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沐阳甄汐红

第1章穿越了

甄汐昏昏沉沉的醒来。
在醒来的那一刻起,她就感觉自己全身上下似乎被一辆大卡车碾过一样,疼痛的她简直想要呼叫出来。
可是她的嗓子也是十分疼痛的,即便是想要哼一声,都是十分难受。
片刻适应之后,她这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她想要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坐起来,可是发现自己真的身上好疼,好疼,根本就无法坐起。
缓了一阵子之后,她这才打量了一下周围。
家徒四壁,简直就是家徒四壁呀!
除了一张大炕之外。就是一个破旧的柜子,再加上.床头边上还有一个小桌子。
身下铺的被子都是十分破旧的,身上还盖着一个勉强过得去的被子。
她眯了眯眼睛……
在失去意识之前,她只记得,自己走在路上,突然,有一辆小轿车冲着她而来。
然后,然后她就失去了所有的记忆。
在醒来就是这个地方了……
她是被人救了还是……
就在她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突然脑袋瓜一疼,有许多不属于她的记忆,就这样不断的涌入到了她的脑海之中。
这股信息充斥着她的大脑,让她一时之间无法理清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片刻之后,她仔仔细细地将这些信息全部都理了一遍。
很快,她就明白自己被车撞了之后,直接来了一个穿越。
依照刚刚的那一股记忆之中传来的信息,她知道了自己所在的位置。
她穿越到了星月国青花镇,青山庄刘家老四的媳妇身上。
原名叫甄菜菜,和她的名字,甄汐相差一个字。
甄菜菜,是甄家村的姑娘。家中排行老四。因为不受待见,亲生母亲直接给她起了这么一个名字。
然而她上面的哥哥姐姐都是甄宝,甄玉,甄珠的名字。
单听着名字就知道她在家中的地位是有多么不受待见。
由于家里面十分的贫穷,大哥需要成亲,亲生母亲直接用二两银子就将她卖给了青山庄的刘家,给老四做媳妇。
由于她相貌比较丑陋,脸上有一脸麻子,鼻子上还有一个红色的胎记,看起来十分的诡异,所以嫁到这里来也是非常不受待见。
在婆家的日子简直比娘家的日子更加不好。
吃不好,穿不好,每天还要打猪草,砍柴,洗衣服,做家务,下地干活。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她整个人都瘦的皮包骨。
记忆最深刻的就是她被人直接捆在木桩子上,用皮鞭抽。
婆婆污蔑她偷了一两银子。所以把她捆在木桩子上打。硬生生的就把甄菜菜打死了。
这才有了自己穿越了……
甄汐揉了揉眉心,她穿越了啊,21世纪14亿人群之中,不到0.1%的穿越率,竟然砸在了她的身上。
看着浑身上下伤痕累累的他,恐怕就是那一顿鞭子留下来的后遗症。
甄汐感觉十分的无语,躺在那里两眼无神的看着头顶的破烂的瓦片。
咦,不对!
她清清楚楚的记得,她是从乡下老家里面刚刚回到城中。
她只记得自己当时手中还拿着一个玉牌,那是她在乡下老家发现的一枚玉牌。
【本书写完女主男主就写他们的子女。】
第1个姑娘就是战山为王。
要写很长很长,希望大家能够多多支持。
【哈喽大家好,我是月亮,新书出炉啦:替摄政王养崽后,他来陪我种田了】
新书需要支持,求推荐票,力荐满分。
有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2章穿越了2
通体为翠绿色,预排一看就是价值不菲。最主要的就是那玉牌上的花纹也十分的古朴。
她记得自己在拿着那个玉牌研究的时候,这才被车撞。
那个玉牌……她价值连城的玉牌……
甄汐一想到自己那价值不菲的玉牌,就这样损失了,她都感觉一阵阵的肉疼。
就在她感觉一阵肉疼的时候,突然之间在她胸口的位置,一阵阵灼热的感觉袭来。
这一阵灼热来的太过突然了,一时之间她都没有反应过来,下一秒,她的胸口就绽放出一道光芒来,整个人就消失在了房间。
等她在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出现在了一处荒芜的杂草丛中。
她眨眨眼,目光看着头顶的一片天空。又看了看身边一人高的草丛,一时间有点迷茫了。
自己刚刚还在破旧的屋中,怎么就突然出现在了这种地方。
良久,她支撑着身体,虽然十分的疼痛,但是还是一点点的爬了起来。
看着周围的面貌之后,她又傻眼了。
除了杂草,还是杂草。空间十分的大。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
甄汐犹豫了一下,轻轻的迈动着自己的步伐,捂着身上的伤口,一点点的前进。
扒开了前面的一点点杂草之后,突然就看到了一个石雕像。
这个石雕像雕的并不是人,而是一个动物。
那是一只鸡。
雕刻的栩栩如生,每一个纹路都犹如真的一样。
甄汐并没有多看那个石雕,反而在一次一点点的前进。
又走了没多大一会儿的功夫,面前又出现了一个雕像。
这个雕像,看起来像狗,但是身后却有九个尾巴。
同样也是栩栩如生,就像是真的一样。
甄汐疑惑,依然没有多加注意这些雕像继续前进。
一连五次遇到了五个雕像,四个雕像,都是不同的动物种类。最后一个雕像也是一颗大树……
“这是什么鬼地方?”甄汐又走了一圈,也没有看到任何特殊的地方,这让她更加郁闷。
于是,她只好继续前进。
由于身上有伤的原因,她一边走,一边伸手拔着面前的草,和她一些支撑。
一路上被她拔掉的草也不在少数。她的身后形成了一条道路。
终于,她在前面类似看到了一个门一样,所以脚步稍微加快了一点,只是身上的疼痛让她汗流浃背。
让她疼的龇牙咧嘴。
终于扒开了面前的草,在看到面前的东西时,她稍微的愣了愣,满怀希望的心情也跟着跌入到谷底。
在她面前显示的哪里是一扇门呀?就是一个类似于牌匾的东西。不过这是用石头雕刻而成。
上面还有一些文字。
伸出手抚掉了上面的灰尘之后,她这才看清楚上面的文字。
玉灵空间。
初始期,打理空间,种植,晋级可得奖励,灵宠,扩地……
每晋级一次奖品都有所不同。
得此物必要小心妥善保密,切勿与他人分享……
简简单单的几行字,甄汐看了良久,她这才反应过来。
她,她,她这是被上天砸中的幸运儿。

第3章玉灵空间
被车撞了,穿越了,现在老天也有给他了这么一个玉灵空间。
玉灵空间?
难道是自己在乡下得到的那块儿玉牌吗?
说着,她迅速地扒开了胸.前的衣服,朝着自己胸口的位置看了过去。
果然在胸口的位置隐隐约约看到了之前那玉牌上面的图案。
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是以她的目力,还是能够看的清清楚楚。
还真是它……
甄汐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苦笑……
高兴的是,这块儿玉牌并没有消失,反而是跟着她一起到了这里。
苦笑的则是到了这里之后,竟然要种田了,她在21世纪,可是没干过这种活呀。
找到了一个平坦的位置,她直接坐在了那里,开始思考接下来的人生。
在她思考的时候,突然感受到外面似乎有人进入到了房间。
这下,她着急了,自己刚刚到达这里,如果对方进入到房间里面,没有看到自己的话,肯定会怀疑些什么。
刚刚得了宝贝,总不能一下子就传出去吧。
所以,甄汐着急的想办法,想要离开这片空间。
然而,就在她想着要如何离开的时候,突然胸.前再一次一热,紧接着她的身体再一次出现在了那破旧的抗上面。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门被一只修长的手推开。
怎么说呢。
当在看到那只修长的手推开门的那一刻,甄汐就知道,这个人绝对不是下地干活的。
哪有下地干活的人手如此的修长。
紧接着就有穿着麻布料衣服的男子走了进来。
面目清秀,略微带着白皙。麻布衣服穿在他的身上,明显有点格格不入。
手中端着一个破旧的老款式的碗。
缓缓的来到了房间炕边的桌子前,将手中的碗放在了桌子上,这才转过头来,看着床上的她。
甄汐知道,这个人就是甄菜菜的相公,刘山辰。
“你醒了?”声音淡淡的,听不出任何情绪。
甄汐没有说话,因为她已经在记忆之中,知道这一家人似乎对他都不是很待见。
即便是这个相公,也对她不是多好。
刘山辰见她并不说话,犹豫了一下,他说:“你现在已经是这个家的一份子了。如果你需要钱的话,可以跟我说,不用去娘那里偷钱。
娘这一次打你的确有点狠了。以后,你只要安分守己,不在做这种让我们家蒙羞的事情,没有人会打你!
家里比较穷,所以没有多少银两给你看病,这是特意给你抓的药,你就喝了吧。
这几天就好好的在家里面养养伤!”
刘山辰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抬起脚步,转身离开。
“你也相信,是我偷了你娘的钱?”甄汐虽然知道甄菜菜是真的没有偷钱,可是看着这个相公,竟然不相信他的媳妇,她多多少少是有点来气的。
甄菜菜自从嫁过来,每天老老实实的做着各种各样的家务,根本就没有其他的心思,又怎么可能去偷他母亲的钱。
这么拙劣的阴谋,他竟然看不出来。
刘山辰听到她问出这番话来,脚步微微的一顿,缓缓的转过头来。

第4章婆婆是个周扒皮
“不管这件事情是不是你的错,总之已经过去了。你好好养伤!”他说完这句话之后,不再去搭理她,反而干脆利落的抬起脚步离开了屋子。
“呵呵!”甄汐看着那离开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容。
不过她身上的伤是真的很疼,撑着身体,缓缓地坐了起来,撩开了衣服,当她看到自己满身都是鞭痕的时候,也跟着到抽了一口冷气。
因为没有处理,身上的衣服几乎都粘在了伤口之上。甄汐放下了衣服之后,这才看着那乌漆嘛黑的药汁。
知道喝着古代的药十分的苦,可是现在自己满身是伤,如果不喝的话,感染怎么办?于是咬着牙齿端起了那碗,闭气,将那些黑糊的药物全部都喝了下去。
喝完她直接想吐,伸手就把碗直接放在了那里,捂着自己的嘴。
太苦了……
喝了药,胃里有些东西了,甄汐又一点点的躺在了那。
既然身上有伤,他也不会出去干那些活,所以干脆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下午,她是被肚子饿醒。
迷迷糊糊的,她想要爬起来。可就在这个时候,门突然被一股大力撞开。
说是这样开的,应该是直接被人踹开的。
一个老妇人凶神恶煞的手中拿着一根木棍就走了进来,再看到床上的她,脸上露出了凶猛的表情。
开口就是一大串的咒骂声响起。
“该死的小贱人,在我家又吃又喝又偷的,让你干点活,怎么就这么难呢?
我家怎就娶了你这么一个丑八怪。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我告诉你,你现在就给我下床,立刻给我干活去,不给我干活的话,我今天照样收拾。”
那老妇人一边骂一边说,来到了她的面前,伸手就想拽着她下炕。
一阵疼痛让她疼的龇牙咧。
看着这老太婆如此粗鲁的样子,她恨得牙齿咯咯作响。记忆之中,知道这个老太婆是有多么的可恶,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真的和她接触起来,竟然可恶到了极点。
没看到她全身上下都是伤,还要让她去干活儿,果然是一个周扒皮。
“死丫头,你给我起来……”这老太婆一边说,一边拉着,甚至手上的力道很大,狠狠地掐在了她那细小的胳膊之上。
甄汐从小到大都没有受到这种苦,被她掐的眼泪都跟着流了出来。
于是,甄汐忍着自己的疼痛,伸手放在了那老妇人的胳膊上面,用了很大的力气,在她的胳膊上狠狠的掐了一下。
刘张氏吃痛的放开了手,怒瞪着她。
“你个恶毒的妇人,没看到我全身上下都是伤痕吗?你竟然还想要打我,打死我是要吃官司。
刘张氏,我告诉你,你如果再敢这样欺负我的话,我一定让你好看!”甄汐疼的揉着自己的手臂。
刘张氏也没有想到,这个平时看起来老实巴交,衣服唯唯诺诺的丫头,今天突然敢反抗她。
“好,你个死丫头,你翅膀硬了呀,敢对我动手不说还敢这样说我。
你简直就是反了天呀,看我今天咋收拾你。”

第5章二两银子买的媳妇
平时嚣张跋扈惯了,今天突然这个该死的死丫头忤逆了,她怎么可能忍受的了,所以二话没说,拿着手中的棒子就朝着她身上挥了过来。
看着手臂粗的棍子,就要朝着自己身上扪过来,甄汐的脸色都跟着变得十分的难看。
难不成旧伤未好添新伤?
眼看那棍棒即将落在自己的身上,突然之间,在门口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少年。
“娘……”少年喊了一声,迅速的就走到了他母亲的面前。
然而那老妇人在听到自己儿子的声音的时候,手中的棍子也跟着顿了顿,转过头来就看到自己的四儿子。
“娘,您再这样打下去的话,她很有可能没命的,你想吃官司吗?”
“老四,你这是什么意思?”
“娘,我没有别的意思,你想想,如果真的把他打死的话,官服追究责任肯定是找你。您不至于为了这点小事情让自己吃牢饭……而且……”
那少年一顿好言相劝之后,那老夫人的脸色,这才慢慢的收敛了许多。
不过看着甄汐的目光中带着冷漠。
“臭丫头,我今天就放过你,明天准时起来给我干活,你别想偷懒……”
老妇人冷冷的丢下这句话,就趾高气昂的缓缓离去。
躲过了一场浩劫,甄汐也松了一口气,她身上毕竟还有伤,如果在被人这样打一顿的话,说不定真的撑不过去。
不过很快,他将自己的目光缓缓的落在了面前那少年的身上。
那少年面容十分的俊秀,看起来约莫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
身材虽然十分的单薄,但是身上的衣服都是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长得眉清目秀的,再加上给人一种书生的感觉,顿时就给甄汐带来了很多好感。
不过想到原主的记忆,她还是知道面前这个少年究竟是谁。
刘山辰,自己现在身体的相公。
虽然两个人之前很少在一起。但是,甄菜菜还是很了解这个家的。
刘山辰看了一眼那瘦不拉几的小姑娘,虽然脸上一脸麻子,鼻上还有个红彤彤的胎记,可是看着他被人打的惨兮兮的,他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同情的。
家族实在太穷了,母亲也只不过是花了二两银子给他买了一个媳妇而已,虽然两个人并没有发生什么。
这一段时间,他也是看着她在这个家里面举步为难的样。虽然他很想管,可是母亲的性格他也是知道的,自己如果越加干涉,母亲就会变本加厉。
所以,有的时候,他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他每天还要去那个小小的书院教书。
“你,没事吧?”
甄汐看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让人爆打一顿,你看看你有没有事。”
刘山辰被她这么一说,脸上有点不好意思了,不过还是小心翼翼地从自己的怀中拿出来了一个小小的药包放在了她的面前。
“以后你尽量不要再惹娘亲生气了。她说什么你就做什么。如果你跟她对着干的话,吃苦头的就是你。”
刘山辰的话落下之后就转身离开了房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