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可可韩云城

第1章:狗血穿越,同名女配?
当你发现自己穿成了同名同姓的凄惨女配你该怎么做?
是拼命回忆剧情规避风险呢,还是随手一笑,将人设崩塌,转危为安呢?
林可可只不过是睡前看到了一篇叫《大师姐,吃完别想逃!》的玛丽苏狗血小说,点开一看,没想到里面有跟自己同名同姓的女性角色。
看完后,林可可只想说一句,作者不做人,把女性角色安排的那么惨,哭的她上气不接下气。
怒火攻心的林可可半夜起来上网在作者的小说下面发布了一个大长评,控诉她只把女主当做自己的亲生孩子,什么好的奇遇好的机会好的男人都给了女主,其他女配连肖想都不能想一下。
不光如此,女配们还个个结局凄惨,简直就是用配角来强行降智烘托男女主。
发完睡下的林可可越想越糟心,她暗暗发誓,要是有一天她穿成了女配,势必要把女主的所有机遇全都抢过来,这种没脑子只靠美貌来获取男人和身边人关注的笨蛋女主真的不值得她同情。
明明书里的所有女配都没招惹女主,只是单纯爱着自己爱的人,这难道也不行吗?
【宿主怨念已收集,现在开始绑定。】
【绑定成功……传送即将开始!】
???
林可可拭干眼泪,往后退了几步,“你是谁,谁在说谎?”
【尊敬的宿主大人,我是女配逆袭系统,刚才听到了你的心愿是夺取女主的一切金手指,我们可以帮助你。】
乌发披散在肩头,林可可只愣了一瞬,于是她毫不犹豫的朝着黑夜道:“可以帮我穿到小说里去吗?”
【可以,传送马上开始,宿主真的答应要去改变小说里面所有女配的结局吗?】
“我当然答应!”
【好的,传送开始……55%……96%……100%】
【预祝宿主好运。】
忽然,巨大的白光笼罩在林可可身上,林可可闭上眼睛,放任身子进入沉睡状态。
当再次睁开眼睛时,她就蹲在一面墙上,墙高几尺,根本没有什么落脚的地方,吓的林可可要死。
林可可立马改蹲为趴,双手小心翼翼的扒着高墙。
“这是怎么回事?小宝,小宝,你在吗?”
【宿主不要心急,你已经到达小说世界了,这是第一个场景,竹池。】
林可可错愣抬头:“竹池?”
竹池是男女主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也是男主动情的地方,因为女主是修真界第一美人,每ⓈⓌⓏⓁ次出没的地方都会引来一片狂蜂浪蝶,所以她为了躲避那些男弟子就只好跑到男主的领地竹池这里来。
突然,一阵声响传来,林可可耳尖,立马偷偷看去。
女主温且柔正在竹池旁边宽衣解带,好像正准备沐浴。
林可可大惊,尼玛,所以系统把她放到这里的原因是为了好偷看人家女主洗澡吗?
【错错错,大错特错,是为了男主进来时他好英雄救美!】
林可可皱眉,英雄救美女主吗?小说里面好像没有写这段耶。
【小宝:嘿嘿嘿,等下你就知道了。】
【宿主,突然有一个设定需要你来完成,就是我们系统部门为了剧情需要特意调整了一下你的身份。】
林可可蹙起眉头,什么设定?什么身份?
【就是为了更好的完成你的心愿,系统临时决定让你用女身去办事,这能省好多事,知道吗。】
林可可惊愣,立马摸了一把胸口:“女身,我难道不是女身吗?”
【抱歉,之前宿主是女扮男装的身份,现在全宗门都以为你是小师弟。】
闻言,林可可咆哮:“你们什么意思?”
【不是啦,就女扮男装,之前是设定是这样的,这回不是给你变回来了吗。】
小宝擦汗,幸亏提前跟宿主说了一声,要不到时候她发现了一定会杀了自己的。
知道是为了更好的完成心愿,林可可也没那么动气了。
“行吧,那宗门那边的记忆是不是该修改一下了!”
林可可阴森森的说,可见她还记恨着小宝刚刚说的话!
【当然啦,包在我身上,现在的宿主只要好好走剧情,其他后勤工作都由小宝来为你处理!】
小师妹趴在高墙上,乌发高束,发间只用了一根木钗,柔软的淡色纱袍穿在身上,腰肢纤细。
肌肤雪白,隔着不远他看着也觉得晃人。
林可可不知道的是,在她身后的不远处,站了一位清风明月般的人物——
疏朗俊逸的面容,飘飘欲仙的身姿,举手投足间全是优雅矜贵,张容昀是林可可为数不多喜欢的男主了,温润如玉,大方豁达。
根本不知道身后有人的林可可实在趴不动了,她看着女主宽衣解带到下水洗身,整整半个时辰,她连男主的一片衣角都没见着!
人家女主马上要上岸了,这男主咋都还没来,这让她怎么搞破坏吗?
林可可咬牙切齿的道,额间也不知不觉憋出了豆大的汗珠:“小宝,你这到底怎么回事,男主呢,男主没来,算什么英雄救美?”
【哎,我不清楚,等我查一查,你先别急哈!】
能不急吗,她快坚持不住了。
结果,说完还没几秒,林可可就因一个没抓稳而直直摔到女主洗澡的竹池里了。
“啊——救命啊!”
嘭——
林可可落入水池砸出巨大的水花,整个身子完全没入水中,鼻子进水呛到喉管,真的难受至极。
“咕噜咕噜……救命,咳!”
林可可放肆拼命挣扎,脚ⓈⓌⓏⓁ在池底打滑,压根就站不起来,她甚至的在想,她会不会成为有史以来第一天穿越就狗带的凄惨女配呀!
“救命……”
温且柔被溅到身上到处都是水,她无奈的抓住浅池里挣扎的女人,一把捞起。
谁知林可可起来看不清,将温且柔当做水中浮木一样抱的紧紧的,生怕自己又要死一次了。
温且柔看着像考拉死死挂在她身上的林可可,语气不好的道:“偷看那么久也就算了,还站不稳摔下来,以后出去别跟别人说你是我的小师妹。”
“咳咳咳咳咳咳!”
林可可趴在温且柔的肩膀上咳嗽,她几乎要把肺都要咳出来了,抬起眼时,眼睛都睁不开。
林可可闭上眼睛,苍白惊艳的面容让身为第一美人的温且柔也有些自愧不如,乌发披散开来,一缕一缕的黏在她的脸上,身上浅色的纱质衣袍被打湿贴在她玲珑有致的身材上,让一直看戏的张容昀也不由得多看一眼。
“师姐,对不起!”
林可可认错态度超级好,这种时候她可不能讨女主嫌,一定要在她面前立一个乖巧听话的人设,让她毫无防备的相信自己,这就能为以后把女主给拉下来做好铺垫。
“对不起有用吗?还不下来,整日惦记着别的,难怪修为一直不曾精进。”
温且柔一直在数落林可可,这让林可可想到了现实世界中的母亲大人。
林可可委屈的松开搂住温且柔的手臂,慢慢从她身上下来。
结果令人没想到,这水只到她腹部深,她刚刚还一直扑腾以为这水能淹没她了呢。
再抬眼时,温且柔已经上岸准备穿衣了,明艳的面容,墨黑的长发,姣好的身材,这让林可可十分羡慕。
温且柔转过头,眼尾一挑,染着红蔻的指尖拉上衣服:“飞机场,走了!”
O_o!!
“小宝,她说什么,我是飞机场!?”
【宿主不要听她瞎说,你不是飞机场,最多算个小笼包。】
林可可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腰肢款摆的温且柔自信的走出竹池。
林可可简直怒不可遏,大声朝天吼道:“什么小笼包,我的36D大胸呢,重新给我换,我要我原来的身体。”
【抱歉,不可能呦,系统没有能把你身体送过来的权利。】

第2章:认错不积极,脑壳有问题
张容昀飞身下来,把刚上岸的林可可顿时吓到捂住胸口。
小师妹乌发淡唇,眼眸睁大,白皙纤嫩的手臂死死捂住胸前,生怕他看见了什么,可张容昀根本没往这边想,他褪下衣衫扔给了林可可,耳尖不自觉红了起来,这让林可可接住的一脸懵逼。
张容昀偏头看似关心的说,清澈的眼眸却看向别处,“你身子弱,小心得了风寒。”
小师妹自小来宗门时身子就弱,虽说性子孤僻不喜见人,但也是师尊座下的徒弟,为人师兄,没法不去关照。
张容昀墨发纷飞,身着一袭鎏金白色衣袍ⓈⓌⓏⓁ立于林可可面前,脚踩金丝履,腰间绑带环玉,眉眼温润如玉,妥妥的是从画中走出来的水墨仙人。
【撒花~男主终于来了,宿主抓住机会亲近一下。】
林可可裹紧衣衫,岸上的微风拂过,直吹的她牙齿打颤。
“谢谢。”
娇软的声音一出口,就连林可可也觉得是不是太做作了。
张容昀一听见小师妹的声音,心中不免有些涟漪,试想一个正常男人听见如此娇软好欺的声音,心神不定是最为正常的。
小师妹一直沉默不语,他的衣衫很大,裹在她身上时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张容昀走上前单手搭在她肩上,咽了一下口水道:“小师妹,该去师尊那请罪了。”
“啊,我请什么罪?”
林可可这才回过神,看着肩上的手臂,她有些猝不及防的抬头看着张容昀。
小师妹昳丽的面容美的让人经常会心跳加速,就拿张容昀来说,他一眼过去,心跳就迅速失衡,不知为何,面对小师妹时,他总是克制不住自己。
张容昀清了清嗓,语气郑重的道:“师尊已经知道你偷懒没去修炼还闯祸的事了,方才传音过来让我带你过去。”
什么!男主之一的谢怀云又要出来了吗?小说剧情不是她被带过去啊,明明就是张容昀不小心偷看到了女主洗澡,女主恼羞成怒之下一举状告师尊才是呀。
这咋又变她了?
【宿主不要慌张,你都说了要夺取女主金手指,这点随机应变的能力还是应该要有的哈!】
【第二场景,穿云殿剧情准备完毕,请宿主迅速前往穿云殿进行剧情。】
林可可:……(她发现系统也不做人。)
穿云殿。
林可可被扔下来时,膝盖直接跪在冰凉的白玉板上,痛到林可可眉头一皱。
张容昀不是人,怜香惜玉不会吗,一定要这么对她!
林可可跪在诺大的穿云殿中间,周边都是乌泱泱的一大片人,这其中大多数是准备看林可可好戏的人。
林可可人缘在宗门之中不算好,甚至可以说路人缘败坏,一天到晚独来独往惹得很多人都不喜欢这个孤僻的小师妹,当初师尊将她带回师门时就遭到了众多长老的反对。
而韩云城就是一个妥妥看不起林可可的人。
风流倜傥的面容之下,有的只是对林可可的厌恶,一个姑娘整日不思修炼也就罢了,有时间就躲懒没修炼,毫无上进之心,他才看不起。
宗门之人都说她孤僻冷傲,只有韩云城不这么想,他想林可可一定是个心计很重的姑娘,要不然为啥做事没做成每次还能连累一片人,完全宗门败类一个。
今日还闹出躲懒爬墙之事,韩云城昂起头张扬一笑道:“这回,师尊一定不会在包庇他了。”
林可可身姿挺拔,即便被人上下打量也不丧失自信的态度,她只微微低着头,全身湿漉漉的,衣服乌发都贴在身上,姣好昳丽的面容出现,到让现场之人ⓈⓌⓏⓁ倒吸一口气,这平日里看着孤僻不近人的小师妹竟然长得这么好看,莫非是他们不常看的原因吗。
不知为何,韩云城心跳忽然漏了一拍,但这小插曲根本没让肆意张扬惯了的韩云城放在心上,他现在唯一的能做的就是使劲看林可可笑话。
只要林可可出的丑越多他就越开心。
高台之上,坐着一位谪仙一般的人物,银发薄唇,俊美无涛,一袭白衣胜雪,身姿挺拔,犹如长在高山之上的雪莲,高高在上又俯瞰众生。
他是小说男主之一,也是原主的师尊——谢怀云。
站在谢怀云身边的温且柔一脸平静的诉说林可可方才在竹池的“恶行”,那眼神里还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别人没看见,林可可却看的一清二楚。
林可可实在无语,但也说不了什么,是她做的混账事,说了也不起什么作用,还徒增男主的厌恶。
“林可可,你可知错?”
林可可立马低头认错,一字一句说的极为抑扬顿挫:“师尊,是徒儿的错,错在不该偷懒玩耍还偷跑到竹池,错在不该不按时修炼,经过这次之后,徒儿一定洗心革面,一定发愤图强,一定好好修炼,一定好好改变自己,所以请求师尊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变得更好的。”
一口气说完,林可可还有些缺氧,身子摊下来吸了一口空气,一瞬间就立马焕发光彩。
林可可还怕谢怀云不信,立即磕了三个响头说道:“徒儿对天发誓,下次一定不做这种有损你老人家名誉之事了。”
老人家!高台座上的谢怀云那张终年寒冰似的面容上有了一丝龟裂。
众人听言也十分佩服林可可,这小师弟果真大胆,这种话都能说出口。
林可可趴在地上,白玉板上凉气入体,本就让衣服还没干透的林可可寒上加寒。
“小宝,我有点冷,可不可以让我热一点。”
【宿主厉害,肯定学校里的检讨没少写……抱歉呦,系统没有为身体加热的功能。】
于是,林可可一个喷嚏直接打在了大殿之内,殿内瞬间鸦雀无声。
林可可裹紧张容昀给的衣衫,但她还是觉得身上有些冷。
小师妹揉了揉通红的琼鼻,昳丽惊艳的面容上此刻显得苍白无力,眼眸垂下,长睫扇了扇,身上披着一件白色衣衫,在内里颜色的衬托下,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谢怀云眉头一皱,指尖一动,林可可立即被传送到了谢怀云身边,也就是温且柔旁边。
梨花带雨的温且柔看着哎呦一声趴在地上的小师妹,有些无奈的扶额。
这也太蠢了一点吧。
在谢怀云的示意下,温且柔动用干衣之术,将林可可全身上下都烘干了一遍。
被温暖包围的林可可开心的睁开眼睛一把投向温且柔的怀抱里,“谢谢大师姐,我就知道你还是疼我的。”
温且柔挣脱不得,脑海里又想起了竹池里的那一幕……
“从我身上滚ⓈⓌⓏⓁ下来,我只帮你这次,你不必对我感恩戴德。”
温且柔开口,说出了她最不想说的话。
林可可点点头,立即松开手。
张容昀的衣衫落地,林可可没注意踩了上去,这让下面看着的张容昀眼睛一顿。
林可可却没心没肺的转头扑向谢怀云,抱着他腿放肆替自己求情:“师尊,徒儿真的错了,你就原谅我好不好,我下次一定不这么明目张胆了。”

第3章:欢喜冤家,韩云城
“你的意思是下次就不明目张胆咯?”
林可可转头,一见是一个眉眼肆意的少年说的话,于是她就在脑海中疯狂call小宝系统。
“他是谁,快给我信息,救命。”
【男主之一的韩云城,位列金丹之列的少年天才。】
韩云城扬起头,别提多意气风发了,他的一双桃花眼微微眯起,俊颜如玉,身姿挺拔,宽肩窄腰的,像极了一只得意洋洋的小狐狸,这种动物是林可可最讨厌的。
“靠,原来一直和原主不对付的人就是他韩云城呀,我明白了。”
林可可一挑眉,语气锋利:“我师尊都还没放话你在这说什么屁话,小爷也是你能教训的吗?”
韩云城闻言睁大眼睛,没想到林可可会这么对他说话,她平日看见他就像老鼠见到猫一样,躲都要躲远点才行,没想到仗着有师尊撑腰,她竟这么无礼。
谢怀云皱眉,他们两个只要一在一起就不让人省心,“都闭嘴。”
林可可瘪着嘴回头为谢怀云捶着腿,一脸狗腿子样,韩云城简直看不起。
“呵,师姐,我看今日的林可可比起昨日格外的不一样,这性子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你说是不是。”
韩云城眼睛转了一圈,看着一旁默不作声温且柔,心中突然有了一个计划。
温且柔也觉得今日的小师妹格外不一样,平日里的她根本不会那么的献殷勤。
孤僻惯了,有一天竟然能做到与之前的性子那么的大相径庭,这着实会有点让人怀疑起来。
而谢怀云就是这种直接的性子,他捏起林可可的手腕一探,良久,他皱起的眉头陡然放松,语气好了很多:“你突破筑基了?”
林可可挠了挠后脑勺,有些尬笑道:“我突破了吗?”
【警报!!谢怀云这是在试探你,你还在筑基期,请不要被带偏了。】
林可可瞬间清明,眼神镇定自若,手指却搅在一起:“哪有,师尊又不是不知道徒儿是个废材,筑基期哪那么容易突破嘛,又不是拥有师兄师姐那么逆天的天赋。”
狭长寒冷的眼眸看向趴在腿上的林可可,谢怀云知道,绕是给林可可千百个胆子她也不敢骗人。
他刚刚试探过了,这个土地没有被其他人给夺舍。
“好了,闹了这么久也该散了,林可可,罚你去竹池扫一个月的地来补偿你大师姐。”
谢怀云是修真大能,也是修真界唯一最有希望的飞升者,他的话语,没有一个人ⓈⓌⓏⓁ敢不信的。
林可可没想到那么容易就脱身了,她忙不伶仃的点头道:“没问题,徒儿一定好好打扫。”
“散了吧,为师累了。”
——
跪了这么久,林可可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这让经过身边的人一个个的都在嘲笑她。
林可可装作没看见一样走的飞快,她才不屑于跟这些NPC讲话呢!
“啊!”
温且柔走的不疾不徐,她的身后都是些爱慕她的男弟子,一路上疯狂慰问,搞得她一点也没兴致回话。
刚走到转角处,她就说了一些好话打发走了那群人。
谁知一刚转身就看见了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林可可。
高高翘起的是……(-_-)!
小师妹趴在地上喊着疼,双手双脚都没力气,她一边哎呦一边蜷缩着身子,身子娇娇小小的,看起来比做杂役的弟子还没用。
“你又在做什么,是还嫌不够丢脸是吗?”
温且柔虽然嘴里说着狠话,但还是上前将林可可扶起坐到一边去休息。
林可可揉了揉摔到的额头,满脸委屈的样子让温且柔忍不住好笑。
“刚刚有一个石头,我没看见,就踩了上去摔了。”
“你也够蠢的。”
一长一小的坐在阶梯上,这让躲在她们身后偷看的韩云城满脸疑惑。
“不是,前一秒都还是冤家的两人怎么又坐到了一起呢?”
张扬的少年眉眼肆意,身姿挺拔如竹,一袭红衣似火,腰间环玉,金冠束发。
“你在偷看什么?”
突然响起的声音让韩云城心中慌乱,他立马转身捂住张容昀的嘴巴,可没想到,他一个不小心就用力过度将张容昀扑倒在了地上,还弄出来很大的响声。
响声很快吸引到了温且柔她们。
温且柔走过转角一看,满脸惊愕,“你们?”
林可可也揉了揉额头站起来,看着温且柔挡在身前的背影她好奇的探出头来。
“卧槽!”
韩云城羞愤的朝后吼道:“看什么看,本公子摔倒了不行吗?”
暴露在林可可的视线里的是一幅极其好笑的画面。
韩云城摔的个狗吃屎,一脸憋屈的样子让林可可捧腹大笑。
而张容昀则坐在地上揉了揉自己被摔疼的脑袋:“师弟,你就不能小心点吗?”
“噗!”
【宿主,请注意孤僻不爱说话的人设,你还不是那种看见人就哈哈大笑的样子。】
林可可擦干眼角眼泪,嘴角止不住的上扬:“好,我尽量收敛一点。”
温且柔看到这一幕也是愣在当场三秒。
林可可面上带笑的跑到韩云城的身边,挽住他的胳膊就拽:“叫你损我,遭报应了吧。”
【警报!?】
韩云城恼羞成怒一把甩开林可可想要搀扶的手,一脸羞愤难当:“你别假惺惺的,小爷我不要你扶。”
张容昀:……
林可可被甩到一边,温且柔适时接住了后仰的她。
小师妹昳丽绝色的容颜倒在温且柔怀里,雪白的肌肤在阳光下白的晃眼,让“肇事者”不自觉的喉口一ⓈⓌⓏⓁ紧。
韩云城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莫名其妙的就因为林可可的动作而感到生气。
难道是不想让仇人看见自己出丑什么的吗?
韩云城站起来,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看着还坐在地上的张容昀,他一脸尴尬的将他拉了起来。
“师兄抱歉,刚刚是我不小心,你别放在心上。”
韩云城挠了挠后脑勺,颇有些不好意思的对张容昀说道。
张容昀温和的摇了摇头,表示没有怪罪韩云城的失礼之事,只是他衣领比较乱了,韩云城看不过去,就顺手将他领子给理了理。
而这边,温且柔直接放开林可可,林可可一个不稳就坐了下去。
“哎呦,我的腚。”
温且柔走的潇洒,完全不把林可可放在眼里。
(小宝扶额:简直对这位宿主无话可说。)
十天后,竹池。
林可可拿着扫把百无聊赖的扫着地上的枯枝落叶,满脸的不情不愿真的印证了一句话,自己说的跟实际做的根本不一样。
这几天不光要扫地砖还要擦墙砖还要燃香氛,真的可把林可可累的够呛。

第4章:闹出笑话,水下扒衣
一搭没一搭的扫着地,林可可实在无聊就杵着扫帚棍合上眼睛眯了一会。
梦里吃着美食看着小说,这种生活好不惬意。
只是她没想到今日是张容昀的沐浴之日,要是她能早些知道就一定不会选择在今天来扫地的。
困意袭来,林可可慢慢靠着竹池后面的石壁坐了下去,脑袋撑在棍上,戳着戳着就睡着了。
张容昀今日只穿了一件裹衣外加一个罩衫就来了竹池,他的院子离这不远,也实在懒的多穿什么。
因为这没人来打扰他。
张容昀褪下衣服,穿着裹裤就下水了。
哗啦!
水流声渐起,把正做着美梦吃着鸡腿的林可可给吵醒了。
她揉了揉眼睛,迷蒙的看着周围云雾缭绕的:“小宝,现在什么时候了?”
【叮咚!开启副本鱼龙戏水剧情,请宿主准备就绪……】
林可可慌张爬起来,一扔扫帚就说:“干什么!哪有做着工作还要把人拖去做任务的,你是不是看我好欺负是吗?”
【宿主,请牢记你当初的誓言,此次任务只是主线剧情延伸的一小段支线,完成了有奖励喔!】
“难吗?”
【保证不难,特别容易!】
林可可想了想,感觉这事稳赚不赔,于是大手一挥:“那好吧,记住我不是为了你的奖励做任务的哈。”
【当然,剧情开启,请宿主绕过石壁去竹池偷看男主胸前是否有胎记。】
林可可刚得意洋洋的想着到时怎么跟小宝讨价还价,多要点礼品,谁知任务一颁布,就轮到她傻眼了。
“你,说,什,么!”
林可可攥紧拳头,强忍住要削小宝的冲动。
【任务时间只有一个时辰喔,要是不完成,可是要接受惩罚的。】
林可可为了尊严,还是选择接受惩罚,她嘴真贱,怎么能为了这点蝇头小利就把自己ⓈⓌⓏⓁ搭进去呢:“我不怕,放马过来,什么惩罚我没受过,还怕你个破系统给的吗?”
轰隆!
白日晴空之上忽然来了一团乌云,一个闪电就劈在林可可脚边。
“我做……我做。”
林可可吓破胆坐在地上,她一脸欲哭无泪的爬到旁边不停的点头。
【明白惩罚了吗?乖,快去,不然男主洗完澡你也就没了。(一脸奸笑)】
林可可害怕的爬起来,理了理衣裙就小心翼翼的绕到张容昀洗澡的地方。
刚一探头就发现竹池里面根本没有张容昀,这一发现使她惊喜不已,这样就不会违背良心做事了。
【还有半个时辰,继续努力呦~】
魔鬼,林可可擦干眼泪慢慢走出来。
谁知还没走上几步,自己的脖颈就被人给掐住了。
“你是谁?”
“张容昀……是我!”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林可可艰难的睁开一只眼睛,她抓着张容昀的手臂,一下下,把张容昀的手臂都挠的全是抓痕。
张容昀一向温润的眼神触到林可可昳丽般的面容时,就立马变得不自然起来。
力道一松,林可可就感觉自己好像重获新生了一般。
跌坐在地,林可可便捂着脖颈大口喘气,湿漉漉的眸子沁出了大颗大颗的泪珠,把“罪魁祸首”的张容昀都看呆了。
张容昀顿时手忙脚乱的捏起袖子为她擦拭面庞:“你别哭,都是师兄不好,师兄下次一定注意好不好,刚刚听见响声,还以为是小偷。”
林可可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粉拳一把一把的锤在张容昀的胸前。
“你以为是小偷就要把他掐死吗,你知不知道这是犯法啊!”
小师妹一袭青衣跌坐在他面前,昳丽精致的面容狠狠的皱在一起疯狂咳嗽,白皙的脖颈上留有一圈十分刺眼的红痕,张容昀有时候眼神会不自觉的盯着那看,心中莫名的有些心疼。
“对不起。”
林可可擦着泪抬头,眼睛一睁一闭,偷偷的瞧着张容昀的胸前。
可惜的是,张容昀此时此刻已经穿上了衣服,衣领也被拉的严严实实,半分都看不见里面。
林可可咬唇,装作很疼的样子,要张容昀过来看,张容昀很听话,没有半分不愿的坐了过来。
林可可仰起头,让张容昀看。
张容昀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红痕,顿时又自责起来,小师妹明明就娇贵,他还下手这么重,着实不配为人师兄。
“师兄,你可不可以……”
林可可低头,有些难以启齿的问。
张容昀没听清,俯身过来。
抓住机会,林可可上手就将他推了下去。
嘭!
张容昀一落水,林可可就立马站起来叉腰一笑,然后她也跟着跳下去,两人在水池中砸出了巨大的水花和波澜。
“师兄,对不起,你在哪呀,快出来。”
林可可一入水就开始扒张容昀的衣服,张容昀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水里不断伸过来的咸猪手,他想喊,可在水中却怎么也喊不出。
林ⓈⓌⓏⓁ可可游到张容昀面前,一件一件的扒开张容昀的衣服,好在他穿的少,只两件她就看见该看的东西了。
不得不说,张容昀的身材是真的很棒,肩阔腿长,比例优越。
露出的腹肌壁垒分明,刚劲有力,肌肉线条漂亮。
而小宝所说的胎记正好藏在张容昀的左胸前,一块小小的红色胎记,不仔细看还真看不见。
胎记妖娆,在冰冷的水中竟也散发着与众不同的魅力。
林可可鼓着腮帮子,一时间看呆了,心一直在怦怦直跳,都忘记换气了。
鼻子再一次进水,呛到气管的林可可差点难受到昏过去,她在水中不停挣扎,她想拉住张容昀,可意识逐渐模糊,在闭眼之前她还是看到了朝她游过来的张容昀。
抱歉,她以后再也不想这么损的招了,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恭喜宿主,完成鱼龙戏水支线副本任务。】
【任务奖励:避水丹一颗】
……
林可可再次睁开眼睛时,是在一个充满竹香味的卧房里。
简单典雅的房间,随手的摆设都是一些难见的古董。
“天啊,刚刚我是不是要死了!”
林可可立马捂住自己的脖子,发现被缠了绷带之后她才放心的垂下手臂。
不对,刚刚她不是在水里呛到了吗,濒死一线之间好像被张容昀给救了。
【宿主十分优秀,宝宝果真没看错人~】
“呵,就你嘴贫,刚刚不是还要挟我去扒人家衣服吗?”
林可可简直不相信这个破系统了,尽出些没用的馊主意,还打着做任务的口号,无耻!!
【没有啦,人家只是想鞭策宿主一下而已>3<。】

第5章:下山做任务
林可可才不信呢。
有什么东西好像搁在她手掌心里不舒服,等林可可张开手掌一看,竟是一颗蓝色花纹的药丸。
“这是什么?”
林可可捏起来仔细观察,一脸问号??
【这是你的副本奖励避水丹,功能可以避水呦,保证你在水里可以自由呼吸。】
林可可想起水中呛到的糗事,摇了摇头,一口就吞了下去。
【你就那么信任我吗?】
刚扬起眉头的林可可瞬间拉下脸来道:“你什么意思,骗我?”
【不敢……】
咚咚咚!
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林可可以为是张容昀,于是她穿着鞋就打开了门。
“对不起,我刚刚在水里不是故意的。”
林可可立马一个九十度鞠躬,认错态度诚恳,她想,她都那么有诚意,张容昀应该不会怪她刚才无礼之事吧。
温且柔挑起眉头,抱着胸看着低头认错的林可可。
“你又犯了错?”
林可可吃惊的抬头,一下子就撞上了温且柔那双媚意乍现的眼眸。
她的身后跟着白衣张容昀和蓝衣韩云城。
俊男靓女,实在养眼。
只不过——
尼玛,她感觉自己现在像是一个大大大大大怨种。
张容昀红着耳根低头。
韩云城嘲笑的抬头。
而温且柔则是回过头去看着那站着的两人,一脸笑意的ⓈⓌⓏⓁ说道:“你们先走吧,我跟小师妹说一下。”
“好。”
“切。”
温且柔大方优雅的走进房门,经过僵直的林可可身边时还朝她意无意的笑了一下。
林可可害怕的抖了一下。
“关门。”
林可可刚转身,那门就自动关了,这让小菜鸡林可可心里十分不是滋味,啥意思嘛,看不起她是不是!
“过来。”
林可可再一次十分没骨气的走了过去,站在温且柔面前的她实在硬不起来。
温且柔端坐在圈椅中,气质无双,眼神却复杂的看向林可可:“你是林可可吗?”
林可可惊讶的抬起双眸,她吃惊于温且柔观察的竟然这么细心。
【明明是你早就崩人设了。】
“师姐,说什么呢,我不是林可可那谁是呀!”
林可可尴尬的笑了一下,手指缩在袖子里疯狂的搅着。
“怎么办,女主要猜出来了!”
【淡定,就连你师尊都探不出来的事你觉得女主能探出来吗?】
“倒也是哈!!”
“说话!是还是不是?”温且柔的眉间净是冰寒,比起谢怀云,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林可可咽口水,腿一直在不听使唤的颤,她开口:“我是林可可,我一直都是,如假包换。”
林可可低着头,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着实惹人好笑,昳丽貌美的面容上是一派诉说不清的害怕,肌肤在窗棂外的阳光照射下白的晃人,这让平日大方端庄的温且柔心神不免一动。
温且柔的眼神复杂,在触及到林可可的视线时她偏过头去。
她绝对不是林可可,绝对不是那个性子孤傲冷僻喜欢追在她身后小心翼翼的喊着大师姐的小师妹。
“好了,我不跟你扯皮拉筋,这几天我要下山一趟,你最好待在宗门不要给我惹是生非。”
温且柔逃避似的别开了眼,她随意说道,身子却是紧绷起来。
林可可偷偷瞄了温且柔一眼,听见温且柔说的话后心里暗喜,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刚开心没几秒,林可可又想起了原书剧情。
糟糕,女主这次下山,会救下魔界之主——许忆白!!
小说中许忆白是女主温且柔的爱慕者,而爱慕的原因就是因为在天苍山下是女主衣不解带的照顾重伤的他,为他敷药喂他找饭接水,她们一起在洞穴里面住了三天三夜,孤男寡女的待在一起能不起什么旖旎的心思吗?
尼玛呀,来这就没有一天是安心的。
不行,林可可脑袋迅速运转,她一定要跟着温且柔下去,不能把救人这件事让给她,许忆白可是后期温且柔的最强助力,也是虐杀众多女配的重要选手,里面还包括她,这回说什么都要截胡她们两个。
“大师姐,我想跟你一起下去,你去哪我去哪,我跟着你学习好不好。”
林可可一把扑了上来,满脸期待的看着她。
温且柔被吓到了,她低头看着林可可昳丽的面容,只犹豫了一瞬她就答应了。
“可以。”
——
“ⓈⓌⓏⓁ拜拜,拜拜,大家都拜拜啊!!!!”
林可可背着行囊朝身后的一行人挥手告别,昳丽的面容上尽是开心的笑容。
温且柔走在前面,紫衣飘摇,回头间看见林可可单纯好奇的模样,摇了摇头。
终究难成大器。
而后面……
韩云城抱着胸看着林可可越走越远的清丽背影,一脸不屑的跟旁边之人说道:“你看她笑个毛呀,简直就是个跟屁虫,大师姐要不是被她磨得烦了,谁会带她去啊!”
一袭白衣祸世的张容昀只轻轻笑道:“谁知道呢。”
藏在袖中的手臂上缠着一根红绳,这是林可可不小心丢下的。
这边林可可完全不知道自己手上戴了这么久的红绳此刻已经易主了。
没脑子的她完全没想过这条红绳会让她惨失许多东西。
……
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林可可以为是温且柔制造出的,提了提裙子就屁颠屁颠的跑过去照顾女主。
“大师姐,你渴了吗?”
“大师姐,你饿了吗?”
温且柔盘腿坐在地上,闭上眼睛正在休息着,完全没有想理她的意思。
声音越来越小,林可可瘪了瘪嘴道:“切,我也会装B好不好。”
嘭!
巨大的威力瞬间打碎一块大石头,林可可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美人。
温且柔睁开那双含情脉脉的媚眼,只一下,林可可就软了双腿。
林可可艰难的吞咽口水:“大师姐…我错了…”
“小心,下次可就没那么不准了。”
温且柔起身,一甩衣袖道:“继续赶路。”
【噗,叫你嘴贱,自作自受吧。】
林可可气炸了,心想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要把你的金手指全拿走,我要你跪求我原谅你,哼。(一脸坏笑⊙▽⊙!!)
【宿主,你真的不是反派吗……】
赶了半天路,终于走到了山脚下,林可可扶着酸软无力的腿喊着慢点。
原本还在大步走的温且柔看了一眼身后,无奈的放缓了脚步。
“累了就休息,刚好天色也晚了。”
林可可闻言立马忙不伶仃的坐下,丝毫不嫌脏的就着草地躺了下来。
“哎呦,我的腿都不是我自己的了,真的痛死了。”
温且柔端坐在篝火旁,有一搭没一搭的戳着着火苗,余光看向旁边的林可可,这才发现她竟然秒睡着了。
“真是蠢到家了,要是没人在身边,怕是怎么被卖的也不知道了。”
温且柔简直没眼看林可可。
收拾好了之后温且柔就去拾柴了。
橘红色的火苗跳跃之间照着林可可的半边脸,昳丽惊艳的面容在光影明灭中动人心魄。
林可可在睡梦中梦见了自己吃着鸡腿喝着快乐肥宅水的日子好不快乐。
可等下一秒,世界昏天黑地,把她直接从梦中拽了出来,林可可突然惊醒起来——
“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