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暖暖星辰

第1章 第一章
三伏天气,阳光炎热,林暖暖快步走在路上,她要快点去超市顿货,在家宅了几天的她中午去找吃的,才发现冰箱空空如也,所以她不得不顶着大太阳出来,一会去超市要多买点东西,这样就可以管好久了,心里想着,她不由的加快步伐,来到超市,她推了个购物车,看也不看的往里面塞东西。
“小心!”只听见有人大声喊。林暖暖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砰的一声。超市顶的灯突然向她砸来。临死前她想,完了她的存款还没花完。
再次醒来的林暖暖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林暖暖起身环顾四周,房间宽敞明亮,屋内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有一个老式台灯,还有几本书,她随意的拿起一本,是某某语录。房子一角有一个原木色衣柜,柜子旁边的墙上有一面镜子。
林暖暖来到镜子前,镜子里的少女弯弯的柳叶眉下,有一双明净清澈、灿若繁星的眼睛,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粉色,小小的嘴唇不妆而赤,娇嫩欲滴,标致的瓜子脸,浅浅一笑,酒窝在脸颊若隐若笑,煞是好看。
可这不是她,这时她才发现她可能穿越了,而且是魂穿。只是好端端的她怎么会穿越到这里来,原主又去了哪里?她还能不能回去?她在现在已经死了吗?可是这些问题没人能告诉她。
既来之,则安之。想通了的林暖暖感觉到一阵饿意。
她走出房间,房间里安安静静的,一个人也没有。房外偶尔有行人路过的脚步声。墙上的老式挂钟发出滴答滴答的响声,上面显示的时间是九点半。
钟表下面有一张桌子,上面放着一个日历,林暖暖走近看到上面写的1970年9月10号。
房间客厅挺大的,墙面刷的很白,墙上挂着一个主席像,还有一些照片。客厅还放着一个皮质沙发,很大。沙发旁边有张桌子,上面放着一个大电视,旁边有一个收音机。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家庭应该比较富裕,看来老天待她不薄,林暖暖心想。
林暖暖没再去其他房子,她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去吃早餐了,刚才在观察房子的时候,她就在餐桌上看到了早餐,应该是给她留的。几个小笼包,一碗小米粥,还有一个鸡蛋。
林暖暖慢悠悠的吃完早餐,终于不在感觉饿了,她把餐具拿到厨房。厨房有一个很高的柜子,里面放着各种调料还有一些吃的。林暖暖本来打算洗碗,看了看没找到洗碗的工具,想了想还是算了。
她回到房间,有点累了,刚醒来身体还比较弱,还是多休息吧,于是她又躺在床上去睡了。
这一觉林暖暖睡的并不安稳,一直在做着一个梦,梦里她接受了原主的记忆。
原主也姓林,名暖暖,和她同名同姓。原主的爸爸是某军区的团长,妈妈是一家钢材厂的副厂长。原主上头还有三个哥哥,大哥也在部队,现职连长。二哥是一家医院的医生。三哥则是某县的县长。原主还有爷爷奶奶,两位老人都是老革命,现在已经退休了,没和他们一起住,而是住在军区大院里。
原主可所谓是含着金钥匙出生,捧在手里长大的,因为是家中的唯一一个女孩子,父母宠,哥哥疼,一路顺风顺水长大,从来没有遇到过什么挫折。
原主今天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和父母吵架,从楼梯上摔了下来,碰到头了。
起因很简单,本来父母两个都打算好了,给林暖暖安排了一个轻松的工作,可最近政策突然严了起来,他们家四个孩子,必须要有一个去下乡。而她们家,三个孩子已经有了稳定的工作,唯一能下乡的就剩刚毕业在家待的林暖暖了。
林母也发愁,她家这个菇凉自小捧在手里长大的,不说下地了,连一般的家务都不会干,这要是下乡了可怎么办?可是不去又不行,现在正直特殊时期,真不敢去疏通关系。已经有不少大人物都被下放了,万一他们家因为这件事被盯上,他们一家就全完了。
所以只能让林暖暖去下乡了,而林暖暖自然不肯了,她就以为是父母偏心,才让她去的,她觉得父母不爱她了。
而睡了一觉的林暖暖已经想好了,她觉得林父林母的安排是正确的。她虽然没经历过这个年代,但也从老一辈人的口中和一些文学作品中知道这是一个怎样难熬的年代了,况且她也占用了林暖暖的身体,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都应该替她好好报答林父林母。
而且现在身体里面的人是她,呆久了难免会露出破绽,还是下乡去,刚好到时可以说是在乡下改变的。
至于下乡,她想以林家对林暖暖的宠爱程度,她应该过的也不会太差,至于其他只能到时在看了。

第2章 第二章
想完这些,林暖暖看了一下时间,觉得该起床了。
突然她从床上摔了下去,她不由的感叹到,这具身体真差,到现在还头晕,可是很快她就发现不对劲了,这是她之前发生事故的那家超市,只是现在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但是超市的东西都在。她这是回来了?那刚才是她做了一个梦吗?她焦急的往超市外面走,想要看看是怎么回事。
突然她在一面镜子前停了下来,她看着镜子里那个漂亮的倩影,这是林暖暖,不是她。那刚刚那个不是梦,她是真的穿越了。
看了那么多穿越文的林暖暖突然想起,这大概就是空间吧,她想着出去,然后她的身体又回到了那个房间,林家。
就在她还想试试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暖暖,给妈妈开下门,妈妈早上出门太急忘记带钥匙了”
林暖暖赶紧跑去给林母开门,林母站在门口,手里拿了好多东西。有蔬菜,还有肉以及一些零食。
林暖暖伸手想要帮林母拿,林母以为她要吃零食,直接把手里的饼干和大白兔奶糖递给她。
“暖暖,今天去供销社的时候给你买了一些零食,你先拿去吃,妈妈去做饭,一会就好了”
林母一头长发盘起,耳朵两侧有几根发丝,眼角有浅浅的鱼尾纹。不过依旧不能影响她的美貌,她有着一双很漂亮的眼睛,高挺的鼻子,小巧的嘴巴。身上穿着一身绿色军山装,显得她的皮肤更白。
林暖暖犹豫了一会,然后接过零食,喊了一声“妈”
“哎,今天去供销社去的早,买到的东西挺多的,还有肉,一会给你爷爷奶奶送去一些,剩下的妈给你做好吃的”
因为吵架,女儿这几天一直赌气,都没好好吃过一次饭,也没有喊过她妈。今天她特意去买了一点好吃的,打算哄下女儿。
林母在厨房边做饭边对女儿唠叨“一会妈做你最爱吃的饺子,然后再做个红烧肉,今天做的东西比较多,妈一会去下面做,你要待在家里还是和妈妈一起去”。
“一起去吧”林暖暖想了想说,一天没出门了,刚好可以跟着林母出去看看,熟悉熟悉管理。
她回到房间,打来衣柜,里面都是漂亮的衣服,林暖暖拿起一件,粉色的连衣裙,娃娃领,稍微有点收腰,下摆是褶皱设计。还有几个漂亮的小碎花。
今天就穿这件了。林暖暖看着衣柜里各种漂亮的裙子,她都很喜欢,她想起这些衣服都是在南方工作的二婶寄给她的,她还有一个叔叔,从政,目前在南方,叔叔和婶婶结婚多年,也就两个堂哥。没有女儿,所以从小把林暖暖当女儿一样疼爱,有什么好东西都寄给它。
她换上粉色连衣裙,在挑了一双白色小皮鞋,然后又把及腰的长发编成两个蝎子辫。看着镜子里的少女,她满意的点了点头。
厨房林母已经收拾好了食材,看女儿出来时穿的衣服。
“暖暖,给妈妈看看,嗯,这衣服多好看,还是妈妈眼光好,咱们家暖暖本来就漂亮,穿这个更漂亮了”。
这件衣服是她前两天出去逛街的时候给林暖暖买的,苏货,外国的,可贵了,但是想起在家生气的女儿,她还是狠心买了下来,没想到回家女儿还在生气,理都没理,更别说是穿了。所以她就把衣服给她放到了衣柜,没想到她今天穿了。
“走咱们下去做饭去”林母用篮子提着食材,脸上露出高兴的神情。
母女两出去,他们家住的是靠门口的一座小楼,一路过去,就有好些人和林母打招呼。原主虽说是娇养长大的,但礼仪教养方面很不错,院里了的人都很喜欢。林暖暖也是比较开朗活泼的人,笑嘻嘻的跟在林母身边打着招呼,又赢得了一大波好评。
还没到公用厨房,林暖暖就闻到了空气里传来了各种饭菜香。她瞬间觉得肚子饿了,咽了咽口水。
林母看到她这样,忍不住笑出来“饿了?一会就给你做好吃的”。
“林家的,今天买肉了,这么多,你运气真好”。
“是呀,今天去的早,还抢到了一些肉,一会包好饺子,给你家小孙子拿几个”林母看到来人笑着回道。住在这里面的条件都差不多,大家平时也会聊几句。
“那好呀,我家那个今天中午还念叨要吃饺子”老人说。今天中午她家小娃就念叨饺子,她本来打算下午做的,结果去的太迟了,肉被买光了。她正头疼害怕那小子闹。
“吆,暖暖今天又变漂亮了”看到林母身林暖暖称赞道,这菇凉又漂亮了。
“李婶,你就爱夸我,您也越来越精神了”
“这孩子嘴真甜”
……
公用厨房是一个大房子里有很多灶头,家属楼的人都可以使用,林母带着林暖暖径直向一个灶台走去,这是他们家平时经常用的一个。
林母一边忙着做饭一边和林暖暖说话。
林暖暖想过去给林母帮忙,林母拦住不让动手。
“你放着,我一会就弄好了”
“妈,我总是要学会做这些的,现在先给你打下手”。
林母想了想,也是,不管以后怎么,女孩子都得学会这些,在说暖暖下乡了,身边也没人在给她做这些,想到林暖暖要下乡,她心里又难受了。
林母做饭很快,不一会儿菜就做好了。
“林家的,做什么饭呢,这么香”一个身穿灰色衣服的女人走了过来。
“嗯,没做什么,随便做了点吃的”林母对来人回道,语气淡淡的,明显没有刚才的热情了。
这个人原主有印象,叫杨来弟,不是大院里人,是隔壁工厂职工家属,天天往这边跑,爱搬弄是非,见不得别人好,所以大院里没多少人喜欢她,偏偏她还没有自知之明。
“我听说你家暖暖要下乡呀”
看看,一来就给林母心口插刀,明显是来看笑话的。
林母都懒得回复她了,自动忽略了她的话。看着在给她帮忙的暖暖,心里别提有多愧疚啊。
杨来弟见林母不回答,她也不在意,反正她就是看不惯林母宠林暖暖的样子,一个小丫头片子,长大都是别人家的,还不如儿子呢。还给她穿这么好。
“林家的要我说呀,一个丫头片子给穿这么好,吃这么好干嘛,你看我家小草,一天可勤快了,什么活都干,衣服都穿她哥穿不了的,就没买过衣服”。
杨来弟又酸溜溜的说了几句,见林母还是不理自己,也就没意思的走了。

第3章 第三章
林暖暖再次庆幸,穿越遇到的是林母,而不是杨来弟,要不然她以后的生活可就精彩了……
“暖暖,你去看看你二哥回来了没”
“好”
平时都是林暖暖,她二哥林泽阳,和林母一起吃饭的,她爸在军区,不经常回来,大哥也是,三哥又在外地任职,偶尔过节回来。
林暖暖跑到大门口,此时正是下班高峰期,往来走的人特别多,林暖暖大多都认识,笑着和他们打招呼。
没多久,就一个身穿白色衬衣,黑色裤子,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皮鞋的人过来了。
“二哥”林暖暖大声喊道。
林泽阳看着站在门口的林暖暖也不觉得意外,以前她也是经常站在门口接他,只是最近暖暖和家里闹矛盾,就在没接过他,他快步走到林暖暖身边。
“暖暖,今天妈做了什么好吃的,你有没有调皮呀”。
等林泽阳走近,林暖暖才发现他长得好帅,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很斯文。
“二哥,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怎么可能调皮,妈今天做了红烧肉,可惜你现在惹我生气了,我不给你吃了”
“好,好,好我错了暖暖,以后不说了”
他们两个说笑着回家去了。
吃过晚饭,躺在床上,林暖暖又想起了超市的事,她下午没来急仔细看,刚好有时间,可以仔细研究一下。她心里默念“进”
她就又出现在超市里了,这个超市很大,一楼是食品百货,二楼是女装,三楼是男装,四楼是首饰,五楼是餐饮,完完整整的带过来了。
她高兴的在床上滚来滚去,然后她又跑进去拿了一颗苹果出来吃,突然她想,她取东西一定要进去去拿吗,能不能隔空取物,好多小说空间不都是这样吗。
于是她在心里默念,她要奶茶,马上就一杯奶茶出现在了她手上。她捧着奶茶,心里都快乐开了花,有了这个宝贝,无论将来她在哪里,都不会过的太差。
转眼间,她来这里都三天了。
今天难得一家人都聚在一起,连在外地任职的三哥都回来了。
吃过晚饭,一家人坐在沙发上聊天,主要还是说林暖暖下乡的事,现在已经成定局了,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让林暖暖去哪里。
“爸,现在这情况,暖暖去附近的几个省可能不行了,您想好让小妹去哪里了吗”大哥开口问林父道。
本来可以安排到附近几个地方,条件也不差,离得近,偶尔也可以过去看看妹妹,但现在局势越来越紧,他们也不能这么明显的操作。
林父思考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想了想,地方在哪无所谓了,主要看那地方管理好不好,对待知青的态度,还有当地居民和善不。”
这些年有不少女知青下乡遇到不好的地方,有的被迫嫁给当地的,有的被欺负了无处申述自杀的,还是被疯疯癫癫送回来的……
“暖暖,你看去西北怎么样,虽然离得很远,但是我在哪里还有几个老战友,有退役了的也有任职的,我给他们打个招呼,你去了也好有个照应”他对小女儿的疼爱要比几个男娃娃多的多,想到他娇滴滴的女儿要下乡去吃苦,他心里就难受的紧。
“爸爸,我去哪里都可以,你们都不用为难,我想通了”
兄弟三个都看向林暖暖,林家四个孩子,要说长相,那都是顶好的,但长得最好的还是林暖暖,他们那舍得捧在手里长大的妹妹去乱七八糟的地方受苦,可他们又实在是没办法,只能在其他方面想着多弥补弥补。
“妈明天带你去逛街,看看有需要的都买上”。
“我明天调休,和你们一起去”
“我这次回来也请了几天假,我们一起去,给暖暖多买点”二哥林泽阳和三哥林泽浩附和道。
林父从口袋里套出三十块钱塞给林暖暖“暖暖,这些钱你拿着,和你妈出去多买点东西,用的吃的都买上”
“妹妹,这些钱你也拿着,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不用给我们省钱”大哥林泽宇也给林暖暖塞了一些钱,他也想像二弟三弟一样陪林暖暖去逛街,可是他职业不许,最近太忙,不能休假。
他们又聊了会天,就各自去休息了。睡前林母塞给她一杯牛奶“喝点牛奶在睡,以后去乡下,爸妈给你每个月多寄点奶粉,你别多想,爸妈肯定给你什么都安排好,就算下乡,也不让咱家娇娇受苦”。
林暖暖心里暖暖的,在现在,她是个孤儿,没有父母,一个亲人也没有。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到了十八岁以后,她就一边打工一边上学,从来没有感受过亲情。从这一刻起,她在心里正真的接受了这一家人,他们以后就都是她的亲人了。

第4章 第四章
林母回到房间,看着躺在床上的林父。
“暖暖要下乡,现在家里票不是太多,你看看能不能问你战友多换点,我也去问问同事,看看能不能多换点票”早先不知道暖暖要下乡,家里票也没省着用,现在都不多了,暖暖下乡肯定得多带点钱和票,钱还好,家里有一些,就是票,不知道能弄多少。
“对了家里还有多少钱?”林父问到,他平时不管这些,家里的钱都交给林母管着。
“家里还有八千多块钱我留着,把三万多存起来了”林父林母的职业都不低,工资也都高,再加上三个儿子都没结婚,工资也都交给她管着,这些年来也存了不少钱。
“那这次给暖暖多带点,出门在外,有点钱傍身也挺好的,你在给她多置办点东西,让她多带点,至少去了方便些”林父看着林母说道,为了女儿下乡的事,他已经跟好多战友打听过来,别人家最高也就五百,他这次打算叫暖暖带一千过去,他本来还打算多给点,又怕小丫头不懂事,给的多了让别人骗去了,只能以后每个月都给在寄点了,他这个老父亲为了这个小女儿真是操碎了心。
林父的担忧林母也想到了,小女儿下乡也让她心疼死了,只能多补贴点,让她不用那么辛苦,而且女儿现在懂事多了,她更舍不得了。
不行我得再想想,看看都带什么,林母在房间走来走去静不下心来。
“不行,我的用本子,记下来,年龄大了记忆力不好了,但是别把东西落下了”她自言自语的说。
她爬在桌子上一边写一边念叨“牙刷牙膏要带,饭盒,水壶都得买个新的,香皂,肥皂要多带几块,还有雪花膏要多拿几盒,西北干燥,菇凉爱美,还有……”她抬头看一眼正在盯着她的林父“你倒是帮忙想一下呀,要是到时少了什么绝对是你的错”。
林父……得了,我就是个背黑锅的
林母继续念叨的写着,什么脸盆,水壶,小群子,小皮鞋……
林父越听越过了“裙子少拿几条,皮鞋也是,下乡那些都用不上,还不如多带点衣服,还有你弄这么多,孩子一个人怎么拿,咱们最多只能送她到车上”
林母的满腔热情就这样被浇灭了。
“好,那咱们多准备点钱和票,让暖暖到了买”。
第二天一早,林暖暖就被外面的声音吵醒,她深呼吸了几下,然后起床,走出卧室,看到家里人都已经起床坐在餐桌上吃早餐。
“暖暖起来了,快去收拾,你的早餐还给你热着,妈妈去给你端出来”
林暖暖收拾好出来,其他人已经吃完了,林父和大哥已经去上班了,二哥和三哥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林暖暖坐在餐桌上慢悠悠的吃着早餐,看的林母心里急的,几次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忍不住说到“暖暖,你要吃饭快点,不然下乡了会饿肚子的”下乡的知青基本上都是在一起吃,就她家菇凉这速度,吃的早就被人抢完了。看来到时只能多寄点零食,让她饿的时候垫垫肚子。
吃完收拾好就出门了。
林暖暖高兴的蹦蹦跳跳的,这是她穿越过来第一次出门,这几天待在家里都快要发霉了。
突然对面路上一个菇凉看到她赶紧跑了过来。
林暖暖看着跑过来的菇凉,她穿着一身满是补丁的衣服,头发黄黄的乱乱的,脸色也很差,一看就是长期营养不良导致的,来了这么久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困难的人。
哦,她想起来了,这个菇凉是原主的朋友。叫杨小草,是哪个杨来弟的女儿。
原主家里条件好,父母又对她宠爱,她手里有不少好东西,所以她对朋友都很大方,有什么好吃的她都会给这个杨小草分一些,甚至会给她一些钱和票。在这个年代,能给这样,对这个杨小草是相当的大方的,原主是真把她当朋友。可杨小草对原主貌似只有利用。
她一边享受着原主给她带来的好处,又一边嫉妒原主,经常给原主灌输一些坏的想法。这次她和家里吵架,就有一部分是这个杨小草挑拨的。
她总是在林暖暖耳边说,你看你母亲,说是最宠你,但是遇事第一个推你出去,到底是女儿不如儿子,你看你三个哥哥都在城里,让你去下乡。
暖暖,你看你三个哥哥的工作都那么好,你现在都毕业了,怎么不让你父母给你也安排一个,这样你就不用下乡了。
其实原主的哥哥的工作都是他们自己努力得来的,原主父母也本来打算给原主安排的,只是现在情况不允许。
……
也不知道原主当时是怎么想的,杨小草的话还真听进去了,然后和家里吵起来了。
过去的事就算了,但是现在想让她和这样的人做朋友是不可能的。
林暖暖看着眼前的人,她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看她看过来,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说“暖暖,听我妈说,你要下乡去?你们家怎么这样,这么多年对你的宠爱都是假的吗,暖暖,我好心疼你”。
“你还是心疼你自己吧,这次下乡你家给你准备了什么?”然后懒得理她就走了。
杨小草没想到林暖暖是这样的态度,以前和她说她总是傻的相信自己,然后和她家里吵架,最后她家里又买好多东西哄她,那些东西多一半都进了她口袋。这次是怎么了?她还指望她跟家里吵,然后她就可以多得点东西。
这次下乡她家里不仅什么都没给她弄,还让她下乡后多赚点工分,到时候寄回家里。怎么同人不同命,她心里又不由的嫉妒林暖暖。凭什么都是女孩子,她林暖暖就被宠着长大,她父母也都是领导,哥哥们也都有出息。而她杨小草就和她名字一样,没人疼没人爱,家的的活都是她在做,即使这样她妈还动不动打她,父亲只是个普通的工人,母亲还没工作,哥哥就成天知道玩乐。
林暖暖挽着林母的胳膊走在大街上,她两个哥哥跟在后面。
这里没有高楼大厦,没有大型商场,购物中心,也没有各式各样的广告牌,就连小汽车也少的可怜。这已经是最繁华的京市了,其他地方可想而知。
街上的行人都穿的极为朴素,主要以黑白蓝绿为主,衣服的款式也很单调,中山服,列宁装,偶尔有穿洋装的路过。
她还会回去吗?
他们一家的颜值都很高,走在路上回头率超高。林暖暖一点也不觉得不好意思,反而在心里乐呵呵的笑。
林母看着兴高采烈的林暖暖,她发现这孩子今天真奇怪,像是从来没见过这些东西的一样,东看看,西瞧瞧。她平时也经常出来逛,也没见的这样,想不通,她也就不想了。
两个哥哥则是一直不远不近的跟着妹妹,看她高兴的样子,他们也很开心,小妹最近都没这么开心过,看来以后要多带她出来,又想起她要走了,心里别提多难受了。
“暖暖,小心点,别乱跑,我们先去买东西”林母心里想,先买东西要紧,不然一会去迟了,好的东西都被抢光了。
“好的,妈,那我们先去买什么?”她对下乡要拿的东西还不清楚。
“先去买生活用品,然后再买些吃的,还有给你买个手表,在买个收音机……”
“妈妈,还是你对我最好了…我要买好多,好多……”
“就妈妈对你好呀,我们都对你不好呀,本来今天带了好多钱给某人买东西的,看来不用了”二哥听了林暖暖的话吃醋道。
“就是呀,看来某人要帮我们省钱了”三哥也附和着说,小丫头平时白疼了,呜呜呜,伤心。
“没有了没有了,二哥三哥也对我很好,还有爸爸,大哥,爷爷,奶奶,你们都对我最好了,我最爱你们了”林暖暖赶紧跑过去拽着二哥三哥撒娇。
“好,看你嘴这么甜,今天咱们就买买买…”

第5章 第五章
星辰坐在车上等自己的朋友,好不容易休个假回家,父亲天天忙的不见人,就算闲了在家也是催他相看。母亲也是话里话外都是他老大不小了,该成家了。
今天更是约了一帮人来家里,美名其曰是陪母亲聊聊天打发时间,其实就是让他看看有没有合适的。
出于礼貌,他待了一会就找借口离开了,然后去找他朋友,刚好他朋友在这有点事,他就在车里等他
“没有了没有了,二哥三哥也对我很好,还有爸爸,大哥,爷爷,奶奶,你们都对我最好了,我最爱你们了”
清脆悦耳的声音传来,语气中带着撒娇。
星辰寻着声音望去,车子旁边,女孩穿着一件白色的娃娃领的衬衣,一条墨绿色的背带长裙,踩着一双白色的小皮鞋,裙子是收腰设计,小蛮腰还没有他的手掌宽。他终于明白了那句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明明一身素净的打扮,却是这条街上唯一的一抹风景。
女孩子围着两个男的在撒娇,旁边站着一个中年妇女面带笑容的看着他们,从外貌来看,这应该是一家人,眉眼之间都有相似之处。
女孩前面的头发编着两条小辫子,绕到后脑勺,用一个蝴蝶结扎了起来,剩下的头发披着,走起路来一蹦一跳的,像个小兔子一样可爱。他心里原本的烦躁都随之消失了。
女孩明亮而大的双眼,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粉色,小小的嘴唇不妆而赤,娇嫩欲滴,若隐若现的酒窝……
他的心跳不由的加快起来,隔着车窗,她可能没看到自己。
他随着她的身影,直到她消失在拐角,心里突然空落落的。
林母看着街上男子那偷偷瞄着女儿的目光,心里只发愁,女儿生的好看,就怕被不怀好意的男子骗去。
京市不亏是首都城市,光供销社就有好多个,还有好多百货商店,他们走进一家百货大楼。
里面的商品都很精美,分类也很清晰,每个区都有标注,商品的种类也比她想象的多的多。
日用品,厨房用品,结婚用品……还有各种各样的鞋子,衣服。衣服区和鞋子区都有镜子,鞋子区还放着几个小凳子。鞋子衣服也都是分类放的,比如说运动鞋,小皮鞋,竟然还有高跟鞋,虽然款式都比较老式,但是很经典。
这个百货大楼的风格丝毫不亚于几十年后的商业大厦。
再往进走,里面人很多,只是大多都是两手空空的。
林暖暖跟着林母左瞧瞧,右看看。
“要不要再买点布做几身衣服?”林母看到柜台上新来的布,她拿起一块粉色的布摸着问女儿。
“不要了,我衣服都够穿,给你和爸爸做几身吧”她空间超市那么多衣服,还愁不够穿吗。
反而是林父母则很少做衣服,他们都把最好的给了女儿。
“我和你爸都多大岁数了,这衣服能穿过来就行了,反倒是你,小姑凉家家的就要多打扮打扮”她心里很高兴,女儿比以前懂事多了,以前虽然乖巧,但从来不知道为他人着想。
她不由分说的就把刚看的粉色和嫩黄色各买了一匹,回家给女儿做衣服。至于几个儿子,有的穿就不错了,谁管他们呢。
完了还要在买成衣,林暖暖赶紧拉住她,刚才卖布就花了好多了,虽然她家有钱,但是也不能这样花,林母每次都想把百货商店的衣服给林暖暖都买一遍。
“好,那就先买这些,等以后天气冷了,上了秋款,冬款了妈妈再给你买,完了给你寄过去”林母想了想,现在已经九月了,西北那边天气冷的早,这些衣服去了也穿不了几天,拿着在路上也累的慌。
然后就带她去日用品去“香皂,肥皂,雪花膏,你喜欢什么味道的,多买一些,还有牙膏,牙刷也多买几个换着用”林母大气的说到。
林暖暖进去随便挑了几个,就不要了,这样东西她空间超市也有,而且要比这些好多了,实在没必要浪费。她都想好了,等过几天去乡下,她就用各种借口把空间超市的东西拿出来用,偶尔还可以给家里寄点。
最后他们去给林暖暖买了手表和收音机。
手表,收音机是这个年代的奢饰品,能买的人并不多,不仅价格高,还要有票。所以人也不是太多。
他们走到手表柜台前,现在的手表品牌并不是太多,有几个国产的,还有外国进口的。
林母指着这些手表“暖暖你喜欢哪个”
“对呀,小妹你看看你喜欢哪个,咱们都买了”。跟在林母和暖暖后面的提了一上午东西的两个哥哥这时有用了。
售货员也被这豪气的声音惊呆了,这年头,能买起一个手表的都是有钱人了,还都买,买几个……
她立马热情的主动问道“手表是小姑凉戴吗?”
“你看看这几款怎么样,都是这两天刚上的新货,小姑凉的手又细又白,保证戴着很好看,要不要试试?”说着她就从柜台拿出了几款比较小巧的女士手表。
林暖暖看了一下,设计都是比较简单的,就拿这个梅花牌手表来说,表盘上中间有一支梅花的图案,然后就ˢᵚᶻˡ是12个点,在外圈就是一圈小小的碎钻。
林暖暖拿起手表戴在手上,纤细雪白的手腕瞬间把本来平淡无奇的表上升了一个档次,银色的链子也闪闪发光其来了。
她又拿起一款国产的手表戴在另一个手上,本市的。表盘要比刚才的稍微大一些,上面有一个鹿角,鹿角上面才是一圈小圆点。
她看看这个,瞧瞧那个,都喜欢,嗯,那就都买了。
林家几人看着林暖暖手上的表,真好看。不愧是她女儿(妹妹)。
“这两个都要了,同志多少钱?”
“一个230块,一个220块,合计450元,再加两张票”
旁边在挑手表的人听了都倒吸了一口气,四百多,这也太豪气了,都赶上普通工人一年的收入了。他们看个百十块钱的都嫌弃贵,人家一买就是两百多的,还是两个,给菇凉买两个,这家菇凉怎么养着长大的。
跟在后面的二哥三哥抢在林母前面付了钱。林母也没和他们挣,他们几个从小就疼爱妹妹,经常给买这个那个的。
然后他们又去买了收音机,收音机相对来说就单一多了,基本没得选择。
看着其他人羡慕的表情,林暖暖幸福的笑了,真好,以后她也要加倍对他们好。
买完东西,林暖暖就感觉饿了
“妈,今天咱们吃什么”
林母看了看天色,已经响午了,回去吃有点来不及了。
“今天咱们在外面吃,妈带你去国营饭店吃”
他们去了最近的一家国营饭店,到了饭店,里面人也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