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裳裳司钰

第1章 株连九族
春意盎然,万物复苏,大地一片绿色。
离京城二十公里以外的官道上有一支队伍正在缓慢行进。
队伍里的人都俱是面色惨白,双眼空洞无神,犹如走尸一般。
成年男丁脖子上都带着十斤重的枷锁,走路沉重而缓慢。
中间时不时伴随着官差的一声,“快走,快走!”
宋裳裳一家走在队伍的最末尾。
他们后头跟着三十几个官差,和三辆马车。
其中一辆马车不同于其他两个马车,那辆马车看着很精致,奢华,也不知里头坐的是什么人。
宋裳裳擦了一下额角的汗,转身看了一眼后头的官兵,发现没什么异样,就轻轻吹了一声口哨。
没过几秒就传来一阵风,暖意之间夹杂着一丝丝的凉意,不热也不冷,吹在人的脸上,给人一种幸福感。
不过这种幸福感没维持几秒就被身边一道尖锐的声音给打断了。
“贱丫头,你吹什么口哨?要是引来那些官差怎么办?”梁氏瞪着宋裳裳。
“就是呢,要是被那些官差发现了我们可要挨鞭子了。”梁氏的儿媳张氏细声细气的说。
宋裳裳听这话,直接原地翻了一个白眼,不搭理两人。
她吹的口哨那么小声,除了身边人其余人都听不见。
身后的官差离他们至少有十多米,怎么可能听的到,倒是梁氏说话那么大声,后头的官差倒是有可能听见。
再说了官差还管人吹口哨?
说来她也是倒霉透顶。
她宋裳裳半个月前还是在家里开着空调,吃着炸鸡,喝着肥宅水,正快乐的追剧呢,谁知第二天一觉醒来发现,周边的环境全变了,连她自己都缩小了。
她也不是个傻的,惊讶了一会儿便知道自己穿越了。
穿越到了历史上不存在的一个古代王朝——大周。
成了同名同姓十二岁的小女孩,宋裳裳,而原主的家庭情况着实有点惨,爹爹被山匪砍死了,娘亲心智如孩童,一对弟妹年幼。
更惨的还在后面,她穿过来没几天他们一家又遭受到家族牵连,被一起流放边疆苦寒之地!
也不知道她上辈子做了什么错事,这辈子要这样折磨她,莫名其妙穿越不说,千金小姐的日子没过上两天,就变成了罪人。
他们族里本家的嫡系,户部尚书宋诏,今年年初被查出私下受贿贪污银钱高达七百万两!
皇上龙颜大怒,可又念在宋家其祖,其父,均乃三朝老臣,德高年劭,功勋卓著,就格外开恩,不砍头了直接九族流放边疆。
在古代家族荣辱都是一体的。
这不,本家嫡系获罪流放,他们这些旁支的小喽啰也跟着被流放。
宋裳裳不搭理梁氏,但是对方可不打算罢休。
“我就说他们一家是晦气的,你爹还不信,非得要他们一家子认祖归宗,你看看这半年都发生了多少事情!”梁氏嫌弃的看了一眼宋裳裳,转首跟身旁的儿媳张氏说。
“娘说的对呢!要不是他们一家子,我们也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张氏小声附和着梁氏的话。
梁氏越说越来劲,“她那个爹可是一出生就克死了他娘,后又克死了他爹,现在自己又死了,我看那就个扫把星加灾星,他们一家又能好到哪里去”
“跟他们一家子走在一起真是晦气死了!”
梁氏始终觉得家里近半年发生的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宋裳裳一家的到来。
宋裳裳听着两人小声说话,深呼吸一口气,忍不住了,忍无可忍那就无需再忍。
刚要说话,却被身旁的一个小身影抢先说了,“大伯奶,我爹是为了保护家族里货物而死,你不能这么侮辱我爹!”
“还有你们觉得我们一家晦气就不要跟我们走在一起。”宋怀之跟梁氏说完话,抬头眼神看向他姐宋裳裳。
眼神里的意思是,我这样说可不可以?
“棒!”
宋裳裳给弟弟竖了大拇指。
就是嘛!
嫌他们一家晦气就不要跟他们走在一起了。
一路叨叨叨叨的,说来说去就那么两句话,听的她耳朵都起茧子了。
眼前这个满脸褶子三角眼一直喋喋不休的老太太不是别人,是原主的大伯奶,就是原主爹的大伯娘。
半年前有一伙人来到原主家里,说原主爹宋元白是京城宋家三房失散多年的儿子,现在找到了,要认亲!
京城宋家当家的宋诏是什么人,是大周朝户部尚书大人,从一品的大官,是宫里头惠妃娘娘的哥哥,又是当今八皇子的舅舅。
一听这么大的来头可把原主爹宋元白吓了一跳,又惊又喜的,谁知到了京城才知道,说的宋家三房其实是高祖那一辈的事情了。
原主爷爷的爷爷,也就是高祖,跟尚书大人宋诏的高祖是亲兄弟,不过人家那房嫡出,他们这房是庶出。
而且这子子孙孙,好几辈,他们一家现在跟尚书家根本没有直接的关系,就是个宋氏同族人罢了。
后来认亲没多久原主爹宋元白跟着家族送货,半路遇到山匪被砍下了山崖,那山崖有万丈之深,人不小心摔下去了,没有活着的可能。
梁氏说他们家晦气,依她看梁氏一家才晦气。
原主一家之前生活的好好的,来了京城却不到半年,爹死,现在又被家族连累的一起被流放!
到底是谁家悔气?
梁氏被宋怀之说的愣了良久才回神,尖声道:“大人说话,你个小孩插什么嘴!”
宋裳裳把小弟拉到身后,看向梁氏缓缓道:“我赞同我弟的话,大伯奶你嫌我们一家晦气就不要跟我们一家走在一起了,你们嫌我们晦气,我们也觉得你们膈应人!”
一路叨叨,烦死!
她说话的声音有些大,周围一起走着的族人都向他们看过来。
前头走着的大伯爷宋开明听到声音,转身几步走到梁氏面前小声呵斥道:“你这婆娘真是不消停,赶紧走了,别说话了。”说完话,宋开明扯着梁氏走了,走到一半又回头歉意的看了宋裳裳一眼,说道:“孩子,你大伯奶口无遮拦,你可别介意。”
“无所谓!”
宋裳裳朝对方挥挥手,每次都是这样的。
先是她那个大伯奶梁氏不痛不痒的刺她们一家几句,然后她那个大伯爷听见了看见了就过来道歉,什么你大伯奶的话都是气话,别放在心上云云。
“怎么的,老头子你真打算一辈子管着他们一家?”

第2章 迟来的金手指
前头走着的梁氏抓着她老头子宋开明的胳膊说。
梁氏话刚说完,他们儿子宋成仁也接话说:“是啊,爹,你真的打算一直管他们一家?”
张氏没说话,她这个做儿媳的此时不好发表意见,不过也竖起了耳朵听几人谈话。
最好她公爹发话,以后都不管那一家让他们自生自灭,张氏跟她婆婆梁氏一样不喜宋裳裳一家。
她觉苏云柔没必要长的那么好看,一个傻子而已。
那张脸给她多好,那张脸要是给她的话,她都可以进宫当娘娘了。
至于在这儿受苦?
“那你们说怎么办?我总不能冷眼看着,他们有难不帮吧?”
宋开明心里明白,家里人都很不待见元白侄子一家人,可是又能怎么办?
元白是他弟弟宋祥民唯一的孩子,他亲侄子,当年弟媳去的早,后来祥民得病也跟着去了,爹娘不在,这孩子理应是他这个当伯父的抚养,可后来又因为别的原因,送出去多年。
半年前那孩子认祖归宗,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事情!
留下了这一家妇幼,他侄子尸骨未寒,难道他这个当伯父的任由他们一家自生自灭吗?
宋裳裳不知道前头几人的谈话,她现在正发愁呢!
前世她也不是个特工杀手,就是个普通的平民百姓,可是连最基本的防身术都不会。
这流放路程长达三个多月,她可怎么保护原主年幼的弟妹和那痴傻的娘亲,安全的到达那流放之地?
她虽然心里年龄大,但是这个身体年龄才十二岁,小胳膊小腿的,一碰就要断了似的。
还有小弟宋怀之才五岁,而小妹宋怀可才一岁半,这会儿正在背篓里昏昏欲睡呢!
原主一家四口,除了娘亲苏云柔,其余的可都是孩子。
这唯一的大人还是个.......唉!
倒霉催的穿越就穿越吧,不是千金小姐公主,好歹给一个平民身份吧!她倒好直接就是罪人!
还有那穿越必备的什么灵泉,什么空间,她都没有,刚穿越过来那几天她都一一试过了,什么玉佩玉镯,滴血,冥想,通通都不管用。
看来也不是每个穿越者都有金手指。
至少她没有!
他们要被流放的那个地方叫扶桑城,是大周朝东部的一个边境,接连着北漠,东晋两个国家,听说那里的土地贫瘠,种不出粮食,地处又寒冷,还经常遭到流寇土匪洗劫,总之不是一个人能待的地方。
尤其像他们这种犯人,要想活下去非常难。
宋裳裳觉得这是老天爷在玩弄她!
别人有可能想穿越,但是她可不想,前世虽然她父母去世的早,但是给她留下了一笔丰厚的遗产,在现代她可是有房有车有七位数存款的人。
干的工作又是她喜欢的!简直幸福到冒泡!
现在倒好,一朝穿越,直接成罪人,换谁也不愿意!
正当她在心里吐槽老天爷的时候,耳中突然传入一个机械音。
【找到匹配宿主——正在与宿主绑定——绑定成功——恭喜宿主绑定成功初步签到系统,请宿主查收新手礼包。】
——营养礼盒一枚
——急救药箱一枚
——系统空间十立方米
——力大如牛技能(终身)
宿主情况如下:
颜值——中上等
体质——中下等(偏弱)
武力技能——力大如牛
特殊技能——无
资产——营养礼盒一枚,急救药箱一枚
积分——零
储存空间——十立方米。
听着系统在脑海里播报的机械音宋裳裳激灵灵一颤,随之心里狂喜。
金手指啊!金手指!
虽迟但到!她就说呢!
作为一个穿越人士怎么没有金手指呢!
宋裳裳狂喜之后,回神赶紧在识海里查看了一下系统送的新手礼包,急救医药箱里有感冒药,止咳药,退烧药,止泻药,抗菌药,云南白药,红霉素软膏,六神花露水,酒精,碘伏,药棉,纱布,体温计,还有一个兽用手术缝针盒。
不错,不错,药物都很齐全。
随即打开营养礼盒,里头有一箱牛奶,一箱火腿肠,一篮子鸡蛋,一大包肉干,一箱矿泉水。
可以,可以。
储物空间是十立方米,可以储存东西,不会坏,恒温的,还可以放一些重要物品。
重要的东西,她现在就有,宋裳裳摸了一下肚子,里头最贴身的内衣里藏着五百两银票,四张一百两的,两张五十两的。
还有她穿的鞋里也有两个金片。
她眼疾手快,听到抄家消息的第一时间就把这些钱财给贴身收着了。
真是庆幸,原主一家之前是做小生意的,有点钱,原主爹出去送货前就把这些钱交给了原主,让她贴身放着。
不然她现在都没钱藏,没钱可就意味着流放的路上不会好过。
宋裳裳一个意念把内衣里的银票,都收到系统空间里,这下不怕丢了,空间果然是个居家旅行的好东西。
至于鞋里的金片她打算留着路上用。
随即心里问系统,“系统,力大如牛是什么意思,力气很大的意思吗?”
【是的,宿主,力大如牛会比你现在的力气十倍之大。】系统解释。
十倍?
“这么厉害?”宋裳裳握了握拳头,心想她现在是不是可以能一拳打死一个人了。
【宿主有机会可以试试!】
“不敢,不敢。”虽然他们现在都是罪人,但是也不能随便杀人啊!
有官差看着呢!
不过她现在有了这个技能,倒是可以防身了,这一路谁要是不长眼的惹他们一家子,她一个拳头招呼过去,打的他们脑浆开花!
她现在想检验一下自己力气到底有多大,可现在身旁也没有大石头大木头的,宋裳裳沉吟半晌,转首看到身旁走着的小弟宋怀之。
这不就有现成可以检验的人么!
宋裳裳蹲下身子,直接抱起弟弟宋怀之,她这一举动可把宋怀之吓了一跳。
宋怀之被他姐抱的愣了两秒,疑惑的问,“姐,你干嘛?”
他姐怎么突然就抱起他了?
“怕你走路脚疼的,我抱着你走一会儿吧!”
宋裳裳看着她弟弟宋怀之那大大的眼睛,好心的撒了谎,总不能说是为了检验她力气有多大才抱的吧!
“不用,姐我是大人了,不像妹妹是小孩,我不用别人抱,我下来自己走。”宋怀之扭着身子要下去。
宋裳裳轻拍了一下他脑袋,吓唬:“什么大人,你才五岁,我跟你说你现在走路走多了,以后可要长不高的。”

第3章 我饿
这是真的。
小孩走路走多了肌肉和关节都会受伤的,像原主弟弟这样四五岁的孩子,一天最多走一公里就行了。
“姐,你吓唬我!”宋怀之不信,他从来没听说过,走路走多了还会长不高?
宋裳裳看着她小弟那萌萌的眼神,心都化了,不过还是板着脸说,“是真的,我骗你干嘛!不信你问娘。”
宋怀之眼神看向苏云柔,苏云柔不知道为什么走路走多了会长不高,但是裳裳说什么就什么。
裳裳不会骗人的。
“是的,怀之,走路走多了,会长不高哦!”苏云柔摸摸宋怀之的额头,心想还好她长得已经很高了。
就不怕走路走多了,长不高了。
“好了,小弟我抱着你走一会儿,一会儿你自己下来走路。”宋裳裳拍拍他后背。
“嗯。”宋怀之点头,可是宋裳裳抱着走了一会儿路,看向怀里的时候发现小家伙已经睡着了。
唉!
这万恶的封建社会,一人犯事九族都要牵连。
这宋族里别人家不知道,反正他们一家是一点没沾到族里的红利,反倒是获罪了,就被抓着一起流放了。
无语!
宋裳裳这会儿特别想问问原主那死去的爹宋元白,是不是上半年犯了太岁,以至于他们一家下半年这么惨!
宋裳裳转首看了一眼身后那个豪华的马车,心想真是奇怪,这个马车也不知道里头坐的是什么人?
是负责押送他们这些罪犯的头头?
可看着又不像。
都是人,却不同命啊!
有人做马车,有人双脚走路!
搞不懂,想不明白的事就不想了,她把思绪抛出去,继续走着。
前面走着的梁氏一家人也不知道在商量什么,几步一回头的看他们一眼。
宋裳裳没管,她现在可是有金手指的人,什么牛马她都不怕。
不知走了多久,直到太阳下山,队伍前头才响起一声锣响,伴随着官兵的一声大呵,“原地休息。”
妈耶!
终于可以休息了。
宋裳裳拉着她娘亲和小弟两人一屁股坐到地上。
可累死她了!感觉她这双腿都不是她自己的了。
又酸又痛的,前世二十七年用脚走的路加起来估计都没有今天一天的多。
有一说一,有了系统给的技能,背人拎东西确实很轻松,但是这个技能对于走路不管用啊!
她现在脚酸腿疼的不行,他们这个队伍从早上五点钟出发到现在,已经走了一天了,中间都没有休息过,好在这会儿是四月中旬,天气不是很热,不然这么走下去人们可都得中暑晕倒不可。
“娘,你怎么样?”
宋裳裳看她娘苏云柔一声不吭的,默默坐着,细看面色惨白冒着细汗,可别是有什么事!
“裳裳,我饿!”苏云柔眼眶里打转着眼泪,快要哭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跟着这群人一直走,一直走。
她现在肚子好饿,腿好疼。
“饿?”
宋裳裳摸摸肚子,她也饿啊!
早晨那会儿从牢里出发的时候都没给他们这些犯人吃的,中午一人就发了一个黑面馒头。
撑到现在!
她都快要饿晕了,现在她空间里有吃的,但是现在不能明目张胆的吃吧,这会儿天还没彻底黑呢!
“娘,你忍一忍好不好,一会儿官差就过来发吃的了。”

第4章 跟官差换东西
宋怀之拉着苏云柔手,小声安慰,他肚子也饿了,不过他忍着。
虽然他年龄不大,但是也知道现在是什么局势,不能给大姐添麻烦。
“嗯嗯,我忍着。”苏云柔点头摸摸肚子。
没过多久,官差那边升起了火堆,看样子是要做饭了。
宋裳裳看了看周围的族人,他们宋氏一族加起来有三百余人,现在三百多人分成了十几,二十几,三十几五十几人的几个小队。
而像他们三四人的很少,没有。
看来她明天也得找个靠谱点的大部队融入进去。
这样以后干点什么也方便。
时间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左右,官差就过来发吃的了。
每人一碗清粥,外加一个黑面馒头。
宋裳裳几口就吃完了饭,在前世这种饭菜她肯定是吃不下去的,瞅都不会瞅一眼。
因为她特别挑食。
但是一穿越过来就把她这挑食的毛病给彻底改了,尤其流放前在牢里被关押的那几天。
形势比人强啊!你不吃就饿死。
她学乖了!
宋怀之和苏云柔也是如此。
这会儿两人也吃完了饭,苏云柔正拿着清粥小口小口的喂着怀里的小女儿宋怀可,小姑娘大口大口吞咽着,像是饿了好几天的样子。
宋裳裳起身对两人说,“娘,小弟,我去跟官兵换点东西,要是有人问,你们就说我解手去了。”
“好的,裳裳。”苏云柔乖巧的点头。
“大姐....”宋怀之有些担心,“没事的,你们等我回来。”宋裳裳安抚性的轻拍了两下他后背。
她要去跟官兵换一个背篓和两条被子,一张草席,还有一些零碎的东西。
四月份早晚间的天气还是很冷的,他们身上穿的衣服也不是很厚。
晚上睡觉不盖被子肯定不行,他们这些大人可以忍得过去,可两小孩不行,尤其是她小妹宋怀可。
要是弄感冒了可就麻烦,虽然她空间里有药,但是现在这情况,尽量不感冒就不感冒,毕竟有时候感冒了吃药也不好使,还得打点滴。
宋裳裳几步走到官差面前,官差正在吃饭,她沉吟两秒,最后走到一个娃娃脸官差跟前,拿出鞋里金片开门见山的说,“官差大哥,我想换一些东西......”
“换东西?行吧,跟我来。”
江严看了一眼小姑娘手里的金片片,心道果然押送犯人这活,油水大,就这一会会儿不知道有多少人拿着钱财过来换东西了!
片刻后宋裳裳背着一背篓东西回到原地。
她一共换了两条薄被子,一张草席,一个小铁锅,两个竹筒,一把盐,外加一个背篓。
“大姐,你回来了?”宋怀之看到宋裳裳回来很欣喜,过来抱住她。
“裳裳,你回来了。”苏云柔也抱着小女儿走到了她跟前。
宋裳裳把背篓放到地上,还没掏出里面的东西就被小弟宋怀之塞了两个黑面馒头。
“大姐给你。”
“这是谁给的?”她记得他们几人都吃完了官差发的干粮来着。
宋怀之面色不好,“大伯奶和大伯爷过来给的,说我们以后不要麻烦他们,大伯奶还说就当没有我们这一家亲戚,让我们自己走。”
“哦,这样啊!”宋裳裳听完点点头,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挺好,跟梁氏一家拉开关系,她求之不得呢!
她知道他们一家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无非就是觉得她们这一家子都是妇幼,路上也帮不上忙,还拖后腿。
还有就是梁氏他们跟官差换东西吃,怕分给他们一家人而已。
呵。
估计原主爹到死都不知道他亲亲亲大伯一家是这样的人。

第5章 偷吃夜宵
要说梁氏他们一家换东西的钱,那一半都是原主一家的。
原主一家之前是做生意的,有钱,后来认亲去了京城,就把铺子一起交给大伯宋开明他们,几人一起管。
后来原主爹出事,都没人管那店铺,估计那几个月的收入都进了梁氏的口袋。
不过那又怎么样?
当初吞了他们的店铺钱,怎么也得有命花才是。
这流放的路程长着呢,谁能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大姐,你都换的什么?”听到声音,宋裳裳收回思绪,“被子,还有锅...”
她把背篓放到一边,捡了几个柴火说“咱们烧些火这样晚上睡觉暖和。”
现在已经差不多晚上九点钟左右,很晚了。
有的人都已经倒地睡了,苏云柔和宋怀之也打着哈欠。
宋裳裳从背篓拿出草席在地上铺好,又拿出被子说,“娘,小弟你们先睡,我烧会儿火。”
宋怀之揉着眼睛躺下,“大姐你也早点睡。”
“好的,裳裳,你一会儿也睡哦。”苏云柔抱着昏昏欲睡的小妹躺到另一条被子里头。
“嗯”她应声。
早睡是不可能的,她还要干一些事情。
等到时间差不多十点钟的时候,他们周围的人都打起了呼噜,宋裳裳才蹑手蹑脚的往小锅里装满矿泉水,放在火堆上。
她需要一些热水。
木柴烧东西很快,不到十五分钟水就开了。
宋裳裳从空间里掏出一盒牛奶和几根火腿放进锅里,一分钟后拿出,牛奶火腿已经热了。
又往两个竹筒里打了四颗鸡蛋,每个竹筒两个,把锅里的热水浇到竹筒里。
瞬间成了开水冲鸡蛋,要是往里头再放点糖就完美了。
锅里还剩了一些水,她把这些水又装回矿泉水瓶里头,放回空间,空间是恒温的,东西不会变质,热水不会变凉。
这几瓶水可以留着明天用。
宋裳裳做完这一系列动作,悄悄松了口气,偷吃可真不容易啊!
她快速的解开火腿肠的肠衣狼吞虎咽的吃了两根,又喝了半竹筒白水冲鸡蛋,系统给的火腿肠是那种两元一根的,很粗,管饱。
原地打了饱嗝,轻手轻脚的走到娘亲苏云柔身旁,从她被窝里把小妹宋怀可抱出来,小姑娘还在熟睡。
“可可,可可。”宋裳裳小声叫了两声,没醒,她没办法又戳了戳脸,小姑娘迷迷瞪瞪的睁开眼睛,有些茫然的看着她。
宋裳裳把牛奶的吸管放到小家伙嘴里,用手一挤。
小姑娘喝到牛奶眼睛一亮。
“咕嘟,咕嘟~”
这夜里除了蛐蛐的叫声,就剩她小妹喝牛奶的声音。
不到一分钟就喝完一盒牛奶,一岁多的小孩一次性喝一盒牛奶应该够了。
宋裳裳把小妹抱回她娘被窝里,小姑娘吃饱喝足,睁着眼睛看了她几眼,没过多久又睡过去了。
喂完一个了,还有两个。
宋裳裳躺到被窝里,先叫醒了她娘亲,小声说“嘘,娘不要说话,先把这个喝了,然后把这个吃了,吃完睡觉。”
把一个竹筒和两根剥好的火腿肠递到苏云柔手上。
“我跟官差换的。”想了想又加了一句。
苏云柔没说话,接过东西眨眨眼睛表示自己明白了。
接着又到小弟宋怀之身边,照例把他叫醒,说了先前的说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