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沨伏星

第1章 穿书
零九区,废土星。
伏星睁开眼睛。
浅褐色的眸里映着天际冰绿色的极光。
微微怔住。
忽然,眼底探进来一支手指粗细的试管。
那里面盛着一小截蓝色液体,容量不及容积的五分之一。
伏星抬起头。
这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脸蛋灰扑扑的,看起来长期营养不良,有些狼狈。
“伏老师,你吃吧,我不饿。”小姑娘一双鹿眼湿漉漉的,倔强地捂住叫得咕咚响的肚皮。
还在状况之外的伏星,微微怔然。
这是哪?
小姑娘忧心忡忡道:“伏老师,你怎么样,还好吗?”
伏星看向她,没有说话。
她不说话,小姑娘更担心了:“伏老师,你是哪里不舒服吗?”
半晌。
伏星掀起眼皮,询问:“你是?”
空气安静了几秒。
女孩吞咽了下口水,呆愣道:“……顾平安。”
说完。
伏星沉默了很久,嗯了一声。
这时,一个拖着麻袋的少年神情疲惫地朝她们走来。
走近后,少年卸下麻袋,一屁股坐在了伏星旁边,叹气道:“今天就只捡了这一点垃圾,没了。”
瞥了一眼伏星,小姑娘也低头叹气:“唉,废土星的日子越来越难过了。”
伏星:??
等等,废土星?
“这里是废土星?”她开口问道。
“是啊。”小姑娘眨巴下眼睛,“伏老师,你今天好像有点不对劲。”
话音落下,伏星的表情又是一怔。
果然……
“现在是星历21世纪,如今的王是零一区帝星的陛下?”伏星开口问。
说完,两个小孩都表情呆呆地看着伏星,半晌,才点头:“是,是啊。”
伏星:………

《星际恋爱手册》是伏星最新完结的一部在星际末世背景下的无脑恋爱宠狗血言情文。
主要讲了女主夏安浅和上校男主裴天变着花样谈恋爱并且秀炸天的恋爱爽文。
不过,现在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她穿书了。
穿的还是她自己写的这本星际末世无脑甜文。
照目前来看,她穿成的应该是一个比路人还要路人的炮灰角色。
书中的主线剧情发生在帝星。
而她现在身处的废土星,也是个炮灰存在。
正文里提过的次数很少,寥寥几笔。
缓了许久,伏星才真正接受了她穿书的事实。
说起来,这本书的争议很大,黑粉是书粉的三倍。
设定里星际时代有九大主星,能量危机带来的末世光速席卷了整个星系,废土时代悄然袭来。
能源星枯竭,能量入不敷出,原本的生态网络迅速瓦解瘫痪——这是星际时代的末世。
与此同时。
没有人知道是什么原因,九大主星纷纷出现了一片神秘地带。
进入的人,外界无法再感知。
有人活着回来,有人死在了里面,尸骨无存。
官方把这些地带划成禁区,按数字1到9进行编号。
书中只写了零一区,其他分散在各大主星的8个禁区,只一笔带过,但比之于零一区的恋爱通关游戏,其他8个禁区才是真正的死亡禁区。
伏星本意只是想写一个恋爱通关的故事。
没有想到的是,吸引读者的反而是那些没有写出来的死亡禁区。

【排雷:无限流无限流无限流!作者很菜,属于人菜瘾大。书中涉及元素众多,可以看一下评论区置顶书评→[食用指南]自行排雷】

第2章 废土时代
十五分钟后,教室。
伏星靠着讲台,缓缓梳理了一下信息。
开局出场的小姑娘是她在这个世界里的学生顾平安,男生也是她的学生,叫江墨。
学校早在末世刚开始就不供能了,到了晚上只能借助光。
现在学校已经荒废了下来,只剩下他们三人。
顾平安和江墨的户籍不在废土星,他们来自周边的小星球,是就近到废土星读书。
末世一来,星球之间的交通体系率先瘫痪。
顾平安和江墨也就被困在了废土星。
至于原身,两个小孩知道的不多,大致是和家里闹了些矛盾。
最后的结果就是,师生三人在学校里相依为命。
*
教室讲台前的那片空地,江墨抖出一麻袋的垃圾,随后一样一样挑拣了起来。
顾平安蹲在他身边,用一个黑色盒状的仪器扫描江墨递过来的未经处理过的垃圾。
半天后,满地的垃圾重新被装入了麻袋。
彼时,两个小孩不约而同心情沉重了起来。
顾平安垂头丧气:“唉,一袋垃圾里只提取到了0.1c的能量粒子。”
“才0.1c啊。”江墨也泄了气。
0.1c能量子连一瓶过期的营养液都换不了。
闻声,伏星抬起眸,转头看向两个小孩。
能量粒子,在星际时代既是食物也是能源。
末世来临后,原先在星际时代流通的电子货币星币开始贬值,逐渐丧失原本的购买力。
到了后期,能量衰竭匮乏,星际社会进入废土时代。
星币完全失效,交易方式只剩下了两种——
一是以物易物,二是能量子取代星币功能。
单位c,可以等值为现实世界里的¥
现在,各大星球上已经开采不出新的能源。
但好在,这不是绝对的末世,并不是真正的绝境。
“考虑过闯关吗?”伏星走近后,开口问道。
进入到禁区,被统称为闯关。
禁区里是另一个空间,像是游戏里的副本。
“闯关……”小姑娘声音有气无力的,一脸丧气,“伏老师你是知道的,废土星没有多少人敢去闯关。”
零九区,进的人多,出的人少。
很少人愿意在到达绝境之前冒这种风险。
江墨抬头补一句:“去闯关的人大部分都死了,去了也是白搭上一条命。”
已经这么严重了吗?
伏星在写废土星的时候,只是一笔带过,形容了一下这个星球多么贫瘠贫穷,到了后期更是宛如地狱,几乎成了无人区。
在这一区域运转的关卡也是九大区中最难、死亡率最高的关卡。
几乎所有类型的关卡,死亡率都能高达70%
有多难,大家都心知肚明,但也都知道——
“闯关可能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顾平安捏了捏手指,老气横秋地叹道。
江墨也叹。
谁能想到,这些在末世里横空出世的九大禁区,可以产出能量。
进入的闯关者,通关可以产出大量能量,死亡也能产出少量能量。
这些产出的能量会存入各自的光脑里。
如果主人死亡,光脑里的能量则自动充公。
幸存通关的闯关者,获得的能量也要和官方五五分。

第3章 炮灰中的炮灰
现在想来,这个末世背景还是万分残酷的。
当初写书的时候没有细想,只是觉得在这样的氛围下谈恋爱很刺激,也很新鲜。
当然,书里除了帝星的零一区,其他都是地狱。
零九区更不必说,地狱中的地狱,炮灰中的炮灰。
*
“废土星的基地还在运转吧?”想到了什么,伏星开口说道,“应该不至于已经到达毁灭的程度。”
“在运行。”江墨说道,“我今天还看到星球长在招募闯关者,但是没有人去报名。”
“嗯。”伏星点头。
没有人报名,这证明废土星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总会有人愿意豁出去。
听到这里,顾平安也抬起头,她开口问道:“伏老师,你是打算去报名吗?”
她声音有些颤抖。
顾平安也想过去闯关,但最后总下不了这个决心。
“太危险了。”江墨抿唇,“老师,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去闯关吧。”
伏星沉默。
所有人都这样想,都不愿意做出头鸟。
万一死了,获得的能量充了公,那便是为他人作嫁衣,牺牲自己,得不偿失。
人之常情。
不过……
伏星又问:“剩下的能量还够我们撑几天?”
顾平安不确定道:“大概是……两天?”
最多只有两天……
伏星:“那么,两天之后,没有能量补给,我们都会死。”
她稍稍挑了下眉,浅褐色的眸子清澈见底,声音平铺直叙,样子挺平静的。
江墨犹犹豫豫地开口:“再多捡点垃圾?”
垃圾也是一种资源,的确可以从中提取出少量的能量子。
不过,能想到这一点的人,也不会少。
伏星眯了下眸,说道:“你能想到捡垃圾,别人也能。这个办法也不是长久之计。”
江墨也知道这个办法只能解燃眉之急。
他垂下头,“嗯,垃圾也越来越少了。”
而且,垃圾里的能量子也很少,根本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两个小孩此刻都颓丧着脸。
伏星神色微微缓和,摸了摸两个小孩的头,“没事,有我在。”
声音很轻,安抚到了两个正处在彷徨中的小孩。
末了,伏星忽然问一句:“对了,我原本是教你们什么的?”
“……”
“……”
两脸沉默。
最后还是顾平安打破沉默:“是机甲。”
“嗯”伏星点头。
是机甲老师,证明精神力不错,至少有S级别。
“伏老师,你是不是最近压力太大了?”江墨问出了心底的疑惑,“要不然怎么会失忆了……”
顾平安也点头。
刚开始伏星说自己失忆的时候,两个小孩还是不信的。
但她问什么,他们也都乖乖回答了。
不过直到现在,他们才有点相信伏星是真失忆了。
“也许吧。”伏星模棱两可地回答一句。
说出真相,只怕两个小孩更不敢相信。
顾平安想了想,点头:“那您早点休息,今天我来守夜。”
虽然现在外面还算太平,但提防一点总归是好的。
何况学校随时可能有人进来,要更加警惕。
伏星也没有拒绝,她今天确实有点累。
分工后,很快就入了夜。

第4章 一人两瓶
晚上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
第二天,三人步行来到废土星行政部。
招待伏星的是废土星执行官的秘书格里芬先生。
执行官也就是俗称的星球长,对方暂不接待闯关者,招募、谈话等事宜,皆由格里芬负责。
这是一个金发羊毛卷的蓝眼男人,一身裁剪得当的西装,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腕上佩戴一块精贵的名表,看起来材质是某种珍贵的稀有金属。
了解到伏星等人的来意,格里芬语气公事公办:“伏小姐,你们考虑清楚了吗?闯关要签订两份协议,一份生死契,一份合约。”
生死契,换句话说,闯关者在禁区内死亡,官方免责,不会作任何赔偿。
格里芬打着圆滑的官腔:“合约一旦生效,您和这两位可爱的学生,都将是我们废土星的希望,你们从事的工作对我们来说是莫大的福祉,能造福整个星际。”
伏星垂着眼睫,手指懒洋洋地叩着桌面。
能把一个70%送人头的协议包装成高大上的伟大事业,也是个人才。
“您看呢?”格里芬诚恳微笑。
“协议我已经看过了。”伏星掀起眸,“格里芬先生,乙方条款里是不是还少了点东西?”
“少……了?”格里芬微顿,但依旧从善如流。
“第17条条款,乙方在零九区里的表现会以直播的方式面向大众。”
这是《星际恋爱手册》里的一条特殊设定。
为了让男女主更方便秀恩爱,她增添了一个直播设定。
九大区和星际社会唯一的联系就在于直播通道。
直播只要观众打赏,就会产生收益。
合同里只提到了直播,却只字未提收益和分成。
这是在钻合同的漏洞,在闯关者身上薅羊毛。
此前签订了合约的闯关者如果没有注意到这个隐藏条款,那么,这部分直播产生的收益大概百分之百都进了官方爸爸的口袋。
顾平安和江墨根本没有听说过还有直播这种事,更别提还有收益和分成赚,两个小孩很乖地坐着,听着听着都一脸震惊地看向自家老师。
废土星的居民大部分都不知道有直播分成这件事。
官方这样做,一部分是私心使然,但还有一部分是为了加快收集能量的进度,以便尽快启动飞船搭载一部分居民前往帝星。
格里芬没想到眼前的女生看着年纪轻轻,知道的东西却不少,也是个不肯吃亏的主。
但对方能在里面活多久都是个未知数,如果不能活着出来,那么直播产生的收益最终还是会进入官方的腰包。
想到这里,格里芬微笑:“是我们的疏忽。您看,直播产生的收益我们五五分成怎么样?”
五五分是常规操作,伏星没有异议,点了点头。
“还有一点。”伏星道,她颜值很高,天生有点缱绻的声线漫不经心的,“我和我的学生能量值过低,有新鲜的营养液吗?”
“……有。”格里芬唇角挂着得体的笑意。
“一人两瓶?”
话音落下,格里芬笑容微僵:“……可以。”
怎么不去抢?
一人两瓶营养液虽然肉疼,但格里芬最后还是答应了伏星的附加条件。
最近愿意闯关的居民屈指可数,再持续下去,废土星也撑不了多久,他们需要闯关供应的能量,越多越好。

第5章 我们不合适
“那没什么问题,我就去给您重新拟一份协议。”格里芬语调依旧的温和。
他一说完,伏星就懒懒地点了下头:“好的。”
相比于官方,她薅下来的那点羊毛其实不算什么。
格里芬一走,顾平安小姑娘眼珠转了转,看向伏星,“伏老师,你怎么知道直播还有分成的啊。”
她只知道有直播这件事,但并不知道主播还能拿到分成。
当然,这也和她没怎么看过直播有关。
而且,伏星不仅找出了合同里不合理的地方,还谈判了附加好处——一人两瓶营养液!
两瓶营养液……顾平安想想就很激动。
本来就饿,刚刚听到伏星的话,她早就两眼放光。
伏星垂下眼睑,笑着摸了下顾平安的头。
“你们家老师什么都知道。”伏星笑着打趣。
这个世界都是她写的,怕什么。
顾平安一愣。
眼底映着唇角带着浅笑的伏星,她脸颊莫名的一红。
顾平安还是第一次发现,伏老师不止是长得好看,还让人很有安全感。
江墨也很兴奋:“闯关前能喝两瓶营养液,死了也值了。”
总比饿死强。
“别这么丧气啊。”顾平安不赞同江墨的话,“有伏老师在,我们都会好好的。”

上午九点。
在格里芬带着修改好的协议回来之前,基地里走进来一位容貌俊美的青年。
伏星低头玩着这个世界里的光脑,没有注意四周。
光脑相当于星际社会的居民身份证,外加手机电脑一类的功能,几乎所有的操作,都靠这个像手环一样的光脑进行。
顾平安和江墨两个小孩吵吵闹闹的,看到走进来的人,不约而同噤了声。
“怎么了?”伏星抬起头,看向两个小孩。
江墨用力挤着眼睛,抬着下巴努了努嘴。
伏星轻轻一笑,她知道有人进来了,但没想到两个小孩会是这个反应,是熟人?
“伏星,真没想到你也跟到了这里。”青年冷冷的声音从对面传来,居高临下。
伏星眼尾微挑,情绪淡淡地看向来人。
她这本书里,主角和配角都和废土星不沾关系。
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伏星也没有任何印象。
“你谁?”伏星靠着卡座,随意的捏了捏手骨,语调漫不经心的。
她一出口,就收获了三张懵逼脸。
当事人表情平静,没有一丝觉得不对。
伏星是穿书了,但并没有像传统穿书穿越的套路得到原主的记忆,她只有一片空白。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那位衣着得体的青年。
陆亦深抬手正了一下领结,语气漠然:“就算你追到了这里,甚至……”他停顿了一下,继续道,“甚至玩起了这种不光彩的小手段。没用的,我们不合适。”
说完这么几句话,陆亦深没有多给伏星一个眼色,自顾自走进里面的高级休息室。
在他们正式签订协议之前,那间休息室是不对外开放的,只有内部的工作人员和闯关者才有资格进入。
陆亦深来得快,去得也快。
伏星不甚在意地端起基地里提供的款式过时了的保温杯,气定神闲地喝了口热水润润嗓子。
顾平安小声道:“伏老师,你还好吗?”
“怎么了?我看起来不太好?”伏星放下保温杯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