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佳愉高任远

第1章穿书六零
“哇….哇哇…呜呜..妈…妈妈。”
床上躺着的女人脸色煞白,嘴唇毫无血色,眼睛上的睫毛突然抖了抖。
林佳愉被小孩撕心裂肺的哭声吵的睁开了眼睛。
她一个单身狗,哪里来的小孩哭声。
当她看到屋里黑暗一片,她往枕头底下摸手机。
摸了半天没找到,她慌了,她全部身家就手机值钱了。
那个小瘪三的把她手机给偷了。
掀开枕头找了半天还没找到,林佳愉着急的光着脚下床去开灯。
刚下床就感觉有个软乎乎的东西抱住了她的腿。
“啊…啊….有鬼呀。”林佳愉被吓的挣开腿上的东西往床上跳。
被妈妈踢翻到地上的福宝,直直滚到床边,委屈的哇哇大哭。
“妈…妈妈。”
床上抱腿捂头瑟瑟发抖的林佳愉,听到孩子叫她妈妈,直接懵了。
孩子哭的越来越大声,她也顾不上害怕,摸着黑下床把他抱起来。
福宝被妈妈抱怀里,头熟练的往口粮面前蹭,手拉扯着林佳愉的衣服。
黑暗中的林佳愉被他的动作搞得脸红不已。
她居然被一个奶娃娃,耍了流氓。
姐姐的36D,是你一个奶娃娃能调戏的吗。
正当她伸手要阻止他的行为时,脑袋一疼。
一些不属于自己记忆中的画面开始浮现在脑中。
陌生记忆中的女人跟她一样叫林佳瑜,只是瑜字不同。
现在是1969年,地方京城,怀里的孩子叫福宝。
正是林佳瑜的亲生儿子,还差一个月才满一岁。
脑海中陌生的记忆越多,她越发觉得熟悉。
这林佳瑜不就是她,最近一直追的小说“属于我们的年代”里的女炮灰吗。
书中写过。
原主被好闺蜜叶灿灿拉去联欢舞会上遭人设计,跟大反派高任远睡了一觉。
两个月后发现自己怀孕了。
她告诉了好闺蜜叶灿灿,让她替自己保密,帮忙找医院把孩子流了。
叶灿灿转头就把事情告诉了高任远。
高任远知道原主怀孕,为了责任,不得不把她娶回家。
结婚后原主就一直,住在高任远单位分的房子里。
高任远十天半月才回来一次,平时都住自己办公室。
因为一次感冒发烧,直接烧没了。
奶娃娃福宝因为饿的不行,爬到阳台上,从缝隙中掉下去,直接摔死了。
等高任远回到家,已经是三天后了,原主尸体都臭了。
发现孩子不在屋中,派人去找,最后在楼房后臭水沟里找到的。
孩子老婆都死了。
最后高任远也因为跟男主作对,把男主姐姐逼死。
看时间,原主就是这次发烧,烧没得,直接把她给烧来了。
知道了她的经历,林佳愉真替她寒心觉得不值。
就因为女主叶灿灿不喜欢高任远,就把她给推出去替自己解难。
最后直接酿成悲剧,原主成了个炮灰。
“咕咕咕咕。”林佳愉被肚子里的叫声吵回神的。
屋里不再是黑暗的一片,外面的天开始亮了起来。
白光通过窗户照进卧室。
福宝已经在她怀里睡着了。
林佳愉把他放床上睡着,出卧室熟悉一下房间。
高任远从苏联留学回来,就被安排到京城汽车制造厂,当总工程师,妥妥的技术大宝贝。
除了是总工程师外,他还投资了汽车制造厂。
给他分的房子,是三室一厅一厨一卫一阳台。
在这个几家人挤一个院里生活的年代,算是很不错的了。
这家属院里也只有,她家是一家人住一套房子。
其他工人的,都是两家人一套。
屋子被原主打扫的干净整洁,处处透露着生活的气息。
林佳愉用煤气灶,煮了碗鸡蛋面填肚子。
吃完面条,林佳愉进卫生间照了照镜子。
镜子里的人除了脖子上的痣,跟她长的一模一样。
苍白的鹅蛋脸,细长的柳叶眉,清澈透明的大眼睛,精致秀气的鼻子,樱桃小嘴。
肤色偏小麦色不算白,身材干扁,这是她不喜的。
她在现代就是个人间水蜜桃,肉都长在了该长的地方,不胖不瘦刚刚好。
既然知道了剧情,林佳愉想着今后的生活该怎么过的好。
她一个单身狗,也没体验过有孩子的生活,这还真是个大挑战。
还有她处处跟男主季汉生,作对的反派老公。
根据小说里的结局,这反派老公的结局可不太好。
因为处处针对男主,在77年后直接落的个枪毙的下场。
她不熟悉这个年代,现在正处于人民你斗我,我斗你的年代,很是危险呀。
她现在还有个孩子,找工作又不好找。
离婚,家里父母和婆婆都不会同意。
林佳愉想到即将要面临的生活,想想头就疼,干脆不想了,既来之则安之,走一步算一步。
“咚咚咚咚。”门外敲门声响起。
有点社恐的林佳愉,被敲门声吓的浑身一激灵。
这开不开,门外是谁,万一门外的人发现她不是原主怎么办。
原地愣了一分钟的林佳愉,纠结的做好心理斗争,才慢慢的去开门。
开门看到门外的人。
她脑子里闪出有关来人的记忆。
张丽晓,楼下邻居,高任远手下学徒刘荣军媳妇,狗蛋他娘。
“嫂子,你家半夜发生什么事了,我怎么听到福宝一直在哭。”门外的张丽晓关心询问道。
林佳愉听到她叫她嫂子愣了下。
这人看起来恐怕30多岁了吧,叫她一个二十岁的小姑娘嫂子“好让人讨厌哦。”
“没事,就是福宝有点发烧,我给喂了药刚刚睡下,抱歉吵到你们了。”林佳愉脸带歉意的说。
听到林佳愉今天突然,跟她说这么多话的张丽晓错愕了。
平时这小嫂子,三竿子打不出一个屁来,跟她说话也是嗯嗯嗯的。
今天这是开金口了。
“孩子晚上吵闹正常,没事我就先走了。”张晓丽说完摆着手下楼。
林佳愉看着她的背影关上了门。
想到福宝还没吃东西,她按照原主的记忆给泡了米粉。
要她喂奶是不可能的,她现在暂时接受不了。
她米粉刚刚泡好,卧室就传出小家伙的哭声。
林佳愉赶紧把碗里温度适中的米粉端进去喂他。
小家伙似乎饿坏了,她把他抱床上坐好,用勺子舀了米粉喂他。
勺子刚到嘴边,小家伙就迫不及待的张嘴吃了进去。
一碗米粉不一会就喂完了。
福宝吃饱肚子,双手拍着肚肚满脸微笑的看着她。
“妈..妈妈…抱抱。”
林佳愉以为他要抱,放下碗去抱他。
结果小家伙不伸手,就一个劲的拍着肚子说抱抱。
她这回也看明白了,原来他说的是“饱饱”不是“抱抱”。

第2章空间初现
陪福宝在床上玩了一会,小家伙很快就坚持不住,开始打起了瞌睡。
林佳愉哄他睡着,给他盖好被子,起身从衣柜里找出装钱的铁皮盒子。
打开盖子,里面放着用橡皮筋绑成一卷一卷的大黑十,一共三卷。
旁边还放着一沓散钱,还有一些油票,肉票,布票,点心票..等。
根据原主的记忆,这卷着的三卷钱,是她出嫁时原主妈妈给的,一共三百块,还有一块手表。
原主嫁给高任远后,高任远每个月会给她三十块钱做生活费,有时婆婆来也会给她几十块。
孩子的奶粉,吃的穿的,婆婆也都时不时的做好送来给她。
除了买衣服,买鞋,米,面,油,菜外,原主基本没什么需要开销的。
这一年多,自己也存了一百多块钱,现在这些钱都便宜给她了。
林佳愉从盒子里拿了二十块钱,还有几张票出来放裤兜里装好,一会出去买菜。
给铁皮盒盖上盖子,依旧把它放衣柜里放好。
原主的衣服是真的多,光连衣裙就五六条,整个衣柜装的满满当当,
这姑娘跟她一样是个爱美的。
林佳愉对于原主的生活非常满意。
没想到在21世纪的她,实现不了的米虫生活,穿越之后实现了。
她已经想好了,只要高任远没有家暴行为,他不提出离婚,那离婚,是不可能的。
不为别的,就为了他每个月三十块的生活费。
有这三十块和婆婆时不时的补贴。
她这生活虽然不能整天大鱼大肉,那也比上一般的小资生活还好了。
林佳愉想事情想的快睡着时,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世外桃源。
只见里面有高山,河流,田地,果园,还有一口奇怪的井。
林佳愉是位资深的小说艺术家爱好者。
当她看到这幅画面时,心里忍不住的震惊,瞌睡都惊没了。
这会不会是她的空间。
既这么想了,林佳愉模仿小说里有空间的女子一样。
闭上眼睛,默念“进”。
当她睁开眼睛时。
她已经转换成场地,她现在在的地方,就是刚刚浮现在脑海的地方。
她眼前是一片金黄色的麦田,麦田旁边还有一片玉米,一片稻谷。
林佳愉扇了自己两巴掌,想证明一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撕。”
脸颊传来的疼痛,告诉她这不是假的。
林佳愉高兴的手舞足蹈的跑到井边。
她刚刚转头看到了井边的三个字“灵泉井。”
当看到时,爱美的她就迫不及待的想试试。
这水到底有没有,如小说里的一样有美容养颜脱胎换骨的功效。
林佳愉提起井边打水的木桶,扔井里打了桶水出来。
直接从头顶往下倒,把自己全身淋湿。
陆陆续续打了三桶水,又喝了半桶,没过一会,她就感觉肚子里要命的疼。
疼的她倒地上打滚,疼痛过后,她感觉到自己要拉肚子了。
这空间里也没有厕所,出空间来不及了。
林佳愉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往麦田里跑去。
释放过后,她长舒了一口气“舒服。”
解释完生理需求的她,回到井边把身上的湿衣服脱了。
认认真真的洗了个澡。
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肤色变白了许多。
早上还是小麦色的皮肤,现在变得晶莹剔透,白白嫩嫩滑滑的。
她自己摸在身上都爱不释手,这肌肤真滑嫩。
果然小说云它不欺我,这一切都是真的。
现在的她,仿佛人生赢家一样,有了生活保障。
还有了爱不释手的肌肤,现在的她就缺一样东西了。
“那就是脑子。”
在现代的她就是个空有一身美貌,没智商的无脑美人。
她希望,她能继承原主的智商,当个带脑子的小白莲花贱货。
人逢喜事精神爽。
林佳愉幸灾乐祸的吹着口哨,出空间到衣柜里找了条连衣裙穿上。
穿好衣服后,她进卫生间自恋的照了一个小时镜子。
欣赏够自己的美貌后,林佳愉进空间继续探索。
到了空间。
她抬头看到,灵泉井上面有一块很大显示屏,看着好像大手机。
上面写着,交易商场。
林佳愉在交易商场,翻看里面有什么东西。
看了一会找到说明书后,她懂了。
这东西就类似现代的外卖软件一样。
空间里的东西,她可以卖给交易商场。
获得金额后,可以在里面买自己所需要的东西。
一斤玉米五块钱。麦子和稻谷三块,水果都是五块。
林佳愉想买一套护肤品,可是她没有钱。
她看了看麦田里的麦子,难道这都要自己动手收吗。
十几亩地麦田地,她得多久才能收完。
在她想着自己动手收麦子的时候,显示屏上换了个交易面。
林佳愉抬头望去,上面显示小麦,水果,玉米,500斤,三百斤,一千斤,一万斤不等的数字。
抱着试试的心态,林佳愉点了玉米五百斤后,按确定。
三秒后,上面显示交易成功。
林佳愉看了下自己的余额处,2500。
刚刚她看上的那套护肤品是888。
找到护肤品,林佳愉直接把它买了下来。
她正想着东西怎么到货时,我的里面就出现了一个待收货。
林佳愉点击确认收货,一套护肤品就出现在了她的眼前掉落在地上。
她赶紧过去把她捡起来。
弄懂规则后,林佳愉在交易商场里,买了零食,奶粉,罐头,奶瓶。
买好东西已经中午了。
她出空间,从空间里拿了桶泡面出来,简简单单的把午饭拒绝了。
垃圾交易商场是可以回收的,一桶垃圾一块钱,很是便宜。
等福宝醒来,林佳愉烧了热水,给他泡了她刚刚从空间里买的奶粉。
她坚信商场里的奶粉一定比这个年代的好喝健康。
她继承了原主,那她就得为这个小家伙负责。
都喜当妈了,她的儿子不能吃的太差。
等奶粉温度适中,把奶瓶递到他嘴边。
“喝吧。”
福宝看着比之前漂亮的奶瓶,很是喜欢:“妈..妈妈..要.要。”
口齿不清的说完,小家伙抱着奶瓶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喝到比平时味道还好,不一样的奶粉。
小家伙惊奇的睁大眼睛,满眼的欢喜,手拍打着奶瓶。
“啊~~好..好吃。”
林佳愉看他如此可爱,把他抱怀里,满眼都是宠溺。

第3章出门逛街遇女主
喂好小家伙,林佳愉带着他睡了会儿午觉。
等三点钟醒来。
给福宝穿好衣服,给自己换了一身藕粉色的连衣裙。
穿上小皮鞋,抱着他出门逛街去。
家属院一楼的榕树下坐着一群妇女,聊着八卦。
看到林佳愉抱着孩子出门,集体露出羡慕的目光。
“这人比人真是气死人。”
羡慕林佳愉穿着的叶英,嘴里吐着瓜子皮自哀自怨道。
“谁让人家,嫁的是高总工呢。”
“有本事,你跟你家老张离了,重新找个跟高总工家世相当的。”叶英旁边的四妞妈没脑子的说。
叶英听到她这话,当即火冒三丈,冲着她头发扯:
“柳翠芳,你再他妈,胡扯连篇,当心老娘撕烂你的嘴。”
跟他们一起的几个妇女,看她俩扭打在一起,连忙上前拉架。
她们的吵闹丝毫没影响到,抱着福宝路过她们的林佳愉。
看着一群人在拉架,林佳愉好奇的转过头看了一眼。
这真是看了让人倒胃口。
大庭广众之下,两个胖女人竟然对着对方身上吐口水。
旁边的人看到也不躲开,还一个劲的凑热闹拉架。
也不害怕口水祸及杨明到自己身上。
这打架方式也太不文明了。
21世纪的老婆婆,都不这样干了。
出了家属院。
林佳愉抱着福宝在街上闲逛。
京城作为首都,街道平平整整,干干净净的。
马路上还能,看到几辆小汽车经过,二八大杠自行车比较多。
抱着十几斤重的孩子走了一小段路,她的手就开始酸了。
林佳愉把福宝放地上,夹着他胳肢窝走路。
脚到了地上,福宝开心的迈着小步子往前走。
福宝现在能站着走两步了,但就是需要人拉着才行。
不然一不小心就给倒地上了。
弯着腰扶着他走了两步,林佳愉腰开始酸了。
“妈妈,抱。”
福宝这时也走不动了,张着嘴叫着要抱。
林佳愉只能抱起他,快速的往百货大楼走去。
希望里面有让客人休息的座椅。
抱着福宝走了一段路。
马路边对面。
林佳愉看到“京城市百货大楼,”几个大字赫然出现在她眼前。
她这累的满头大汗的抱着福宝,赶紧往哪处跑去。
进了百货大楼。
她在一楼休息区的地方,找了个位置抱着福宝坐下。
还没休息一会就听到有人叫她名字。
“佳愉,你也带着孩子出来逛街。”
排队给孩子买奶粉的叶灿灿看到好朋友在这,连忙抱着孩子过来打招呼。
林佳愉听到声音,转头错愕地看向她,
这可真是冤家路窄,遇到了女主,那她那个反派老公是不是也在。
毕竟书里写了。
女主走到哪,反派高任远就跟到哪,就算女主已经结婚有了孩子也不放过。
当初,她还在看书的时候就吐槽他变态呢。
看到林佳愉发呆没理她,叶灿灿用手推了下她。
“佳愉。”
林佳愉被她推,回过神来,看了看她怀里的女孩。
“嗯,你也带着孩子出来逛街。”
说完后,抬头看向叶灿灿,她惊了。
小麦偏黑肤色的脸,浓密英气的剑眉,一双不大的眼睛,塌方的水滴鼻,厚厚的嘴唇。
叶灿灿这样的肤色也正常,小说里写过她是退伍女战士。
除了看肤色,她五官也不好看。
她有点不懂怎么反派高任远,就那么执着于,除了她非别人不娶的。
难道有什么过人之处,是她这个颜控不懂欣赏的美。
“佳愉,你又漂亮了。”叶灿灿看着她白嫩的肌肤羡慕道。
“是吗,还好,也不是很漂亮。”林佳愉摸着脸谦虚道。
“你可是咱甫家巷,最好看的女孩子。”
“现在还嫁给了任远,不知道多少人羡慕你呢。”叶灿灿见她这么自恋阴阳怪气的说。
她这话林佳愉算是听出来了。
高任远喜欢她叶灿灿,可是甫家巷,家家户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
这不就是在讽刺她长的漂亮,嫁的好又如何,你男人还不是不喜欢你。
“佳愉,我明天要带着汉生孩子回去看爷爷奶奶,你要不要跟我一起。”
叶灿灿抱着女儿珍珍,让她伸手跟福宝玩。
这原主有快一年没回家了,林佳愉现在还不熟悉这个年代。
“我还是不了,你回去吧。”
叶灿灿知道她是因为当初林伯父,他们强迫她嫁给高任远的事不想回去。
“嗯,那好吧。”
穿着一身中山装,儒雅俊朗的高任远,现在正站在她们后面,不远处看着她们。
在厂里连续加了一个星期班。
今天他好不容易才抽出点时间,来跟百货大楼的经理谈合作。
无意间看到叶灿灿,跟一个长的漂亮张扬的女人聊得正开心。
看到女人粉嫩清纯的脸,他一时看入了迷,这很不正常。
他总感觉她身旁的那个女人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想了半天还是没想起来。
直到他看到她怀里的孩子,才记起这是林佳瑜,他媳妇。
那个唯唯喏喏胆小的女人,怎么变的这么张扬漂亮了。
“佳愉,刚刚我看到服装店出了好多新款,咱们一起去看看吧。”
不等林佳愉拒绝,叶灿灿直接拉起她顺着人群中走去。
到了服装店。
叶灿灿指着一套红碎花连衣裙:“同志,你把那套裙子拿出来我看看。”
女同志看了下她的衣着打扮,不经意间看到她手腕上的表。
立马微笑上前。:“同志,您稍等,我马上就去为你取衣服。”
见林佳愉抱着孩子,没看衣服,叶灿灿以为她是没钱不好意思看。
“佳愉,高主任平时没给你钱吗。”
林佳愉抬头看着她,疑惑她为什么这么问。
“给了,怎么了吗。”
叶灿灿看她一脸茫然,认为她是在装逞强。
“佳愉,你看看这的衣服,你喜欢哪件我帮你买单。”
林佳愉看了店里,花花绿绿的衣服,她表示她并不喜欢。
看她这么诚意上赶着买单的份上,勉强挑一件吧。
林佳愉指着店里,唯一件看着还不错的黑色连衣裙。
“那就这件吧。”
见她这么不见外,叶灿灿说话的声音都变得尴尬了。
“是,是吗。”
她只是跟她客气一下而已,手摸了摸裤兜里的钱。
话都放出去了,这里那么多人看着呢,她也不好说话不算数。
“同志你把那套裙子拿下来给我朋友看看。”
“好,我现在去给你拿。”
一下子卖出去两件衣服,女同志满脸的笑藏都藏不住。
“女同志,你长的这么漂亮,这衣服你穿上再适合不过。”
把裙子递客人,女同志就一顿夸奖。
林佳愉手摸布料,有点厚,穿上不太透气。
不过这白嫖的东西,白不嫖,岂有不要的道理。
“同志,你帮我装起来吧,灿灿姐帮我买单。”
林佳愉一脸欢快单纯的笑,看着叶灿灿。
“灿灿姐,你真好。”
叶灿灿牙咬得嘎嘎作响,努力露出一丝微笑。
“佳愉你喜欢就好,同志一共多少钱。”
女同志帮她们打包好,到收银台找店长算。
不一会就提着东西过来交给她们。
“红裙子,五块五,三尺布票,黑裙子五块,两尺半布票。”
“一共十块零五毛,五尺半布票。
叶灿灿从包里掏出钱和票来,钱是够的,就是票不够。
“同志,那个黑色裙子不要票是多少钱。”
“七块。”女同志盯着看她手里的钱。
叶灿灿不情不愿的把钱递给女同志。

第4章他是反派老公
两人出了服装店。
叶灿灿花了七块钱,给她买了件裙子心里面特别不甘心。
虽然她是不差钱,可是也不能白白被占了便宜。
“佳愉,我肚子饿了,咱俩去国营饭店吃点东西吧。”
林佳愉看她从服装店出来就黑着脸,她现在说这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好啊,可是我没有带钱哎。”把钱偷偷放进空间翻着衣服包给她看。
叶灿灿看她衣服包翻出来比她脸还干净,心里气的不行。
直接上手亲自翻她口袋,结果连两边裤兜都翻了,什么都没有。
“佳愉,你前面不是说任远给你生活费了吗。”
林佳愉露出委屈无辜的眼神看着她。
“我来时忘记带钱了。”
按她之前跟她相处的关系来看。
叶灿灿已经猜到可能是高任远没给她钱,说没带只是爱面子的说辞罢了。
看她过的不比自己好,还这么落魄,她这心里抑制不住的开心。
“佳愉,我出来也够久了,该回去了。”
听到她要回去,林佳愉连忙抓住她手。
“咱们不去国营饭店了吗。”
你个穷鬼,还想我请你吃饭想得美,叶灿灿赶紧甩开她的手。
“下次吧。”
说完抱着孩子着急的离开了。
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林佳愉直觉得心里爽快。
原主的死也有你的一份在,还想我请你吃饭。
吃老鼠药去吧你。
看她走远,林佳愉抱着福宝也出了百货大楼。
她刚出来手臂就被人一把抓住。
抬头看着抓她手的男人,猛地挣开他,一脸警惕的看着他。
“你谁呀。”
她这话,说的高任远脸瞬间变得阴沉,这女人连他是她男人都不知道了。
“我是你男人。”
男人,她有男人吗,她怎么不知道。
林佳愉甩甩头,记忆智商开始短路。
“我哪来的男人,我怎么不知道。”
高任远被她这理直气壮的样,气的头快冒烟了。
他严重怀疑,这女人真不是,装的。
从衣服兜里掏出工作证,放她眼前证明给她看。
林佳愉眼前突然多了个东西遮挡,她看着上面的信息。
京城汽车制造厂。“副厂长:高任远。我靠,你真是我男人。”
看完工作证,林佳愉抬起头一脸惊恐的表情的看着他。
高任远看她那惊恐的表情,没好气的黑着脸,笑出了声。
“哼,这还有假,现在信了吧。”说着伸手从她怀里把孩子抱过来。
父子俩已经半个多月没见了,福宝都不认识他了。
见他抱着自己,挥着手抗拒,要妈妈抱。
“妈…妈妈,不….坏坏…人。”
林佳愉手也抱他抱酸了,现在有个人分担重量巴之不得。
“儿子,他说他是你爹,不是坏人。”林佳愉摸着他的小脑袋安慰道。
什么说是,明明就是好吗。
高任远不跟这个傻女人多计较,单手抱着娃。
另一只手拉着她往停车处走去。
他刚刚已经看出来了,他这个媳妇脑子不够灵光。
知道了这是她男人,林佳愉也没挣扎,随他拉着走。
把老婆孩子安排上了车,高任驾驶车子往家的方向开。
“咕咕咕…”
林佳愉肚子响了起来,她抱着孩子看向驾驶座正在开车的人。
“我饿了。”
高任远听到皱下眉头。
本想着开车送他们娘两个回去,到了就回单位办公。
现在这女人说饿了,又得耽误他时间。
想是这么想,高任远还是开车到了国营饭店。
“在车上等着。”高任远停好车开门说道。
说完自己下车进了国营饭店。
林佳愉也不知道他去干啥,抱着孩子乖乖的在车里等他。
半个小时过后,高任远才抱着几个铁皮饭盒回来。
“回家,再吃。”高任远上车把饭盒递给她。
林佳愉接过,手感受到饭盒温度,知道了里面是吃的。
“谢谢。”
给了吃的就是娘,林佳愉细声细语甜甜的道谢。
“咳,不用谢。”
高任远听到她细声呢喃的声音,手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头。
看来今晚得早点回去了。
到了家属院,高任远直接把车开到了楼下。
“我送你们上去。”
高任远下车,到后座把孩子先抱怀里上楼。
林佳愉抱着饭盒跟在他身后。
榕树下。
还没散会的八卦妇女们,看到高主任亲自开车带老婆孩子回来。
都惊呆了,一个个瞪大眼睛盯盯看着。
“不是说,这高总工不喜欢他婆娘吗。”宋大娘惊讶的出声道。
“对,最近咱们厂不都在传高总工喜欢白曼妮吗。”
听到她们这么八卦,跟她们坐一起聊天的张丽晓不得了。
“你可别瞎说,要是让高厂长听到了,他得请你男人去喝茶,聊聊天了。”
张丽晓她男人范围,就在高任远手底下干活。
最近厂里在竞选小组长。
她得跟高厂长媳妇搞好关系,让她多吹吹枕边风。
只要枕边风到位,这小组长的位置还不是手到擒来。
说流言的女人被她这声警告吓一跳。
“我不说了,你可不能去告密。”
最近厂里面发生了很多事,高层人员都换了一半。
那些人,听说是犯了错误,带着家人被安排到高原地区,偏远山区。
现在家属院的每家每户都人心惶惶的,生怕下一个就是她们了。
“你不瞎说,自然没人去告密。”
张晓丽说着,起身准备回家做晚饭去了。
…..
林佳愉到了家,迫不及待的打开铁皮饭盒。
她中午吃的东西不经饿,早就消化完了。
盖子一打开,香味瞬间扑鼻而来,香的她快流口水了。
高任远买了三个菜,红烧肉,炒茄子,排骨汤,还有五个馒头。
“想吃就吃,看你馋成什么样了。”
高任远的突然出声,把沉迷于闻菜的林佳愉吓得噌的一下站直身体。
“我才…才没有馋,我闻闻它坏没坏。”
高任远看着她慌乱狡辩,不承认的样看的他心痒痒。
“我看错了,快拿碗筷吃饭吧。”
林佳愉进厨房拿碗,把铁皮盒子里的菜倒出来。
高明远拿起车钥匙,等着她倒好菜,拿饭盒回去还。
“你不吃吗。”
“不吃了,回厂里吃。”
高任远看她倒好菜,把饭盒拿厨房洗干净。
林佳愉乖乖的坐餐桌上吃饭,这国营饭店的菜真好吃,比她做的好多了。
高任远装好饭盒出来看到她吃的摇头晃脑的,心情也好了几分,弯腰低头到她耳边。
“宝贝,晚上我早点回来。”
这句话加上耳边的热气,吓的林佳愉筷子直接散摔到桌上。
他这是要干啥,干嘛早点回来,他的话让她好害怕。
“你…回来那么早干嘛,你也可以不回来。”
高任远以为她在耍脾气,对她的话没当回事。
伸手揉揉她软滑黑顺的长发,这一摸令他爱不释手。
想到还有工作要处理,才不舍的收回手。
“我走了。”

第5章散步遇到张晓丽
高任远走后,林佳愉对菜也没有前面的兴致了。
吃着肥瘦相间,一口咬下去,软糯Q谈的红烧肉仿佛嚼蜡一般。
等她吃完饭,已经五点了,暑热的夏天太阳还没落山。
她疑惑这高任远今天是怎么了,怎么突然想跟她睡一张床了。
小说里不是写了,他为了女主洁身自好,不乱搞吗。
就算是原主,除了第一次,后来也没有再睡过,俩人都是分床睡的。
她才来这不过十几个小时,这样不好吧。
虽然这个男人现在由她继承了,但多少的给她点时间缓缓。
这样第一天就要睡一起,看他身材好的份上可以试试。
她担心要是万一,你说这男人这么久没做了,会不会不行呀。
到时候她要不要嘲笑他,毕竟她不喜欢不行的男人。
刚刚还在担惊受怕的林佳愉想到晚上能看到这个男人的腹肌,脸红的不行。
一脸娇羞做作扭扭捏捏的坐床边捂脸傻笑。
哎呀呀,人家在想什么呢,让人家多不好意思呀。
福宝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妈妈奇怪的行为,一脸懵。
难道妈妈是饿了,想到妈妈饿了,福宝不舍的把只喝了一半的奶瓶放妈妈嘴边。
“麻..麻…喝..喝。”
福宝的奶瓶成功的把林佳愉的思绪给找回来了。
想到自己刚刚想的春梦,抬起手一巴掌扇脸上。
白嫩的脸颊顿时红了一个巴掌印,林佳愉疼的捂住半边脸。
特么的,白天想春梦也就算了,她还手残的把自己给打了。
她越发的发现,她穿越后变的越来越傻了,很多时候脑子都不够用。
还是没穿越之前那个脑子好使,至少不会对自己动手。
福宝看到妈妈自己打自己,被吓得哇哇大哭,手指着妈妈脸。
“呜呜…呜…麻…ˢᵚᶻˡ麻麻。”
林佳愉赶紧抱起他开哄。
“不怕,不怕,宝宝不怕。”
抱着他起来边走边哄,没一会福宝就停下了哭声,小手伸着要摸她脸,只是手太短摸不到。
林佳愉低下头让他摸,福宝摸到妈妈有红印子的脸,嘟着嘴做出呼呼的模样。
这可把刚喜当妈没多久的她感动坏了。
他才十个多月怎么这么可爱懂事呢,都会心疼妈妈了,林佳愉低头一口亲他脸上。
“木马,宝贝真孝顺,知道心疼妈妈了。”
福宝被亲的挥着手“哈哈呀呀”的笑。
看着窗外的太阳落山了,林佳愉抱着他出门走走。
家属院一共五楼,她家住的是三楼,抱着孩子下楼梯还好。
上楼梯的时候可就不好了,今天她光是爬一次楼梯就开始喘粗气。
也不能因为害怕累不下来走走,闷在家里对孩子不好。
小朋友需要多交朋友,再过段时间福宝走路稳当了,也可以跟家属院里的小朋友一起玩了。
傍晚吃完饭带着孩子出来乘凉的人很多。
有些认识林佳愉的嫂子都会打招呼问声好。
林佳愉也点头向对方回应称好。
家属院里的休息区挺大的,还设立了一个篮球场。
刚刚打招呼口水都说干了,避免再遇到认识的人,林佳愉抱着福宝往人少的地方去。
走远了看到处有坐的地方,加快脚步抱着福宝过去。
坐长椅上,林佳愉把福宝放下来手牵着他胳肢窝教他走路。
走了会看他越熟练,把他放地上离他半米远的距离,手臂两边张开护着他,以免他跌倒。
“福宝,过来妈妈这。”
颤颤巍巍站在原地的福宝,脚压根不敢动,向着妈妈伸着小手,急的脸都红了。
“麻…抱。”
看着他急红脸,林佳愉也心疼。
知道那么小就让他自己走路是为难他了,但她想看看他能不能迈出步子。
“你走过来妈妈就抱你,福宝最捧了,乖宝贝加油。”
林佳愉眼睛紧张的盯着他,给他加油鼓励。
福宝看着妈妈对他温暖的笑容,脚试探的往前伸。
刚伸出去身体就重心不稳,往一边倒,林佳愉及时抱住他,给他一个爱的么么哒。
“我家宝贝怎么这么棒呢,都敢伸出脚了,木马。”
福宝刚想抿嘴哭,脸上接触到妈妈爱的么么哒,哭瞬间变成了笑,学着妈妈的样子嘟着嘴要亲她。
“麻….麻麻….木。”
林佳愉低下头,对着他的小奶嘴,贴了上去,亲完后手轻轻揉着他肉肉的脸蛋子。
“宝贝,你怎么可以那么可爱呀。”
看着天快黑了。
林佳愉抱着他准备回去了,刚走没两步后面闯出个人挽着她胳膊。
“你带孩子出来玩呢。”
挽着她手的张晓丽十分热情,她后面还跟着一男一女两个孩子。
“家里热,带着福宝出来走走。”
林佳愉点头回应,巧妙的抽回自己的手,转头看了一眼后面的两个孩子。
“你俩孩子多大了。”
经她这么一提醒,张晓丽连忙转头看两个孩子有没有跟上来。
刚刚她看到林佳愉太激动了,一时把两个孩子忘了。
“女儿珍珠5岁了,儿子富贵刚满3岁。”
林佳愉点点头,看着默默跟他们身后的两小孩,怕他们跟不上,抱着福宝慢慢走。
“你真有福气,一儿一女。”
听林佳愉夸她有福气,心里高兴,张晓丽看着她笑着客套道。
“哪里,你家小福宝,长的真好看,跟年画娃娃似的。”
年画娃娃是什么林佳愉没听说过,应该是这个年代吉祥的象征吧。
她也不好问出口,担心她听了,觉得她没见识。
“是吗,你家两孩子一样跟年画娃娃似的,特别是你闺女,跟你长得真像,一看就是母女。”
张晓丽转头看向自家俩孩子,这哪跟年画娃娃扯上关系。
儿子吃再多也不长肉,瘦瘦的带出来不是认识的人看到还以为她是后妈,虐待了他呢。
闺女长得跟她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这点没说错,只是那有点黑的皮肤。
跟白白胖胖的年画娃娃也扯不上关系呀。
她严重怀疑这高主任媳妇,眼睛近视不好使。
改天碰到高主任一定得提醒他,让他带着嫂子去买副眼镜戴上。
以免嫂子在别的女人面前出了丑。
她得为嫂子保密,不能让家属院的人知道,嫂子年纪轻轻就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