干?傻娘,傻娘,你这是要哪里啊?”
说着话,女人朝着邢芮热情的打着招呼。
邢芮冷傲的看都不看,只是拉着大宝的手朝着自己的娘家走去。
“娘,刚才她们叫你呢?”
大宝用力的扯了扯邢芮的手,提醒着娘。
在儿子的眼里,娘的脑袋不好用,老有人欺负娘,自己要时常的提点着她些。
“不搭理她们,记住娘的话,以后不要搭理这些人。”
“哦,”
大宝挠了挠脑袋,娘今天是怎么了?
每天都是她主动和村子里人打招呼,问人家有没有活干,给他们赚吃的。
可今天?
一路上不时的有人和邢芮打招呼,邢芮一律充耳不闻,不免有人嘀咕了起来。
“这傻娘是咋了?不会是不认人了吧?”
“原本就是个傻子,认不认人的能咋?只要她还有力气,能给大家干活就行了。”
邢芮拉着大宝直奔娘家的大门而去,看到她走进来,一个正要去喂鸡的小妇人猛地一抬头。
看到头上缠着纱布的邢芮先是一愣,接着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哈哈哈……傻娘,你这又是闹哪门子傻样呢?”
原主嫂子,就是因为她嫌弃傻娘能吃,在家的时候动不动就攒动哥哥打傻娘,天天又吵又闹的。
原本就看不上自己的娘,一狠心就将她傻娘赶了出去。
邢芮只是冷冷的扫了嫂子一眼,朝着灶厨那边看了看,松开抓着大宝的手。
“大宝,你在这里等着娘。”
大宝点头,邢芮抬脚就朝着灶厨走去。
“哎哎哎……你这个傻东西,你要干什么?家里没有吃的,你要是敢拿,我告诉你哥了,你哥非打死你不可。”
嫂子看着邢芮朝着厨灶走去,定然是奔着吃的东西去的,立马将自己的男人搬了出来。
砰……
邢芮一手推开厨灶的门,抬头看了看上面挂着的筐,一伸手拿了下来。
掀开上面盖着的蓝色布片,下面是蒸好的玉米面饼子。
将蓝色布片铺好,刚要将篮子里的饼子放在上面,原主嫂子跑了进来。
“你要干什么?你这傻货,放下,快放下,小心你哥晚上回来打你了?”
邢芮冷冷盯着原主的嫂子,一个一个的将饼子放在了蓝色的布上。
在她的眼皮子下包好,系上。
嫂子很生气,可邢芮的眼神让她害怕,不敢上去抢夺,
因为她知道自己根本就打不过这个死丫头。
“你你你……在不放下,你哥可真的要打你了?”
每次这么一吓唬,傻娘一定是害怕的,她最怕的就是大哥了。
哪怕大哥一瞪眼珠子,都会吓得她抱着脑袋蹲在地上直哆嗦。
可今天,自己说了这么多遍,这傻东西怎么什么反应都没有呢?
邢芮拿了饼子不仅没有走,反而是朝着灶厨里面靠墙边摆着的几个坛子走去。
“哎哎哎,你这傻东西,你给我住手,在不住手我可要打人了?”
邢芮根本就不搭理女人,俯身掀开一个坛子。
里面有半坛子咸鸡蛋,下手就去捞。
嫂子真的是生气了,随手拿起门边立着的烧火棍,就朝着邢芮打了过去。
“娘……”
大宝惊呼一声,邢芮此时也感觉到了棍子扫来的气势。
回手一把抓住烧火棍,一个用力,嫂子就摔在了地上,并发出一声惨叫。
这一耸的力气也着实吓了邢芮一跳,这东西好啊!
有了这神力防身,那还怕啥?
拿起一边的小篮子,邢芮装满了小半篮子的咸鸡蛋。
又在另一个坛子里发现了猪油,毫不客气的舀上了一大碗放筐里。
一起身,看到一大块的腊肉在房梁上悬挂着,这个好,拿着。
“大宝,拿着。”
跨过嫂子的身体,邢芮将小蓝包裹递给了大宝。
这一幕也是让大宝看的惊呆,娘今天这是怎么了?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干草?嗯,还是去年家里扇房子自己帮着割的呢。
四处看了看推车不在家,看来家里人都去地里干活去了。
怪不得只有这个恶毒的嫂子在家里看孩子,算了,没有那上手扛就是。
邢芮这里上手将落着的干草扛了一大捆,正起身要走出去,就看一个老妇人朝着家里走来。
一进门看到儿媳妇正从地上爬起来,再看傻娘一手夹着稻草,一手拎着个筐。
再看一边的大宝手里还拎着自家的包袱。
老妇人立马就急了,抬起手朝着邢芮冲了过去。
“你敢拿家里的东西,你这傻东西,看我不打死你的……”
手起,还没打到脸上,就听哎呦一声,老妇人发出一声惨叫跌倒在地上。

004 傻娘更傻了
这一手,邢芮自觉没有用太大的力气,可老太太早已飞了出去。
心里也是一个诧异,这原主还真的是天生神力。
可惜,原主要不是个傻子,不被人利用,
就凭着这神力,那也能活成个人上人了。
可惜,可惜了……
“哎呀……你这个大傻子,你竟然连你亲娘老子都打了,疯了,疯了……”
原本还欲凑上来的嫂子,此时看着自己彪悍的婆婆都躺在地上,自然是不敢在靠过来一步。
“娘……”
大宝跑过来,怯怯的守在邢芮的身边。
“别怕,我们走。”
邢芮一个用力,将腋下要掉落的干草又用力的夹住,带着大宝明目张胆的走了出去。
院里的哭喊声,很快就引来了一众人朝着这里看过来。
当看到邢芮大踏步的走出来,还是有人害怕的闪躲到了一边的篱笆边。
有些大胆的人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她婶子,你看这傻娘今个怎么有些不一样了?”
“听说她昨个被人打烂了头,这人不会是更傻了吧?”
那妇人看着邢芮走远的背影,也是一脸的惊悚。
“这傻娘是有一身子的傻力气,可她打小就被她娘打,没敢还过手,今个这个怕是傻疯了,连她娘都不认识了。”
“嗯,”
说话的妇人也是一个点头,
“我看傻娘好像更傻了,这要是真傻到她娘都不认识了,我们以后还真得小心着点。
这个傻东西力气大得很,弄不好一拳就被她给打死了。到时候上哪说理去啊!”
“可不,亲娘老子都敢打了,我们她还能惯着么?……”
一路上看到邢芮的人,不是急忙闪躲开,就是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再也没有人敢主动上来和她打招呼。
“娘,他们好像都怕你。”
大宝一边走着,灵敏的小耳朵还是扑捉到了一些信息。
“不去管她们,饿了吧?”
邢芮可以不管,可大宝不能不管呢。
自己娘的脑子不好使,平常娘出来他都是很担心。
要不是家里还有弟妹要照顾,他哪里会让自己的傻娘一个人出来找吃的,被那些人欺负?
“娘,你今天打了外婆,大舅回来一定会找上门来打你的。
娘,要不你先去躲躲吧!等大舅消了气,你在回来。”
“躲哪?”
邢芮笑着看自己的大儿子,这小家伙长得一张清秀的脸,怎么脊背上就背了那么大一个肉包子?
这么可爱又孝顺的孩子,不该让他变成这样的。
“嗯?”
小家伙还是认真的思付起这个问题来,是啊!娘能躲到哪里去呢?
山上?不行,到了晚上有狼来了,娘怎么办?
“娘,要不你回家就躺炕上,装病,这样大舅就不会打你了吧?”
小家伙他也不敢肯定,这么做了大舅还会不会打娘了。
“好了,别担心了,娘有这一身的力气,还怕了他不成?”
大宝看着娘这副样子,突然有些不相信的问了问娘。
“娘,你不是最怕大舅的么?”
每次娘一看到大舅,都会吓得抱着脑袋蹲在地上嚎叫不止。
那样子又可怜,又让大宝心疼,
可他太小了,他根本就不是大舅的对手。
“那是之前,从今天开始娘不会再怕任何人了,也决不允许任何人欺负我的孩子,走,回家给你做饭吃。”
一来到院子里,家里的两个小豆丁看到傻娘挎着篮子,夹着干草回来。
一股脑的都从屋里跑了出来。
“娘……”
“都饿了吧,等着,娘给你们做饭去。”
将腋下夹着的干草放下,邢芮朝着屋里走去。
可这脚一迈进来,她的头就大了,
原本满心的欢喜,一下子又都落了下去。
“娘,我来做饭,您歇着去。”
跟在身后的大宝早就抱着一些干柴走了进来,看到邢芮那一脸的嫌弃,
大宝以为娘又不愿意做饭了呢。
“你烧火,娘打些水来,将这碗筷刷一刷,消消毒。”
邢芮无法忍受用这样一口又脏又乱的大锅做饭,更可况里面还堆着一大堆用过的破碗,破盆。
作为现代社会的人,她很难接受这一切,
所以她决定打些水来简单的煮沸一下,也算是杀菌消毒了。
找到两只扔在外面的木桶,扁担,凭着原主的记忆,邢芮轻松的就挑了起来。
“娘,我跟您去。”
大宝的一个眼神,二宝就急忙跟了上来。
一看这二宝是个机灵的小丫头,邢芮一个点头,回头看着那个一脸黑灰的三宝道,
“三宝,好好的在家里呆着,等娘挑水回来给你做饭吃。”
四岁的三宝靠在破门框上,冲着自己的傻娘笑着点头。
‘大河村’村里二百多户人家,一共有两口井水。
前村一个,后村一个。
傻娘她们住在后村外的一处废弃的房子里,要挑水最近的就是后村这口井。
人还没来到井口边,就看到有几个人已经在井口处排着队,等着打水。
邢芮带着二宝走了过去,刚在人后站定,就听到有人在喊她。
“傻娘,傻娘,你过来,过来帮我打桶水。”
说话的正是和自己一般年纪的春秀,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娘了。
平常只要看到傻娘就让她给自己干活,而每次能给傻娘的不是半块菜饼子,就是一碗根本没有甜度的糖水。
邢芮将水桶放下,回头看着自己的二宝,
看着她那个豁开的兔唇,心里琢磨着,要怎么才能给她修复好呢?
完全就没将春秀的话放在耳中。
“傻娘,傻娘……”
见邢芮不搭理自己,春秀的声音有些大了。
“你这傻子,人傻了,这耳朵还聋了么?让你过来打水呢?
快点过来,再帮我挑回去,今个给你一个菜饼子。”
以往听到这话的傻娘,保准高兴的屁颠屁颠跑过去抢着干活。
可今个,邢芮只是冷冷的看着春秀那张脸,什么也没说,人也没有要动的意思。
“能不能快点,家里还等着水洗衣服呢?”
终于有人不耐烦的喊着,这让春秀越发的没了脸,啪嗒……
将手里的木桶扔到了地上,转身气呼呼的朝着邢芮走去。

005傻子打人了
“你这个大傻瓜,听不到我说话么?”
说着,春秀抬手就朝着邢芮的脸上抽去。
原主傻娘虽然天生神力,可她这人却是怯懦的。
一身的神力除了换点微薄的吃食外,挨打受骂这种事情,在她身上是一点也没有错过。
平常伸手打惯了的春秀,自然是不能忍受傻娘当众给自己下不来台,
这一巴掌也是没客气直接就扇了过去,啪……
就在众人等着看傻娘笑话的时候,谁都没想到、这个往日里一项只会挨打受骂的傻子,
今个竟然一反常态,一把抓住了春秀的手,冷冷的呵道,
“你自己没长手么?”
“你这个傻子,你竟然还敢反抗?”
反抗?呵……
邢芮心里一声冷笑,抓着春秀的大手不是很用力的一甩,人就摔了出去。
“前面的,还打不打水了?要打快点,后面还等着呢?”
春秀摔在地上,邢芮看都没看她,而是直接冲着前面这些人喊着。
原本以为有热闹看的人,一看傻娘这副凶样,
也是舔了舔嘴巴,扭过头去假装什么都听不到。
“娘……”
二宝害怕了,她哪里见过娘打人呢?
平常都是娘被人打的头破血流的,今个这是怎么了?
“嘘!娘知道你饿了,等一会,一会娘打了水就回去给你做饭吃。”
“啊呀呀呀……我得天呢,傻子打人了,傻子打人了……”
摔在地上的春秀突然坐了起来,双手一扬,一拍,泼妇骂大街的姿态显露无疑。
“快来人看看呢,傻子打人了,傻子打人了……”
春秀这么一哭,立刻就引来很多人朝着这里看过来。
恰巧里面就有个看到邢芮打了原主亲娘的妇人也在,急忙拉着身边一个要过去看热闹的妇人道,
“嫂子,可别过去,这个傻子今个怕是中邪了,刚刚把她亲娘老子打了一顿,又到这里打人。
我们还是离远点吧,弄不好,被她那一拳头下来,打个好歹的咋办?”
“你说的是真的?傻娘打她亲娘老子了?”
那大一点年纪的妇人,显然是不相信的。
“我说的你不信,那你看看,她今个连春秀那个泼妇都敢打,还有谁不能打的?”
傻娘打没打亲娘老子妇人没看到,可此时春秀那哭天抢地的嚎叫可听的一清二楚。
妇人砸吧了一下嘴巴,终究还是没敢靠过去。
“娘……”
二宝因为长了个兔唇,平时就备受村里小孩子的欺负。
又是傻娘捡回来的野孩子,胆子也是小的很,
见这么多人围过来,不由得伸出脏兮兮的小手去拉扯娘的破衣角。
“别怕,就站在娘身边,没有人敢招惹我们的。”
邢芮此时竟然有些庆幸原主的这个身体了,虽然丑了些,胖了些,
可这身子力气,却能实实在在的帮自己在这里打开第一拳。
这也是邢芮第一次发现,女人除了美貌,其实有着一身的神力也是不错的。
“快点,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呢?”
邢芮一声巨吼,吓得前面的几个人一个抖动,
甚至有两个还没打到水的男人,直接提着空桶逃开了。
“啊呀,青天白日傻子打人了,竟然没有人管管么?”
春秀还在地上哭喊,一个胆子稍微大一些的女人跑了过来,俯身小声说道,
“春秀,你可别闹腾了,我听说刚刚这个傻子打了她亲娘老子。
他们都说这傻娘今个中了邪了,你可别在招惹她了,弄不好真的下狠手,把你打残了。
一个傻子,你能把她怎么办?快起来吧,起来,起来……”
春秀一愣,也忘记了哭。
看着邢芮拎着水桶已经走到水井边,心里一阵孤疑:
怪不得今个看着这傻子有些不对劲,到是自己傻了,
大伙明显都躲着她,自己却不顾死活的朝上冲。
真的被这傻子实诚的打一拳,自己还活的成么?
想到这里,不等妇人扶着自己站起来,呲溜……
她春秀直接从地上跳了起来,远远的站到一边看着邢芮打满两桶水,挑走,离开了。
邢芮看了看自家家里这半截的缸茬子,两桶水倒下去基本上就满了。
显然两桶水是不够的,看了看乱嘻嘻的大锅,
她将里面的破盆烂碗弄了出来,简单的倒了一点水,清洗一下。
对着大宝道,
“烧火,”
说着,将大锅里倒了半桶水进去,剩余的都倒入破缸茬子里,起身又出去挑水了。
这次她没有让二宝跟着,而是自己一个人去的井水边。
村里的人看到她又来挑水,纷纷闪躲。
很快邢芮回来,锅里的水这个时候也烧热乎了,
她开始就着大锅清洗起破盆烂碗。
都清洗了一遍,又出去抓了一把干草,开始用力的刷锅。
因为常年吃不到什么油性,这口大铁锅厚厚的一层铁锈不说,
坑坑包包多有不平的地方,无论邢芮怎么洗刷,仍旧不能刷掉上面那层厚厚的堆积物。
而此时的邢芮真的是饿极了,只能一咬牙劝慰了自己一句:眼不见心不烦,先吃了这顿再说。
到底是舀了一些水在里面,将从原主娘那里拿来的饼子,还有几个咸鸡蛋放在上面蒸煮起来。
这个时候,有一只小手从后面诺诺的拉了自己一下。
“娘……”
邢芮回头,哎呦一声……倒退了好几步才算是停了下来。
就看先时还蒙在破被子里的男人,这个时候竟然坐了起来。
披散着头发,一双无神的眸子很是蒙糟的看着邢芮。
“我这是在哪里?你们是谁?我?……”
男人扫视了一圈后,有些失望的问道,
“我是谁?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
呵……看到眼前这个男人一脸懵逼的样子,邢芮心里也是一笑。
自己是个穿越者也就算了,这怎么还是个失意的男人?
这是老天和自己开的玩笑么?
“爹,爹,你是我们的爹啊!”
二宝圆溜溜的眼珠子一转,抬脚朝着炕上的男人跑了过去。
邢芮眉头紧皱,这小丫头要干什么?
霎时原主的记忆里,邢芮看到了一幅凄婉的画面。
“娘,你给我们找个爹吧,他们都骂我们是没爹的孩子,求求你了娘,只要我们有了爹,就没有人再敢欺负我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