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和沈良平

第1章 穿越到七十年代
“妈,人躺在那里,医生都说成了植物人,你还带我过来做什么?”斑驳的病房前,一身列宁装的林曼娟方脸上满是不情愿,梳着两个羊角辫站在门口,语气不屑。
“谁让你推她的时候,不知道避讳着其他人?你不做做样子这名声还要不要了?”
杨秀一只手拎着个小皮包,另一只手拽着林曼娟就要往病房里走。
“妈,谁让她缠着胡哥不放的,我就是看不惯她那婊里婊气的模样,别看平时不说话,胆子小,追男人可是骚的很。”
“你别乱说,小心被别人听了去,那胡家原本就是你姐姐那个在京市的师父给定下的亲事,你如今要是想安安稳稳的嫁进胡家,就得好好经营下你的名声。”杨娟吊着三角眉,虎着一张脸,眼角的皱纹都快挤出水来了。
“妈,既然做做样子,我们就站在外面好了,这里的空气又不好,我可受不了这股味道。”
“行了行了,反正我们也来了,看都看了,回去吧。”杨秀也不想待在这里,实在是不想看到那小贱人的脸,即便是躺在那里,都能轻轻松松的夺去二女儿的所有光芒。
林曼娟听到杨秀说可以回去了,踩着小皮鞋,哒哒哒的跟在后面就走远了。
而被母女俩忽略掉,躺在病床上的林清和却在此时倏然睁开了双眼..
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环境,林清和的心是激动的..
陌生是因为不同于现代雪白的墙壁,这里的墙发黄,墙底靠着地面半米处被刷上了绿色的油漆,乳白色的床头柜上放着红色牡丹的搪瓷缸,左手边是个铁架子,铁架子上正挂着吊瓶..吊瓶的另一头还在林清和的胳膊上。
熟悉..则是因为这个环境,她在梦里梦见过。
林清和原本是特种军医,她和普通军医不同的是..需要跟着部队一起出任务。
就在她穿越前的一年,跟着队伍来到青松县的皇姑村抓捕一伙贩毒团伙,当她踏进皇姑村的时候,就感觉到一抹熟悉的气息萦绕在心头,并且一直在牵引着她..当时队伍行进速度快,为了尽早抓捕到贩毒团伙,她刻意忽略了这种感觉,直到把罪犯逮捕,利用休假的时间,再一次来到皇姑村..
她跟着这股牵引来到了一处村民家的门口,遇到了一位老婆婆,老婆婆慈眉善目,历经沧桑的脸上在看到她之后,有着如释重负的解脱,她颤颤巍巍的从衣襟里拿出一个似玉非玉,似石非石的项链说要送给她,她坚决拒绝未果,只能掏出身上所有的现金交予老婆婆,这才拿着项链开车回到了家。
拿到项链的当天晚上,她就做了一个梦,梦中架空的年代,有一个叫水星华国的地方,一位身着七十年代军装的男子,意气风发,身姿挺拔,可是无论她如何的努力去探寻,就是看不清楚脸。
她在梦里见证这个男人的成长,荣耀以及流过的血,流过的汗,直到他伤了腿,被迫离开那个承载着他无限回忆的地方,带着伤回到了老家后,他懊恼,悔恨,无措,甚至夜深人静的时候拼命锤着自己已经没有知觉的双腿。

第2章 梦中的那个男人
看着曾经意气风发的男人,如今宛若残废一般,就连生活起居都需要其他人照顾才行,林清和是心疼的,因为他们有着同样的梦想,同样发光的舞台,如果是她遇到同样的情况,可能会更加的无助。
男人没有颓废太久,回到家乡的他,即便坐着轮椅,也要发挥着自己的余热,利用自己的能力,帮助家乡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一路披荆斩棘,让皇姑村成为了远近驰名的富豪村,但他也因为日夜操劳,在加上受伤后一直没好好休养身体,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悄然的闭上了眼睛。
他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林清和是哭着醒来的,眼角的泪水怎么也止不住,心痛的无法呼吸,她就那样静静的坐在那里,男人的容貌深深的刻印在她的脑海,只要是想起,就感觉好甜。
直到这一刻,林清和确定,她对那个从未谋面,只出现在她梦中的男子动了心。
她知道这段感情没有结果,因为那个人已经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况且与她现在所处的世界,并不在同一时空。
生活依旧继续,而林清和的心境有了很大的转变,直到某一天,机缘巧合下她开启了项链里的空间,空间里自成一个小世界,有和煦的风和清新的空气,还有一汪强身健体的灵泉,她知道,转机可能要来了。
想到那个年代的生活艰辛,林清和利用空闲的时候,拿出全部的积蓄收集了很多的物资放在空间内,还养了不少的家畜,种了不少的水果蔬菜和粮食。
她原本以为转机来的不会那么快,直到她刚才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环境,再加上那萦绕在心头,熟悉的牵引,无一不在告诉她,她来了,她来到那个叫沈良平生活的年代。
整理了一番原身的记忆,林清和低低的笑出声,实在是心情太过于美丽,就算原身有一大堆后续问题等着她处理,她都不在意。
这个时候,病房门忽然被人推开,随着护士的尖叫声,还有医生忙乱的脚步声,林清和这个医学奇迹苏醒的消息不胫而走。
林家同样也接到了消息,刚回到家的母女俩跟着林志国再一次急匆匆的来到医院。
“清和,你...醒了?你真的醒了?”林志国来到病床前,眼眶含着热泪,情绪有些激动的握着林清和的手,语无伦次的说道。
“爸,我醒了。”林清和神情没什么变化,实在是原主对这个便宜爹没啥感情,以至于都没有影响到她的情绪,只能平淡的回了一句。
“姐姐,你醒来真是太好了。”
林曼娟握着林清和那只还挂着吊瓶的手,死死的捏着,针头都要捏变形了,输液管内都有回血在倒流,可见林曼娟是有多不想她能醒过来。
“林曼娟,我知道你激动,但你激动能不能看着点场合,没看到都回血了吗?没想到你在家的时候柔柔弱弱的,这时候力气倒是挺大,针头都能掰弯。”

第3章 说不定可以到地府买张彩票?
林清和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给林曼娟上眼药的机会,毕竟原主能死,这位的功劳可是不小,呵,就为了抢姐姐的男人,狠心的把姐姐从楼梯上推下去,不过这原主运气确实也不咋太好,一共就二层楼梯,还能把自己磕成个植物人,这几率比某个不要脸的国家承认自己有些文化是剽窃来的几率还低。
就这么低的几率还被原主给赶上了,也不知道地府有没有彩票站,说不定原主到了地府买张彩票,跨擦一下中奖了,还能得个阳间一日游啥的,到时候不就可以来找这对虚伪的母女好好谈谈人生?
而习惯林清和怯弱胆小,即便是受伤也不会吭一声的林曼娟,突然被林清和这一顿神操作给直接整懵了。
“曼娟,你去喊大夫过来看看你姐姐的手。”
林志国眼中的疼惜不作假,只不过平时习惯性的隐藏自己的情绪,就原主那胆小的性格怎么会感受得到?而且林志国这大嗓门,不知情的还以为他要准备和人干架呢。
林曼娟刚想回嘴,就被杨秀抓住了手,眼神示意她不要动,这才挂上温和的笑容,对着林清和说道“清和,你好不容易醒来,曼娟是太高兴了,一下子没控制好力道,你别怪她啊。”
“妈,你这话说的,怎么感觉我是个外人似的?”没了原主对杨秀的滤镜,林清和是怎么看杨秀都觉得别扭,既然别扭,那就怼呗,谁还惯着她是咋的。
杨秀没想到这战火蔓延到了她的身上,想发火,但又碍于林志国在,只能憋出一个相当难看的笑容,拉着林曼娟,丢下一句去找医生,哒哒哒的跑出了病房。
林清趁着这个时机,对林志国说道“爸,我既然醒过来了,医生又说我没什么大碍,就让我回家吧。"
她可不想在医院浪费时间,她还有重要的人要找,刚才护士来给她量体温的时候,她隐晦的打听了一番,知道现在是一九七五年的三月份,她现在的地方是鲁山省,河阳市,距离沈良平所在的皇姑村也就是现在的前进大队还有好几天的路程呢,按照她梦里的轨迹,这个时候他已经受伤回到了大队。
再过段时间大队给他安排了个会医的知青,因为那个知青的胡乱操作,导致沈良平的腿永久性残疾,再也没有办法救过来了,所以她必须要赶过去阻止。
“好,既然伤好了,那就回家,还能省些钱。”
嗯,可以把省下来的钱留给清和做嫁妆,说完还有些暧昧的看着自家女儿。
林清和听到林志国的话,翻了个大白眼,这林志国情商是真的低,再加上一个情商比他还低的女儿,要不是她反应灵敏,看到林志国眼中的担忧和那一抹暧昧的视线,她还以为这便宜爹不喜欢原主呢...
杨秀领着医生从外面走进来,医生又检查了一番,确定林清和的身子没有其他的问题,这才签了出院同意书交给了林志国。

第4章 对待两个女儿差异这么大
林志国拿着同意书到挂号处结算费用,而杨秀和林曼娟就站在那边,一动都不动。
“好妹妹,你不帮姐姐收拾东西,那你来做什么?当木头桩子杵在那里吗?”
“你..”
“好了,清和,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妹妹身子娇弱,哪里干的来这种活。”
“哦,她干不来?这么些年别的没学会,这资本家小姐的做派倒是学个十成十,也不知道谁教的她,抢男人的时候咋没见她娇弱?推我下楼的时候她的劲可不小。”
杨秀听到林清和的话,眼中有着隐忍的怒气,外面的人不知道林志国是她从她妹妹那里抢过来的,只有家里的几个人知道,这林清和自然是其中之一,这赤裸裸的威胁别以为她没听出来,这小浪蹄子怎么摔了头醒过来,性子还变的这么尖锐了,难道是鬼门关边爬一回,准备来报复她的曼娟?
不行,绝对不行,曼娟可是她的命根子,她还指望她嫁给胡家之后,给她儿子安排个好工作呢,这件事绝对不能出什么差错。
想到这里,杨秀挂上一抹疼惜的笑容,手上开始动了起来。
“清和,你瞧你这话说的,你妹妹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嘛,她那天就是一时失手,回去后她也是很后悔的,日日来你的病床前哭,哎呦那个眼睛哭的都肿的睁不开了。”
“我还没死呢,日日到我病床前来哭丧?妈,你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倒是越来越炉火纯青了,你看她那大眼睛瞪的跟个灯泡子似的,哪里像睁不开的样?”
林清和作为特种队伍里唯一的女同志,不光手底下的功夫了得,这嘴皮子的功夫自然也是了得,原主常年生活在林曼娟的光环下,看不清楚这对母女的真面目,她做为旁观者,可是看的一清二楚,这杨秀对待两个亲生女儿的态度如此大的差异,也就原主看不出来。
她可不会惯着这个面和心狠的亲娘,此时不怼更待何时?等她插队去了皇姑村,难道还写信怼她俩不成?
还不够浪费邮票钱的呢。
杨秀紧紧握着双手,松了又握,握了又松,最后一声不吭的加快收拾东西的动作,等林志国结账回来后,杨秀的东西也已经收拾完了,林志国亲自扶着林清和瘦弱的身子,走出了医院回到了他们位于纺织厂大院的家。
林志国作为纺织厂设备科的科长,住的地方自然是宽敞又明亮,走过一排排矮小的平房,又走过窄小的筒子楼,最后停在了一排新建的楼房前。
林清和抬头看了一眼这崭新的红墙,脸上和心里都很平静,作为现代人,她看过各式各样的建筑,这种朴素的楼房,在她的眼中还真没啥看头。
不过杨秀和林曼娟此时却挺直了腰板,脸上带着骄傲的神情,昂首阔步的往楼内走去。
“走吧清和。”
“嗯。”
到了位于二楼的家,入眼便是宽敞的三室一厅,不过宽敞确实挺宽敞,除了几样必要的家具,其他地方空荡荡的。

第5章 报名下乡
再加上杨秀是个不善收拾的,但她也要一张脸,这客厅人来人往的,东西少好收拾,但她和林志国的卧室却是没眼看,东西扔的到处都是,简直都没下脚的地方。
进了门,林清和就跟林志国打了招呼,径直回了她和林曼娟的屋,顺手锁上了房门。
林曼娟的性格随了杨秀,收拾的屋子都没眼看,所以这屋子一直都是原主在收拾。
屋内的两边各放着一张床,中间一个深红色的床头柜,看起来颇有些年头,两张床上都放着衣服,想来是林曼娟随手放的。
把她的衣服从床上移走,林清和从柜子里找出一个干净的床单被罩换上,随后就消失在了屋内,来到了空间。
空间内的样貌和前世的一样,远山近水,一条小溪蜿蜒而下,山脚下有一处三层竹楼,竹楼前是一汪灵泉,灵泉旁是林清和后来放置的矮桌,桌子上放着茶杯,茶杯里的茶水还冒着热气。
拿起茶杯,仰头喝尽,入口就是一阵甘甜,原本有些昏沉的脑子,随着灵泉水的渗透,慢慢的恢复了清明。
微蹙的眉头舒展开来,林清和转身去了卧室,来到梳妆台前,仔细打量现在的样貌。
蜡黄的小脸上有着点点的雀斑,枯草般的头发杂乱的披散在脑后,倒是那双水汪汪的眼睛,清澈透明。
整体的脸型还是很有看头的,就是有些瘦,好好调养调养,想来还是可以称得上美人的。
在一楼的厨房给自己下了一碗喷香的鸡汤面,林清和这才转身出了空间,躺在屋内的床上。
空间内的农作物成熟了会自动存放在地下室内的仓库,牲畜也是长到最佳的时候,就停止了生长,可以说是相当的省事,也很便捷。
在床上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日的早上了。
打开房门的锁,整间屋子内都没有一个人,走到厨房,打开锅盖,里面空空如也,不过看里面的痕迹,原本竹帘上应该是有东西的,想来东西不是被林曼娟拿走了就是被杨秀拿走了。
作为拥有大量物资的林清和来说,这点把戏,她还真不看在眼里。
从空间里拿出一个面包,喝了一杯牛奶,吃好后,换了身干净的衣物,找到家里的户口本,寻着原主的记忆来到位于供销社旁的知青办。
“同志,我是来响应国家号召的,这是我的户口本。”
“林同志你好,我们的国家就需要像你这样积极向上的青年,我这就给你登记。”
“同志,我想到辽省去。”
“去辽省?”知青办的同志有一瞬间的惊讶,下乡插队,每个人都抢破脑袋的想往舒适能吃饱饭的南方去,北方从来都没有人主动提过,都是他们直接分配的,如今遇到一个主动提的,怎能不让人惊讶?
“北方虽然艰苦了些,但是能锻炼人,又能实实在在的给国家支援,我觉得我不能贪图享受,应该去更需要我的地方。”
“好,好,林同志你这政治觉悟可以啊,这样啊,现在辽省有几个地方,我今天给你破个例,你自己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