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幼幼赵洋

第1章 进入求生游戏
白幼幼是个绿茶婊。
这是A大女生人人皆知的事情。
她与学校里好几个风云人物有暧昧关系,而这其中还有两个是有女朋友的,据说这些人曾经为她在学校里打起来过。
女生们都恨死了白幼幼。
而男生们却把白幼幼当做女神。
毕竟她长得太漂亮。
巴掌大的小脸,肤白若雪,眼睛是无辜的小鹿眼,鼻梁高挺而小巧,嘴唇红红的像血的颜色,笑起来颊边还有两个浅浅的小酒窝,一头乌黑浓密的头发,她就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女主角,整个人都软糯的不像话。
而被学校所有男生捧在手心的白幼幼,却在昨夜惹上了麻烦。
原因是学生会主席校草薛洋正式跟自己相恋三年的女友分手,转头追求白幼幼,这事一传出去彻底引起了众怒,女生们终于不再隐忍,决定给白幼幼一个教训。
可白幼幼似乎听见什么风声一般,今天一整天都没有到学校。
她请假了。
三天。
这让所有女生暗骂白幼幼狡猾,但白幼幼的处境却没有她们想象的那般好,因为就在校草给她告白之后,她的脑海里便响起了一个诡异的声音。
“恭喜玩家白幼幼,被求生系统选中,如今可跟万千玩家一起玩生存游戏,请点击确认,进入游戏。”
白幼幼当即就懵了,她在原地愣了好几秒钟,这才慢慢的缓过神:“我可以拒绝吗?”
声音冰冷毫无客气可言:“拒绝抹杀。”
抹杀?
白幼幼眉头皱起:“好吧,那我接受。”
话落,白幼幼就感觉到眼前一黑,再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到了一辆大巴车上。
这是一辆核载三十六人的大巴车,车内空气混浊,烟味脚臭味清晰可闻,白幼幼一时没反应过来,恍惚一阵后才想起刚刚那个声音。
眉头瞬间蹙起。
求生游戏吗?
白幼幼微微抿起嘴唇,以手掩鼻抬眸朝着四周看去,就见整个车厢内坐满了人,车架上是各种颜色的行李箱,过道处站着一个穿着红色衣服带着红色帽子的女人,她此刻正拿着话筒说话:
“下一站就是咱们的终点站桃花镇了,我们在桃花镇总共可以待上一个月时间,在这一个月内,大家除却拜访桃花仙人的时间,均可在桃花镇自由活动。”
人群中顿时传来一阵欢呼声,而与此同时,白幼幼的耳畔也响起了那个强制让她进入游戏的机械声音:“欢迎来到求生游戏,此次任务是在桃花镇活过一个月,任务初始积分为十,可兑换平安符一枚。”ⓈⓌⓏⓁ
“是否兑换。”
“否。”
白幼幼直接选择拒绝,顿了一下又道:“有香料吗?”
在生活上来说,白幼幼有几分娇气,在这各种臭味的车厢内,她白皙的脸愈发苍白,眉头浅浅蹙起,带着一种脆弱的美。
机械声音没有理会她,只是继续道:“游戏结束可直接回到现实世界,若在游戏中死亡将永远的被留在游戏,请玩家注意。”
闻言,白幼幼拳头握紧,将口鼻掩得更紧,她抿紧嘴唇,神色冷清,就在此时,前方女人的声音又传入了她的耳中:“相信大家在报名来桃花镇旅游的时候,就已经在网上了解过桃花镇了吧,桃花镇是个传奇小镇,相传在五十年前,桃花镇隐于世俗,十几名年轻人在寒冷的冬季闯入桃花镇,发现桃花镇一年四季如春,桃花遍地,在养好身子后便对家里人说出此地,在二十年前,桃花镇便逐渐出现在了大众的视线中。”
“大家可能会好奇,五十年前便有人闯入桃花镇,为何直到二十年前桃花镇才被大众所发现?这一切都是五十年前那几个误闯桃花镇的几人,在回家后十年之间便全部事业有成,均是成为了一方大人物,他们注资桃花镇,使得桃花镇愈渐繁华,却始终对外界守口如瓶,直到二十年前,才在一次醉酒后说出了桃花镇的秘密。”
“原来桃花镇有一名桃花仙人,只要诚心诚意跪拜桃花仙的人,均可获得神灵的帮助,而这个秘密一出以后,桃花镇一开始并未受到大众的青睐,是一个又一个死马当成活马医的人来到桃花镇,又从桃花镇出去后便有如神助、创业成功完成自己梦想的事情传出去以后,桃花镇才逐渐被大众所悉知。”
“而每一年前来拜访桃花镇的人当中,均有百分之一的机会获得神灵的青睐。”
“也就是说,今天咱们三十六个人之中,就有人将获得被神灵青睐的机会,在这一个月之中,我们公司为大家争取到了三次面见神灵的机会,大家开不开心!”
女人的语气慷慨激昂,脸颊红通通的,像是在说什么了不得的大事,白幼幼没办法改变环境,只能将自己的注意力落在女人身上,很快便从女人的寥寥数语之中猜出了女人的身份。
导游。
旅行团。
桃花镇。
也就是说,她现在的身份是去桃花镇旅行的旅客。
她的任务是在桃花镇活过一个月的时间。
所以,桃花镇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危险之处。
会是桃花仙吗?
白幼幼微微眯起眼睛,她注意到在导游说完后,车厢内顿时就沸腾起来,大伙神色狂热,像是嗑了某种药丸,就连小孩也是如此,他们眼睛发红,脸也跟着发红。
白幼幼前后左右都有人在议论桃花仙:
“如果咱们家儿子能够获得神灵青睐,那咱们这辈子都能不愁吃穿了。”
“据说获得神灵青睐的,出去后ⓈⓌⓏⓁ就能直接被提去京都由国家亲自培养呢。”
“一个月三次啊,你可一定要替我争气啊!”
车厢内的人似乎对桃花仙深信不疑,口中是对桃花仙满满的向往,但白幼幼很快便注意到,有几个跟她神色一般茫然的人在看着周围,眼神变幻莫测,跟这群狂热的追仙族格格不入,仿佛是感受到白幼幼的目光,他们朝着白幼幼看过来,白幼幼为了隐藏自己,立刻换上了跟其他人一样的表情。
等到那些人调转头去,才又仔细观察起来。
这些人总共三男三女,女的年龄有大有小,最小的看上去只有二十岁出头,最大的可能是三十来岁,长相都挺一般。
男的平均颜值便要高一些,年龄也是在二三十岁左右。
白幼幼暗自记下了他们的样貌,然后在回头的时候看见了一个样貌极其俊秀的少年,他长着一张棱角分明的脸,一双多情的桃花眼,眼睛是纯黑色,像是上好的黑曜石一般散发着淡淡的光泽。
鼻梁高挺嘴唇红润,配着微尖的下巴,竟比女孩儿还要精致漂亮,像是从漫画里走出的妖孽。
他跟其他人一般笑着,但表情却不如其他人狂热。
这人…
会不会也是伪装的?
白幼幼心想。
下一刻,那名少年便朝着白幼幼看过来,被抓包的白幼幼并不慌,只是弯了弯眼,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

第2章
随着汽车的前进,很快,大家就闻见了桃花的香味,没一会儿,就到了一处遍地都是桃树之地。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这里的桃花开得灿烂,每一朵都沐浴在阳光下,明媚如光、粉色的花朵与蝴蝶交缠在空中翩翩起舞,美丽到不可方物。
有人情不自禁的打开车窗,伸出手去迎接桃花:“哇,这里也太美了吧。”
“实在太漂亮了。”
“就冲这个景色,这一次就算得不到神灵的青睐,这一趟我也没白来。”
汽车缓缓的停了下来,导游拿着话筒对大家喊道:“汽车即将到达桃花镇,请各位拿好自己的行李物品,随时做好下车准备。”
汽车内顿时一阵悉悉索索,白幼幼也跟着起身,从行李架上,找到写着自己名字的粉色包包。
她并没有急着打开,而是转过头看向了刚刚的那个少年,背起背包朝着他走了过去,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少年:“小哥哥,我是一个人来桃花镇旅游的,你能跟我一起吗?”
白幼幼知道自己很美,她也擅长用自己的美貌来达成自己所需的目的。
她直觉这个少年不一般,所以便决定跟着他。
阳光透过车窗映照在白幼幼的脸上,给白幼幼整个人蒙上了一层清透的光芒,她的眼睛很美,在阳光下闪烁着细碎的波光,楚楚可怜的模样。
她穿着一件白色的吊带,外罩粉色的针织衫,衬得皮肤更加白皙,她的身形羸弱、针织衫却有些大了,在她ⓈⓌⓏⓁ身上便显得松松垮垮,在行走之间,精致的锁骨便随着她的行走若隐若现,让人有一探究竟的欲望。
脆弱而又美貌的少女主动请缨的模样,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拒绝的诱惑。
“当然可以。”
少年见到白幼幼眼前一亮,将一顶鸭舌帽戴在自己头顶,细碎的刘海遮住了他多情的双眸,只露出高挺的鼻梁跟微尖的下巴:“那小姐姐就跟在我身后了,我保证会保护小姐姐安全的。”
白幼幼看不清少年的表情。
她眼睛微微一亮,像是一只惹人喜欢的幼猫,孱弱又乖巧:“谢谢小哥哥,小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赵洋,你呢?”
“我叫白幼幼。”
白幼幼声音很柔和:“赵洋,你的名字真好听。”
“谢谢夸奖,你的名字也很好听。”
白幼幼白皙如玉的脸上便浮现出两朵红晕。
就在白幼幼跟赵洋说话时候,大巴车也彻底的停了下来,大家在导游的带领下纷纷下车,来到一块宽阔的空地上,地面是粉红色的花瓣,空气中也弥漫着桃花的芬芳。
下车后,白幼幼总算松了口气,开始大口大口的呼吸。
缓和过来以后,白幼幼一边跟赵洋说话,一边不留痕迹的往刚刚记下的那几人身上看去,就看见他们几个全都不约而同的落于人后,心照不宣的聚在一起,仿佛达成了某种合作。
白幼幼基本可以确定,那几人也跟她一样,是玩家身份。
确定了这个事实,白幼幼不再看他们,而是专心致志的跟赵洋说话,她想知道,赵洋是不是玩家。
说是,但他看上去又不像。
说不是,他相比较于其他人来说,又太冷静了些。
“赵洋,你这次也是一个人来桃花镇的吗?”
“是的,失恋出来散心。”
白幼幼很诧异:“失恋?你长得这么好看也会失恋吗?”
赵洋失笑:“长得好看就不能失恋了吗?谁告诉你的?!”
白幼幼红着脸:“我大哥没你帅。”
“嗯?”
“但他每次惹我生气,看见他那张脸,我就会原谅他。”
赵洋:“……”

第3章
桃花镇是个很美丽的小镇。
精致的全木房,没有一点儿现代生活的气息,地面也用木板铺就,崭新如初的木板上飘着漂亮的桃花瓣。
道路两旁也种植着桃花,很像漫画里的场景。
导游带着大家来到一处名叫杏花客栈的地方,因为之前已经预定过,所以大家并不用拿出身份证登记。
旅行团抠抠搜搜,订的是双人房,两个人一间,都是成年人,分配房间也不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很快,十多个房间就分配好了,男的在三楼,女的在二楼。
白幼幼的房间是二零六,跟她分配在一起的是一个叫张静的女人,也是被白幼幼认定为其他玩家的女人。
她没有被另外两个女玩家选择,似乎非常愤怒,白幼幼被她迁怒,她看向白幼幼的目光十分不善。
分配完房间以后,便ⓈⓌⓏⓁ可自由活动,第一次见桃花仙的时间是在七天以后,届时导游会另行通知。
张静跟白幼幼一块儿前往二零六,期间她没有跟白幼幼说一句话,反而一直用一种极其嘲讽的目光看着白幼幼,仿佛白幼幼有把柄捏在她手上一般。
白幼幼懒得理会她,进入房间后,便自顾自的收拾起自己的背包来。
现在天气不冷,背包里是几件单薄的衣服和一套成套的内衣,除此之外便是身份证牙刷零钱以及几包小零食了。
身份证跟白幼幼在现实生活中的身份证一模一样,让白幼幼有些怀疑这是不是正在现代世界,她拿出手机进行搜索,但结果却让她非常失望。
这并不是在现实世界,这个世界里到处都是美好的传说,灵异事件也不是网友们值得三缄其口的事情,反而让人们好奇、火热。
也对,桃花镇的桃花仙就可以说明这一切,她并不用为此感到诧异。
白幼幼在网上了解了一些有关于桃花仙的传说,但值得一提的是网上有关于桃花镇的话题,没有丝毫的负面消息,仿佛桃花镇真就是人人歌颂称赞的世外桃源一般。
但白幼幼知道事情不简单,她决定出去探查情况,顺便再试探一下赵洋究竟是不是玩家。
因为张静对白幼幼充满了恶意,所以白幼幼并没有把任何的东西留在房间里,她背上背包,发消息问明赵洋的房间号,很快便上了三楼顺着房间号找到了赵洋的房间。
赵洋很快开了门。
才一会儿时间没见他身上的风衣就变成了深色毛衣,帽子揭下露出精致的眉眼,他站在逆光的阴影处,愈发显得身材高挑,气度不凡。
白幼幼愣了愣,而后便浅浅一笑:“赵洋,我现在要出去吃饭,你要跟我一起吗?”
少女浅笑嫣然,笑起来颊边还有两个浅浅的酒窝,杏眼弯弯,她把自己的目的写在了脸上。
大大方方的。
她就是想跟赵洋约会。
赵洋微微颔首,桃花眼溢出笑意:“你稍微等我一会儿。”
“进来坐吧。”
双人房都不大,两张床并排而立,用柜子相隔,房间内只有一把椅子,正放在过道处,浴室用材是磨砂玻璃,旁边还有个洗手台。
床正对着一个电视,此刻正放着新闻,播音员字正腔圆的说着近期以来发生的事情,白幼幼一进去,就对上一双玩味、充满掠夺性的眼睛。
白幼幼偏了偏头。
“这是谁?”
眼睛的主人是一长相较为大气的青年,他约莫二十岁出头,剑眉星目,样貌不凡,一双大长腿懒懒的搭在床上,他唇角微微勾起,上上下下的打量起白幼幼,目光极具侵略性,像是要把白幼幼拆吃入肚一样。
白幼幼轻抿红唇。
很快就认出了这人也是玩家之一。
“我一个妹妹。”
赵洋也注意到青年的眼神,但他什么也没说,甚至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真漂亮。”
青年毫不犹豫的ⓈⓌⓏⓁ起身朝着白幼幼走来,他看上去约莫有一米八几,行走间仿佛带风,站在白幼幼面前,愈发衬得白幼幼娇小可爱。
他朝着白幼幼露出一个迷人的笑:“我叫王修杰,你叫什么名字?”
白幼幼弯了弯眼:“我叫白幼幼。”

第4章 炫富的男人
王修杰是个很健谈的人。
从感情工作朋友圈到家庭环境,看似不经意,实则处处在炫耀自己家境不凡,那双幽深的眼中也透露着一种精英人士之感,但他对白幼幼没有防备、也对赵洋没有防备,说出的背景大多让白幼幼与赵洋感到熟悉。
白幼幼再一次确定了王修杰的玩家身份。
她也从来没想过,世界上竟然有如此愚蠢之人,在什么都不清楚的时候就把自己的底牌全都交出,而目的只是为了泡妞,当真是色迷心窍。
不过赵洋跟王修杰当真是两个极端,王修杰高调恨不得把自己全部身家都挂在嘴上,赵洋却低调不已,那双桃花眼中潋滟着羡慕之意,时不时的附和几句,白幼幼摸不清楚赵洋是否是玩家,偶尔便会露出茫然的表情。
但大多数的时候她都是面带微笑,颊边两个浅浅的酒窝便若隐若现,一头乌黑如瀑布般的长发萦绕在背后,黑与白对比鲜明,在她的眉眼中氤氲出几分妖娆,面对王修杰的炫富,她也是不卑不亢,眼神清澈,没有任何向往之色。
她坐得笔直,双腿并拢不留一丝缝隙,在金钱的诱惑下不为所动的她像一朵纯洁高贵纤尘不染的白莲。
王修杰看向她的目光愈发摄人,他嘴角轻轻上翘:“我家的后花园很大,我小时候请同学进来,居然有人在其中迷路了,从那以后我父亲就单独给我买了一栋别墅,那栋别墅里带了一个没有花的后花园,全天有专门的人伺候着,我爸让我用那一套别墅来招待朋友,说这样他们就再也不会迷路了。”
“下一次你去,我就带你去我的别墅,到时候我就带你跟我那迷路的朋友认识。”
“如果有缘的话。”
白幼幼这样说。
一个合格的白莲花是不会跟铜臭味染上关系的,她永远都是清高的、孤傲的、要跟所有的女孩儿都不同,这样才能成为男人们心中的白月光。
“当然有缘了,加个微信,回去我联系你。”
王修杰急于在白幼幼面前表现自己,他也是身经百战的人了,可在白幼幼面前,却如同一个没有见过女人的小毛孩儿,这种久违的感觉让王修杰感到兴奋。
“嗯…?”
白幼幼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旋即再看了一眼赵洋,见他双眸含笑,思虑了一秒钟后,就笑着摇头道:“抱歉,我不加不熟悉的人。”
王修杰的笑容一顿。
很快反应过来,眼中闪过一丝猩红色:“那好,那我会尽快让你熟悉我。”
白幼幼:……呵呵。
王修杰毕竟是玩家,看多了小说的他来到求生游戏的第一个ⓈⓌⓏⓁ举动就是抱团求生,在他的眼里白幼幼只是NPC而已,因此在讨要微信无果以后,他便毫不犹豫的收手离开,等到他走后,白幼幼才松了口气似得自言自语:“这人实在是太油腻了,一直在炫富,好像他家有钱我就应该倒贴一样。”
她的声音很小,但不远处的赵洋依旧听见了,他轻轻笑了笑,桃花眼中闪过一丝兴味之色,并没有说话。

来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在房间里逗留了一会儿以后,天色就逐渐黯淡下来,夕阳西下,红红的光芒洒在桃花镇的每一个角落,更显得桃花镇美不胜收。
白幼幼背着背包跟赵洋走在大街上,她的计划是先去吃饭,再去买几件换洗的衣服,顺便再买点沐浴露、洗发水,她为人娇气,用不惯宾馆自带的沐浴露洗发水。
大街上到处都是人。
卖糖葫芦的、卖棉花糖的、卖气球的,还有卖特产的,什么摊子都有,白幼幼一边走一边看,突然就被一个卖手工的摊位所吸引,这个摊位上摆放了各种各样的洋娃娃,个个都栩栩如生。
而奇怪的是……
白幼幼居然在这些娃娃身上察觉到了一丝阴气。
因此她停了下来。
“这个娃娃多少钱。”
白幼幼指着一个大眼睛黑头发的娃娃问摊主。
摊主是个中年女人,在看见白幼幼的那一瞬间,眼睛顿时就亮了,眼睛里仿佛装了X光一样,要把白幼幼的内脏都看得清清楚楚,在这一瞬间,白幼幼感觉自己像是案板上待宰的猪肉,这种形容让白幼幼有些不快,她微微蹙起眉头。
“你这娃娃多少钱。”
她又问了一遍,蹙起的眉让她整个人多了几分忧愁之色,看上去就有些楚楚可怜的味道。
这时候摊主才反应过来:“我这娃娃一百块,买吗?”
“太贵了。”
白幼幼想到自己包里的零钱。
自从她无师自通的领略了白莲技能后,就从未这样窘迫过。
白幼幼的脸微红:“能不能便宜点儿?”
“便宜不了。”摊主摆了摆手,看向白幼幼的目光虽然不如先前那样灼热,但她从的眼中依旧可以看见几分炙热,她见到白幼幼脸上的窘迫之色,笑了笑道:“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你加我个微信。”
摊主这样说,白幼幼诧异的张嘴,她无助的看了赵洋一眼,正好就接收到赵洋若有所思的目光,眸光微敛,哭笑不得的道:“你加他行吗?”
摊主看了赵洋一眼,旋即皱眉,嘟囔道:“加他一个臭男人干什么?”
白幼幼退后两步。
摊主着急了:“小姑娘,只要你愿意加我,我就送你两个娃娃怎么样?”
“不要了。”
白幼幼警惕的看了摊主一眼,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兽,她拉起赵洋的衣袖就走入人群中,完全没给摊主继续说话的机会,等到走出一段距离后她才惊魂未定的说:“这个摊主,太可怕了,她…她该不ⓈⓌⓏⓁ会是…”
赵洋刚刚那种若有所思的神色完全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笑意:“那可说不一定,所以你要小心。”
他顿了一下,又问:“你一个女孩儿,怎么想不通跑到桃花镇这个地方来?”
这听起来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白幼幼却从其中感受到了试探,她失落的垂眸,长长的睫毛轻颤,如同振翅欲飞的蝴蝶:“因为我也想来见桃花仙。”
“我家…我家并不是很有钱,但因为我长得漂亮,他们、他们生起了别样的心思,想要我…”
白幼幼深呼吸一口气,小手抓紧了自己的衣领,一副脆弱无助的样子。
她漂亮纯净的眼里含着泪水,湿漉漉的很可怜:“桃花仙是我最后的希望了,我…我多么希望我也能被桃花仙选中,这样,他们就不会逼迫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情了。”
话落,一滴晶莹的泪珠洒落在地。
赵洋微微蹙起眉头。

第5章 夜晚来临的危险
赵洋似乎很讨厌女孩儿哭哭啼啼,白幼幼哭得梨花带雨,他不仅没有安慰,眼中还闪过几分嫌弃,白幼幼将他眼里的情绪看了个清清楚楚,气了个倒仰,很快就收住了眼泪。
夜晚的桃花镇很是美丽。
灯火通明,人山人海,但不论是白幼幼跟赵洋,都没有跟对方在外面逗留闲逛的欲望,两人一同去吃了饭、去了一趟超市后购买了各种洗漱用品后,便回到杏花旅馆,一路上连话都没怎么说。
晚上八点。
白幼幼洗漱完毕,开始收集桃花镇的资料。
晚上十点半。
张静依旧没有回来。
白幼幼已经基本摸清桃花镇的不平凡之处,总得来说就两句话:被桃花仙青睐的人,都将平步青云。
来过桃花镇的人,性格都会发生变化。
这一点是白幼幼在帖子上看到的,发帖人称她那一对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父母在来过桃花镇以后,竟然会踏踏实实的做事了。
底下是一大片回帖,大多数人都在问是真是假,小部分的人赞同楼主说法,说自己家人去了桃花镇回来后也懂事了许多。
性格大变平步青云,这足以让白幼幼联想到附身二字。
但她并没有急着出去验证。
这才第一天呢。
况且,晚上十一点之前睡觉是她保持盛世美颜的最大秘诀。
晚上十一点半。
房间门被敲响,吵醒了已经熟睡的白幼幼,她烦躁的睁开眼睛,起身穿起拖鞋准备开门,却在下一刻想到张静有门卡。
又想到自己是在逃生游戏中,心中顿时就升起几分警惕,她没有急着开门,而是问道:“谁?”
她的声音软糯,门外的人似乎很是激动,敲门声竟然比刚刚还大了几分,白幼幼知道事情不一般,直接来到床边拨通前台的电话,希望他们过来处理一下,但电话那头却响起熟悉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不在服务区?
白幼幼心里一个激灵,睡意瞬间ⓈⓌⓏⓁ消散,而下一刻,门外就响起了一个陌生的女声:
“开门救命!救救我!”
“救命啊!把门打开!”
“救命…”
伴随着陌生女声的,是更重、更激烈的敲门声,可怕的是这个门是用木头制成,在暴力撞击下,竟有几分摇摇欲坠的先兆。
这里很快就要被攻破了!
白幼幼当机立断背起背包,然后将床单扯下。
“砰砰砰——”
白幼幼将床单拧成一个麻花。
“砰砰砰——”
敲门声越来越大,每一声都像是敲在白幼幼的心上,木屑四散,白幼幼将床单绑在窗户上,向下望去。
就在她往下望的时候,突然,一个东西从她面前擦过,直直的摔在地面,血花四溅,地面满是暗红色的血迹。
是个人。
“死人啦!”
一声惊声尖叫打破了黑夜的寂静,无数人从宾馆跑出来,稍微落于人后就被抓住剥皮,短短的几秒钟,一张完整的人皮就套在了另一个人的身上。
跑得快的人朝着一个方向跑,但下一刻,黑暗中出现了更多的人,他们每一个眼中都冒着绿光。
水果店老板、火锅店老板、面店老板…
他们分明不是人。
“啊!”
又一个女人被剥皮。
白幼幼倒吸一口凉气。
下一秒,房间门蓦地就被撞破,几个女人闯进了白幼幼的房间,在房间左顾右盼,最后落在窗台上的白幼幼身上,她们狞笑着朝着白幼幼扑过来。
——
MD!
来不及多想,白幼幼顺着床单就滑落下去。
她住的楼层在二楼,离地面并不高,很快白幼幼就落在地上,那几个女人跟着跳下来,伸出利爪朝着白幼幼抓来,白幼幼侧过身躲避,从包里掏出一把刀朝着女人的手斩了过去。
刀刃卷了…
白幼幼松开刀,快速往前跑,很快就跑到了一个巷子口,但女人的速度比她更快,几个跳跃间便来到了她面前,四面八方将她围攻了起来。
这些女人,个个身材粗大,四肢着地,双手扭曲,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姿态慢慢的向白幼幼靠拢。
白幼幼脸色冷凝,极其冷静,目光在这些女人身上打转,与此同时手也在空中开始画符,就在她快要完成最后一笔的时候,她左前方的女人突然被打倒。
白幼幼一愣,下一刻,就看见赵洋的身影从左前方冲了进来,他手上拿着一把大刀,一刀一个怪物,很快,这边的怪物就被他斩于手下。
“赵洋…”
白幼幼愣了愣,眼中又浮起一层雾气,赵洋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说了一句跟上,便去救其他人。
白幼幼眼泪才冒出来,听见赵洋这无情的话,暗骂一声死直男,便跟了上去。
大街上的怪物很多。
但赵洋的身手却很好,他的刀也很锋利,几乎是一刀一个怪物。
这把刀很长很长,若是按照赵洋之前的那个包,是绝对装不下这把刀的,而她一来到桃花镇就喊住了他,所以这把刀也不可能是他在桃花镇ⓈⓌⓏⓁ买的。
综上所述,赵洋也有可能是玩家。
并且,还是一个做过好几次任务的经验玩家。
白幼幼死死的跟着赵洋。
白幼幼注意到,赵洋救人是有规律的,他并不是什么人都救,而是在找什么人一般,在怪物群中四处乱晃,看见被围攻的人后他会无视别人的求救,掉头赶往下一个地方。
赵洋,究竟在找什么人呢?
“救命!救命!”
就在白幼幼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王修杰的声音响起,赵洋身形一顿,立刻拉着白幼幼朝着王修杰的方向跑,在怪物要剥下王修杰的皮以前,把他从怪物的手中救了出来,对他说:“跟上。”
“赵、赵洋…”
下午还一脸志得意满,在赵洋面前炫耀自己有钱的王修杰,此刻却满脸的鼻涕泪水、一脸的惊魂未定,哪还有半点的风度可言,他甚至还不及白幼幼冷静,整个人连滚带爬的拉住赵洋的衣袖:“好多、好多怪物…这桃花镇不是有桃花仙吗?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怪物!”
蠢货!
白幼幼翻了个白眼。
这王修杰简直愚蠢到了极点。
赵洋也皱眉甩开他的手:“我可以救你,但你离我远一点。”
“好好好。”
得到赵洋的承诺,王修杰狠狠的舒了口气,但下一刻,他就看见了一旁柔弱的白幼幼,脸上的表情一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