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西洲沈南笙

第1章 穿成炮灰女配
沈城十月,秋雨蒙蒙。
沈南笙像做了一场很长的梦,坠入无尽的炫光中,眼前是空虚变换的白,鼻尖萦绕着浓重的酒臭气。
她缓缓睁开眼睛,环顾四周,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身着浴袍油腻猥琐的中年男人正晃动着手里的红酒杯。
“沈小姐,穿那么多,不热吗?”
沈南笙闻声,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男人,又垂眸看向左手边的一杯白水,不可置信的轻咬舌尖。
嘶……
有痛觉,她还没死。
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拿起左手边的白水,余光瞥见男人眸底猥琐的笑,眼前的场景逐渐和她写过的一本小说《影帝大人的掌中娇》逐渐重合。
卧槽,穿书了!
前世她因为拒绝潜规则,被圈内大佬买凶连人带车撞下悬崖,当场死亡,却机缘巧合穿到了书里的世界!
还穿成了和自己同名同姓炮灰女配-沈南笙!
她睨了一眼玻璃杯中的白水,而后在男人满眼期待中抬到嘴边,却一口没喝,缓缓放回了左手边的桌子上。
原主被吸血鬼父母设法嫁给了顶级财阀,反派大佬傅西洲,婚后第二天被前男友庄泽桓骗到这里,喝下了这杯下了药的水,晕死过去,被眼前这个男人猥亵。
庄泽桓也由此出演了这个导演的男二号,从此星途坦荡,风生水起,不久后就逆袭成了娱乐圈的顶流。
事发之后,又被庄泽桓洗脑,说这一切都是反派大佬傅西洲安排的。
原主听信庄泽桓,本就一心只有渣男,对反派大佬大佬无感的她,更是作天作地要离婚。
为了顺利离婚,明里暗里的撮合女主和反派大佬,被男主发现后,多次薅着她的头发,要求她微博公开向女主道歉。
后来总算如愿和反派大佬离婚,迫不及待去见庄泽桓,却亲眼见到庄泽桓和几名身材火辣的女子,纵情笙歌。
万念俱灰。
选择用一把匕首划破自己的动脉,终结了生命。
收回思绪。
沈南笙修长白皙的手指轻敲着转椅扶手,唇角弯起一抹弧度。
既然上天给了她重新活过的机会,她当然要加倍珍惜。
去他妈的庄泽桓,见鬼去吧!
她只想抱紧反派大腿,好好活下去。
邹导见她把水重新放了回去,眸底划过一抹细不可查的焦灼。
“沈小姐,不喝水,想喝点什么?”
“我这里有果汁,红酒,只要你想喝的……”
沈南笙翘着二郎腿,老神在在的睨向邹导,眯了眯眸子,打断了他的话。
“不就是想跟我睡个觉吗?何必多此一举。”
邹导听此,眸色一亮。
眼前的女人,穿着一身廉价的地摊货,依然难掩她脱尘的美貌。
明眸皓齿,般般入画。
举手投足间,似是轻易的敛去这世间所有的芳华。
尤物。
“沈小姐是个明白人。”
沈南笙抓紧身后角落里的棒球杆,眉梢轻挑,另一只手轻抬,葱白的指尖对着男人勾了勾:“那还不过来?”
邹导脸上的横肉颤了颤,放下酒杯迫不及待的就扑了过来。
“小美人儿,我的小心肝儿……”
“啊——”
在邹导肥胖的大黑手下落之前,沈南笙抓紧一只棒球杆,用力朝着他的致命处一挥。
‘噗通’一声,随着刺耳的惨叫声,邹导直接捂着致命处倒在了地上。
“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留着也是个祸害。”
起身冷睨了一眼蜷缩在地上,双手捂着致命处的男人,又补了一脚,打开房门立即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刚从房间出来,直接撞到了一堵肉墙。
她本能的握紧拳头,掀了掀眸,不成想一个邪肆俊逸的男人落到了她的眼中。
男人身着一袭剪裁得体的黑色手工定制西装,肩宽腿长,肤色白皙,神情寡淡,五官轮廓利落分明。
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深邃的桃花眸带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清冷,目测190的身高,两条修长的腿被西装裤包裹住,皮囊极好。
她两眼放光,心如鹿撞。
上下两世加起来,也没见过这样的绝世美男。
暗道:傅西洲,抱歉,这个美男实在是帅得让人心悸,我就看一眼。
就看亿眼。
她撩了撩自己的头发,唇角微弯。
“你好,我是傅氏影业的明星经纪人,我们最近在筹备一档偶像练习生的栏目,你的长相非常符合我……我们公司对于新晋小鲜肉的要求,以你的外形优势,加上傅氏强大的平台资源,不出三年,你一定会火遍大江南北的。”
“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
傅西洲鸦羽般的睫毛微垂,眸色沉了沉。
沈南笙眉梢轻挑。
“这样吧,我可以给你时间好好考虑一下,先给我留个联系方式,我稍晚些联系你。”
傅西洲身后的齐修屏住了呼吸。
什么情况?
少夫人这莫不是要搞点夫妻间的小情趣?
“少夫人,您、没事吧?”
沈南笙:“……”
少夫人?
少、夫、人?!
撩美男,撩到了自己老公头上……
大型社死现场。
思索片刻之后,她抿了抿唇,硬着头皮抬眸,一本正经道。
“老……老公,你看,我是不是有做星探的潜质?”
傅西洲鸦羽般的眼睫毛微垂,喉结上下滑动,淡淡的吐出了一句话。
“你觉得呢?”
“啊——”阵阵凄厉的惨叫声传入傅西洲的耳中,他抬眸望向房间内。
沈南笙紧张的抬手抓住他的手腕。
刚刚撩他的尴尬足以让她用脚趾抠出一座城池,再让他看见自己的暴虐手段,可还行?
“那个……不知道是谁养了一只土拨鼠,叫声确实挺恐怖的,那东西没什么好看的,我们快走吧。”
“你别听了,听久了,容易耳鸣,我会心疼的。”
傅西洲听了这话,慢条斯理的说。
“沈南笙,你当我是傻的?”

第2章 火药味十足
傅西洲蹙了蹙眉,看了眼面前的女孩,而后抬眸,看向女孩身后敞开的房门。
“去处理干净。”
齐修把房门开大了些,就看到蜷缩在墙角,双手捂着裆部,惨白的脸上冷汗涔涔的邹导。
再看向地上的血迹,和若无其事的女孩。
“傅爷,这孙子倒像是受害者。”
傅西洲深邃的墨眸落到了女孩的脸上。
沈南笙摆摆手。
“我有分寸,只是断了他的子孙根而已,大发慈悲的留了他一条命,保证不给你惹麻烦。”
“我善解人意吧?”
齐修一噎:“……”
原来‘大发慈悲,善解人意’是这样用的。
傅西洲抬手攥住她的手腕,乘上了电梯,舌尖抵了地后槽牙。
“庄泽桓让你来的?”
沈南笙:“……”
我也不想的,除了原主那个脑残,谁会听庄泽桓那个恶臭渣男的话?
她的小手拽了拽他的衣角,眨着一双明艳的狐狸眸真诚的望着他。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话一出口,自己也蹙了蹙眉。
这话,怎么听起来像渣男为自己开脱的惯用借口。
傅西洲冷沉的视线极具压迫性的扫向她,嗓音清冽暗哑。
“那是怎样的,我有时间听你解释。”
这时,电梯门开了。
傅西洲攥着沈南笙的手,出了酒店大厅。
躲在草丛长椅上的庄泽桓见到沈南笙后,立即迎了上来,可刚走了几步,就看到了障碍物后宛若修罗神般的男人。
和傅西洲那道清冷嗜血的目光对上的一瞬间,庄泽桓不由得脊背发凉。
拔腿就跑。
看着庄泽桓落荒而逃的背影,沈南笙冷嗤一声。
“垃圾。”
傅西洲攥在她腕间的手紧了紧。
“你就喜欢垃圾,不是吗?”
沈南笙立即停下脚步,站在傅西洲的面前,抬起清眸,一字一顿道。
“我才不喜欢垃圾,对那畜生更没有半分感情。”
男人那双深邃的墨眸,落到女孩的眉眼之间,薄唇抿紧,像是在打量她话里所含的水分,是否能灌溉整片大西洋。
昨晚,为了和他离婚,不惜服用一整瓶的安眠药,以证明自己要离婚的决心。
今天看向他的瞳眸,却又饱含了撩人心神的缱绻柔情。
到底在搞什么鬼?
“你不喜欢垃圾,喜欢什么?”
沈南笙抬手抓着他温热的大手,嗓音软糯清甜。
“我喜欢你。”
傅西洲:“……”
我是,垃圾?
“傅爷,都处理好了。”齐修拎着邹导的脖领,从酒店走了出来:“已经通知了邹总来领人。”
被拖着的邹导贼心不死,余光再次瞥向沈南笙。
傅西洲捕捉到猥琐男的目光后,一脚踢向了他的胸腔。
“啊——”
邹导一口鲜血喷出,连牙都震掉了两颗。
“我的牙,我的……”
“傅爷,我……我知错了,我真不知道她是你的夫人,若是我知道,就算是我吃了熊心豹子胆,我也不敢碰她一根头发丝啊。”
“傅爷,您就留我一命……”
“我再也不敢了,求您饶了我吧。”
傅西洲冷淡的睨了趴在地上,被绳索捆住的男人,薄唇轻启。
“你确实罪不至死。”
“齐修,把他的眼珠子给我挖出来,扔到海里喂鱼。”
邹导听此,惨白的脸上堆满了惊恐,像个大肥蛇一样在地上慌乱游走。
“傅爷,我真知道错了……”
“别,别……”
“啊啊啊……”
“唔……”
两名雇佣兵下手稳准狠,一刀剜去了男人的双目,用胶带封住了他大喊大叫的嘴。
油腻猥琐的脸上剩下了两个血窟窿。
沈南笙看着满脸惨状的邹导,轻咬下唇。
不愧是全书最大反派。
够狠。
不过,她喜欢。
不多时,一辆黑色的凯迪拉克在酒店前停了下来,一位手提爱马仕限量款包包的贵妇身着时装周新款大衣走了下来。
身材婀娜有致,五官沉鱼落雁。
这应该就是前影后——邹莎莎,邹导同父异母的长姐。
和邹导的关系,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水火不容。
她还有一个身份,傅西洲地下钱庄的掌舵人。
也是傅西洲的青睐者之一。
邹莎莎面无表情的看了看趴在地上的男人,随即朝着傅西洲走来。
“傅爷。”邹莎莎的目光在沈南笙身上停留片刻,而后抬眸看向傅西洲:“您要的东西,我已经发到您的邮箱了。”
“这孽障,我这就带走。”
沈南笙挽过傅西洲的手臂,和邹莎莎四目相对,火药味十足。
“辛苦了,邹小姐。”
傅西洲感觉女孩身体的重心都贴到了自己身上,言语之间,似有些许的酸意。
他沉思片刻,还是配合了她。
把她的小手攥在掌心,望着邹莎莎的眸色沉了沉。
“邮件直接发给你的直属领导-齐修,你违反规定,越级上报,扣除本月全额奖金。”
邹莎莎:“……”
都是因为这个小贱人的挑唆。
若是没有这个小贱人的出现,傅太太的位置,迟早是她的。
心里虽是这样想着,表面仍浅笑颔首。
“是,傅爷。”
车上下来两名壮汉,抬起邹导,把他扔到了凯迪拉克的后备箱里。
邹莎莎咬紧牙关,转身乘车离开。
沈南笙望着女人婀娜的背影,不禁长叹了一口气。
早知道能穿越成沈南笙,她一定不会给自己写那么多情敌。
顷刻间,空中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雨水打在青石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整座城市似都因为这场雨的到来,而焕发生机。
她扬起明艳的小脸,天鹅绒般的眼睫被雨水打湿,眨了眨眼,拽着他的西服衣角,嗓音软糯清甜。
“老公,我们回家吧。”
傅西洲闻声,唇角扬起一道笑弧。
打开车门,看着后座上几份原主拟好的离婚协议,扬起的唇角顷刻间僵落,深邃的眸底似划过自嘲的笑,拿起离婚协议,嗓音低沉暗哑。
“急着回家,和我谈离婚吗?”
沈南笙闻声愣了一瞬。
原主还真是花样作死,车里都能铺满离婚协议!!!
来不及思索,直接答道:“不急,不急……”

第3章 不,你不饿
傅西洲垂眸,深邃的目光似乎要将沈南笙看穿,温热的气息挟裹着诱人的荷尔蒙味道,喷洒在她明艳的小脸上,语气冰冷。
“老爷子的身体状态好转之后,这个婚,我马上跟你离,在此之前,要钱要物,我都不会亏待了你,你用不着要死要活的,以命相逼。”
沈南笙一双明艳的狐狸眸堆满了无辜,娇软的声音带着无尽的祈求。
“咱不离婚,好不好?”
说完,葱白似的指尖拉动着他的衣角,讨好的晃了晃。
傅西洲看着这个温软乖张的女人,眉心微拧,秦叔说为了和这个婚姻抗争,昨晚她不惜服药自尽,现在反而一副求老公回心转意,受气小媳妇的姿态?
他抬手轻触她的额头,薄唇轻启。
“安眠药吃多了,伤脑。”
沈南笙:“……”
傅西洲偏过头睨了一眼齐修。
“带夫人去坐后面的车,顺便再送夫人去医院检查一下脑子。”
说完就坐上了面前那辆劳斯莱斯的后座,毫不犹豫的关上了车门。
沈南笙看着那辆劳斯莱斯驶离,轻咬下唇,暗道。
“追夫路漫漫啊,哎……”
齐修来到沈南笙的一侧,唇角微弯,做了个请人的手势。
“夫人,上车吧,医生已经约好了。”
沈南笙抬了抬眸,不解道:“去哪?”
真要带她去检查脑子?
齐修眉梢轻挑,说得很是含蓄。
“傅爷给您安排了常规检查。”
沈南笙连连后退,笑眯眯的摆手。
“我没病。”
齐修:“我不信。”
两个小时后。
齐修带着体检报告,送沈南笙回了傅园。
傅西洲坐在书房里,翻看了沈南笙的体检报告后,缓缓抬眸,骨节分明的手指轻敲着桌面,目光定格在她湿漉漉的毛衣上。
“去洗个澡换身衣服,让人看了,还以为我虐待你。”
他的嗓音清澈暗哑,不带任何感情色彩,不过到了沈南笙的耳朵里,就成了‘去洗个澡换身衣服,你病了,老子会心疼’。
沈南笙自行脑补了一番后,低低的笑了。
傅西洲:“……”
这个女人,吃错药了?
“老公,那我先去洗个澡。”沈南笙笑得人畜无害的,眼尾带着一丝勾人的光芒:“然后一起吃晚饭,齐特助也一起吧。”
说完,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向了三楼主卧。
傅西洲眸色沉了沉,看向齐修。
“这份诊断报告,确定没问题?”
“卫医生亲自给夫人做的检查。”齐修顿了顿:“应该是没问题的。”
傅西洲嗯了一声,开始处理公务。
——
“萧姨,麻烦您和厨房说,晚饭先别准备了,我想亲手给小洲洲做。”沈南笙悠然浅笑和萧姨打了招呼,走向了主卧。
萧姨被沈南笙巨大的转变,愣在了原地三秒。
少夫人叫少爷——小洲洲?
昨晚少夫人把自己关在房里,她送了晚饭都没吃,嘴里不停的重复着‘离婚’两个字,后来她再进房间送小蛋糕时就看到少夫人服了一整瓶的安眠药后,脸色惨白的倒在了地上。
要不是及时送医院,命都没了。
整个傅园都知道,少夫人是不愿嫁给少爷的。
这才不过一天时间,就有了这么大的改变?
还要给少爷做晚餐……
萧姨忽然想到了前些天在抖音上刷到的一条新闻:妻子因和丈夫发生争执,对丈夫怀恨在心,就每天下厨给丈夫做一桌子美食,每天都在菜里放些小剂量的毒药,几个月之后,丈夫悄无声息的毒发身亡。
思及此,萧姨不禁脊背一凉,打了个冷颤。
少夫人会不会是想效仿?
她立即赶往书房,把沈南笙的巨大转变,如实告诉了傅西洲。
傅西洲唇角扯了扯:“就按照她说的,厨房不用准备晚餐了。”
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女人到底要玩什么把戏。
沈南笙躺在浴缸里舒舒服服的泡了个热水澡,而后披着一件男士浴袍,踩着大船一样的拖鞋,走出浴室。
打开了一道玻璃门后,来到了衣帽间。
偌大的衣帽间里,挂满了男士的衬衫西装,以及夹克衫,没有一件女士的衣服。
沈南笙黛眉微蹙:“不是说,每个小说女主都有一个超级大的衣帽间吗?而且衣帽间里还挂着各大国际品牌,巴黎时装周的最新款衣裙包包……”
说完这句话,她不禁长叹了一口气。
“那是女主的待遇,是我这个小炮灰不配了。”
环顾四周之后,随意摘下了一件男士白衬衫,穿在了身上。
宽大的衬衫刚好遮到大腿根部的位置,又纯又欲。
换好了衣服之后,她想到书中傅西洲给原主准备过一个备用手机,就放在床头柜的第一格抽屉里。
原主从未使用过。
沈南笙带着好奇的心态,拉开了床头柜的抽屉,果然一个最新款苹果14pro暗紫色的手机出现了自己的视线中。
沈南笙拿起手机,打开了盒子,瞳眸一亮。
“早知道能穿书,我就应该把原主写成世界女首富的,每天的任务就是坐在钱上数钱,数到手软,再养一群帅哥,哈哈哈……”
她抱着手机,下载了几个购物App,用新手机号注册了账号后,选了几件新衣服加入了购物车,付款的时候,轻咬下唇。
卧槽,没钱!
“算了,先去给大佬做饭吧,买衣服的事,不急。”
沈南笙深知傅西洲的口味,花费三个小时的时间,做了一餐桌的美食。
前世,她就喜欢做饭,写作找不到灵感的时候,突破角色有压力的时候,她都会做饭,做甜点,这是她解压的方式。
久而久之,也练就了一身好厨艺。
小洲洲一定会喜欢吃的。
沈南笙端着最后一道菜,走向餐厅时,傅西洲刚好迈着矜贵的步伐,走了进来。
他的目光定格在女孩修长笔直,白到发光的大长腿上,喉结上下滚动,眸色沉了沉,立即关上了餐厅的门。
齐修看着突然关上的房门,愣了一瞬。
“傅爷,我还在外面呢。”
傅西洲:关的就是你。
“你可以下班了。”
傅西洲暗哑的声音透过房门传到了齐修的耳中。
齐修无奈的笑了笑:“傅爷,您忘了,夫人叫我一起用晚餐的。”
傅西洲:“你不饿。”

第4章 不怕我毒死你?
齐修:“……”
那我可能是,不饿吧。
沈南笙放下手中的餐盘,回眸看向迎面走来矜贵清冷的男人,唇角微弯,脸颊的笑窝明媚荡漾,眸底流光溢彩,
“来得刚好,还想下楼叫你呢?”
说完,她歪头朝傅西洲的身后看了看。
“齐特助没来吗?”
“下午回来的时候,他说肚子饿了的。”
书里齐修和傅西洲情同手足,在半年后欧洲的商战中,齐修用身体为傅西洲挡下了子弹,死于枪下。
对大佬如此有情有义的角色,她也就多关心了几句。
傅西洲原本阴沉的脸,此刻更黑了几个度,他深邃清冷的目光落到了女孩清澈的眉眼之间,寒声问:“既然这么关心他,不如你给他打个电话?”
沈南笙微微点头,拿起手机,看着空空如也的通讯录,扬起下巴。
“老公,我没有他的电话号码,你手机给我,我存一下。”
听了沈南笙的话,傅西洲舌尖顶了顶后槽牙,一股无名火在胸腔里,上不去下不来。
见傅西洲神色有异,沈南笙眉梢微动,笑得奶甜。
“你,吃醋了?”
傅西洲不屑嗤笑了一声,在餐桌的一侧坐了下来。
“沈南笙,你以为你是谁啊,我会吃你的醋?”
沈南笙哦了一声,把她想留齐修号码的原因解释给他听,原本这条追夫路就已经望不到尽头了,她可不想再手动设置路障。
“我想留齐修的号码,只是想以后找不到你的时候,能通过他联系上你,留他一起吃晚饭是因为他的工作尽职尽责,作为你的妻子,我想对他表示基本的感谢,仅此而已。”
傅西洲听此,唇角细不可查的翘了翘。
随后,他的目光又落到了女孩的白衬衫上,隐约能看出,她此刻没穿内衣。
瞬间,耳廓浮上了两抹红晕。
“咳咳……”他掀了掀眼皮,清冽出声:“以后,别这么穿。”
沈南笙沿着他的目光垂眸,看着自己身上的白衬衫,立即抬手挡在了胸前,一副警告流氓的眼神。
“你往哪看呢?”
说完,才回过神来。
他们是夫妻,就算多看她几眼,好像也不算流氓。
急于给大佬做晚餐,得到大佬的好印象,忙碌了三个小时后,就忽略了自己的着装。
她低声说了句:“好在齐修没来。”
傅西洲收回目光,看向餐桌上琳琅满目的晚餐,薄唇轻启。
“都是你做的?”
沈南笙缓缓放下了手臂,抿了抿唇,抬起自己的双手,戏精上身的她眼含薄雾,可怜兮兮的说。
“不然呢?你看,还烫了好几个泡呢。”
她从不是个娇气的人,平时做饭经常烫到手,早就习以为常了。
但她深知套路往往得人心的道理。
这些细微的烫伤,一定要发挥它们的余热。
见傅西洲没说什么,她又戏精的补了句。
“疼……”
傅西洲:“……”
还真是娇气。
起身拿来了烫伤膏,在她身旁坐下,清澈的话自喉咙里溢出。
“手伸出来。”
“好。”沈南笙眸底划过一抹得逞的笑,极为配合的伸出了双手:“你轻一点。”
傅西洲:“话那么多,你自己上。”
沈南笙立即闭上了嘴巴,抬手在红唇前做了一个拉链的手势。
傅西洲拉过她的小手,动作轻柔的为她涂抹烫伤膏,沈南笙的皮肤极其白嫩,是白到发光的那种,两只手背上的三个红点尤为明显。
上完药之后,傅西洲垂眸吹了吹她的手背,沈南笙看着他,轮廓利落分明的侧脸,心如鹿撞。
这个男人,好温柔啊。
“还疼吗?”
沈南笙摇了摇头,笑嘻嘻的说:“老公吹吹就不疼了。”
傅西洲唇角微扬,但还是把她涂过烫伤膏的手,放了回去,散漫的说了句。
“那你还是疼着吧。”
随后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沈南笙:“……”
攻略大佬,绝非易事。
不过,我这人,生来越挫越勇。
她盛了一碗牛尾汤放到了傅西洲的面前。
“我熬了三个小时,尝尝味道怎么样,大补的。”
傅西洲睨了碗中的汤,想到了萧姨的话,微微蹙眉。
沈南笙:“其实我厨艺还可以,你倒也不用这么,宁死不屈的。”
傅西洲自喉咙里溢出了一声冷笑。
“我说过,等老爷子的身体状态平稳些后,我会跟你离婚的,你就这么迫不及待?”
沈南笙一愣。
“嗯?我花了三个小时给你熬牛尾汤,还有错了?”
她璀璨的狐狸眸对视上了傅西洲的深邃的桃花眸时,瞬间明白了他话里的用意。
“噢,明白了,你是觉得我会在汤里给你下毒,是吧?”
傅西洲就那么定定的看着她。
沈南笙气急,起身端起傅西洲面前的牛尾汤一饮而尽,又每种菜品各夹了一口,全部吃了下去,冷嗤一笑。
这种被人冤枉的滋味,如鲠在喉。
“狗咬吕洞宾。”
“没什么好说的,你就当我下毒了吧,我不仅想毒死你,还想毒死我自己,我就是个毒妇。”
说完又把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潇洒的走出了餐厅,径直回了主卧,把门反锁。
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丝毫不拖泥带水。
回到房间找出了原主以前玩的飞镖,把镖盘挂好,瞄准,连续射击,镖镖击中准心。
“啊啊啊……气死我了。”
“傅西洲,你良心被狗吃了???”
“不,你根本就没心,像你这种人,就不应该有老婆。”
“居然怀疑我会在菜里给你下毒,老娘要想毒你,还用费这么大力气?我会直接把你嘴掰开,把药给你灌进去……”
……
傅西洲看着一桌子用心准备的美食,想到了刚才女孩刚刚一副被冤枉,有苦难言的模样,神情有些复杂。
好像真的错怪了她。
他盛了一碗汤,喝了下去。
又尝了尝其他盘子里的菜,味道出乎意料的好。
都是他平时喜欢的,做法不同于家里厨师,另有一番风味,味蕾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后,思来想去,走向了主卧。
毕竟她是老爷子选中的人,即使没有感情,关系也不好弄得太僵。
更何况,错在他。
他来到卧室外,敲了敲主卧的门,顿了顿,随即开口。
“那个……你别生气了,其实你的厨艺还不错,剩下的,我……都吃了。”
沈南笙坐在柔软的大床上,抱着抱枕,专心玩着羊了个羊,听着他的话,其实气已经消了。
原主以死抵抗,为了离开他,不惜自杀,哪里是她一顿饭就能让他放下对自己的成见的。
但她深知,爱情从来都不是,一味的顺从和讨好的道理。
适时的小脾气和撒娇也是必不可少的。
故作生气的姿态对着房门方向冷嗤:“不怕我毒死你?”

第5章 去洗澡吧,我等你
傅西洲薄唇抿了抿,眉心微拧。
此刻,沈南笙用尽了最后一次求助机会,看着屏幕上最后几块完全不同的图案,烦得不行,乱点一气之后,看着【槽位已满】四个字,扔掉手机,崩溃的抓了抓头发。
前世她就没能过第二关,这一世还是卡在了第二关。
须臾,她看着房门的方向,眸底划过一抹幽茫,立即跳下床,开了门。
傅西洲挺拔颀长的身姿立于门外,眉眼冷淡隽逸,见到沈南笙探着脑袋开门后,淡淡开口。
“谢谢你的晚餐,味道还不错。”
沈南笙眉眼微挑,举起手机,语气不卑不亢的。
“把第二关过了,我就原谅你。”
傅西洲睨了她的屏幕一样,低低的嗤笑的一声,自喉咙溢出了两个字。
“幼稚。”
沈南笙:“你不会是怕过不了,丢脸吧?”
傅西洲靠近了一步,眼睫微垂,带有压迫性的目光看着她,俊脸下移,诱人的荷尔蒙气息紧紧包裹着沈南笙。
沈南笙心如鹿撞,脸颊微微泛红,天鹅绒般的眼睫轻颤,吞咽了一下口水。
“你想干嘛?”
傅西洲抬手从她身后的掌心接过手机,慢条斯理的挑眉,一字一顿道。
“帮你过第二关。”
看着女孩绯红的小脸,他又补了一句。
“不然,你以为呢?”
沈南笙:“……”
我以为你要亲我。
⁄(⁄ ⁄ ⁄ω⁄ ⁄ ⁄)⁄
“我以为,你要拿手机啊,嗯,就是这样。”
说完,把傅西洲请进了卧室,指了指沙发。
“这个小游戏看似简单,实际上很考验智商的,你坐下来慢慢玩吧,当然我也不是小气的人,如果你能诚恳的跟我道个歉,即使过不了,我也能原……”谅你。
话音未落,傅西洲就把手机放到了她手里,慢条斯理的挑眉。
“给。”
沈南笙接过手机,看着屏幕上恭喜过关的字样,不禁瞪大了瞳眸。
“你练过?”
傅西洲漫不经心的说了句。
“这,需要练?”
沈南笙:“……”
此刻,我就像一个智障。
傅西洲从西装裤口袋里拿出一张黑卡,递给了沈南笙。
“家里没准备你的东西,需要什么尽管去买,没密码,有任何需要随时跟秦叔,或者萧姨说,他们都会帮你处理,在办理离婚手续之前,你可以一直住在这间卧室。”
听此,沈南笙蹙了蹙眉。
傅西洲看着她一副受了委屈的表情,薄唇轻启。
“当然,你有什么要求,也可以提,能配合你的,我也会尽量配合。”
沈南笙的小手勾了勾傅西洲的手指,扬起明艳的小脸,嗓音清甜软糯。
“一定要离婚吗?”
女孩的指尖在触碰到他大手的刹那,宛若带着丝丝电流,由他的手心蔓延到心脏,一种微妙的感觉,在两人之间弥漫开来。
傅西洲看着女孩清澈的明眸:“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沈南笙眉眼坚定道:“谁说我想要离婚了?我不想离婚,我只想要你。”
傅西洲扯了扯嘴角。
“领证后,是谁说纵使我给座金山也不稀罕,对我只有厌恶,还说只要有一口气在,就会和这桩婚姻抗争到……”
沈南笙踮起脚尖,抬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对着男人清凉的薄唇就覆了上去。
温热暧昧的气息交换,室内的气温不断攀升。
沈南笙用生涩的吻技,表达着自己对他的真诚。
这种情况,说一万句,也不及一个切实的行动。
五分钟后,沈南笙勾着他的脖子,往男人精瘦有力的腰间一跳,两条修长笔直的腿紧紧的盘了上去。
她眨着一双流光璀璨的美眸望着他,坚定道。
“当时我脑子进水了,吃错药了,被人下降头了,那不是真正的我。”
“现在的我,才是最真实的我,忘掉那个无脑的沈南笙,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傅西洲:“……”
你现在才像是让人下降头了。
“沈南笙,你认真的?”
沈南笙紧了紧勾在他脖子上的手臂,娇嗔道。
“叫我笙笙。”
傅西洲唇角微扬,眸底浮上了一抹欲色,抬手拖住了她。
“你就打算一直挂我身上了,嗯?”
“怎么……”沈南笙一只手勾着他的脖子,另一只手的指尖慢慢划过他的喉结,意味深长ˢᵚᶻˡ的说了句:“你不愿意?”
这微妙的动作,加上她温婉撩人的嗓音,就似一粒火种,引燃了傅西洲心底的浩瀚宇宙。
他深邃的墨眸望着她,薄唇撩起一抹痞帅的弧度。
“我现在要去洗澡,你也跟着?”
沈南笙抿了抿唇,思索了片刻:“我没问题,你行吗?”
傅西洲:“……”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不行。”傅西洲俯身把她放到了床上:“你自己玩会儿游戏,益脑。”
沈南笙:“……”
傅西洲转身朝着浴室走去。
“等等。”沈南笙叫住了他:“老公,有两件事,我需要你帮我。”
傅西洲回眸,定定的看着她。
沈南笙起身踩着大了不知多少个码的拖鞋,走向傅西洲,抬眸望着她。
“第一件事,我需要你帮我换个经纪人。”
傅西洲嗯了一声:“简单。”
“第二件事,爷爷给沈家的那张卡,我需要你帮我冻结。”沈南笙眼睫轻颤:“最好现在就冻结。”
傅西洲看着她一脸真挚坚定的模样,愣了一瞬,意味深长的说了句。
“你跟你爸妈,有仇?”
沈南笙沉思片刻,随即漫不经心的笑了笑。
“算是吧。”
沈南笙没多说,傅西洲也没多问,只是拿起手机,拨通了齐修的电话,让他照此办理。
这两件事都办妥之后,他放下手机,似是在请示老婆的意见。
“现在,我可以去洗澡了吗?”
沈南笙勾了勾手:“你头低一点。”
傅西洲蹙了蹙眉,但看着小姑娘一脸人畜无害的奶甜笑容,还是配合她弯了弯腰。
沈南笙的红唇凑近他的耳畔,嗓音软糯撩人。
“昨天的新婚夜,你出差了,今天是不是该补回来呢?”
说完,吧唧一口亲上了傅西洲轮廓利落分明的脸颊。
“去洗澡吧,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