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宸璟余潇潇

1、贵妇贵女快来给我刷积分
大庆朝二十三年贵妃生辰宴上,歌舞升平,亲生儿子太子带着众皇子来贺,贵妇贵女们衣香鬓影,姹紫嫣红,一片喜乐。
身穿绣着四爪飞龙的紫袍男子头戴金冠跪在大殿中央,大声颂道:“儿臣恭祝母妃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他还没有说完,一个穿着陈旧泛白衣裙的女子斜刺里冲了出来,扑到他身边,抓着他的胳膊痛彻心扉的嘶喊道:“太子殿下,你说等我帮你打胜仗之后,你就会娶我的,为什么你说话不算数?你为什么要娶别人?”
慕子寒被女子拽着,使劲挣脱,想把对方甩出去却没能如愿,女子的手臂如铁箍一般,他满眼里都是厌恶:“你谁呀?莫不是疯了,来人,贵妃生日宴怎么会允许这样的人进来?”
【她怎么会进来?余家不是说她一直很老实,不会掀起什么风浪吗?这种重要场合,让她来干什么?慕子寒表示震惊,积分+99,心情不悦,积分+50】
【这女人穿这么破烂,眼神那么疯狂,慕子寒表示厌恶,积分+199,内心十分嫌弃,积分+99】
余潇潇眼前的情绪面板刷过,积分已经累积到十八万五千零二百了,这让她心里很爽,同时想到原来慕子寒还认得她是谁,却装作不认识,还如此嫌弃厌恶,让她又很不爽。
余潇潇是国公府嫡女,母亲早逝,不过在生前和贵妃长子定下了婚约,皇后不能生育,只是把宸王养在身边,按理说这贵妃长子当太子的希望还是很大的,余潇潇从小就爱慕他,为了成为他的助力,帮他成为太子,让自己变得十分优秀,琴棋书画,兵法谋略无一不通。
就连平定边疆,都和慕子寒并肩作战,战役十分惨烈,慕子寒受伤严重,她就让人先把他送回京城医治,自己留下来继续抵抗外敌。
最后一战中,惨胜,但是她却受伤过重而亡,现代的余潇潇才穿了过去。
班师回朝后,慕子寒因为战功赫赫,被封为太子,可是在她养伤期间,他却求娶了她的继妹,美其名曰履行和国公府的婚约,余婷婷现在也是国公府嫡女了,天哪,还能这样?明明太子妃应该是她。
余潇潇虽然对慕子寒没什么感情,却为原主鸣不平。
她绑定了一个系统,只要和她有关的人有情绪波动,就可以累积积分,只要累积到二十万积分,就能回到现代。
可是她那继母和继妹大概心虚吧,生怕她搞出什么幺蛾子,处处打击她,诬陷她。
她无权无势,父亲又不相信她,在这古代很容易丧命,所以她打算卧薪尝胆,苟着,直到现在她终于累积到了十八万多积分,如果今天大家给力的话,她就可以累积到二十万了。
所以她打算拼了,不苟了。
余潇潇死命的拉着慕子寒:“殿下,我是潇潇啊,是国公府的嫡女啊。”
【原来是国公府的那个嫡女啊,怎么混的这么差?瞧这衣服,还是几年前的吧?还是白色的,一点都不喜庆,太桑了,众贵妇表示吃惊,积分+99,+99……】
【这女人的确和太子有婚约,可是她不是养男人,私生活混乱吗?太子殿下怎么还会看得上她?她怎么还好意思过来找殿下,缠着殿下?贵女们表示不屑,积分+99,+99……】
【贵女们表示有好戏看了。积分+99,+99……】
【贵妃表示愤怒,积分+99,怎么让她进来了?不过她还是要保持风度,不能失态。】
大庆朝五品以上的官员家属都来了,所以几十个99一直在刷屏。
“来人,她疯了,把她拉出去。”
慕子寒声音还未落,余潇潇从头上拔下簪子,抵住他的脖子,她可是从战场上活下来的人,制住一个人,对她来说小意思。
更何况她打算孤注一掷了。
“贵妃娘娘,你怎么能颠倒黑白呢?我没疯,是你和太子觉得我没有势力,不想要我们之间的婚约了,所以暗示余氏把我处理了,余婷婷就找个男人侮辱我,幸好我机智躲过去了,可是太子和余家还是不放过我,在外面传我的谣言,让我的名声尽毁,太子的位置可是我用命换来的呀,你们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呢?难道良心不会不安吗?”
【哎呀,不会吧,原来是这样啊,余家主母居然做出这种事啊,果然继母不行啊,那余家小姐也参与其中了呀,原来她是这样的人啊,表面温和,背地里这么狠毒,贵妇们表示惊讶,积分+99,+99……贵女们表示惊讶,积分+99……】
又是一波刷屏。
【余婷婷恨意难消,积分+999,余夫人难堪,杀意浮现,积分+999.】
余夫人惊呼上前:“潇潇,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自己犯的错误,怎么能颠倒是非呢?”
“姐姐,我知道你喜欢太子殿下,一直幻想着和殿下在一起,可是我和殿下两情相悦,我什么都可以让给你,唯独他不能让给你,求求你放过我们吧,不要在往我们身上泼脏水了,你得不到就毁掉的想法只会让殿下更讨厌你啊。”
余婷婷含着泪的表演真是太打动人心了。
【骠骑大将军和国公府一向不睦,这会以将军夫人为一伙的贵妇都觉得这余夫人和余小姐太虚伪了,表示不屑,积分+99,+99……想嫁给太子还没挤进去,被余婷婷排挤的贵女都表示她很虚伪,积分+99,+99……】
【平日和余夫人余婷婷走的近的贵妇和贵女们都表示愤怒,余家怎么有这样的嫡女,往自己家人身上泼脏水,震惊愤恨,积分+99……】
潇潇抽空瞟了一眼总数据,已经是十九万六千多积分了,她快要完成积分任务了,不想在和这群虚伪的人论谁对谁错了。
反正最后都会说明权势是对的。
她今天大闹贵妃生日宴,挟持太子,就算弄清了事实,她也是难逃一死。
潇潇挟持着慕子寒冷笑道:“我今天可不是和你们对峙的,我是来把当年的事情公布与众的,你们现在信不信没关系,很快你们就会相信了,因为我是圣女,是被上天选中的圣女,我降落在国公府,只是过来考验你们的,你够不够格当太子?你够不够格当太子妃,我都考察过了,你们根本不合格,如果大庆朝继续让你当太子,这将是大庆朝的灾难,好自为之吧。”
【什么?她是圣女?我刚才还同情她来着,这会也觉得她疯了,贵女们嘲笑,积分+99……】
【慕子寒表示愤怒,积分+999.】
“余潇潇,你要是圣女,我还是玉皇大帝呢,所以我就说你疯了吧,这会大家都相信她是在胡言乱语了吧?”
潇潇不客气的往他脖子上一戳,血流如注。

2、带着宸王回现代
贵妃和现场的人都吓坏了。
【表示害怕,积分+99……】
贵妃伤心的喊道:“你不要伤害太子。”
慕子寒这才知道潇潇是真的想要杀他了,心惊胆战。
声音颤抖的发问:“你敢伤害我?你该当何罪?”
潇潇知道他最在乎自己的命了,冷笑一声:“我一会就要飞升了,是不是真的圣女,你们一会就知道了。这是圣女对你的惩罚。”
【对什么都不干兴趣的慕宸璟突然抬头看了她一眼,表示疑问,积分+10.】
余潇潇表示这人是谁啊,真小气,情绪波动这么小,居然就贡献了十分。
不过正好这十分,让她累积到了二十万积分。
也就是说她可以随时兑换时空券,回到现代了。
余潇潇看了眼余婷婷:“你过来。”她就想知道,如果她把她毁容了,太子会不会还继续喜欢她,会不会继续让她做太子妃。
余婷婷当然不敢过去,看余潇潇那疯狂的眼神,她敢对太子这样,她这会过去,肯定会更惨,她眼睛朝潇潇背后的御林军看去。
潇潇早就看穿了她的心思,哼道:“不知道是御林军的剑快还是我的手快?余婷婷你敢不敢过来?你要是不来,我就杀了太子,如果你过来,我可以放了他。”
“别,你千万不要伤害太子,你要杀就杀我吧。”余婷婷慢腾腾的朝这边走来。
众目睽睽之下,她不得不这样做。
不然太子受伤了,她也拖不了干系,她要赌一下,赌余潇潇不敢杀她。
余婷婷走的很慢,但是这么短的距离,就算走的很慢,也有到的时候,潇潇一直很有耐心的等着她。
她把慕子寒推出去,簪子抵在余婷婷的脸上。
笑的很温和又很恐怖:“放心,我不会要你的命的,我只要你几滴血,和太子的血正好混在一起啊。”
【余潇潇好狠啊,余婷婷的脸流了好多血,伤口那么深,应该毁容了吧,贵女们表示惊恐,积分+99……,有的表示幸灾乐祸,积分+99……】
【余婷婷大声嘶喊,瑟瑟发抖,积分+999.】
余潇潇在心里默念:【我要兑换时空券,回到现代。】
【时空券需要二十万积分,宿主确定购买,购买成功,宿主可以回到现代了,时空准备中。】
余潇潇把余婷婷推出去,她顶着一张血肉模糊的脸倒在地上,面目狰狞的对着御林军大喊:“快抓住她,弄死她。”再也顾不得平日白莲花的形象了。
御林军上前,想要捅死余潇潇,这时候一道巨大的光芒一下子罩住了潇潇。
把御林军都弹开了。
潇潇的身体慢慢的腾起。
众人看着这景象,都呆了。
贵妃:“这,这是怎么回事?”
贵女一:“难道她真是圣女吗?”
贵女二:“可能真的是啊。”
皇上这时候忙完了,准备走走过场恭贺贵妃生日的,看到这幅景象,带头恭敬的跪了下来:“请圣女保佑大庆朝国泰民安。”
所有人都跪了下来,高呼:“请圣女保佑大庆朝国泰民安。”
【宿主已经进入时空隧道。】
这时候突然一道身影奔过来,抓住了余潇潇的脚,光芒同时也把他给罩住了。
【滋滋滋滋,宿主返回隧道出现异常,出现了不明人类。】
【系统重新计算中,时空隧道已经打开,无法关闭,鉴于意外情况发生,宿主多带了一人离开,需要付出一定代价。】
什么,又不是她要带人离开,凭什么她要付出代价啊。
这是宸王吧,他是怎么回事,这时候跑出来做什么?
她使劲踢着脚,却怎么也踢不开那人,还是牢牢的抓着她的脚。
她就是说,御林军刚才不是被光圈弹开了吗?为什么他就能进入光圈中来?
【宿主回到现代后,需要免费为古人直播,带领古人过上丰衣足食的生活,惩罚方能解除。】
我去,这惩罚真是绝了,古人那么穷,她要什么时候才能完成这任务啊。
眼前一黑,她和宸王已经躺在了一块荒地上。
余潇潇一跃而起,气鼓鼓的指责对方:“我说你是不是有毛病啊,你突然闯进来干什么?你知道我要去哪里吗?这是什么地方吗?我告诉你,可不是我让你来的,你自己非要跟来的,你自己对自己负责,我可不会对你负责。”
说完她就走,边走边看,她才发现这不是往村里的必经山路吗?
穿越前她是青城一中的高二学生,国庆节放假回家,她骑着自行车在路上为了躲一辆汽车,掉进了山沟里,刚才似乎身边是有一辆自行车啊。
她太气愤了,居然给忽略了。
她又返回去,宸王已经站了起来,打量着四周,来到陌生的环境里,他居然一点惊奇的表情都没有。
潇潇想起他贡献的十个积分,心里判定这是个面瘫。
自行车果然还在,太好了,她喜滋滋的扶起来,费劲的往山坡上面推。
可是这山坡太陡了,要是她一个人爬上去,可能还可行,要是推着自行车太费劲了。
自行车没推上去,连带着她又一块滑到了山坡底下,幸好她早有准备,没有摔倒。
哦,也可能是后面有股力量拖住了她的后背和自行车。
潇潇瞪了他一眼,又赶紧把头扭过去。
最起码要等他帮忙把自行车推上去,再给他脸色看。
这时候还是要忍辱负重。
在慕宸璟的帮助下,潇潇终于把车子推了上去。
这山路的景象和穿越前还是一模一样啊,什么变化都没有,像是只不过恍惚了一个瞬间而已。
她在古代呆了一年,这一年不可能一点变化都没有吧。
她家在莲雾镇,是个风景优美的小镇,主打旅游,穿越前的那个暑假里听父亲就说,镇上有了钱,就开始修路,尤其是这一段山路,容易出事故。
一年了,还没修吗?起码该动工了呀。
“这是什么地方?”一道低沉的声音问道。
潇潇还穿着宴会上的白色衣裙,而慕宸璟也穿着宴会上的窄袖暗纹青色锦袍。
在阳光的照耀下,暗藏着的金丝线波光粼粼。
墨发玉冠,他个子高大,清瘦却不单薄,似带着光潋滟出尘,慕子寒就生的很好,很多官家小姐想要嫁给他,除了他的身份,还有他的容貌,但是和眼前的人相比,就觉得慕子寒的眼神太过权衡和精明,眼尾太长,嘴巴过宽,骨相过于凌厉,而他一切都恰到好处,眼神很深却一派清明,让人移不开目光。
余潇潇的目光艰难的从他身上移开。
沉默了一会,叹口气:“走吧。”终究是她造的孽,她不能把他一个人扔到这里。
他一个养尊处优的王爷,在现代什么都不懂,还不得饿死?

3、小狼狗上手很快啊
余潇潇推着自行车往前走着,寻思着她失踪一年,家里人是不是都急坏了?穿着这身衣服也不妥,去哪里先买身衣服比较好,她系统里的积分扣除二十万之后,还有两千积分呢,积分也可以兑换人民币,有钱她倒是底气十足。
走了一段路,没听到旁边有动静,回头一看,慕宸璟还站在原地,漆黑的瞳孔深不见底,看不清他在想什么。
你说年纪轻轻的,怎么就跟老干部似的,这么深沉呢?
没好气的威胁道:“走不走啊,你不跟着我,就只能自生自灭了哈。”
他终于挪动了脚步,跟了过来。
潇潇拍了拍自行车的后座:“上来,我载着你。”
【古代直播已开启。】
潇潇顿了一下,这是说现在的一切,古人都能看见了?
一道巨大的光幕升在古代半空中,所有人都看见一个白裙少女骑在一个奇怪的东西上,而少年挨着坐在了后面。
他们并不知道余潇潇是国公府小姐,慕宸璟是宸王,就是旁观者好奇的评价着眼前看到的一切。
“你们看,那东西居然蹬一下就能跑了?”
“是啊,这是什么东西啊?还跑的挺快。”
“关键是这东西很简单,只有两个轮子就行,比马车牛车可方便多了。”
“关键是我们村民哪里有什么马车牛车啊,去一趟镇上还需要走半天路呢。”
“那我们要是也做个这东西,岂不是比马车跑的还快?”
有木匠受到启发,准备回家研究研究了。
而东宫里,慕子寒召集了国公爷商量要事。
他着急的度着步,今天余潇潇可把他害惨了。
父皇认定了她会发光会升天是圣女,那么圣女的预言诅咒,会不会影响父皇的判断,真的处罚他,废了他这个太子?
“你们怎么搞的,为什么要她跟着进宫?我早就说了,死人才不会坏事,你们偏不听,留着她一条命,现在怎么办?”
国公爷眼神复杂,怎么说也是他女儿,虽然她和男人私通,做了很多让人失望的事,但是也不可能弄死。
只是女儿现在成了圣女,那么她说的都是真的?这一切都是夫人和另一个女儿陷害她?
听太子这意思,他们背地里没经过他,对潇潇做过不少过分的事吧?
慕子寒见他不说话,还一副打量的目光,心想糟了,怎么说漏嘴了?
可是他现在顾不得他的想法了。
威胁道:“如果我太子当不成了,你国公府等于站错队,也凉凉。”
大家等于一条线上的蚂蚱,无论如何国公府都会帮他。
“太子,国公爷,你们快去看看吧,余小姐又出现了,还有宸王。”一个太监惊慌失措的进来喊道。
慕子寒和国公爷跟着跑过去,看见半空中有个巨大的光幕,上面一个少女载着一个少年,在山路上行驶。
山路有点崎岖不平,自行车有点小,少年坐的有点不稳,好几次差点被甩下去,他锁着眉头:“你能不能骑稳点?”
余潇潇有点幸灾乐祸,眉眼飞舞,迎着西落得阳光,清脆的声音开口:“你扯着我的衣服,不然摔下去我可不管。”
她厌恶慕子寒,连带着他们这些王爷皇子,统统都不喜欢。
心里巴不得他被摔下去,来一个狗吃屎。
慕宸璟不情愿的抓紧了她腰上的衣服,这样就稳当多了。
根本不知道慕子寒看到这一幕都快要气死了。
“他们俩何时走的这么近了?光天化日之下都抱在一块了,要不要脸?”
东宫里一阵噼里啪啦,慕子寒把桌子上的东西全给摔了。
曾经对他死心塌地,连命也不要的余潇潇居然对别的男人笑的那么灿烂。
太刺眼了。
他不要的女人也只能一辈子喜欢他,不能喜欢别的男人。
皇上也看到了这一幕,他除了惊讶宸王老九什么时候和圣女这么熟了,怀疑了一会宸王莫非也是圣人,这难道是仙界之外,就被自行车吸引了。
赶紧召集工部的人,看看是不是也能发明个这样的车子?
十分灵巧,速度也快,也很简便,如果有了这个交通工具,那么百姓出门岂不是方便了很多?
【宿主激发古人的智慧,想要造自行车出来,奖励两套现代衣服,请查收。】
潇潇的心底响起系统的声音。
哦,这样也可以啊。
她赶紧停下车子,伸出双手,手里面摆放着两身衣服。
还带着吊牌呢,普通而流行的依恋牌子,两件T,两条牛仔裤。
潇潇赶紧对身后的人道:“下来,下来,先换衣服。”
她把其中男款的扔给慕宸璟:“去那边换过来。”
慕宸璟拿着衣服,看了她一眼,【惊奇的目光一闪而过,奖励积分+3】终究没说什么,走远一点去换衣服。
潇潇吐槽,这人是铁做的吧,冷不丁冒出两套衣服,居然就贡献三个积分,她十分嫌弃,幸好挺听话,要是不听话,她就把他随时扔了,自生自灭去。
潇潇默默地问了一下系统:【换衣服应该不会对古人直播吧。】
【宿主放心,直播时间是早八点到晚六点,隐私部分会自动略去。】
潇潇这才放心的去换衣服。
慕宸璟回来,潇潇也换好了衣服,正在拆头上的饰品,眼睛都看直了,这男人居然知道把玉冠摘下来,头发全披在了肩上,也太好看了吧,白色的T衬的他唇红齿白,五官精致立体,笔直修长的腿包裹在牛仔裤里,简直太阳光了。
“走了。”他冷漠的说了声,居然推起自行车,长腿一迈,搭了上去,还挺像那么回事,不像是新手,更像是骑了很多次,无比熟练的那种。
潇潇有点懵。
他往后瞟了她一眼,不耐烦的道:“上来。”
“你要载我?”潇潇指着自己的鼻子。
“不然呢?”他坐在后面,长腿搭在地上,实在蜷缩的太难受了。
“好,好,走。”潇潇高兴的跳上后座,刚才累死她了,这会有人载她,她当然求之不得了。
看来这小奶狗挺聪明,学的还挺快,看了一下,自行车都会骑了。

4、古人羡慕一家人的感情
在潇潇一路的指引下,两人终于到了莲雾镇,过来游玩的旅游团比比皆是,更多的是三三两两的情侣或者一家人,十分热闹,难道正好是一年后的国庆节?
“这小镇真是漂亮啊,波光粼粼的小河,河边的沙子这么细腻啊。”
“你看这小镇人是不是太多了?大家都不用去干活吗?似乎很悠闲的样子。”
古人看到这画面都议论起来。
潇潇对自己家乡的美景很是自豪,主动对慕宸璟介绍道:“我们这个小镇啊,叫莲雾镇,很美对不对,这些人都是假期过来游玩的,这些民宿是不是盖的很漂亮?这路边的小摊都是自己编的工艺品,很多人都喜欢买回去当做纪念,是不是很精致?”
古时的有钱人听到了,觉得有意思,决定有空的时候,可以去周边的镇上去游玩一下,可以放松,似乎别有一番风味,尤其是那些文人墨客,觉得很浪漫啊,他们现在都想赶紧回家赋诗一首了。
县城的县令看到了,脑子活跃的琢磨着自己所属的村镇有没有可能打造的美一些,也可以吸引人过来游玩,这不是正好可以带动本村乃至本县的业绩吗?
那他就有机会升职了。
“爸妈,我回来了。”潇潇从车子上跳下来,母亲守着卖工艺品的摊子,看见她回来十分高兴。
“潇潇回来了?妈妈还以为你昨天就会回来呢。”
昨天?潇潇有点发楞:“妈,这是某年某月某日?”
王兰芝噗嗤笑了:“你这丫头莫不是糊涂了?二零二一年十月二日啊。”
啊?这不是她穿越走的后一天吗?合着她在古代呆了一年,在现代就过了一天啊,怪不得母亲一点也不担心她呢。
合着她并没有失踪啊。
这她就放心了。
“妈,想死你了。”潇潇撅着小嘴上前抱住余母的脖子。
余母把她得胳膊扯开:“你这孩子,才一个月没见,怎么还撒娇上了?”
余潇潇眼尾憋得有点红,虽说在现代就过了一天,但是在古代一年的体验感是真真切切的,这一年国公府的人对她还不如下人,给的饭都是馊的,她能吃饱全靠自己攒了积分能换成铜板,偷偷地出去买吃的,这也是她为什么一年的时间才攒了十八万多积分的缘故。
还是自家好啊,自己的亲生父母好啊。
从来不重男轻女,不会因为生了两个女儿,就苛责她们。
相反把她和姐姐当成了掌上明珠一般。
幸好自己还能回来,委屈什么的统统消散吧。
“这是?”王兰芝还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小伙子呢?自己家闺女就长得十分好看,没想到丝毫不亚于她闺女啊。
“哦,这,这是我同学,他没有家人,是个孤儿,没地方可去,我就带来咱们家了。”
“哦。”王兰芝看了一眼自家闺女。有点犹豫,应该不是早恋吧?
要是早恋,是不是带回家太早了呀,这才高二呢。
【余母表示怀疑,积分+30】
潇潇面前的情绪面板刷过,无奈的挽住她的胳膊:“妈,你想什么呢?他是个孤儿,在孤儿院长大的,这里有点问题,你们就当多了个儿子吧。反正你们就我和我姐,没有儿子,这样帅的儿子领出去很有面子的。”
王兰芝看了看慕宸璟,头发那么长,谁家男孩子会留这样的头发?而且刚才就是面目表情的朝她点了点头,喊人都不会,也不说话,态度十分冷淡,的确不太正常。
在看自家闺女,对他的态度也是有点不耐烦,没有好眼色,这她就放心了,只要不是这么早就给她带回来女婿就行,吓了她一大跳。
“这小伙子长得真标致,快进屋歇一歇,你爸昨天就买了好多龙虾,螃蟹,大虾,知道你爱吃,等着你回来做呢。”
“真的?”潇潇眼睛一亮,太棒了,她最喜欢吃海鲜了,尽管她在吃的方面不会委屈自己,但是海鲜在古代都城,就连皇帝都吃不到,何况是她了。
现在她想到清蒸螃蟹,爆炒小龙虾,口水都能流下来。
余成润正在院子里戴着手套刷小龙虾,早就听见女儿说话的动静了,嘴角翘起,呵呵笑着,手里动作更快了。
“爸,我回来了。”余潇潇很快就蹦跶到了余父面前,同样给了他一个拥抱。
余父两手有点脏,没敢碰她,只是宠爱的笑道:“你这孩子怎么还变热情了?先进屋吃点水果,我这一会就好了。”
“好嘞。”潇潇也不客气,蹦蹦跳跳的进屋去了。
慕宸璟在后面跟着,余成润审视的目光一直追着两人进了屋。
别看这人长得比电视明星还好看,身材比模特还好,女儿似乎连招待他都忘了,可见心里没他,这个男子吧,自带冷气场,到了别人家见了人也不打招呼,没礼貌,可见不需要讨好女儿和她得家人。
这样一分析,两人应该没啥关系,那他就放心了。
古人看到这一幕都要炸锅了。
“你们听见她喊什么了吗?爸?妈?是父母的意思吧,我听人说有的地方就这么喊?天哪,她们感情这么好啊。”
“是啊,我和我女儿儿子从来没有拥抱过,这多难为情?”
“但是似乎感觉很好啊。”
有的人一边觉得不妥,一边又很羡慕,也想和自己的子女亲热些。
有的一家人都在看着光幕,父母看了看儿女,儿女不好意思的看了看父母,都想跟光幕里一样也相互抱一抱。
国公爷出宫正在回家的路上,听见外面人议论,掀开轿帘看了看半空中。
看到自己的女儿对着别的老头撒娇,笑容里星星点点的全是幸福,那老头还一脸慈爱的朝她笑着哄着,心里头像一根刺狠狠扎了一下一样。
明明是他的女儿啊,怎么又认了别人当父亲了?
他心里很不是滋味,愤愤的放下轿帘:“赶紧回府。”
刚才心里还觉得对女儿愧疚,这会儿全消失了。
真是他的女儿,就不该轻易的投靠他人,投靠之前,还把国公府置于风口浪尖上。

5、古人想要造水管?
“你们看这房子盖的多气派啊,还是两层呢,这地面怎么那么亮,跟镜子似的。”
“还有这窗户,这门多气派,还有这字,谁写的呀,写的真好。”
“这院子里规划的也好,有花有果树,天哪,简直是我的梦中乐园啊。”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不知道哎,你看这建筑和我们这太不一样了,还有这衣服,没见过,头发也是短的,怪不得他们要换衣服呢,大家都穿这样式样的衣服啊。”
随着大家议论的声音,潇潇丝毫不知,往沙发上一躺,先舒服了一会,茶几上放了好几盘水果。
还有她最爱吃的榴莲,菠萝蜜。
父母可真舍得花钱,这榴莲那么贵。
潇潇掰开榴莲,先深深的闻了闻味道:“嗯,好香啊。”
她吃的津津有味。
慕宸璟跟着她进屋,就走到门口站着,眉头深深的皱起来,没敢在动,这味道,实在是太刺鼻了。
忍住,去给自己拿了一个茶杯,找到洗手间,拧开水管来洗了洗,然后回来倒了杯水,骑了一路自行车,这会已经渴了。
“这屋子里的装饰也很气派啊,很温馨,那是贵妃榻吗?这么长?好像很舒服啊,软软的。”
“你们看见那些水果了吗?什么颜色都有啊,都很好吃的样子。”
“我怎么好多都没见过?只知道是吃的。”
“难道就我看见那位贵公子刷杯子的管子了吗?怎么会自动出水?天哪,这是什么技能?”
“是啊,是啊,这是怎么做到的?太神奇了。”
他们吃水都要去村里的水井里打水,员外自己家里才有水井,想不到这个地方居然想要水就能出来水。
皇帝刚把工部的人给赶走,这会看到宸王想要水就有水了,惊奇的不得了。
要知道水对百姓来说多么的重要。
不说干旱地区了,就是不干旱的地方,平时灌溉农田也非常的费劲,百姓家吃水还要跑很远的地方提水,非常不方便。
要是他们大庆朝也有这样的水管,想要出水就出水多好啊。
干旱地区也会变成良田了,百姓生活质量也会提高。
赶紧召集工部的人过来。
最后工部尚书和侍郎慌慌张张的跑进了议事殿。
他们都没回家呢,也没在继续关注天上的幕布,都在讨论这自行车怎么建造呢,图纸已经有人画出来了。
不知道皇上喊他们做什么?有预感,肯定是又有什么新鲜玩意了。
皇帝见了他们,劈头盖脸就问:“你们看见那水管了吗?屋里怎么引进的活水?居然想要水出现的时候就出现,不需要那水就消失了?”
工部老头子们面面相觑,都忙着造车子嘞,没有看见嘞。
皇帝怒目圆睁,一一问过去:“没看见?没看见?”
猛地一拍桌子:“你们干什么吃的?这么重要的东西都没看到?”
工部尚书和侍郎惶恐的跪下来:“皇上啊,我们正在研究车子呢,没有看到啊,不过用水是常事,宸王肯定还会接下来用水的,臣等会好好关注的。”
皇上一听,说的有道理,这事也急不得,缓了缓气道:“起来吧,你们给我关注一下这水管的事,要是能解决这个事,利在千秋万代啊。”
“是,是。”
工部两位大臣退下之后,皇后在嬷嬷的搀扶下进来了。
“咳咳,参见皇上。”她要下跪,被皇上给扶起来了。
“皇后不必客气了。”
“皇后,你可是也看到了,宸儿怎么和国公府小姐在一块了?”
皇上还奇怪呢,这国公府嫡小姐不是和太子有婚约吗?后来因为名声不好被退婚了。
“皇上,这余小姐真的是圣女吗?那幕布上看到的地方就是圣地吗?臣妾觉得就跟世外桃源一样美呢。”
皇上登时一拍大腿:“定是宸儿先发现了余小姐是圣女,想跟着去圣地,所以就扑了上去,宸儿真是好聪明啊。”
皇后恍然大悟:“是啊,宸儿好聪明,他跟着去圣地,一定会获得好机缘的。”
皇后沉默了一会又试探道:“臣妾听说在贵妃宴会上,圣女说当初击退外敌都是她九死一生的功劳,太子却因为受伤早早的回来了,说好的婚约,也落到了国公府其他人身上,圣女还受到了诬陷,臣妾担心圣女会不会一怒之下连累我大庆臣民?
如果这事传出去,太子名声也就毁了。”
“哼,当初朕之所以立他为太子,是他立了大功,没想到他是在冒领军功,要不然这太子之位可就是宸儿的了。”
突然外面传来一声哭喊声:“皇上,皇上,妾带着太子过来请罪了。”
然后贵妃扯着太子一下子跪在了大殿中间。
贵妃一把鼻涕一把泪:“皇上啊,太子完全是被余婷婷给骗了呀,她居然诬陷圣女,说圣女被玷污了,太子对圣女还有感情,但是为了让大庆的太子妃冰清玉洁,这才忍痛没有履行和圣女的婚约。”
太子沉痛的道:“父皇,儿臣错了,不该轻易相信别人,如果儿臣当初不是那么伤心,那么悲痛,而是去调查一下,就不会误会了圣女呀。”
贵妃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这也不能全怪你啊,余婷婷太有心机了,你当时因为太悲痛,醉酒三天三夜,之后也一直不振,等精神好些了,再去取证,已经找不到痕迹了,圣女真是的,怎么也不找你说清楚呢?她要是圣女应该本事挺大呀,不应该被余婷婷摆布啊。”
这母子俩一唱一和的,把罪名化小,还推到别人身上,最后贵妃还暗指圣女没本事,怀疑她得身份。
贵妃见皇上没说话,继续道:“皇上,你看了那幕布没有?圣女怎么喊别人爸妈?她有父母了?那她就不是国公府小姐了吧,会不会只是长得很像的人?”
到底怎么回事,皇上也不清楚啊。
但是有一点,圣地是个好地方,这短短两个时辰,他大庆朝已经从中获利不少了。
莫非是冥冥之中,在指引他带领大庆朝走向繁荣昌盛?
无论怎么回事,圣女都是他要相信的人。
皇后斥道:“贵妃慎言,太子已经得罪了圣女,你还想在得罪圣女吗?你要置大庆百姓于何地?又置圣上于何地?”
皇上也反应过来了,反正圣女不能得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