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金禾郑喻詹

第1章 一颗金灿灿的禾苗
廖金禾出生前一天,她奶奶做梦怀里抱着一颗金灿灿的禾苗,就觉得这是好兆头。
第二天看到孙女出生,一向重男轻女的老太太非但没有生气,还亲自给孙女起名廖金禾。
廖金禾短暂的人生真是应了她奶奶那个梦,好到旁人羡慕嫉妒恨。
廖家原本一个普普通通农户,在廖金禾出生后,先是廖金禾父亲做生意赚到钱发了财,后来她小叔叔大学毕业谋了个铁饭碗,慢慢熬上了一官半职。
廖金禾她奶奶真是爱极了这个孙女,走到哪夸到哪,以至于老街坊邻居都信廖家这个孙女是个好命人。
至于廖金禾本人,她也肯上进,高考时候也交了一份分数差不多的成绩。
廖老太太说,既然叫金禾,咱就不能忘本,就去上农大!
廖金禾也没反对,尤其看了某农大的招生减章视频,她觉得还挺有意思的,就咔咔填了志愿。
还真别说,廖金禾竟然被录取了本硕连读!
全家是喜出望外,老老少少开三辆房车出去自驾游散心。
物极必反就是如此吧。
天灾人祸一起降临。突如其来的暴雨让三辆房车都跌进水位暴涨的江中,只有廖金禾一人活了下来。
那一年廖金禾不知道怎么活下来的,简直如同行尸走肉。休学一年,她把自己封闭起来,害怕见到任何人。
她这是命好吗?她是专门拿别人的命为她铺路!
廖金禾一直记得街坊邻居说的这句话。
她想着当时她也死了该多好。
现在,她怕死,没胆量去死。
可活着又孤单,又心累。
休学结束了,廖金禾在同学的开导下走进了校园。
校园的生活确实精彩,她渐渐撇开了痛苦的过去,开始正视自己的生活。
然,老天却不肯放过她。
在她即将硕士毕业时,她在田间踩空,直接滚下山坡。
等她再睁开眼睛,她发现,她穿越了。
她还叫廖金禾,却是古代一个“名门千金”。靠着她“娘”三寸不烂之舌愣是把她这个破落户姑娘嫁给雍王世子为世子妃。
这回廖金禾确定她不仅是穿越,还是穿越到她读完的一本小说了。
雍王世子郑喻詹就是书中男主,与廖金禾青梅竹马。至于那个女主便是有貌无财的廖金禾。
没错,就是有貌无财。
廖金禾长得好,和当世那些锥子脸不一样。她的长相符合贵妇们挑选儿媳得体贵重这一点,身材又是会惹得男人血脉喷张那一挂。
又纯又欲,总之啊,雍王妃和世子都贼稀罕廖金禾。
至于廖金禾无财,她家对此郑喻詹是真的穷啊!
想当初廖家祖上也是几代当官的。虽然没有封侯拜相的,到廖金禾她爹这也就是四品的京官,但是有权啊!
在文玉巷她可以横着走!
再说了,文玉巷里最大的官就是她家隔壁的雍王,雍王世子郑喻詹又是她最大舔狗,她自然无所顾忌。
后来,可惜了,廖家出了一个大冤种,就是廖金禾同父异母的大哥廖金木。

第2章 廖家的大冤种
自小立刻当青天!
理想是伟大,奈何情商太低!
一入官场就开始得罪人,廖金禾她爹每天不是在替儿子擦屁股,就是在替儿子擦屁股的路上。
最后,廖金木捅了一个天大的篓子,一个七品小官,竟然上书弹劾太孙郑喻适草菅人命!
太孙郑喻适是被他以一己之力给扒拉下来了,他觉得他得了名声,可却不知糟了太子郑缮记恨。
太子郑缮想要收拾一个廖家还不容易。既然廖金木喜欢名声,他就毁了他的名声,让他成为粪坑边的一堆烂泥。
有心人的安排下,廖金木开始押妓娱情,甚至以为自己遇到了真爱。大把大把的银子花了出去,还为美人与人打架,闹得头破血流。
原本太子郑缮还准备加把火,太子妃及时止住了他。他们要的不仅仅是解心头之恨,更是要东宫的名声。他们何须打狗入穷巷,自会有人替他们动手。
最后以廖家父子丢官结束了这场恩怨。
恩怨是结束了,可是廖家自此不安宁了。
父子反目不说,就是廖家的家底为了保下这父子二人也散的差不多了。
在廖金禾十六岁的时候,廖家穷的由当初四进院落变成了一个狭窄的小院,更不用提什么丫鬟伺候了,都是廖金禾自己伺候自己。
廖母林氏是个继室,只有廖金禾这一个女儿。她早早就为女儿打算了,哄着郑喻詹同意这门亲事,让小青年听她指挥。
她让郑喻詹死扛住,不松口婚事就行,别的交给她。郑喻詹也是真稀罕廖金禾,林氏要求什么都应承下来。
谁都知道郑喻詹同意没用,还得雍王和雍王妃同意。想要雍王和雍王妃同意,门都没有!廖金禾再好,门第却是悬殊。一个皇孙怎么也不会娶无家世的女子为正妻。
所以林氏恨死了那爷俩,搅黄了女儿大好姻缘。但是林氏也有她的主意,也不搞封建迷信逆天改命,更不去找什么大师传播她女儿是多么难得的好命,她偷摸摸去找雍王侧妃李氏。
一把鼻涕一把泪求李侧妃帮她把女儿嫁给郑喻詹。
李侧妃和林氏可是自小的玩伴,可是她不能促使廖金禾嫁给郑喻詹。不然她和儿子郑喻筱有什么好处呢?
雍王肯定会认为她为了让自己儿子上位不择手段呢。
所以这李侧妃才不会去和雍王说这事呢。但是她可以在雍王太太团里拿这个事当笑话提提呀。
恶心了雍王妃和郑喻詹,她甚是痛快。
当郑喻詹和廖金禾的事稍稍漏出来风声的时候,笑话廖金禾的大有人在。
诶呀,这瓜子茶点可以摆起来了!
就在周遭人想要看热闹的时候,林氏竟然不声不响卖了房子搬家了!
临走之前,文玉巷挨家走了一遍,离别前再巩固了一下多年邻里之情,除了雍王府。她也有自知之明,哪能上门自取其辱。
不过,她适时黑了一把李侧妃。这回文玉巷的各家都才知道林氏当初想要女儿嫁给的不是雍王世子郑喻詹,而且求李侧妃替女儿做个门户相当的人家。李侧妃翻脸无情不说,还见缝插针针对郑世子。

第3章 想躺赢的女主输了
就以周围老邻居对林氏的了解,自然相信她不会那么没自知之明。反倒观一观隔壁雍王府的状况,那李侧妃还真可能黑世子一把。
所以一时李侧妃在雍王那没讨到好处,更没想到此事是林氏埋的一个坑。她心里头暗骂林氏还是心眼多如筛子,都落魄到这地步了,还竟然想着坑她,真是一点也没变。
廖家一家搬到了乡下,又置办了点田产,一副远离是非之地的意思。这回热闹也没了,什么风言风语也就随之消散了。
这件事也就表面就此结束了。
林氏折腾这么一圈可不是为了到乡下务农。
她要钓大鱼!
年底,林氏领着女儿和庶子带着山货来拜访文玉巷的老邻居们。意思很明显了,女儿十七了,想找个官位低的成婚过日子。廖家没人当官了,自然来求求这些老邻居了。
这个时候就看出来林氏平日里的人品了,几家开始帮着张罗人选。
就在这个关键时候,异世的廖金禾穿越了。
这回的廖金禾可不是过去那个廖金禾。过去那个廖金禾一直不同意林氏的做法,从中没少阻挠,让林氏费了不少心思。
可是现在的廖金禾却不那么想了。
她想躺赢!
只要她不作死,她身为女主就会笑到最后!
和郑喻詹情深似海不说,还做到了太子妃,又封顶做了皇后,椒房独宠!
所以廖金禾一个劲捧着林氏,让林氏舒心。就以林氏的手段,让林氏舒心多活几年,最后受益的可是她廖金禾。
林氏也不负她所盼,利用她林家仅剩下的那点人脉和明春大长公主攀了关系。
圣人长寿,他这个妹妹也不年轻。兄妹二人关系融洽,所以这个大长公主说话份量相当高。
明春大长公主说廖金禾好,谁也不能说个不字。再加上廖金禾样貌身材又格外出挑,几个年纪相仿皇孙不免都动了心思。
这个时候就林氏让郑喻詹动了。
郑喻詹时不时在明春大长公主面前晃悠,突然又冒出来郑喻詹与廖金禾青梅竹马那一段。事情渐渐发酵,林氏向明春大长公主哭诉自己头昏去求同乡好友李侧妃,想给女儿一个后半生保障。但没想到被李侧妃奚落,顺带四处造谣女儿与郑喻詹。
爱保媒拉纤的明春大长公主喜欢廖金禾的聪慧与博学,一个侧妃她根本不放在眼里,立刻做了媒人让郑喻詹娶了廖金禾。
因为廖金禾的这个纽带,明春大长公主和雍王渐渐靠拢,雍王和雍王妃看这个儿媳妇顺眼得不得了。
郑喻詹抱得美人归,也是美得心里冒泡。二人恩爱有加,是皇室最耀眼的恩爱夫妻。
后来雍王郑维熬倒太子郑缮捡漏登基,郑喻詹成了太子,廖金禾也成了太子妃。廖金禾以为自己成了女主,照样会像书中那样描述与郑喻詹圆满的。
但是没想到她秉承的躺赢宗旨却成了郑喻詹觉得她不思进取的缘由,再加上那个死白莲从中搅合,二人不仅渐行渐远,最后还相爱相杀。

第4章 前尘散去
在郑喻詹登基多年后,廖金禾利用原主的爱慕者发动政变,让自己的儿子登基为帝,又将郑喻詹囚禁。
郑喻詹隐忍三年,最后夺回政权,关键时刻却被廖金禾一刀扎进胸口,廖金禾也被他的暗卫捅成蜂窝煤。
二人在看到升级曙光前一起毙命。
重生后的廖金禾一直都记得郑喻詹临死前骂她的那句话:“王八羔子廖金禾,你就没心没肺!”
对,郑喻詹对外翩翩公子,谦和有礼,进退有度,但是私下对廖金禾却露了本性,什么脏话骚话都说出得口。
看着四周像是烈火炙烤着她,廖金禾深深缓了一口气。
偏偏重生在大婚之夜。
哪怕再早一段时日,她就不会再嫁给这个王八羔子。
已经历经一世,她不再天真认为她这个女主会屹立不倒。
吃过的亏,她恨不得拿个本本记着!
可是这辈子该怎么过,她这冷不丁重生,还真没想出个章程来。尤其是她真头疼该怎么面对眼前这个男人。
郑喻詹这个王八羔子,她真恨不得现在就掐死他!
可惜她不能!
可是这婚又是圣人赐婚还离不得,她真是要作来作去要和离,也就一条死路等着她。
此时的郑喻詹是爱极了她。不对,是爱极了她前凸后翘的身体。
她也就只能拿身体当本钱了。
她简直和楼子里的那些姐没区别!
不能忍可是她又没别的办法。
大丈夫能屈能伸,小女子也一样!
廖金禾躺下身,往熟睡的郑喻詹怀里钻了钻。放平心态,暂时哄住他,至少她能过段舒心日子。至于以后怎么办,她慢慢合计。
不过她已经对他死了心了,早早晚晚,她还得弄死这个薄情寡义的东西!
睡得本就不实的郑喻詹被廖金禾动这几下给弄醒了,下意识抱住人,狠狠亲下去。
廖金禾至少觉得现在这个郑喻詹比四十多岁的郑喻詹强多了。
做了夫妻多年,廖金禾深知郑喻詹那点爱好。
“苗苗这热情似火的劲头,真是让人招架不住呢。”
“奴家恨不得把自己整个都塞进詹郎的心里头,让詹郎只记得奴家一人。奴家呀,可舍不得詹郎辛劳,就让奴家服侍詹郎。”
廖金禾欺身过去,挂在了郑喻詹身上,指尖轻轻游走在他的后背上,火热的唇齿勾起炙热的焰火,将郑喻詹团团包裹住。
雍王妃一早起来,一边由侍婢服侍穿戴,一边听着扶光苑来的人回禀。
以前瞧着还算是端庄一姑娘,没想到也这般荒唐。
雍王妃心里头叨咕,倒是没表现出来,旁人更是看不出来她是什么意思。在雍王妃这,只要不过分,不失了准则,她也不会去干预小两口房里的事。

第5章 认亲
在雍王妃用过早膳,雍王还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迈着虚步进了罗锦堂。
二人夫妻多年,早就互相腻了对方,只是保持表面的和谐,互不干涉。雍王妃见他来了,多一句废话也没有,顾自忙自己的事。雍王也一副看不起她市侩的嘴脸,独自坐下。
廖金禾知道雍王夫妻的内里,早早拉着郑喻詹起来给雍王妃请安。
“苗苗,再歇会,莫急。”郑喻詹知道雍王肯定没在罗锦堂休息,不想那么早过去给他母亲难看。
“不是急,我们早点过去是给母妃撑腰。过会等李侧妃许侧妃她们先到了,又不知道会说着什么堵母妃心的话了。”
廖金禾抱着他胳膊,似撒娇模样。
“詹郎,起嘛。你不能让奴家落个懒名声呀。你不心疼奴家了吗?”
诶呦喂!
这般撒娇模样,郑喻詹哪里受得了。
“起,起,起!真是腻死人的妖精!一口一个奴家,你和哪个楼子里的姑娘学的?”
正经闺阁姑娘或者妇人,哪里有自称奴家的,再加上廖金禾昨夜的奔放,他确定她婚前取经了。
“甭管哪个楼子学的,只要詹郎受用就好。”
廖金禾又抬起腿蹭了蹭。
“吃人精魄的妖精,昨晚还没喂饱吗?”
廖金禾咯咯笑起来,清脆的声音像是带着钩子,又把郑喻詹身体里的火勾了起来。
天雷勾地火,又一次生命大和谐。
廖金禾甚是满意地拉着郑喻詹在浴室正正经经洗漱一番,然后直接去了罗锦堂。
那面雍王刚坐下,茶水还没端起来呢,侍婢就报新人来奉茶。
“让他们进来吧。”雍王扯了扯衣襟,端坐好。
郑喻詹握着廖金禾的手进了正堂,二人跪下磕头认亲。
雍王妃细细打量二人,自然不会落下二人露出来的痕迹。
“苗苗也是在文玉巷长大的,如今真成一家人了。你们也是大人了,有了自己的小家,要记得夫妻同心,和和美美的。”
雍王妃拿着一副名贵的镯子套在了廖金禾的手腕上。
一旁被冷落的雍王斜眼看了一眼雍王妃,对雍王妃擅自做主提前认亲有些不满意。
“父王,儿媳再给您换盏茶。”
面对雍王的无动于衷,廖金禾知道他是什么打算。
他是要给许侧妃争面子。
前世,他们小夫妻向两个侧妃行认亲礼了,雍王妃好一阵不开心。事后那俩侧妃又没少拿这事挤兑雍王妃。
尤其是,雍王心里头只惦记着许侧妃心情,更不把小两口的心意记在心上,这使雍王妃更气。
现在廖金禾才不会给许侧妃展示情深义重的机会。那个白莲花也就仗着一点姿色和一点点才情糊弄糊弄男人吧。如果放在大是大非上,她婆婆简直一个手指头就能碾死她!
廖金禾都说这话了,雍王也不好不表示了,将封好的红包交给了廖金禾。
这红包虽说不大,但是廖金禾知道里面东西很值钱。雍王虽然看不上她家,但是她身后是明春大长公主,雍王到底是看在这个姑母面子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