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安安君尧

第1章 降生了,下雪了
靠山屯,正是一年中最冷的时候,寒风呼啸,银灰色的云块在天空中奔腾驰骋,似乎正酝酿着一场大雪。
之所以说似乎,是因为干旱已经席卷了很长时间,全国粮食欠收,老百姓们长期处于吃不饱的状态,从最初的时时盼望天降甘霖,到现在的根本不敢相信,似乎有些麻木了。
村东头老苗家,苗老太一双小脚倒腾的飞快,一边端着热水急匆匆往东屋赶,一边还不忘嘱咐自己的大孙女苗欢欢。
“打两个鸡蛋,多放点红糖,等你娘生完了,好让她补补!”
“唉,知道了,奶”,应声的姑娘扎着两条麻花辫,皮肤白净,模样秀丽,说话间也没耽误手上的活计,手脚麻利地准备着红糖鸡蛋水。
东屋里,苗老太的二儿媳李美娟已经发动了好一阵,但迟迟没有传出婴儿的啼哭声,家里人心里都不禁有些焦急。
苗老头蹲在门口叭叭地抽着旱烟袋,二儿媳已经是生第四个孩子了,按理说不该这么艰难的,说到底都是这年景闹得啊。
“哎呦,学农媳妇,你再加把劲儿,看到娃儿的头了!”听着屋里传出的一声吆喝,苗老太脚下生风,脚步倒腾的更快了,苗老头也露出了笑模样。
“哇哇哇~”
“下!雪!了!下雪了!”
“有救了!咱们有救了!”
伴随着婴儿嘹亮的啼哭声,鹅毛大雪簌簌飘落,沉寂了一年多的村庄,彻底喧嚣了起来,人们哭着,笑着,叫着……
“老大姐,学农家的这次给你生了个小孙女,你看多漂亮啊”,话虽这么说,王婆子面上的忐忑却又重了几分,这年头村子里很多人家喜儿不喜女。
干这行这么多年,接生出儿子,那添丁的人家都高兴,酬劳给的也丰厚。
接生出女儿,有点脸面的人家也会应付应付给点子东西,要是赶上那没脸没皮的,啥也捞不着不说,还得给你甩脸子,这里头的事儿她门清。
苗老太ⓈⓌⓏⓁ没看出她的不自在,高兴的应了声,仔细的给娃儿包好了小被子,数九寒天的可得仔细着,这年头吃饱都困难,生病更是一只脚迈进了鬼门关。
等忙活完,才紧着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东西,“大妹子,今儿辛苦你了。”
王婆子打眼一看,竟然是红薯面并几个鸡蛋,这可都是活命的好东西!她又仔细嘱咐了几句,才乐呵呵的离开了。
其实李美娟已经不是第一次生孩子,该注意的也都知道,但是人家东西给的厚,自己就得多上点儿心不是。
屋里刚生完孩子的李美娟,正斜躺在炕上喝着大闺女给端来的红糖鸡蛋水,今儿这遭着实是惊险。
年景不好,怀孕期间缺吃少喝的,家里人虽然惦记着她是一人吃两人补,什么东西都紧着她,但也抵不住物资实在匮乏啊。
营养跟不上,身子到底是不怎么壮实,这生孩子是耗费大气力的,刚开始她就觉得艰难,生着生着更是彻底没了力气,差点儿以为今天活不下来。
正绝望间,浑身突然一暖,身子又有了劲儿,她这才咬着牙一口气平安生下了孩子。
现在虽然不让宣传封建迷信,李美娟却还是在心里念叨着:“老神仙保佑,我指定会好好照顾孩子的”,想到这她不由又有些出神,回忆着那件除了她,家里人谁也不知道的稀罕事。
“妹妹长的真好看,比卫国、卫民那两个臭小子刚出生时可白净多了”,欢欢看着襁褓里仰着小手,正睡得香甜的小婴儿,满脸喜爱。
她下边接连两个淘小子,天天招猫遛狗的气她,她早就想要个软乎乎,听话可爱的小妹妹了。
李美娟被大丫头的声音吸引回了神,低头满是笑容的看着闭着眼睛的小豆丁。
送完王婆子的苗老太也在这时候回了屋,李美娟好奇道:“娘,我怎么听外头吵吵嚷嚷的?出啥事儿了?”
苗老太一听这话来了精神,“外头下雪了!这一整年雨雪就跟避着咱这片似的,你说巧不巧,咱家娃一出生雪也跟着下来了,那家伙下的哗哗的,我孙女指定有福。”
老太太得了孙女又得了盼头,心里别提多乐呵了,这年头谁不为粮食发愁呢。
“不只是咱这片,听说全国都缺水缺的厉害呢”,说到这,屋子里的人心情都沉重了些,他们这片还算是好的,依山傍水,至少没有饿死人,其他地方据说更严重。
瞅了瞅屋外不断飘落的雪花,一家子揪起来的心才算是又好了点,明年指定能有收成,有收成就能救命!
屋里娘几个听着外头的欢呼声跟着乐呵,屋外就传来了闹轰轰的声音,“奶,我娘给我生了个啥!”
紧跟着,这声音就被另一道更加粗犷的声音给震住了:“瞎吵吵啥,把孩子吵吵哭了,看我不揍你们俩的。”
这俩小子就是李美娟家的老二老三苗卫国、苗卫民,教训俩小子的是她ⓈⓌⓏⓁ男人苗学农。他是镇上机械厂的工人,刚下班回来,走到村口看见大雪天在外头撒欢的自家俩淘小子,就一起给拎了回来。
父子仨还没到家,就听见邻居赵老太说李美娟生了,全都撒丫子就往家里跑,闹哄哄的一起到了家。
几个人刚想着冲进东屋看孩子,就被叉腰站着的“门神”给挡住了,“一个个的心里没点儿数?不知道自个儿身上多凉啊!先滚去西屋暖一会。”
瞧见小孙子身后还背着个筐,老太太翻了个白眼,“你这熊瞎子学绣花,又装啥勤快呢,这大冬天的哪用……”
话说到一半突然想起什么,脸一虎,“你该不会拿咱家筐去装雪玩儿了吧?你爷编个筐容易是咋的?”
卫民被他奶一顿突突,眼瞅着老太太开始摸烟袋锅子了,赶忙自救,“我的亲奶哎,我是那么不着调的人么?”
“你是!”
……
“不是,我真没”,卫民做贼似地瞅了瞅四周,才压低声音道:“我在山上找到野鸡蛋了,才回来拿的筐。”
苗老太明显还是不信,“那山上光秃秃的,鸡都饿没了,还能下鸡蛋?”靠山屯的东面就是一片绵延的群山,前些年野鸡蛋也并不罕见,但自从闹了饥荒就再不似从前了。
卫民似乎也清楚自己说话没什么信服力,直接打开筐上的盖子给他奶看,好家伙,半个筐子的野鸡蛋!
“你这是杀进野鸡的老巢了?”

第2章 有故事的小锦鲤
苗老太把鸡蛋摸了又摸,看了又看,笑的嘴都快合不上了,她活了这么大岁数,就没捡过这么多野鸡蛋,这大灾年的你说稀奇不稀奇。
等苗学农爷儿仨从西屋出来,就直奔着炕上的小女娃儿去了,小丫头这会儿已经被闹腾醒了,倒是也没哭,歪着小脑袋看着大人们说话的方向,一家人被萌的不要不要的。
老二卫国腆着脸最先凑到小丫头面前,“妹妹真可爱啊,妹妹,我是二哥,叫二哥。”
老三卫民一见被哥哥抢了先,也不甘落后的冲上来:“妹妹,我是三哥,先叫我。”
“一边去,你妹这么小,知道个啥?”苗学农瞅着两个闹腾的臭小子,满脸嫌弃的就给扒拉到一边儿了。
自己凑过去,傻笑着瞅了瞅襁褓里的小闺女,乐呵呵的自我介绍,“闺女,我是你爹,嘿嘿”,苗老太一言难尽的白了儿子一眼。
“行了,别在这犯蠢了,之前让你琢磨的名字想好没?”一听名字俩字,苗学农立马来了精神,他琢磨的可老全面了,这会昂首挺胸,甭提多自信。
“我想着这两年年头不太好,孩子不好养,得起个立得住还有新意的名字”,说到这他一脸期待的瞅着屋里人,满脸写着我咋这么厉害,都好奇了吧?赶紧问我起了啥啊!
只可惜,无人理会……
苗学农尴尬的咳了声,看着周围一群朽木,只能自顾自的揭晓惊喜!
“娘,你ⓈⓌⓏⓁ觉得苗陪一这名字好不?就是陪着咱们一辈子的意思,你瞅意思又好又有新意,我想了老长时间,别人指定想不到”,说完一脸骄傲的看着自家老娘。
苗老太没读过书,刚听见赔字脸就是一黑,抄起自己的烟袋锅子就给了自家二儿一下子。
“想这么久就想出个这玩意儿,你还有脸嘚瑟,别人是想不到,赔啥赔,赔啥赔,我看你该叫缺一,缺一根筋。还一辈子陪着你,你咋这么大脸呢”,老太太一个劲儿对着儿子飞眼刀。
李美娟刚生完孩子,这会儿子肚子还不舒服,看见自家男人被婆婆喷了一脸,也不禁乐了。
俩小子看着他爹挨揍,更是笑的哈哈的,苗学农恼羞成怒,转手对着俩人屁股一人给了一巴掌。
“我也不爱听这个赔字,娘,我看还是你给小闺女起一个吧,之前给老大起的欢欢多好听啊,而且意思也好,还有爹给俩小子取的名儿也不孬。”
苗老太一听儿媳妇儿这话立马高兴了:“嗯,我瞅她爹这样也是指望不上了,咱要么就简单点儿,叫安安吧,苗安安。领导人不都说国泰民安么,还有平平安安。”
李美娟一琢磨,是个好名:“嗯,还是娘给取得名字好,就叫这个吧!和老大的名字也搭,一听就是姐儿俩,这字还好认又好写”。
她虽然识字也不多,但安这个字还是知道的。
“那以后我们的小丫头就叫安安了,小名就叫安宝,小安宝。”
站在旁边的苗学农眼睁睁瞅着,屁大点儿功夫自己多天的努力就付之东流了,顿时不服气。
嘟嘟囔囔道:“陪一这名字咋不好了?我寻思着就挺好的,人家那陪是陪伴的陪,那一比啥字都好认好写”,然后毫无意外的又迎来苗老太一烟枪,瞬间就被镇压了。
娃儿的名字尘埃落定,这时候躺在炕上刚得了新名字的小女娃却还是一脸懵。
她怎么就出现在这了,她难道不该是翱翔天际呢么,她金光闪闪的鳞片呢,她可爱的角角呢,说好的腾云驾雾呢?怎么就成了个躺在炕上软手软脚的女娃娃?
以前的小锦鲤现在的小奶娃越想越心酸,眼睛里渐渐的含上了一泡泪,屋外的雪悠然间下的更大了。
但她却是也没失落多久,很快就自己调节好了,她可不是个没有故事的小锦鲤,那说起来全都是辛酸泪,对于现在躺在这里这件事,她虽然意外,却也不是毫无准备。
毕竟,她是个倒霉蛋儿啊。倒霉蛋和锦鲤放一块违和不,违和就对了,她自个儿也觉得违和,心态都是崩了之后又粘起来的。
这次指定是又出了娄子了,说起来别的鱼可能都不信,来这之前她正忐忐忑忑的,跳跃传说中的龙门呢,而这龙门她在一万年前,已经忐忐忑忑的跃过一次了,却是啥都没捞着。
这次还要强上不老少,至少让她从一条鱼投胎成了一个ⓈⓌⓏⓁ人,告别了从前单调无趣的鱼生,有了热热闹闹的家人。
说起家人,苗老头,苗老太一共生了四个儿子,可是这年头孩子不好养,老幺生下来就没了,活下来的只剩下前边儿仨。老大苗学工,老二苗学农,老三苗学军。
从名字上也能看出来,几个儿子一出生,老两口就给他们都打算好了出路,指望着老大能当上工人,给家里增添点进项。
老二呢,就陪在他们身边,踏实本分的种庄稼,不愁吃喝。老三自然就是应召参军,报效祖国。
戏剧性的是,兄弟三个现在确实是干啥的都有,却愣是没有一个,按照老两口原本的计划来。
老大苗学工下学后没能找到啥工作,毕竟那年头人人削尖脑袋都想往城里挤,心心念念的就是吃上供应粮。僧多粥少,难度自然也就大,到了村里人这,更是难上加难了。
正好到了岁数,就琢磨着参加那一年的征兵,去的地方虽然隔得远,却也是个不错的机会,老两口犹豫再三,到底是同意了。
苗学工读过书,身体也壮实,在部队里混的算不错,现在大小也是个干部了。
结婚时经人介绍,娶了城里姑娘江桂莲,生有一儿一女,老大苗冉冉、老二苗卫家,两口子距离远,回来的次数并不多。
老二苗学农脑子灵活,上了初中。毕业又赶上镇上新建机械厂唯一一次大范围招工,愣是在群狼嘴里抢下了一口肉,顺利考进去吃上了供应粮。
媳妇找了隔壁村子的李美娟,李美娟名字听起来秀气,性格却是爽朗大方。
婚后生了两儿两女,老大苗欢欢、老二苗卫国、老三苗卫民、老幺也就是刚刚出生的小女娃。
苗老头、苗老太在儿子分家后也是跟着二儿子、二儿媳过,婆媳俩都是爽利性子,一家人处的分外好。
老三苗学军倒是踏踏实实留在了村子里,后面几年进城变得越来越困难,干脆就在村里扎了根。
前两年还选上了村里的支书,日子过得也不错,媳妇是他自己早就看中的,同村的赵翠香。
婚后只生了一根独苗,苗卫党,被夫妻俩娇惯着,养的有些无法无天的,跟卫国、卫民凑到一起,更是能将老苗家炸了窝。
兄弟三个日子过的都不错,老两口那是一万个满意,至于计划不计划的,那算个啥?

第3章 鱼多势众的
东屋里还说着话,欢欢已经手脚麻利的进厨房做好了晚饭,招呼着大家吃饭了。
李美娟是不能出去的,她的饭都是直接端到屋里吃。
安安闻着身边不时传来的米香味,嘬了嘬小嘴,眼睛渐渐支撑不住,不一会儿就呼呼的睡着了。
吃过饭,老苗家才渐渐地过了添丁进口的兴奋劲,开始有点儿发愁。
去年起就连在城里上班每月有供应的苗学农,领到的粮食都是少之又少,肉就更是别提。
老苗家多亏了还有苗老头,当年他是为了救ⓈⓌⓏⓁ自己的老领导,才受伤退伍的,这些年那边一直没断了给补贴,这才磕磕巴巴的撑到了现在。
大人好歹还能对付,但月子里的小奶娃却是不能啊,还是得寻摸点儿肉食帮着下奶水。
“不是还有之前淘换来的麦乳精么,赶明儿我去河边转转,看能不能钓上两条鱼”,话一向不多的苗老头皱着眉道。
“哎呦,爷,您可别了,这下了雪路滑着呢,您别再摔了,明儿还是让我和我哥一起去碰碰运气吧!”卫民小嘴叭叭的阻止。
苗老太一想是这么回事儿,赶紧应和:“嗯,成,那就你俩小子去吧,看看能不能钓上点儿啥”,虽是这么说,但也没抱太大的希望。
这年头,只要是吃的,都少不了被人搜罗,那河里要是这么容易打到鱼,村里也就不会有人挨饿了。
“唉!”想到这儿,苗老太不禁叹了口气。
第二天一大早,在喂饱妹妹的巨大动力下,俩小子早早的就出了门。
先是到山上转了一圈,想着说不定还有野鸡蛋,因为刚下了雪俩人也不敢走快了,等终于上了山,发现整个白茫茫一片,别说鸡蛋了,连根鸡毛都瞅不见。
“哥,之前咱俩那纯属踩了狗屎,山上好像老长时间没找见过东西了,别说现在看不见,就是看见了,我琢磨着这下边保不齐比咱俩脸都干净。”
听到蠢弟弟埋汰自个儿还不忘捎上他,卫国脸一黑。
却也是有些泄气,“不然咱还是去河边转转吧,说不定能逮到鱼啥的。”
“那赶紧走,瞅这山空的,我都心慌。”调转方向,俩人直奔河边而去。
到了地方凿了两个洞,就下了钩子,“哥,这下边其实……”,卫民蹲冰面上又开始叭叭。
“别说话!鱼都让你吓跑了”,卫国听见蠢弟弟开口心就一咯噔,没等他说完干脆直接打断。
“要是真有鱼就……”卫民还想嘟囔,就感觉手下一沉,下意识往上一拉,一条十来斤的大鱼就被拽了上来。
“哥!这还真有啊!真是奇了!”卫民正兴奋着就见他哥也拽上来一条,比他刚刚拎上来的还要大,顿时就乐颠了,兄弟俩又紧着下钩子,最后竟又拽上来两条。
“走,赶紧拿回家让咱奶看看,晚上给妈熬鱼汤。”
这边苗老太正和大孙女一起做午饭,就听二孙子卫国在院子里叫嚷开了:“奶,你赶紧出来,看我俩拿的啥!”
苗老太冷不丁的被吓一跳,手里的红薯面差点儿全撒锅外边儿,这可都是粮食啊!也顾不上孙子说的啥,拎着烧火棍就出来了。
“你俩小子见天儿一惊一乍的,又欠敲了是不是,看我今天……”,还没吼完,就瞅见了两孙子露出来给她看的几条大鱼,老太太倒吸一口气,口风立马就变了。
“你俩小子这小金手,今儿个这是又开了光了啊,赶紧的进屋”,以前这东西倒也能打到,但自从闹了ⓈⓌⓏⓁ饥荒,抓的抓跑的跑,可是老长时间没逮到过了,更别提这么大个的。
这下子嘴笑的又合不上了……
看了看自家两个大功臣,乐呵呵的:“饿了吧,赶紧的洗手去,奶今天给你们做红薯面粥,一会儿给你们用大碗装。”
进屋后,欢欢看见她奶手上的鱼也很高兴,苗老太嘱咐孙女:“等你爸下班了,让他收拾一条,鱼头用来熬鱼汤,让你妈多喝点”。
说着又看了看已经放到盆里的几条大鱼,咬牙道:“鱼尾干脆也红烧了,让家里人也补补。”
“唉!”欢欢干脆的应了声,她其实在镇上读高中,这会是放假在家帮着干干活。
按理说,村子里的孩子们都不重视学习,读到高中的更是寥寥无几,像苗欢欢这样的女孩子,更是村子里的蝎子粑粑独一份。
苗家几个儿子多多少少都沾了上学的光,比起村子里的其他人,苗老头更加知道读书识字的重要性。
吃过午饭,一家子都窝在东屋里,看刚出生的小丫头,安安这会儿也醒着,咕噜着大眼睛看着围着她的人。
她投胎成了人,还有了爷奶,爹娘,哥哥姐姐。作为一条锦鲤,这是她从没体会过得,虽然在道观中时,也经常有来来往往祭拜的人,但她还是觉得很孤单。
胡思乱想间,院子里就传来了自家老爹的声音:“娘,我回来了,我闺女醒着没?”说着便进了屋,手上还拎着个布袋子,里头鼓鼓囊囊也不知道装的啥。
卫民一见他爹从门外钻进来,别的不说先显摆,“唉,你说我这随便上河边溜达了一圈,就捡到了一堆鱼。”
“爹,以前鱼好打那会儿,你也得窝在冰上,喝半天西北风,才能逮着吧?有时候还白被溜,只溅一脸水。”
这孩子现在显然是得意忘形,都不记得有挨凑这玩意儿了。
“啪!”屁股上果然毫无意外的挨了亲爹一巴掌,糟心玩意儿,说谁被溜!
卫民都作为大功臣嘚瑟了半天了,殴打功臣可还行,立马就想找他奶告状。
却见他爹把手上的袋子一甩,“臭小子,你好好看看里头是啥!”
布袋口一松,里头的东西就露了出来,好家伙更多的鱼,看起来得有十大几条,正蹦的欢实呢。
“哪来的?”苗老太先是一喜,又是一惊,“你该不会是冒了啥风险,去倒腾的吧?”
“哪能呢!”苗学农见老娘着急,赶紧解释。
“娘你说这事怪不怪,我回来路上走得好好的,却一脚踩进个水泡子,然后就感觉有东西在脚边来回窜,还没等下手摸呢,这家伙乌压压一群鱼对着我生扑啊!”
苗学农挠了挠头,“幸好您老人家把我生的壮实,不然这鱼多势众的,我都打不过它们。”
“胡说八道,一天天就会瞎咧咧!”苗老太笑骂了儿子一句。
“赶紧的去整一条,让欢欢给做上,晚些时候就能吃上了”,苗老太虽ⓈⓌⓏⓁ然还是奇怪,但送上门的肉,就没有往外推的道理。
苗学农这会儿才斜眼看向被镇住的小儿子,哼,毛都没长齐,还想跟他斗!

第4章 这鸡有点儿傻
灶房里,苗家的俩小子围着锅,看着咕嘟咕嘟炖着的鱼肉,闻着传出来的鱼香味,馋的直咽口水,愣是一刻都没有离开过,就直勾勾的等出锅。
老苗家已经很久没有尝到肉味了,大人闻着香味都受不住,更别说俩小的。
“先甭着急,我先盛一些,你俩再拎上两条活着的,一块给你三婶家送去,让她们也跟着沾沾荤,补补身子!”
苗老太看着水缸里一条条大鱼,颇为豪气。
俩小子虽然馋,但也十分懂事,等他奶盛完,一人端上一个盆,撒丫子就往三婶家跑。
这边赵翠香也正在盛饭,卫党眼尖,瞅见卫国、卫民两兄弟来了,立马冲着灶房喊“娘,我二哥、三哥来了!”正说着俩小子已经进了屋。
赵翠香看着兄弟俩这又是熟又是生的,拿来这么些鱼,赶忙问:“这是抓着鱼了?咋还拿过来这么多?让你娘多吃点补补身子。”
“婶儿,家里还有呢,这是奶给你们的。”
又冲堂弟道:“赶紧拿盆装!”
俩人快速的撂下各自手上的东西,火烧屁股一样的就跑了。
赵翠香知道二嫂子这会需要多进补,原还想叫住两小子,但看了看自家儿子,叹了口气没再说啥。
这边俩兄弟窜进屋,赶紧坐下了,俩人也不怕烫,夹起一块鱼肉就往嘴里塞。
“真香,赶明儿我还得上河边溜达一圈,保不齐还能钓到呢。”
苗老太吃着鱼心里也舒坦,但还是瞥了做美梦的卫民一眼。
“你可拉倒吧,你当河是咱家开的呢,今年那河统共就没钓上几次鱼,你俩小子能碰上一次都是撞了大运了,还能老钓到!”
卫民挺胸抬头,一脸得瑟“奶,我这运气好着呢,说不定能一直给你钓。”
苗老太一噎,“行,那我等着你一直钓。”
这话本来就是埋汰小孙子,哪成想还成了现实了。
这之后连续一个月,也不知道卫民是不是真的踩了狗屎,竟然还真又给他撞上好几回,这河还真就快成了自家的鱼缸了。
也因此,不只李美娟的月子过得好,家里人的身子眼瞅着也补的壮实了些。
襁褓里的小丫头渐渐长开,小脸胖乎乎,白净净的,红艳艳的小嘴,亮晶晶的大眼睛,看起来十分可爱。
老苗家从大到小,只要瞅准机会,都想在小丫头脸上偷个香,这可就苦了安安了,她手小脚小,根本护不住自己嫩呼呼的小脸蛋。
这不,一不注意就又遭了殃,脸上渣渣呼呼的,睁开眼就是她爹傻笑的大脸。
眼瞅着那大脸还有落下来的趋势,小丫头立马气沉丹田“哇哇哇~”
假哭大法!
李美娟现下已经出了月子,正在屋外头收拾,听见闺女的哭喊声,抄着大木勺子就进了ⓈⓌⓏⓁ屋。
一看又是自家男人在逗小闺女儿,一把就给他呼开了。
“一边儿去,你老惹闺女干啥?”
转头又瞅着自家小闺女儿,这也是个气性大的,半点亏也不肯吃。
之前她二哥、三哥给她逗急眼了。小丫头直接尿了她二哥一身,后来瞅着机会又蹬了她三哥一脚。
人不大机灵着呢,不过闺女嘛,还是厉害点儿好,长大了不容易受欺负。
正想着苗老太也进了屋:“哟,小丫头醒了?刚听她闹腾,这是尿了吗?”
“没,让他爹给闹急眼了”,李美娟好气又好笑的说。
“这么大人了,天天的没个正型”苗老太也跟着数落不着调的儿子,说完又不忘在儿媳妇面前替自家儿子找补。
“他这是真稀罕闺女,恨不得当眼珠子似的,走到哪带到哪呢。昨儿我还听他跟学军臭显摆。”
李美娟一听这话也乐了。
自家男人自己那是再清楚不过,这村子里谁不羡慕她嫁的好。
时间很快晃过了新年,天气变得越来越暖和,这天苗老头,苗老太,李美娟三个人准备趁着大队还没组织上工,去自留地和开荒地里把地翻一翻,准备着春种。
他们这地因着天气冷,庄稼每年也只能种一季。
自留地每家都不多,就这前年还说个人不能种了,都被收了回去,去年不知道是因为年景不好还是啥,又都给还了回来。
今天他们准备先去开荒地,这种地都是沟沟坎坎,不好收、种的地方,各家自己开荒得来的。
出发时候队伍里还带着个小豆丁,天气暖了,让小丫头也出去放放风。
“娘,安安还是给我背着吧,你也歇一歇,”李美娟怕累着自家婆婆。
“不用,小丫头乖着呢,能累着个啥?”
安安这会儿趴在她奶背上的包袋里,瞅着四周的景色满脸的惊奇。
她虽然活了不知多少年,但是一直在那一方湖水里,山路啥的着实是第一次见,满脸上都写着兴奋。
她这兴奋着,躲在山林深处的大大小小的动物们,随着她的不断靠近,却是都吓得不轻。一个个的趴伏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像是遇到了什么本能上的压制。
苗老太这次出来的主要任务是看孙女,孩子太小了还不能自己呆,抱着安安找了个平整的地方就坐下了,只苗老头和李美娟下了地。
下锹一铲,土确实已经能够松动了,两人脸上都不由得露出了喜色,卯足力气开始干活儿。
“又开始下地卖力气了,还是得弄点肉给家里贴贴膘啊,不然我就再多跑几次镇上,看看能不能碰上有供应,咱家还有票呢”,老太太看着卖力干活的俩人,不免心疼。
唉,这闹灾闹的,有票都买不到东西啊!
安安听着她奶叹气,也跟着叹了一口。
她作为存在久远的锦鲤,以前没少被人对着许愿,可她哪有那实现人愿望的本事啊,她连自个儿的愿望都实现不了!
比如现ⓈⓌⓏⓁ在,她也想给家里弄肉,可那句话咋说的来着,就想着吧,想想就不想了……
安安心里正对自己翻白眼,就发现眼前好像一花,一个大红冠子凭空出现,抖抖嗦嗦的露在前边儿的大树后。
小丫头瞬间就来了精神,立马就想爬过去,看看那到底是个啥。
只可惜小胖手小胖腿捣鼓着使了半天劲,小胖身子却是一点没挪动,安安傻眼了。
又瞅瞅红冠子,小嘴一张就啊啊啊的叫了起来。
苗老太本来正看着地里的人在忙活,听见小孙女出声一低头,就见小丫头伸着白嫩嫩的小指头,指着前头叫的正起劲儿。
老太太打眼望去,只见一只大公鸡躲在树后面!
虽然知道这东西跑得快,不一定能抓着,苗老太还是把小孙女放在了身下的小被子上,自己调转方向就冲了过去,这可是肉啊!
说来也是稀奇,等抓住了公鸡的俩翅膀,它竟然还是一动也不动。要不是摸着身上热乎乎的,苗老太还以为它这是饿死了。
“你们快过来瞅瞅,今儿个碰上只傻鸡,被抓了竟然都不知道跑”,苗老太拎着刚得的收获,给自家老头子和儿媳妇看,俩人也都觉得很稀奇,这八成还就真是个傻的。
“娘,这鸡这么肥还温顺,而且这模样……咋越看越像家养的?”
李美娟仔细瞅了瞅,疑惑着问。
苗老太其实也觉得像家养的,但这年头人都没吃的,村里早就没人养鸡了。
还是那句话,送上门的肉,糊涂着吧……

第5章 这猪不壮实啊
安安这时候急的冲着她奶直伸手,苗老太犯了难,自家小丫头这是想抓着玩.
可苗老太哪敢给她啊,孩子这么小,万一被啄一口哭都找不着地。
再有就是这么大一只鸡,拿回去了能让家里人好好的吃一顿,给了小孙女指定得跑了。
老太太琢磨了下,只能自己拿着让安安用小手摸了摸,小丫头得偿所愿,咯咯乐出了声。
“好宝,这东西不好玩,一会儿急了可就叼你了,奶拿回去给你炖肉吃好不好?”
说着就找了把干草,把手上的鸡绑了起来,放到了拿来的背筐里,自己重新抱起了小孙女。
安安原本还真是想抱着玩,现下一看实在没戏,也不撒泼了。
趴在她奶怀里琢磨它从哪来的,她看的真真的,从无到有,凭空出现啊,而且就在她想着弄肉的时候。
难不成她这个锦鲤终于名副其实了?
老天爷终于不丧良心了……
有了这个意外收获,老苗家干起活来格外的有劲儿。哪成想这还不算完,干完活儿回去的路上,竟然又碰到了好几只更傻的。
那鸡直接把脑袋扎到土里,只屁股露在外边,也不知道是干啥,苗老头走过去,一把就给薅到了手里。
想着等回去了,赶紧的给孩子们炖一只,自过了年又有些日子没能好好的解馋了。
说来也奇怪,这山上光秃秃的,也不知道从哪ⓈⓌⓏⓁ冒出来这么群傻乎乎的鸡。而且看个头,活像是同一批饲养的,全都一般大。
晚上吃着饭,苗老太还不忘给苗学农讲今天上山碰到的稀罕事儿,苗学农听得也是津津有味。
不过,说到这稀罕事,打安宝出生起,一家子又有谁没遇到过呢,这都一人平均上一回了。
听着老太太兴高采烈的声音,吃着喷香的鸡肉,卫国、卫民俩小子心思又活络了。
“哥,等明天放了学,咱们也去山上溜达一圈吧,说不定还能捡到比这更傻的鸡呢。”
卫国举双手双脚表示同意,结果么,自然是扑了个空。
四月底,村里的大喇叭如期响了起来,“社员们请注意了,社员们请注意了,大家准备上工了,时间到了……”
到了田间地头,队长负责分配劳动,男社员们一般都是重点的活,女社员是相对较轻松的活。
李美娟是不在这里的,她主要负责队里养猪的活计。
只要在规定时间内割足猪草,给小猪仔们喂的饱饱的,再把猪圈打扫干净,就算是完成任务。
现下人吃饱都艰难,队里也只是为完成任务,抓了三只小猪仔,这活儿也就更少了。
自打去了一次开荒地,安安渐渐的开始在屋子里呆不住,这会子见李美娟要出门,正扒着箩筐耍赖呢,非要跟着她娘一起去上工。
除了想放风,安安心里还有着大大的疑惑,这不对劲儿!
上次听她奶说自留地她就觉得不对劲儿,今儿听见上工就更不对劲儿了。
这都是多少年前的词了啊,跳龙门前早就没人这么说话了,她这还越活越回去了是咋滴,难不成她这还到了人们幻想中的平行时空?
苗老太拿这个宝贝小孙女没办法,只能回屋拿上给她喂水的小水瓶,抱上她跟着儿媳妇出了门。
山上,李美娟干活本来就利落,再加上有苗老太不时搭把手,婆媳俩很快就割齐了猪草,赶到猪圈给小猪崽喂食。
想着这也是个安安没见过的稀罕物,还能让小丫头瞧个稀奇。
谁知到了猪圈,李美娟却发现几只猪仔都有点儿不精神,这趴在圈里一动不动的,不会是不壮实吧。
那要是养不好的话,责任还不得栽到她身上。
“不成,娘,我得找队长反映下这个问题,这个黑锅咱家可不能背,这是猪崽子没挑好啊。”
苗老太这时候有些犯嘀咕,看这猪的样子,咋就这么眼熟呢?
想了想,嗯,跟前几天他们在山上抓到的那些傻鸡一个样。
“先别吵吵,喂点食儿瞅瞅再说,要是还不成,我去找老三说说。”
“那成,就听娘的,您赶紧带着安安回去吧,看这猪蔫的,别再是得了啥病。”
苗老太一琢磨是这回事儿,抱着小孙女急匆匆的就走了。
这头,李美娟把割来的猪草扔进猪圈,刚刚还在地上趴着装死的猪崽子,就都欢实的挤过去嚼了起来。
李美娟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感情这猪屁事没有,这是趴在地上装柔弱,骗吃骗喝呢?
现在的猪都变得这么聪明了吗?
回到家后就不免跟苗老太念叨:“娘,你可是不知道,刚刚我把猪草往圈里一扔,那俩猪崽子抢食抢的那叫个欢实,我瞅着这猪仔儿指定没有啥毛病,那就是骗吃骗喝呢。”
李美娟说得起劲,苗老太却有些心不在焉,要是仔细看,那眼神儿还有点儿发飘,透着股子心虚劲儿。
老太太忍了又忍,到底是没忍住,把回来路上发生的事儿,一溜烟的给说了。
原来,从大队养猪场出来后,苗老太也不着急回家,慢悠悠的抱着安安一边指着东西让她认,一边往家里头溜达。
赶巧就碰上了村头刘老婆子家养的那条小黑狗!
刚想指着小黑狗给自家孙女儿介绍,又想起不能吓着孩子。低头瞅了眼怀里的小娃,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前头呢,哪有一丝害怕的样。
苗老太瞬间就骄傲了,真不愧是她孙女!
这还没骄傲完,就听扑通一声,一转头就见那小黑狗规规矩矩的趴下了,这狗见天耀武扬威的,苗老太哪见过它这样。
不过这场景苗老太熟啊,而且是越看越熟!这事儿她可是见过不止一次了!
终于感觉出了不对劲,她仔细琢磨了会儿,难不成这些动物不是有毛病,是在给谁跪拜呢?
想到这儿,老太太唬了一大跳。
这会子就她和她家安宝在这儿,你要说是她自己,她老太太虽然自信,可也是万万不敢这么想。
她要是有这能耐,还能天天吃糠咽菜的?
再说了,以前也不是没瞧见过这些个动物,那家伙要么撒丫子狂跑,要么汪汪汪烦人的,哪见过现在这场面。
那不是她,难不成是她家安宝?
瞅了瞅怀里软乎乎的小孙女,苗老太是怎么都不能相信。
想不明白,她也没再站在原地当木桩子,抱着安安就急匆匆的回来了。
现在听儿媳妇儿这么一说,她反倒是有些确定了,这些动物保不齐还真就是跪的她孙女。
可这是为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