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柚温景洐

第1章 穿成恋综黑料女嘉宾
【左柚太恶心了,能不能让她赶紧下车啊!】
【明知道凌霄不喜欢她,还眼巴巴往跟前凑,她都不要脸的吗!】
【而且明明节目里凌霄是给兰青羽留的纸条,人家都要绑定CP了,她非要横插一脚,这跟做小三有什么区别!】
【左柚小三实锤,滚出娱乐圈!】
.....
阳光洒满金色的海滩,左柚悠闲的躺在椅子上,纤长白皙的腿换了个姿势,侧躺着继续看屏幕上的文字。
结果看来看去还是这些,无一例外的是在骂“左柚”当小三抢男人不要脸的。
真是没有新意啊。
她悠悠叹了一口气。
“真无趣”。
说着便将屏幕关掉。
本以为穿越到新世界的生活能够更有趣一些,没想到还是一样的无聊。
早知道这样,她还不如留在星际继续当她的小公主呢。
只不过当时看了一本远古蓝星时代的言情小说,对这世界产生了兴趣,随便念了句要是能去这世界里玩一玩就好了。
结果没想到她那张嘴就跟开了光似的,下一秒就穿到了这本书里。
并且她穿的不是女主角,而是因追求男主而被全网爆黑的花痴女配。
在看到男嘉宾凌霄的第一眼,原主便对他一见钟情,开始积极地争取凌霄的喜欢,企图吸引他的注意力。
可惜的是凌霄对她并不感冒,他更喜欢清纯温柔小鸟依人的女生。
而原身则是长腿细腰、高鼻梁大欧眼,深邃的五官还能看出几分异域气息的浓颜大美女。
一个美的小家碧玉,一个美得肆意张狂。
两者根本不是一个类型。
而原主凑上去的行为也让凌霄感到厌恶,觉得她不矜持,不检点,在节目中多次开口让原身学会尊重他,甚至直言不讳的说他不喜欢女人倒追男人的行为,觉得很掉价。
他说真正优秀的女孩子就像是路边的百合,总会有识香的人愿亲手去采摘。
他的一干粉丝们听到偶像这么说,仿佛凌霄话里说的优秀的百合就是她们一样,纷纷表示对左柚这种不知检点的女人的不满,开始不留余力的骂她,黑她。
甚至还有不知实情的路人也因为粉丝们的恶意宣扬而觉得“左柚”这种姑娘不安分,不是好女人。
最后传下去的就是“左柚”水性杨花,是个坏女人,还成了抢别人男朋友的小三了。
但其实原身不过是遵循了节目的宗旨,喜欢就上,在对方没有真的绑定CP之前,都可以大胆的努力的争取。
左柚扶额,真不知道这群网友的脑子是由什么组成的。
是眼前这碧蓝一片的海水吗?
明明仔细一想凌霄的话,就能发现全都是毛病。
女孩子主动追求爱情难道就叫掉价了吗?
还什么优秀的女孩子是百合,等着别人去摘。
heitui!
这不就是妥妥的大男子主义吗!
他们星际时代早就没有这样恶臭的大男子主义了,没想到会在这里,在这个所谓的“男主”身上看到如此落后愚昧的思想存在。
左柚真想撬开原身的脑袋,看看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不,或许带她去看看眼科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若是眼睛没问题的话,也不可能在垃圾堆里找男人了。
“左柚,导演叫我们去别墅集合了。”
身后传来一道温温柔柔的女声。
左柚缓缓睁开眼往声音来源处看了一眼,便看到穿着一身白色及膝长裙的兰青羽。
她正笑容温和的望着自己,像个好脾气的邻家小姐姐。
身后跟随她的是满脸写着不耐烦的凌霄,还有一台正在直播的摄像机。
左柚身下的沙滩椅很大,刚好可以将她整个人包裹住,而凌霄和他身后的摄影师站的位置也恰好望不到她的全身。
反倒是站在前面的兰青羽看到左柚身上穿着的着装。
那是一套带有蕾丝边元素的黑色套装的泳衣。
上半身是黑底白边的泳衣,下面是一条只堪堪到左柚大腿的短裙,边缘处皆有蕾丝做点缀,性感的同时也不失可爱。
在泳衣的衬托下,白皙的锁骨更加的清晰,盈盈一握的腰肢也似泛着光的白玉,更别提那一双又细又白又直的大长腿,简直是腿控的福音。
该瘦的地方瘦,但该丰满的地方也超标的合格。
那姣好的身材,就连兰青羽一个女生看了也生出嫉妒。
眼中闪过一抹妒意,兰青羽心思一动,故意夸张的捂住嘴,惊呼。
“左柚,你,你怎么穿这么,这么少啊!”
她知道凌霄一直觉得左柚不检点,若是要让凌霄看到左柚现在穿成这样的话,恐怕更厌恶了吧。
她那震惊的模样,仿佛左柚穿的不是泳衣,而是啥也没穿。
果然,听到她这么说,凌霄的面色更难看了,厌恶得直接背过身去,仿佛多看左柚一眼就是玷污了他一样。
而兰青羽的声音也刚好控制在直播间的观众们都能听到的地步。
听到兰青羽的惊呼,直播间的观众们沸腾了。
【呵呵,果然左贱人就是浪荡啊,光天化日之下还是在录节目呢,就能这么马叉虫!】
【太不要脸了吧,她是不是把这沙滩当自己家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这里还有那么多人,她真是一点都不懂尊重两个字怎么写!】
摄影师也很激动。
他一直觉得左柚是几个女嘉宾里面长得最好看的,而且现在还肩负着维持直播热度的重任,他当下便往前走了一步,将躺在沙滩椅上的左柚全部拍入了镜头。
结果大家看到的就是穿着泳装慵懒躺在椅子上的左柚。
虽然全身大半部分肌肤都露在外面。
嗯,但关键部位还是遮住了的。
再者这里是海滩,穿泳衣好像也并不觉得奇怪。
要真说哪里觉得违和的话,大概就是和旁边穿着长及膝盖白裙的兰青羽作对比了。
【算她还要脸,知道穿衣服!】
【这也叫衣服?这就是几块布吧?】
【看看我家青羽,知道这是在录节目,哪怕再热也不会衣不蔽体的出现在镜头前,左柚真不知羞!】
弹幕上几乎全都是在骂左柚的,但零零碎碎也夹杂着几句不同的声音。
【咳咳,别的不说,左柚的身材我爱了,呜呜呜。】
【明明腰这么细,她居然还有马甲线!】
左柚可不知道直播间里又有人骂她不要脸了。
慢吞吞的起身,粉白圆润的脚趾踩在沙滩上的时候,她发出一丝细微的“嘶”声。
沙子太烫了。
把她的脚都烫不舒服了。
左柚不爽的扁了扁嘴,随后目光在面前的三人身上顿了顿,最后落在了摄影小哥身上。
她深知自己什么样的表情才会让人不忍拒绝她的要求。
因此左柚眨眨眼,大眼如星辰般闪烁,忽闪忽闪的看着摄影小哥,可怜兮兮的道:“摄影小哥,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摄影小哥顿时招架不住了,只觉得被左柚看的那一眼他浑身都酥软了。
连什么忙都没听到,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好!”
左柚抿唇一笑,“帮我拿一双拖鞋来好不好,地面太烫了,我脚疼。”
摄影小哥的视线下意识的落在左柚那双莹白的小脚上,一个使命感袭来。
这脚这么嫩这么白,走在路上可不得烫坏吗!
不行,他得去帮左柚拿拖鞋!
刚好旁边有放置摄影机的架子,他便将摄影机放好便往别墅跑了。
看到摄影小哥那殷勤的模样,兰青羽一愣。
她完全没想到摄影小哥竟然会答应左柚这么无理的要求?
“左柚,你......”
她刚想说什么,左柚开口打断她。
“回答一下你刚刚的话,我怎么穿成这样?这里是沙滩,我在海边穿泳衣很奇怪吗?”她似乎是真的很不解,目光在兰青羽身上打量几下。
“反倒是你,现在室外温度可是三十多度接近四十度,你穿一身白色的棉质裙真的不热吗?”
而且还是那么长,几乎快将兰青羽整个人都给包裹起来的长度。
兰青羽没料到她会问这个问题,差点没窒息。

第2章 你这沙滩裤挺凉快的嘛
她不热吗?
她当然热。
之前在别墅里有空调吹着还好,但是到外头来才知道这日头到底有多大,温度有多高。
光是从别墅到沙滩这短短的几十米距离,她鼻尖就冒出了丝丝薄汗。
她本身也是个爱出汗的体质,要是再继续在这里顶着大太阳站下去,后背的汗肯定会浸湿裙子的。
只是她知道凌霄喜欢女孩子穿一袭白色长裙的清纯模样,所以她才咬牙在这烈日天气穿上了这么长的裙子。
现在被左柚点出来,她只觉得面色一阵发烫,好像自己的那点小心思被她发现了似的。
【我也一直想问了,兰青羽穿这么长裙子真的不热吗......】
【仙女都不怕热的好吗!没看到我们青羽一点汗都没出吗,只有像左柚这种不知羞耻的女人才会穿的这么少,故意勾引人,yue!】
【666,楼上的怕是看不到你们家主子鼻头都冒汗了,这还不热?】
节目组花巨资打造的超高清摄像头精准无误的将兰青羽鼻尖上的汗珠拍下,成功的打脸了上一秒还在说兰青羽没出汗的粉丝。
【笑死,这么看左柚还挺坦诚的,反正换我在这种鬼天气是绝对做不到穿这么多衣服的,我怕自己没被晒死先被自己闷死了。】
【有什么好笑的,我们青羽穿戴整齐这是有礼貌,哪里像另一个一样,不过就算左柚脱光了站在凌霄面前,估计他也不会多看她一眼,哈哈哈】
旁边的凌霄似乎察觉到了身旁兰青羽的窘迫,转过身刚想帮她训斥左柚让兰青羽出气。
结果视线落在左柚身上的时候,不由得一愣。
他不承认自己因为左柚的打扮心中闪过片刻的愣怔,和惊艳。
皱了皱眉,视线从左柚完美的身材移到脸上,看到那张熟悉的让他厌恶的脸,凌霄才冷静几分。
“左柚,你的语气一定要这么阴阳怪气?你以为谁都喜欢和你一样穿的衣不蔽体,有伤风化吗?”
“青羽宁愿自己热一点闷一点也要照顾大多数人的感官,这样的忍耐和体贴,你根本连她的半分都学不到!”
啧啧。
如果他说这话的时候自己身上穿的不是宽松T恤加沙滩裤的话,就更有说服力了。
左柚觉得好笑,也真的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凌霄一愣,随后脸色难看的皱起眉。
他从左柚眼中看到的好像是嘲笑。
左柚收敛了笑容,无辜道:“我只是觉得你今天的这条沙滩裤挺好看的,应该也挺凉快的吧,看到你穿得这么舒适,我替你感到开心。”
凌霄一噎。
他似乎从左柚的话里听出了嘲讽?
她是在嘲讽他嘴上说着端庄却同样穿了沙滩裤吗?
不,不可能的。
左柚那么喜欢自己,怎么可能阴阳怪气的对自己。
他更倾向于她是在暗搓搓的夸自己这一身打扮很帅。
可她的夸赞让他觉得恶心。
但无论如何,他也不打算再跟左柚说话了。
刚才跟她说了那么多句话已经是他的极限,是一种恩赐了。
所以哪怕再恶心再生气,他也不想再跟左柚这个疯子废话。
凌霄毫不避讳的拉住兰青羽的手,冷冷说道:“我们走,导演的消息已经带到了,不用管她。”
兰青羽见凌霄待她依旧很好,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佯装纠结的问道:“那我们不用等左柚了吗?”
凌霄冷漠转身:“不用,反正她有的是人献殷勤。”
结合着他的语气,不难听出凌霄是在嫌弃左柚会勾引人。
兰青羽低着头,嘴角悄悄露出一抹微笑。
然后两人牵着手离开,背影如同一对璧人。
【哎,虽然知道哥哥是在录节目,但是看到他牵了别的女人的手,我还是好嫉妒啊啊啊!】
【放心吧,哥哥当初答应过我们,不到退圈的时候不会谈恋爱的,一心都会放在工作上,我们要相信他!】
【对,相信凌霄哥哥,他不可能骗我们的!】
左柚在原地继续等了一会,摄影小哥才将拖鞋拿来。
左柚感激的朝他道谢,弄得摄影小哥脸红红的。
“不,不用,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之前没怎么近距离和左柚接触过,听到的传闻都跟网上看到的差不多。
但是现在一看,其实左柚人还不错。
至少很有礼貌。
因此他对左柚的看法有所改观。
别墅内。
一个戴着眼镜穿着白衬衣的男人正站在料理台前处理着食材。
余光注意到进门的只有凌霄和兰青羽的时候,他忍不住问道:“她不进来吗?”
这个她指的是谁,不言而喻。
兰青羽刚想开口解释一下,凌霄快一步说出口。
“忙着在外面招蜂引蝶呢!”
眼镜男人一愣。
不知道是不是他意识出了问题,他怎么觉得从凌霄的口中听出了一丝不满,和嫉妒呢?
兰青羽听了这话,眉心一跳,赶紧补充道:“是左柚的拖鞋忘在别墅了,所以拜托摄影小哥去取了,她说外面的地面太烫,光脚走着疼。”
“切,真是贱人就是矫情。”一个穿着嘻哈套装的男生,一边玩着游戏一边吐槽着。
“她真当自己的脚是豆腐做的吗,还嫌弃烫得疼,我还以为她的脚跟她脸皮一样厚呢。”
男生叫程鹤,新生代演员,从小童星起步,到现在已经入圈十余年,是个实打实的实力派演员。
不过演技没的说,就是这脾气,用他粉丝的话来说,那脾气都是只有一个字形容——狗。
不会说话就算了,还一说话就气人,有关他的无数黑料都是他口无遮拦的说话得罪别人造成的。
不过他这性子黑粉多,死忠粉更多。
粉丝们都觉得他这是性子真诚,不做作,不像有的明星一样台上一个样台下一个样。
眼镜男,也就是白与安,新锐科技公司的总裁,听到程鹤这话之后虽未附和,但微微拧起的眉头和频频望向门口的动作也彰显了他的不耐烦。
显然他也觉得左柚是太小题大做了。
看到整个屋子里三个男嘉宾都对左柚的印象越发的差,兰青羽心里的石头落地。

第3章 左柚,这辈子你输定了
她低着头,极力克制住上扬的嘴角。
回想起上辈子她和左柚一块参加节目,但是两人的结局却完全不同,心里的戾气再次升起。
上辈子,左柚凭借姣好的面容,一出场便得到了几个男嘉宾的注意和观众们的喜欢。
而她因为长相稍逊,哪怕自认为谈吐性格都比左柚好,但在节目中一直没什么人气。
她心里不甘,因此后来想尽办法制造机会和男嘉宾们接触,甚至不惜买通节目的一个工作人员让他帮自己将男嘉宾引过来,谁知道却恰巧被正在直播的左柚发现,她的计划顿时曝光。
自那之后,她便被冠上了心机女的骂名,节目的观众们,甚至网上不少的网友都顺势黑她骂她,节目组也因为这次的恶劣影响将她赶出节目。
而离开节目后,现实中的朋友同事们也因此疏远她对她指指点点,严重的影响了她的生活。
最后她得了抑郁症,一辈子郁郁寡欢含恨而终。
而所造成她苦痛一生的一切,全都是来自左柚!
如果没有左柚故意在那直播,将自己的一切播出去,她会沦落到那种地步吗?
左柚这个恶心的女人,她才是最有心机的!
因此临死之前,兰青羽咬牙发誓,如果有下辈子,她一定要让左柚也尝尝她所经历的痛苦,让所有人都知道她的真面目!
好在老天爷可怜她,竟然真的让她重生了。
重生后,兰青羽借助上辈子的记忆,想尽办法,终于让左柚成了万人嫌的存在!
现在虽然才录制到节目的第一期中部,但左柚的名气已经这么差了,她不相信左柚还能逆风翻盘!
左柚,这辈子你输定了!
几人谈完左柚的话题之后,便默契的不再提起这个人。
另外的两个女嘉宾在楼上洗漱,她们俩刚才一块帮着洗菜切菜,没想到被一只还没死的小墨鱼给吐了一身的墨,最后只能无奈的上去换衣服了。
兰青羽和凌霄进门之后,两人也刚好下来。
短发的是投行精英刘悦,扎着两个双丸子头俏皮可爱的是偶像练习生霍婉婉。
“咦,景洐前辈不在吗?”霍婉婉好奇的打量四周。
兰青羽柔声笑道:“可能温老师又去钓鱼了吧。”
【哈哈哈,老温老干部实锤了。】
【也就温老师能把恋综活生生变成养老节目了,真是没谁了。】
【想看温神盛世美颜,为什么切换不到他的直播间啊,哭哭。】
《恋爱这件事》这档恋综给每位嘉宾都分配了一名跟拍摄影,每个嘉宾都也都有单独的直播间。
而除了单独的嘉宾直播间以外,还有一个主直播间,比如现在他们所处的别墅大厅,像这种公关区域的直播,一般是二十四小时开启的。
而嘉宾们的私人直播间则只需要播满一定的时常就可以自行决定要不要继续播下去。
温景洐大概是里面最不喜欢直播的一个。
每天在别墅蹭镜头蹭满相应的时长之后,便直接关闭直播间自由活动了。
因此他的粉丝们每天都只能在主直播间里看到他的身影,亦或是从别人的直播间里翘首以盼看看能不能看到个背影还是侧影什么的。
别提多心酸了。
但饶是如此,温景洐的粉丝却只多不少。
十八岁进娱乐圈,十年期间影视歌三栖大满贯,无数奖项拿到手软,偏偏这样的人还没有半点绯闻,全靠实打实的作品获的粉丝的喜好。
不管是长相身材,甚至是人品气质,样样挑不出差错。
粉丝们都不管他叫哥,直接叫他神。
这样的明星在现如今的娱乐圈也只有他一人了,
这几年温景洐已经有退居幕后的倾向,不过这次的恋综节目是因为以前承过导演的情,所以来凑人头增加热度。
可以负责任的说,这档节目百分之七十的流量是温景洐带来的。
至于引流之后的事,那就跟他没关系了。
毕竟现在观众们每天看其余的几个嘉宾你争我抢,什么明褒暗贬啊,其实也挺有意思的。
屋内几人谈到温景洐的时候语气都不自觉激动起来,也很投入。
投入到左柚进屋了,甚至上楼换了身衣服再下来都没发现。
一直到一声清丽慵懒的嗓音响起。
“我觉得他长得挺有味道的。”
左柚摸了摸下巴,想到原身印象中远远看过的那一道身影。
不得不说,好像是这几个男嘉宾里面她唯一觉得顺眼的人。
至于其余几个。
什么精英幼稚男,什么英俊少年,什么俊美偶像,都是在是入不了她的眼。
一般,太一般了。
正在侃侃而谈的几人全都愣住。
转身一看。
才发现竟然是左柚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他们身后的沙发上,然后听见了他们的谈话。
程鹤的反应最大最快。
“你偷听我们说话?左柚你烦不烦啊!”
左柚好奇的看了他一眼,随后迟疑道。
“如果你是指你的分贝高到我在楼上都能听得一清二楚的程度是在说悄悄话的话——那我姑且算偷听吧。”
她这是在说自己嗓门大?
程鹤脸色一黑,“你什么意思?你骂我声音大?”
左柚更无辜了。
“没有啊,嗓门大难道不是什么优点吗,比如你要是去闯歌坛的话应该很有前途,肺活量也不错,嗯,真的。”
听到这话,程鹤罕见的没再呛声,反而怀疑的看着她。
“你真觉得我适合去唱歌?”
左柚真诚点头。
连话筒都不用的那种。
“哼,没想到你还有点眼光,算了,这次就原谅你了。”程鹤傲娇的仰起头,不再管左柚。
除了程鹤的经纪人之外,没有人知道程鹤最大的梦想其实不是成为演员,而是一名歌手。
起初他在娱乐圈已经小有名气的时候曾经央求过经纪人让他去试试转型当歌手,实在是不行的话过把瘾也行。
结果经纪人也是个年轻的,根本不知道程鹤歌喉的杀伤力。
最后以带他到一个朋友的录音棚去录音然后哭着被朋友送走为结尾。
自那之后,经纪人严厉拒绝程鹤在公众场合唱歌。
用他的话来说,你唱一次粉丝掉一百万都不止。
所以唱歌,并且梦想成功歌手,成了程鹤心里永远的梦。
虽然他也不知道左柚到底是故意讨好他还是真的那么认为,但至少她刚才的话他听得开心,那他就可以放她一马。
而旁边的兰青羽显然没想到这一次程鹤竟然只说了这么两句就不继续怼左柚了。
她还等着一会继续看左柚被怼哭丢脸跑开的场景呢。
兰青羽勉强笑了笑,默默在旁拱了一把火。
“其实刚才程老师的声音不大,可能是我的嗓门大了一些吧,如果吵到左柚你的话我先在这里说声抱歉了,但我们刚刚只是在讨论温老师,如果你想加入的话可以直接过来的,不用在背后坐着,我们都很欢迎你......”

第4章 从重生开始谋划
这话一来又暗暗提醒了程鹤一番左柚刚才说他嗓门大吵,二嘛,则是意指左柚在背后听不够光明正大。
一旁的女投行精英刘悦不露痕迹的看了兰青羽一眼。
节目录制这几天,她能敏锐的察觉到兰青羽并非表面 上看起来这么温柔善良,实际上每次左柚突然被指责的事情都跟她脱不了关系。
比如这一次。
兰青羽简单的几句话便能够再次挑起程鹤的怒火,接着应该就是程鹤继续怼左柚,而左柚说不过程鹤,然后哭着离开。
最后在网上又传出一个“矫情造作”和“偷听讲话不礼貌”等等恶名。
不过她和左柚甚至是兰青羽都不熟,并不想管这件事情。
她只是想来这个节目带薪休假的。
可惜让她意外的是,这一次程鹤并没有如她,甚至是兰青羽所预料般继续朝左柚发难,而是摆摆手。
“我觉得我嗓门大还挺好的,肺活量足,我平时居然都没有意识到,难道这就是我的天赋......”
程鹤一个人在那碎碎念,没人懂他在说什么。
兰青羽傻眼。
再看看左柚。
她当然也听出来兰青羽在暗讽她的话了,可是她才懒得搭理她。
像兰青羽这样的人,越搭理她她越蹦的欢,无视是对她最好的处理办法。
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
左柚摸了摸自己瘪瘪的肚子,她饿了。
“我们今天中午吃什么呀。”
左柚好奇的往厨房那边张望了一眼。
在左柚所处的星际,虽然科技发达,人类进步,但是随着环境的破坏,食物也进行了更迭。
她只在古书记载和影视资料中看到过传说中的米饭和绿色蔬菜,乃至海鲜肉类等等。
在他们那,吃的最多的营养液,各种口味的营养液。
左柚早就吃腻了。
所以来到这个地方,除了无聊一点之外,美食好像还不错耶!
今天负责做主菜的是白与安,他推了推眼镜,解释道:“今天的午饭是虾仁蛋炒饭配红烧墨鱼,还有蒜蓉青菜和紫菜汤。”
其实都是比较普通的饭菜。
毕竟是在海边,还是以海产品为主。
这些东西近几天轮着换来换去各种花样的吃,其实嘉宾们都吃腻了。
但左柚一听到这些只在传说中出现过的食物,却咕咚一声咽了咽口水。
口水声太清晰,太响亮,以至于屋内所有的人都往她这边看了过来。
但左柚此刻完全顾不上这些。
她双眼亮晶晶的看着白与安,满脸期待的看着他,“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开饭呀!”
那迫不及待的模样,好像等着老师发饭的幼儿园小朋友。
还别说,单这样看的话,还有一点可爱。
白与安被自己脑海中这个念头惊到。
不过片刻便被平日里左柚疯狂痴迷凌霄的画面所替代。
那样偏执固执的女孩,怎么可能会有单纯可爱的一面呢。
“墨鱼已经在锅里烧着了,我现在就去炒饭。”白与安起身去了灶台。
做炒饭很快,也意味着即将要开饭了。
但是现在还有一个问题。
温景洐不在。
大家其实都知道温景洐在哪,但是不敢去叫他。
原因是不熟。
这几天温景洐虽然与他们同吃同住,但交流却少之又少。
其余人看他都跟带了滤镜带了光环似的,完全不敢把他当成寻常人相处。
哪怕其实温景洐一次都没在他们面前发过火甚至是冷过脸,他们也始终和他有着一种距离感。
不过去叫温景洐的话,也有一个好处。
那就是可以蹭一波热度。
还是光明正大的热度。
兰青羽的心忍不住怦怦跳起来。
其实在最开始重生的时候,她在选定四个男嘉宾中哪一个作为固定CP的时候纠结了许久。
私心里其实最想和温景洐绑定CP。
他高大帅气,又最有名气,就连财力也是这几个男嘉宾中最雄厚的。
可是同样的,他也是最难接近的。
正因为当时成功获得温景洐的好感的机会不大,兰青羽才会退而求次的选择了凌霄。
但。
哪怕不能真的和温景洐做CP,能多和他相处,多在一个镜头里也是好的。
因此她刚想伸出手自荐,却没想到会有一个人的动作比她还快。
“他在钓鱼是吗?那我去叫他!”
说完,左柚便及拉着拖鞋哒哒哒的往外跑了。
一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众人眼前,大家才回过神。
程鹤诧异。
“她今天怎么了,平时不是巴不得一分钟不离开你身边的吗?怎么今天还主动去叫别人了?”
这话是对凌霄说的。
凌霄脸色一黑。
“我怎么知道,还有,别把她跟我绑在一块,我和她没有任何关系,我也不喜欢她这样的。”
程鹤摸了摸鼻子,尴尬一笑。
“嘿,嘿嘿,我知道我知道,你喜欢的不就是兰青羽这样的嘛,大家都懂,放心吧,晚上投票的时候我保证不跟你抢!”
凌霄的表情这才舒缓下来。
听到程鹤这么直白的话,他忍不住朝兰青羽看了一眼。
本以为会看到兰青羽如同往常一般含情脉脉面带羞涩的朝他看过来。
却没想到她的目光仍旧注视着门口,好似还有一丝不甘心?
凌霄皱了皱眉,心里有些奇怪。
“青羽?”
兰青羽瞬间回过神,注意到凌霄的视线,飞快掩饰住内心的异样。
温柔的笑容再次出现,轻声道:“怎么了?”
见她又恢复正常,凌霄便放心了。
可能是他刚才看错了吧。
“没事,你之前不是说想了解一下签我公司的事情吗,我经纪人现在应该有空,你想问什么我帮你问问吧。”
“真的吗?”兰青羽眼睛一亮。
她从重生的那一刻开始就决定好以后不会再做什么小职员,而是要借助这次综艺进军娱乐圈了。
当时挑上凌霄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背后的经纪公司是业内最大最有名,实力最强盛的经纪公司鼎盛。
如果能够签到他的鼎盛旗下,她的星途就有保障了。
“好,我们这就开始吧!”
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成为鼎盛的艺人了。

第5章 吃饭风波
而这边,左柚去找温景洐的理由很简单。
她饿了,想快点吃饭。
只有早点将温景洐找回来才能开饭。
温景洐钓鱼的地方就在海边的一处礁石边,说是钓鱼,其实每天他回来的时候都是空手而归。
大家以为他钓鱼技术不行,便从来没有问过他成果,以免他尴尬。
但只有跟着温景洐出外景的摄影师才知道,其实温景洐的钓鱼技术很强。
只是他每钓到一条鱼,最后都会放生。
仿佛他享受的只是钓鱼的过程,又好像他钓鱼只是单纯的打发时间而已。
今天依旧如此。
从来到这里开始,一直到现在,温景洐足足钓了有近十条鱼,还个头都不小。
前面九条放生了,最后这一条刚钓起来,他也准备放生。
不过身后却响起一道俏生生的拦截声。
“清蒸鱼,不要放!”
温景洐取鱼钩的动作一顿,侧目看去,入眼的便是一个身穿简单白T,下半身一条绿色热裤的女孩。
那一截细白直的长腿在日光下仿佛润玉般,闪着莹莹光泽,小腿线条流畅,并不过分的追求骨感,而是带着些许恰到好处的肉感。
是一双非常完美的腿。
没人注意到,温景洐的目光在看到那双腿的时候,不可控制的跳了跳。
抿了抿唇,他不着痕迹的收回目光,继续放生鱼。
左柚见他没停住,急了。
在凹凸不平的礁石上奔跑起来。
但因为太过急切,刚跑到温景洐身边的时候便一个不小心崴了脚。
“呀!”
一声惊呼伴随着女孩身上特有的清香传到温景洐身边。
那一抹瓷玉在他的余光中闪过。
几乎是动作快过意识,在他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手已经伸出去将倒下的左柚接住。
“小心。”
腿。
视线触及到左柚完好无损的腿,温景洐微不可见的松了一口气。
旁边的摄影小ˢᵚᶻˡ哥直接傻眼。
但是身为摄影人的条件反射却没落下,摄影机尽职尽责的拍着。
虽然这会直播没开,但是拍下来的画面会被剪辑到正式节目中作为素材。
摄影小哥一边拍一边在心里疯狂嚎叫。
天啊!
温神的第一次荧幕外和女生的近距离接触!
这个点播出去绝对要爆吧!
左柚没顾得上其他,视线随着那条被温景洐丢开的鱼而去。
眼见那鱼顺着水流越逃越远,不禁泄气。
脸颊鼓了鼓,莫名带了点小委屈。
“好好的一条清蒸鱼,就这样没了......”
她还没吃过清蒸鱼呢,据资料记载说很好吃的。
温景洐默默收回手,对于左柚的注意力在一条鱼身上而不在他身上这件事情并未感到奇怪。
众所周知,左柚喜欢的是那个叫凌霄的男偶像。
所以哪怕左柚的腿完美戳中了身为隐秘腿控的他的全部审美,他也不会对左柚有什么想法。
顶多只会给她贴一个“腿很好看”的标签而已。
“不过刚刚还是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话,说不定我今天得见血。”左柚的悲伤来得快去得也快,很快便笑着和温景洐道谢了。
温景洐收拾着钓具,语气礼貌而疏离。
“不用放在心上,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提到这,左柚又来劲了。
眼神亮晶晶的。
“对,我是来叫你吃饭的!”
“今天中午吃虾仁炒饭,红烧墨鱼,蒜蓉青菜还有紫菜汤!”
她那期待的语气,足以让温景洐看出她对这顿饭的满意和喜欢。
看来这顿菜或许是凌霄做的。
结果下一秒,他就听左柚小声嘟囔。
“也不知道白与安会不会做鱼,晚饭要是能够再做一条鱼的话就更完美了。”
午饭是白与安做的吗?
温景洐挑眉。
那左柚为什么会露出那样的表情。
略有好奇,他却不会过问。
他和左柚并不熟,之前几天连一句话都没说过,并不是能够问出这种问题的关系。
倒是左柚还对那条鱼念念不忘。
她走在温景洐身边,发现这个男人真的好高。
高出她一个头还要多,她的头刚好在他的脖子处。
宽阔的肩膀,有力的双臂,刚刚接住她的时候给人一种很安稳可靠的感觉。
侧过脸,左柚肆无忌惮的打量着他。
不愧是她觉得长得最好看的男嘉宾,就连这样的死亡角度看也很完美!
作为星际公主长大的左柚从来不懂什么叫含蓄,那不可忽视的目光竟然让温景洐难以招架。
忍不住侧过脸,低头看向她,微皱眉头。
“我脸上有东西?”
左柚摇头。
温景洐挑眉,疑惑的看着她,似乎在询问,既然没东西那为什么一直看着他。
左柚理所当然的说道:“当然是看你长得帅啊!”
温景洐:“......”
一向淡定的他都噎了一下。
过了好几秒,才礼貌回道:“......谢谢。”
左柚不在意的摆摆手。
“不用谢,我说的是事实而已,你是我见过的男人里,唔,这样说不够准确,应该说是我目前见过的男人里长得最好看的一个。”
“不是凌霄?”温景洐反应过来,自己也没意识到怎么就把这话问了出来。
听到这名字,左柚皱了皱鼻子,满脸写着嫌弃。
“他?他顶多算个正常人吧。”
也不知道原身到底是看上他哪里了,竟然会对他一见钟情。
实在是匪夷所思。
她这反应实在是超出了温景洐的预料。
不过刚刚那个问题对于他来说已经超出了他和左柚交流的界限。
于是接下来的一段路他便保持沉默,没再开口了。
两人很快回到别墅。
白与安的午饭也做好了,时间卡的刚刚好。
座位不固定,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入座。
大大的长桌一边坐四位女嘉宾,一边坐四位男嘉宾。
而以往“左柚”为了能和凌霄坐对面,通常都是眼疾手快选在凌霄落座的那一刻坐到他对面的女嘉宾椅子上。
为的就是多一点机会和凌霄面对面。
因为她的举动,每次凌霄吃饭的时候都是黑着脸,从来没有吃过一次顺心的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