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湫冬宋迟攸

权臣妹妹被独宠了(1)
风雪交加,风声“哗哗”作响,肆意地吹着,眼前的悬崖也被大雪覆盖成白茫茫的一片。
悬崖的边缘,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正牢牢抓着崖壁,指尖淡淡的血迹染红了纯白色的雪,如盛开的雪莲般绽放。
紧接着女人苍白精致的脸蛋也随之从悬崖边出现。
没多久,女人便从悬崖边爬了上来,她虚脱地坐在崖边,喘息间,白色的雾不断从她的朱唇间钻出。
许湫冬一双清冷凤眸四周张望着,周边全是悬崖峭壁,唯一的一条路是望不到头的山路,以她现在的体力,恐怕还没走出多远,便会体力不支昏死过去,还不如节省体力,等人来救。
许湫冬用浅绿色软毛织锦披风裹紧自己,生怕钻进一点凉风,大雪还在继续下着,许湫冬的体温也在不断下降。
“阿嚏。”
好冷。
许湫冬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拿出一本皱巴巴的古书,上面隐约写着什么秘籍。
烧了吧,活命要紧。
只是绝世武功秘籍而已,大不了到时再给他们找一本。
许湫冬不知从哪摸索出来一个火折子,刚想烧了取暖,耳边传来一阵急促响亮的马蹄声。
“驾!驾!”
许湫冬扭头看了一眼,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随着她的动作,散开在身后,狂风吹着,露出了那张漂亮的脸庞,秀眉下那双冰冷的凤眸轻轻合了合,鼻梁高挺,微翘的鼻头被冻得红彤彤的。
雪花飘着落在她卷翘的睫毛上,仿佛给她化了一层妆,更添了几分冷淡。脸颊上的划伤渗着血,破碎感扑面而来。
许湫冬看到来人,稍作放松,没曾想直接昏了过去。
她的意识逐渐朦胧,耳边迷迷糊糊听见有人喊她的名字。
“湫儿,湫儿。”
没两秒,许湫冬便昏死过去,不省人事。

【恭喜获得新手大礼包一份!】
【空间一个,积分1000,时空管理局出品极品美颜丸若干。】
【记忆上传…】
许湫冬意识刚刚回笼,系统机械化的声音争先恐后地冒出来。
原主和许湫冬同名同姓,也是许湫冬散布在小世界的分身。
她本是京城贵女,兄长有权有势,最后却落得一个花销玉殒的下场。
这其中的缘由便是党争,原主兄长手上的权力太大,盖过了皇权,把当朝皇上架空成了一个傀儡。
长公主宋兰瑜为了至高无上的权力,想解决许昱仁,听闻许昱仁极其疼爱幼妹,便决定从原主这里下手。
原主这次落崖就是宋兰瑜的手笔,倒是苦了许湫冬,从崖底一点点爬上来。
【任务一:消灭外来者宋兰瑜。】
【任务二:达成原主心愿,保护兄长平安。】
【任务三:正义的化身…完成好人好事五十件。】
外来者,重生或穿越来到这个世界,无论是有意无意,他们的行为都会影响小世界原本的走向。
他们不属于这个。
许湫冬醒来时,许昱仁正守在她的床边,深紫色的官袍,手握成拳抵着头,闭目休息,薄唇抿成一条线,沉稳又冷肃。

本文纯属虚构,不要带入现实。

权臣妹妹被独宠了(2)
“兄长。”
许湫冬张了张唇,唇上的干裂感袭来,声音也跟着沙哑了几分。
许昱仁紧绷的神经听到声音,快速睁开眼。
看着许湫冬,面露出几分惊喜,眸子变得温和了起来,“醒了,还难受吗?”
许湫冬动作极轻摇了摇头,“不。”
身上的伤口都上了极好的金疮药,被纱布包扎着,疼痛感减轻了很多。
凤眸下脸颊的划痕,抹了一层微凉的药膏。
火盆里烧着上好的银骨炭,两个火盆靠在床边,把许湫冬烧得浑身暖暖的。
许昱仁温柔地笑了笑,顷刻间,许昱仁眼神变了几次,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他眼神晦暗不明地说:“不是说去南郊赏雪?好好地,怎么会弄一身伤?”
许湫冬凤眸微冷,“山匪。”
“山匪?恐怕不是。”思索片刻,许昱仁冷笑一声,“天子脚下,哪伙土匪敢如此放肆?土匪劫财灭口是假,有人想借山匪之名杀人才是真的。”
许湫冬垂眸不语,许昱仁抬眼看了下她,乖巧懂事的让人心疼。
想起他们两个人从小相依为命的时光,许昱仁眼中的柔色更深了,他说:“你先休息吧,兄长还有些公务要忙。”
许湫冬微微颔首,“嗯。”
夜色降临,许湫冬从温暖如春的房间里走了出去,双手不自觉收紧披风。
许湫冬就如同第一次见雪的孩子,明明很冷,依旧固执的伸手去接。
一片片雪花静悄悄地落在许湫冬微凉的手心,感受到体温后,又瞬间化成了一小块水。
许湫冬微微仰着头,眸中是化不开的柔色。
贴身丫鬟站在许湫冬的身后,为她撑着伞,轻声关心道:“小姐,外面风大,您身体还未见好,大夫说不宜久站在风口。”
许湫冬环视了一周,不动声色地把守在院外的侍卫站位记在了心里,转身进屋,她说:“出去。”
丫鬟关好了门,守在门外,外面凛冽的寒风吹得丫鬟打了个冷颤,她回头看了眼房间,心中嘀咕着:小姐经历过这次事情变得不爱笑了,性子也冷了许多。

许湫冬身上的伤养了几天,正在逐渐见好。
得到大夫的许可后,许昱仁才放心让许湫冬出门。
许湫冬在崖底“不小心”拿走了属于男主的机遇,她要想个办法还回去。
极淡玉蓝长裙搭配素锦织镶银丝边纹月白色披风衬得许湫冬皮肤白嫩,吹弹可破,那双冷淡的凤眸随时随刻都是那么的平静。
许湫冬走进马车坐稳,轻悦的声音才缓缓传出,“走。”
今日是六公主宋秋珏的及笄之礼,皇上在宫中设宴款待,许湫冬也被邀请在列。
按照剧情走向,六公主会在今天的及笄礼上被外来者陷害,不久后下线。
女主去世,男主没有了来自灵魂深处的羁绊,和外来者腻腻歪歪搞在一起,为她做了不少疯狂事。
为外来者保驾护航,杀害许昱仁,排除万难力推外来者登基,这其中全是男主的身影。

许湫冬:我手握武功秘籍从悬崖爬上来了!

权臣妹妹被独宠了(3)
皇宫内,男女分席而坐。
宗亲们坐在前殿热闹,殿内金碧辉煌,内柱都是由一根根红色的巨柱在支撑,柱子上都刻着一条回旋盘绕的金龙,金龙栩栩如生。
许湫冬随着女官来到了六公主的宫殿内,这里池水环绕,古琴涔涔,倒显得清雅至极。
进去第一眼,许湫冬就看到了长公主宋兰瑜,她被一些大臣们的女儿围起来恭维着,比起不知所踪的宋秋钰,宋兰瑜更像是这场宴会的主角。
只不过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在许湫冬的到来,戛然而止了。
毕竟许家的实力摆在那,京城极大多数的小姐们都以许湫冬为首,毕竟她们的父兄都在许昱仁手下讨饭吃呢。
“湫儿,你来了。”
许湫冬点点头也算是回应了,随后直径来到了宋兰瑜的面前。
宋兰瑜不知为何在对上许湫冬冷淡眸光的那一刻,心中竟然生出了几分退意,不过很快,宋兰瑜便稳住了心神。
慌什么!那些山匪全死了,没人会知道是她做的!
许湫冬还算规矩的行了礼:“参见长公主。”
“嗯。”宋兰瑜手指紧握着酒杯,眼神闪躲不止,仿佛在极力掩饰着什么。
“坐。”
许湫冬却看了看周围,淡声问道:“六公主呢?”
“奇怪,六公主换衣服怎么那么久?”
人群中小声的嘟囔声,同时也让众人察觉到了不对劲。
只是皇家之事本就复杂,她们也只能充耳不闻。
宋兰瑜终于稳住了心神,让人揪不出一丝错来,“来人,快去寻寻六公主。”
那关心的模样,倒是还真的像是一个关心妹妹的好姐姐。
宋兰瑜把动静闹得很大,整座宫殿都乱了套,仿佛生怕别人不知道要出事了。
许湫冬趁着乱,离开了宫殿。
天空湛蓝,
红墙金顶,宫墙下长长的走道,更显得这座宫殿像个牢笼。
“得罪了六公主。”
许湫冬的耳尖轻轻动了动,她听觉比常人较为发达一些。
随着远处的声音,来到一座假山后,看到一个小宫女鬼鬼祟祟的领着一个侍卫装扮的人走进了一间偏殿。
两个人偷偷摸摸的样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许湫冬移步跟了上去,站在墙根侧耳偷听着他们的谈话。
【好人好事任务:拯救落入狼口的妙龄少女。】
“抓紧时间,好戏就要开场了。”
男人猥琐地笑了声,那咸猪手刚靠近宋秋珏,只听见“嘭”地一声,偏殿的门被人一脚踹开了。
小宫女和侍卫都愣了愣。
“放开她!”
许湫冬正义凛然地站出来,勇敢直面他们。
啧,我人怎么就那么好!
侍卫一眼就认出了许湫冬,他畏畏缩缩退了几步,想逃离这个地方,而小宫女却咬了咬后槽牙,心一狠。
“杀了她。”
侍卫有些不敢置信,他满眼惊讶地看向宫女,又向小宫女确认了一遍:“杀了?你不知道她是……”
小宫女倒是心狠手辣,轻飘飘的一句:“杀了!”
侍卫打心底惧怕许家许昱仁的势力,他不敢,后退了几步。

权臣妹妹被独宠了(4)
“你这个疯子,这钱我不拿了,我走了,今天的事情我不会透露出来半点。”
说罢,侍卫就要走,小宫女伸手拦住了他,眼神一凝,“站住!”
小宫女冷笑一声,仿佛在笑侍卫的天真:“你走?你往哪走?今天的事绝不可能善罢甘休,侮辱公主那么大的罪名你承担得起吗?”
侍卫张了张嘴,半天只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我,我……”
就在这时,许湫冬不耐烦地说:“杀不杀?”
要杀就快动手,絮絮叨叨没完没了了。
小宫女瞥了许湫冬一眼,根本没有把面前那个娇贵的女人放在眼里,仿佛抬手间便能取她性命一般。
殊不知,就是这个认知要了她的命!
小宫女:“她看到了你的脸,你不杀她,就等着她告发你吧,侮辱公主,你有几个脑袋够砍?”
侍卫不肯,他坚持要走。
如果杀了许湫冬,那肯定会有比砍头更可怕的事情在等着他!
侍卫转身离开,走到许湫冬面前的时候,还恭恭敬敬行了个礼,“许小姐。”
许湫冬神色不明,没应他。
倒是个识趣的,可惜了。
侍卫在转身的瞬间,被一把匕首扎进了他心脏,倒地身亡。
他倒在了地上,艰难地回头,看向了狠毒的小宫女:“你,你这个毒妇!”
侍卫死不瞑目。
“不堪用。”
小宫女从侍卫身上移开了视线,落在了许湫冬的身上,脚下踢了踢躺在地上碍事的宋秋珏,又靠近许湫冬几分,“许小姐,那就让我来送送你吧。”
终于要动手了!
小宫女竟然从许湫冬冷漠的脸上看到了一抹兴奋?眨眼的功夫,哪有兴奋?她肯定是看错了。
“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挡了长公主的道!受死吧!”
话好多。
许湫冬身影一动,轻盈地出现在小宫女的身后,还没等小宫女从错愕中反应过来,许湫冬握拳用力锤了下她的后背。
不知道反派死去话多吗?
小宫女虽说有两下子,但终究是在宫里那么多年养出了几分娇气,被许湫冬这重重的一拳击中,肋骨折了几根。
小宫女半跪在地上,捂着胸口吐血不止。
“长公主不会放过你!”
许湫冬一向话少,她走进小宫女,看着她连连后退充满恐惧的样子,伸手抓住了她的后衣领把她提了回来。
一顿暴击后,小宫女皮青脸肿,破烂不堪地被摔在地上,吐了几口血后,小宫女没了气息。
好废,就这两下子?
许湫冬简单清理了下现场,把侍卫和小宫女的尸体从窗户那丢到了后面的池塘里。
许湫冬这才走向了宋秋珏,小世界里的女主模样那自然是不差的,清秀温婉。
“你醒了。”许湫冬这是肯定句。
她什么时候醒的?
有没有听到小宫女的自曝?
宋秋珏眼睫轻轻颤了颤,过了好久才缓缓开口:“我知道是你救了我,你是好人。”
宋秋珏记得她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等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女子正拖着两具尸体。
在这之前发生的事情,她已经脑补了个大概。

权臣妹妹被独宠了(5)
“你快走吧,我不会告诉别人这里发生的一切。”宋秋珏似乎是为了让许湫冬更放心地离开,她又补充了一句:“我没看清你的模样,见面不识,放心。”
许湫冬半蹲在她的面前,淡声道:“睁眼。”
宋秋珏颤颤巍巍地睁开了双眸,一双杏眼泪汪汪地盯着许湫冬,她似乎是受到了惊吓,脸惨白惨白的。
“许小姐。”
许湫冬从怀里掏出那本古书。
这是一本失传已久的绝世武功秘籍,原本是男主的机遇,但现在被许湫冬给了宋秋珏。
对许湫冬来说他们两个都是天道之子,给谁都一样。
“这是什么?”宋秋珏轻声询问。
“武功秘籍。”
“给我的?”
“拿着。”
宋秋珏慌得接下,乖巧道谢:“谢谢,你人真好。”
许湫冬瞧着宋秋珏瘦弱的小身板,眼中意味不明:“好好练。”
她太弱了。
要学会保护自己,也能给她省点事。
宋秋珏和许湫冬想到一块去了,她也想学几招,在必要的时候能够保护自己,不能总麻烦别人,于是她坚定地点头说:“我一定会好好练。”
许湫冬丝毫不怀疑天道之子的能力,相信不久后就会凭空出现一位武林高手。

夜晚,辛飞康停下马车,“小姐您稍坐一会儿,前面有个人,我先过去处理一下。”
【好人好事任务:拯救路边昏迷的男子。】
难道是男主?
男主也那么废吗?
“站住。”
“小姐?”辛飞康瞧着许湫冬掀开了车帘,急忙拎着一盏手提灯笼迎了上去,为她照明。
许湫冬抱着汤婆子,脚步轻盈地走在白茫茫的雪地上。
灯笼散发的暖光使得原本寒冷入骨的天气有了一丝温暖。
在暖光的照耀下,许湫冬看清了那名昏迷男子的样貌。
美的惊艳。
许湫冬蹲下身子,指腹轻轻地游走在他高挺的鼻梁上,从上而下,最终停留在了他的下巴,许湫冬手指微微用力挑起了他的下巴。
出于对美丽事物的欢喜,许湫冬欣赏了片刻。
暖光淡淡匀称勾勒出他棱角分明的轮廓,双眸紧闭却依旧无法掩饰他的美貌,嘴角那比唇色还要鲜红上几分的血渍,给他平白增添了几分魅惑感,病态白般的皮肤衬得男人更加妖孽。
“带走。”
辛飞康及时开口提醒:“小姐不可,他是……”
下一秒,被一支箭打断了话头。
“嗖”地一声,一支箭与许湫冬擦身而过,射穿了辛飞康手上提着的照明灯笼。
黑暗袭来,辛飞康立即拔出佩剑,挡在了许湫冬的身前保护她。
许湫冬倒显得十分淡定,她慢悠悠拔出了一旁刺进土中几分的箭。
“杀。”
“是。”
辛飞康武功高强,是许昱仁的心腹。那次许湫冬遇山匪差点丧命,回来后,许昱仁特意派辛飞康去保护她,寸步不离。
“噼里叭啦”的对战声响起,许湫冬看了两眼那支箭,霎时间,她眸子一斜,手上的那支箭也随之丢了出去。
一声闷吭声后,一个黑影从墙头掉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