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峋应骄

第1章 穿越、星际
星际的监狱十分朴素。
尤其是一线军部的监狱——他们从不花钱做外观,除了实用,什么花里胡哨的都没有。
应骄此刻就待在这里面。
她坐在一张小床上,面无表情地喝着被隔壁狱友称为营养液的东西。
“喂,哥们,你没事吧?这都喝了多少了?可少喝点吧,你之前都睡三天了,突然喝太多小心消化不了!”
祝星尘被关在应骄隔壁,他来这里已经四天了。应骄比他晚一天,是三天前来的。
三天前,应骄好不容易干掉了丧尸皇。同归于尽的惨烈结局让她没忍住,终于崩了“末世荣耀”的人设骂骂咧咧。
在意识消散的最后一刻,她闻到了一股浅淡的玫瑰花香。
再次醒来就是现在。
她形容枯瘦,全身看不出半点血肉,一眼过去只觉得是张干蔫的人皮附着在骨头上。看不出本来面貌就算了,连是男是女都难以分辨,也不怪隔壁错称她为“哥们”。
祝星尘的话很多,醒来不过十几分钟,应骄就从他嘴里知道了不少东西。
比如说这里已经不是末世了,是一个被称为星际的世界。这里没有异能,不过科技却比末世发达太多。
虽然没有异能,但这里的人普遍都拥有精神力。
比如眼前这个。
尽管话很多,但也拥有七级精神力。不过这不是他自己说的,是应骄感知到的。
应骄拥有三系异能——精神系,力量系,火系。每一系都是十级满级。她的异能并没有跟着身体一起消散在末世,所以她现在还是能感知到比自己低阶的精神力。
七级精神力……
应骄双眼半合。
不知道在这个世界是个什么水平。
不过看这小伙子深藏眼底的张狂样,应该不算差。
喝完最后一管营养液,应骄的胃不再似初醒时焦灼。她往身后一靠,终于给了嘴巴一直啵得啵得个不停的祝星尘一个眼神。
“应骄。”
她的嗓子干涩沙哑,发出的声音像老树皮相互摩挲所发出的声音一样。
十分难听。
“什么?”
突然被宠幸的祝星尘没听清。
应骄再说了一遍:“应骄,我的名字。”
“哦?哦!”
祝星尘眼里闪过兴奋的神色,也不知道在激动个什么。
不多时,他稳住神色:“我叫祝星尘,刚才说过了。我是从帝都星来的,你呢?”
“……”
祝星尘一副友好打招呼的态度,似乎他只是想跟自己打个招呼认知认识。不过应骄还是从他小心谨慎的神色中看出了他想要套话的意图。
应骄心里笑得恶劣,嘴上却笑得和善:“好巧,我也是。”
祝星尘更激动了。
“那你来这里做什么?这里可是十一军的驻地,一线战场中的一线战场,普通人可来不了这里。”
十一军?一线?
应骄抓住两个关键词,手指轻轻在床上点了点。
看来这个世界也不太平。
就是不知道和末世比怎么样。
应骄初来乍到,脑子里没有丝毫关于这具身体的记忆,人生地不熟。她没有再当救世主的打算,活着太不容易,如果能苟着就再不好过。
精神系和力量系都能让她很好的混在人群中不被发现,至于火系——就先不用了……
“哥们?哥们?”
祝星尘见应骄不说话,内心忐忑,忍不住催促。
他真的太惨了。
擅自来一线迷路就算了,还被当成虫族间谍抓住,简直丢脸至极!
这要让家里知道,少不了一顿毒打。
祝星尘害怕极了,甚至都不敢报出自己的名字让就在十一军的大哥来接他。
现在他只能期望关在自己隔壁这根干巴的“棍儿”是个真间谍,而自己能从他嘴里撬出些话来将功补过。
不然,他完了。
“哥们,说话啊,你来这里干嘛?”
“旅游。”应骄睁眼胡扯:“我从小就要当个英雄,听说这里战火纷飞,就想来看看,参观参观。”
“……”
这谎扯得太明显,祝星尘差点没维持住自己“友善”的表情。
心里太多需要消音的话让祝星尘懒得理会“要当个英雄”和“想当个英雄”的差别。所以不知道这话半真半假。
祝星尘忍了又忍,递出监狱发的超难喝营养液想送个人情:“哥们,你吃饱了吗?我这儿还有。”
所谓吃人嘴软,祝星尘觉得这人怎么着都要跟自己说两句实话了。
结果……
应骄接过营养液毫无心理负担地喝了,然后:“谢了。”
之后就什么都没了。
等了半晌,祝星尘忍不住再度开口:“哥们,你还没说你是来干什么的?”
应骄又看了他一眼,干瘪的脸颊绽出笑来:“哥们,你呢,来这里做什么?不会是间谍想窃取战报吧?这可不行啊小伙子,好人可不兴做这个。”
“你!”
祝星尘怎么都没想到这人竟能这么无耻,喝了自己的营养液没点表示也就算了,竟然还对他倒打一耙!
他现在确定眼前这人是间谍了。
他哥说的:投靠虫族的人都很无耻。
眼前这人无耻至极,绝对是背叛人类的虫族间谍没错!
刚才那管营养液给他喝真是浪费了!就算是他不想喝的东西,也绝对不该给一个间谍!
“嘀——”
就在祝星尘搜肠刮肚想要痛骂应骄无耻的时候,这层监狱的门开了。
穿着黑色硬挺军装的士兵打开狭隘牢房的大门,对应骄道:
“4597,出来。”
应骄没说话,起身跟着他们走。
一队士兵面色严肃,应骄感应了下,里面有三个六级,其他都是五级。而且看样子这群人身手都很不错,至少比祝星尘好很多。
应骄忽然有些怀疑祝星尘的七级精神力可能不算什么。
跟着一行人一路向下,中间换了好几次电梯。
应骄不知道这监狱究竟修得有多高,她只知道,自己已经下降了最少一百米。
啧。
该说不说,星际就是严谨,审个嫌犯都要向下这么深。
下到最底层的时候,应骄又被带到了最里面的一处审讯室。
“嘀——”
门一开,应骄就闻到了一股浅淡的玫瑰花香,香味清浅怡人,和她死前闻到的一模一样。
“!”
应骄猛地抬头,一张艳丽淡漠的脸近在眼前。
应骄惊了。
这不是……花仙子?

第2章 小男仙
应骄坐在审讯椅上,对面的主审员脸上挂着笑,浅淡、随和的笑。仿佛他们现在不是身处军部审讯室,而是在自家门口遇上了打声招呼。
主审员旁边的副审是应骄临死前见过的“花仙子”。
之前应骄的意识都快消散了,恍惚间她闻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花香,还看见了一个美得跟花仙子一样的男仙。
花仙子……
应骄捂了下脸。
小时候负责照顾她的人里面有个做事仔细但脾气有点暴躁的阿姨,姓杨。其他照顾她的工作人员都把她当救世主在“供奉”,只有杨姨把她当做真正的小孩。
每晚杨姨都会为她讲故事。
除了一些讲给小孩儿听的童话,她还会跟她讲末世前的世界。
她说末世前的植物大多都是绿的,不会吃人,也不会喷火;她说末世前的动物都很温顺,没有三米长的獠牙,也没有几十吨的体重;她说末世前出门很方便,枪支、重武器就不说了,出远门连个砍刀都不用带……
她描绘的那些东西,应骄一直都很想亲眼看看。
所以她努力训练,努力砍杀丧尸。不仅为了担起末世荣耀的责任,她还很想看看末世前的世界。
可惜,末世的应骄已经功成身陨。
她以前从不相信杨姨讲的童话,但临死前她真的好想……想哪里来个神来个仙,救救她。
然后她就真的闻到了一股玫瑰花香,还看到了花仙子。
而现在,她活了。
虽然不是之前的世界,但她还活着。
“嗬……”
应骄嘴里逸出一声浅笑。
活着……真好啊。
“这位小姐,你笑什么?”
纪春司看着眼前干瘦得没有人形的女士,有点难以想象自家弟弟说的——她的精神力高到难以估量。
“没什么。”
应骄放下手,眼神掠过冷艳花仙子,心情不错地笑了笑。
又干又瘪的脸颊笑起来有些诡异,纪春司看了会儿,问:“这位女士,方便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应骄。”
应骄很配合,这让纪春司满意了不少。
这人突然出现在他的地盘上,诡异得很,最重要的她还是个查不到身份的黑户。
这年头,黑户多半不是什么好人。
如果不是亲爱的弟弟强烈要求,他是不会这么轻易救活她的。
“应骄,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十一军的驻地?”
“不知道。”
应骄老实回答,也不管对面的人信不信。
纪春司当然是不信的。
他上扬的唇角低了几分,看向应骄的眼神里多了几分犀利。随后,他手指在桌面上点了几下,几张图片投影赫然出现在应骄面前。
图片里,一堆干枯的骨头躺在病床上,骨头外包裹着一层皮,这身皮还并不完整,到处都缺了一块。
看着就惨。
纪春司:“这是三天前的你。医生说你只剩了一口气,如果不是寒玉及时发现了你,你活不了。”
应骄看着面前干枯的骨头图片,知道对面这人没有骗她。
花仙子确实救了她的命。
应骄:“哦。”
纪春司打量着应骄。
他没说话。半晌,纪春司身边的“花仙子”开口了。
他问应骄:“为什么不知道?”
“花仙子”美得不行,他的声音也很好听,如珠似玉,应骄差点就要以为他是真仙了。
“我不记得了。”应骄回。
“失忆?”
“差不多吧。”
“那你知道些什么?”
“应骄,我的名字。”应骄动了动,她看向花仙子:“我叫应骄,小仙子,叫什么名字?”
小仙子?
纪寒玉目光闪了闪,蹙了下眉,但最终还是没理会这个称呼:“除了这个,你还记得什么?”
应骄耸了耸肩,双手一摊:“不知道。”
虽然她是真的不知道,但这态度在纪春司看来就是拒不合作。
他脸上的笑也没了:“真不知道?”
应骄:“……”
稍稍酝酿了一番,应骄叹了口气,尽量让自己显得十分真诚:“我是真的不知道啊,长官。”
“真不知道?”
纪春司站起来,轻描淡写道:“那拖下去,砍了吧。”
应骄:“???”
星际砍人这么随意?
她要不要赶紧跑?
应骄思考了下凭借自己现在这糟糕的身体状况从这跑出去的可能性。
她扫了下周围材质不明的墙壁,觉得是脆皮的可能性太低。她要强行出去,少不了就是一个两败俱伤。
暂时还是算了吧。
可现在该怎么办?
总不能说自己是末世来的吧?这种不是被当做精神病就是被当做研究材料的话,明显说不得。
想了一会,应骄就放弃了。
反正对面还没真动手,真动起手来的时候再说吧,这地方虽然严实,但她也不是冲不出去。
就在应骄躺平的时候,纪寒玉出声了:“哥,先带她去检测。”
“好。”
亲爱的弟弟一开口,纪春司没有丝毫犹豫。
他大手一挥,让人把应骄带走。
出了门,应骄就听不见里面的动静了。
纪春司重新坐了回去,“玉玉,真要留下她?”
纪寒玉没多说什么,只道:“她很强。”
“强?”
纪春司不是不信自己亲爱的弟弟,但,那应骄的样子……
怎么都跟强扯不上边。
纪寒玉打开自己的光脑,几张图片被投射到半空。这是之前他发现应骄的时候,那时她周围全是碎石。
纪寒玉指了指应骄周围的石头:“我找到她的时候,她周围除了一个破旧营养舱外没有任何武器。所以我猜测,这山洞应该是她用精神力摧毁的。”
接着他又指了指地上稀稀疏疏的几根杂草:“她几乎摧毁了整个石洞,却没有毁掉一根植物,所有的石头都落在了她和这些草的周围——她的精神力不仅强悍,还能被她熟练掌控。”
纪春司看着这几张图,沉默了会,问:“你觉得,她能被我们掌控?”
“不能。”
纪寒玉毫不犹豫地回。他虽然跟应骄不熟,但他清楚,这样的人不是他们能随便掌控的。
但……
“尽管她身上疑点重重,但我觉得,她会是人类的伙伴。”
纪春司看着图,沉思良久:“等她的结果出来,如果真如你所想,我需要向父亲汇报她的情况。”
“嗯。”
纪寒玉点头。如果应骄的精神力真的如自己猜测那般强悍,那她确实由父亲安排才更合适。

第3章 炼毒的巫婆
应骄从审讯室出来之后才发现:自己之前住的那层监狱已经在地底。
从监狱那层再向上十几米,她才来到地面。
应骄被带到一处满是仪器的房间,不久,纪春司和纪寒玉也来了。
“上将!”
“嗯。”
纪春司应了声,他看了应骄一眼,道:“你们先下去,通知千让过来。”
“是!”
一队人迅速消失。
纪春司对军医道:“对她进行精神力检测。”
“好的,上将。不过我需要先对伤患做个初步身体检查。”
“嗯。”
应骄面色平静地任由军医和他的助手把自己送进各种检测仪器。
很快,初步检测结果出来了。
“报告上将,伤患4597身体损伤已恢复,但目前还处于重度营养不良状态。这会影响到她的精神状况导致测试偏差,如要精准测试,建议等4597身体恢复健康之后再进行。”
对于这个结果,纪春司并不意外。
他只短暂思考了一瞬,就道:“给她调配营养液。”
“是。”
军医快速开了一张单子交给助手,嘱咐道:“多调配点,让她吃饱。”
“好的,老师!”
助手拿着单子小跑出去,在门口的时候还遇到了一个军官:“千副官。”
“嗯。”
两人只打了声招呼,之后助手就跑去调配营养液了。
千让走了进去,对纪春司行礼:“上将!”
“嗯。”
纪春司指了指应骄,“这几天你就盯着她,有什么情况随时向我报告。”
“是!”
纪春司见纪寒玉没什么想说的,就带着他离开了。
应骄这才看了一眼被派来监视自己的军官。
“你好,我叫千让,是上将的副官。”
千让容貌清秀,跟人说话的时候老是挂着一幅质朴的笑,看着本分又老实。
不过应骄并不觉得纪春司会派一个真老实人来监视她。
她只顿了一下,之后脸上也挂上了笑:“你好,我叫应骄。”
应骄现在一笑一个瘆人,但千让丝毫没被吓到,连眼神都没闪烁一下就老老实实站在一边。
“老师,我配好了!”
很快,医生的助手回来了。他手里还抱着一箱包装跟应骄之前喝的一样的营养液。
医生示意应骄:“喝吧,能喝多少喝多少。”
“哦。”
应骄打开一管营养液,喝了一口。
“……”
怎么说呢。应骄在末世存活了二十几年,什么苦都吃过,就是没吃过又酸又涩又苦又辣的粘液。
刚醒时喝的那几管营养液已经够难喝了,但现在——它们都是弟弟。
“怎么样,好喝吗?”医生似乎有些期待。
应骄面无表情,“好喝。”然后把剩下的半管一饮而尽。
喝完之后,应骄注意到千让的眼神隐晦地瞟了下她喝完的玻璃管,等再看向自己时,他的目光闪过一丝崇敬。
就连医生的小助手也露出了同款表情。
“……”看来这医生的营养液在军队里很有名气。
“太好了!”
医生两手一拍,十分高兴,“我就知道,我配的营养液好喝又健康!可惜了,军队里的那些小娃娃都不懂得欣赏,非说我是炼毒药的老巫婆!”
说到这儿,医生相当愤慨:“什么老巫婆?我当年可是第一军校生物医学系的高材生!”
看应骄把一管营养液喝得干干净净,医生又欣慰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有些硌手。
但没关系!
“你是个好孩子。”医生把助手怀里的一箱营养液塞到应骄手上,笑容慈祥:“喝吧,管够!”
应骄:“……”
应骄又喝了一管。
这玩意味道虽然一言难尽,但喝完之后她的身体确实舒服了不少。
于是应骄又多喝了几管。
连续喝了五管之后,医生让应骄停了下来。
他指了指里面的一个仪器:“站那里面去喝。”
应骄提着一箱营养液站到仪器里面。
“喝吧,继续。”
应骄接着喝。
一管又一管。
医生的眼神逐渐有了变化,从起初的欣慰变成了惊讶,之后开始严肃,等应骄喝完一箱之后,医生的表情十分凝重。
应骄看着他。
医生仔细看了一遍仪器数据,问:“还喝吗?”
“不了。”
应骄已经有些饱了,再喝就该撑了。
在食物紧缺的末世,吃撑十分罪恶。应骄没有这个习惯。
“那你先回去休息吧,营养液我会让助手每天给你送去的。”
“嗯。”
应骄跟着千让回到了之前的牢房。
医生沉默地看着仪器数据,又把自己开的营养液的单子仔细看了几遍。
“这也太能喝了。”
医生低声感慨,然后把伤患4597的情况报告给了纪春司。
并重点标注:他开的是豪华加强版,普通星际人类最多喝两管,最厉害的大胃王七管,4597喝了二十四管。
末了,医生还不忘夸赞应骄一番,说她十分懂得欣赏,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应骄回到狭窄的监狱。
此刻,反复准备了许久的祝星尘已经整理好了吵架思路,只等应骄回来,他必定能骂他个狗血淋头!
外面一有响声,祝星尘就知道是那无耻之徒回来了。他立马起身,准备大显身手。只是他的嘴刚张开,还没来得及发声就看见了走在应骄后面的千让。
叭叭的声音就这么卡在了喉咙,不上不下。
“哒哒哒——”
两人越走越近,就在快走到应骄门口之时,祝星尘火急火燎地缩在了自己房间的角落。不说骂人了,嘴巴都给闭得死死的。
应骄对祝星尘的沉默感到奇怪,不过她现在很困,无暇揣测他的活动意图。
现在,她只想睡觉。
此后的半月,应骄几乎都在沉睡。除了每天按时喝一箱医生助手送来的营养液外,她就没醒过。
半月后,应骄的身体状况终于恢复了正常。
摆脱营养不良之后,应骄整个人看起来犹如脱胎换骨般神采奕奕,再也没有一丝半月前的阴森可怖。
应骄自己也觉得恢复得很好。
借着手上金属环的光泽,她这些天都有观察自己的身体的改变。
让她惊讶的是——随着身体的恢复,她的脸越来越接近她末世时的容貌。
……怎么会这样?

第4章 弟控这不归路
应骄觉得这世界玄幻了。
她看着金属手环上反射出的熟悉的脸,心里头一次对这世界的科学性产生了质疑。
这脸已经跟自己有八分像了。
可她总觉得这身体以前似乎不长这样。
应骄有些烦躁地抹了把脸,起身走了几圈。
这星际也不知道是地皮不够还是怎么的,牢房修得又狭又窄,应骄的大长腿两步就走满了。
重新躺回床上,应骄长长吐出一口气。
算了。
就这样吧。
管他世界是玄学还是科学,能让她苟着就行。
另一边,纪春司已经拿到了应骄的精神力检测报告。
“四倍3S?”
确实很强。
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前,整个星际都没出现过这么强悍的精神力。
星际精神力从D到3S共七个等级,一般默认最高精神力等级为3S。超越3S的精神力不是没有,但纵观星际七千多年历史,有关超3S记载的例子寥寥无几。
历史上拥有超越3S等级精神力的人类,哪一个不是赫赫有名风姿卓绝的天才人物?
可他们抓的这个……
不,准确说是亲亲弟弟捡的这个。
也太寒酸了点。
纪寒玉也看了这份检测报告。他的想法跟纪春司有些不同,纪春司是觉得应骄不像是拥有这么高精神力的人,而纪寒玉则觉得:应骄的精神力可能远远不止四倍3S。
“父亲什么时候来?”纪寒玉问。
提及父亲,纪春司正了正神色:“我已经派人通知他了,应该后天就能到。”
“嗯。”纪寒玉淡淡应了声。
纪春司知道自家弟弟脾性,也没期待他能多说个字。
为了不让亲爱的弟弟感到冷落,纪春司熟练地找起了话题,“第一军校是不是要开学了?开学要用的东西玉玉你都准备好了吗?有没有想好要学哪些课程?要不要哥哥给你参谋参谋?”
“还有十四天,不用。”
“真的不用吗?玉玉你不用跟哥哥客气的!虽然哥哥我已经毕业了很多年,但我还是知道很多……”
“嗯,不用。”
“那玉玉你……”
纪春司还想再说什么,却被纪寒玉及时打断:“我还有事,哥你先忙。”
纪寒玉一走,纪春司正经的神色立马消失,转而一脸幸福道:“玉玉让我先忙,玉玉心疼我!”
“……”
一旁的副官推了推眼镜,冰冷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第一次见上将这幅德行的时候确实十分震撼,但现在他已经习惯了。
他甚至还有些庆幸——自家弟弟是个调皮鬼,他完全不用担心自己会走上弟控这条不归路。
……
应骄身体恢复的第二天,整层监狱依旧十分安静。
她觉得有些奇怪。
——祝星尘已经十几天没说过话了。
这不符合他的人设。
破天荒的,应骄主动开了口,“哥们,你还没被审讯吗?”
千让一直守着应骄,没怎么注意她隔壁的人。
只是知道那也是个“疑似间谍”。
不过危险系数没有他守着的这个这么高,而且审讯的时候也没有这个这么配合。
对于应骄突如其来的“关心”,祝星尘只觉得天要塌了,他面无血色地缩在墙角,内心默念:
不要注意我,不要注意我,不要喊我的名字,不要喊我的名字!!!
可惜。
越怕什么越是来什么。
应骄见祝星尘不回答,挑眉,“关切”呼唤:
“祝星尘老弟,你怎么了?还没被审讯吗?”
说话时,应骄一直不着痕迹地观察着千让的神色。果然,祝星尘这名字一出来,千让脸上立马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当然,他没有离开应骄门口半步,而是打开光脑调出了隔壁房间的监控。
“星尘?你怎么在这!”
从千让口中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祝星尘只觉得天塌了。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当初要告诉应骄自己的名字?让自己被她坑得如此惨烈!
“星尘,你来这多久了?怎么没联系祝副官?”
好歹是自己同事的弟弟,千让十分好心地打开了光脑准备通知对方来领人,“星尘放心,我这就通知你哥来接你。”
“不!!!”
祝星尘惊恐大喊,企图阻止。
“不!!千让哥,求你了!别!!别告诉我哥!!!”
“……”
整层楼陷入了沉静。
许久,祝星尘颤抖着唇,问:“千让哥,你…你有没有……”
“对不起,星尘。”
千让十分抱歉。
他手快了。十分不小心地通知了自己的同事,让对方知道他的亲弟弟现在正被关在他们监狱的负七层。
祝星尘心如死灰。
“星尘,你没事吧?”千让声音关切。
祝星尘有事。
但他不能说。
“没事,千让哥……谢谢你。”祝星尘眼角流下感激的泪水。
事已至此,逃不了了。
祝星尘捏了捏自己的皮——不错,很紧实。就算被狠狠抽一顿也能保证他不会过世。
很快,应骄看见外面走过一个浑身冒着冷气的帅哥。对方和千让简单地打了声招呼,随后就领着和他有三分像的祝星尘离开了这层监狱。
走在冷气帅哥身后的祝星尘耷拉着脑袋,仔细一看小孩儿吓得腿都在微微颤抖。
看来是真怕。
也是,要是不怕他早该走了。
应骄随手打开一管营养液,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
昨天医生对她进行精神力检测的时候她把自己的精神力维持在了七级多一点,差不多只比祝星尘高半级而已,但从医生震惊的表情就知道这等级好像高了点。
之后她从小助手嘴里套了点话,大概知道了星际精神力划分。
星际精神力有D、C、B、A、S、SS、SSS,共七个等级。D级力量跟末世一级差不多,3S差不多就是七级精神力。
星际官方最高精神力等级只有3S。
七级半确实偏高。
不过这样也好。自己“临死前”完全释放过一次精神力,当时她是想将丧尸皇鞭灰的,但现在看来那时她人已经在星际了。且当时小仙子就在附近,她的精神力说不定还将对方压制了。
小仙子的精神力不低,她被测出的精神力至少要比他高才行,不然他会起疑。
医生助手说小仙子叫纪寒玉,应骄觉得这名字还挺好听的。
应骄躺在床上,脑子回想起纪寒玉的脸,忍不住砸了下舌。
是真漂亮。
末世人类经过进化,容貌都上升了一截,大家长得都不错。星际人类也好看,纪寒玉更是个中翘楚。
就那张脸,说一句绝世美人也不为过。
应骄觉得差不多明天他们就能放自己出去转转了,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看见他。

第5章 出去溜溜
第二天,应骄果然被拉出去放风了。
跟她一起的还有祝星尘。
其实昨天祝星尘他哥已经带着他走完了流程,今早就把他从牢房里提了出去。现在祝星尘已经是自由身,不再是应骄的狱友了。
而应骄手上还带着禁锢精神力的金属环,祝星尘看了心里猛地升起一股优越感。
“哟,哥……还带着这玩意呢?”祝星尘还想喊应骄哥们,但现在应骄这幅样子已经明显不是哥们了。可他也不能喊姐妹儿啊!所以就含糊地略了过去。
应骄扫了祝星尘一眼。她嘴里吃着医生给的糖,麻辣味的,有点苦,里面还带了很小一丝丝甜,吃起来的味道没有特制营养液这么复杂。
应骄觉得还不错。
“嗯。”
应骄随口应着祝星尘,态度极其敷衍。反正就算她不开口这位也能一直说个不停,也不知道这次能从他嘴里知道些什么。
祝星尘见应骄这态度很想调头就走。
但是不行。
之前他为了跟应骄吵架打了一肚子的腹稿,结果一句都没骂出来,憋屈得很。
过几天他哥就要送他回去了,以后他可能都不会再见他……她了,所以他得抓紧时间找回场子。
祝星尘深吸一口气,给自己做了一番心理建设。
再睁眼,他心平气和:“应小姐,他们没给你配武器?”
武器?
“什么武器?”
星际这么危险,嫌犯出来放个风还需要带武器?
不能吧……
应骄心里有股不好的预感。
看她这样子祝星尘就知道她手头没武器,他惊了,“一会儿我们可是要跟一个小队上前线的,你没武器那不是拖我们后腿!”
惊讶完,祝星尘像是想到了什么,笑得十分欠揍:“好好享受这最后的时光吧,应小姐。”
说完,哼着小曲走了。
应骄:“……”
嘴里的糖忽然就没味儿了。
环顾了下四周:现在周围看守她的人不多,她要不要跑?
应骄蹲在地上,有些发愁。
忽的,她又闻到了那股浅淡的玫瑰香。
应骄循着香味看去,果然看见了纪寒玉。他和纪春司跟在一个中年男人身后,从一栋楼里走了出来。他们三人身后还跟了一串人,千让和祝星尘他哥也在里面。
许是察觉到了应骄的目光,纪寒玉也朝这边看了过来。他和应骄对视了一眼,而后淡淡地移开了视线。
应骄没动。
但走在前面的中年男人却停了下来,他一停,所有人都停了。
中年男人的目光落在应骄身上,审视地看着她。而纪春司见她一直盯着纪寒玉就瞪了她一眼。
应骄脸皮厚,无论纪春司怎么瞪她,她都没觉得不好意思。
忽然,中年男人转头问纪寒玉:“听说第一军校要开学了?有把握考进去吗?”
突然被提问的纪寒玉怔了下,随后答:“是的,父亲。有把握。”
“嗯。”
中年男人满意地点了点头,之后就带着一堆人走了。
应骄:“……”
总觉得那大叔刚才的话是说给她听的。
可他们明明离得有点儿远……所以他是怎么知道她能听见的?
应骄有点慌。
一小时后,应骄和祝星尘跟着一队人上了一艘战舰。
祝星尘穿着十一军的军装,身上的装备也和正规十一军一样,可以完美的融合在这一队人马之中。
应骄就不同了。
她不仅没有拥有任何一件武器,手上还带着精神力禁锢环,最离谱的是——她穿的囚衣是白色的!
在近万名黑色军装里,她这白衣简直要发光。
一时间,大量隐晦的目光扫过应骄。
“……”
应骄突然知道今天医生见自己穿白拖鞋出来放风时的笑是什么意思了。
她掏出医生给的糖,连剥了三颗放进嘴里。
剧烈的麻辣味在应骄嘴里爆炸,她随便找了个角落,状似悠闲地靠着。
没多久,祝星尘也缓缓靠了过来。
“哥…哥们,你紧张吗?”
这是祝星尘第一次正儿八经上战场,他紧张得不行。他想找人说说话,缓解一下紧绷的神经,但这一群人都太严肃了,他不好意思开口搅乱气氛,所以只能摒弃前嫌来找应骄。
应骄嘴里吃着糖,语气随意,“嗯,紧张。”
“我也是!”
一听应骄也紧张,祝星尘反而放松了些,“我是很想上战场的,毕竟我这么强不上战场可惜了。但我没想到我居然真的能来,而且还这么正式!”
说话间,祝星尘又看了一眼应骄的装备。
怜悯的神色简直遮掩不住。
“哥们,你有什么遗愿吗?”
“……”
应骄忍住把祝星尘丢开的冲动:“有吃的吗?”
“都这时候了你还想着吃?!”
“那不然什么时候想?”
“……”祝星尘沉默了一会,从腰包里掏出一管营养液:“给。”
应骄也没客气,打开就喝了。
想到这人的食量,祝星尘觉得一管可能不太够她吃,于是干脆把自己身上的几管营养液全给了她。
毕竟是最后一餐,让她吃饱了好上路。
“你要是不够吃,战舰上有供补充的营养液。我可以帮你去拿。”
应骄没想客气,“还要两管,谢了。”
“……”
祝星尘又拿了几管营养液过来,顺便还把自己的腰包给补充了。
“吃饱了吗?”
“差不多。”
“这些都给你吧。”祝星尘把剩下的几管递给应骄:“我们之前喝的那些是阮弈配的,这些不一样,是十一军买的,要好喝很多。”
想到自己之前喝的那些超难喝营养液,祝星尘面色扭曲。
他忍不住打开一管营养液喝了一口,评价道:“这才是人喝的东西!”
“哦,我觉得都差不多。”
有一点细小的区别也只是一般难喝和特别难喝而已。
后面的话应骄没说,所以祝星尘无比震惊:“你……难道——没有味觉?!”
想来想去,祝星尘觉得就只有这一个解释能让这一切变得合理。
不然只要是个正常人都能知道阮弈配的营养液到底有多难喝。
应骄没多解释,只剥了一颗糖塞进祝星尘嘴里,描述道:“麻辣的,有点苦,还有一丝非常隐晦的甜。”
“……”祝星尘的脸肉眼可见地扭曲。
两秒之后,他吐出嘴里的糖:“咳——咳咳咳!!”
祝星尘掐着自己的脖子,仿佛刚被喂了什么穿肠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