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云墨夜辰

第1章 佣兵女王成了公主病千金?
白云云从未想过,自己好歹也是在国际上颇具盛名的佣兵女王,有朝一日竟然会穿越到一个娇养的千金小姐身上。
还是个公主病重症患者的千金小姐!
刚接收完原主的记忆,耳边就传来了一道愤怒的声音——
“白云云!你这个恶毒的女人!竟然用匕首刺伤雪曼!”
白云云忍不住皱了皱眉,眼前刚恢复清晰,一个巴掌就已经迎面而来!
几乎是下意识的,白云云就已经抬起手招架,本能的搭上对方的手臂向外一扫,立刻就卸去了对方所有的力道。
紧接着,她抬起另一只手,下了狠力气的反手就是一巴掌甩了回去!
下一刻,一道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啪——!”
真痛快!
白云云安然的站在原地,一边轻轻甩动自己的右手,一边勾唇扬起一抹舒爽的笑容。
看着眼前陆宇泽脸颊上清晰的五指印,她脸上尽是满意的神色。
“不问青红皂白就敢对我动手?谁给你的熊心豹子胆?!”
“白云云!你这个疯女人!你竟然敢打我!”
当场被白云云反手一巴掌给打懵了的陆宇泽,不可思议的瞪着眼睛,他怎么都没想到,白云云竟然会对自己动手!
不只是陆宇泽,就连被陆宇泽护在身后的杨雪曼都惊呆了!
“云云!你怎么能打宇泽哥哥!”杨雪曼忍不住尖声质问。
白云云不是爱陆宇泽爱得死去活来吗?!怎么会舍得动手扇陆宇泽耳光?!
如今京都大学和京都上流圈子里,谁不知道白家的千金小姐白云云爱上了陆宇泽,就像狗皮膏药一样死缠着不放,死赖着都要嫁给他!
只不过陆宇泽根本不喜欢白云云,是看在白家的面子上,才对白云云多有忍让。
为此,白云云还闹出了不少笑话,早已经成了上流圈子里的笑柄,人人都在等着看她出丑!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白云云,现在却是满脸冷嘲的看着对面的男女,凉凉的开口道:“为什么不敢打你?你以为自己算什么东西?脸是黄金钻石做成的吗?”
“至于你……”白云云冷眼看向杨雪曼,“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
从前的白云云跟杨雪曼是一对形影不离的好姐妹,从初一到高三毕业,直到高中毕业的那个暑假。
她们遇到了陆宇泽,两个好姐妹爱上了同一个男人,之后两人的关系就彻底破裂了。
原因很简单,当时明明是白云云救了陆宇泽一命,可杨雪曼却趁着白云云不在边上,在陆宇泽刚刚醒来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冒认了救命恩人的身份!
因着这件事,陆宇泽对杨雪曼另眼相待,两人的关系日渐亲密。
而白云云的解释却不被陆宇泽相信,最后,白云云就跟杨雪曼闹翻了。
当然,这只是白云云自己“单方面”认为的,杨雪曼却并不这么打算,她仍是以白云云的好友自居,不断的撩拨着白云云即将失控的情绪。
不过在现在的白云云看来,杨雪曼哪有所谓的姐妹之情?这女人打从一开始接近原身的时候,就没安好心!
“白云云!”
陆宇泽气得脸色铁青,他根本想不通白云云突然之间发什么疯,就好像吃错药了一般,突然间变了个人似的!
脸上火辣辣的痛刺激着他的神经,他再次扬起手便想给白云云再来上一个耳光!
刚才没打成,结果反倒被甩了一巴掌,这口气他怎么咽得下去!
“你敢打我一个试试,我可是白家唯一的掌上明珠,爷爷和爸爸可都对我宝贝得很,若是让他们知道你打了我巴掌,你猜他们会怎么对付你?”
白云云悠然的站在原地,面对陆宇泽高高抬起的手臂,连眼皮都不带抖一下的。
“之前若不是我让着你,就凭你也能对我想骂就骂、颐指气使?”
白云云就这么淡定的看着陆宇泽,就好像女王一般蔑视着他,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
陆宇泽一听这话,原本刚要落下的手突然顿住,脸上一片铁青之色,是被气的!
因为白云云说得没错!
白家作为京城有数的几个顶级家族之一,白云云更是这一辈七个孩子里唯一的女孩儿,简直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虽然白云云上头的六个哥哥都被她自己给作得疏远了,可白老爷子和白鸿信这个亲爹,仍是对白云云宝贝得紧!
他所在的陆家虽然也是京都顶级家族之一,但他目前在家族里的地位还不够,所以根本没法跟白云云相比。
眼下自己还需要好好利用白家,以便能在陆家里站稳脚跟,所以暂时还不能跟白家撕破脸。
想到这一点,即便肺都要气炸了,但陆宇泽还是收回了手,只是脸色仍是一片铁青。
“你拿匕首刺伤雪曼的事,我会亲自登门告诉白老的。”他冷声道。
“我刺伤杨雪曼?陆宇泽,你连事情的经过都没看到,就在这里胡乱污蔑人,难不成是脑子有病?”
“有病就去治!我二哥哥认识些很厉害的精神科医生,要不介绍给你试试?”白云云直接怼了回去。
这口黑锅她可不接!
“没想到你还是这样敢做不敢当的人!这里就你们两个人,地上一把带血的匕首,不是你刺的,难道会是雪曼自己对自己下的手?”
陆宇泽咬牙瞪着白云云,只觉得这女人嘴里谎话连篇。
“你到的时候,这里只有两个人,难道在你到之前,就不能有别人来过了?”
“刚才有两个小混混要趁机敲诈我们,结果你的宝贝女人脑子也跟你一样不好使,非要自己往人家的匕首上撞,这才受的伤。”
白云云边说事,边不忘讽刺杨雪曼,刚才发生的事情她可都“接收”得一清二楚。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你平时是怎么欺负雪曼的,以为我不知道?”陆宇泽满脸冷峻,根本不信白云云的话。
“首先,你要搞清楚一点,我可不是在求你相信我,我只是在陈述事实,你爱信不信!”白云云直接翻了个白眼。
“就算你不信,事实也不会有任何改变,杨雪曼手上的伤口不是我造成的,这匕首上面也根本不可能有我的指纹,这种事情一验便知!”
指纹……
如果真像白云云所说的那样,那匕首上确实不可能有她的指纹。
见白云云脸上毫无畏惧之色,陆宇泽皱眉,难道刚才自己真的冤枉错人了?
察觉到陆宇泽脸上神色的变化,杨雪曼这才咬了咬牙开口道:“宇泽哥哥,刚才真的不是云云动的手。”
“刚才那两名小混混想抢劫,我是因为保护云云才受的伤,那两名小混混见我流血了,生怕事情闹大,这才吓得丢了匕首逃跑了。”
杨雪曼故意重点强调了一句,自己是为了“救”白云云才受伤的事实。
她这么做,自然是为了不断拔高自己在陆宇泽心中的形象。

第2章 渣男配绿茶,绝配
“为了保护她?你保护她干嘛!她这狼心狗肺的女人,又不会记得你的好!你身子弱,何必去保护她!”
陆宇泽顿时就不乐意了,满脸的心疼:“你就是太善良了!”
“呵呵!”白云云忍不住冷笑出声,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
“杨雪曼,你这茶里茶气的模样,也就陆宇泽最好你这口了,口味真重!”
陆宇泽大怒:“你这女人还有没有良心?!雪曼为了保护你才受的伤,你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保护我?我看她是想害我!”白云云嗤笑一声,毫不留情的揭穿道。“她分明是想把我撞向匕首,要不是我躲得快,受伤的就是我了!她自己收不住力,撞到匕首受了伤,她这不是活该吗?”
“云云,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杨雪曼顿时红了眼眶,一副泫然欲泣毫不委屈的模样。
“白云云!你还有没有人性?!”陆宇泽厉声指责,看着杨雪曼委屈的模样,满眼心疼。
“我就是太有人性了,才会在这里跟你们废话,简直浪费我时间。”白云云撇撇嘴,直接转身就准备离开。
这对男女,一个眼瞎脑子不清楚,一个绿茶白莲结合体,说多了都是浪费口水。
白云云打算离开这条巷子,但陆宇泽却不甘心就这么放她离开,冲着她的背后怒声喊话。
“跟雪曼道歉!否则订婚的事情你就不用想了!”
陆宇泽虽然十分厌烦白云云,但为了能得到白家的支持,他只能选择用订婚的手段来拉拢白家。
至于以后要不要娶白云云,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听到身后的男人拿订婚的事情来威胁自己,白云云忽然顿住了脚步,陆宇泽见状顿时心下冷笑。
果然这女人还是赖着自己不放,只是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招数,想换个路数引起自己的注意!
可当白云云转过身时,脸上那自信傲然的神色,却让他心中没由来的一突。
“那可就太好了,正好我也不想跟你订婚了,所以订婚之事就此作罢,以后不用再提!”
白云云勾起唇角,露出满含嘲讽的笑容:“我瞧着你俩倒是绝配,就不要祸害别人了,你俩凑一对吧!”
说罢,看着巷子里相拥在一起,却脸色一样难看愤怒的陆宇泽和杨雪曼,白云云轻笑一声,转身施施然的离开了。
看着白云云潇洒离开的背影,想到她离开时所说的话,陆宇泽只觉得心气难平,胸腔中积郁的怒火几乎要把他撑炸!
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会挨了白云云一巴掌!
而且这女人显然没留手,他的脸到现在还火辣辣的疼!
这女人到底搞什么鬼?!
杨雪曼看着脸色阴郁的陆宇泽,眼中划过一抹隐晦的笑意,下一刻便换上了心疼的模样。
“宇泽哥哥,你的脸怎么样了?还疼不疼?云云下手也太狠了,怎能这么对你!”
陆宇泽一低头就瞧见了杨雪曼满含关切的模样,暗道这才是自己女人该有的样子。
可一想到刚才的白云云,他也不知为何,心情却越发恶劣别扭……
“我没事,倒是你受了伤要赶紧处理。”陆宇泽皱眉看向杨雪曼的手臂。
杨雪曼的手臂上被划了一道口子,纯白的袖子被鲜血浸染,但伤口并不深,这会儿功夫已经不再流血了。
瞧着陆宇泽的脸色不太好,杨雪曼忍不住想起白云云离开时说的那番话,心中止不住的惦记,让她按捺不住谨慎的开口试探。
“宇泽哥哥,你不要生气,我不是故意惹云云生气的,你们订婚的事……”
就在杨雪曼满心的以为,自己会等到陆宇泽肯定的答复时,陆宇泽给的回答却模棱两可。
“这事以后再说,你的伤要紧,我先带你去医院处理。”
陆宇泽竟然没有否认订婚的事……
杨雪曼顿时咬紧了嘴唇,微垂的双睫掩去眼底的恨意。
该死的白云云!为什么?!
难道就因为白云云身后的白家?
凭什么白云云一出生就拿了一手的好牌,而自己却要如此费尽心思?!
她不甘心!
她要亲手将白云云毁个彻底!夺走白云云拥有的一切!
此时的白云云可没闲工夫理会那对男女的心情如何糟糕,她正琢磨着自己附身的事。
从获得的记忆来看,目前的时间点一致,名字一样,就连容貌也几乎相同,出生的月份日期也毫无偏差,唯一的区别是比原本的自己要小上整整四岁。
难道是因为如此巧合,才让自己拥有了附身重活一次的机会?
不管如何,曾经那个闻名各国的佣兵女王已经不在,如今的她只是华国白家的千金小姐白云云。
想到如今这身体的情况,白云云的眉心都拧成了个结。
实在是因为原身的公主病太能得罪人了!
不仅把周围的人都得罪了个遍,甚至就连她的那些哥哥们,也被她给作得远离了她。
曾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白云云,直接将一手好牌被打得稀烂,生生把自己作成了人见人厌的模样!
若是再这么放任下去,只怕连最后还在支持自己的至亲都要放弃了!
上辈子历经苦难的日子她已经过够了,身心俱疲的她本就打算退出,如今正好有了这样一个机会摆在眼前!
为了能做一只安逸的大咸鱼,她必须扭转现在的不利情况!
不过眼下,白云云的咸鱼路上第一道阻碍已经出现,那就是陆宇泽!
这男人竟然利用白云云对他疯狂的爱恋,指使白云云帮助他窃取白家的商业机密!
陆宇泽利用白云云拿到手的信息,成功打了几场漂亮的翻身仗。
不仅在陆家彻底站稳了脚跟,还在陆家掌权人面前露了脸,成了陆家继承人的强力竞争者,可白家却因此损失极大!
“糟了!今天的那些情报得赶紧拿回来!”
白云云忽然脚下一顿,脸上一阵恼火!
今日这事的起因,就是白云云和陆宇泽私下见面,将装有白家最新商业情报的U盘交给陆宇泽。
后来的那些事,则是柳雪曼的手笔,因嫉妒他们两人见面的事,才弄了这么一出……

第3章 六哥白云硕
白云云眉头紧皱,才过去这么点时间,陆宇泽应该还没来得及查看U盘才对,当即决定折返回去!
刚才的巷子里已经没人了,杨雪曼受了伤,肯定会去医院处理伤口,以陆宇泽对杨雪曼的着紧程度,必然会陪同前往。
白云云想了想最近的医院,不正好是二哥白云君所在的医院吗?
此时白家医院外,已经处理好伤口的柳雪曼正由陆宇泽护送着出来,陆宇泽满脸的关心,而杨雪曼则是一脸的甜蜜羞涩。
不远处刚下出租车的白云云见状,忍不住撇了撇嘴,这对狗男女还真是般配得很!
就在白云云琢磨着如何下手的时候,忽然眼神一亮,瞧见了那二人身后,同样正走出医院的英俊男生。
这不是六哥白云硕吗?
他怎么会从医院出来?难道是去看二哥白云君?
不过此时这些都不重要,因为她心里头已经有了主意!
“宇泽哥哥,没关系的,我可以自己回去。”杨雪曼故作推却道。
“那怎么行,你受伤了!不要拒绝,让我送你!”陆宇泽满脸坚定之色,不容拒绝的说道。
“那我……”杨雪曼刚想答应下来,结果一抬头却看到了一个让她厌恶色身影,“云云,你怎么来了?”
她才刚摆出惊喜的模样,结果白云云就脚步不停的迎面撞了下陆宇泽。
其实两人撞得并不严重,不过是肩膀与肩膀间的碰撞罢了,但这已经让占有欲极强的杨雪曼心中恼火了!
“云云,小心点,你撞到宇泽哥哥了。”
“你怎么走路的!不看路吗?!”陆宇泽满脸不悦,甚至是嫌恶的拍了拍自己被撞到的手臂。
然而就在他们两人都以为白云云是故意这么做,想要接近陆宇泽的时候,白云云却就这么越过了他们,连个眼神都没给,直接朝他们的身后走去。
“哥哥!你怎么来医院了?是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紧?”
白云云紧张的声音传来,陆宇泽和柳雪曼皱眉回头看去,就见白云云已经跑到了后方一名英俊男生的身前,焦急的询问着。
是白家老六,也就是白云云的六哥白云硕。
白云硕同样就读于京都大学,不过他已经大四了,平时在校的时间并不多。
看到白云云满脸关切的朝白云硕跑去,陆宇泽和杨雪曼皆是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白云云不是跟她那六个哥哥的关系都很僵吗?怎么这会儿好像是特地来找白云硕的?
两人心中存疑,但他们都认识白云硕,既然遇到了,自然是要上前打个招呼的。
尤其是陆宇泽现在需要跟白家搞好关系,白家的六个兄弟同样很关键。
白家这一辈的七个孩子里,除了白云云这个奇葩异类,她前边的六个哥哥之间的关系都很好,唯独白云云把自己活成了外人。
白家大哥,如今白氏集团的总经理白云霄,早早就开始接手家族事务,颇具手腕的他已是内定的白家接班人了。
白云云此前从白家帮自己弄到的消息里,有一部分就是从白云霄手中“获得”的……
想到这个,陆宇泽当即勾起一抹笑,驻足原地,等着白云硕走来。
而杨雪曼也已经扬起了她的招牌式笑容,单纯而又美好的看着白云硕,心中却泛着阴狠。
凭什么白云云能拥有这么多优秀的哥哥……
她不配!
这会儿别说是陆宇泽和杨雪曼心中纳闷了,就连白云硕都忍不住愣了愣,看着一脸关切朝自己跑来的小妹,眼中甚至有警惕和怀疑。
“你怎么……”
白云硕满脸的怀疑,他可不相信自家这个长歪了的小妹会关心自己。
可还不等他把话说完,手臂弯里就忽然插进了一只纤细的手,死死抱紧了他的手臂不说,还直接把他往前带!
“哥哥!你是不是不舒服?那可得好好休息呀!我们赶紧回家去吧!”
白云云脸上的关切之色几乎都要溢出来了,就像一个真正关心哥哥身体的妹妹一般。
但她手上可一点没放松,使了劲的把白云硕往前带。
目标已经达成,不走还等什么?
就在刚才,她那好似意外一撞的时候,已经顺势从陆宇泽的口袋里摸走了那个装有商业机密的U盘。
正是不久前自己刚刚交到陆宇泽手上的那个!
白云硕的身体都被她给带歪了,俊脸上满是懵逼,根本搞不清现在是个什么状况。
但回过神来的他,立刻就想起了这糟心妹妹干过的那些好事,下意识皱眉想要甩开她。
可白云硕才刚有所动作,手臂就被抱得更紧了,也不知这娇小的人儿哪来那么大的力气,竟然能让自己都挣不脱?!
“你干什么……”
白云硕开口就想斥责,但白云云仍是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继续拽着他前行,口中还念叨个不停。
“哥哥你就别任性了,生病可得好好休息才行呢!要是耽误了训练和比赛,那可就得不偿失了呀!”
白云硕瞬间瞪眼,脸色一黑,自家这棵长歪了的白菜还好意思提比赛!
当初是谁……
白云云这会儿可不管白云硕怎么想,直接拉着他从陆宇泽的身边越过,连个余光都没给这二人,直接把他们当做了空气!
原本陆宇泽的嘴都张开了,表情却就这么僵在了脸上。
杨雪曼亦是笑得满脸纯真,更是抬起了手想要打招呼,结果愣是就此定格,尴尬得下不来台!
双方交错而过的瞬间,陆宇泽和杨雪曼就好像石化了一般……
他们竟然就这样被无视了?!
陆宇泽最先回过神来,恼羞成怒的他,当即脸色一垮,猛然回头看去,却见白云云竟然真的不打算理自己,已经走出去老远了!
杨雪曼尴尬回身,被周围路人用奇怪的眼神盯着,让她觉得格外丢脸。
但是当她看到陆宇泽脸上难掩怒火的神色时,嘴角隐晦的勾起一抹幸灾乐祸的笑容。
“宇泽哥哥,你不要生气,云云平时不是这样没礼貌的人……”
此时的白云云可不知道杨雪曼又在抹黑自己,不过就算知道了怕是也不会在意,毕竟现在的她可不在乎陆宇泽怎么看待自己。

第4章 别扭六哥
走离医院大门一段距离后,白云云这才停下脚步,有些纳闷的转头看向身旁的六哥白云硕。
这家伙自从与陆宇泽错身而过之后,就再没出过声,甚至连反抗都没了,任由自己拉着走,让人不免感到奇怪。
结果一转头,白云云就撞进了一双探究的双眸之中。
白云硕满脸狐疑的盯着自家的歪白菜,心里琢磨着这是个冒牌货呢?还是又打着什么鬼主意要祸害自己了?
自打白云云暑假登山回来以后,整个人就跟着了魔一般,疯狂的迷恋着陆宇泽,丢脸的事做了不少,全家人都头痛至极,他作为六哥,自然也知道这事。
可刚才陆宇泽就在眼前,白云云竟然直接略过,就好似眼前只有空气一般,这合理吗?
这还是那个为了陆宇泽痴狂的小妹?
“你刚才有看到陆宇泽吧?怎么不跟他打招呼?”白云硕向来直接,当场就问了出来。
面对自家六哥怀疑的眼神,白云云也不恼,毕竟她知道之前是“自己”坑惨了六哥。
“没有啊?刚才我眼里只有六哥呢!”白云云毫不犹豫的切换到了狗腿模式,看着眼前的亲六哥,瞬间拿定了主意。
就决定先攻略六哥了!
虽说白云硕比自己大了三岁多,但总归是与自己年纪最近的哥哥,小时候常常带着她玩耍,在闹掰之前,两人就整日里玩在一起。
白云云边说边扬起明媚的笑容,犹如森林里沐浴在阳光下的精灵一般,蓬勃朝气而又美好。
一如六年前那般……
白云硕被这个笑容给晃了神,思绪仿佛在瞬间回到了年幼的时候。
那个如同小天使一般纯真美好的小姑娘,每天都扬着灿烂的笑容,追在自己的身后叫哥哥……
他有多久没有看到这个笑容了?
胸腔中涌出难言的怀念,白云硕甚至感觉眼眶有些发热,记忆中小姑娘的面容与现在的白云云逐渐重叠……
白云硕蓦然回过神来,看着眼前已经快要十九岁的小妹,脸上显出几分别扭和不自然来。
脑海中,幼年美好的白云云和这些年疯狂作妖的白云云,各种画面在不断交织,让白云硕很是烦躁。
他一咬牙,语气怪异的说道:“少拿这些话来糊弄我!事出反常必有妖!你刚才很不对劲!是不是又打着什么坏心思了?!”
面对白云硕的烦躁和不信任,白云云并没有抱怨什么,既然代替了原主活下去,那自然得帮着收拾烂摊子,谁让原主这么能作呢?
“哪能有什么坏心思呢?哥哥,我已经决定了,从今往后,好好做人,绝不再给家里惹麻烦了!”
白云云满脸坚定的发誓,腮帮子微鼓的模样,像极了小时候的她。
白云硕看着又有些晃神了,小时候他最喜欢拿手指戳妹妹的脸蛋了,像只小仓鼠一样,可爱极了……
今天是怎么了?老是想起小时候的事。
白云硕甩了甩头,满脸不信的看着白云云,撇嘴嫌弃道:“你觉得我会信?你之前做过的那些事,真当我不记得了?”
“以前是我不对,太过任性,伤了哥哥们的心。”白云云说着,忽然满脸认真道,“哥哥!对不起!”
白云硕瞬间皱眉,满脸的别扭不自在,心里头复杂得不行,一方面希望妹妹能变回去,一方面却又难以相信。
而且,当年白云云坑了自己的事,其实他还是耿耿于怀的……
越发烦躁的白云硕挠了挠头,索性直接转身就打算离开:“说得那么好听,难道你以前做过的那些事,一句‘对不起’就能一笔勾销了吗!”
白云云本也不指望三两句就能扭转白云硕对自己的看法,不过今天这番尝试看来,有戏!
“我会努力的!”
白云云仍是扬着笑,似保证一般的回道。
白云硕一阵别扭,索性扭头不看她。
见白云硕不再搭理自己,一副准备离开的模样,白云云也打算离开了。
毕竟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U盘已经到手了!
白云云捏了捏兜里的U盘,唇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凭她的手速和技巧,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从陆宇泽身上摸走点东西,还不是手到擒来?
虽说现在的身体素质根本没法和之前相比,但一些技术还在,接下来只要多训练就好了。
自以为危机暂时解除的白云云,眼角余光正好看到了坐上车的陆宇泽,忽然面色一僵——
我去!怎么把那件事给忘了!
这可是要出大事的!
白云云这次可不止偷了一份白家的商业资料出来!而是两份!
其中一份就是此时装在U盘里的,陆宇泽主动提出让自己去盗取的。
至于另一份,则是白云云在查找前一份资料的时候,碰巧发现的!
白云云这会儿真是气得恨不能锤自己一顿!
原身这么上赶着卖了自家人,好去博取陆宇泽的欢心,也难怪让自家人寒心了!
因为她竟然把那份偶然间发现的、颇为重要的资料也给打了包,还设置了定时发送的邮件,想要给陆宇泽来个“惊喜大礼”!
白云云急忙掏出手机一看,这个时候,邮件已经发出去了!
看着远去的豪车,想到这会儿陆宇泽还要送杨雪曼回家,应该不会这么快打开邮箱……
还有机会!
想到这,白云云直接伸手一捞,抓住了刚要离开的白云硕!
突然被人扯住了后背的衣服,白云硕差点没摔倒,扭头就怒瞪着白云云。
“你干嘛!?要害死我吗?我就知道你今天找我没安好心!还大言不惭的说什么改过自新……”
本就烦躁的白云硕,一张口就有些停不下来的架势,白云云这会儿正着急呢,可没功夫再听他念叨自己了。
想到白云硕自己创办的电竞俱乐部就在附近,那里肯定有电脑,她连忙道:“哥哥!快带我去你的俱乐部!有急事!”
一听白云云竟然要去自己的俱乐部,白云硕立刻露出了防备的表情:“你要干什么?不行!我不会带你去的!”
当初自己错失了一次颇有名气的战队的入队考核赛,就是因为白云云害的!

第5章 墨夜辰的发现
白老爷子和白鸿信根本不同意白云硕参加什么电竞战队,他原本是打算偷偷去的,结果被白云云给发现了。
白云云拿这事威胁他,提出了不少过分的要求,若是不答应就要举报给长辈知晓,他迫于无奈只能接受压榨。
结果到了入队考核赛那天,也因为白云云的无理取闹,让他错过了考核赛的时间,直接失去了参加测试的资格!
虽说后来因祸得福,签进了更好的战队,打出了耀眼的战绩,甚至如今还创办了自己的俱乐部,但是当年白云云做的事,还是让他无法释怀。
这会儿一听白云云的提议,他几乎下意识的就拒绝了。
白云云自然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只是现在情况紧急,她必须得赶在陆宇泽之前,把那封已经进入其邮箱的邮件销毁,否则白家将会有极大的损失!
“哥哥,我只是想要借用一下电脑而已,真不会对你做什么的!”她连忙保证。
“你的话哪还有什么信用度?我才不信!谁知道你会不会一扭头又去爸和爷爷那告状?!”
看着白云硕连连摇头,白云云只能无奈道:“我不会告状的,家里都知道你弄了这个俱乐部,我还有什么状能告的?”
“还是说,你的电脑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怕被我发现?”白云云忽然挑眉反问。
“可笑!就算有秘密,难不成凭你也能发现得了?”白云硕撇嘴不屑道。
不是他过度自负,而是实力带来的自信!
虽然他明面上是个电竞选手,但暗地里却也是华国有名的黑客!
就凭自家这没玩过几次电脑的歪白菜,也想攻破自己的电脑?痴人说梦!
“不试试怎么知道?说不定我就是钻进电脑里,能发现哥哥的小秘密呢?”白云云扬着笑,眸光定定的看向白云硕,带着点挑衅和不服输。
白云硕向来性子要强,若是面上受到了挑衅,绝对不会罢休,白云云就是想到了这点才故意这么说。
瞧着白云云眼底执着的光芒,白云硕仿佛又看到了幼时的小妹,但下一刻,他又想起了这些年歪白菜做过的那些荒唐事……
他本想继续拒绝的,可一张口却变了味……
“你哪里来的自信,敢跟我说这话?好!今天我就让你试试!好让你知道狂妄的代价!”
说罢,他转身就走,朝着不远处的商住楼而去,俱乐部就在那里,距离白家二哥所在的白氏医院,只有一个十字路口的距离,确实很近。
转身的瞬间,他的脸上涌出一抹懊恼,自己这是怎么了?竟然会答应带歪白菜到俱乐部去?
这算不算引狼入室?
白云云跟在一旁,察觉到白云硕的情绪,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
兄妹二人一同离开,并未察觉到医院大门口的一辆黑色豪车内,有双玩味的目光已经注视了他们许久。
“那个男人好像是云君的弟弟吧?”低沉磁性的嗓音在车内响起,透着些许邪气。
车后座,容貌邪魅俊美得不似凡人的墨夜辰,正慵懒的靠坐着,身上透着不羁而又冷傲的气息,一双桃花眼却勾人心魄,让人忍不住想要坠入其中的深渊。
驾驶室的秘书齐北点点头:“总裁,刚才那人确实是白医生的弟弟,白家老六白云硕。”
“跟他在一起的女孩是谁?”墨夜辰的语气里透着点点兴味。
齐北诧异回头,看向自家总裁,很是吃惊的发现,自家总裁好像……对一个女孩产生了兴趣?
这可能吗?
可那女孩……
齐北顿时皱眉,有些纠结道,“那是白家小七,白家年轻一辈唯一的女孩儿,白医生的妹妹ˢᵚᶻˡ白云云。”
白云云?
“她有什么问题?”
齐北一听,更加纠结了,自家总裁本就对女人没兴趣,想来也不曾听过这白家小七。
只是总裁好不容易问起个性别不为“男”的,却是这么个……
“她……”
齐北眼珠子一转,忽然有了主意:“白小姐没什么问题,就是爱惨了陆家的陆宇泽,闹着非他不嫁呢!”
话一说完,齐北就忍不住松了口气,这么说准没错了!
以自家总裁高傲的性子,一听人家白家七小姐如此爱恋陆宇泽,必定不会再有其他想法了!
齐北忍不住为自己的急智点赞,反正他也没说谎,不过是换了个说法容易。反正
这京都圈子里,谁不知道白云云对陆宇泽死缠烂打的事?
喔,还是有人不知道的,比如自家这位“女人勿近”的总裁。
“非他不嫁?”墨夜辰玩味的看了眼齐北。
看来这家伙很有想法,自己不过随口一问,这家伙就能脑补出这么多,看来是又想去另一个半球出差了?
两人正说着话,车门忽然被打开了,一道清隽文雅的身影坐进了车里。
“你们在聊什么?什么非他不嫁?”清润好听的嗓音响起,白云君面带温和的笑容,看着身旁那邪魅不羁的男人。
齐北硬着头皮道:“在聊您的小妹,白云云小姐,和、和陆宇泽陆总的事……”
话一出口,白云君的神色肉眼可见的淡了下去,看得齐北一阵尴尬。
白家六兄弟疏远白七小姐的事,同样是满京都皆知……
“怎么突然聊起她了。”白云君神色淡淡的问道。
“没什么,正好看到她经过而已。”墨夜辰随口回了句。
看着白云君只是点点头,没有继续聊自家小妹的兴致,他也没再多说,只是想到刚才看到的那一幕,眼中有暗芒闪过。
刚才白云云撞到陆宇泽的时候,手速极快的从陆宇泽身上摸走了一个U盘,这一幕没能逃过他的眼睛。
看来这个白云云,未必就是外人所看到的那般模样……
星河俱乐部位于商住楼中,商业用楼层的最顶层七楼,再往上就是住宅,白云硕直接租下了八楼的好几个套房,直接改成了宿舍,供给俱乐部里的成员使用。
白云云和白云硕到的时候,俱乐部里的人都在,看着白云云跟在白云硕后面进来,有片刻的安静,接着便立刻沸腾了起来!
“硕哥!这位小美女是谁呀?”其中一名活泼的年轻人挤眉弄眼,那神色显然是想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