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衍秦枣枣

第1章 :恶毒女配是什么鬼?
“姑娘!姑娘你千万别想不开啊!你看看这湖面的水,只有一层薄冰,天哪!跳下去还没淹死呢就给先冻死了!而且这冰面上还落了好些鸟屎呢!姑娘你这要是跳下去,这鸟屎就得糊您一身啊!您平日最爱整洁了,是断然不会跳到鸟屎堆里的,对不对?”
小小的丫鬟死命抱着秦枣枣腰不撒手,而被小丫鬟拦腰抱住的秦枣枣,看着脚边近在咫尺的湖面,再瞅瞅上面一层不太明显的鸟屎,一脸的生无可恋。
“好吧,我决定不在湖里死了,你松手吧。”秦枣枣干巴巴的开口,拍了拍小丫鬟环在自己腰间的手背。
“不!姑娘若是还想去别的地儿寻死,那奴婢打死都不会松手的!”小丫鬟似乎是用尽了最后一丝倔强,摇头违抗了秦枣枣的意愿。
……
秦枣枣无语望天,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忽然只想大喊一句。
这他妈叫什么事儿啊!
秦枣枣情绪激动要跳湖,事情的起因还要从今天早上说起。
秦枣枣已经穿越过来三个月零八天了,对这里的生活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可是越了解,越觉得熟悉,好像这些眼前活生生的人,还有身边每每发生的事,自己都有所印象,就像先知,今天太阳一出来,她就能知道今天要发生的事。
起初不知道原因的时候,秦枣枣还以为自己真的是有什么未卜先知的金手指呢,可是今天发生的一件事,让秦枣枣觉得自己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狗屁金手指,狗屁穿越就是女主角!
狗屁未卜先知!!!
今日,秦国公府一直寄养在外祖家的二小姐回来了,二小姐从小身体不好,京城有位德高望重的大师说,二小姐与京城的风水不和,若是一直待在京城,身子便会一直不好,最好的办法是在及笄之前一直养在京城外面,待二小姐成年之后,这种现象可能会好些。
然后自家那个傻兮兮老爹,就听信了这个所谓大师的鬼话,将二小姐送去了她的外祖家寄养,这一养就是十几年,秦国公府上下都快忘记这个二小姐的存在之时,她又忽然回来了。
今天早上,家里所有的小辈都在门口迎接这个从外面回来的二小姐,秦枣枣自然也在其中。
从那辆简约低调的马车缓缓驶到秦国公府,从那辆马车的车帘子被一只芊芊玉手给掀开,从那张精致白嫩的脸,从那车帘子后面显现。
从自家傻兮兮的老爹,叫了一声二小姐的名字。
“歆儿,一路辛苦了。”
歆儿,秦……秦歆!?
这个熟悉的名字,在秦枣枣的脑子里嗡的一声炸了。
她想起来了,怪不得……怪不得!
怪不得自己穿越过来的这三个月零八天,发生的事情都这样熟悉。
不是因为什么金手指,也不是因为什么未卜先知,而是因为秦国公府的二小姐,她的名字叫秦歆!
这个名字她很熟悉,因为她曾经无意中在路边捡到过一本书,说来也是可笑,那本书中的内容,对应的正是如今自己生活的这个世界。
她甚至都怀疑自己根本就没穿越到什么平行世界,而是穿越到自己捡到的那本书中了!
秦歆是书里的女主,而秦枣枣,这个名字她也熟悉啊,因为秦枣枣正是书里的恶毒绿茶女配!
卧了个大槽!
滑天下之大稽!
自己穿越到书里也就算了,竟然还整了一个恶毒女配的身份活着!?
老天爷你戏弄我???
当初看这本书的时候,秦枣枣明明白白的记着,这个让人恨的牙根痒痒的恶毒女配,在女主出嫁的前一日,被女主利落痛快的给干掉了。
自己当初看到这一段的时候,简直爽歪歪,心里还特别痛快,似乎是把自己代入到了女主的身份上。干掉这个恶毒女配的时候,那感觉,神清气爽,就像出了一口恶气。
可是现在想想,秦枣枣只觉得天意弄人,可笑异常。
合着穿越的这一遭,就是等着被女主出嫁的前一日给干掉的呗?
秦枣枣是因为出了车祸,才在这个异世当中醒来的。
事情的发生总是有因有果,那自己出了车祸,再次醒来,就是上天给了自己一次重生的机会。
她好不容易在这个世界安安稳稳的活了下来,就更加懂得珍爱生命,远离危险了,可万万不想得罪这个女主角,而被她给干掉呀!
就在秦枣枣打定主意,要远离女主,珍爱生命,绝不得罪她的时候。
天意弄人的时刻也紧跟着到来了。
迎接的女主角回府的时候,秦枣枣站在那里,手里原本拿的牢牢的手炉,不怎的就拿不稳了,咕噜一声,掉在了自己的脚边。
地面是倾斜的,手炉是椭圆的,所以没有意外,手炉滚了下去。
而斜坡下站着的,正是刚从马车上下来的二小姐,秦歆!
手炉似乎懂得了老天让它掉落的安排,一路很争气的咕噜咕噜滚到了二小姐的脚边,末了,手炉的盖子,还咔擦一声开了!盖子一开,烧的正旺的小炭火便紧跟着滚了出来,好巧不巧,小炭火滚到了二小姐的石榴红裙摆上,滋滋冒着黑烟,顺利的将人家裙摆烧出来一个焦黑的小洞。
……
场面一度很安静。
二小姐脸色一黑,低头看着被烧出一个洞的裙摆,神色莫名。
秦枣枣脸色一白,也低头看着二小姐裙摆上的小洞,隐约觉得眼前发黑,前路一片迷茫,脑海里只出现了四个大字:天要亡我……
“枣枣,你怎么能这么不小心呢!你二妹的裙子都烧坏了,还不快带你二妹回去换身衣裳。”
还是自家老爹先回过神来,看着微妙的氛围,开口打破了沉默。
“对……对不起啊,我对天发誓!刚刚真是手滑,那块炭也是自己滚出来的,绝不是我故意的啊,二妹——”
抬头对上二小姐温柔又带点寒意的目光,秦枣枣吓得浑身一个激灵,开口道歉都有些磕磕巴巴,最后还企图将锅在推给老天爷的时候,却发现这种推责其实显得有点可笑。
麻蛋……已经够可笑了好吗!那个破手炉什么时候掉不好啊,偏偏在二小姐回家的时候掉?还偏偏掉到她的脚边,还偏偏滚到她的裙下,滚出来的炭火烧坏她的裙子?
秦枣枣差点气笑了。
这里面要没有老天命运的推动,秦枣枣第一个打死都不信!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她前一秒想着如何躲避女配的命运,下一秒就被女配命运安排的明明白白。
该死的,这不是强行被女配命运推着走嘛,难道这玩意是想躲也躲不开的?

第2章 :腹黑女主啊!
为了将功赎罪,秦枣枣主动给二小姐秦歆带路,陪着她回了府上的海棠阁去换衣裳。
这海棠阁,原本是二小姐的生母,生前所住的园子。
如今府里的二小姐要回来了,祖母便吩咐下人将这海棠阁收拾了出来,给二小姐居住。
走了没多大会儿,海棠阁到了。
“那个……老妹儿啊……呸,二妹啊,进去换衣裳吧,快去快回,我在门口等你,今儿是十五,咱祖母那边初一十五都要去给她请个安的,去的太迟了不太好。”
祖母不喜欢二小姐的母亲徐氏,当然也就不喜欢徐氏所出的这个二小姐。秦枣枣知道这个,此时的提醒,真的是发自内心的善意,毕竟现在这个家,祖母的地位就跟老佛爷似的。
女主本就不得祖母喜爱,前世自己看过的那本书里,祖母一直到死,都是打心眼里厌恶女主的。
女主刚回来的时候,祖母也是因为看不惯她,所以各种为难。
以至于女主刚回家的那些日子,过的挺艰难的。
自己既然知道这个的话,稍微给女主提个醒,让她在祖母面前演演孝顺的把戏,说不定祖母就不会太过为难女主,那到时候自己也能沾沾光啊,至少给女主卖个好,证明自己不是想跟她作对的坏女配,也许就能平平安安好好活着了呢。
没得办法,这个想法委实有点没尊严,但是尊严跟小命哪个重要?
毫无疑问,秦枣枣选择了小命。
对于秦枣枣这个善意的提醒,秦歆倒是显得蛮惊讶的。
“多谢姐姐如此好心,妹妹知道了,去去就回。”
秦歆对着秦枣枣福了福身,心里虽然惊讶,表面却是波澜不惊,温润宛雅的笑着回话。
“嗯嗯,去吧。”秦枣枣也客气的笑着,脸上的笑容其实是强撑着,毕竟心里紧张,生怕那句话说错了,回头再得罪了女主,那要命了。
秦歆换衣服换的很快,没多大会儿功夫就换好衣衫出来了。
姐妹二人结伴往慈安堂走去,其实现在过去已经是迟到挺久的了。但事出有因啊,祖母应该不会因为这个为难女主吧?
一路上,秦枣枣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着。
到了祖母的慈安堂,祖孙三人见面之后,不咸不淡的问候了一句,之后便让这迟迟赶来的两个孙女落了座。
秦枣枣有意离那个要命的女主角远这点,所以选了个最靠门边的偏僻位置坐下。
祖母纳闷,还问了一下原因,秦枣枣也是谎称自己有些闷,靠门口的地方透气,才糊弄了过去。
祖母其实很反对二小姐归来,但是爹爹一再坚持,祖母没法子,最后才妥协,点头答应。
眼下秦歆虽然回来了,但是祖母并不待见,反而在这第一次见面时,来了一个下马威。
所以祖母与其他姐妹和婶娘说话时,都有意无意的影射二小姐秦歆。
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这么明显的指桑骂槐,谁听不出来啊。
秦枣枣也在祖母拐弯抹角的说话声中回过了神,偷偷打量起了二小姐秦歆。
不得不说,长得很美,但是跟爹爹却一点都不像,大概是像她亲娘更多一些。
长得美,身材也很标致,气势也很可以。
是她没错了,完完全全的女主脸啊。
今年是哪一年?是书中的永安十三年,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二小姐秦歆就是永安十三年回家的。
永安十三年……二小姐今年十四岁,过了年就十五了。
她是啥时候跟当今六王爷定的婚来着?
是永安十四年,还是永安十五年?
这些小事情她有些记不清了,但是他们成婚的日子,秦枣枣是记得清清楚楚。
永安十七年,金秋十月,菊黄蟹肥的时候,是秦歆与六王爷的大婚之日,也是女配秦枣枣死在秦歆的剑下之时。
是什么,让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妹自相残杀?
想到这一点,秦枣枣有些苦恼的扶住了额头。
还能因为啥,完全就是秦枣枣这个女配作死作的呗。
书里的那个女配一肚子的坏水啊,看女主角那是处处不顺眼,各种使绊子,大绊子,小绊子,甚至有一次还差点要了女主的性命。
可谓是作天作地作大死,作死程度有十级,她不死谁死?
可如今,在这副壳子里的并不是原主女配,而是自己啊,自己乖乖巧巧,如此珍爱生命,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去作死呢?
虽然不知道老天爷让自己重生在这个女配的身体里面算怎么回事,但是如果自己一直珍爱生命,远离女主的话,是不是到了永安十七年就不用死了?
也对哦,自己不去招惹女主,女主不记恨自己,怎么可能无缘无故杀了自己呢?
女主的设定秦枣枣也知道,是个人美心善的,只不过她的善良带着锐气,不是傻白甜的那种。
人不犯她,她不犯人,对她好的,她百倍奉还,对她坏的,她也百倍报复。
是个真性情,可与之结交的朋友。
当然结交是不可能结交的,因为待在女主身边的女配角,随时都有可能成为炮灰呀,太危险了,实在太危险了。
珍爱生命,远离女主。
只要不惹她就好了,只要不惹她就好了……
秦枣枣在心里默念着,又抬头偷偷的去看她一眼。
只是这次的偷看,被人家给逮住了。
祖母还在那里絮絮叨叨的说着,秦歆原本是在低着头默默听着的,可能是察觉到了秦枣枣的视线,脑袋轻转,一道清冷的眼神与秦枣枣对视。
我去!!!
你别看我呀,你晓不晓得你的眼神挺吓人!
秦枣枣又惊又尴尬的冲她笑笑,嘴巴一咧,眼睛睁大,露出一排小白牙,笑起来的模样有点傻。
“噗嗤……哈哈……”
看到秦枣枣呆呆傻傻的笑容,秦歆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清丽的浅笑,在这安静的厅内显得分外突兀。
这个大姐有点可爱呀,与传闻中的竟是完全不一样,秦歆心道。
不过此时坐在主位上的祖母,听见了秦歆的笑声,脸色一黑,当即沉下脸来。
“二姑娘,莫不是觉得祖母刚刚说的话很是可笑?”
“回祖母的话,歆儿并没有觉得。”秦歆不急不躁,站起身来,轻声细语的回答。
“那你刚刚为何发笑?”祖母神色更冷了。
听见祖母询问为何发笑,秦歆有意无意的往秦枣枣的方看了一眼。
秦枣枣被她看的一慌。
确实,她会发笑,大概是因为自己冲她笑了,所以她也才笑的。归根结底,她被祖母甩脸子,还是因为自己。
完球了,该不会是记恨上了自己所以才看自己的吧?
秦枣枣心里更慌了。
就在秦枣枣胡思乱想的时候,秦歆开口说话了。
“回祖母的话,我刚刚发笑,是因为看见大姐对我笑了,来而不往非礼也,大姐对孙女笑,孙女觉得,应该回应才是对的,所以这才笑了,若是惊扰了祖母,还请祖母恕罪。”
秦歆低眉顺眼的柔声回答了祖母的话,看似乖巧,实则暗暗把锅甩给了懵逼中的秦枣枣。
秦枣枣:???
“枣枣?可确有此事?”果然,祖母一听还有秦枣枣有关,立刻将矛头转向了秦枣枣。
二……二小姐,你他丫的竟然还是个腹黑!我我我,我不认识你了!
秦枣枣微微瞪着眼睛,面对祖母的质问,秦枣枣倒是觉得没什么,她还依然沉浸在女主角竟然是腹黑的震惊中。
“枣枣?”见秦枣枣瞪着眼睛发呆,祖母又唤了一声。
“啊——对,是我先朝二妹笑,所以她才笑了的,别问我为什么忽然朝二妹笑,问就是我乐意,毕竟谁还不能笑了?”

第3章 :跑路的打算
祖母听后瞬间说不出话来了,这大孙女都承认了,那自己也不好再借着这个由头去发作的秦歆了。
所以脸色阴沉的闭上了眼睛,对着下面坐着的一众小辈挥了挥袖子。
“我乏了,你们都回去吧,雪天路滑,路上都仔细些。”
“是——”众人起身,齐齐行礼,然后依次退出了祖母的慈安堂。
离开的慈安堂的人,心思各异,唯有走在最前面的秦枣枣,心里是无比庆幸的。
因为……哈哈哈哈!她坐在了慈安堂最靠门口的位置,现在散场了,那她当然占取了最佳地理位置,是第一个冲出慈安堂,能快步离开的人!
占取最佳位置,能拥有快速远离要命女主角的机会,秦枣枣只想夸自己一句,当真是——机智的一批!
秦枣枣面带微笑,脚下步子生风,青石路面上的雪,丝毫影响不了她的速度。
一会儿的功夫,就连自个儿丫鬟都被她远远甩在了后面。
什么?为什么不等着自己丫鬟一起走?
笑话,丫鬟又不是不识路,等她的话,说不定会被后面的二小姐赶上来。
小命重要,还是等丫鬟重要?
秦枣枣再次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小命。
——
一路快步走回了自己的华庭阁,自己院里留守的丫鬟迎了出来,帮忙脱下斗篷,抖落了上面的落雪,拿到火盆附近的衣架上挂了起来。
外面很冷,也很危险,还是自己的小院待着舒服安逸啊。
丫鬟翠竹很快端着一碗热气腾腾奶茶走了过来,恭敬的奉上。
“姑娘,这是今早上小厨房里刚煮好的奶茶,您喝一碗,暖暖身子吧。”
秦枣枣接了过来,轻轻抿了一小口,温热醇香又丝滑的奶茶下肚,口齿留香。
不要问为什么书里的世界会有奶茶,问就是秦枣枣嘴馋了,自己写了配方,整了材料,然后自己煮的。
后来懒得自己煮了,就将煮奶茶的方法手把手的教给了自个儿房里的大丫鬟翠竹。
甚至偷偷拿着自己每月攒下的月例,去外边悄摸摸开了家奶茶店。以前攒下的小钱钱虽然不多,但是也有八十几两了,买个面积不大的铺子,再雇点人手,算是足够了。
小小的店铺很争气,这才开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就把启动资金的十几倍都给挣回来了。
秦枣枣现在也算是个有钱有收入的小富婆了,其实不管在哪个朝代,哪种环境,自己有钱,才算是最硬的底气。
就比如现在的秦枣枣,自从知道自己其实只是个苦逼的女配时,脑海里已经推算出差不多二十来种跑路方式了。
天大地大,万里山河。女配怎么了,好歹自己有脑子啊,哪里去不得?非得可怜巴巴活在女主身边,每天过的小心翼翼,时刻都有可能被当成炮灰牺牲掉?
她要站起来,勇敢的对命运说“不”!
反正自从手里的手炉掉出来,不小心烧坏了秦歆的裙子,秦枣枣心中就已经有了个大胆猜测。
可能……真的很有可能,自己越不想招惹女主,越想远离她,命运可能就越想看自己笑话,越把自己往绝路上撵。
那种被命运推着走的感觉,秦枣枣光是想想就觉得头皮发麻,不寒而栗。
自己现在所在的世界,确确实实是自己以前看过的那本书中。
可是自己穿越过来之后,周围都是活生生的人,就连自己也是,吃喝拉撒,真实的要命。
对于重生的秦枣枣来说,这里,已经不是书中的虚拟世界,而是属于自己的现实世界了。
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自己是女配,命运就要推着自己往绝命道路上走。
秦枣枣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更不可能乖乖任什么女配命运的摆布。
命运想推着自己走,那自己还会蛇皮走位呢!只要走位走的够灵活,我看命运还能不能推得到!
“哼!”秦枣枣倔强的冷哼了一声。
一杯奶茶下肚,秦枣枣也已经做好了与该死命运抗争的准备。
来吧!互相伤害啊,谁怕谁!
手里精致的陶瓷小碗被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放,发出很大的声响,惊动了门外候着翠竹。
她急忙探头进来:“姑娘,怎了啦?”
“没事,手滑了,没拿稳。”秦枣枣挥挥袖子,站了起来,大步往屋外走着。走的时候,脸上神情既壮烈又沧桑,吓得翠竹还以为自家姑娘是要出去跟人干架呢。
她抄起门后那根自己惯用的短棍就跟上了姑娘的脚步,姑娘在前面走的很快,自己差点没跟上。
外头还下着稀疏的雪,但是姑娘没穿斗篷也没打伞,脚步还走得很快。
察觉到这个,翠竹更加坚信姑娘这是准备出门干大事去了,手里的棍子都不自觉的握紧了几分。
而秦枣枣在前面走了一会之后,察觉到自己身后的脚步声,疑惑的停下,回过了头。
翠竹抬眼对上自家姑娘的疑惑的眼神,有些不知道该说啥。
自家姑娘这些日子性情有些变化,但是对身边的人一如既往的好,翠竹从没怀疑过什么,甚至更加喜欢性情大变之后的姑娘。
以前姑娘在府中的地位虽然很高,因为是嫡长女。但是她这个嫡长女,也因为母亲早早的过世,而过的有些憋屈。
但是最近几个月不同了,姑娘她变了!变得厉害了,变得谁都不怕了。谁敢招惹姑娘,姑娘就敢怼谁,以前姑娘那些婶娘们,闲来无事时没少给姑娘气受,可是最近几个月,却被姑娘整治的服服的,没一个敢上前来找不痛快的了。
作为姑娘的大丫鬟,翠竹自然是跟着扬眉吐气了一番。
所以此时姑娘要去干的事情,哪怕姑娘没有吩咐,翠竹也要跟着,帮衬姑娘,保护姑娘!
翠竹毅然决然的想着,昂首挺胸,握着棍子,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哈哈哈……你这是举着棍子要去干啥?”秦枣枣忍不住被翠竹这怪模样给逗笑了。
“姑娘不必撇下我,不论姑娘去哪,想干什么,翠竹都能帮忙。”说罢,还抬了抬手中的棍子。
好吧,她做这个动作,原本是想给姑娘些安全感的,可谁知自家姑娘竟然笑的更欢了。
姑娘在笑什么?
虽然很疑惑,但是翠竹却没问。
“你知道我要去哪不?”笑了许久,秦枣枣终于缓了下来。
翠竹老实的摇摇头。
秦枣枣忍着笑意抬手指了指近在眼前的茅房。
翠竹顺着她的手指看去,小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拿着棍子捂住了脸,头也不回的跑了。
天哪!姑娘要如厕,她说要保护姑娘!?

第4章 :普天同庆
等等!好像重点并不在这啊!
问题的重点是,自家姑娘上个茅房而已,为什么出门时的表情却是那样的壮烈呢?
要不是自家姑娘的表情太过引人想入非非,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干出如此丢脸的事呀……嘤嘤嘤。小丫鬟捂着脸,一路跑回了自己的岗位。
小小的一场闹剧,并没有影响到秦枣枣什么,反而令她有几分沉重的心情有所缓解。
毕竟小丫鬟什么的,实在太可爱了~
府中的二小姐常年不在家,现如今回来了,府里很多人自然回去探望。
当然,这其中并不会包括秦枣枣。
笑话,托人给她稍个回府的谢礼就已经很很不错了好吧,难不成还上赶着去女主面前刷存在感啊?
找死?
小命仅此一条,如此珍贵,怎么可能不好好保护。
而此时的二小姐秦歆,坐在自己海棠阁的厅内,看着络绎不绝上门探访的各种亲戚,脸上从始至终都是招牌式的笑容,半点没变过。
行为举止也是端庄大方,说话客气又官方,竟是一时间让人挑不出毛病来。
前来还想找找茬的诸位婶娘,都不由得碰了壁。
这府上难不成是闹了邪风?原本软弱好拿捏的大小姐像变了个人,脾气贼大,巧舌如簧,对谁都敢甩脸子,还偏偏事事占理,让人无法反驳。
这个二小姐按理说刚从穷乡僻壤的外祖乡下回来,按理说,不应该比大小姐好拿捏的吗?怎么如今看着竟不像是乡下长出来的姑娘,反而一言一行得体大方,气质比自家闺女都要好上几分,整个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让人一点毛病都挑不出来啊。
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秦国公府的国公爵位已经三代传承,到了如今,传到大哥的头上,但是大哥却没能生出儿子来!
这是何等的好消息!
如今的秦国公没有儿子,前前后后娶了两个夫人,结果都是生下女儿之后便撒手人寰了。
如今大哥不愿再娶,那将来,将来……从二房三房四房当中过继一个出色的儿郎当儿子,这不就是其他几房的机会嘛!
大房一家注定无法继续延续国公爵位,爵位最终会落到其他几房的儿子头上。
那府里大哥的两个女儿,大小姐跟二小姐,自然是乖乖听话才是最好的。
虽然她们是女子,将来总归是是要嫁人的,按理说不足为惧。
可是她们两个作为大哥的两个嫡女,若是对过继子嗣这种事情,万一心存不满,那还是有点麻烦的。
不过好在这秦国公府,这两位嫡出的小姐都死了娘,大哥虽然对她们疼爱,却也不能时常将手伸到女人的后院里来,那管教拿捏的事情,同在国公府的几位婶娘,还不是稳稳地。
咳咳……当然,之前十几年,拿捏着府中的大小姐,几位婶娘确实干的很顺利,只不过可能是前段时间逼得狠了,这大小姐才性情大变,不好拿捏了,但是以后时间长了,还是能重新拿捏住的!柿子要挑软的捏,这大小姐从小心性就软弱,估计这次的反抗,也不会持续多长时间。
不过眼下令人头疼的不是大小姐,而是这二小姐了。
让人挑不出错处,规规矩矩的,很不好拿捏,才是最让人头疼的!
头疼的几位婶娘越待越觉得无趣,很快就起身离开了。
她们这一走,海棠阁这也才算清静了下来。
“二小姐,这是大小姐托人捎来的贺礼,您要不要打开看看呀。”
秦歆身边的小丫头跟着秦歆十几年了,打小陪着她长大,自然懂得二小姐的一点心思。
此时回府,其实二小姐并不高兴,因为这里虽然是她的家,但是她与这所有的人都不熟,一个人,孤零零的,好不可怜……
没想到,如今二小姐的亲姐姐,虽然是同父异母的,但也好歹是嫡亲的姐姐呀。嫡亲姐姐连送个贺礼都不亲自过来送,居然托别人来送,这是什么意思嘛!
秦歆倒是没有小丫鬟想的那么多,她一听是那个傻乎乎的姐姐捎来的贺礼,顿时来了兴趣,招了招手,示意小丫鬟拿过来。
小丫鬟恭敬的递上来一个礼盒,礼盒还挺精致的,只不过拿在手上轻飘飘的,没什么重量,一猜就知道里面没多少东西。
怀着好奇心,秦歆打开了盒子,看见里面的东西之后,嘴角一抽……
就连秦歆旁边的小丫鬟,看见里面的礼物之后,都忍不住撇了撇嘴。
咦——真抠!
居然就只有一副珍珠耳坠?我家二小姐难不成缺你这幅普普通通的珍珠耳坠?
当然了,这个轻飘飘的小盒子里面除了一副珍珠耳坠,还有一张秦枣枣亲手写的贺卡。
只见这个小小的硬纸卡片之上,歪歪扭扭写了几个大字。
恭喜二妹回家来,普天同庆。
……
小丫鬟红儿:……
秦歆:……
普天同庆是什么鬼?
普天同庆你个大头鬼啊!
秦国公府的二小姐回个家,就值得普天同庆了?
自己这个大姐,写字写成这个样子,用词还能这么用,难不成在家没上过学塾?是个没文化的?
虽然心里知道不太可能,但眼前的种种事情,还是让她忍不住怀疑。
好吧,是她操心太多了,没事怀疑这个做什么。
……
“红儿,去将我首饰匣里那一对镶着红宝石的金镯子取出来,找个礼盒包一包。既然大姐不来看我的话,那我身为小妹,自然理应去大姐那里拜访一下。”
红儿一愣,想了想大小姐派人捎过来的珍珠耳坠。
“可是小姐,金镯子跟珍珠耳坠的价值相差会不会太大了?我们用金镯子回礼的话,合适吗?”
红儿其实倒不是心疼什么金镯子,二小姐如今刚刚回府,人际关系最好还是不要出什么差错才对,所以红儿担心的,是二小姐是否应该回礼回相等价值的东西,这样才能让人挑不出差错。
“一对金镯子而已,恐怕比不上这对珍珠耳坠的价值呢。红儿,你应该好好看一看这副耳坠,你看看这珍珠,是普通的珍珠吗?”

第5章 :蹭饭
秦歆轻笑,将手里的珍珠小盒子递给了红儿。
红儿接过去一看,竟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红儿错了,先前没好好看看这珠子,这竟然不是普通的淡水珠,而是接近无瑕的上乘海珠……”
有句话叫做无瑕不成珠,这接近无瑕的海珠,价格极其昂贵,用金镯子回礼,确实是合适的。
红儿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去了内室,将二小姐的金镯子取了出来,但是找礼盒的时候,却发现她们刚刚回府,手中并没有礼盒。
“不是刚刚才收了那么多的贺礼,在ˢᵚᶻˡ这堆礼盒中找一个合适的盒子,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再把金镯子放进去,这个礼盒就是我们的了。”秦歆给正在埋头找礼盒的红儿提了个醒。
听了二小姐的话,红儿一拍脑门,赶紧去那堆贺礼当中扒拉礼盒了。
等收拾完了这个礼盒,外面的时辰已经接近午时,马上就到该用午膳的时候了。
“小姐,咱要不要用过午膳再去给大小姐回礼呀?”
小丫鬟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然后转头对秦歆小声的提议道。
秦歆笑着摇了摇头:“这可不行,我是看准了时间要过去蹭饭的,这个大姐与我们打探来的消息可是大有不同,我们打探来的消息不可能有假,那问题一定是出在这个大姐身上。这里面的情况有些不对,我不得亲自过去摸摸清楚吗?”
红儿听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没再多言,一路跟着自己小姐去了大小姐的华庭阁。
这大小姐不愧是大小姐,身为秦国公府的嫡长女,就连住的院子也比府上其他的院子要好很多。
二小姐的海棠阁虽然没有很寒酸,但是跟大小姐的这个华庭阁一比,就显得很不起眼了。
可是刚刚走到院门的时候,竟被守门的婆子给拦了下来,说是要进去禀报大小姐一声才行。
小丫鬟红儿有些沉不住气,气得直跺脚。
“二小姐你可是大小姐的嫡亲妹妹啊,来拜访一下自己的姐姐,竟然还会被这里的婆子给拦了下来?”
“淡定,我们刚刚回来,这不是很正常吗?以后熟络了就好了。”秦歆心平气和的笑了笑,倒是不觉得这是个事。
而此时正窝在温暖的房间里面撸猫的秦枣枣,听见下人禀报,说是二小姐来了,吓得手上力道一顿,给自家宝贝雪团子都给薅下来了好几根毛。
雪团子感受到疼痛,嗷的一声叫唤了一下,一爪子拍在了秦枣枣的手背上,倒是不痛,只是让秦枣枣回过了神。
“我二妹来了,她来干什么呀?她自己来的吗?她有说要来干什么吗?”
对于女主的忽然上门拜访,秦枣枣心里那是一万个紧张啊,说这番话的时候,脑子里已经在疯狂的回忆,自己没有得罪过她吧,不会让她记恨着吧?她该不会是来找自己算账的吧?是不是给祖母请安的时候让她笑出了声,所以她不高兴了吧?
“请……请进来吧。”怀着忐忑的心情,秦枣枣还是挥挥手,让人先进来再说。毕竟外面下着雪,那么冷呢,万一让女主角在外面等的时间长了,她再记恨上自己就不好了。
那守门婆子点头应下,恭恭敬敬的退出房间,没一会儿的功夫,就将秦歆她们主仆二人给带进来了。
由于前来拜访的是女主角,所以秦枣枣很小心的应对着,早就将手里的雪团子放了出去,让它自个儿玩儿,自己则端端正正的坐在桌前,等待着女主角的到来。
秦歆这边一进门,坐桌边的秦枣枣就猛的站了起来,脸上挂着有些忐忑的笑容。
“二妹来啦,快快,在外面冻着了吧,快进来坐,我在这桌边放了两个火盆子呢,可暖和了。”
面对忽如其来的热情,秦歆也是被她整的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笑着解开了自己的斗篷,抖了抖雪,交给了红儿,然后走到了桌前,坐在了秦枣枣的旁边。
见她坐下了,秦枣枣当然也是跟着坐了下来。
二人皆是端庄的坐在那里,视线对视,却相顾无言。
最终还是秦歆笑着先开了口。
“大姐,你吃饭了吗?”
“还……还没啊。”秦枣枣磕磕巴巴的回答。
“那就好,妹妹也还没吃呢,你看妹妹来都来了,在你这里蹭顿饭吃,你看可好?”
“可以可以,这有啥不行的,我跟你讲,咱们府里边,原先只有老太太院子里有小厨房的,可是前段时间我也争取来了一个,就在我自个院子里,小厨房里的厨娘是我花了钱从外面请回来的,做的饭比咱府里的饭好吃好几倍呢,正好你也过来了,眼看也到饭点了,就别走了,留下来吃个饭再走。”
虽然不知道这女主角打的什么鬼主意,竟然来自己这里蹭饭。但是出于第六感,一定不是什么好主意!
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呀。
自己老老实实的不出去招惹她,她倒自己上赶着跑这里来了?
难不成真的只是过来蹭个饭?
绝不可能,有阴谋,一定有阴谋!
这个腹黑的女主角,嘤嘤嘤……
苍天啊——为什么让女主角跑自己这里来蹭饭啊!
还让不让自己活了,老老实实在家吃个饭都提心吊胆的,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由于等待传膳的时间有些久,所以秦歆也没有干坐着,趁着这个空闲的时间,将自己带来的小礼盒掏了出来,放在了桌子上,轻轻推到了秦枣枣面前。
“大姐赠予我的珍珠耳坠,一看就价值不菲,妹妹也没什么好东西能拿得出手,唯有这对金镯子与那珍珠耳坠的价值差不多同等,作为回礼,送给姐姐了,还望姐姐不要嫌弃。”
秦歆说的真诚,秦枣枣却接着手抖。
“妹妹也太客气了,咱俩都是一个爹生的,不用这么客气的……”
虽然有些顶着压力,但是这份回礼,该接的还是得接,因为万一拒绝了,让秦歆脸上不好看,再心生记恨,就更不好了。
“确实,咱们二人虽不是同一个母亲所生,但也是亲姐妹,只不过,妹妹有一个疑问,姐姐可否能回答?”
“能能能,当然能,问吧。”
“姐姐——当真还是我姐姐吗?”
秦歆眉眼含笑,声音轻柔,平平淡淡的一句话,但是落在秦枣枣的耳边,就像炸了一个惊雷,令她震惊的不行。
她猛的抬眼看向秦歆,眼神里的惊恐怎么也藏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