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月正谭野

001 留着过年?
【现在时间为19:00分。
距离游戏开始已过两小时,已有将近一亿游戏玩家进入死亡,积分被掠夺亦或回收。】
【距离钟塔安全时间还有三小时。】
A洲的某处。
“这能力还可以,”舟影捻了捻耳垂,“你哪里来的积分?”
在他身侧的女生闻言,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小声点,万一招来了那些怪物,我可没法再带你跑了。”
说好也不算好,这兑换来的能力是一次性的,去的地方也带有随机性,使用说明还特地标注了可能会掉海里。
用的时候她可提心吊胆了。
舟影随意的嗯了一声,抬眼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
似乎是在山林里,周围白茫茫一片的雪。
只有远处隐约能看到一座小木屋。
这边很安静,只有两人时不时踩在雪地上留下的微弱脚步声。
应该还没有被怪物入侵到这边。
“那边有个木屋。”舟影拉过她的手就往那边走。
随月一边跟着他走,一边到处看,“应该是住在山里的猎户吧,看来跑得有点远……你说那个钟塔什么来头?”
“谁知道。”
舟影牵着她走到小木屋前,还没往里边走去,木门就被人撞开,一个小孩慌张失措的从里面跑出来,一边哭一边跑。
像是身后有怪物追着一样。
舟影皱起眉头,伸手把随月拦在身后。
那小孩见到了他们两,愣了一下,想都没想直接往这边跑过来,然后摔倒在舟影前边的雪地上。
疼不疼舟影不知道,但是小孩哭得更大声了。
舟影面无表情的往旁边挪了一步,露出身后的随月,掏出腰间的小刀,“随月,解决他。”
随月收回看向身后的目光,走到小孩面前半蹲着,伸手扶他起来,轻声细语的哄着他:“嘘,别哭了,遇到什么可怕的事了,跟我说说。”
小孩的哭声这才逐渐小了下来。
舟影略略扫过周围,手里的刀在不停被他抛起又接住,很危险的动作。
不过随月只是看了眼,又继续听面前的小孩说话。
舟影看向前方的木屋,门一直敞开着,只能依稀看到里面的布局,跟在阴影里站着的人。
一动不动的,不知道在盘算着什么。
随月把小孩哄好,还从他口中得到了不少消息,站起身,“他爸爸在里面。”
想到刚刚小孩告诉她的事,随月脸色一冷,“他爸不知道发什么疯,把自己的妻子杀了。”
舟影颔首,表示了解:“我要是杀了他爸爸,他会哭吗?”
一字不落都听进耳朵里的小男孩:“……”
随月轻轻拍他的脑袋以作安抚,朝舟影摇头,“还是留个活口,或许他知道些什么。”
现在他们能掌握的信息很少,像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转,太被动了。
舟影嗯了一声,“走吧。”
随月让小男孩躲在树后不要出声,抽出腰间的刀,从旁边的围栏上翻进去。
里面的人依旧是一动不动。
“砰!”
一声枪响。
舟影侧身躲避迎面而来的子弹,后退一步避开门口的可视范围,看了眼靠近门口的随月,“Not alone。”
不是一个人。
他直面着门口,看得一清二楚。
站着的那个人,手根本动都没动过。
不是他开的枪。
随月握紧手里的刀,半蹲着,脚尖用力,飞快掠过门前去到另一边。
路过敞开的木门前,手撑着地面保持平衡,另只手手腕使力将刀飞出去。
“砰!”
“砰!”
又是两声枪响。
随即而来的是一声闷哼,她的刀确实命中了!
随月跟舟影交换了个眼神,清了清嗓子,朝里面喊道:“喂,我的刀上有毒,而且二打一,你再怎么厉害,也不一定能赢,商量一下,和平共处行不行?”
里面没有声音。
随月还想出声,远处却传来了低哑的嘶吼声,以及树木轰然倒地的声音。
随月:“……”
她给舟影指了指躲在树边的那个小男孩,“它们听到声音了,你先把那孩子带过来。”
舟影看了眼屋内。
“…先进来吧。”对面终于开口了,故意压低了声线说话。
随月轻呼一口气,“那就先谢谢了。”
她站起来,径直往屋内走去。
舟影去把小男孩从外边拎了进来。
屋内。
站在门口阴影处的那个身影确实是一个人,更准确来说,是一具尸体。
随月绕到尸体的身后,发现了支撑他站立起来的木杆。
她抬头就对上这具尸体泛白的脸色以及明显凸出来的眼珠子,吓得往后跳了一步。
在外面她看不大清,没想到这长得这么吓人。
里面传来了一声低笑,“刚刚那么厉害,这就被吓到了?”
舟影拎着小孩的衣领进的门,关上门一转身,就跟小孩一起直面了这具尸体。
舟影特别平静,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甚至还记得要先捂住小孩的嘴不让他叫出来。
“我可以把他弄下来吗。不得不说站在这真的有点吓人。”随月感叹了一句。
看久了倒也还可以吧。
她就是怕哪个不留神,一转头,发现尸体已经转过身来看着他们了。
这种事听起来很离谱。
但灯塔事件在先,随月又亲眼见过了那些个丑陋无比的怪物,谁知道尸体会不会也复活呢。
现在就算说外星人侵入地球了她都信啊。
“弄下去呗。”
里面那人并不是很关心这具尸体,“反正一会就会被钟塔回收了,现在的重点不应该搞搞清楚吗?”
随月得到他的回复,直接朝捆绑的木材上踹了一脚。
木材有些腐朽,绑法也很粗糙,明显是临时而为,一脚就能踹断。
“什么重点?”舟影闪身,避过倒下的尸体,往里面走进去。
随月踹倒尸体之后又去了门前检查木门关好没有。
‘它们’的嘶吼声似乎越来越近了,这边可能顶不了多久。
随月落下门栓,才往里面走去。
在沙发上躺着一个人,歪着头看他们这边,小腿上还插着随月飞进来的小刀没有拔。
看年纪似乎是十五六岁的小孩。
舟影把手里的小孩丢到沙发上,瞥了眼那人腿上的刀,不紧不慢道:“不拔,留着过年?”

002 安全时间
“不然你以为我说的重点是什么?”少年推了推脸上滑落的镜框,面不改色道,“倒是来给我拔了啊。”
随月:“……”
“噗。”
她实在没忍住笑。
舟影看了眼随月,也知道是她那一句有毒的话把这小孩唬住了。
随月走到少年面前,找了角度把刀拔出来,舟影从背包拿出绷带给她丢过去。
“你们一对的?”少年的目光在两个人之间来回转。
随月给他包扎好,“嗯,我男朋友,他叫舟影,我叫随月。”
舟影纠正了一句,“是未婚夫。”
他上个月好不容易才转正的,地位怎么能说降就降。
“谭野。”谭野指了指沙发上呆呆坐着的小孩,“这小破孩怎么办?”
“你要杀了他?”随月刚把自己的刀拿起来,还没放回刀鞘里,闻言,低头看他。
谭野似乎想到了什么,呸了一声,“先说好啊,我杀那个男人只是因为他抵不住钟塔的诱惑,为了积分杀疯眼,我这叫为民除害,不然这小孩早就死那人手上了。”
他指的,自然是在门口躺着的那个。
谭野换了个坐姿,老神在在的要准备继续开口。
舟影把食指放到唇边,“现在开始,别说话。”
随月半坐在玻璃桌上,给舟影指了指沙发的小孩。
他们三个人中,谭野受了伤,舟影又是离那孩子最近的,要捂住他的嘴,还得是舟影来做。
门外传来嘶哑的低吼声,此起彼伏的。
三个人明显都是已经见过了的。
可小男孩哪里见过这种场面,瞪大了眼睛,直接一个侧身,扑倒在刚坐下来的舟影身上。
身子都在颤抖着不停,却一直记着舟影说的别出声,死死咬住下唇,愣是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
舟影:“……”
他拎起小男孩的后衣领,丢到谭野怀里,身子往后一仰,勾着挑衅一般的笑,对着谭野说了句没有声音的话。
随月一开始没反应过来,再看时,舟影已经说完了。
谭野看懂了,露出完美微笑的脸上顿时僵硬起来,像是面具上多了一道裂痕,伪装失效。
气得他正咬牙切齿,又不得不把声音压得特别低,“看你妈。”
随月:“……”
虽然不知道舟影说了什么,但她好像猜到这不是什么好话。
外边的声音渐渐小了下来,室内炉火烧得正旺,被火焰层层包围着的木材时不时发出“噼啪”的声音。
谭野到底还是个孩子,以为那些怪物都走了,正准备说话,就见随月摇头。
他心下一紧,又安静的抱着怀里的小孩缩在沙发里了。
两只手最终交叠在一起,左手大拇指隐蔽的揉着右手虎口的位置。
随月一直在细致听着外面的声音,她从小时候起耳朵就特别灵敏。
五十米开外的声音都能隐约听到一些,知道的人都说这是她修来的福气,才会有这么好的耳朵。
谭野的小动作,舟影倒是注意到了,看了眼桌子上的手枪,又看了眼谭野。
“走了。”随月听到微弱的脚步声,随着时间过去而越发小声。
看来是暂时放过这里了。
随月放松身子,把手从腰间的刀上拿开,开始从谭野口中套话,“谭野,你知道钟塔到底是什么吗?”
“你让我说我就说?”谭野明显不吃这一套,推了推怀里一动不动的小孩,“喂,你叫什么?”
小孩这才怯怯的抬头,往后挪了一下离开谭野的怀抱,“我…叫周一。”
“哥哥姐姐,外面怎么了…爸爸为什么会变成那样……”
随月看了眼门口那边,尸体不见了。
她拧了拧眉头。
“被钟塔回收了。”谭野似乎知道她要说什么,抢先一步开口,“他妈妈也被回收了。”
积分几经更主,到了谭野手上。
他摸了摸手腕的手表,“钟塔可以看成是一个高智慧生命体,来做什么的…我想估计大家都很明白了吧。”
以游戏的目的,引导人们互相杀戮,挣扎生存。
舟影不知道从哪里摸来了纸和笔,递给随月,“还记得两个半小时前钟塔说的第一句话吗?写下来。”
随月哦了一声,从桌子上下来,改坐到地上,拿起笔就在纸上沙沙写起来。
“2153年,12月8日。钟塔抵达地球生命体,生存游戏正式启动,已检测到全地球近七十亿人口,全部载入游戏完毕。
请各位玩家尽自己所能,保护自己生存到最后,钟塔将随时欢迎您的到来。”
随月一边写一边念,随着最后一句话被添上句号。
一丝脑电波凭空出现,贯穿所有人大脑的疼痛紧跟着袭来。
十五分钟后。
室内陡然昏暗下来,外面微弱的光透过窄小的窗户落在地板上。
随月晃了一下头,看向窗户的方向,映入眼帘的是夜色昏沉的景象。
【钟塔安全时间已到,欢迎各位玩家度过安全第一夜,安全时间剩余9小时53分钟。】
【钟塔积分兑换处将随机出现在世界各处,四小时刷新一次,欢迎采购心仪物品。】
【钟塔播报:积分排行每周五17时公布前三位姓名。积分可掠夺继承及赠予,祝各位玩家游戏顺利】
【叮咚——钟塔友情提醒:切莫轻信身边人。】
带着电流声的男声传到人们脑中,声音动听悦耳,不看念的内容,只听声音,不少人都以为是在听这个男声讲故事。
随月记得刚到这边时听到的声音,分明是那种一板一眼,跟在完成例行公务一样的女声。
一时半会也摸不准是不是人造的百变嗓音。
“既然安全时间到了,那我就去睡觉了。”谭野打着哈欠起身,一瘸一拐的往一边的房间过去。
“…你还真睡啊?”
“不然?难道要等钟塔给我们磕几个头说明安全时间是绝对安全后再睡?”谭野拉开房门,一脚踏进去开灯,头都没转,只是抬起手朝后面摆了摆,“剩下的房间跟沙发归你们了,明天见。”
随月看了眼紧闭着的房门,又看了眼旁边坐得越来越懒散的男人。
后者抬了抬眼,“我守夜,你跟这小孩去睡吧。”

003 我不是救世主
“你昨天晚上一夜没睡,还是你去吧。”
舟影摆弄了一下左手中指戴着的戒指,“你去,我看看能不能联系到联邦那边。”
今天跟明天原本是他休假的日子,两个人很早就计划好了短暂的假期要去做什么。
只是突如其来的钟塔打乱了所有计划。
随月犹豫了一下,“行吧。”
她向周一伸手,“周一,去睡觉吧,你不要想太多,交给哥哥姐姐。”
周一点头,手脚并用从沙发上爬起来,又爬到玻璃桌上,再跳到随月面前,握住她的手,“这里还有房间!我带姐姐去!”
随月看了眼舟影,“有事情立马叫我。”
舟影颔首,“知道了。”
**
翌日。
随月醒得早,一看手机时间,六点十五。
昨日是从十点开始,将近十个小时的安全时间。
安全时间还剩一个小时四十五分。
手机信号勉强还能用,随月打开地图,加载出来目前所在的位置。
是A洲。
她没打扰熟睡的周一,悄悄起身离开房间。
舟影昨天坐在哪,今天还是坐在哪,整个人都像是要被沙发吞掉了一样,窝在很里面的地方。
听到动静,他立马坐起身,发现是随月,“醒了?”
“你要去睡会吗?还有一个多小时。”随月走到他身边。
这会只有两个人,她就直接坐在舟影腿上,拉着舟影左右都看了一圈,确定人还是完好的,随月才放下心。
“没事。”舟影任着她动手动脚,“昨天问了你没答我,积分哪来的?”
随月无辜的眨了眨眼,“换的啊。”
“兑换处在哪?我没看见家里有多出什么奇怪的地方。”
随月笑起来,“在厕所。”
舟影:“……”
他莫名有些服气了,“那你拿什么换的?”
“就是你之前给我买的那个项链。”随月想了想,“好像可以用自己比较珍贵的东西去换积分,也可以用积分换东西。”
舟影的脸色僵了僵,意味不明的看了眼她的脖颈,“珍贵的东西?”
等随月点头之后,他补充了一句,“我送你的东西都换了?”
随月:“……”
她连忙摆手,“我没有!我只是试了那个项链…其他的都还在家里……”
当时家里出现了那个怪物,就在一楼跟舟影待在一起。
厕所是在楼上卧室,她怕舟影出意外,只来得及换这一个能力就下去救他了。
现在逃出来了,她提起那些东西都有些可惜,“早知道当时都换了,现在还不知道能不能回去呢……”
舟影脸色这才缓了一些,“没了就没了,下次再给你买。”
随月当然知道,身外之物到底比不过人命。
更何况最珍贵的东西跟人都在身边了。
她炫耀一般的举起左手,给他看戴着的戒指,“这个我可没丢。”
舟影抬起右手,跟她十指相扣,“这个都能丢的话,你该回联邦检查一下脑子了。”
随月:“……”
哦豁,无差别开炮了。
随月凑过去,在他唇边落下一个轻飘飘的吻,“不要生气,联系到联邦的那几个人了吗?”
“嗯,都还活着。”
舟影看向别处,壁炉的火已经灭了,只是A洲的冬天比国内冷上不少,他伸手给随月扣上衣领的袖子,轻描淡写道:“联邦总部被炸了。”
“呃…”
舟影见她有些不相信的模样,继续补充道:“特别是你负责的那一块地方,被钟塔炸出了个坑。”
这事是那几个告诉他的。
随月:“……”
她试探的看了舟影好一会,没看出来开玩笑的影子。
随月深深叹了口气,已经可以想到以后重建有多困难了,“联邦估计也回不去了。”
“联邦里面有能威胁到它的东西。”舟影捏了捏她的脸,“毕竟,所有的恐惧都来源于火力不足。”
联邦有很多研发的武器,钟塔会选择对此下手,也无可厚非。
也不知道其它几个洲跟国内的情况怎么样。
是不是都被炸了。
“那接下来怎么办?”
“钟塔不是说了吗?去找它。”舟影把人往自己怀里带了带,“要是不想去,我们就先找积分兑换处,然后找个能保命的东西,把你留在这里。”
他不可能让这样任由钟塔摆布的日子继续过下去,也不想看到随月每日都像是活在战场里一样。
“不行,你要去的话,我也要去!”随月不赞同他后面那一句。
舟影猜到了,“路上会很辛苦,如果有什么东西能保住你,在这里就是最安全的。”
随月松开跟他十指相扣的左手,双手一起捂住自己的耳朵,“我不听,我如果怕辛苦我就不会去联邦了。”
她进联邦本来就是为了舟影,所以再怎么样,她肯定不会放着让舟影一个人去冒险。
“为什么要去钟塔?”谭野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来了,靠在自己房间的门边上,半边脸隐在房间的阴暗里,看不清神情。
见两个人的目光都看过来,他顿了顿,又继续反问道:“你是想救世界上所有的人吗?为什么要救他们?”
随月立马挣脱舟影的怀抱站起来,“是我们吵醒你了吗?”
谭野淡淡开口,“没有。”
“我不是救世主,没这么伟大。你倒说说为什么不能救?”舟影身子往后一仰,再栽在柔软的沙发背上。
“为什么要救?”谭野似乎是笑了一声,很浅,“在钟塔到来之前,各洲的战争就没停下来过,伤亡无数,这个我想你们肯定都知道的吧。”
“在我出生前的数年,乃至现在,数不清的灾难与地区动荡,暴力与黑暗无处不在,反复的疾病与传染,到处都烂透了。如果你能救他们,却选择不救,会被他们唾弃,会被写成书中的反派,但谁有拯救世界的责任与义务?为什么会有这个责任?全凭他们一张嘴。”
谭野偏头,上半个身子都隐在黑暗里,“只要你不顺着他们的意,就会被塑造成坏人的存在。”
“看来你经历过啊。”舟影看了眼随月,小姑娘已经愣住了,不知道是在想谭野说的话,还是在走神。
反正呆住的未婚妻好可爱。
舟影干脆站起来,伸手摸了一把她的脸,末了还捏了一下。
光明正大的占便宜。
“是啊。所以你还要去钟塔,终止这一切,救他们吗?”
舟影唇边扬着笑:“或许吧。若是随月想,那么救一个是救,救一群也是救。”
他不在乎别人什么想法,对他来说一点都不重要。
他眼里只有随月。
可以说,若是投靠钟塔能够保证随月绝对的安全,那么他绝对不会犹豫,直接成为钟塔一方的人。
没有随月束缚,他或许会真的成为谭野口中的坏人吧。
谭野怔了会,“……”
随月也反应过来了,没有对谭野的话进行反驳,反而问起了另一个问题,“这里是A洲,你应该不熟悉吧。”
谭野嗯了一声,他确实是不熟。
“那你跟我们走吧,一路也好有个伴,如果到了你熟悉的地方,再分开也可以。”随月眉眼弯弯的笑起来。
“现在的我们,怪物一根手指就能把我们碾碎,不如先想想怎么自保,其他的再说吧。”
舟影站在她身后,手随意的搭在她肩上,“应该换一个看遍世界美好的人来跟你说,估计你们可以辩论上一天,连怪物都听得津津有味的那种。”
谭野:“……”

004 无间断检测
就在谭野想跟舟影辩驳一下的时候,钟塔的声音再次响起。
【安全时间已过,游戏继续。请各位玩家努力存活,抵达钟塔。
钟塔位置已实时发到各位玩家的通讯设备上,请及时查收。】
这次又变成女声了。
随月一边思索着这其中的关系,一边摸了摸口袋,才想起来手机还在屋子里放着。
舟影没等她动手,指尖摸到她左手的戒指,顺时针转了一圈。
两人面前出现一块虚拟屏幕,屏幕上只有一张图,正中间是一个小红点。
周围几乎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看,只有屏幕的边角间有参差不齐的线。
随月摸了一下屏幕,确实只是一张图,再多的没了。
应该是从地图上截屏下来的。
谭野啧了一声,熄了手机屏,“这叫人怎么看?”
“在太平洋。”舟影点出去,切到相机模式,趁着随月没反应过来,动作很是迅速点了下方的拍照键。
末了还顺便哄了哄等会要闹的未婚妻:“留念一下,说不定接下来就没时间拍了。”
随月:“……”
好坏都让他说完了。
随月懒得跟他计较,指着沙发不远处靠近门口的火堆,木架支起了一口锅。
“去烧水,洗漱一下我们出门找点吃的,我去叫周一起来。”
舟影跟着看过去,“宝贝,要不咱们换个自动生火的能力吧?”
他似乎还惦记着随月一开始换掉的那条项链,抬起手就跟她晃了晃手腕上的手表,“一换一,扯平。”
手表是随月送给他的第一个礼物,虽然不贵,可对舟影来说一直都很有纪念价值,恨不得随时都带着。
随月哼了声,“那你换去呗,我可管不着你。”
谭野就没听到他们前半截的话,感觉有点莫名其妙,“什么一换一?积分兑换处刷在这了吗?”
舟影往厨房那边看过去,“厨房的太阳能冰箱里,一个半小时刷新。”
谭野挑了挑眉,快步往厨房走过去,“哟,运气这么好啊?我去看看。”
舟影还在压着声音跟随月打商量,“换个自动生火的东西吧,不然打火机也可以。”
“这可是我给你的定情信物啊,要不你学学钻木取火,别换了。”随月知道他娇贵,故意逗了一逗。
舟影想了想,很理直气壮的拒绝了她,“不!等我钻完,那些东西估计都要把你吃了。”
随月:“……”
她面无表情的往舟影胸口来了一拳,“盼我点好的!不然打你哦。”
舟影揉了一下被打的地方,“你已经打了,家暴啊未婚妻。”
不是很疼,只是在随月面前装可怜这件事,他一向得心应手。
**
云城。
“你积分拿了多少啊?”一个女生把门锁上,转过身。
在屋内的女生摘下耳机,“一百…这些怪物太难杀了…”
一个怪物五十积分。
在兑换处能换到一个不差的能力了。
“我才五十…今天我煮吧,你辛苦了。”徐薇叹了口气,“幸好我们这个地方没有怪物进到里面来,不然家都要没了……”
“这个时候,还顾及这些呢?”另一个女生点开手机屏幕,外放起了一首舒缓的音乐。
她等会还要跟父母通个电话,确定今天他们也是平安的才好。
“你说得也是,这几日外出,我们都要小心一点,我刚刚看到有人动手杀了我们同校的一个同学…”徐薇说起这个就很担忧。
她也是无意间撞到的一幕,若不是跑得快,就要被那个人看到自己了。
“啊?积分真的能被掠夺啊?”那个女生瞪大了眼睛。
她一直都没有看到这一幕,只听钟塔说过。
一想到自己除了会被怪物杀,还会被自己人杀。
女生一下就忍不住情绪了,“为什么我们要经历这些事啊?!明明之前都还好好的!”
在什么钟塔来之前,她也就是个普通的大学生,每天的生活虽然无聊但也很丰实。
“不知道……”徐薇被她这么一说,也跟着难过起来。
歌在这时候放到了高潮部分,清冽的嗓音在室内回荡。
徐薇心思一下歪到了别处,“不知道偶像怎么样了…虽然他很全能,可是遇到这些事,也不一定能接受吧。”
万一他没保护好自己…
**
“他们的情绪波动越来越大了。”
在钟塔的最顶层内部,一个声音突兀的响起来。
若是有人听到,必然会认出这是昨日晚上钟塔公布部分规则的嗓音。
“他们的感情确实丰富一点,你别偷懒,多收集一些相关的信息。”另一个女声响起。
“我是不是怪物放早了?”男声顿了顿,略微有些奇怪的开口,“他们居然大部分都是被怪物杀死的。”
他话说到尾,还带了点可惜。
“这才哪到哪,选拔赛才刚开始……秤,你来看这个人。”
“什么人需要我来看…哇!他积分增长速度怎么这么快!是不是钻钟塔的漏洞了?”男声对影响很是惊讶。
“我去调资料,你让系统醒一下,过来无间断检测。”
**
夜色逐渐降临。
随月几人已经出了山区,一路避开怪物所在的地方,小心翼翼的行走。
所幸这边离舟影的停机坪势力并不远。
太阳降落之时,正巧赶到。
停机坪拥有的热武器也不少,只不过都集中在一处地方。
钟塔似乎只是精准小范围般攻击,停机坪的其他地方都还是完好的,停机坪的人也有一半活着,守在停机坪内部猎杀怪物。
舟影赶到时,无疑成了最中心的顶梁柱。
“你们势力还真不简单啊。”谭野感叹了一句。
他对国外的势力也是一知半解,老师授课也不会过多讲国外的具体事情,全靠自己去了解。
舟影瞥了眼,哼笑,“所以赶紧叫声爹,我保护你。”
谭野:“……”
做你的春秋大梦!
随月牵着周一在旁边笑,“应该叫叔叔。”
舟影没说话。
谭野灵机一动,“舟叔叔。”
舟影:“……”
谭野最后还补了句,“随姐姐,牵牵我,我好怕怕。”
舟影:“……”
随月在一旁笑得更开心了,“舟叔叔哈哈哈哈哈。”

005 时间被调
舟影啧了一声,“凭什么叫我叔叔叫她姐姐?小孩,一视同仁行不行?”
“我不!我就不!”谭野给他比了几个鬼脸。
他难得看舟影吃了瘪,更得意的叫了几声舟叔叔。
舟影偏过头,冲他冷笑:“再吵吵我把你丢出去喂那些怪物,也不知道你小胳膊小腿的能喂几个。”
谭野:“呃……”
他火速捂住自己的嘴,不服气,但是打不过。
只能被迫闭嘴。
舟影呼出一口气,“随月,你带他们两去找房间住。”
随月收起笑,点了点头,“那等会再带他们去找你吗?总得整几个趁手的武器吧?”
“你让小孩用枪?”舟影看她,又看了看她右手边牵着的周一,“让他呆在这就好了,无聊了就在地下那几个训练室给他整点健身设备玩玩。”
虽然知道舟影说的不是他,但谭野还是觉得有点被戳到。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板,抬头就对上舟影暗带嘲讽的眼神。
谭野:“……”
随月没等他们再吵起来,伸手拉过谭野的衣领就带着走,“走了,等会带你们参观一下停机坪。”
舟影看着他们离开,偏头问身边的人,“后山清了吗?”
“还没有,数量太多,而且不知为何,比其他地方的怪物都要庞大,足足有两倍。”领事人忧愁的叹了口气。
本来外边的一个怪物都有一个一米九成年男子那般高大了,两倍,相当于两米。
还是以群伙行动的。
这谁受得住不是。
“两倍?”舟影眯了眯眸,若有所思,“晚上我跟随月去看看,后山那边的入口封起来了吧?”
“是,已经封锁了,墙体也加高成两米五。”
舟影嗯了一声,“走吧,带我去控制室。”
**
另一边。
“我总感觉有东西在盯着我。”慕绥青摸了摸后脖颈,略有些不大自在。
他最近一直都有种被人偷窥的感觉,但每次都没发现人,连摄像头监听器这些都没发现过。
总不能一直都产了错觉吧。
“我没感觉到啊,是不是太久没休息了?”慕绥青身边的女生左右看了一圈,“要不你先睡会,我们来守着你就行!”
“对啊对啊,我们守着你就好了!偶像你好好休息!”
“对对对!偶像去睡觉吧!昨天晚上你肯定都没睡好,你看都有黑眼圈了!”
围在他身侧不远处的几个女生闻言,立马凑了过来,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
慕绥青温和的笑起来,脸颊两边带着浅浅的酒窝,在阳光的照耀下有一瞬间显得特别耀眼,令人有些目眩。
他只是朝身边的几人摇头,“哪有让你们保护我的道理,放心,我没事的,你们才要小心点,不要受伤。”
慕绥青走到围栏边,往下面望去。
他们此刻的位置是在楼顶,这栋楼有十三层高,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下面街道的情况。
他目光有一瞬间的冷冽,随即又扬起一抹温和的笑,转身跟身后的女生继续交谈起来。
钟塔内部。
〈我翻翻…在人类性格谱中,他应该是温润如玉型的。〉女声淡淡的响了起来。
“什么谱?我怎么没有?主人给的?太偏心了吧!我也想看!!”
〈就你这咋咋呼呼的,他怎么可能会给你?〉
〈行了,这个人身份调出来了没?系统还在睡觉吗?〉
“调出来了,她一向懒得管这些,权限给我了!”男声得意的笑起来,“这人是个明星,在人类的网络通信中,被称为星星之火,好像很厉害哦。”
〈明星?难怪身边这么多人,积分来源基本都是那些姑娘送给他的,倒也没有钻漏洞…〉
〈可以改一下监测时间了……那边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你是想问A洲怎么红了一块吗?”男声顿了顿,调出了一个屏幕,在屏幕里正是随月。
“这个,我今天早上无聊到处看嘛,发现她因为钟塔到来的电波产生了自身能力,所以她走的地方基本都是红的,方便我看嘛。”
〈这是我们发现的第一个吧?看起来还没发现这点,你多看看,说不定还能看到多几个,这些人或许会成为最先一批到这的人。〉
**
停机坪内。
随月正在走廊靠着窗户边跟舟影通话。
她提起第一天时的异样,“我记得我当时看了眼表,还有一个多小时才到安全时间。”
虽然没有细看,但也差不了多远。
但下一秒就到安全时间了。
这期间,只可能是钟塔做的事了。
“那玩意既然能让太阳从西边升起,肯定有能力调快时间的。”舟影一边跟她说话,一边在纸上给别人写字。
“我又不是傻子,当然知道这是钟塔做的啊……”随月摸了摸鼻子,“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突然调时间,对它有什么好处啊?”
舟影随口道:“恶趣味吧,谁知道钟塔是怎么想的。”
随月没说话。
下一秒,时间再次被调动。
随月迟缓的眨了一下眼,面前屏幕左上角的时间正准的跳到了十点,外面的天也陡然昏暗了下来。
她:“……”
很好。
又被调了。
舟影那边传来了嘈杂的声音,没一会,舟影才开口说话,“你们没事吧?”
声音隔得有些远,似乎通讯设备跟他不在一处。
“我没什么事…你那边怎么了?”
舟影没再回她,通讯也没挂,像是身处闹市一样,各种各样的声音都有。
仔细一听,还能听到有人在卖菜买菜。
随月迟疑了一会:“你不在会议室了吗?”
舟影这次回得很快,像是确定了什么东西一样,“一周前家附近的菜市场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