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尔升苏媛媛

穿越
苏媛媛第一百零一次的叹气,自己这是什么运气?
本来以为“亲爹”照顾,让她一个都不待见的拖油瓶从懂事开始,就有一个可以保鲜种植的空间。
可是谁又想到居然在自己终于找到了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后,居然让自己出车祸了?就不能用温柔一点的方式爱护自己?
现在她唯一的想法就是‘玩我呢?’
闻着那种非常腐朽的味道。让她觉得非常的恶心。救自己的人也太不负责任了吧?
盯着房顶看了好一会儿,自己呼吸出来的都是白雾,这是得温度多低啊。这“亲爹”也不爱自己了,居然给自己这样一个是无法形容的环境?
浑身疼的厉害,从空间里渡出一杯灵泉水,喝了以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这鸡爪子绝对不是自己那细皮嫩肉的手。
我擦,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是穿越了?在眼前晃动着自己那看着都恶心的小脏手。苏媛媛气馁的闭上眼。
可能这就是一个指令,她闭上眼后,就开始接收本尊的记忆。
本尊也叫苏媛媛,刚刚八岁,父母上个月带着弟弟去千里之外的地方去工作,只留下她一个人,而且一丁点的钱都没有给她留下,只有少量的粮食。不得不说这真是让人绝望的事情。
小姑娘记忆中,这里是Z国H省T市一个只有百十户人的小山村。看来自己是平行穿越了,以前根本就没有听到过这个国家。
村里今年一共走了十对夫妻。带着孩子响应国家号召去江北工作了,其实说白就是去开荒,那边的土地多,但是人口稀少,所以就在各省市调人过去,也就是直接落户到那里了。
人家剩下的九家都是两口子带着自己所有的孩子都去了,只有苏家,剩下了苏媛媛。原因就是苏媛媛的爷爷去世了,没有人再给她撑腰了。
这小姑娘是生在初八,尤其是腊月初八,在农村,如果女孩子出生带八的日子里,会不吉利,老话说女占八字方三家。所以她从小就是喝米汤长大的,她妈根本就不管她,怕被她方了,所以都是苏爷爷照顾她。
小丫头的记忆里都是爷爷,那个驼背,身体不好但是还是每天照顾她的老人家。这也是小姑娘唯一的一点温暖。
老人家今年开春去世,父母对她那是不管不问的,不过活计是一点都不能少干,而且还不能和他们三口一个桌子上吃饭。
秋后下来招工的信息,现在农村人最羡慕的就是能够成为正式工,所以一商量,就报名了。他们的计划里根本就没有带着自己闺女想法。
把家里的房子卖了,粮食卖了。不过村长不干,这样丢下这个孩子,也是给村里人填负担,所以在山脚下的那个老房子就留给了小姑娘,还有一百斤的玉米粒。其余什么都没有。
苏家三口头也不回,一点留恋都没有的离开了。奔着他们心中的好日子,好工作去了。只留下这个平时没有存在感的小丫头。
他们只留下一百斤的玉米粒,要是磨成玉米面绝对没有一百斤。这还是村长强硬的让他们留下来的。要不然这些都不会给小丫头留。
虽然小姑娘的年纪小,吃的也不多,但是在冬天的一直到开化的这三个多月中,她就只能靠着这点粮食过活。其实根本就不够。可是谁在乎?
所以她每天用半斤的玉米面煮粥,要吃一天。
因为父母走的太突然了,她也没来得及准备什么,那时候只能拼命的上山去挖野菜,可是都是秋天了,都已经老的嚼不烂了,但是总比一点菜没有的好。
还是村里年纪大的妇女看不过去了,给了她一些不实成的白菜,还有萝卜缨子,小萝卜。
她就帮着人家干活,她爷爷告诉过她,不能占便宜,天下没有便宜是白占的。
因为这几天太累了,还吃不饱,小丫头就没有起来。
苏媛媛叹了一口气,这“亲爹”给自己找了一个什么样的身份?这都是什么事?
再说还有几年就是饥荒的年代了。那个年代是奶奶提起来就会掉眼泪,实在是太苦了。那时候就是你偷藏了粮食也要防着有人惦记。那可是不一定能够保得住的。
她想到这里蹭的一下坐起来,不行,这样不行,自己可是不想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
在她的心里,对这个年代有一种特别的恐惧。奶奶说她曾经听说有人把饿死的人挖出来。
想到这里苏媛媛就下地,没有穿袜子的黑不溜秋的脚直接踩在了地上。都没有穿鞋。她从空间渡出一截绳子,那是买的登山用的保护绳索。直接的站在屋子唯一的一张瘸腿的桌子上,把绳子搭在房梁上,
既然“亲爹”坑自己,那么就不活着了,反正上辈子也过够了,没有什么意思。
绳套系好后她的脖子直接就伸进去了。这破烂桌子被她直接的踹翻了。
可是没有感受到窒息,她还狠狠地四脚朝天摔在地上。特么的安全绳居然断了?就这小身板也就是三十多斤的样子,能把绳子挣断了?
苏媛媛虽然接受过高等教育,但是她有空间,所以还是非常的相信怪力乱神的。不过这次她不愿意相信了。所以再次的爬起来,就不相信了,自己还就死不了了?
可是当第三次躺在地上,苏媛媛没有脾气了。好,既然这样不行那就想别的办法?还就不信这个邪了。
肚子已经咕咕的叫半天了,想着就算是死,也不要当饿死鬼。所以她都没有洗漱,直接的渡出自己准备的一份饭盒。
这是随机拿出来的,木须肉盖饭还有一根烤肠。
闻着肉香味,肚子闹的更加的欢快了。也不在乎卫生了,直接的蹲在地上来吃。
因为胃实在太小了,只吃了一半,实在是吃不下了。直接的收进空间。
这空间是跟着自己的灵魂过来的。苏媛媛想着就算自己死了,也会跟着自己的。这样就不浪费了。

2回不去
苏媛媛回想小姑娘的记忆,知道这里有一座新修的水库。反正自己是不想摔死了,上辈子应该是惨不忍睹吧?所以这次决定去跳河。对,去跳河,这样死相应该不会太难看。
已经吃饱了,身上也有了力气。实在是不愿意在这里多留一会儿了。
苏媛媛潇洒的转身出了这个破败的家。她凭着记忆直接到了河边,一点停留都没有,直接的跳进了河里。
第一想法就是太特么的凉了,这早晚都应该结冰了吧?
苏媛媛等着被淹没,可是为什么沉不下去?这下她真的生气了,一手指着老天,一边破口大骂“特么的,这是玩我呢?我不愿意活着还不行?”
可是她还是沉不下去。苏媛媛实在是太冷了。本来就是一副病容,虽然喝了灵泉水感冒是好了,可是这在冰冷的水里,还是感觉刺骨难耐。
在水面上浮了有二分钟,还没有等到她再次的叫骂,突然传来了跑步的声音。
苏媛媛僵硬的转过身看着跑过来的一帮人。通过记忆,知道这是妇女主任带着五六个妇女过来的。
“媛媛,你这是在干啥?幸亏我们几个在这里不远。”
“媛媛,你赶紧的上来。多冷啊。”
“是啊,你赶紧上来吧。要是感冒了,你哪里有钱去买药?”
几个人在岸边不停地劝着苏媛媛。都挺着急,苏家就剩下这么一个小丫头了。平时看着老实巴交的,就是知道干活。今天这是突然想不开了?
也不知道这是怎么想的,在苏家人离开一阵后才想起跳河来?
苏媛媛泡在水里,感觉真特么的太冷了。看着岸边焦急的几个人,还没有等到她自己上来,又跑过来几个人。
村长杨洪文跳了下来。一把抓住她,就跟着拎小鸡子似的,直接被拎上了岸。
几个妇女接住了苏媛媛,妇女主任抱着她往那个破家跑去。
苏媛媛在人家怀里颠簸,看着那紧张的脸,突然觉得有人关心还是挺舒服的。
这里的村民就和前世老家的村民一样,虽然个有心思,但是人不坏。
到了家里,直接被暴力的扒了苏媛媛衣服,然后把她塞进被窝。
“媛媛,你等着我去生火,一会就暖和了。”
外面传来杂乱的脚步声,听了妇女主任胡春华的吩咐,去家里拿姜去了。冰冷的水里泡了那么久,不喝点姜糖水要是生病感冒了可是怎么办?
苏媛媛就一直睁着眼睛望着房顶。心里疯狂的吐槽。自己这是连死都是奢望了?
现在想到死,就觉得头疼,心情不让自己去死了?可是这样的日子真的不想过。
就没有这样的。自己不想在这个环境下生活。想要解脱不行吗?“亲爹”凭什么就摆布自己以后的人生?就不能随了自己的心意?
苏媛媛想着,既然自己死不了,那就这样吧。反正不愁吃不愁喝的。
饥荒怎么了?想办法让大家伙多存粮食不就行了?到时候自己吃的好点也不至于被谁惦记吧?
苏媛媛觉得自己想通了。突然手里多出一杯水一口气喝下去,这才闭上眼想着以后怎么生活。
既然死都不能死,那么就活着。“亲爹”送自己过来,自己也不能“辜负”它的好意不是?
虽然对这个时代恐惧,但是自己有保障,这样还不能活那就真是大傻子了。
再说这个也不是自己生活的那个世界,有什么慌的?
吃穿不愁,还担心什么?上辈子自己都没有好强心,这辈子也不会突然就改过自新做个五好青年。所以随波逐流顺其自然也挺好。
苏媛媛想通了。前世无牵无挂,身后事也都安排好了,来这里见识一下也是不错的。
妇女主任胡海华进来了,坐在炕上,也就是苏媛媛的枕头边“丫头啊,好死不如赖活着,这人啊,就没有过不去的坎。虽然那两个狼心狗肺的把家卖了,但是地还是有你的。
只要有地,就能活着。你年纪小,可是你啥活都能干。一样能活着。
别想不开,没事的,没有他们,你还能活的更好。”妇女主任给小丫头做思想工作,就怕看到这活生生的小丫头就这么去了,心里过意不去的。
苏媛媛清了清嗓子“大妈,我要说我没想死你相信不?”
胡海华没有想到这小丫头会和自己说话。还愣了一下。
“大妈,我就是想着去洗洗澡的。”苏媛媛睁着眼说瞎话。她可是不想别人说自己是想寻死,那样也太丢人了。
“大冬天的你洗什么澡?”胡海华也拿不定这丫头说的真的假的。作为一个村子的长辈,自己应该做的也做了。不过以后多关照这个小丫头点吧。
“大妈放心,我以后不会了,是我想错了。我以为天气虽然冷,但是水应该不凉吧?可是下去才知道,水也是真的凉。
大妈,谢谢你和另外的几个婶子,还有村长。我以后再也不犯傻了。”
“行,你想明白就行了,不过我怎么觉得你和以前不一样了呢?”
苏媛媛惊了一下“大妈,那是我认为你是好人,我以前说话他们都不爱听,所以我才不说。现在他们都走了,也没有人管我了。我当然想说话了。”
胡海华同情的看着这个丫头,虽然都说女孩子占八字命硬,但是怎么也是自己的孩子,就能那么狠心的丢下她,就冲着这个,他苏大强在外面也好不了。
这时候去取姜和红糖的都过来了。因为苏媛媛是被扒光了塞进被窝的。所以就没有起来。
“谢谢两个婶子了。”
“客气啥,你只要别犯傻了,好好的活着就行了。活着多不容易啊。咋还能轻易的去送死呢?”
“婶子,我没想死,是想着去洗澡着,这以后也没有人打骂我,没有人不给我饭吃,只要我自己能够好好的干活,就能吃饱了。我干啥想不开去寻死?”苏媛媛尽量表现出来非常真诚的表情对着三个女人说着瞎话。

3死心
苏媛媛抹去那寻死的片段,这绝对不是自己干的。打死都不能承认,哪怕让别人认为自己是傻子,也不能让别人说自己不想活了。
三个女人互相看了一眼,看着小丫头一脸懊恼认真,心里已经相信她的话了。
“丫头,我去给你煮一碗姜汤,你喝了,可是千万别有病了。”
“大妈,时间已经不早了,你们都回去吧,谢谢两个婶子的红糖和姜,我一会儿自己煮就行了。”
三人也就点头离开了。都有一大家子的人呢。
苏媛媛躺在被窝,感觉浑身的刺痒,过了大概有十分钟,知道也不会有人过来了。想着进了空间。
拿起剪子就把自己的那枯黄,薄薄的一层头发剪了,这个时候也不用出去,等到开春了也是几个月以后了,到时候头发也能长出来了。
躺在浴缸里,不自觉的就想起了前世,小时候父母离婚,自己就是那拖油瓶,被踢来踢去的。自己倒是无所谓,空间里有很多父亲每次喝多了甩给自己的钱,还有平时自己积攒下来的熟食,就是自己过几年应该也是没有问题。可是因为自己年龄小,最后还是身体不好的奶奶养了自己。所以小时候就是在农村长大。
爸爸说一个心高气傲,有能力有野心的草根成功人士。他就怕别人说起自己的出身,所以才不惜用手段和那个只有小学文化的妈妈离婚。
当然自己也是他不愿意提起的,毕竟长相不随他,和自己亲妈一样黝黑壮硕。
所以在奶奶收留自己以后。爸爸每个月会给五千块钱的生活费,一直到苏媛媛十八岁。
虽然这对于一个大老板来说还不够他一顿饭钱,但是对于在乡下生活的祖孙两来说,那是可以过富足的生活的。
因为是拖油瓶,被人嫌弃。所以苏媛媛从小就安静老实。
又因为有空间,所以她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的。很少和小朋友玩。
她唯一的爱好就是收集东西,什么都行,虽然不至于说是捡破烂的,但是只要自己能够遇到觉得对自己有用的东西,就一定会收起来。
奶奶的身体不好,因为小时候赶上了饥荒年代,差一点就饿死了,所以伤了根本。
老人家过日子非常的仔细。家里能卖的菜都去集上卖了,一个月收到五千块钱可以存起来五千二。那二百就是省吃俭用省下来的。所以祖孙俩的日子就是能够吃饱,想要吃好就不用想了。不过苏媛媛从来不抱怨。
自己空间里有灵泉水,别问为什么知道是灵泉?因为被父母大战无意中伤到头后喝了那水,没用上一个小时,伤口就愈合了。不是灵泉又是什么?
所以祖孙俩每天都会喝用灵泉水稀释的水,奶奶的身体也强壮了很多。当然自己也是不再黝黑,反而成了一个漂亮的女孩子。
祖孙相依为命,奶奶最喜欢的就是和苏媛媛说起她小时候的事情。
其实苏媛媛知道老人家的意思,就是让自己能够会过日子,不要羡慕邻居家的那两个女孩子,整天就知道花钱。
反正她从小就知道那个饥荒年代人们真的和长征一样,吃草根,啃树皮。奶奶家本来六个孩子,最后只剩下两个,就是奶奶和舅爷。
舅爷的身体也是一样的不好,而且都没有结婚就去了。
奶奶结婚嫁给爷爷,也就只生了爸爸这么一个孩子。当时也差点就没有缓过来。
所以苏媛媛从小就孝顺奶奶,那是绝对得听话,让往东就绝对不会往西,家里的活计都是她抢着干,在村里也是干活的一把好手。老人家们也愿意告诉她干农活的小窍门,这些都是成年累月积累下来的经验。
就这样,从六岁一直到十六岁,自己就是在老家长大的。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自己去报道的那一天,奶奶去乡里的站点送自己,看着自己上车。她一个人回家的时候,被一个喝醉酒的司机给撞了。
那家伙跑了,等到自己感觉心悸,下车回来的时候,看到倒在血泊中的老人家,就算给灌了灵泉水,还是没有挽回失血过多的奶奶的生命。
大老板的爸爸回来,找人查到了肇事司机。不过最后对方想要给了五十万私了。
苏媛媛不愿意,非要那个肇事司机偿命,可是那人是爸爸现在媳妇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
苏媛媛声泪俱下的控诉着,奶奶那个不孝顺的儿子最后决定把五十万都给了自己,另外加了一百万,从此以后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自己不要这钱,一次又一次的上告,学也不上了,她就是这么的轴,谁说都不好使。不过村里的老人都对她非常的满意。知道这是一个有良心的好孩子。
这下可是让那个男人觉得非常的没面子,干脆就不管了。最后那个肇事司机被枪毙了。
当然五十万没有了,最后判定陪给了五万块钱。
那个自己叫爸爸的男人最后还是给了自己一百万,从此就是陌路人。
苏媛媛用了两年的时间告状,最后赢了,才把奶奶入土为安。可是这时候也不能上高中了。
不过她非常的执着,又是一次又一次的去学校找,最后校长真的被她感动了,给了她机会。
高中三年,她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海市的大学。
村里各家各户捐款,给她办了升学宴。都知道这个丫头有钱。不过大家对她非常的心疼。再说也都不在乎再五十一百的,毕竟也是大家伙吃饭不是?
那个男人无意中翻看报纸,看到那个自己根本就看不上的闺女居然是县里的高考状元,而且还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海市大学。
这真的出乎他的预料,不过自己现在有了媳妇,有了两个孩子,而且因为老人家的事,这个孩子对自己非常的仇视,她就是再有本事又怎么样?
苏媛媛离开了自己生活二十多年的老家,在外面那是天高任鸟飞,不过每到过年过节的时候,都会给村里的一百多户人家一家一盒点心,这也是她的一点心意罢了。

4回忆
在海市大学四年,因为股票投资准确。很快手里的一百五十多万就变成了三千多万。
她有了自己的家,虽然只有两室,但是那是真真正正属于自己的家。
无所事事的她因为不用为生活奔波,所以就每天宅在家里。不过空间从来就没有忘了填充。
家和空间是她最大的依赖,尤其是空间,让她感觉到踏实。
在那个男人投资失败,倾家荡产的时候,苏媛媛拿出了三百万给他,这才真的是彻底的了断了他们之间的父女关系。
苏媛媛每天过着无所事事的日子。她没有野心,也不膨胀,同学聚会都不去参加。每天就是购物购物,填充自己的空间。
上学的时候没有要好的闺蜜,毕业后也没有好朋友,总是独来独往。当然了,更是没有男朋友。
虽然长相漂亮,但是架不住一句话都不说啊。她对所有人都冷漠,任何事情对于她来说好像都是无所谓的样子。
一直到了她四十岁,老家传来了消息,她的爸爸去世了,亲妈和那个男人的媳妇在灵堂里打起来了,而且两个女人也一起跟着去了。
苏媛媛听到这个消息以后,那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是多大的仇恨啊,也是啊,对于亲妈来说那个女人就是破坏她家庭的小三,让她没有办法过上好日子的仇人。
她冷心冷肺惯了,根本就没有想着回去。可是老村长给自己打电话,“媛媛啊,就是他们再不对,也是你的亲爸妈,现在都去了,你怎么也要回来看看的。
知道你这个孩子委屈,但是人死如灯灭,你也没有必要因为这最后一点事,名声都不要。”
苏媛媛最后还是买了机票回去了。不为别的,就为了村里人,老村长对自己的善意。
因为两人互殴,那边的两个孩子也帮忙自己亲妈了。造成了死亡,所以他们连最后送他们的父母的机会都没有,男子判了十年,女人判了八年。
她就是冷眼旁观的看着办丧事,一滴眼泪都没有。
等到他们下葬后,她订购了五千斤猪肉,一千五百斤的猪肉送给村里一家十斤,这也是报答村里人的一点心意。剩下的都收进了空间。
回到海市,继续过着混吃等死的日子,她从来就没有想过成家,虽然非常的喜欢孩子,可是知道自己将来一定不会是合格的母亲,所以她宁愿每个月都给孤儿院送生活用品。但是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收养一个孩子。她怕自己教养不好。
这样的日子过了十年,还是她独自一人生活,她有点烦了。这样的日子过够了。
所以她去立了遗嘱,将来自己死后,所有的财产成立一个救助基金。专门给孤儿院那些有问题的孩子提供援助。
她觉得自己就是老天的亲闺女,在股票上她从来就没有亏过。现在银行户头下起码的有一个亿了。所以她抛售了手中所有的股票,全部放进了银行里。还引起了股市的动荡。
手中有钱,虽然现在什么都不干,但是她光是吃利息都够了,从来就没有想过换车换房,秉承了奶奶勤俭持家的好习惯。
在她五十五岁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已经实在不愿意在这里生活了。所以打包简单的行礼,去了东北的大山。
孤僻的她独自一人在山上生活。又从新过起了种田的日子。
这样苏媛媛反而踏实了,觉得这样的日子是最适合自己的。再也没有那种无聊的感觉了,也不觉得厌世了。
可是好景不长,她这样在山上生活,被森林警察找到了。
她这样是不合法的,所以又马不停蹄的办手续,这人啊,往往都是有了激情才会得意忘形。苏媛媛就是这样。
当她把所有的手续都办好了。独自一人开车上山,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歌曲,认为自己终于安心的住在山上了,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了。想着自己开辟出来的那块地,脸上都是笑容。
可能是“亲爹”看不惯她这样。让她开着车直接的坠入了山涧。穿越到这里。
算了不想了,可是比较发愁的是没有现在自己可以穿的衣服,准备的都是成年人的衣物。
对喽,还有自己给孤儿院准备的衣物,这是在某网站上看到的特价信息,本着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的想法,讲了一火车的好话,又给便宜了一些,所有码数的冲锋衣,羽绒内胆的棉衣棉裤,还有毛衣毛裤,秋衣秋裤都卖给了自己了。
这是还没有来得及送呢,想着等着自己安定下来,就开车送去当地的孤儿院。没想到便宜自己了。
自己现在这身体也就一米一,三十斤的样子,找出了100码的,穿着还是肥了,不过也就只能这样了,95的短了。
找出一条可爱的四角裤,穿上秋衣秋裤,毛衣毛裤,棉衣棉裤,又找出了一身墨绿色的加绒运动衣套上。
又找出一顶毛的加绒的西瓜皮的帽子带上,不错,在外面也不会冷了。
出了空间,看到丢在地上的衣服,认命的收拾起来。一会儿洗干净了,还是得套在外面。
肚子又饿了,拿出剩下的半盒木须肉盖饭。觉得不解馋,又找出一块卤牛肉,还是蹲在地上吃饭。
吃饱后看着这黑咕隆咚的屋子,苏媛媛给自己做心里建设,姐什么没有经历过?这算啥?
找出一套小姑娘不舍得穿的补丁比较少的衣服套在外面,这才开始做卫生。
堂屋的火已经灭了。没有办法,只好再次烧火。不是不想长期待在空间里,而是不允许,最多也就是两个小时的时间就会被温和的送出来。
屋子里的被褥,炕席都卷起来放在另一间屋子,这个明天再收拾现在先把晚上住的地方收拾出来。其余的以后再说。
空间里没有炕席,但是有凉席,这还是以前用过的竹子片的,这炕是新搭的,不过苏媛媛还是扫了一遍,怕有虱子,跳蚤一类的,干脆又喷了一遍杀虫剂。
这味道可是在屋里待不了,只好去收拾堂屋。

5现实
回到屋里,找出蜡烛点上,这小姑娘是一到天黑就吓得躲在被窝,她也没有煤油灯。
其实以前是有的,不过家里所有的东西都被卖了跟她一分钱的关系都没有。
屋里杀虫剂的味道也散去了,铺上了凉席,大小将将好。
从空间里找出一块海绵,这也是她以前在农村老家用过的。被褥也都是以前的,并没有拿出新的,不是没有,而是不想太招眼了。
不过按照正常的情况,也没有人会过来找她的。她所有的时间都是在干活,没有小伙伴。
这下终于可以安心的躺下了。没有电,自己空间里的取暖设备都用不上。感觉一床被子有点冷,再来一床盖上。
本来以为自己会睡不着,可是没有想到一睁眼外面已经大亮了,迷迷糊糊的想要看时间,才想起来已经穿越了。
就算现在有手表,可是时间也对不上,干脆就起来,不过运动衣没有穿,还是外面套上那套衣服。
今天的任务就是把这个以后要生活的家收拾干净了,要不有洁癖的她真的想再死回去了。
真是服了“亲爹”了,只要想到死,就觉得头疼。活着,我好好的活着还不行吗?
起来蹲在院子里刷牙,突然想到这里现在不一定有牙刷,以后干什么都要低调点了。
昨天没有注意,院子里还有一口井。就是那种压水井,这可是最能让苏媛媛高兴的事了,她还想着要是喝河水,是不是就是再喝洗澡水?
这下好了,有井水喝了。前世家里在九零年以前都是自家有水井的。她也用过,这小院子还挺不错的。也算是自己安身立命的居所了。
回到屋里,拿出一碗牛肉面。知道自己吃不了这一大碗,拿出小碗分了一半,还有一颗卤蛋。
美美的吃完早饭。这才继续干活,又检查了一遍住的屋子,已经收拾干净了,其实主要是没有什么需要收拾的,空空旷旷的,就是四个墙角。
对面屋里就是一个土炕,还有两个大水缸,这是放粮食的。收拾干净后,把旧炕席铺上,被褥都拆开。一会儿还得洗棉衣。
压水,烧水,洗衣服用了整个上午的时间。
人小力气小,根本就拧不动棉衣,但是还不舍的用甩干机,实在是这棉衣就算洗了,也过不去自己心里那道坎。
院子里的晾衣绳上挂着一上午的劳动成果。苏媛媛觉得这样也可以的。
家里算是都收拾干净了。现在她最应该干的就是拾柴火。刚才烧火的时候看了看,照着自己的用量,估计一个月后就没有柴火烧了。
吃完午饭,背着筐拿着绳子上山了。她家就在山脚下,她独自一人上山都没有别人发现。
在小丫头的记忆里,这大山可是非常的危险的,小孩子根本就不让靠近。大人们也是成帮结队的去一次,不过也就是最多到半山腰就回来。
苏媛媛不怕,她有空间,不行就躲进去。动物们不会等两个小时的。
这次的主要任务就是砍柴,没人上山是好事。这样也就是便宜她了。
事情往往都是想的美好,但是到了实际上就让人崩溃了。
一路上都是松柏树,这些也不能当柴烧,都是活的,郁郁葱葱的,下不去手啊。
苏媛媛不死心,继续往上走,都走到了半山腰了,也就发现了很多的枯草。这个是可以烧的,就是不禁烧。
还就不信这个邪了,咬着牙继续往山里走。大概又走了一个小时的路程,谢天谢地,终于发现了别的树木。而且还有很多的枯树。
这对于别人来说弄下去麻烦,但是对于有空间的苏媛媛,那根本就是小意思。
可是当她用安全斧砍树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太天真了。
根本就砍不动。她空间里也没有砍树的工具。怎么办?现在她看清了现实了,就算这些枯树弄下去,也没有力气砍成可以烧的柴火。
异想天开了,苏媛媛坐在一边啪嗒啪嗒的掉眼泪,这可怎么办?
哭够了,认命的站起来,既然树干不行,那就树枝,人啊,不能好高骛远。
因为浪费了很多的时间,天也不早了。不过还是捡了有三大捆的树枝,都收进空间。
必须得回去了。晚上下山可是挺危险的。
又弄了两大捆的枯草,一路小跑的下山回家了。
天黑了,把柴火直接的放在了院子的棚子里。
吃过晚饭,想着明天一定早早的就上山。
太累了,没一会儿睡着了。
今天梦中都是小姑娘经历过的一些事情。爷爷含辛茹苦的养大她,父母在爷爷去时候对自己非打即骂的场景。
苏媛媛就是一个看客,体会着小姑娘的艰辛的生活。
能够活到八岁,真心的不容易,苏媛媛突然觉得自己上辈子的爸爸已经很不错了。
那时候村里的长辈和自己说过,养儿方知父母恩,自己这没有孩子,通过看小丫头的日子,心里也不再恨那个对自己不闻不问的男人了。虽然他没有给自己爱,但是是实打实的养了自己。
第二天起来,吃了一个肉夹馍,一罐牛奶。继续上山。
其实她想过想去村里借砍柴刀的。但是这样就要解释很多。还是算了,等到自己有钱了,也去买一把。
还是昨天的地方,她继续的捡树枝,够了一捆就收进空间。怕有人看到说不清楚。
中午就是在山上吃的。地上的树枝也不是特别的多,她现在是已经脱离了半山腰了。可是她自己没有注意。
今天已经捡了五捆的树枝了,但是苏媛媛知道这远远的不够。
以前家里的玉米秸子都被那两口子卖了,根本就没有留给她。
一整天都是在猫腰干活,就是这身子有干活的底子,也是吃不消了。
靠在一棵树下,从空间里拿出块奶油蛋糕。狼吞虎咽的吃光了。又喝了一罐牛奶。想要休息一会儿。
可是总是感觉心神不宁的。实在是心慌的厉害。所以她放弃了想要休息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