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长风温暖

第6章 大佬,你好
刚才顾长风回去的时候,就发现这个男子。
他本不曾注意,但是脑子里一下子就想到了温暖。
那个丫头看起来就是个娇养的,这不会是被人给盯上了吧!
他本不想管的,毕竟自己是在这里做买卖的,管闲事很容易惹祸上身。
但是他想到温暖闪亮的眼神,娇娇弱弱的样子,叹了口气终究还是转身来找。
还好,他追出来的快,眼看着这丫头没受伤,心才算是放下。
他一点也不想深究,自己为何这么担心她。
“你等我一下。”
顾长风这么说着就进入了那巷子,给温暖看愣了。
干嘛去了?那里面的家伙不是好人,危险啊。
可是很快她就听到了里面隐约传来怒骂声,好像是动手了。
然而很快那个人就不骂了,而是在不断的求饶。
“救命啊,我再也不敢了。我错了,真的错了!”
“救命。呜呜呜,你到底是谁啊……”
很显然那个家伙被打哭了!
温暖看着顾长风归来,他的脸色如常,身上的衣服甚至都没皱。
高手,这绝对是高手。
而且,他的手里捏着五张大团结,就是自己刚才扔出去的。
“拿着吧。以后不要一个人出门了,记住财不露白。”
他这么说,却发现对方没有要伸手的意思。
这是吓坏了吧?于是亲手将这五十块钱放在了她的手中。
他不想继续停留,转身要走,没想到温暖突然一把抓住了他的衣服。
小手白嫩,抓在他灰扑扑的衣服上特别的显眼。这姑娘干嘛?
“你救了我,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你不需要知道。”
他一个在黑市做买卖的,怎么可能说出自己的名字。
“那我总得报答你吧。”
“不需要。”
顾长风知道自己应该走了,但是看着温暖期待的眼神,没着急离开。
或许是因为她没怕自己吧。即便看到了自己冷脸,看到了自己脸上的伤疤。
“那,我请你吃好吃的吧。”
她这么说着,转身去掏自己军绿色的挎包,从里面掏出来了两盒肉罐头。
顾长风:……自己刚才的话她没认真听吧,财不露白!
“多谢你救了我。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一点心意。”
温暖这么说着将肉罐头塞在顾长风手中,然后依依不舍的走了,一转头就看到阴影下的顾长风久久没动,好似是被自己给震慑了。
毕竟,一出手就是两瓶肉罐头啊。温暖对着他用力的挥挥手,然后蹦蹦跳跳的走了。
顾长风愣了,这到底是谁家的姑娘,这么傻乎乎的。
娃娃脸看他这么长时间才回来还担心了一把,看他回来之后不在状态,更是不解。
“顾哥,怎么了?你怎么好似丢了魂?”
顾长风看了他一眼,娃娃脸顿时不敢说话了,急忙招呼那大婶子,我家的面粉最好了。
此刻温暖看着自己的小拳头,雪白的,粉嫩的,小小的。
这能有多大的力气?
“姑娘你要鸡蛋吗?”
大娘这么喊着,温暖看着那沉重的一大筐鸡蛋。
三百个鸡蛋,看起来三十斤重,温暖一下子就提了起来。她给了大娘十五块钱,提着鸡蛋出发。
若是换在以前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她竟然做到了。走了一路胳膊不酸腿也不软,到了家门口才将鸡蛋收了起来。
怎么回事,自己怎么突然变得力气这么大?
猛然间想到了灵泉!那个灵泉水自己喝了几口!
再看着额头上的伤痕,只剩一点粉红印记,这也太神奇了。
温暖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一闪身进入空间,发现今天采购的东西空间已经自动整理好了。
空间如此的智能,真是厉害。
她急忙走到了灵泉水旁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这泉水看到了自己好似更欢腾了。
那感觉,就好似它欢迎自己回家一样的。
温暖忍不住的喝了几口,一上午的疲惫全部消除,只觉得神清气爽。
再用泉水轻轻的拍打自己的脸,过了一会就发现额头上的伤痕彻底的消失了。
这灵泉水怕是能修复人体,还能提升人的体能!
虽然她现在还不能一拳打死老虎,但是提几十斤的东西不在话下。
怎么办?她觉得自己好似能赚到工分,不会饿死了。
……
两天之后,柳溪看着温暖的大皮箱一脸的憋屈。
“这些东西都要带走吗?!”
“嗯啊,这些都是生活必需品!”
柳溪:……
那也不用都带走吧,家里的盐和豆油你都带走了!
柳溪压着怒火,告诉自己大不了回头去买。
她还不知道,家里的票也被温暖带走了,一张都没留下。
不仅如此,温建设的茅台,五粮液,玉兰烟,全部被温暖带走了。
反正自己再也不回来了,能薅羊毛绝对不手软!
看着温暖带这么多东西,温建设眉头都没皱一下。
“小暖啊,缺了什么就告诉爸爸。”
“好的爸爸,我会想念您的。”温暖这么说着,温建设倒是觉得有点欣慰了。
“放假就回来。”
“好的,我一定会回来的。”
温暖捂着胸口保证,撒谎良心会痛。她才不回来了呢!
到了车站,徐燕看着温暖的大包小包的也是愣了,怎么带了这么多?
但是看看自己,其实也不少。哎,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但是温暖没有一点伤感,却像是在找人。
果然,在看到冯谨言的瞬间,脸上带着激动的笑容。
徐燕:……不是说,这男人让给白茹了吗?
温暖一脸笑容的看着冯谨言母亲,笑眯眯的从对方的手里接过了一个包,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好多的钱。
都是大团结,五千块,那是整整一小包。
自己劫富济自己了,她要成小富婆了!她要下乡过好日子了!
“温暖!你要言而有信!”邱红英抓着她说道。
“阿姨放心,我肯定守承诺,这是我写下的退亲书,一式两份,咱们都把名字给签了吧。”
邱红英:……
冯谨言不敢相信,温暖竟然准备了这个,为什么?
“好!”
邱红英才不管为什么,让冯谨言抓紧时间签上名字,免得这个丫头后悔了。
“还有手印。”
温暖这样子,好似恨不得早早的摆脱了这门婚事。
冯谨言看了看远处的白茹,下定了决心。
温暖一看自己要的东西到手了,钱也到手了,十分痛快的转身就走。
男主,拜拜了您。
徐燕则是满肚子的不解,但是被温暖三言两语的糊弄了过去。
她现在是对新生活的向往,男主和女主,就让他们相爱相杀……呸,幸福美满去吧。
坐在大卡车上,外面的一切都是新奇的,温暖看着一路的风景,两个小时到了地方。
哎,美中不足的一点,距离青州还是太近了。
她恨不得插上翅膀,远远的离开这些人才好。
“青山大队的!你们的知情到了,快点来接人!”
有人这么喊,温暖四处找人。
一转头看到了一个高大的男子,健硕的肩膀,一张冰冷的脸。
见义勇为的那位大兄逮!这个是不是叫做他乡遇故知?

第7章 你吃苹果吗
顾长风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温暖,虽然那么多的人,但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她。
她就好似是庭院里的一朵茉莉花,微微垂着头,青丝被风吹得遮挡了眼睛,却笑的热情洋溢。
这丫头,每次笑起来都有种憨憨的感觉。
但是这也不妨碍她的美,周边的男青年都羞红了脸,想要偷偷的看,生怕被发现。
年轻,真好。
她有多大?有二十吗?
不像是他,虽然才二十三,但是心里没有半点热情。
可是他没发现,自己也看着温暖,根本就没移开眼睛。
好似上次见了一面,他对温暖的印象十分的深刻,以至于一眼就在人群中发现了她。
不过,她怎么在这里?
她在这里?那自己去卖粮食的事情会不会被发现?
“顾哥!那个姑娘!”
身边的娃娃脸孙景和也是傻了眼,怎么会这么巧!这姑娘不会将他们的事情说出去吧。
而且看那样子,分明是记得他们的。
“同志你好,我们是这次分到青山大队的知青,我叫冯谨言。”
顾长风看看眼前的男孩子,也不到二十岁的样子,年轻的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
他伸出了手,冷声说道:“顾长风。”
温暖:……咳咳咳。
谁来锤她一下,她的救命恩人竟然是顾长风?
本书最大的反派,顾长风!
这一次的握手,便是男主和反派大人的第一次较量啊。
呜呜,真是刺激她的小心脏。
看着温暖盯着顾长风看,徐燕拉了她一下。
“小暖,你认识那个人吗?看起来好凶哦。”
温暖看着徐燕问道:“你不觉得,他好帅吗?”
徐燕看了看顾长风那冰冷的眼神,算了吧,她消受不了。
“还,就还好吧。”
她这么说,就看到顾长风已经走了过来,打量了一下他们的行李。
“我们自己来就可以。”
冯谨言这么说着,便安排大家搬行李。怎么好意思麻烦人家呢。
只是到了温暖的行李,冯谨言败了。他是万万没想到,温暖的箱子会这么重。尝试了一次又一次,还是不行。
顾长风等的不耐烦了,大手一抓,轻松的被放在了拖拉机上。
没错,他们村子里还有拖拉机,看来是个很不错的大队了。
冯谨言脸色微微有点不自在,看了一眼温暖,却发现她竟然一直在看顾长风。
温暖看着他脸上那道疤,书中说是执行任务的时候受伤留下的。
可因为是顾长风的铁粉,所以她当初可是仔细的分析了反派的身世。
大佬据说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被人算计了,造成了不好的结果这才不得不退伍,而且,身上和脸上还留下了疤痕。
可是这还不算完,算计他的人没有因为他回到村子就收手,反而要斩草除根。
这么说吧,顾长风之所以黑化,那就是被人步步紧逼,最后还伤害了他的四哥。
而且,她总觉得大佬的身世怕是不简单啊。不然那些人为何盯着不放呢。
哎,这么一想,大佬是生生的被逼迫的黑化了。
不行,她一定要帮忙!
要知道,她是妈粉,现在看着顾长风,就好似在看自己的好大儿。
此前只想抱大腿,现在,觉得也要为大腿做点贡献。
顾长风虽然在开拖拉机,但是总觉得后背一双眼睛盯着自己,猛的转头,就看到了温暖。
温暖一脸惊讶,果然是当过侦察兵的,这侦察能力太强了。看着自己的好大儿,温暖给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顾长风看着路边,心中却觉得刚才温暖笑起来还是憨憨的。就好似他们家的大黄,好吧,她比大黄要好看一些。
“顾长风,你渴不渴啊,我带了苹果!”
温暖这么说着,将苹果拿了出来,红彤彤的看起来就清脆可口。
“不渴。”
虽然是冷冷的回答,但是到底是回答了。
“那你饿不饿啊,我带了饼干。”
温暖现在这态度,在外人看来根本就是对人家有兴趣。
但是在温暖心中,这是投喂,对待反派要像对待自己的崽一样耐心。
“不饿。”
顾长风虽然冷酷的回答了,但是却为何觉得心中有那么一点开心呢?只是,她为何要关心自己?
“哎,小丫头,你怎么不问我渴不渴啊?”
娃娃脸孙景和看着温暖,温暖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你又不干活,又不开车,你怎么会渴?”
说着将自己的苹果收了起来,根本不给孙景和多看一眼的机会。
孙景和:……他难道不够帅了吗?这丫头审美有问题吧。
冯谨言看着温暖,她到底是在做什么!
对一个才认识的男子这么的关心,难道,这么做就是为了刺激自己吗?
幼稚!他不会因为这样的事情,对温暖有任何的感觉。
而白茹也很不解,温暖怎么跟顾长风这么亲近?
顾长风,在自己梦中总是跟他们作为。
所以,白茹看到顾长风的第一感觉就是讨厌!恨不得让他彻底的消失!
温暖一路上没再说话,而是认真看着周边的景色。
正是春末,田地里的麦子很高(那是麦子吧,肯定没人种这么多的韭菜!)路边的杨树枝叶茂盛,投下一片荫凉。
麦田里人们好似是在浇水,偶尔有人到树下休息,看到了顾长风会热情的打招呼。
温暖想着,顾长风兄弟五个,他是最小的一个,而顾父正是青山大队的队长。
果然,选择抱大腿是没错的。看看这人气,羡慕啊。
不过,大家好似都不是很喜欢知青,虽然也对他们打量了几眼,但没有说什么。
等到了知青点,温暖就更确定这点了。
知青点距离村子有点远,竟然是在村子外围!
还好这里有两个院子,男知青和女知青各住一个院子。
院子里走出来几个人,两个男子跟冯谨言寒暄,倒是很快就熟悉了。
而女知青这里也是两个人,一个年纪大一些,而另外一个容貌不错,表情骄傲。
“我是孔云,她是王茉莉,以后咱们五个住在一个院子里。”
“你好,孔大姐,王大姐。我是白茹。”
白茹一脸温和柔顺的打招呼,一看就是个好相处的。
温暖笑了笑,她稍微有点社恐,感觉自己好弱,微微怂。
旁边的顾长风看着温暖,微微抬头,怎么又怂了?打人时候那个利索劲呢!
“小顾啊,麻烦你了。”
孔云看着顾长风很是亲切的样子。顾长风却并不热络,点了点头,马上转头不看温暖。
温暖微微的有些失望,这个家伙,怎么就不能注意一下自己这个小配角呢。
“院子里一共有三间屋子,本来我们两个一人一间,现在你们来了,看怎么住?”孔云这么说完,温暖慌了。
什么意思?她们两个一人一间,难道要她们三人一间吗?不行,她不跟女主混!
徐燕一把抓着温暖说道:“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
“嗯!我们两个住一间。”温暖也抓着徐燕,这是救命稻草啊。
顾长风微微一愣,她这是放弃了自己住一个屋的可能,这么傻吗?都不争取一下?

第8章 泼脏水
顾长风以为温暖是好脾气,不想跟人相争夺。
他哪里知道,温暖这是在躲。
她是生怕自己命不好,现在不主动出击,回头跟女主白茹住在了一起。
那可真是痛不欲生。
徐燕是自己亲生的朋友,平日里不管做什么都能有个伴,而且自己开小灶也能带着她。
“我跟徐燕,我们住在一起。”
温暖这么说,却没有带着白茹一起的意思。
很明显,多出来一个白茹。不管她住哪一间屋子,都是得罪人。因为她们没来之前,孔云和王茉莉是一人一个房间。
“我,我倒是不介意大家住在一起。”
白茹看了一眼温暖这么说道,她这是故意将难题留给了温暖。
若是温暖拒绝了,那么她就不得不跟两个老人抢屋子。
若是温暖答应了,她也不吃亏,反正总是要跟人一起住的,能恶心恶心温暖也是好的。
温暖看着白茹,眼神微冷却淡淡一笑道:“王大姐,孔大姐,我们先看看屋子吧。”
她这么说着,直接走进了空着的屋子。
这个院子里三间屋是并排盖的,每一间都差不多,大概三米宽五米长。
只不过其他两个屋子是在中间和东头,看起来干净整齐,放着个人物品。
而剩下的这个西屋,虽然也打扫的干干净净的,但是土坯墙上一个洞接着一个洞,大冬天的肯定往里灌风。
而且西屋冬冷夏热,显然不是一个好选择。
“顾长风,这里没有床!”
温暖惊讶的这么说着,顾长风的眼神微微一闪,她就只发现了床的问题吗?
“这里是农村,睡床太冷。”
“所以呢?”
“你得睡炕。”
“好吧,炕在哪里买?”
温暖这话让顾长风一脸的无奈,这个丫头,家里条件一定很好吧。
孔云也看着温暖笑道:“炕是不能买的,只能找人帮忙搭。不过屋子太小,搭上炕也没地方烧火。
你还是买个床,再弄个炉子过来,冬天也能扛过去。”
孔云毕竟是过来人,知道这其中的区别。
温暖微微皱着眉头,她最怕冷了。
顾长风看着温暖咬着嘴唇,一脸委屈的样子,顿时觉得心中不太舒服。
果然,城里女人就是娇气。
可是他好似没控制好自己,忍不住的管了闲事。
“也不是没办法,在你们屋子窗户底下搭个灶台,做饭的火就能把炕给烧热了。”
“真的吗?顾长风你好厉害!你能帮我搭炕吗?”
温暖眼神变得亮晶晶的,一脸期待的问他,就好似大黄看着肉骨头的表情。
而自己是肉骨头。
顾长风沉默了半天,最后还是点点头。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白忙,我出二十块钱工钱,你看可以吗?”
温暖小心的看着顾长风,生怕伤害了未来大佬的自尊心。
想要投喂都得小心翼翼,哎,自家的崽自己心疼啊。
“不用。”顾长风冷硬的拒绝了。
“不行,亲兄弟也要明算账!不然人家该说,我对你图谋不轨了!”
顾长风看着她,她这是在避嫌?
她怎么可能对自己图谋不轨,会被人看不起的只有自己吧?
顾长风攥着拳头,心中冷笑,既然如此,那就让她彻底的放心吧。
“你还需要买炕席,买炒菜的铁锅,这都需要钱。”
“没关系,我带着钱呢。”温暖拍拍自己的挎包,一脸不差钱的样子,娇憨可爱。
“没错!工钱我和温暖两个人出!东西我们一起买。”
徐燕这么说,温暖也点了点头。
两个人叽叽喳喳的算着,到底要怎么布置才好看。
还要买窗帘,买蚊帐,最好还要做两个衣柜。
一会的功夫,一百块钱下去了。
这也是为什么知青不愿意搭炕,他们不好意思让人家白帮忙,又不想花钱。
最终,白茹低下了头。
她不可能拿出来三十五块钱,就为了跟温暖睡一个屋子里。
至少现在,她还没这个条件。
“孔大姐,你看,我能跟你睡一个屋子吗?”
白茹可怜兮兮的这么问,孔云不管怎么想都得答应下来。
王茉莉冷笑一声,转身就走。
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三个丫头不和。
但是这跟她有什么关系,她只要管好自己的事儿就行了。
眼看着住的问题解决了,顾长风转身就走,却发现温暖追了出来,手中捧着两颗大大的苹果。
“顾长风,给你吃。”
顾长风看着眼前的姑娘,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你说她傻乎乎的吧,她知道保住自己的屋子,让讨厌的人知难而退。
但是她现在追着送苹果,整个知青点的人都看到了吧?
这不是给她自己身上抹黑吗?
“不用。”
“不行!”
温暖的小手白嫩却十分的有力气,一把抓着顾长风的衣角。
顾长风想要走,就她这瘦弱的样子,自己轻轻一个用力就能挣脱开。
但是看着她费劲的抱着两个红苹果,映衬的脸庞越来越白嫩,一脸倔强的样子,顾长风叹了口气。
“这的定金,吃了我的苹果,你就不能反悔了。”
顾长风:……还有人用苹果当定金的。
“好。”
他将将两个苹果捏起来,总觉得自己捏的是这丫头的脸。
温暖眼看投喂计划成功,心中十分的高兴。
太好了,在她的不断努力下,大佬一定会变得越来越强壮!
温暖用力的挥挥手,直到不见顾长风的身影才转身回到知青点。
她并不知道,在她回到院子里之后,本该离去的人这才走了。
回到院子里,就见几个人都盯着自己,徐燕一脸的不敢相信。
温暖说两条腿的好男人遍地走,原来是认真的,她真的不要冯谨言了。
只是那个顾长风虽然长得不错,但是,一张冷脸也很吓人。
怎么办,她觉得顾长风不是一个好选择。
正在此刻,就听到白茹说道:“温暖,你难道喜欢顾同志?”
白茹这么说完,还下意识的捂着自己的嘴,一副我不小心说错话的样子。
孔云摇摇头,十分的不赞同白茹的做法,而站在屋门口的王茉莉一脸冷笑,等着看笑话。
徐燕顿时就怒了,这个该死的白茹,这是没事就想要给温暖泼脏水。
这才第一天,就想要将温暖和顾长风给说成一对!
“白茹,你再特么的胡说,我撕了你!”
徐燕这话不是说说而已,而是真的要动手,而且这一嗓子,绝对能让装死的男知青们集体诈尸。
可是这正是白茹惯用的伎俩,挑衅,装可怜,最后倒打一耙。
恶心事都是她做的,错都是别人的。
温暖看得很明白,拦着徐燕不让过去吃亏,而是开始了火力输出。

第9章 沙包大的拳头
温暖看着白茹,微微一笑。
白茹愣了,反应怎么跟自己预想的不一样,她怎么没有愤怒?
不对,这表情不对!
“白茹同学,顾长风同志热情好客,乐于助人,更是一名光荣的退伍军人。他这样的好同志你怎么能污蔑他呢?
虽然你脑子不清楚,格局有问题,还喜欢无中生有,作为你的同学我很同情你。
但是你不能随意的给人泼污水。如此一来,谁还敢跟你相处?
到时候你又说大家在孤立你,没有同情心,对我们进行道德绑架,大家也很委屈的。
我劝你,还是把你那些小毛病都给改了吧,知错能改,还是好同志嘛。”
温暖简直骂人不带脏字,虽然听起来没问题,仔细的想,不是说白茹脑子有病,心思太脏,喜欢泼脏水吗?
孔云一脸的震惊,而那边的王茉莉已经笑的不行了。
“原来还能这么骂人的,你这丫头倒是厉害。”
王茉莉这么说,温暖眨了眨自己的卡姿兰大眼睛。
“不,王大姐,我从来不骂人,我都是以理服人的。”
听到这话,白茹的脸色黑的难看。
徐燕呆愣的看着温暖,什么时候这丫头说话这么利索,骂人不吐脏字了?!
完蛋了,闺蜜长大了,不需要自己撑腰了,感觉自己没了用武之地。
“燕子,我们遇到了事情要摆事实讲道理,不能冲动。”
温暖这么说着,徐燕点点头,但是总是觉得哪里不对。
“那如果对方听不懂,或者假装听不懂呢?”徐燕问道。
温暖笑了,“这个问题问的好,如果对方听不懂人话,那你就看看你的拳头。”
“看我的拳头做什么?”
“沙包大的拳头,咱们两个人,还能打不过一个人吗?”
温暖说完了,对着白茹露出了一个璀璨的笑容。
众人:……你这是在威胁她吧?
不过,就你那小胳膊小腿的,还沙包大的拳头?
徐燕瞬间明白了,将自己的好朋友拉到身后保护,看着白茹问:“小暖的话,你听懂了吗?”
白茹:……她敢说没听懂吗?没听懂你们两个打我一个!
“你,你们欺负人!呜呜,你们两个欺负我一个!呜呜呜!”
温暖郁闷了,看来女主真是不咋样,就这,还女主呢?
不是应该忍辱负重吗?
等看到男知青们走了过来,温暖秒懂,装可怜!
冯谨言看了一眼白茹在哭,顿时脸色发黑。他盯着温暖,眼神中都是谴责。
“白茹,你怎么了?”
“谨言,我,我……我没事的,你别担心”
“温暖,是不是你欺负白茹了?!”
“谨言,没有的事情,大家都没欺负我。”
众人:……不来这么陷害人的。
话说一半留下一半,茶艺高手。
可是,谁不会呢!
温暖用手狠狠的捏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嘶,真疼。
但是效果好,眼泪汪汪的看着白茹,十分真诚的说道:“白茹,如果我说了什么让你觉得不舒服的,我很抱歉。
我是想要告诉你,我们是知青一言一行都要严谨,你觉得你丢的是自己一个人的脸吗?
不,你丢的是我们所有知青的脸。
你这么喜欢谨言哥哥,难道不知道他最讨厌的就是搬弄是非的人吗?”
温暖完成了绝地反杀,看着对面白茹的眼泪掉不出来了。
“温暖,你不要血口喷人!我和谨言,我们,我们只是同学。”
温暖愣了,一脸的不敢相信。
“是吗?可是谨言哥哥说跟我退亲,就是为了照顾你啊!
现在我们两个已经退亲了,你……哎,真是浪费了他对你的一片真心。”
温暖一脸的惋惜,心中高兴的不得了,她要将ˢᵚᶻˡ男主和女主锁死了,这辈子都不给解绑。
不是装可怜,不是想要收服一个个的男配们吗?
不,不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
就要让你打上冯谨言的标签,其他男配,退散!
众人都看着他们三人,这大戏太精彩了。
“难怪往人家身上泼脏水,原来是抢了人家的未婚夫啊。”
王茉莉突然说话,那语气中都是鄙视。
“不,我没有,我真的没有!”白茹万万没想到,自己闹了一场竟然是这个结果。
“呸!你没有!那你跟他哭什么!哭哭啼啼的给谁看的!难道是给别的男知青看的?想要让他们帮你出气?”
王茉莉这么说完,盯着白茹的眼睛都在喷火。
温暖很是佩服,这位真是泼辣,敢这么喷女主。
“算了茉莉,一人少说一句。这里不比城里,说话做事也要小心一些。村子里一句话,就能毁了一个人的一辈子。”
孔云这么说着看着白茹,显然也是不赞同她这么做。
白茹一脸的委屈,冯谨言有些心疼,但是温暖也是一脸的委屈,他顿时有点迷茫。
徐燕最看不惯她这个样子,就你会装,你个大尾巴狼。
“白茹我告诉你,你再敢说温暖喜欢顾长风,我就揍你!”
说完了怕威慑力不够,还晃了晃自己的拳头。
温暖也跟着点点头,没错,自己现在一拳能打死十个白茹。
撕逼不行,就拳头解决了!
男知青们看着白茹,不敢相信
顾长风,那人是能随便乱说的!
若是让他知道了,他们都得跟着倒霉。
在这个村子里,顾家便是不能招惹的存在。
不是说顾家霸道,而是他们家都是有本事的人。
顾家的当家人是大队长,村子里的人都信服。而顾大队长最疼的就是这个小儿子。
谁敢这么污蔑他小儿子,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别看顾长风平日里不说话,但是揍人的时候绝对不留情。
上次有个二流子,纠缠顾家的一个堂妹,被顾长风打的半个月都没站起来。
也是那一次,顾长风一战成名。
他们这些知青,在人家面前根本就不够看。
“白茹同志,还是要谨言慎行。”
李勇突然开口,他是男知青里年纪最大的,平日里轻易不得罪人。
“我,我知道了。”
白茹不敢分辨,也不敢耍脾气,而是委屈的点头。
李勇看看白茹这个样子,显然是个拎不清的,他看着孔云说道:“孔云,你有时间跟大家说说这里的情况,别给自己惹祸。”
“李大哥我知道了。”
孔云虽然这么回答,其实不想管,简直是吃力不讨好。
她只想安生的过日子,饭还吃不饱呢,还有闲心掐架。
大家表情沉重,温暖反而是笑眯眯的看着大家道:“我们两个人准备搭炕,不知道能不能麻烦大家搭把手?
我不会让大家白忙的,我管三顿饭,一人半斤红糖。”
温暖说完之后众人都愣了,这小姑娘,这么大气的吗?
“你搭炕我们肯定是要帮一把的,不用给东西,包吃就很好了。”
孔云也是在为温暖打算,他们还要在这里过很久,尽量不要浪费。
“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谢谢孔大姐为我着想。”
温暖这么说,孔云点点头,这姑娘不错。
大家热烈的讨论该怎么分工,温暖笑容满面,看也不看冯谨言。

第10章 顾家
冯谨言不明白,温暖为何变化这么大。
此前不管做什么她总是看着自己,就好似自己在的地方,其他人都不重要。
但是现在,她变了。她的眼里有了别的人,而且那么的专注。
刚才她给顾长风苹果,自己看到了,他就觉得温暖是在故意刺激他。
她怎么可能看上那个顾长风呢?
那个人虽然是个退伍的,但是看起来很冷很凶,脸上还带着疤痕,这样的人她那么胆小,怎么可能喜欢!
可是现在,那个人不在这里,她竟然还是不看自己一眼。难道真的认为这样,自己就会对她另眼看待吗?
白茹也发现了冯谨言的不对劲,看着他盯着温暖,顿时觉得心寒。
呵呵,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吗?男人果然都贱!
她擦了一把不存在的眼泪,飞速的跑了出去。
众人:……刚才发生了什么?
然而下个瞬间,被白茹澄清只是同学关系的冯谨言,虽然犹豫了一下,还是追了出去。
众人:……哇,真是精彩。
温暖不在意,让男主去哄女主吧,也真是有耐心。
你追我跑的戏码,现在还不腻歪吗?
温暖本来不想让大家帮忙的,尤其是不想让冯谨言帮忙。
但是她不舍得顾长风一个人干活,太累了。
大佬现在是人生低谷,但是人家早晚飞黄腾达啊,现在好好的对大佬,未来自己就能坐上顺风车!
她搭炕为什么给了二十多块!当然是为了让大佬少吃苦,不然不会给这么高的价钱的。
不过,大佬好似不差钱,上次卖面粉也赚了不少吧,他胆子真大。
哎,为了养大佬,她真是费尽心思。
……
顾长风进了顾家的院子里,手中还捧着两个红彤彤的大苹果。
亲娘刘翠花看着自家的小儿子,这是哪里来的苹果啊?
奇怪,儿子从来不吃这些东西的。
顾家在青山大队很有名气。
一方面是因为大队长顾青松为人正直,很有威信,平日里做什么都是说一不二。
另外一方面是因为他有五个儿子,兄弟五个身体健壮,站成一排很是壮观。
顾青松也是个妙人,给儿子取名字的时候为了图省事,用了东西南北四个字。
但是他没想到,还有个小五等着他,最后又凑了一个风。
五个兄弟,三个已经成家,还有两个没着落。唯一的小女儿娇养着,在县城纺织厂上班。
顾家还没分家,十几口人住在一起,还好前后院里盖着一大排砖房,也能住下。
“娘,给您。”
顾长风将一个红苹果给了亲娘,刘翠花感动的一塌糊涂。
“你上山摘来的?”
顾长风没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打量着家里没用的木头板子,准备找几块好的。
那个屋子里没有床,总得让她先对付几天,等炕搭好的。
他这不是管闲事,他这是为了赚钱。
“小五,你要什么东西?二哥帮你弄。”
正在干活的顾长西笑着说,他是村子里的几个木匠之一,因为手不算巧,只能赚点小钱补贴家用。
老二媳妇王红顿时不高兴了,帮别人干活还能赚个一块钱,这钱老太太是不要的,她能自己存下。
但是帮着顾长风干活,那不是耽误事吗?
“咳咳,长风啊,你要是打什么小物件,等你二哥把老张家的箱子打完了就给你弄。
这箱子是老张家等着结婚用的,咱们不能耽误人家的婚事啊,你说是吧?”
听到这话,刘翠花狠狠的皱着眉头。
自己还没死呢,这老二媳妇就敢呲牙了!
“老二媳妇,还不快点去喂猪!没听到老母猪饿的都叫唤了!一天到晚的就知道偷懒,怎么不懒死你呢!”
听到婆婆的敲打,王红也不敢说什么,只能拎着泔水桶敲敲打打。
刘翠花盯着她,好啊,现在还敢跟自己较劲了。
这个懒婆娘,又馋又懒就知道吃,要不是看在她给老顾家生了两个孩子,非得狠狠的教训。
“小叔,你怎么才回来?我找你半天了!哎,小叔,这是苹果吧!”
十四岁的顾建设是家中的第一个孙子,十四岁的少年正在变声,声音粗哑有点难听。
但是他一点也不觉得,厚脸皮的跟着最小的叔叔。
他是顾长风带大的,因此喜欢跟在他身后。
可惜,顾长风十八岁当兵走了,五年不见,回来再也不会带着他上树掏鸟窝,下河抓鱼了。
不过,他还是喜欢跟着小叔,做什么都行。
顾长风看了他一眼,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掏出来两个鸟蛋,已经烤熟剥壳就能吃。
“小叔,我就知道你最疼我了。”
顾建设本来盯着苹果的眼神马上就被吸引走了,毕竟,鸟蛋更香。
刘翠英看着大孙子狼吞虎咽,还知道让给自己一颗,笑着摇摇头:“你吃吧,这是你小叔给你的。”
“奶,我小叔对我真好,等长大了,我一定孝顺他。”
“得了吧,别让你小叔跟着你费心就不错了。”
她说着给大孙子拍打一下衣服上面的草屑,看的王红翻白眼。
看吧,小儿子大孙子,老太太最疼的就这两个。
他们二房,那根本就没人疼。
也怪自己不争气,生了两个丫头片子!
看着儿子扛着两块木板子拿着铁锨走了,刘翠英微微一愣。扛着木板子干嘛去啊?
“建设,拿闸刀和土坯模子。”
听到这话,顾建设飞速的拍拍手,抱着东西跟着顾长风跑了。
“长风,你干嘛去啊!”
刘翠英这么问却没人回答,无奈的叹气,真是越来越看不懂自己的小儿子。
“娘,那晚上饭还给小叔子留吗?”
王红这么问,刘翠英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你别一天到晚的眼睛盯着饭碗,我老顾家是没给你吃饱吗!小叔子的饭你也好意思盯着!
有那个闲功夫给你家大丫头洗洗头,大姑娘知道要脸面了,你这个当娘的怎么一点也不长心!”
王红听到这话,忍不住翻翻白眼。
“那不是有水嘛,让她自己洗。”
“你个混账婆娘,你让她冷水洗头!我看你是皮痒了!”
刘翠英气的抬手要打,王红飞速的跑了。
刘翠英气的难受,再看看一声不吭的二儿子,真是头疼。
这个老实疙瘩连媳妇都管不了,要不是为了两个孙女,她真是不想管这糟心的一家子。
顾建设看着知青点,微微有点不解。
他们村子里的人都不太喜欢知青,所以很少过来。
至于为何不喜欢?
太娇气了,女的不能干活就算了,男的也没力气。
几个男知青才拿七个工分,自己养活自己都费劲。
女知青更是不用说,能拿六个工分就不错了,一年到头,经常看他们挖野菜吃。
尤其是曾经有村子里的姑娘嫁给了男知青,结果人家找个机会回城了,老婆孩子全都扔在了村里。
自打那以后,大家就更不喜欢跟知青打交道了,太欺负人。
顾建设年纪不大心眼不少,等看到温暖从里面走出来,顿时就愣了。
等下,小叔该不是英雄难过美人关,被这个女人给迷惑了吧!那可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