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长风温暖

第1章 穿书,退婚
疼,头好疼!
温暖缓缓睁开眼,呆愣得看着眼前的一切。
铁架子床,古色古香的五斗橱和衣柜。
墙面上年代气息浓厚的挂历,1976年。
温暖:……她不过是熬夜赶论文,就赶上了穿越大军?
头部剧烈疼痛,一股不属于自己的记忆袭来。
她穿书了!
穿到了一本自己看过的年代文里。
她就觉得这个名字耳熟,原来是书里活不过三章的同名炮灰女配!
书中,温暖是男主的小青梅,为男主和女主感情升温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后众叛亲离,下场凄惨。
温暖:……她觉得,自己还能拯救一下。
她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孩子!可没那么容易打败!
看着吧,她一定过好自己的小日子。
男主是什么东西?她才不稀罕!
砰地一声,门被人一脚踹开,一个中年女人对着她一脸的憎恶。
“温暖,你装死给谁看!你觉得你装可怜,谨言就会娶了你?你做梦!
你摔倒那是活该!谁让你在大街上对谨言拉拉扯扯的?
呸!贱人生的小贱人,有妈生没妈养的东西!果然跟你那个贱骨头妈一样,只会勾搭男人!”
温暖:……人在家中坐,泼妇从门外来!?
要不是原主这细胳膊细腿,明显战斗力不足,看我不扇你!
温暖一抬头,看到了妇人身后一脸无奈的青年。
正是本书男主,气运之子冯谨言。
骂人底气这么足的便是他母亲,邱红英。
呵呵,这的多瞧不上原主,能问候人家过世的母亲。
原主真是眼瞎了,喜欢上这么一个祸害,这不等于是自己非得往火坑里跳吗?
原主温暖跟冯谨言有婚约,所以从小便跟在冯谨言身边。
没想到守了十八年,煮熟的鸭子飞了,为了一个女人,他要下乡。
原主这个恋爱脑毫不犹豫的跟着报名,要跟男主战斗在同一片天空下。
温暖想到这些记忆,顿时觉得五雷轰顶。
原主不做人,却是要坑死她!
下乡?
安逸舒适的生活正在跟自己挥手告别,她心好痛。
“妈,您不要这么说。阿姨已经不在了。”
冯谨言看着温暖脸色惨白,一双眼睛黑亮,就如同夜空中最闪亮的星。
粉嫩的嘴唇颤抖着,好似极力压抑自己的委屈,额头上破皮的地方渗着血丝,显然也没处理过。
冯谨言看了心中一紧,还有点心虚,他不是故意的。
他也没想到温暖会跟着自己下乡,他当时的确是不耐烦的甩了一把,温暖才撞了头。
“我说的难道不是实话吗!她那个妈当年就是跟你父亲纠缠不休。
后来她嫁给了温建设还不安分,还要给你们定下亲事,这安得是什么心!想要再续前缘?我呸!”
温暖回忆着,她的母亲何芸出身富贵,资本家的千金小姐。
当年何芸为了自保,只能放弃了青梅竹马的冯光宗,嫁给了工人温建设。
从那以后温建设平步青云,如今到了厂长的位置。
上一辈的爱恨纠缠,在温暖看来就是一笔烂账。
可是凭什么让她买账?
这个婚约,她也不想要的好吧。
想要退亲可以,但是也不能这么便宜了他们。
骂人的时候有多痛快,回头就有多痛苦。
她温暖是战斗力不足,不代表就会任人欺负。
“邱阿姨,我知道你讨厌我,但是你这么污蔑我的母亲,良心不会痛吗?我的母亲是怎么去世的,您难道不知道吗?”
温暖这话,让邱红英的声音猛的卡住了。
怎么死的?为了救下她的丈夫而死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冯光宗这辈子都没忘记那个女人。
贱人!真是死了都不安分!
“好,那我现在就将这条命赔给你!”
邱红英这么说着跑走到了窗口,眼看就要跳下去。
温暖家住着三层小楼,在这个年代就好似个异类。而这房子是她母亲的陪嫁。
眼看着邱红英要跳楼,冯谨言慌了。
他一把抱住了自己的母亲,对着温暖愤怒的嘶吼。
“这下子你满意了吧!”
温暖:……我可去你大爷的吧!
这男主怕是脑子有病吧!
你妈想要跳楼,我满意什么?
就这智商?还男主呢!什么东西!
“不,我不满意。”
温暖声音柔柔弱弱的,但是说出来的话简直是扎心了。
这让冯谨言十分的不解。
不,这不是温暖。
她以前从不反驳自己的话,不管自己说什么她都是赞同的。
而且,即便是自己发火,她也永远是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温暖!你到底在玩什么花样?你不要以为这样,我就会喜欢你。”
温暖飞速的摇头,这样的厚爱她可无福消受,她血薄,惜命。
想要保命,远离男主,这话她会刻在自己的脑子里。
“邱阿姨,您想要退婚是吧?”
温暖轻声问,这让邱红英顿时冷静了下来。
她看着温暖,不知道这个丫头想要做什么。
“邱阿姨,想要退婚其实很简单的。”
“你什么意思?”
“五千块,算是我的精神补偿。”温暖这么说,邱红英猛的瞪大了眼睛。
“你怎么不去抢!你知不知道五千块是多少钱!”
“嗯,也就冯叔叔三年的工资吧。”
男主的父亲冯光宗,现在是副局,一个月工资加上补助一百二十多,一年就是一千五百元。
这么一算,差不多是三年的工资。
冯谨言不敢相信的看着温暖,她真的想要退婚?为什么?
此前不是死也不愿意撒手的吗?
“你死了这条心!我不会给你钱的,一毛都不给。”
“邱阿姨来闹,冯叔叔不知道吧?”
温暖笑眯眯的看着她,语气也是温柔的,但是这话好似刀子。
“温暖,你敢告状!”
“不,我不会告状。我是想说,若是我去找冯叔叔退亲,那他肯定不会只给我这么点钱。
毕竟,没有我妈妈,冯叔叔他早就死了。”
温暖的话让邱红英顿时颓废了下来。
这个小贱人说的没错,若是温暖打定了心思退亲,自己的丈夫肯定会给的更多。
不仅如此,为了弥补还会付出更大的代价。
“好,我答应你。”冯谨言这么回答。
他看着温暖,退亲也好。至少母亲安心了,而他也能名正言顺的陪伴在白茹身边。
邱红英也垂下了头,虽然不甘心,但是找不到别的办法,温暖将他们拿捏的死死的。
“不行,我不同意!”
一个女人突然闯了进来,温暖看着眼前的人,正是她的继母柳溪。
热闹看够了?舍得出来了?
可惜,晚了。

第2章 空间
柳溪,标准的恶毒后妈。
在何芸下落不明一年后,很多人都说何芸死了,所以温建设将柳溪娶进了门。
一个寻常女工成了厂长夫人,有多少人羡慕就有多少人嫉妒。
所以,柳溪开始也是兢兢业业,生怕被人找到了一点错处。
直到她生下了一对龙凤胎,觉得自己站稳了脚跟。
可是并非如此,温建设也很奇怪,他对柳溪的孩子并不亲近,反而是要求一定要照顾好温暖。
他娶了柳溪却对她不冷不热,这让柳溪将这份怨恨都放在了原主身上。
人前她不敢打骂温暖,可是却给她精神压力。
不跟她说话,让她一个人在屋子里不许出来,从小如此管教,让一个好好的白富美被养废了。
曾经的温暖唯唯诺诺,极其自卑,看到柳溪都害怕。
“你刚才在门外?”温暖这么问,柳溪眼神闪烁。
“没有,我也是刚好听到了。小暖,你是不是糊涂了!这可是你母亲定下的亲事啊。”
“强扭的瓜不甜。”
“那也不行,这婚事不是你能做主的。”
柳溪着急了,神色也变得严厉。
她恨不得温暖一辈子吃苦,永远被踩在脚下,她恨不得冯家这么好的亲事是给自己孩子的。
可是温建设警告过她,冯家的亲事不能动,敢打歪主意她就滚出温家。
她不明白为什么一定是温暖?
“那你说,谁能做主?”温暖憋屈的问道。
“自然是你父亲,这件事没你父亲点头,谁也别想不认账!”
听到这话,温暖觉得真累。
后妈狠毒,亲爹真的在乎原主吗?
温建设对这门婚事十分的坚持,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他和冯光宗不是情敌吗?
换了芯子的温暖突然有了危机意识,下乡好似也不是那么差劲的选择。
亲一定要退,但是却不能硬刚,毕竟她现在没什么好办法,只能让他们先放松了警惕再说。
“我会跟爸爸说的,我们还是不要强求了。”温暖掐了一把大腿,泪光闪闪,一脸的委屈。
柳溪脸色越来越难看。这种不得不做慈母的场面让她很难受,却只能忍着。
“小暖,你爸爸和我都会给你撑腰的,我就不信,冯先生也会这么想!”
“呸!柳溪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个后妈,这里有你什么事!”
“邱姐,这件事情不是你我能做主的。”
“滚,谁是你姐,别往自己脸上贴金。”
温暖看着柳溪的脸黑了,心中很是痛快,悍妇手撕老白莲,悍妇胜。
“谨言,我们走!”邱红英抓着儿子就要走,而这个时候温暖再次开口。
“冯谨言,你等一下。”
听到温暖这么说,邱红英要炸毛,她不会是后悔了吧?
“温暖,你想要做什么?你不会是后悔了吧!我告诉你,后悔也不行。”
“放心吧,我没后悔,只要给钱,一切好说。我是想要回订婚信物。”
温暖这么说,冯谨言愣了一下,什么订婚信物?
“就是你脖子上的平安扣。”温暖轻声说道。
冯谨言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脖子,那里挂着一枚翠绿色的平安扣。
父亲从小便让他佩戴,不许摘下来。却原来是订婚的信物。
“给她!何芸的东西,咱们才不要!”邱红英这么说。
“好。”
虽然有片刻的不舍,但还是摘了下来,放在了温暖的手中。
看着冯谨言走了,温暖找了个理由将柳溪打发出去。
温暖看着手中的平安扣,这个应该能卖点钱吧。她现在差钱,必须要尽可能的薅羊毛。
这么想着她将平安扣轻轻的握在手中。好累,她也不过才上大学,她还是个孩子,没见识过什么人心险恶。
却发现手中一暖,平安扣突然消失了。
温暖:……就挺突然的,有点玄幻。
然而下个瞬间,她的手腕上出现了一颗红痣,就好似是印记一般。
温暖愣了,这个是什么东西?搓不掉!
一阵眩晕,她发现自己面前的场景彻底的变了。
眼前是一片广袤的田地,更远处是一片云雾,也不知道云雾里面是什么。
在她的面前有一处小小的院子,院门上挂着牌匾,上面龙飞凤舞写了四个字……平安空间。
温暖愣了,平安空间!
若是自己没记错,在原文之中这个好似是女主的金手指?
她盯着眼前的院子和田地,女主的金手指是原主的定亲信物?那这不是属于温暖的东西!
这女主吃着人家的饭,还要摔了人家的碗!
东西不还就算了,你还要虐人家,这就过分了吧?
没想到,现在物归原主了。
这一次女主没了空间,怕是路会更难走一些吧。
一想到这个温暖就觉得高兴,比得到了空间还痛快。
她好奇的打开房门,这房子外面看起来清新淡雅古色古香的,可是屋子里的东西却很现代。
蚕丝被,雕花床,还有一张漂亮的梳妆台,台面上放着一个相框。
相框里的女子温柔恬静,怀中抱着一个小小的婴儿。
温暖如遭雷击。
这是何芸!这是她的母亲!
很显然,何芸也曾经打开了这个空间。
那就奇怪了,这么贵重的东西不留给自己的女儿,反而给了冯家,做了定亲信物?
若是何芸还活着,她真想要问一问。
看着女子恬静的笑容,不知道为何温暖心口微微发酸,她叹了口气道:“若您还活着,我我们是不是会相处的很好呢?我也有自己的母亲了呢。”
她心中微微感伤,自己活了两世,亲缘都是如此淡薄。
将相框放下,温暖在这小小的屋子里看了一圈,发现了一个大箱子。
这里面装的是什么?
箱子很重,温暖也搬不动,还好没上锁,将箱子掀开发现里面放着几个小盒子,十分的精美。
盒子也没有上锁,轻轻用力就打开了。
温暖:……哇,有钱人。
这盒子里装着好多首饰,不仅有质地精良的玉佩,祖母绿的镯子,还有红宝石和钻石的项链。
不管哪一样,拿出去都是价值连城。
何家富贵,由此可见。
温暖看了一会,忍不住的就笑了,好似是偷了油的小耗子。
这些,现在都是她的了。
不过,这些东西她暂时没有卖的打算。
这些东西现在拿出去卖,怕是给自己惹大祸,金山银山也暂时不能动啊。
哎,仔细的欣赏了一会,又轻轻的将盒子盖上,眼不见心不烦。
“哎,这可真是考验人性,难怪女主不愿意还回来。”
温暖想着,女主,不过如此。
很显然,这些东西都是何芸留下的,那么自然该归温暖所有。
可是女主不仅没将东西还给人家,直接据为己有,还害了人家的性命,这就太过分了。
到了此刻,温暖对女主的人品有了新的了解。
但是她更加好奇,其它的几个小箱子里还有什么东西。

第3章 家底
温暖看了看这些首饰,现在都是自己的了。
她将这些首饰珍放好,珠光宝气的,俗,但是漂亮!她想要留下。
她又拿出了下面一个箱子,箱子不大但是很重。
温暖更加好奇了,这里面藏着什么?
打开箱子,金光闪闪的一片。
她已经麻了,有钱人的喜好真是猜测不到。
这竟然是一箱子金条。
纯金的,拇指粗细的小金条,那么满满的一箱子,难怪这么重了。
一根金条大概是100克,数了数,箱子里有一百五十多根,就是三十多斤。
深呼吸,暴富的感觉有点刺激人。
难怪女主上辈子那么牛,何家留下的东西便是她的第一桶金了。
将箱子盖上,温暖有种看得到吃不到的憋屈感。
她忍不住的劝自己,才到这里得先稳住,东西都到手里了,反正飞不了。
而剩下的两个盒子,温暖有点不敢打开,实在是考验心脏。
只是好奇心根本控制不住,最后为求个痛快,她将两个盒子一起打开了。
还好,里面放着的不再是金银珠宝,而是几张契约书。
打开来仔细看,其中一张是房契,正是他们现在住着的三层小楼。
这可是个好东西,房契应该能威胁到温建设!
但是她现在有房契却没能力,如果贸然的拿出来,弄不好房契都守不住。
不过,若是后期温建设为了他的前途卖了自己,那她就不客气了,大不了鱼死网破!
不过这里面除了这张房契,竟然还有更多!
温暖仔细的看看,单单房产就有五处!最大的一处好似是什么花园,那个地方在市中心。
而且,还有店铺的地契和房契,厚厚的一沓。
温暖好似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叫何家富贵。这么多的家产,都是自己的了?!哈哈,今天是个好日子啊。
一边感慨一边点数,还是有当小富婆的开心感觉。不是咱眼皮子浅,实在是给的太多了。
直到看了最后一张,温暖轻轻的放下,无语了。
那是一份入股协议。
简单的说,青州最大的钢厂,竟然有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是属于何芸的。
而何芸立下了遗嘱,这些东西都是留给自己的女儿温暖。
温暖深吸一口气,头疼。
她就知道没那么简单。青州钢厂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啊,足够很多人奋不顾身了。
虽然这些股份现在不能拿到,但是永远都不能拿到吗?
再说了,即便是不能拿到难道就没有意义了吗?
那么何芸到底是怎么死的?
真的是为了救冯光宗落水而亡?她还活着吗?
温暖的拳头越攥越紧,她总觉得这件事背后有一个巨大的阴谋。
何家的产业,钢铁厂的股份,何芸的死,这就好似是个巨大的谜团。
而现在的她,没有这个能力去寻找真相。
她急忙看向最后一个盒子,或许里面有线索。
温暖拿起来一个信封,里面放着材质很特殊的纸,可是上面却一个字都没有。
温暖无力了,看来这又是一个需要解开的秘密。
她的直觉告诉自己,她有危险!
此刻,温暖迫不及待想要离开,离开这个城市。
她隐约觉得,在自己身边有一双眼睛一直盯着。
或许,下乡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而且,她突然想起来了一个人来。本书最大的反派顾长风!
顾长风,一个让男主都觉得头秃的竞争对手。
他一辈子孑然一身,毫无弱点,而且手段很高,几次让冯谨言苦不堪言。
最关键的一点,他没对女主入迷。
正因为这点,她将这个反派当自家的崽儿一样的心疼。
总算是有一个不眼瞎的了,可喜可贺。
等下,若是自己现在下乡,或许能抱上未来反派大佬的大腿呢?
让她想想,现在的顾长风应该是才退伍回来吧?
哎呀,那正是他的人生低谷!自己现在去帮一把,成为大佬最重要的小弟,那未来岂不是躺赢了?
温暖眼神越来越亮,觉得自己简直是太聪明了。
将东西收拾好,她飞速走出屋子,却意外的发现了一处泉眼。
这个泉眼不断有泉水冒出,那泉水看起来甘甜可口。
就好似在呼唤自己,你来尝一口啊。
等下……刚才自己没看到泉眼啊。这是突然出现的?
温暖觉得空间里的都是好东西,那泉水肯定也不例外。
用白嫩的手轻轻的捧着喝下一口,果然甜美。
温暖忍不住的多喝了几口,又用灵泉水拍拍脸,这才甩甩手离开。
她没发现,那泉水因此变得更加欢腾了,好似欢迎自己真正的主人归来。
……
温暖下楼,看到了身穿休闲服的温建设。
四十多岁没有一点老态,身材高大一脸的斯文,脸上带着笑容。
“小暖,听说你和谨言闹别扭了?”温建设轻声问道。
退亲是闹别扭?看来温建设很坚持这个婚事。
可是为了自己能顺利离开,就得先顺着说。
“爸爸,我不答应退亲谨言哥哥就不让我跟他下乡。邱阿姨那么讨厌我,在这里我更没机会。”
温建设心中很惊讶,她竟然如此聪明?还是有人指点?
“小暖,这是谁给你出的主意?”
这话让温暖紧张了起来,果然被怀疑了!她真担心时间长了会掉马甲。
得逃!下乡才是正确的选择!
她半真半假的回答:“我的好朋友,爸爸您就别问了。”
“好,我不问。你放心,婚事不会有变的,那是你母亲定下的婚事谁也别想破坏。”
温暖整个人都不好了,你坚持婚事不是为了自己,只是为了何芸?
她真是看不懂温建设,原主记忆中父亲严肃不敢亲近,但是温暖觉得他还是关心原主的。
那她是不是可以试探一下,先为自己争取点福利?
“爸爸,乡下什么都没有,我得多带点东西去。”温暖试探问道。
“嗯,让你柳阿姨准备。”
“可是我跟朋友约好了,我们要一起去买新的。”温暖小声反驳。
“给你三百块钱,喜欢什么就买什么吧。”
温暖愣了,这么大方的吗?那如果自己再多要一些呢?
“我听说去了吃不饱的……”温暖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
“我每个月给你寄钱,五十够不够?”
“(⊙o⊙)…谢谢爸爸!”
温暖有点混乱,这是渣爹?这是一个好父亲吧?
看着温暖露出了灿烂的笑脸,温建设微微一愣,好似看到了曾经的何芸。
那个女人真是狠心啊,亲生的女儿都能扔下。
可是他不相信她死了!只要温暖在自己身边,她就一定会回来!
在他心中何芸永远都是自己的妻子,谁也别想要抢走。
十五年了,他不在乎继续等下去。等到温暖结婚,她难道还不回来吗?她能放心吗?
……
第二天,温暖找到了同学徐燕。
徐燕跟她是最好的朋友,两人是一起长大的闺蜜。为了陪自己,徐燕非跟在自己身边一起下乡。
因此,温暖明白,这是她的真朋友。
两个小姑娘下了公交车直冲百货大楼,好似两只欢快的百灵鸟,趁着现在要将东西给买齐了。
却没想到,在门口就看到了冯谨言,他的身边还站着白茹。
温暖愣了一下,这就是所谓的冤家路窄?

第4章 疯狂扫货
冯谨言愣了。
他眼前的温暖乌发如墨,皮肤雪白。
一身淡绿色的春装,别人穿起来毫无特色,她却如同春天的嫩柳一般。
她站在那里,修长的脖颈,美丽的侧脸,瞬间就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不可否认,温暖的相貌是出色的。
只是此前她总是垂着头,缩着肩膀,一副胆小的样子,从来没有今天这样光彩照人。
温暖显然发现了冯谨言,微微一愣之后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呵呵,冯同学。”
温暖打招呼,真是硬着头皮往前走。
自己今天肯定是出门踩狗屎了,怎么就这么巧了呢。
若不是为了保持乖巧胆小的人设不崩,她真想要彻底的远离男主,还有他身边一脸柔弱的女主。
白茹有一张瘦弱的脸,穿着一身洗的发白的学生服,眼睛如同受惊的小鹿……自己很吓人吗?她表情分明就很和善啊。装!我就安静的看着你装!
“温暖同学,你也在这里啊。”
白茹这么说着,还往冯谨言身边靠近,好似在圈地盘。
你大可不必,她对眼前的家伙没兴趣。
冯谨言皱着眉头,每次温暖看到白茹都会变得疯狂,很是不可理喻。
他下意识的想要斥责温暖,却发现她表情很平静,笑得淡然。
“马上要出发了,我来买点东西。”
温暖想着寒暄到这里也差不多该走了,她看到徐燕翻了好几个白眼,显然也很看不上两人。不愧是闺蜜,三观一致。
“温暖,我知道你是为了谨言才去的,何必呢。你爸爸是钢厂的厂长,没必要跟我们一样下乡吃苦。”
白茹这话说出来之后,周边人看着温暖的眼光顿时就变了。
此前的眼神里带着欣赏,现在却成了厌恶和嫉妒。
厂长家的千金啊,那的确跟他们不一样。
“白茹,你放屁,我撕了你的嘴!”徐燕暴怒了,现在她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
这是在败坏温暖的名声!这个恶毒的女人,她就知道不是个好东西!
“我,我没别的意思,我是为了她好。”白茹这么说着,悄悄的往冯谨言身后躲。
“你躲什么!你有本事别往男人身后躲啊,看我不扇你的。”徐燕暴走了。
温暖确定这是亲生的闺蜜,这辈子都能处。不过,她还是拉着徐燕的胳膊。
女主,不是他们凡人能招惹的。
不怕,等到了反派大佬的地盘,等我先抱上大腿再说。
“白茹,我下乡不是为了任何人,而是想要去看看祖国广阔的天地,也想要贡献我的一点微薄之力。
你不要误会,我和冯同学已经退婚了,再也不会妨碍你们了。所以,你放心吧,我祝福你们。”
温暖说完抓着徐燕就走,那委屈而伤心的背景,倔强而坚强的脸庞让人印象深刻。
这一套无痕迹的表演下来,让在场的人都盯着冯谨言和白茹。
什么情况!因为嫉妒你就污蔑人家未婚妻?
刚才那姑娘才多大?也就十八九岁吧。
抢了人家未婚夫,还要坏人家名声,这是什么黑心肝的人。
“哎,人心不古啊。”
“是啊,好好的一对就这么被人拆散了。”
“这小伙子眼神不好吧?刚才走那个姑娘可比这个好看多了。”
“厂长家的闺女都不要,怕是脑子有什么大病吧。”
一声声的议论,让白茹的脸色惨白。
她攥着拳头,看着自己鞋子上的那块补丁。
这样鄙视的眼神,她受够了。
她又想到了梦中的情景,自己和冯谨言修成正果,自己成为了人人高攀不起的冯家太太。
她不知道那梦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是她清楚,自己必须要抓住冯谨言才行。
温暖什么都有了,她就不能将冯谨言让给自己吗?
她什么都没有,只有冯谨言了!
白茹一转身哭着跑开,她知道冯谨言一定会心疼,会来追自己的。
冯谨言看着白茹的背影,微微一愣,刚才温暖竟然没有跟自己吵。
她刚才是不是哭了?就好像小时候被自己欺负哭了一样?
飞速的甩甩头,他急忙去追白茹。
白茹这辈子过的太辛苦,她说的没错,自己就是她生命中唯一的光。
徐燕看着温暖,本以为她伤心了,难过了。
然而根本没有!温暖此刻正指着各种零食,疯狂扫货,徐燕顿时迷茫了。
“你不伤心吗?”
“伤心什么?”
“白茹和冯谨言啊,他是你未婚夫,竟然向着外人……”
“燕子啊,我和冯谨言退亲了。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好男人到处都是啊。”
徐燕:……
“太好了,小暖你终于看开了!可喜可贺!”
“对啊,可喜可贺,以后就让他们相亲相爱去吧!咱们不管他们。售货员姐姐,那个大白兔我要十斤!”
售货员都懵了,这是谁家的姑娘,这么败家。
“要糖票的。”
“姐姐,我有,很多很多。”
徐燕愣了,你有很多是什么意思?看着温暖手中一堆票,徐燕都觉得酸了。
“你后妈给的?不可能吧!”
“当然不可能,我自己凭着实力坑来的。”
温暖笑了,想到家里的票都在这里,下个月他们要过吃糠咽菜的过日子,就忍不住的想要笑。
买,买买买!
不花自己的钱和票,为什么不买!
温暖买了十斤桃酥,十斤大白兔,十斤白糖,十斤红糖,五斤绿豆糕,五斤蛋糕(改过了)。
最后,将手里面的副食品票用了个七七八八,这才算收手。
“你花掉了三十七块钱!温暖,你也太大胆了吧。”
“温建设给的,不花也是给柳溪。”
这么一听,徐燕淡定了。
温暖那个后妈心恶,她们一起长大,自己什么都知道。没想到小暖胆子变大了,都敢反抗了。
“你这里怎么还有手表票和自行车票?”
徐燕一脸震惊,温暖也是很意外。
这是温建设给她的,一大堆票和券,她也没想到有这样的好东西。
温建设果然深藏不露,这些东西哪里来的?她总是忍不住的怀疑这个父亲的人品。
还好,温建设也不相信柳溪,反而成全了自己!
温暖将票放起来,手表自行车自己有,这些票她以后再做打算。
然后,她又给自己买了十双手套,五双解放鞋,三双凉鞋,一双拖鞋。
徐燕看的头疼,这丫头花钱根本都不算计的。
她一边帮着拿东西,一边算账。并没有发现,温暖给她也买了一双凉鞋和一双解放鞋。
除此之外,温暖还买了三身工作服,准备干活的时候穿。
不过,她也给自己买了两身常服,背带裤配白衬衣,翻领的白衬衫配蓝色的长裙。
“这个长裙,我们一人一条。”温暖盯着淡蓝色的长裙这么说道。
“你这个颜色太素了,我要那个带花的。”
徐燕比划着,显然对花裙子爱不释手。
温暖:……审美啊,果然有代沟。
等到分开,徐燕才发现自己的包裹里多了东西,看着眼前的两双鞋子和手套,徐燕心中暖暖的。
果然,小暖最喜欢的人就是自己。
而此刻的温暖一转身,进入了一个小巷子,再次出现东西消失了,人也换了装扮。

第5章 救命之恩
温暖只是换了个工作服,编上麻花辫,马上就从洋气的厂长千金,变成了寻常女工。
戴上大帽子,将她的脸掩藏起来大半。
如此往前走了几百米,就看到一群大妈遮遮掩掩的。
没错,就是这里了!
虽然现在对私下交易放松了不少,但还不能拿到台面上。
青州是个中等城市,常住人口百万,这样的交易市场怎么也有七八个。
她为何知道这些?
因为柳溪也需要从这里买粮食。
温建设的烟酒特供不少,但是粮食不算其中。
他常年在外,吃饭都是小灶。
如此一来,家里的粮食也就够吃而已,其中有一大半还是粗粮。
所以,家里的帮厨张妈每个月都要拿着粗粮来这里换细粮。
而温暖来这里的目的就一个,买粮。
原主不差东西,柳溪在穿戴上不敢苛刻原主,只敢施加精神刺激,让原主内心痛苦。
但是,她从不给钱。
不过原主还是不差钱,每年温建设都给压岁钱。
而冯光宗好似为了弥补,见面必给零用钱,每次都给很多。这个冯叔叔好似也不差钱?
她昨天数了一下,加起来竟然有一千二百元。
她又从温建设身上ˢᵚᶻˡ薅羊毛三百,手里一共一千五百元。
这钱放在哪里都是一笔巨款,温暖觉得自己距离成为小富婆的目标很近了。
她刚才在百货大楼花掉了将近一百,买来的东西都放在了空间里面。
现在,她要囤粮。
没错,囤粮!
就凭着自己这小胳膊小腿的,工分她怕是赚不到。
不做好准备,那她肯定是要饿肚子的。
她仔细的打量粮食摊子,这个年代粮食就是命。
突然,看到了一双好看的手。
这双手不白嫩,但骨骼分明,修长有力量。
这手,应该是弹钢琴的手,却出现在了这里。
温暖抬头,就看到了一张让人难忘的脸。
虽然男子剃了个平头,但是完全无损他的颜值。
剑眉星目,长长的睫毛投下细密的阴影,抬眼看你,眼中就好似蕴含着冷冽的光芒。
鼻梁笔直,从侧能看到阳光洒下一层光,让人怦然心动。
只是可惜了一张薄唇,人家都是说薄唇的人最无情。
男子绷着脸看她,一道疤贯穿了他的眉峰,损了些许的美感。
可惜了,真是太可惜了。
不过他身形高大,肩膀宽阔,露出来的一截手臂充满了力量。
这个男子是自己看过的最让人心动的,没有之一!
便是男主冯谨言,虽然斯文俊美,但是在这个男子面前仍然会变得黯淡无光。
温暖从不知道,自己竟然是个颜控。
芭比Q了,她觉得自己有点为美色所惑,觉得他家的粮食都比别人家的好看。
顾长风看着温暖,这个姑娘……她在干嘛?
就这么盯着自己看,胆子倒是很大。
虽然这么想,但是顾长风的脸上一点表情都没露出来。只是嘴唇越发用力的抿着。
她不害怕吗?
自己脸上的疤,足以让很多姑娘吓得闭眼。
“哎,小姑娘,你要买粮食吗?”
顾长风身边的一个男子这么问着,一张娃娃脸上带着亲切的笑容。
下头了,下头了。
温暖被娃娃脸一下子带回了现实。
能在这里占据一席之地,那肯定不是简单角色。
她竟然忘记了掩藏自己。
看着温暖一脸惊恐的低下头,娃娃脸愣了。
等下,你说清楚!
你看我顾哥不害怕,看我为什么害怕?
多少大婶子都喜欢他的好吧!
“我要白面,有吗?”
“要多少?”
清冽的嗓音传来,温暖又抬头看了顾长风一眼,露出了大大的笑容,两颗小虎牙清晰可见。
声音也这么好听,简直太上头。
顾长风愣了,第一次见这么大胆的姑娘。
“我要二百斤。”
顾长风皱着眉头看着她,白面要三毛钱一斤,二百斤那就是六十元。
“姑娘,二百斤,你怎么带走啊?”
娃娃脸这么问,温暖愣了。
那黑亮的眼睛里有点慌,她好似没考虑这个问题。
“我……你们负责送货吗?”
温暖这么问,顾长风脸色发黑。
送货?这个词倒是新鲜。
最终,温暖在前面走,顾长风在后面跟着,手中拎着两大袋子面粉。
温暖一脸的惊讶,就这么拎着吗?怎么拎得动的?
那自己这样的小身板,他岂不是一只手就拎起来了?
虽然心中惴惴不安,温暖还是硬着头皮往前走。
到了一个小巷子里,温暖看着他,突然想着万一这男子是坏人怎么办?
顾长风看她那提防的眼神,顿时就想要笑。
这个丫头,到底是谁家的?到了现在才知道害怕,是不是太晚了?
“六十元。”
顾长风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温暖忍不住的多看了他两眼。
帅哥啊,不看白不看,当然,看了也白看,哎。
拿出来钱交到了对方手中,顾长风转身离开。
他总觉得,背后一双黑亮的眼正盯着自己。
不知道为何,总觉得后背痒痒的,有汗水滑下。
温暖看着人消失了,猛的一挥手,两大袋子面粉也消失在了原地。
现在问题来了,她还想要去买点大米,还有鸡蛋,她该怎么办呢?
温暖并没发现,自己走了一路,有人在她身后跟随。
突然,有人拽了她一把。
温暖微微一愣,她看到一个瘦弱的男子。
温暖:……她看起来很好欺负吗?
“小丫头别喊,不然,给你的脸上来一道疤。”
温暖:……你有匕首你说了算。
“你想要什么?”
“你身上的钱呢!”
男子这么问,温暖明白这是被人盯上了。
温暖拿出来了五张大团结,男子眼神一亮,果然是有钱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温暖将钱直接扔在了地上,趁着对方弯腰的时候,狠狠的给他肚子一脚。
就一脚,男子就被踹的后退了两米。
男子愣了,温暖也愣了。
她,什么时候有这个力气了?!
她只是想要让对方离自己远点,转头就能跑,实在不行她还能躲在空间里。
这个人肯定不敢出去胡说,不然会被当做宣扬迷信给抓起来。
但是自己力气这么大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因为空间?
“死丫头,你找死!”
男子捂着腹部这么喊,温暖撒腿就跑。
此刻不跑,更待何时!钱不要了,她不差钱,她惜命!
温暖觉得,自己好似一阵风,自己怎么能跑的这么快!
追赶的男子也懵了,这丫头,跑的怎么这么快?
温暖一边跑一边回头看对方,猛的撞到了一个胸膛。
好闻的清冷香气传来,这个味道微微有些熟悉。
温暖抬头,看到了一张清冷的脸,脸上都是担心的神色。
“你,怎么在这里?”温暖小心的问道。
顾长风上下打量着她,还好没有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