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恒陆漫漫

第一章 别人穿越有福利,她穿越要命!
陆漫漫的耳边全是叫喊声,她感觉她整个人都在被摇晃,她睁开眼睛,还未看清眼前的一切,她的嘴就被人捂住了。她定睛看着眼前捂住她嘴的女人,明明是她不熟悉的面孔,但是她却知道这个女人的名字,甚至还知道她们的关系。
陆漫漫惊呆了。
“姐,一会儿你就说你是自己撞的墙。”陆月月紧紧的捂住陆漫漫的嘴,见陆漫漫没有拒绝的意思,她才松开了陆漫漫,之后无视陆漫漫睁大了的眼睛,看了眼一旁的人,有意的用她自己的身体遮挡了她们的视线:“我帮你解决你和顾恒的婚事。”
陆漫漫眼睁睁的看着陆月月起身转身,她想要移动,但是一动,她只觉得整个脑袋疼的都快要炸掉了……
“娘。”陆月月遮挡住陆漫漫,看着木桌旁的两个女人中穿着红色花袄子的女人:“姐姐不想要嫁给恒哥哥,甚至不惜以死明志,都这样了,你还要逼迫她嫁人吗?”
“我……”
“娘,你本就是姐姐的继母,若是你不多心疼姐姐,不顾姐姐的死活,别人会说你苛待姐姐。”陆月月抢先道。
“胡闹!谁敢嚼舌根,我非拔了她的舌头不可,我对漫漫还不够好吗?”
陆月月看出了她娘的愤怒,继续道:“我知道爹和娘看重顾家和我们陆家的关系,想要让我们两家亲上加亲的意愿强烈,但是姐姐的心意也很重要,我只有一个姐姐,你们不疼她,我疼!”
陆月月说着话,顿了顿,满意她们的注意力都在她的身上,她如此维护陆漫漫,在顾恒母亲顾秦氏看来,怕是会觉得她重情重义,有责任感,她心中一缓,继续道:“我和姐姐都没有读过书,但我深知百善孝为先,爹娘的意愿我们当子女的应当要重视,所以现在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让我嫁给恒哥哥。”
陆漫漫痛的嘶叫了一声,她看着站的笔直的陆月月,她现在虽然看不清陆月月的面容,但是听着陆月月笃定的话语,她觉得陆月月此刻必定是一脸的认真坚定。
陆漫漫冷笑,看来她这个妹妹是很想要嫁给顾恒的,而为了嫁给顾恒,很早的时候便在她耳边说着各种顾恒的坏话,大约斯文败类就是最好形容顾恒的词。而今天,在两家长辈交换定亲信物的当日,不曾想,她的这个妹妹竟然狠心推了她撞墙,让她承认自己撞了墙?她是有多傻才会这么做。
等等,或许原主真的会这么做。
陆漫漫闭了闭眼睛,快速的接受着她穿越而来占据了这具身体的事实,就在刚才,她头疼的快要炸裂的时候,这具身体主人的记忆全部出现在了她的脑海中,是以,她也算是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看完了这具身体主人的生平。
原主和她同名,也叫陆漫漫。
她的名字依照“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得来,但原主之所以叫陆漫漫,却是因为她什么都慢,反应慢,动作慢,往往很简单的一件事情她需要很久才能回过神,才能想清楚。是以从小到大,她们之间都是陆月月主导。
“让你嫁给恒哥?”果然,知道为家里分忧而不是添堵,她的女儿就是比陆漫漫孝顺!陆月月的娘亲薛彤定定的看着陆月月,确定她不像是开玩笑,她心下复杂不已:“可……漫漫和恒哥的婚事是漫漫亲娘和恒哥母亲定下的,我……秦氏……”
陆月月和薛彤几乎同时看向顾秦氏,见顾秦氏的目光一直放在陆漫漫的身上,且顾秦氏看陆漫漫的眼中带着明显的担忧。
陆月月放在身侧的手紧了紧,就算是顾秦氏忧心陆漫漫又如何?定亲之日,陆漫漫撞墙寻死,给顾家带了晦气,且她刚才明确表示了陆漫漫不愿嫁的态度,顾秦氏必定在意,要不然也不会只是站着,不赶紧去给陆漫漫找大夫。
“漫漫,你真的不愿意嫁给恒哥?”顾秦氏只看着陆漫漫,想要亲耳听到她的回答。
陆漫漫看向顾秦氏,四目相对,若说在这屋子里的人,唯一一个望着她的眼里有心疼的人或许就是顾秦氏,她张了张口。她之所以没有直接反对陆月月的话,是因为不管是原主还是她自己都没有和顾恒接触过,更甚至原主因为陆月月的时常叨念,她都没有真正的见过顾恒。所以她和顾恒之间是完完全全的陌生人。
作为二十一世纪的新时代女性,还是个不婚主义者,和一个陌生男人定亲成亲,她做不到。是以,她虽然不满陆月月,但是也没有直接反驳陆月月的话,当然,其中还有一个原因是她要稍稍缓和她穿越而来带给她自己的冲击。
“漫漫,你说话,婶子想听你亲口说。”顾秦氏没有得到陆漫漫的回答,再次开口。
陆漫漫唇角翕动,她扶着墙根缓缓地站了起来,陆月月是用了多大的力气推她?撞了墙,她不仅头疼,头晕,她感觉她的生命力都在流失,这个穿越怕是真的要命!
“婶子,我现在很难受,可否先帮我请大夫?”她收回刚才的想法,顾秦氏若是真的心疼她,为何不赶紧给她找大夫?
顾秦氏回神,猛的拍了拍她自己:“瞧我,这么重要的事情我竟然都给忘了。”她也是被陆漫漫突然撞墙的举动给吓到了。
陆漫漫张口,想要说什么,忽然间感觉她整个人腾空了,她诧异了片刻便发现她被顾秦氏抱在了怀里,以公主抱的方式抱出了门。
凉风习习。
陆漫漫惊讶顾秦氏的力气,顾秦氏抱着她走了许久,竟然脸不红气不喘,更甚至抱着她的姿势一直平稳,就算是个男人……抱着女子走那么久,怕是也有些艰难。
“漫漫别怕,婶子尽量走快些,你额头受伤流血,要尽快处理,要不然留了疤就不好看了。不过就算是留了疤也别太在意,婶子也不许恒哥在意,你放心好了,有婶子在一天,恒哥必定会好好疼你,也不敢有别的女人。”
陆漫漫听着顾秦氏的话,没有感动只有忧虑,古代的男人三妻四妾再正常不过,在古代若有人主张只有一个女人,要不然就是真的两人情深,要么就是这人有毛病。
两人情深?
面都没怎么见过的两个人情深,哄谁呢?
是以,只有一种可能,顾恒是个有隐疾的男人。

第二章 靠人续命
“顾大夫,顾大夫,你快开门啊。”
顾大夫老远就听见了顾秦氏的喊声,他走出院子,一打开门便看见顾秦氏抱着陆漫漫往屋里走,虽然只是一眼,但是他看见了陆漫漫从额头到脸上的血迹,他心头一凛,加快了脚步。
陆漫漫觉得她应该是失血过多了,要不然她怎么会感觉她自己越来越虚弱,连带着她的视线都开始模糊起来。
顾秦氏看着顾大夫帮陆漫漫处理伤口,眼神话语中全是焦急:“她怎么样?”
“伤口很深。”顾大夫心头疑惑,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额头上突然有这么深的伤口:“撞的有点儿严重。”
“这孩子应该是不小心。”顾秦氏看着陆漫漫,犹豫了一下,开口道:“漫漫啊,今日你撞墙的事情就先别告诉恒哥了,之前上山,他不小心误吃了一种果子,陷入了昏迷,我做主让他留在顾大夫这儿,方便顾大夫及时照看他。当然啊,婶子也不是说要瞒住这件事情,只是今天太晚了,你和恒哥都好好的休息,改日再说这件事情。”
陆漫漫忍受着额头上传来的疼痛,她刚就觉得有哪里不对劲,现在才反应过来,两家定亲,男主角不在,原来他是在这儿。误吃果子昏迷?怕也不是个聪明的。
“这……怕是不成。”顾大夫说着话,指了指门口,只一眼,他赶紧的移开了目光,他应该是今日诊治的病人有些多,所以整个人太紧绷了,以至于看见门口站着的恒哥他觉得有些不敢直视,才多久没见,他怎么就觉得恒哥身上露出的气势变强了,整个人散发着一种难以让人忽视的威严。
顾秦氏侧头,看见顾恒的瞬间,站直了身体,还来不及展现看见顾恒醒来的喜悦,触及到顾恒的面色,她心中一悸。
顾恒的面色阴沉,他根本没有看顾秦氏,他只看着靠坐在椅子上的陆漫漫,犹如在看一个死人一般。
顾秦氏心中忐忑,暗道顾恒应该是听见了她刚才的话,想来他是在生气陆漫漫在定亲之日撞墙寻死的事情。
顾恒直直的看着陆漫漫,眼中情绪翻涌。刚刚他睁眼醒来发现回到了他年轻时候在顾大夫家养伤的屋子,只觉是做梦,但相继听到他娘和许大夫的声音……他激动的握紧了拳头,指甲嵌入皮肉,痛感清晰,他便知道这不是做梦,他是真切的回到了他年轻的时候。
看着陆漫漫,他控制不住的再一次握紧了拳头!前世的时候陆漫漫也是如此,定亲当日,她不愿意嫁给他,撞墙险些死了。她不想要嫁给他,明明可以有很多方法,为何偏偏要在喜庆的日子里寻死,而且寻死就算了,还没有死成!自此,她额头上留了疤,算是毁了容嫁不出去。以至于他娘直接拍板要他娶了陆漫漫,并且不停的在他耳边说要如何如何对陆漫漫好。
对陆漫漫好?
顾恒自认为对陆漫漫做到了夫妻间的相敬如宾,从未对她有半点的亏待,可是陆漫漫呢?成亲之后不安于室,还生生气死了他娘。
这样的女人,即便前世死在了他的手里,但是只要想起,他依旧痛恨!
“咚!”
脑袋撞击木桌的声音响起。
顾大夫看着直直倒下的陆漫漫,心中一紧,他顾不得处理她额头上的伤口,快速的给陆漫漫把脉,这脉象时有时无,是大凶之兆啊:“恒哥,别在那儿看着,赶紧过来帮忙。”
帮忙?帮忙过来看陆漫漫什么时候死?
顾恒眸色冷然,走到了陆漫漫的身边,他直接伸手,眼看就要掐住陆漫漫脖子的时候,他的手臂被抓住了。
顾秦氏紧紧的抓着顾恒的手臂:“你小心些,漫漫现在是伤者,不管发生了什么,她都还是你的未婚妻。”虽没有明说,但是她觉得顾恒应该有分寸,不会将气撒在陆漫漫的身上。
顾恒看着顾秦氏,心头的情绪压下了一些,他已经好多年不曾好好的看过顾秦氏,没有听过她的叨念了,他忍不住晃了晃神,想要说什么的时候,他感觉他的手被抓住了,且抓住就抓住,他的手还被带动着不断的移动,碰触。
陆漫漫紧紧的抓着顾恒的手,她感觉她流失的生命力正在飞快回笼,她身边传来的气息好好闻,闻着……她整个人都精神了一些,她用力的睁开了眼睛,一眼便看见了一条金光闪闪的手臂,她毫不犹豫的松开了抓住的手,转而抱紧手臂。
只瞬间,一股无形的能量进入了她的体内。
她的头没有那么疼了,她整个人也没有那么虚弱了,她慢慢的坐直了身体,紧紧的贴着手臂……
嗯……头贴着手臂,她竟然不那么疼了。
“好舒服。”
顾恒唇角抽动,满是嫌恶的看着陆漫漫,毫不客气的抽回了手。
手臂的突然抽离,陆漫漫只觉得脑袋再一次像是炸裂般的疼痛了起来,她快速的站了起来,重新抱住了抽离开的手臂。
顾恒的面色越发阴沉,看着兀自抱住他手臂的陆漫漫,冷声呵斥:“找死。”
“不是找死,我不想死。”陆漫漫不满足于只抱住顾恒的手臂了,她松开了他的手臂,改而张开双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紧紧的抱住了顾恒,只是瞬间,她觉得她头不疼了,意识也更加清明了。
顾恒皱眉,见陆漫漫朝他扑来,不再局限于抱着他的手臂,反倒是紧紧的抱住了他这个人,他怒极!
“恒哥,不许推开漫漫,她现在伤着。”顾秦氏见顾恒要推开陆漫漫心中一慌,赶紧开口的同时一手护住了陆漫漫,一手拉住了顾恒。
顾恒眼皮跳了跳,见顾秦氏护着陆漫漫,他若是再用力推开陆漫漫势必会伤害到顾秦氏,他只能暂时站着不动。
陆漫漫紧紧的抱着顾恒,恨不能整个人贴在顾恒的身上,这是怎么回事呢?抱着这个人,她一点都不疼了,整个人也变得很舒服,但是离开了他,她便很难受,像是立刻就要失去生命一般。不管如何,这个人她一定要抱着,好好的抱着,坚决不松手。
陆月月和薛彤赶到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幅场景,陆漫漫紧紧的抱着顾恒,顾秦氏在一旁有了笑容。
陆月月踉跄了脚步,若不是靠着薛彤,她怕是会摔倒。

第三章 瞧不上?不存在的
顾大夫咳嗽了一声,不再看顾恒和陆漫漫,现在的年轻人啊,太过奔放了些,不过想到顾恒和陆漫漫今日定亲,他到底没有说什么,毕竟他们两个注定了会是夫妻。
“恒哥,赶紧带着漫漫过来,我帮她处理伤口,若是晚了,额头上留了疤,你就等着心疼吧。”顾大夫对陆漫漫的称呼亲昵了些。
顾恒的面色暗沉的像是浓墨一般,心疼?他确实心疼,不过他是心疼他自己,被这样的一个女人抱着,他身上的这身衣服是不能要了。
“恒哥,赶紧的,配合人顾大夫。”顾秦氏在陆漫漫抱住顾恒开始面上就一直带着笑容,见顾恒不动,她直接动手打了下顾恒。
顾恒闷哼一声,看了眼顾秦氏,她怕是忘记了她自己的手劲儿。
“我感觉我不需要大夫,我只需要他就可以了。”陆漫漫沉浸在抱着顾恒后身体上的好转,从穿越到现在,她当下是最舒服的。
顾秦氏闻言一愣,随即低低的笑了,虽然是斥责之语但是她的语气可不是斥责:“你这孩子,原来竟这样喜欢恒哥,谁说你不愿意嫁给恒哥了,撞墙寻死,不可能。”
“撞墙寻死?”顾大夫惊讶的看着陆漫漫,他以为陆漫漫只是撞到了墙上,却是她自己寻死吗?
“怎么可能撞墙寻死,人若是可以好好的活着,谁愿意死啊。”陆漫漫紧贴着顾恒,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真是奇怪啊,为什么她靠在这个男人身上就一点都不疼,离开了就疼的要命?莫不是这个男人就是她的药?
这个意识让她心下一惊。
若真是如此,老天爷也太会和她开玩笑了。
顾恒看着陆漫漫的目光更添冰冷,看来前世他对这个女人还是不够了解,只以为她是不安于室,惯会隐藏,不想她的脸皮竟然还如此之厚,竟然睁眼说瞎话,前世的时候她可是直接就承认了她撞墙拒婚的事实。
等等。
前世的时候,她对他可没有如此,她不喜他的碰触,更遑论她这样主动的抱着他,像是恨不能长在他身上似的,这种情况不可能发生。
“姐,你确实不想死,你只是不愿意嫁给恒哥哥而已,只是你既然不愿意嫁给他,就不要这样抱着他,虽然你受了伤,但是男女授受不亲,日后你可还是要嫁人的。”陆月月见根本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到来,而陆漫漫一直抱着顾恒,她忍耐不住,开口的同时走到了陆漫漫的身边:“姐,听话,我扶着你。”
陆漫漫皱眉,睁眼看着陆月月,她坚决不松开抱着顾恒的手,开玩笑,人形止痛药,离开了就该她疼死了:“我不要你扶。”
陆月月诧异陆漫漫的拒绝,从小到大,这还是陆漫漫第一次拒绝她。
“呵呵……月月啊,漫漫不要你搀扶就算了,不过看漫漫对恒哥的依赖程度,怕是并不像是你说的那样,漫漫不想要嫁给恒哥。”顾秦氏开口,看着陆月月的眼中带着审视。
陆月月心头一紧,她看向顾恒,见顾恒只看着陆漫漫,她握紧了拳头转身看着顾秦氏:“婶子,虽然我这样说不太好,但是我姐姐突然这个样子,怕还和她头上的伤有关。”
“头上的伤?”
“我姐额头上的伤不好好处理会留疤,我们虽然身在乡野,但是不管是乡野女子还是其它地方的女子,哪个不注重颜面?我姐要是毁了容,她日后要想要再嫁个好郎君就难了。”陆月月开口,暗道陆漫漫很有心机。
薛彤闻言赶紧附和:“就是就是,顾大夫,你可要帮漫漫看仔细些,千万不要让她留了疤,要不然她爹回来必定是要责骂我,这……”她可不愿意因为陆漫漫的原因和她男人生了嫌隙。
顾秦氏直直的看着陆月月,陆月月说的话似乎有道理,但是她又觉得哪里不对劲。
顾恒无法忍受一直被陆漫漫抱着,趁着顾秦氏不注意的空荡,用力推开陆漫漫。
“咚!”
陆漫漫忽的被推开,屁股直接撞坐在椅子上。头疼再次袭来,她腾的起身,抬眸怒视着顾恒,一边开口一边重新抱住他:“大男人不要这么小气,给我抱一下,你又不吃亏!”
这人力气好大!若不是恰好她身后有椅子,这突然被推开,之后她疼的地方就不只是脑袋了。
顾恒直直的看着陆漫漫,她瞪他?呵!她竟然还敢瞪他!
“果然不是个好的,活该沉塘!”
沉塘?
陆漫漫皱眉,直直的看向顾恒,这一次,她将他看清楚了,剑眉星目,五官立体而又标准,活脱脱的美男子一枚。只是他的脸色很沉,看她的目光非常不友好。
顾恒原来是长这样……
难怪陆月月惦记,倒是很符合斯文败类这个词……等等,她想这个做什么?原主不喜欢顾恒是因为陆月月,但顾恒如此不喜欢原主,莫不是也有陆月月的原因?
若是他们两个暗中有了款曲,那……
顾恒诧异陆漫漫看他的眼中情绪的转变,一个人的眼睛里怎么会同时有那么多的情绪,明亮,惊艳,怀疑,嫌恶……等等,一个该被沉塘的女人,她紧抱着他的同时竟然还敢嫌弃他?他心中的怒气更甚了。
陆漫漫不知道顾恒的想法,她只看了看顾恒又看了看陆月月:“陆月月,你就那么想要嫁给顾恒?”
陆月月一愣,直直的看向陆漫漫:“姐,是你不愿意嫁给恒哥哥,我只是提议,让我代替你的位置。”这个该死的傻子,竟然这么直白的问她。
“哦。”陆漫漫转而看向顾恒:“那你呢?你要娶她吗?”
四目相对,顾恒直直的看着陆漫漫,眼中毫不掩饰的愤怒:“不娶。”
陆漫漫看着顾恒的眸光亮了几个度,看来她猜测有误,她转而看向陆月月,嘲讽的勾起了唇角:“他不愿意娶你呢。”
陆月月陡然握紧了拳头,这个傻子竟然对着她笑,陆漫漫在嘲讽她:“姐,我们陆家和顾家关系很好,亲上加亲,是双方长辈的意愿。”
“哦。”陆漫漫恍然:“原来你不喜欢顾恒,打心眼里瞧不上他,所以提出代替我嫁给他,不过是为了两家的关系。”
陆月月张口,快速的看向顾恒,模样慌张:“恒哥哥,不是这样的,我没有瞧不上你。你如此的好,我怎么会瞧不上你。”
“……”
“是她,瞧不上你的人是她!”陆月月指着陆漫漫。
“你会抱着你瞧不上的人吗?”陆漫漫白了眼陆月月,打断了陆月月的话的同时,将顾恒抱的更紧了些。

第四章 赖皮住下
因为陆漫漫的话,屋内陷入沉寂。
顾恒眼皮跳了跳,又跳了跳,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花了多大的力气克制住他自己不推开陆漫漫。
顾大夫深深的看了眼陆慢慢,她表白的真直接。他还是赶紧帮她处理伤口吧。
“可是你为了不嫁给恒哥哥撞了墙寻了死!”陆月月不甘心的开口,打破了一室的沉静。
事情为何没有朝着她预计的方向发展呢?
这一切都是陆漫漫害得!陆漫漫平日里的听话怎么到了今日就不听话了。
陆漫漫抬眸看向陆月月,陆月月此刻看上去着急而又慌乱,她嘲讽的勾起唇角,满眼冷然。
“我是撞了墙,可不是寻死,至于我为什么撞墙,你最清楚!”
陆漫漫不是原主,但是此刻对峙陆月月她心中仍有些难受,或许……在原主心中,她是真心的喜欢这个妹妹,但是这个妹妹对她却并没有什么真心。
“我清楚的都已经说了,就是你不愿意嫁给恒哥哥,自己撞墙寻死。”
“陆月月!”陆漫漫打断了陆月月的话,看着陆月月激动的样子,她是真的觉得讽刺:“自己口中的谎话说多了,你自己都相信了,真是可笑。
我陆漫漫只是反应慢,但是并不傻!
不想要成亲的方法很多,为什么要撞墙寻死?”
“你……你……”
“你什么你!我一直把你当作是我的亲妹妹,好吃好穿的到了我的跟前,转手哪样不是都给了你,外人都道家里人最疼爱我,但是实际上呢?你这个妹妹一直把我当作傻子忽悠,嘴里时常和我说着顾恒哪儿哪儿不好,自己却又在这儿装作孝顺大义要嫁给你口中的斯文败类,你不就是想要让我的不孝,不懂事衬托你的孝顺,懂事,明理?”陆漫漫见陆月月睁大了眼睛直直的看着她,想来陆月月很是惊讶她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毕竟若是原主,那原主肯定不会这么说。但是她不是原主,她可不会忍着谁,让着谁,且她也不怕被人怀疑,她从现在开始就是原主!
“姐,不是这样的,你误会了。”陆月月心头一紧,面对陆漫漫的注视和指责,她很慌,这种慌乱的感觉,她还是第一次体验。
“误会?”陆漫漫冷笑:“趁着我不注意,用力的推我撞上墙,也是误会?”
陆月月闻言,面色一白,踉跄了脚步,跌坐在地:“呜呜……姐,你怎么可以这样,就算是你现在反悔了,你也不能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在我的身上。”
陆漫漫皱眉,见陆月月哭的梨花带雨,再看薛彤正哄着陆月月,且薛彤看她的眼神带着责备:“女人啊,除了哭也就没什么本事了,不过你这哭法,倒是我见犹怜,就看顾恒这人有没有脑子,信你还是信我了。”若是陆月月哭,顾恒一家相信了,她待会儿也赶紧哭。
顾恒看着仍旧紧抱着他的陆漫漫,之前他推开了陆漫漫,他娘就暗戳戳的怒瞪他好几眼,是以,现在除了陆漫漫抱着他,他娘也在有意无意的抱着他和陆漫漫,这是怕他又推开陆漫漫。不过陆漫漫的表现倒是显得很是伶牙俐齿。
但!他有没有脑子……
陆漫漫没有得到顾恒的回应,不由抬头看向他,见他也正注视着自己,那眼神……她心悸了一下,没由来的觉得心中一冷,这人看上去很危险啊,但是再危险,他也是她的药,不松手。
坚决不松手!
“呜呜……我真是太可怜了,婶子,今天本是我的好日子,怎么的,怎么的就变成这样了呢?呜呜……”算了,不看情况了,还是哭吧。
顾秦氏见陆漫漫哭了,顿时心疼了,她紧紧的护着陆漫漫:“别哭,别哭,你现在本就是伤者,仔细再伤了眼睛。”
“呜呜……”陆漫漫不说话,将她整个人埋在了顾恒的怀里,她本是假哭,但是眼泪竟然止不住的往下掉。
顾秦氏见陆漫漫靠在顾恒的怀中,哭的伤心,心里对陆漫漫更添怜惜心疼:“薛彤,你先带着你女儿回家,漫漫就让我先照顾着。”
“婶子,你的意思是,你要让陆漫漫住你家?”陆月月震惊的开口,忘了哭泣。
陆漫漫嘲讽的勾起了唇角,这个时候陆月月不叫姐叫她名字了?糟糕!顾恒正看着她,该不会他看见她轻勾的唇角了吧?她赶紧移动脸颊,将整张脸贴在了顾恒的胸口,哽咽了几声。
“怎么,不行?”顾秦氏审视的看着陆月月。
“秦氏,漫漫是我家的女儿,虽说两家有意结成亲家,但是毕竟两家孩子还没有成婚,这直接住你家于礼不合。”薛彤道。
“很合适,我就要住婶子家,我不要离开顾恒!”陆漫漫大声的开口,表明态度。
随着陆漫漫的话音落下,屋内的人全都看向了陆漫漫,神色各异。
顾恒心口起伏的厉害,原先的反驳之语到了现在转变成了别的心思,但疑惑最甚。陆漫漫竟然说不愿意离开他!前世她可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他。
“既然她不愿离开我们恒哥,就让她住在我家。”顾秦氏笑了,直接拍板定案。
陆月月原本白皙的面容更是不见了血色:“婶子!”
顾秦氏像是没有听见陆月月的叫喊一般,只看着眼前抱紧的陆漫漫和顾恒,唇角笑意加深:“就这么定了,等下我们一起回家,呵呵……”

第五章 就要一起睡
几番周折之后,陆漫漫总算是从顾大夫家回到了顾恒家。说来,顾恒母子都很厉害,力气都很大,去顾大夫家的时候她是被顾秦氏公主抱抱着去的,一路平稳;回来的时候是顾恒抱着她的,虽也是一路平稳,但是她觉得她的手臂很疼,顾恒抱她的时候,似乎也在狠狠的掐着她的手臂。
她静静的坐在床上,寻思着一会儿没人的时候她要脱衣服看看她的手臂,是否青紫了。
“你还要抱着我多久!”顾恒整个人都在克制,陆漫漫当真像是个无尾熊一般,即便是回来了,她竟然还抱着他,片刻不见松手。
陆漫漫看着顾恒,她也不想要抱他,但是她不想要疼:“我想要一直抱着你。”直到她伤好为止,头疼的滋味太难受了。
顾恒愤怒,瞪着陆漫漫的同时见她也看着他,那双眼睛透露着坚定,也就是她说的是真的:“陆漫漫,你不配做我的妻子,我不可能再娶你。”
陆漫漫定定的看着顾恒,想也不想的开口道:“我也没有打算做你的妻子,但是你说不配,就有点儿瞧不上……啊……”
陆漫漫陡然睁大了眼睛,整个人倒在了床上,她紧紧的握着顾恒的手臂,谁能告诉她,顾恒为什么要掐她的脖子?
她是感觉出了顾恒对她的不喜,但是没有想到竟然是不喜到要杀了她!咳……好难受,快不能呼吸了。
顾秦氏端着面走了进来,从她的位置看去,她看不见顾恒正在掐陆漫漫的脖子,只看见顾恒整个人覆在了陆漫漫的身上,她赶紧将面碗放在桌上,斥责顾恒:“恒哥,你这是在做什么?你和漫漫还没有成亲,可不许欺负漫漫!”看样子,得尽早让他们两个成亲。原来在她不知道的时候,恒哥竟然已经那么喜欢陆漫漫了吗?
顾恒在陆漫漫瞳孔翻白快要死掉的时候松开了他的手,他不紧不慢的起身,看了眼不能再抱着他的陆漫漫,转身之际用身体挡住了顾秦氏的视线:“娘做的面很香。”
“香吧?呵呵……我给漫漫做的,她应该会喜欢吃。”顾秦氏见陆漫漫还没有起身,暗道她刚才进来,撞见了顾恒和陆漫漫……陆漫漫应该是害羞了。
“别孟浪,盯着漫漫把面吃了,娘去厨房烧点儿水,一会儿你们好洗簌。”
“嗯。”顾恒开口,见顾秦氏离开,他才坐在了桌边,仿佛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还要装死多久?”
陆漫漫从床上坐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力气用的太大,她头疼愈裂,她愤恨的瞪着顾恒,这人刚才差一点掐死她!
“杀人是要偿命的。”
“呵!”
陆漫漫瞪着顾恒,他这不屑的样子,她好想打他,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确已经上手,用力的打向了他的背部。
但……
陆漫漫感觉自己这一次是真的要哭了,不是装哭,是真哭!她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她用力的打顾恒,整个人却像是被顾恒的身体吸引住了一般,才刚上手,她就又靠在了他的身上,虽然顾恒这人危险而又恐怖,为人又心狠,但是不得不说在他身边,嗅着他的气息,她整个人都舒服了好多:“不许推开我。”
明明是愤怒的话语,带着命令式的,但是听在顾恒的耳朵里像是祈求,且刚才他被陆漫漫打的那一下,他愣是没有太大的感觉:“陆漫漫,跟在我身边,我会让你知道何为生不如死。”
“哦。”等她的伤好了的!她现在太憋屈了。
哦。
就只是简单的一声哦?
顾恒看着陆漫漫的眼中流过一道暗芒,不管他心中对陆漫漫是如何的嫌恶,但不得不承认,这一世的陆漫漫和上一世很不一样,就比如眼下发生的一切,上一世都不曾发生,这……
“我饿了,我听到婶子说给我做了面,顾恒,你要是再敢掐我脖子,我就大声的喊婶子。”
“呵!”
“你别冷笑,我一直抱着你,能感觉出你对我的排斥,想来你是很不愿意被我碰触。”
“还算是有自知之明。”
听到顾恒的话,陆漫漫眼中闪过一道流光,她刚才被顾恒欺负的这样惨,若是不反抗,他指不定会蹬鼻子上脸,越发的觉得她好欺负,他不是很排斥她抱他吗?眼里话语里都透露着对她的不喜!那么……嘿嘿……她忽的踮起了脚尖,张口咬住了顾恒的唇,随即快速的松开顾恒,往后退了几步。
嗯……头又疼,又晕了。
顾恒诧异的睁大了眼睛,刚刚陆漫漫对他做了什么?她竟然敢……
陆漫漫强迫她自己镇定,一瞬不瞬的看着顾恒,毫不示弱。但是心底却在后悔刚才的举动,离开了顾恒,她好难受!
“漫漫,面条够吃吗?”
是顾秦氏的声音。
陆漫漫眼中燃起了亮光,走向顾恒的同时,抓住了他的手臂:“婶子,你快进来。”
“诶,婶子来了。”
顾恒的眼皮跳了跳,缓和了一会儿,眼皮又跳了跳,如此往复。
陆漫漫先是轻薄了他,如今竟然还敢一手抓着他的手臂,一手吃面。而最让他觉得莫可奈何的是……陆漫漫竟然还要他娘在一旁陪着,让他不能甩开她的手,他只能忍耐。
顾秦氏看着陆漫漫吃面还不忘紧紧的拉着顾恒,想来陆漫漫是觉得有顾恒在身边很安心,这孩子……真的太叫人心疼了。薛彤母女就不是个好的!她今天差一点就被陆月月的话迷惑了,这么想着,她看着陆漫漫的眼中添加了一丝愧疚:“慢点儿吃,吃完了,婶子帮你洗脸擦身子,晚上你好好休息,安心养伤。”
“晚上好好休息……那是我不能和顾恒在一起了吗?”
顾秦氏一愣,对上陆漫漫的目光:“天晚了,要各自回屋休息,待到明日一早我让顾恒来陪你。”
陆漫漫摇头,她不吃面了,只双手紧抱着顾恒的手臂,她离开了顾恒就会疼的睡不着,头疼欲裂的滋味可不好受,再说这古代也没有止痛药,她不要一晚上都遭受疼痛:“我要和顾恒一起睡。”
顾秦氏话语一噎,望着陆漫漫,一时忘记了反应。
顾恒闻言,心中一跳,陆漫漫还真是话语惊人。
“我要和顾恒一起睡!”陆漫漫再次表明态度。
“经过了刚才你还敢和我一起睡?”顾恒审视着陆漫漫,她到底想做什么?
陆漫漫侧头注视着顾恒,看着他的眼睛,她的心紧了紧,讲真话,她不敢,万一睡着了,她被他掐死了怎么办?但是放开他,独自忍受一晚上的疼痛,她也不愿意。
“我……我不管,我就要和你一起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