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长风温暖

第11章 太浪费了
顾建设在看到温暖的瞬间,警铃大震。
不行,以后小叔是不是只喜欢她,不喜欢自己了!
这姑娘皮肤雪白,一点也不像自己这么黑。
这姑娘还留着乌黑的辫子,也不像自己头发总是乱糟糟的。
这姑娘穿的衣服也好看,不像自己衣服上两个大补丁。
这么一对比,小叔叔肯定是更喜欢这个姑娘啊。
“我先给你弄个简单的木板床。”
温暖听到顾长风这话,顿时就感动了。
看看,反派大佬多好,还知道自己晚上没地方休息。
所以说,这条大腿自己一定要抱好了。
“我正想着怎么办呢,我想打地铺又怕有蛇。”
看着温暖一脸小心的看看四周,好似周边就潜伏了一条,顾长风忍不住的就露出了笑容。
顾建设非常的不服气,大声的说道:“女人就是胆子小!你怕什么,那蛇肉可香了!”
温暖:……咱们说的是一回事吗?
不过看着顾建设,温暖笑了笑,他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呢。
“你可真厉害,我请你吃糖。”
温暖说着从口袋里拿出来三块大白兔奶糖,顾建设顿时就愣了。
他错了,这个姑娘是个好人,小叔可以喜欢!
剥开糖纸吃了一颗,真甜啊。然后他把剩下的两颗珍藏了起来。
看到他这个样子,温暖忍不住的就笑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顾建设早就忘记了刚才的警惕心,一颗糖,换来了顾家全家人的详细介绍。
温暖看着顾建设,忍不住的摇头。
真是没想到,这就是未来手段高超的商界精英,顾长风身边最得力的助手。
现在,一颗糖能忽悠成这个样子。
“别说了,干活!”
顾长风觉得侄子太傻了,以后还是放在身边为好,省得蠢死。
温暖急忙道:“我晚上亲自下厨,给你们弄好吃的。”
顾长风微微一愣,并不想要留下吃饭,冷硬说道:“不用麻烦。”
“你是不是害怕我厨艺不好,怕吃了拉肚子?”温暖微微有点受伤的感觉。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就好,留下吃饭,我做饭还是很好吃的。”说完又看了一眼顾建设道:“我会做鸡蛋羹哦。”
“我留下吃饭!”
顾建设这个嘴馋的,马上就觉得温暖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姑娘。
他喜欢大白兔,他喜欢鸡蛋羹。
就在此刻,几个男知青拿着铁锨飞速而来。
现在什么农具都是大队的财产,若是想用得去借。不像顾家,家底殷实,什么都有。
“长风来了。”
李勇主动打招呼,顾长风点点头,喊了一声李大哥。
他们此前是认识的,不过自从出了男知青抛弃妻女的事情之后,便不再来往了。
现在大家一起干活,反而显得亲近一些。
温暖站在旁边看着,她真不知道什么是搭炕,更加不知道要做什么。
就看顾长风从外面推来泥土,过筛子,将麦秆用铡刀切碎,掺和在泥土里。
这个时候,顾建设光脚就要下去踩泥和草屑。
温暖看说道:“你等我一下。”
她这么喊大家都愣了,做什么?
温暖拿出来一双解放鞋对顾建设说:“穿上吧,别扎脚了。”
顾建设都愣了,手指指着温暖,“你知道什么叫败家娘们不?”
温暖:……
“这双鞋子十几块,还要工业券,你让我穿着踩泥!再说了,我脚那么大,穿不下啊!”
温暖撇嘴,未来的钱串子果然名不虚传。而且,这少年比自己高,比自己脚大,上哪说理去!(谢谢大家的提醒)
“那你不怕扎脚吗?”
“不怕。”
好吧,她服气了,看顾建设一下子蹦到泥坑里一脸淡定从容,温暖也是惊讶。
真的不扎脚吗?
孔云看不得她这没见识的样子,将人给提走了。
“这鞋子你下地的时候穿。鞋子质量可好了,能穿好几年。咱们还得在这里待好几年,很多东西都得保存好。”
听到这话温暖乖巧的点点头,这位孔大姐人很温柔,有种知心姐姐的感觉。
“我跟他们商量了,不能吃你一个人的口粮,这些粮食都是我们凑的。”
孔云说着端起了一个小簸箕,里面放着一些高粱面和玉米粉,加起来也就一斤的样子,边上还有一大筐子野菜。
温暖一看,心中明白,知青的日子,的确是过的苦了点。
“孔大姐,你们平时就吃这些吗?”
徐燕好奇的问道,她也不能理解,他们平日里就吃这个!
王茉莉看着她们震惊的样子觉得好笑。
“不然呢,你以为下乡是来享福的?”
“也不是平日都吃这些,只是去年秋天分的粮食,现在大家存的粮食都不多了。
不过没事现在野菜多,将这些杂粮掺着野菜做成菜团子,味道也不错。”
孔云笑着开解两人,王茉莉却撇嘴抱怨:“好吃个屁,不是没办法谁喜欢吃!我都吃了三年了,都要吃吐了,真想快点秋收。”
“其实村里很多人家也是这么吃的。”孔云看着温暖皱了小脸,继续安慰着。
小姑娘才到这里难免会害怕,自己当初也是这样的。所以,能帮她们的自己就帮了。
“你们,等我一下。”
温暖说着跑到了自己的屋子里,孔云知道她肯定是在找东西,自己不好跟着进去。
徐燕想跟着进去帮忙,却被孔云喊着帮忙洗菜。
温暖一挥手,就从空间里拿出来不少东西。有那么多行李打掩护,谁也不知道自己带了什么过来。
仔细的清点一下,一袋子面粉,十斤米,两斤腊肉,两把挂面,几个肉罐头……这些东西够自己吃一段时间了。等到吃没了再从空间拿,谁还能天天的算计自己吃了什么不成?
对了,回头再去城里一趟,买点鸡蛋来,然后将自己带来的鸡蛋混入其中就好了。
这些东西本来是放在空间的,趁着这次拿出来弄个柜子存着。未来这个柜子就是自己的粮仓了。
不过看看空荡荡的屋子,她还需要家具啊,破家值万贯,一点都不错。
孔云看着温暖从屋子里出来,手里拎来二斤米,几个鸡蛋,一斤腊肉,顿时就慌了。
“你,你带了这么多东西来!”
“孔大姐,这些请客够了吗?”
“这太多了!”
孔云一边这么说,一边找来篮子和菜刀,可不能用这么多,一半就足够了。
王茉莉看着眼睛都直了,忍不住的感慨。
“你这个样子,你家里人怎么放心让你下乡?”
温暖:……
孔云只是将腊肉切下来一小块,然后又盛出来三碗米,剩下的都还给温暖。这姑娘没心眼,容易被人嫉妒。
“这是精米!你拿去换粗粮,一斤能换三斤!”
孔云这是在教她,温暖点点头。她的确不了解这个时代,对自己怀着善意的人,她也十分珍惜。
“今天是第一天,咱们吃顿丰盛的,以后就一般。”
温暖这么说,孔云头疼的看着她,王茉莉也是一脸的感慨。
“温暖啊,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王茉莉诚恳的说道。
徐燕愣了,干嘛啊,第一天就有人跟自己抢温暖?

第12章 好厨艺
屋子里几个姑娘说说笑笑的,顾长风嘴角不自觉的带了一丝笑容。
他不想去注意,但是刚才温暖就好似一只可爱的小兔子,来来回回的倒腾东西。
她抱着东西跑的那个样子,还不如自家十岁的侄女荷花利索。
她说自己的厨艺不错?
不会是对自己的厨艺有什么误解吧?
不过顾长风决定了,一会不管饭菜味道如何,自己一定要淡定,不能让她看出来,免得又眼泪汪汪的。
此刻,在厨房里,三个姑娘也是一脸怀疑的看着温暖。
她真的会做饭吗?
“我真的会做饭!真的!”温暖再三保证。
“好吧,那你先蒸菜团子。”
孔云看着精米和腊肉,准备还是用菜团子来冒险。
温暖发愁了,做菜团子她没问题,但是灶台她不会用!
最后大家一致决定,王茉莉做菜团子,徐燕烧火,孔云洗菜。
至于温暖,找个小板凳让她乖乖的坐着。
温暖:……你们就是看不起我。
顾建设进小厨房找水喝的时候,看到这么一幕不厚道的笑了。
“你就是这么做饭的!”说完了哈哈大笑,温暖心塞这熊孩子,欠打了!
“我今天非得让你心服口服不成!”温暖这么说着飞速的跑了出去,米黄色的裙子微微飞起,好似一只美丽的蝴蝶。
顾建设愣了,忍不住的挠头,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
温暖抱着好几样厨具往厨房走,顾建设才想要去帮忙,就看到小叔已经帮忙将东西抱了进来。
顾建设愣了,小叔平日里为人也这么热情的吗?
温暖脸色微微发红,小声却认真的道:“我真的会做饭的。”
顾长风看了她一眼,嘴角带着一丝笑容,还是忍不住的嗯了一声。
虽然只是简单的回答,但是足以让温暖振奋了。
“温暖,这些都是你带来的!”王茉莉一声惊呼。
不怨她没见识,温暖带的东西太多了:一个小炒锅,一个砂锅,油盐酱醋,一桶豆油,她甚至还带了一把菜刀!
“这些都是从家里带来的,钱嘛,能省则省。”
众人无语,你这么做,你家里人知道吗?
顾建设也是开了眼界,顾长风则担心的看着那把菜刀,看起来很锋利的样子。
谁也没想到,温暖还带来一个小菜板,众人彻底的服气了。
“这些你都带来了,那家里怎么过?”孔云好奇的问道。
这下子徐燕不厚道了,笑着说道:“那就不过了呗!饿死他们才好!”
徐燕自然知道柳溪这个后妈对温暖一点都不好,看着温暖这么做别说多解气了。
此前她就多次告诉温暖,你得告状,你得找人撑腰,让柳溪滚蛋!
但是温暖胆小自卑,总是被欺负也只忍着。没想到突然变了性子,真是让人高兴。
大家面面相觑,顿时明白了,温暖家中怕是不和睦。
“来,我给你们露一手。”温暖说着手起刀落,先切腊肉。
看着她刀技精湛,有模有样的,大家才算是相信了她。
顾长风转身出去,水都没喝一口。
温暖切菜十分利索,虽然农家土灶不是很熟悉,可是学了一下,也就得心应手了。
韭菜炒腊肉,腊肉炒的晶莹剔透,再放上一点红辣椒,顿时香气弥漫。
可孔云心疼的手抖,油放的太多了!
“温暖,你少放点油,省着点吃。”
王茉莉却不这么觉得,温暖说的没错,既然要吃咱们就好好的吃一顿!她平日里也是这个脾气。
她转身回了屋子,拿出来几颗鸡蛋,她也不能占人便宜心里没数。
孔云也回到屋子里拿出来一碗大米,这算是自己的一点心意。
温暖看了一眼没说什么,但是她不会要的,说好了自己请客。
外面摆了一院子的土坯,这些土坯得晒干才能用。
大家一边飞速的干活,一边闻着香气往鼻子里钻,只觉得肚子咕咕叫。
平日里总觉得吃不饱,更何况今天饭菜这么香。
“这是什么菜?这么香!”李勇笑着问道。
“炒腊肉!还有鸡蛋羹!”
回答的人叫张涛,人长得微胖,忍不住的擦了嘴角,口水要下来了。
顾长风没说话,看了一眼院子里的木板子,想着一会给温暖搭个床。
等到冯谨言哄好了白茹回来,看到如此场面也是微微一愣。
他没想到会在院子里看到了顾长风,他怎么在这里?
“冯知青你回来了。”
张涛主动打招呼,眼神还在白茹和冯谨言之间转悠。大八卦啊,他也喜欢!
白茹脸色微红,飞速的钻到了孔云的屋子里,而冯谨言也有些不好意思。
“大家在做什么呢,我也来帮忙。”
“别,你不用了,你做不了这个。”
张涛马上开口阻止,李勇也没吭声。
他知道张涛是在护食,多一个人干活,就少吃一口饭。
可是他没阻止,因为如今是温暖请客,三个人闹成那个样子,他也不想让温暖郁闷。
而且,张涛说的也没错,冯谨言脚上穿着皮鞋,身上穿着衬衣,的确不适合干活。
一时间,院子里沉默了下来,冯谨言突然觉得很尴尬。
就在此刻温暖走了出来,看也不看冯谨言,对着顾长风道:“天黑了,我们吃饭!”
听到这话,顾建设第一个抢着洗手,他都快饿死了。
一时之间,院子里变得更加热闹了。
大家搬出来两张桌子拼在一起,一排小板凳,勉强坐下。
看着饭桌上一大盆子白米饭,大家都愣了。
这太破费了吧!杂粮饭就可以。
“坐啊,别愣着了。”
温暖负责盛饭,一人一大碗,到了顾长风的时候,还用饭勺子狠狠的按结实了。
众人:……你这偏心的太明显了吧!
等到菜也上桌,大家更是觉得惊讶。
蒸鸡蛋羹,韭菜炒鸡蛋,蒜苗腊肉,还有一个砂锅没打开,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好东西。
“这菜真硬气!”李勇这么称赞。
“主要是厨艺好,谁放弃了你那真是遗憾啊!以后有事你说话!”张涛这么说着,还看了一眼冯谨言,这兄弟傻啊。
“谢谢,我怕少不了要麻烦大家。”温暖不好意思的回答。
顾长风微微皱着眉头,她不知道要跟男同志保持距离吗?这样容易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还有我!我也能帮忙!”
顾建设马上表态,顾长风看着自家的侄子,觉得不能要了。
“吃饭吧,不过这是第一顿大家吃的丰盛点,下面就不要这么破费了。”
李勇这么说,大家也都点点头,这比过年吃的还好。
温暖笑了笑没说话,而是将砂锅掀开,香气弥漫开来。

第13章 不给留脸
温暖想做个炖菜,不仅下饭,而且算个大菜。
于是想了一下,在砂锅里面放了一盒肉罐头打底,加上自己从家里带来的香菇、木耳,还有后院拔下来的新鲜的青菜,上面一层加了几片腊肉。
最后把煮熟的鸡蛋切开,点缀在最上层。
砂锅打开,还在咕嘟嘟的冒着泡,香气四溢。
温暖觉得可惜了没有鸡汤,不然味道更好。
温暖觉得不太满意,但是众人已经惊艳。
他们三个月都没闻到肉味了,每天都是野菜团子果腹,脸都吃绿了。
突然看到这样的大菜,口水有些不受控制。
这里面的腊肉不说了,味道肯定错不了。那肉罐头也是好东西,他们生病了都不舍得吃。
更不要说,还放了好几个鸡蛋!
温暖可真是舍得。
“你这样过日子,你家里人知道吗?”顾建设一下子问出来大家心中的疑惑。
温暖笑而不语,笑容中带着一点失落,她哪里来的家人啊。
“别说话,吃饭。”
顾长风这么说,顾建设自然不敢吭声。
院子里大家吃的高兴,屋子里的白茹坐不住了。
自己来的第一天就要被孤立吗!
不行!凭什么自己在这里闻味,他们吃的那么香!
她直接走到了院子里,什么也不说,就这么站在桌子边上,大家顿时就尴尬了。
你说你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这么不懂事呢。
他们倒是有心招呼一声,但这都是温暖的东西,他们没这么大的脸。
一时间,院子里安静极了。
而冯谨言也换了一身常服走了过来,看到大家都坐着,只有白茹站在边上,微微皱了眉头。
就好似白茹说的,她来的第一天就被排挤了。
“呵呵,你们已经开始吃了,看来是我们来晚了。”
冯谨言是想要打破尴尬,但是仍然没人开口说话。
“是啊,我应该早点回来帮忙的。”
白茹也不好意思的开口,就想要坐下来。只是这一次,没人惯着她。
徐燕开口道:“白茹,脸是个好东西,你怎么就不要呢!”
“徐燕,你是什么意思!”白茹顿时恼怒起来。
“字面上的意思。不干活就吃饭,你哪儿来的脸!”
温暖看着亲生的闺蜜,给她夹了好多腊肉,吵架费脑子,得补。
“徐燕,你欺负人!为什么大家都能吃,就我不能吃!
你就是在针对我,你就是看不得我比你好,你是温暖的狗腿子!”
白茹这么说完了之后,愤怒的盯着徐燕,眼含泪水。
众人都无奈了,饭菜好香,他们想要吃饭。
“咳咳,那个白茹,这是温暖做的饭菜。”孔云提点一句,免得一会白茹下不了台。
“我也会做饭,孔大姐,我也能帮忙的。”
白茹的意思很明显,你们不给我机会,你们就是偏心。
孔云也没办法了,此刻倒是王茉莉拉着孔云的衣服袖子撇嘴。
“你提点她做什么?你就直接告诉她,这是温暖请干活的人吃饭的,看她还好意思吗?
刚才温暖又不是没在院子里说,今天麻烦大家帮忙搭炕,她请客。有些人出去转悠一圈,就把什么都给忘了!
干活的时候不出现,现在想要吃白食?还装委屈,都当我们是傻子呢!”
白茹没想到,王茉莉这么泼辣。
没错,她知道今天是温暖请客,也知道这些东西只有温暖那个败家的小姐能拿出来。
但是那又如何!
她就看不上温暖,哪怕她是厂长千金,也不过是个喜欢冯谨言的傻子。
她本来以为有冯谨言在,温暖怎么都会让他们坐下一起吃。
没想到,温暖竟然这么沉得住气,一声不吭。
白茹也没想到,温暖只用一天的功夫就得到了大家的维护。
那她,以后该怎么办!
“我不知道,我以为在知青点,就是大家一起吃饭的。”
听到这话,王茉莉没给她留脸。你不知道?那就告诉你!
“那我告诉你,知青点不是一起吃的。我跟孔大姐合伙吃,男知青那边,他们自己安排。
今天能坐在一起,都是因为温暖请客,现在你听明白了吗?”
王茉莉心中有气,快点赶紧走人吧,你走了我们好吃饭。
白茹眼泪再也控制不住,飞速的跑回了屋子里,温暖没有一点要挽留的意思。
冯谨言看着温暖,发现她看也不看自己一眼。顿时心中微沉,她竟然这么折自己的面子。
好,他就看看温暖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她越是这么做,自己只会越厌恶!
“那我们就不打扰了。”
冯谨言到底是保持着自己的脸面,又看了温暖一眼,她竟然在悄悄的给顾长风夹菜。
顾长风看着自己的饭碗,那里面堆着不少的腊肉和鸡蛋。
但是他没有拒绝,表情自然。
冯谨言看了更是冷哼一声,想着温暖眼光太差了。
等到两人走了,场面再次热闹了起来,大家谁也没收着,都吃撑了。
吃了饭,大家笑着收拾院子,孔云和王茉莉负责刷碗,不让温暖和徐燕插手。
吃了人家这么多好吃的,明天她们也会早点回来,帮温暖搭炕的。
过来一会,孔云将温暖的那些油盐酱醋送回来,还有剩下的米和腊肉。
可惜十几个鸡蛋全给吃了,孔云觉得过意不去。
“孔大姐,这个给你和王姐姐。”
温暖说着,悄悄的在她的口袋里塞了几个煮熟的鸡蛋。
“不行,我不能要!”
孔云拒绝,温暖却眼泪汪汪的说:“孔大姐,你不要我就哭给你看。”
孔云看着温暖心中很是柔软,多少年都没这个感觉了。
最后她还是揣着鸡蛋走了。以后相处的时间还长,再慢慢的还回去吧。
温暖看着顾长风收拾床板,用刨子打掉了表面一层,床板变得干干净净的。
几十块青砖,都是顾建设从顾家搬来的,用来支撑ˢᵚᶻˡ床板。
看顾长风弄的仔细,温暖心生好感。
温暖看顾长风汗水打湿了衣衫,胳膊上的肌肉紧绷,展现出了最完美的线条。
大佬这身体素质没话说,杠杠的。
“好了,要是还不稳你跟我说,我再给你修。”
听到这话,温暖笑眯眯的看着顾长风,递上了水杯。
“你喝点水吧。”
看着温暖的小脸,顾长风耳根微微发红,毫无防备的端起来喝了一大口。
瞬间,眉头狠狠的皱了一下。
温暖笑了,自己在里面放了很多白糖哦。
这个年代,白糖和红糖都是好东西,一般人家都是用来招待贵客。
大佬肯定没喝过这么甜的糖水,以后她来养大佬,糖水随便喝。
“我先走了。”
顾长风咳嗽了两声,这才收拾好东西转身就走,顾建设却被温暖一把拉住,塞给他一个纸包。
“回去分你小叔一半。”
顾建设也没来得及看,就追着顾长风跑了,他很好奇温暖到底给了他什么?闻着好香啊!!

第14章 不怕饿肚子
院子里刘翠英看着晚归的顾长风,问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吃了吗?”
刘翠英这个亲妈很少关心儿子,儿子们皮糙肉厚的不用自己惦记着。
但是对小儿子,还是有几分慈母心的。
“帮人家搭炕,管饭。”
“哎呀,这是谁家还找人搭炕?”
“知青。”
刘翠花微微一愣,知青?
自家的儿子管知青的事儿?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
“你……”
“我先去洗漱了。”
顾长风说完就走,刘翠英头疼。
这儿子一个个的可不喜欢说话了,这到底是随谁?
“奶!你别担心,温知青人可好了,她做饭也好吃。”
“温知青?男的女的?”
不知道为何,刘翠花下意识的问了这个问题。不过一会的功夫,刘翠花就将温暖了解的清清楚楚。
顾建设这嘴也不知道是随了谁,太碎。
“给你们吃了什么?”刘翠花再次问道。
“腊肉,肉罐头,鸡蛋羹,还有白米饭。”
听到这话刘翠花放心了,这么不会过日子的女知青,她家小五看不上。
“这孩子,也太大手大脚了吧?”
“奶,你不能这么说人家,人家可是请你儿子和孙子吃饭了。”
“滚犊子,看你脏的,还不赶紧洗洗。”
刘翠花进了屋子,大队长在看报纸的脸抬了起来。
“小五回来了?”
“嗯,说是帮知青搭炕,人家还请吃饭了。”
“嗯,小五心中有数,你不用费心。”
看着自家的老头子,刘翠花撇嘴,还说她费心,难道你不是等儿子才没睡的吗?
真是,一辈子的夫妻了,谁不知道谁啊。
他最疼的,也是这个小儿子。
等到院子里安静下来,顾建设贼头贼脑的钻了进来。
“小叔,这个给你吃。”
顾长风微微一愣,看着油纸包着的红肠。
“哪儿来的?”
“温知青给的,咱们一起吃吧。”
看着红肠,突然想起来她送自己的苹果,她好似很喜欢送别人东西。
“给你奶,让她明天加菜。”
听到顾长风这么说,虽然顾建设有点不舍,还是很听话的上交了。
他们家里其实日子还可以,虽然不能顿顿杂粮干饭,但是也能吃饱。
家里几个长辈都是拿着十个工分,三叔和四叔有工作,每个月补贴家里二十块钱。
更不要说,小叔还总是带着大黄上山打猎,下河抓鱼,每次都不空手。
他们家比一般人家过的好太多了,听说村子里很多人家现在开吃顿顿野菜糊糊。
但是这年头,肚子里没有油水,看到肉怎么可能不馋嘴。
不过小叔的话一定要听。
刘翠花看着自己的大孙子那馋嘴的样子,从红肠上面切下来一大块,塞在他的嘴里。
“奶,你也吃。”
“奶明天吃,你去睡吧。”
看着孙子走了,刘翠花露出了笑容。
而此刻的顾长风,盯着自己收起来的一个苹果,两盒肉罐头,有点睡不着。
她,能适应这里的生活吗?
此前买那么多的白面,就是为了在这里不挨饿吧?
或许,她家里很快就会想办法让她回去了。
想着温暖那白嫩的手掌,纤细的胳膊腿,顾长风叹了口气。
能帮就帮一点吧。
他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变得冷硬的心,正在一点一点的融化。
温暖也还没休息,不是不想睡,而是需要整理一下东西。
屋子里有两张床,顾长风看他们的东西没地方放,又给搭了个小架子。
这小架子虽然不能放重物,但是放点油盐酱醋的没问题。
“温暖,你真是给温家搬空了。”徐燕一边说一边跟着整理。
“是啊,你没看到柳溪当时那个表情,笑死我了。而且,我还将他们下个月的票也都拿走了。”
“哈哈,温暖,你早就该这么做!”
徐燕觉得温暖真是变厉害了,不再喜欢冯谨言,还敢跟柳溪正面刚。
他们收拾了半天,粮食袋子都放在了温暖的床板上。
看着她带来的东西,徐燕很是感慨。
她就知道带了点心,竟然没想到要带粮食。
孔大姐说他们能去生产队一个月领三十斤粮食,这是他们知青的补助,但是只能领三个月。
所以明天开始要好好的干活,这样明年才能有粮食吃。
徐燕有点担心,“温暖,你说咱们会不会挨饿啊?”
小姑娘高兴过后,才想起来生存问题。
“为什么会挨饿?”
“咱们没粮食啊,现在离着秋收还有五个多月,咱们赚的工分,肯定不够明年吃的。”
“谁告诉你的?”
“孔大姐。”
“别担心,有我在饿不着你。家里答应一个月给我五十块钱,五十斤粮食。”
温暖这么说是为了让徐燕安心。
这下子徐燕彻底的愣了,温暖父亲什么时候这么大方的?
“温暖,我以后就跟着你混了,你可得养活我。”
“放心,我会将你养的胖胖的。”
温暖这么说着,看着徐燕笑容灿烂,没心没肺的高兴。
徐燕原主最好的朋友。但是在书中,她的结局太惨。
因为帮助温暖跟女主作对,最后被女主设计,嫁给了村子里的一个无赖。
在结婚的第二年,就被这个无赖打死了。
看着眼前充满了活力的徐燕,温暖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咱们今晚一起睡吧。”徐燕这么说。
“谢谢你愿意收留我。”
温暖叹息,她的被褥还没到,她错误的估算了这个年代的快递速度。
本以为早就到了,哪里想到根本没见影子。
温暖感觉到徐燕睡着了,这才进入了空间。
先喝一口灵泉水。喝完之后,只觉得精神振奋了起来。
看看自己剩下的粮食,三百斤面粉,两百斤大米,二十斤挂面。
这些足够她和徐燕吃一年的了。
除了粮食,还有二百多个鸡蛋,空间有保鲜功能,这些鸡蛋是不会坏的。
还有各种糕点,糖果,罐头,酒水和香烟。
温暖笑了,这都是财富啊。
不过,她还要让大家都知道,温家是定期给自己寄粮食的。
他们想要取包裹得去县城,她找机会将空间里的粮食拿出来,带回村子里,谁也不会怀疑。
打定了主意,温暖急忙出去,生怕徐燕发现自己不在。
她缓缓睁开了眼睛,盯着漆黑的顶棚,想着他们这个屋子里还需要两口大箱子。
这样不仅方便掩护自己从空间里拿东西,还能防小人。
这年头,钱都不一定有粮食吸引人。
哎,在知青点她总是觉得太危险了。
自己身上有这么大的一个秘密,再加上跟男主和女主,太烦心。
她想着,自己能不能在村子里买个房子?

第15章 被瞧不起了
温暖深知,自己回去温家肯定没什么好果子吃。
继母恶毒,亲爹总让人觉得奇奇怪怪的,看她的眼神都带着侦查器,她早晚掉马甲。
所以,最好在这里落脚。
这里距离市区虽然不远,但名义上不属于青州管辖。
在这里落脚,先缓上几年,她也为自己的未来好好打算一下。
手中有空间,再抱紧顾长风的大腿,她就不信找不到一条出路。
再说了,大佬吃肉她跟着喝汤,再过几年至少还能跟着大佬发家致富呢。
这么一想,温暖越发的坚定了留在这里的想法,不过要找个机会买房子搬出去。一直这么跟男女主在一起,她太累。
她手里原本有一千二百元,又从男主那边坑来五千。
这么一算,手里的现金就有六千二百元了,这可是一笔巨款。
这么说吧,在村子里面买个一般的院子,也不过三百元上下。
她可是个妥妥的白富美,温暖相信,自己未来的小日子肯定能过的安稳舒服。
拿定了主意,温暖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梦到了自己跟着顾长风发家致富,走上了人生巅峰!
……
村子里的鸡还没叫,知青们就起了。
常年如此,他们好似已经习惯了。
“孔大姐。”
温暖揉揉眼打招呼,显然是没睡醒。
“是不是太困了?没事,习惯就好了,你和徐燕早上别做饭了,我们煮了玉米渣粥,咱们一起吃。”
温暖不好意思的摇摇头,这个时候吃人家的饭,那就是欠下人情了。
“别客气,不是什么好东西。”
孔云说的是大实话,只是玉米渣子粥,她知道他们不会早起,特意给她们做的。
昨天吃了人家一顿好的,孔云相当的过意不去。
温暖推辞不过,端走了两碗粥和小咸菜,然后送了两块桃酥过来。
孔云感慨,这孩子太实在了。
白茹看着孔云端着饭菜从她身边走过,并没有招呼一声,而是直接到了王茉莉的屋子里。
她忍不住的攥着拳头,昨晚上她跟孔云提了一起吃的意思。
没想到孔云温柔而坚决的拒绝了,好似生怕自己占便宜。
白茹狠狠的皱着眉头,自己梦中并不是这样的。
自己本来应该跟她们相处的很好,她们对自己也很客气的。
她自然知道,知青到这里的第一年粮食不够吃。
上辈子若不是因为跟大家关系好,又有冯谨言的补贴,她怕是会饿到。
这么一想,就想到了那个空间。
那个空间,自己还是要早点拿回来!
只是她该怎么跟冯谨言开口呢,毕竟那是冯谨言的东西。
白茹这么想着也没有心思吃早饭,饿着肚子就跟大家集合。
温暖反而吃的很饱,她和徐燕不仅吃了粥和桃酥,还给自己和徐燕一人煮了两个鸡蛋。
徐燕偷偷的捂着嘴,生怕人家知道她大早起就吃鸡蛋,微微有点奢侈了。
“你别怕,我有水果糖。”
温暖给徐燕一把水果糖,有橘子味的,苹果味的。
徐燕感动的抱着温暖,道:“小暖,你比以前更好了!”
温暖:……
看着两人说说笑笑的样子,孔云也感慨年轻真好。
再看着自己身边一脸委屈样的白茹,忍不住的去找王茉莉。
算了,白茹她是真的带不动。
白茹见到孔云这个反应脸色更难看,一脸委屈的看着冯谨言。
冯谨言悄悄的从自己口袋里拿出来一枚鸡蛋,塞在了白茹手中。
白茹很是感动,果然他还是最关心自己的人。
温暖看到了,只当没看见,就是觉得辣眼睛。一枚鸡蛋,真不至于。
大早上的,村民们聚集在了村头广场,他们要领农具,分配农活。
当然了,具体干什么要听大队长的。
看着知青走过来,大家还是好奇的看了两眼,当看到了新面孔的时候,大家还是很惊讶。
温暖穿着一身浅蓝色的工作服,两条辫子编在了一起,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好似含苞待放的花朵。
这姑娘皮肤白净,一双大眼睛亮晶晶的,十分讨人喜欢。
年轻的小伙子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他们知道不能盯着人家看。
虽然温暖身边有徐燕,后面还有白茹,但是温暖还是最吸引眼球的那个。
而男知青这边,最亮眼的自然是冯谨言。
虽然今天没穿衬衫,但是一身藏蓝色的工装,显得他斯文俊秀。
大队长顾青松看到如此情景,狠狠的皱着眉头。
知青里面有这样的两个人,他怕村子里是不能安生了。
这些年大家都知道知青不能靠近,更不要想着嫁娶的事情。
但是这两个实在是太出色了。尤其是那个女孩子,年轻的小伙子能不动心吗?
就怕有小伙子头脑一热,再死皮赖脸的跟着,那就是大麻烦。
这么想着大队长下定了决心,不能让温暖跟男队员搭配。
所以分工的时候,温暖被分在了拔草这一组。
大娘们看着温暖忍不住的笑了,孔云也是欲言又止的。
但是,她知道这个时候挑衅大队长的威信不是个正确的选择。
而且温暖看起来的确不太能干活的样子。
可是拔草只有五个工分,这么下去会吃不饱饭的。
先看看温暖的情况,她再去找村长吧。
温暖看着自己身边的一圈孩子愣了,他们看起来不过十一二岁的样子。
这,自己是被瞧不起了吗?
没错,她就是被瞧不起了,因为她身边的孩子们都围着她好奇的打量。
顾建设看看温暖,挠头问道:“你会拔草吧?你知道什么是土豆秧子,什么是草吧?”
温暖:……他这是在看不起自己!
“不知道。”温暖回答的理直气壮。
“我就知道你不认识,来,我告诉你。”
顾建设话音落下,温暖有点不好意思,她被一个孩子上了一课。
大娘们也很有兴趣的看着温暖,她们已经习惯了。
真的,第一年知青们都分不清楚麦子和韭菜。杂草和菜苗苗也是分不清楚的。
顾建设说了不少,温暖满怀信心的薅下来一把。
“那是土豆秧子!你怎么那么笨!”顾建设无奈的喊。
“不是我笨,根本就是你没有教好!”温暖嘴硬的说道。
“你!你!女人就是不可理喻!”
温暖笑了,哎呀,小屁孩脾气还挺大。她忘记了,自己也没比人家大几岁。
顾建设气呼呼的走了,温暖也不怕。她看着身边的小家伙们笑了,从口袋拿出一把水果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