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枝纪淮舟

第1章 情调
盛夏七月,北周朝第一权臣纪首辅的府邸中。
夏日景色怡人,庭院中甬路相衔,山石点缀绿柳周垂。
此时正值傍晚凉爽时分,四面抄手游廊尽头,便有一座避暑凉亭。
凉亭内正坐着一位打扮华贵,保养十分好的老夫人,旁边站着给老夫人摇扇子的嬷嬷。
老夫人朝着正屋的方向看了看,说道:“我瞧着这回那丫头生得美艳绝伦,似个惑人的妖精,又用了那等药物,
他若再不碰,那我这为娘的也认栽了,只当他真的是盛京里传言的那样,不能人道罢了。”
嬷嬷轻叹一口气道:“奴婢自然知道老夫人对首辅大人的良苦用心,就怕大人又会像上回一样把人从房里扔出来,为这事与夫人置气。”
老夫人不以为意道:“我是他亲娘,他还能置气将我赶出府不成?淮舟今年已然二十有七,若不是因了那不能人道的传言,
兴许皇上早就将公主赐婚给他了,今日我就是拼着他将我赶出去的风险,也要把这谣言给破了!”
嬷嬷马上说道:“夫人多虑了,首辅大人一向孝顺,定然不可能将老夫人赶出府的,
奴婢只是怕老夫人违背了大人的意愿,从此与老夫人生分了,毕竟老夫人前面送到大人房里那三个都没成…”
老夫人叹了口气道:“生分就生分吧,只要他好就行了。”
随即又说:“之前那三个都长得不好,这个姿色倾国倾城,连我看了都觉心惊,我想应该没那个男人把持得住。”
而与此同时,另一边的正房里,拔步床上,悬着葱绿双绣花卉草虫的轻纱帐,容颜艳绝的少女躺在床上,肤若凝脂,颊似粉霞。
虞枝在睡梦中觉得非常热,她嘴里轻声嘟哝道:“烟烟,快把空调打开,大夏天的关空调,狗都热死了,给我开空调这个月水电费我给你包了.....”
可是等了半天也没觉得房间里凉快下来,虞枝有点烦躁,她迷迷糊糊的从床上坐起来,只觉得眼前的景物有点陌生,古香古色的。
再看看自己身上正穿着一件粉色的薄纱睡裙,她使劲的扯了扯领口,突然想起来今天是她二十八生日,好闺蜜烟烟给她准备了一个大龄单身派。
由于她母胎单身二十八年,又因为一直霉运加身,连男人的手都没摸过,烟烟就说今天晚上给她制造点机会,找个帅哥来陪她.....
虞枝看着自己身上这性感的睡衣,还有这房间里讲究的布置,心想这些应该都是烟烟给她准备的吧?呵呵,还蛮有情调嘛。
难道这回订的主题酒店是古风系?
她赤着脚下了床,走路一摇三晃,看来这酒劲可真大,她在屋里转了一圈到处也找不到空调遥控器。
突然房间的门“吱呀”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了,虞枝甩了甩头,眯着眼看向门口时,发现有一个身材修长,穿着一件月白色袍子的男人站在门口。
虞枝心想这是烟烟给她找的帅哥来了?禁不住暗暗点头,嗯,有情调,看这穿着是古风帅哥的打扮吧,和这主题酒店的风格还挺搭的。
不过,可能是喝了酒的原因,虞枝有点看不清那男人的脸。
她倒是想看看烟烟给她找的帅哥到底有多帅,赤着一双玉足,一摇三晃的朝男人走过去。
虞枝感觉脚下像是踩着棉花,踉踉跄跄的走过去,差点一头栽到地上,门口站着的那人下意识的伸手扶了她一把。
虞枝一抬起头,正好看到了那男人的脸,她顿时眼前一亮,哇好帅!!
他一对剑眉很浓,斜飞入鬓,凤眼狭长,是那种很干净犀利,自带威仪的凤眼,不是单凤眼,带了一点薄薄的双眼皮,整个人气质清冷绝伦,俊美无俦。
虞枝感觉此刻头真重,晕乎乎的她努力的甩了甩头,想多看一眼帅哥。
烟烟果然靠谱!太懂她了!
此时男人还扶着她的手臂,她顺势身子往那男人怀里一靠,顿时觉得浑身凉爽无比,舒服得虞枝眼睛都笑弯了。
“呵呵,你就是烟烟给我找的帅哥吧?烟烟可太靠谱了!”她觉得他身上真的凉,比开空调还舒服,忍不住在他怀里蹭了蹭。
话一出口那声音娇媚入骨,把虞枝自己都吓一跳,她什么时候声音变得这么好听的?
“嗯?”男人狭长的凤眼不解的看着她,眼眶微微泛红,某种欲.望在眸中逐渐升起。

第2章 粘人
虞枝此时借着酒劲,胆子都变大了,她轻笑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只是伸手拉着了他的衣襟,说道:“虽然你是烟烟给我找的,但我也要先验一下货才行。”
说着虞枝伸手就将他对襟的领口给拉开了,宽肩窄腰,八块腹肌,完美的人鱼线顿时展示在眼前。
虞枝伸手摸了一把笑道:“不错啊,这腹肌我爱了!”
纪淮舟一向洁身自好,矜贵自持,而且常年身居高位,也没人敢在他面前放肆。
再加上之前他母亲送来,被他丢出去的那三个都是安分保守的,他万万没想到这次竟然送来了个如此豪放的,竟然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
在纪淮舟震惊中,虞枝小手不安分的游走,纪淮舟额头上的青筋直跳,他伸手一把捉住了她的小手。
眼神如同一头犀利的狼一般盯着虞枝,眼前的女子黛眉春山,秋水翦瞳,樱唇不点自红,一双眸子似嗔似喜似含情。
纪淮舟凤眼眯了眯,心里知道这肯定又是他母亲安排的,正有些不耐。
虞枝带着哭腔道:“呜呜,你把我手腕抓得痛死了,你怎么能这样.....”
说着虞枝眼里大颗的泪珠往下滚,纪淮舟连忙松开了她,眼前女子的眼泪也不知为何竟然让他心中生出了一丝怜惜。
虞枝活了二十八年没在男人面前撒过娇,现在她也想尝试一下在帅哥面前撒娇是什么感觉。
于是她将有些发红的手腕伸到纪淮舟面前娇声道:“你看,都红了,你要帮我吹吹。”
纪淮舟心中微动,刚才心中那股不悦也消失了,看着眼前的女子,他第一次生出欢好之意!
一把抱起她沉声说道:“去榻上给你吹。”
虞枝搂着他的脖子,弯眼笑道:“好啊。”
他很快抱着她,大步走到了榻边,将她放下,就倾身过来,直接吻上她的樱唇......
......
虞枝做了一个可怕的梦,梦里她正被一头狼饿啃噬.........
她心里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烟烟这妮子难道是给她找了-只-雏吗?
.....
而此时守在门外的随从元齐,听到了一些声音,不禁脸上一红。
随即又是一喜,大人可终于开窍了,盛京那些劳什子不能人道的流言,终于可以破除。
明天他就把这事传出去,让那些往日笑话大人的人都知道,他们大人到底有多威武!
虞枝直接睡过去了。
纪淮舟看着怀中女子,心中突然多出来一种莫名的愉悦感…
盛夏的天气很是有些热,纪淮舟动了动身子,想起来,但虞枝在睡梦中却死死的抱住他不肯松手。
他看了看被中.....
禁不住带着一丝宠溺的看着怀中女子低声道:“粘人~”
随即他朝门口沉喊道:“元齐。”
元齐立即应声:“大人,奴才在,您有何吩咐?”
房间里传来纪淮舟低沉有磁性的声音:“备水沐浴”
“是,大人!”元齐立即应了声,随后连忙去安排婢子们进屋伺候。
屋内,罗纱帐四面垂地,隐约映出帐里一双相拥的身影。

第3章 竟然成了小通房?
婢女们都被调教得十分懂规矩,低头做着自己的事,有的在收拾房内扔了一地的衣裳,有的去旁边的净房准备沐浴用的水。
一切收拾妥当后,婢女站在罗纱帐前躬身说道:“大人沐浴水已经备好,让奴婢为您和姑娘沐浴更衣吧?”
纪淮舟再次尝试起身,这回虞枝可能也感觉太热了,嘴里嘟囔了一句什么,一脚蹬到了纪淮舟腿上,翻了身又继续睡。
纪淮舟起床的身子一顿,他听见她刚才说:“走开狗子,热死姐了…”
纪淮舟:这是把本辅当狗了?
这话还从来没人敢在纪首辅面前说,说了恐怕得脱层皮,但此刻纪淮舟闻言却忍俊不住的微扬起了嘴角,轻声说了句:“顽皮。”
他让婢女把寝衣递进来,自己先穿上,然后才掀开床帘下去了,他一向不习惯让婢女服侍,叫她们进来只是想让她们服侍床上的虞枝。
穿好寝衣后,他看了看面前站着的几个面生的婢女,突然问道:“她之前有近身服侍的婢女吗?”
面前站的几个婢女一时间都面面相觑,其中有一个穿粉色衣服的婢女恭敬说道:“回大人,虞枝姑娘是老夫人新近买回来的,身边暂且没有近身服侍的婢女。”
“虞枝?”纪淮舟念了一句这个名字,又回头看了看床上睡得正香的虞枝。
随后点了点头又问:“你们中有没有谁叫烟烟?”
还是那个穿粉色衣服的婢女小步上前低头说道:“回大人,奴婢名叫烟琐。”
纪淮舟看了看叫烟锁的婢女说道:“嗯,你以后就留下来服侍她吧。”
“是。”叫烟锁的婢女连忙应是,她也是近几日被买老夫人买回来婢子,一直都没有被分配差事。
正害怕会再被卖,却碰巧遇到大人身边的随从出来叫婢女去房里服侍,元齐不认识她便随意把她叫了过来。
烟锁虽然来府上时间短,但也听闻了盛京的传言,都说大人不能人道,但现在大人却临幸了这叫虞枝的姑娘,
这说明以往大人身边的人都没入他的眼,就只有这虞枝姑娘入了大人的眼,那虞枝姑娘以后肯定会一直得大人的宠爱,自己跟着她那真是天大的好事。
她连忙麻利的去床上给虞枝清理身子,纪淮舟则对其他婢女挥了挥手,让他们都出去了。
翌日。
虞枝再次醒来时,只觉得头脑疼得很,她用力捶着脑子嚷嚷道:“烟烟你个臭妮子昨晚给我喝的什么酒啊?还给我找了个没经事的雏,折磨死姐了.....”
抱怨的话还没说完,虞枝就见一个穿着青翠色古代衣服的女孩子跑了进来,惊喜的说道:“姑娘,你醒啦?肚子饿了吗?奴婢去给你传膳食。”
虞枝看着眼前的女孩子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但长得和她闺蜜烟烟有点像,她头还很疼,脑子里一片浆糊,她揉着脑袋试探性的喊道:“烟烟?”
小丫鬟笑着点头道:“姑娘,奴婢叫烟锁,大人安排奴婢以后就在姑娘近身服侍,姑娘有什么事都可以跟奴婢说。”
虞枝觉得这小女孩说话好奇怪,姑娘?大人?奴婢?近身服侍?从这一句话里得到的关键词,怎么听都不像是她熟悉的词啊?难道是烟烟在跟她玩Cosplayer?
她仔细又看了看眼前长得像烟烟的小丫鬟,怎么看都觉得她的表情很认真,而且也很拘谨。
烟烟是个性格豪放的妞儿,她演得再像也不可能连性格都变了,烟烟还比她大两岁,化妆都不可能这么嫩,虞枝快速判断这个丫头肯定不是烟烟!
她又转头看了看四周,和昨天与帅哥共度春宵的地方又是不同的,这房间里的罗纱帐不是昨天那种盈绿色的,而是大红的鸳鸯罗纱帐,搞得跟要结婚一样的。
而且房间里摆的各种盆栽花草,还有摆件看起来都十分珍贵,烟锁见虞枝四处张望,以为她是对房间里的摆设感兴趣。
就连忙热心的说道:“姑娘是觉得这屋里的陈设十分精美吗?奴婢也觉得十分精美呢,不如我给姑娘介绍一下吧?”
随后她就介绍了起来:“那边所摆的榻叫做柴檀木美人香榻,屋角的那个金珐琅九桃小熏炉也是大人特意叫人搬来姑娘房中的,
桌上那套粉彩百花茶盏也是大人特意赏赐的,那边的大花瓶叫做珐琅彩婴戏双连瓶,
还有床上这金鸳鸯绡宝罗帐也是大人特意叫人给姑娘布置的,那边的冰绡窗帘夏日用最是凉爽,也只有老夫人能用上,大人也给姑娘安置上了呢。”
说完烟琐满脸羡慕的对虞枝说道:“姑娘,大人对你可真好呢。”
虞枝听着这丫头叨叨絮絮半天,对她所说的这些东西完全陌生,脑子里有几个小片段闪过,
但都很模糊,她根据眼前的景物和小丫头刚才说的话,初步判断她可能是莫名其妙的穿越了。
但她没有记忆,还是不敢确定,于是她抬脸试探性的问烟琐道:“我,现在是在哪儿?”
烟琐一愣,心想这姑娘是咋了?昨晚不是还侍寝了吗?怎么不知道自己在哪啊?
不过作为丫鬟她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于是连忙解释道:“姑娘现在是在首辅大人府中的琉樱水榭,前日老夫人将姑娘从外面买回来给大人当通房,
姑娘昨晚已经侍寝了,想必大人是对姑娘非常满意,所以今日就着人,将这离着大人住的墨韵堂最近的琉璎水榭赐给姑娘住了....”
“你,你说什么?我竟然成了小通房?”烟琐说了一大堆话,虞枝却只听进去了一句‘前日老夫人将你从外面买回来给大人当通房’!
烟琐见虞枝的反应这么大,连忙说道:“姑娘别担心,姑娘长得这么好看,大人又很喜欢姑娘,之后一定会将姑娘抬为姨娘的。”
虞枝扯了扯嘴唇:抬为姨娘,我真是栓Q啊!
姐一个21世纪的三好单身女青年,竟然莫名其妙穿成了古代的一个小通房,而且之后奋斗的最高位置也只能是个妾,她可能是穿越界最悲催的没有之一!
虞枝看到房间里有个梳妆台,便一下子从床上跳了下来,赤脚跑到房间里的镜子前一看,这下她丝毫不再怀疑她是真的穿越了。

第4章 商场空间
镜中女孩的脸有些陌生,大约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但却美得让人心惊,虞枝看着那张脸呆愣住了,任谁突然变成一个绝世大美女都会震惊,然后再是开心,虞枝也不例外。
她看着这张美得过于梦幻的脸,暂时把自己穿成小通房的事给抛到了脑后,她仔细看了看这张脸。
圆圆的杏眼如同盛了一湾春水,清澈动人我见犹怜,偏偏眼角微勾又显得十分妩媚,清中带媚,媚中带清。
黑长浓密的睫毛如同一把羽扇一般,这双眼睛仿佛带了钩了,每眨一下眼就能勾走一个男人性命,这真的是一双惑国妖精的眼睛!
挺翘小巧,精致得如同定制一般的鼻子,还有不点自红饱满Q弹的樱唇,圆滑的鹅蛋脸,那肌肤比剥了壳的鸡蛋还光滑娇嫩。
“这真的是我?”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些不敢相信,难道是她喝酒喝大了,所以在现代死了这才穿越的吗?
“姑娘....这是怎么啦?”烟琐觉得纳闷,这姑娘长这么好看,但怎么看起来不太正常呢?
“噢,没事,我就是头还有些晕,很多事情不太记得了。”虞枝随意敷衍了一句。
烟琐点了点头,心想昨日听说老夫人为了让大人与姑娘共度春宵,就给姑娘的酒里放了一点春风渡,应该是药性有点大吧,所以今天姑娘才会头痛想不起事来。
她贴心的对虞枝说:“姑娘肯定是昨晚喝多了老夫人送来的酒,还没醒酒呢,我这就去给姑娘传早膳,顺便给姑娘叫一碗醒神汤。”
虞枝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对烟琐挥了挥手,等烟琐走后,她开始思考人生,难道昨天晚上,她并不是和烟烟给她找的帅哥共度春宵的,而是跟首辅大人?
一想到昨晚的事,她就觉得那简直是噩梦,双腿传来的疼痛告诉她一切都是真的。
她忍不住吐槽:什么首辅大人,古代男人不都是三妻四妾的吗?昨晚那个怎么跟没见过女人似的,太不懂怜香惜玉了,真为他的那些三妻四妾感到难受。
现在冷静下来,虞枝也不想再多抱怨什么了,来都来了,很有可能她在现代已经死了,能来这边活着也不错了。
不过她才不想一直当做古代男人的小通房呢,21世纪的女性怎么能容忍一夫多妻,她宁愿这辈子不嫁也不要当人小妾!
只是她现在对这古代人生地不熟的,原身还是个被卖的丫头,虽然不太了解古代,但她以前看电视还是知道一点,古代被卖的女孩子都会有卖身契在买主手中。
一旦成为了奴隶,生死都掌控在买主手中,就算逃跑了也是逃奴,被抓到可能会被打死,古代可能比现代还严格,不管去哪都需要户籍证明还有通关文书。
虞枝左思右想了一圈后,决定暂时先留在这个首辅大人的府中,不管怎么说首辅大人听起来很威风,应该是个大官吧,反正她这身体长得美,先骗点钱再说。
而且看这房间的摆设都很值钱,等她偷到了卖身契和籍契,要逃走的时候,看能不能把这房间里的东西,神不知鬼不觉的顺走一两件,好歹也要做一段时间的通房丫头,这分手了拿点分手费不过分吧?
虞枝略知道一点,一般被卖的女子,卖身契和户籍都在买主手中,只要把卖身契撕了或烧了,再拿籍契去官府改一下户籍,就能恢复自由身了。
“喵~小主人,终于找到你了。”
正在虞枝思考以后的路子时,突然有一只小黑猫不知道从哪里跳到了她的妆镜上,把沉思中的她吓了一跳。
更让人惊奇的是,这只猫竟然口吐人言!
“你你你…你是什么黑猫怪?”
虞枝虽然前世见多识广,可她毕竟只见过人,可从来没见过会说话的猫,难免惊讶得都结巴了。
“你终于能听到我说话了?”黑猫似乎也有点惊讶。
不过只惊讶了一瞬,它就傲娇的抬起高贵的头颅,用鄙视的眼光看着虞枝道:
“你才是妖怪!本喵是只正经喵!”
虞枝在震惊中突然觉得这只喵,好像有点眼熟。
黑猫马上也开口道:“本喵是墨隐,你不认识了?”
“啊?墨隐?你也跟我一起穿越啦?”虞枝一听到墨隐的名字,就一把抱起它,举起来开心的问。
“哎呀,你放本喵下来!”墨隐声音十分高冷,还带着一点埋怨。
“好好好。”虞枝马上将它放到了妆台上,心中惊奇又开心。
墨隐是她以前救过的一只流浪猫,当时它差点被车压了,虞枝正好路过,就冒险将它从车下抢救了出来。
后来她将墨隐带回家养了,但墨隐野性有点大,老是自己跳窗逃跑了,虞枝一次次将它带回去,它一次次逃跑,后来虞枝觉得这猫可能不喜欢她,就定期找到它,喂它东西吃,再也不带它回家了。
以前虞枝是听不懂墨隐说话的,也不知道为什么穿越了竟然能听到。
“墨隐,你快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品种的猫啊,你竟然也能穿越,你还能口吐人话,这太神奇了吧?”
虞枝对于她听到猫说话特别兴奋,不停的追着墨隐问话。
“喵~~本喵说的不是人话,本喵一直说的是喵语,是你突然能听懂喵语啦。”
虞枝震惊,她突然能听懂喵语了?难道是原主有这个特异功能?
“行行行,就算是我能听懂喵语,那你怎么穿越的,你能告诉我吗?”
墨隐坐在妆台上,两只前爪立着,猫脸上一脸的严肃,对虞枝道:
“先不说这个,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你。”
说着,虞枝突然感觉眼前一花,就出现在了一处高档百货商场中!
“这这这这,墨隐你带我回到现代了?”虞枝还没弄清眼前的状况,看到这百货商场,她惊得说不出话来。
“小主人,你并没有回到现代,你在现代已经死了,这个百货商场就是你死前的那个商场,现在成了你的意识空间,
只要你想进来就可以进来,这里没有任何别人,商场里所有的东西都可以被你随意调用,希望你在这个世界不要轻易死了。”
虞枝听着墨隐这话,还是有点懵,她死前的商场?她怎么不记得她自己是在商场里死的呢?

第5章 反气运的气运之女
墨隐见她想不起来便解释道:“你忘了吗?你生日那天,和你闺蜜烟烟一起去逛街,在那个万临百货商场,你被一个从八层楼上跳下来的人给砸死了。”
虞枝再次震惊!她不是喝酒喝大了死的?原来她是被跳楼的人砸死的?这世上还有比她更倒霉的人吗?还是死在生日当天?
墨隐继续说道:“这个商场就是砸死你的那个蠢货的,因为有你给他垫背,他不仅没有死还转运了,本喵气不过就把他的商场抢来给你了。”
虞枝闻言,刚想为自己有个商场空间感到高兴,就被墨隐后面的话气得血压直线飙升,砸死了她,那人竟然还没死还转运了,天下怎么会有如此不公平的事!
墨隐见虞枝要发飙了,连忙抬起猫掌说道:“你别急,喵还没说完呢。”
虞枝重重吁出了心中一口浊气,说道:“先等一下,让我捋捋,这么说是你让我穿成这古代的小通房的?”
墨隐认真的点了点头道:“你救过本喵,本喵是只知恩图报的喵,不过你放心,你是气运之女,别说穿成小通房了,就算是穿成八王臭虫也能活得风生水起。”
虞枝扯了扯嘴角,穿成臭虫八王,她真的会谢。
不过转念一想,墨隐果然是只不同寻常的猫,虽然让她穿成了小通房,但还是救了她,活着总比死了好。
这一瞬间她也想通了,便抿了抿嘴对墨隐说道:“墨隐谢谢你以这种方式救了我,也谢谢你安慰我,但我敢肯定,我不是什么气运之女,我要真是,怎么会被人砸死呢。”
墨隐将一只毛绒绒的前爪放在虞枝的肩膀上,沉声说道:“你不要气馁,我敢肯定你就是气运之女,你要不是气运之女我也没办法让你穿越过来,你以前在现代的气运是反的,你想想你是不是自己一直很倒霉,而你身边的人都特别走运?”
虞枝想想,好像确实是这样的,她以前倒霉得要死,明明长得很漂亮,却一直没人愿意追她,她主动追的男朋友不是因为这不能和她在一起,就是因为那不能和她在一起。
而且她上学工作也倒霉透了,走在平整的大马路上,总能脚下塌陷掉坑里,喝水能差点呛死,还进了医院,大学明明很努力却老是挂科,工作总是被炒鱿鱼,好几次走在路上被天上飞来的东西砸伤住进医院,还找不到责任人!
而她闺蜜烟烟本来长得没她好看,身边却有各种各样的男人追,学习也好,工作也特别顺利,还找了公司老总做老公,不过幸好烟烟对她很好,一直在帮她,她没有工作,都是烟烟在养她。
墨隐听她说完,便说道:“是的,你是气运之女没错,但你在现代的气运是反的,只能给你身边的人带来好运,而你自己则会吸走别人所有的霉运。”
虞枝闻言气得都快炸了,这是什么气运之女!
墨隐马上又说道:“不过,自从你被那个蠢货砸死后,你的气运就被扳正了,虽然那个跳楼的吸走了你身上一半的气运,但你来这古代扳正了运气后一定会好运爆棚。”
“那个跳楼的是那家商场的老板,因为公司即将倒闭,那高档商场也马上要被他的死对头收购,所以那个老板就想在那商场里跳楼恶心那个死对头,不过他砸死你后,气运上升公司股票飞速上涨,填补了所有的亏空。”
虞枝生气道:“那他砸死了我,他没被抓去坐牢吗?”
墨隐一脸不爽道:“没有,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证明了你的死和他没有关系,这个商场也还是他名下的,但本喵已经把商场抢给你了,
以后这里所有的东西你只管用,补货都是那个蠢货老板的事,他不知道这个商场已经归你了,只会不断进货,而你放进商场空间的东西他是看不到的。”
“而且他将会世世代代为你打工,他死后还有他的儿子孙子来给这个商场补货,他抢走了你的运气就要供奉你生生世世,这个商场因为有你的气运也不会倒闭。”
虞枝听完了墨隐说的这些,她已经不生气了,被砸死了气运被扳正了,以后她就要走运了,管他是在古代还是在现代,能好好享受人生就是一件很美的事!
不过高兴的同时,虞枝也不得不敬佩墨隐的本事可真大啊!
竟然还能把别人的商场抢来给她当意识空间,这本事简直逆天了,虞枝看着商场里空无一人,但所有的商品都摆放得很整齐。
一共有八层楼,里面吃喝玩乐,各种百货商品,美容店,服装店,药店,超市等等应有尽有,一应俱全。
墨隐又开口说道:“你现在可以想一下你想要什么东西。”
虞枝有些好奇的问:“为什么要想我要什么东西?东西不是都在这里吗?”
墨隐神秘道:“你想一下就知道了!”
虞枝呆呆的点了点头,然后心想:我想吃慕斯蛋糕。
随即她感觉她右手一沉,一块慕斯蛋糕就静静的躺在她的手掌心上,虞枝惊喜得说不出话来。
她棒着慕斯蛋糕满眼冒星星的看着墨隐说道:“原来意识空间就是可以随我的意识想象的对不?”
墨隐点头:“是的,不管在哪里,只要你脑子里想象一下你想要什么,意识空间就会把东西送到你手中,你想进意识空间也是想一下就能进。”
虞枝把慕斯蛋糕放在地上,抱起地上的墨隐狠狠在它猫脸上亲了一口,高兴的说道:“太谢谢你了墨隐,你简直是我的神啊!你太厉害了!”
墨隐被她亲了一下,顿时漆黑如宝石般的眸子猛的瞪大,随后像不好意思的别开头,用前掌推了推虞枝的肩膀说道:“别...别这样,以后..不许亲本喵...”
虞枝闻言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带着质疑的追问道:“难道,你是个男孩纸?”
墨隐转头微微白了她一眼,嗓子里发出低沉的声音:“嗯。”
“好吧好吧,我知道你会害羞,以后就不亲你啦!”虞枝轻轻的将它放到了地上。
虞枝了解了意识空间的情况后,就和墨隐一起退出了商场空间,她怕烟琐会突然来找她。
而此时,首辅府的另一边,纪淮舟正坐在纪老夫人房中谈事情。
纪老夫人也知道了昨晚儿子宠幸了她送去的那个通房的事,此时正高兴得合不拢嘴,现在外面早已经传疯了。
都说首辅大人昨日得了一位绝色俏佳人,昨晚与美人春风一渡,而之前之所以不触碰别人,都是因为首辅大人的眼光太高了,一般的女子根本就不入不了他的眼。
这也让盛京里纪首辅那些同僚都十分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美人儿能入要求这么高的首辅大人的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