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余赵柒

第一章 开局就挂了
赵柒睁开眼,入目的便是大红的头盖。
什么情况?
大手掀开红盖头,正要起身就被头顶厚重的皇冠压得喘不过气来。
喵的,她身体什么时候这么虚弱了?
视线落到芊芊素手上时,倒吸凉气。
乖乖!
这不是她的手,还有这俗气得不行的暗红色,心口莫名涌出怒火。
还没有来得及发怒,倒是有人抢先了。
“这么急不可待想要送死吗?”语气不屑却威严十足。
紧接着,她一抬头就看到同样穿着暗红色婚服男子大步走近,身后侍卫站了两排。
赵柒立马傻眼了,这年头,谁还玩角色扮演来戏弄人?
但这座宫殿气势恢宏,占地面积太庞大,却又不是她见过的遗址,
而且这里的人个个牛高马大,
正仔细观察着,对面一个侍卫露出不忍的表情,看得赵柒捉摸不准。
视线落回闯进来就使劲盯着她看的男子,浓眉大眼,墨发比女人还浓稠,垂落于胸前,大概是刚刚才洗澡,发丝聚了一颗大水珠,厚重欲滴。
“大胆!”姗姗来迟的太监端着什么东西气喘吁吁地跑进来,“见到皇上竟然还不行礼。”
哦,他是皇上啊。
今天皇上娶媳妇,就是不知道她是什么身份。
赵柒见那皇上没有反应,胆子肥了:“本宫觉着,这位公公才大胆,皇上都未曾讲话,公公反倒是管起来,这不知道的,还以为皇上是个听宦官话的傀儡,您说是吧?”
赵柒一直看着那皇上说话,他虽然嘴角挂着笑,但她总觉得背后阴森森的。
特别是那双眸子,就像是阴沟里的毒蛇,让人十分不舒服。
皇上皱起眉头,“拖出去,砍了。”
那个公公立马尖着嗓子,翘起兰花指:“听到没有,把这个胆大包天的皇后给拖出去砍了。”
赵柒站在那里没有动,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皇上拔出身边侍卫的剑,毫不犹豫地插入他的体内,溅射出喷泉似的的血,染红了他的脸。
侍卫面不改色的目不转睛,似乎见怪不怪了。
赵柒脸色刷的苍白,
这竟然不是演戏,竟然是真的。
杀人的罪魁祸首见状,嗤笑:“皇后不是刚刚还在笑?”
手里的剑往上一抛,转身就走,“砍了。”
语气冰冷无情。
“等等,我有……”赵柒顾不得震惊,连忙出声。
根本没人听她讲话,那群侍卫立马上前把她给砍了。
一剑封喉的那种。
滴滴滴…
【找到游戏玩家。】
【玩家已死亡,玩家已死亡,玩家已死亡。】
【游戏重置中……】
【重置成功。】
听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话,赵柒再次睁开了眼睛,又是入眼一片红。
【一号玩家你好,我是攻略游戏的系统,诚心为您服务,请选择攻略对象。】
赵柒从怨念当中回神,一脸懵逼,“你说什么?”
【一号玩家你好,我是攻略游戏的系统,诚心为您服务,请选择攻略对象。】
这回赵柒听清了,攻略游戏,不就是她闺蜜新开发的一款还未上市的游戏吗?
说让她试试水,一开机就死机了。
一点游戏体验都没有。
她不过觉得有点困睡了过去,再睁眼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这不是那个破游戏?!!!
赵柒跳起来:“老子不玩了,你爱干嘛干嘛,快放我回去。”
【抱歉,亲,目前没有这个功能,完成游戏才能回去。请选择攻略对象。】
她的面前出现三个选项,分别是暴君、奸臣、废物。
赵柒:……
就没有一个正常的。
暴君就是之前遇到的那玩意,肯定不能选,奸臣一般都老奸巨猾,也不能选,那就只剩下一个了。
“我选废……”
【选择时间到,由于玩家未选择,系统默认为暴君,玩家可根据暴君的人生轨迹和剧本开始攻略,预祝玩家玩得愉快。】
赵柒:……
骂骂咧咧地点开暴君的人生轨迹。
这个暴君也是个可怜人,亲生母亲是爬床的大胆宫女,生下他后就被赐死。
但他也没有落到好处,被丢到冷宫不闻不顾,要不是暴君从小就聪明,早就不知道死在哪里了。
受尽屈辱的暴君开始想方设法地培养自己势力,刚好太子是个扶不上墙的阿斗,每个皇子虎视眈眈,斗得你死我活,暴君捡了个漏,将他们一网打尽成了最后的赢家。
上位后,暴君不是在砍人就是在砍人的路上。
多话,砍了;
太丑,砍了;
自作主张,砍了;
没本事,砍了......
赵柒泪流满面,她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系统,我要看攻略。】
【叮!攻略:用爱感化暴君,让他感受到人间值得。】
看着面前的大字,赵柒气笑了,难道没有人试过吗?第一任皇后温柔贤淑,做了一碗汤,就被当作细作拉出去砍了!
没错,这破游戏的设定她是第六任皇后,
后宫没有其他人,朝臣死谏:国不可一日无后,暴君砍了几个人也没有继续砍了,反倒是破天荒地听从他们的意见,开始娶皇后,
只是这皇后从来活不过三日。
第二任当晚因太无礼,砍了;
第三任因害怕不会说话,砍了;
第四任没入宫就自尽而亡;
第五任愤懑刺杀无果,砍了;
赵柒身为这第六任,是一个县令女儿,没办法,其他长得不错身世又配得上暴君的已经被砍完了。
皇后这么急不可待想要送死吗?
来了来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赵柒已经掀开红盖头,喝了好几杯水,坐在红凳子上,毫无形象地看暴君入场。
敌不动我不动。
她倒是要看看他要看多久。
暴君夜桢头发滴水,红色婚服里面穿着黑色锦服,一看就是时间来不及了套在外面,他有着一双好看的丹凤眼,可惜就像是毒蛇一样阴冷。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赵柒腿都麻了,暴君终于开口:退下。
佩刀侍卫立马小跑出去,最后两个还贴心地关上了房门。
暴君坐在她对面,给自己倒了杯水,却没有喝,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扣在桌上。
你叫什么?
赵柒几乎要翻白眼,大哥,你娶媳妇竟然还不知道对方叫什么?
简直离谱他妈给离谱开门,离谱到家了。
赵柒。
呵。暴君嗤笑,刚刚的胆子被猪吃了?
别以为他不知道她想翻白眼,果然是穷乡僻壤出来的,毫无修养。

第二章 奇葩的游戏,奇葩的系统
赵柒眯着眼,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她说话。
【系统,要是攻略对象死了会发生什么?】
【玩家对攻略对象造成伤害,严重影响情节的,强制重置。】
咯吱咯吱,
赵柒扭动脖子,嘴角勾出一条好看的弧度。
这个答案,她很满意。
暴君:“把她……”砍了。
赵柒一个拳头冲着他脸揍去,他下意识后仰,一只脚又踢来。
眼里流露出一抹异样,十分兴奋地侧身,一把抓住了她的脚,一扯。
赵柒凝神,好机会!
借助暴君扯过去的力度,她直接整个人贴了过去,拔下脑后的钗对准大动脉狠**进去。
暴君手里动作一顿,赵柒脚下一蹬,两人就此分开。
暴君脖子红了一片,眼睛死死盯着她,嘴角却带着笑。
赵柒打了个寒颤,瘆人,立马站得远远的。
【重置吧,暴君已经被我干掉了。】
【重置中......】
【叮当,重置失败!重置失败!重置失败!】
赵柒猛地跳起来,玩她呢?
现在人都被鲜血染红了,你说不能重来?
【数据重新导入中...】
【重置成功。】
赵柒双手叉腰,等待着两眼一黑,然后...然后看见血里的暴君先是转动下脖子、撑起全身,慢慢站了起来。
【系统,这就是重置?】赵柒咬牙切齿,恨不得把系统拖出来暴打一顿。
暴君有些吃惊,微微遗憾,没有死成。
这时候看向已然呆滞的赵柒,目光带了几分考究,
夜桢眉头微挑,眸子里浓浓的不可思议。
来人。
刷刷刷,侍卫冲进房门有序站好,面不改色。
赵柒木着脸和他对视,毒蛇般的目光变成了意味深长地一瞥。
看好她,没有朕的命令,任何人不准离开、探望。
遵命!
异口同声的回答响彻云霄,夜桢看着浑身的血迹皱起眉头,脚下的步伐不自觉加快,一溜烟消失在门口。
暴君一走,赵柒整个人都松懈下来。
【系统,聊聊?】
【叮...死机中。】
【呵呵。】
她就知道这系统不是冷冰冰的机器,肯定有自己的感情,从它播报的跌宕起伏的语气就能看出来,它有着极其丰富的内心活动。
【为什么会重置失败?】
【目前原因不详。】
赵柒看着七八个人高马大的侍卫,叹气盘腿坐下,【如果我死了,还会重置吗?】
【玩家失去生命,不能重置。】
【屁,那为什么上次我被砍脖子还能重来一次?】
【亲,玩家有一次试玩体验机会。】
赵柒危险地眯起眼睛,【你是说,那一次是我的体验机会?】
【是滴,祝愿玩家玩得开心,暴君现在洗澡去了,可以好好想一想应对之策,我暂时下线啦。】
【你敢走一个试试?】
赵柒气得头冒青烟,【说清楚,这到底怎么回事?】
【就是......玩家进了攻略游戏,不完成任务是回不去的。】声音有些虚,越来越小声。
赵柒紧握的拳头发出咯吱咯吱响,【我是说,现在是什么剧情!】
古色古香的浴室,烟雾缭绕,精致的男子裸露半个胸膛泡在活水池中。
此时,他脑袋里不断重复那个女人快准狠地攀上他,笑意明媚地把钗插进他脖子里。
可以确信的是,那一幕是真实发生过的,一地血迹就是最好的证明,只是......为什么他会活下来?
手指抚上脖子处,隐隐作痛,却没有伤口。
实在诡异。
那个女子也十分诡异,养在深闺里只知道读书从没有见过外面的天地,是怎么有这样好身手的?
如果不是中途换成了杀手,他想不出别的理由。
脑袋里冒出略带怒意的小脸蛋,他揉了揉眉头,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看到她,就想叫人砍了。
良久,暴君夜桢起身,穿上一改往常黑衣,白军首领跪在殿外请罪。
去查那个女人的身份。
是!
半响,夜桢离开后,白军副首领白年不可思议地抬头,满脸震惊。
不...不砍人了?
他可是看到了,一地的鲜血,那个女人好端端的,说明只能是主子的。
主子被人伤成这样,竟然没有发怒?
白军首领白岁无语望天,敲在他后脑勺上,主子这是放长线钓大鱼,你懂个屁。
白年摸着自己后脑勺,瘪嘴,碍于他哥淫威,不敢多说,麻溜地去查人了。
......
靠!
赵柒弄明白剧情后,暴躁地踱步,这破地方她是一刻钟也呆不下去了。
原主是被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那条从不出门的小鱼。
从小寄养在赵家的庄子里,和祖父祖母一起生活,他们要求原主学习诗词歌赋、精通四书五经,女工和管家很小就开始耳濡目染,妥妥的温室里的花朵。
暴君选皇后选了五年,这皇后还没有个定数,每次选过去不出三天就烟消云散,大臣家里的闺女都不忍心这么被糟蹋,于是目光落到了刚刚挖出金矿的赵县令身上。
听说他有个闺女,立马让人画了画像送进宫,暴君看中了。
青军立刻把人打包送到都城,不出三日便大婚。
故事开始就在大婚晚上,当时暴君是一刀砍了原主的。
赵柒几乎要呵呵,体验机会那次,暴君二话不说就砍了她,这个暴君还真是贴切。
不过,她也杀了他一次,抵消。
谁也不能拦着她回去的路!
赵柒凶神恶煞地起身,全身白色武装的侍卫将刀一放,没有主子口谕,不得出去。
我—要—出—恭!
侍卫依旧面不改色,腰杆挺得要多直有多直。
赵柒来回踱步,因为隐忍觉得有些乏力,额头突突跳。
【暴君还有多久才回来?】
【很快了很快了】声音短促而快速。
赵柒捂着肚子坐下,此刻无比希望暴君能迅速飞到她面前。
夜桢走在路上,心里总觉得不太放心,索性使用轻功在屋檐上飞驰,埋伏在各处的白军嘴角一抽,装作什么也没有看见,却都默默移开视线。
不出一会儿,赵柒却感觉分秒难坐,夜桢出现的那一刻,她整个人冲上前,双手抓住他的领子,“我要出恭。”
夜桢:“……”
白军侍卫:卧槽,这女人好猛,真是不怕死。

第三章 金手指来了
在白军的注视下,夜桢缓缓伸出右手捏住赵柒的下巴,强势上抬,
精致的脸庞布着薄汗,因震惊而瞪大的眼睛里清澈明亮,白皙的皮肤微微透着红,人长得与调查的别无二致,只是......性情变化极大。
啪!
赵柒怒冲冲地打开他的手,夜桢!
爪子不想要了!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叫他的名字,声音略显尖锐,夜桢登时有些新鲜,压下莫名其妙的怒火,全都退下。
人还未走远,他想起什么,拿个净桶来。
赵柒骂到嘴边的话突然噎住,脸色变得难看,你要让我当着你的面上厕所?!不知道是难堪还是愤怒,脖子也染上了红色,没想到不仅是暴君,还是个变态。
大胆!夜桢瞳孔控制不住地一缩,右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抓住了她的脖子。
赵柒大笑道:暴君?怎么?敢做不敢当?
系统此时也顾不得清高,【赵柒!夜桢最听不了别人说他是暴君和变态,你这样无异于是找死。】
【已经晚了......】
赵柒脖子被人扼住,氧气正在减少,她难受得闭上了双眼。
在这个过程中,她至始至终没有挣扎,双手垂落在身侧,双脚悬空,如果不是额上紧绷的神经突起,鲜血从血管里涓涓流淌,尚且还有脉搏,宛如死人。
夜桢浓黑的眸子盯着手里任由他摆弄的人,心口忽然一颤,呼吸滞停,下意识松开了右手。
咳咳咳......赵柒无力跌落在地,大口大口喘气,小脸通红。
系统后怕地拍着胸口,【还好及时停手了,停手了。】
她也太虎了,差点就挂了。
这么下去,任务没有完成,它倒是先被吓得程序混乱。
赵柒没有管还在盯着自己手看的暴君,跌跌撞撞地从地上爬起来,抱着刚刚放在旁边的净桶就往隔间跑。
人有三急,死之前怎么说也要舒舒服服的。
正打算教育一番的系统:......
坐在净桶上的赵柒双手撑起下巴,陷入了沉思。
暴君从小经历太多黑暗,也没有人教导他,想要毁灭世界是正常的。
但现在他还没有完全失去人性,刚刚她特意试探,在极度生气的情况下,他还是放过了她,这就说明,她赌对了。
而且,被她杀了复活后的暴君,眼底阴毒的不适感消失不见,两个暴君之间肯定有什么不太一样。
让赵柒没有想到的是,这里不过是个游戏世界,却十分真实,除了人死后还可以复活,真没有多大区别。
系统越想越后怕,连忙发布了第一条任务,暴露了本音,【请玩家注意,现在是非常时期,请保护自己,活下去。】
赵柒起身,拍拍屁股,闻言眉梢上扬,【小正太,暴君他早就不打算杀我了。】
一朵温室里的花朵突然暴起把自己杀了,然后又复活,如果他有这段记忆,肯定一肚子疑问;
如果没有这段记忆,他失忆的那段时间和身下的血迹都会成为困扰。
在摸清楚她身上的谜题之前,他还不会动她。
这个任务简直是送东西来了。
【完成任务,有什么奖励啊?】
赵柒嘴角勾出一抹弧度,红痣点缀在眼角,眉眼弯弯,原本清秀可爱的美人此时清冷而妖艳,躲在屏风后面的夜桢有些失神,耳根有些红。
但旋即沉了脸,青军真是好本事,连人中途换了也不知道,看来对他们太仁慈了。
系统检测完毕后,恢复电子音:【恭喜玩家完成任务,请选择奖励。】
看着飘在空中的三个选项:粮食种子万能袋、解毒瓶、技能点100。
赵柒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粮食种子万能袋,通过这个角色的经历来看,这个世界不是一般地穷,什么吃的都没有,对于一个资深的隐藏吃货而言,就是折磨。
至于解毒瓶,一个瓶子而已,她还看不上,就算里面的东西可以解百毒,她也不需要。
谁还不能炼了?
技能点这个东西赵柒压根没有考虑,琴棋书画和女工她是不会在意的。
【叮,奖励已发放,请玩家验收。】
夜桢看着凭空出现在赵柒面前的袋子,倒吸一口冷气,眼里闪过意外。
粮食种子万能袋在赵柒手里如同灵活的小鱼,不断在她身上翻腾,始终没有跌落。
得到了未来美食的保证,赵柒心情很好,刚刚来到这里所有的惊慌和暴躁消失不见,嘴角上扬,哼着小曲,走路的步调都轻快不少。
夜桢深深看了最后一眼,悄悄离去。
“找暴君去。”语调清扬。
【玩家注意,刚刚夜桢正在暗处偷看。】
明媚的小脸僵硬,赵柒抽了抽嘴角:【还真是没有骂错他。】
随意偷窥别人上厕所,不是变态是什么?
婚房,赵柒大大咧咧地走出去,夜桢一身黑衣坐在床上,幽深的眸子凝聚在她身上。
“皇上,您一直盯着臣妾,臣妾…”赵柒扭了扭,露出娇羞的神色,“会不好意思的。”
夜桢嘴角出现意味不明的笑容:“对朕出手,的确该不好意思。”
啧,瞧瞧,这就要兴师问罪了。
可惜呀,
主动权可是被本姑娘拿回来了。
赵柒兴致缺缺地拉开椅子,给自己倒水,却发现水壶早就干了,悻悻地收手。
“暴君,先别生气。”眼看他又在咬牙,赵柒果断加快速度,“可想知道那血渍是怎么来的?”
夜桢努力压下心底的怒火,嘲讽而有深意地反问:“你知道?”
看他这种反应,赵柒笑了,原来他保留了记忆。
保留记忆还能不杀她,虽然看不出他是不是真的弑杀,但对于自己的好奇想必已经压过了生气,这可好办很多。
赵柒起身,掀起衣摆转圈,“当然,我是上天派来拯救你的。”
转了三圈,直接晃到夜桢面前,右手指着他的脑门,笑意盈盈。
“暴君,我可是仙女。”
夜桢有一刹那愕然,近在咫尺的少女消瘦白皙的脸庞晶莹剔透,宛如白玉,小巧的嘴鲜红诱人,身上的暗红色婚服更是将人的妩媚展现的淋漓尽致。
耳根慢慢爬上了一抹红,他不自在地移开视线,“…如何证明?”
赵柒收回手指,轻笑道:“你不是早就看到了?”
说着,麻花袋子凭空出现。
夜桢面色平静,心底却掀起波涛汹涌。
赵柒不断从看起来其貌不扬的旮瘩袋子里拿出一些他从未见过的种子,品种、数量之多着实让人惊叹。

第四章 交易
赵柒看着地上小山丘般的种子,拉紧袋子,“这就是证据。”
夜桢走过去抓起一把种子,凝眉:这些都是什么?
粮食,水果,蔬菜,种类很多,有些很快就可以长好,你可以亲自种在土地里验收。
对于系统给的东西,赵柒十分信任,勾起嘴角,不知道这些够不够呢?不够我这里还有。
夜桢拍拍双手,你可是有什么要求?妖精。
妖精?
赵柒错愕地愣住,不悦地叉腰,我才不是妖精,仙女!懂吗?
夜桢不着痕迹地把视线落到她嗔怒的脸上,炸毛的样子还挺可爱的,嗯,仙女。
好在赵柒也不是非要当仙女,很快就变卦,摆手道:妖精就妖精。
其实魔女更妥帖,前世她的外号就是混世魔头。
给我块免死金牌。
这暴君动不动就砍人,现在他对她没有杀意,但是难免以后没有。
还是有块免死金牌,更加心安。
夜桢嘲讽地说:朕可是暴君,不怕朕临时变卦?
怕什么?赵柒解释道:能够把军队管理得井井有条,除了能力之外就是信任,他们既然能够全心全意信任一个人,这个人肯定是个说话算数的君子。
夜桢愣住,这还是第一次如此肯定他。
不是没有人骂他暴君,几乎所有百姓都希望他早点死。
那些大臣畏惧他,不敢轻易忤逆,都是在背后做小动作。
目光流连在她绝色的容颜上,不自觉勾起微微的弧度。
她倒是特别。
你该不会这么小气,我都立下大功了,你居然舍不得那点金子!赵柒震惊又失望地摇头。
三日后给你,只有一次机会,用了便再无可能。夜桢黑了脸,没好气地道。
赵柒清脆地笑道:谢了。
第三日,赵柒睁开眼睛,算算日子,金牌也该来了。
简单洗漱,别了个休闲的发型,拿着鞭子来到院子中央,开始一天的锻炼。
这具身体太过柔弱,炼个几年或许就能恢复以前的身手。
小李子拿着圣旨,心里十分不得劲,好不容易爬到皇帝贴身公公的位置,竟然还要顶着如此炎热的天去冷宫。
那位娘娘也是不知如何想的,放着好好的皇后宫殿不住,偏生要到杂草众生偏僻的冷宫。
满腹怨念地来到门口,擦了把汗,捞起袖子敲门,皇后娘娘,奴婢是小李子,来宣旨来啦。
请进,门没锁。
哎,这就进来。小李子即使心里再不舒服,也不敢放肆。
这位可是唯一活下来的皇后,皇上这些年一直没个女子服侍,脾气越来越差,要是有个女主子能够在一旁疏解疏解,也是个好的。
耀日中天,火辣辣的太阳光透过大槐树,在地上形成斑驳的星星点点,清风拂过,赵柒再一次打完整套拳,汗珠划过脸颊跌落泥土。
赵柒双手叉腰休息,是来送金牌吗?
咳咳。小李子把手放到嘴边,眼睛使劲地眨。
但他的皇后娘娘压根没有反应过来,亲切地问候,风很大,是不是眼里进了沙子?
小李子叹气,偷偷压低声音,娘娘,接圣旨可是要行跪拜之礼的。
赵柒不在意地挥手,没有关系,这里偏僻,我不跪,也不会有人知道,天气热,进屋喝口凉茶再走吧。
这可使不得。小李子连忙摆手,皇上还等着娘娘呢,说是等娘娘过去亲自给。
赵柒望了眼让人睁不开眼的太阳,皱眉。
狗暴君!
小李子见她脸色肉眼可见地沉下来,顿时不敢发声,站在一边擦汗。
赵柒从屋里拿出凉茶,自己喝了一杯,又给他倒了一杯,解暑。
声音凌厉,如同不容置疑地命令,小李子颤抖地接过,全部倒进嘴里,清凉从喉咙散发到肚子,整个人都舒坦了。
真好喝,这世上怎会有如此之物?
眼睛忽然亮了,这要是给皇上......
别想了,这不可能给暴君。赵柒还在生气,警告道:不准多嘴,看到的不准说出去。
小李子立马低头,奴婢记下了。
好不容易到了御书房,里面传来怒吼,你就是这样办事的?
【叮当,任务二:请阻止暴君乱砍人。成功救下一人,可获得解毒丹一枚。】
赵柒不悦,【我的任务不是只有攻略暴君?怎么事这么多?】
【玩家请注意,两者不冲突哦,获得的奖励后续都会助力攻略任务。】
【行吧,有没有好感度或者进度条来提示还有多少才能完成任务?】
【目前还未开通此服务。】
【......】
小李子见赵柒停下脚步,以为她害怕,劝解道:娘娘放心,皇上他现在只是心情不好,但这几天从没有把怒火发在其他人身上。
这几天?
说明以前经常的事喽。
无事,我再等一等。还是不去触霉头的好,她怕自己忍不住动手。
眼见里面夜桢声音越来越大,甚至响起摔东西的声音,系统忍不住了,【请玩家注意,完成任务二,任务二失败会加大任务难度。】
赵柒叹气,这算什么事?
不顾小李子的反对,毅然决然地推开门,皇上,臣妾来拿东西。
脚下是到几本奏折,她捡起来,无意间撇到了旱灾的消息,眸子微动,什么也没有说,整理好后,走过跪在地上挺直腰板的圆头肥壮的官员,放在案牍上。
夜桢拿起奏折打过去,明天要是再办不好,提头来见!
那位官员立马爬过去捡起奏折,唯唯诺诺点头退出去,遇到站在外面的小李子,整理了衣裳,眼睛使劲眨出泪水,却倔强地憋了回去。
其他在外面站着的官员见状不满地皱起眉头。
皇上也太过分了,他们站在外面那么久,这都不能进去,皇后一来,里面的人还被赶了出来。
这一定是个妖后啊!
蛊惑人心,不行,明日一定要上奏。
御书房里面,赵柒站在一边看他喝了一壶的水,计上心头。
夜桢,我们做个交易吧。

第五章 出宫
夜桢眼皮都没有抬,有事快说。
赵柒:......
毛病!
她毫无形象地坐在齐腰高的案牍上,右脚荡在空中,好看的眸子闪闪发光,紫州大旱,闹饥荒,我可以帮你解决这个问题。
夜桢斜眼看着胆大包天的女人,前不久还大言不惭地说自己是仙女,现在就坐到了他的桌子上。
你可知后宫不得干政?
赵柒惊讶地看着他,您还记得规矩呀?我本以为你就是规矩呢。
夜桢拿起奏折敲她的脑袋,下去。
下去就下去,君子动口不动手知道不?赵柒捂着头,怨念地瞥他。
她刚刚是真的想帮忙来着,虽然这里只是游戏世界,但她还要呆到不知何年何月。
攻略什么的,太讨厌了。
但凡想要真心,就要把自己的心掏出去给他看,过关了才能进入他的心房。
自己都做不到,如何让她完成这个任务?
现在,她只寄托于这只是个游戏人物,不会太过苛刻才好。
你这次想要什么?
上次她要了免死金牌,这回呢?
如果真的是仙人,应该不怕死才对,毕竟她都能够复活他,相比自己不在话下。
这样的免死金牌看着皇恩浩荡,其实没有多大用处。
夜桢突然就很好奇,这个女人会提出什么要求。
这几天,据白军报告,她一直在冷宫里锻炼和种菜,即使不要丫鬟,一个人也过得有滋有味。
赵柒眉眼一弯,你能不能试着喜欢我?
噗!
她的脑海里传ˢᵚᶻˡ来系统咯咯笑的电子音。
【系统,很好笑?】赵柒脸肉眼可见地沉下来,略带威胁地提高音调。
【不不不,不好笑,哈哈...不好笑。】
那边忍了很久,觉得忍无可忍,索性断开两人的连接。
赵柒的耳边总算是清净了。
夜桢愣住,这是什么要求?
你先别急着回答,我知道这很强人所难,想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皇上您微服出巡,途中有的是时间,回来的时候,你再来回答我这个问题。
旅途艰辛,长途跋涉之下,又看到那么多的危险,人或多或少会变得脆弱,心墙容易打开得多。
到时候她再给予无微不至的关怀,
区区游戏NPC,还不拿下?
赵柒很有信心,到时就要皇上带着我一起喽。
她观察过,暴君虽然狗了点,动不动就砍人,但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地动手,砍的都是心怀不轨的。
就连原主都是丞相安排在他身边的棋子。
朝堂所有人都想取代暴君成为一代明君,故而到处抹黑暴君的名声,让百姓畏惧他。
身处高堂的暴君有心无力。
他面对的是一群敌人,而他的敌人是抱团一起来对付他一个人,这些年还能活得好好的,赵柒挺佩服他的。
夜桢对上灵动的眸子,莫名觉得呼吸不畅,感觉整个人都被吸了进去。
好。鬼使神差地答应了下来。
一言为定!赵柒伸出右手,想要击掌,见他没有动静,猛地想起这里是游戏世界,直立的手掌变为平整,金牌。
夜桢从旁边锁着的柜子里拿出足金足量的金牌,上面刻着“免死”二字,龙飞凤舞、铿锵有力地大字气势澎湃。
赵柒惊讶地问:这是谁写的?竟然和他的风格那么相像!
朕如何会知道?工部能人众多,难道朕还得给你挑一个出来?
行行行,我走了。赵柒撇嘴。
不知道就不知道嘛,脾气那么暴躁。
【叮,检测到玩家完成任务二,奖励解毒丹一枚。】
看着出现在手里圆滚滚的玩意儿,顾不得和系统算账,又蹦跶回去。
夜桢,我这里有好东西。
回到御书房,夜桢此时正在奋笔疾书,批改奏折,神情认真。
他一身黑衣,鎏金衣领在烛火当中闪闪发光,背挺得直,眉梢微皱,似乎又遇到了什么难题。
赵柒叹气,明明外面那么大好的阳光,这御书房偏偏一点都感受不到,
昏暗冷淡,唯有飘荡在空中的烛火散发一丝温暖。
皇上,臣有奏。赵柒装模作样地站直,粗着声音道。
谁允许你进来的?夜桢的脸黑沉下来,抬头撞进一双笑意盈盈的眼睛里,愣住,你回来做什么?
赵柒把解毒丹递给他,献宝来了。
这可以解万毒,要是哪天你不小心被人下毒谋害,不用怕,药到病除!
夜桢表情不变,低头,出去,以后没有朕的命令,不可擅进。
赵柒:......
白眼狼啊白眼狼,算了,姐是打不死的小强!
正在这时,系统再次上线,【玩家为什么非要回去不可?留下来不好吗?】
赵柒翻了个白眼,【这里什么都没有,我是傻子吗?】
【你别跑,我还有问题,直接送我东西不就好了?非得弄出点轻松得不需要我出手的任务有什么意义?】
第一个任务是让暴君不杀她,第二个任务是防止暴君杀人,
但这两个任务她压根不用出手。
系统支支吾吾没有说出个所以然,直接跑...跑路了!
赵柒:......
突然手痒想要杀人怎么办?
赵柒离开后,夜桢松了一口气,他到底怎么了?
为什么遇到她,整个人就不对劲?
目光落到旁边的解毒丹上,质地醇厚,清香扑鼻,分不出到底含有什么成分,但他见过她凭空拿物的本事,也体验过起死回生的神奇,
如此厉害却偏偏留在他身边,难不成真的心悦他?
脑海里忽然涌现出赵柒明媚的脸庞,心头悸动。
第二日,早朝,众大臣齐力抵制赵柒,气得夜桢冷笑:这个皇后可是你们挑选的,如今又说她德不配位。
如此嘴脸,最好都砍了!
从今日起,朕罢朝一月,凡事通过奏折上报,由白军收集,众大臣禁足反思。
皇上三思啊!众大臣立马跪地磕头。
夜桢甩袖,眼皮都没有留下一个,回到御书房就让白军把赵柒带过来。
他收拾好行李,顺便叫女婢帮忙收拾女生需要的东西出来,万事俱备,只欠赵柒。
赵柒刚刚吃完早膳,听到消息翻身上马就奔向御书房,跑到半路,突然想起桌子上还有块饼,在白军错愕的目光下掉头又回去了。
皇后娘娘,您干什么?
我拿吃的。
自从接受了要完成攻略任务才能回去这个事实,她就时时刻刻在想如何攻略,从系统那里坑来好几本攻略,无非就是要对攻略对象好,使劲地对他好。
早上的饼美味至极,要是给暴君,他应该会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