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斌秦蓁蓁

第一章 强嫁美男的小胖妞
遭遇严重车祸的秦蓁蓁,极不情愿的闭上眼睛,她心里是有些遗憾的,本姑娘都还没来得及谈一场恋爱,就这么挂了。
如果让她重来一次,她一定会好好的谈一场甜甜的恋爱。
————
可能上天要弥补秦蓁蓁的遗憾,她迷迷糊糊的再次有了知觉。
但她眼还未睁开,先听到了一个小女孩担忧的声音。
“五哥,你快来看,她怎么不动了,是不是已经死了……”
紧接着是一个小男孩的声音。
“死了也好,给咱们三哥解决了一个大麻烦!”
“她死在咱们家里,会不会惹官司?”
“惹什么官司?是她自己跌在地上磕死的!”
“要是她哥哥冤枉我们推她呢?”
“不用担心,村里人都可作证,她那么凶,平时只有她追打我们,我们哪敢去推她?”
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她还活着?
她出了严重的车祸,照理已经活不成了。
秦蓁蓁疑惑地睁开眼睛,看见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还有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正蹲在地上研究着她的生死问题。
诡异的是,这两个面容清秀却瘦不拉几的小孩,居然穿着破旧的古代戏服。
“六妹快跑,她是诈死!”
看见她醒了过来,男孩拉着女孩赶紧跑出院子,溜得比兔子还快。
秦蓁蓁懵了,她这是在哪里?
入眼是有些老旧的农家小院,这种老式房子,她也只在电视里面看过。
院子里有一棵枇杷树,树下有两只小鸡在觅食,围着院子的围墙长了一些绿苔。
屋檐下,挂着古代农村用的斗笠和蓑衣,角落里还放了一些属于古代的落后农具。
秦蓁蓁低头看见地下有一大摊血,自家额头上还传来剧痛。
额头上的血,似乎还在往下流,她下意识的用手去捂住伤口。
捂住伤口之后,血好像止住了,伤口也没那么痛了。
但她无暇顾及这不合理的事情,因为此刻有不属于她的记忆,源源不断涌进她脑海。
原来她是死而复生穿越了啊!
原身也叫秦蓁蓁,是大同镇秦家村人,虚岁十五,实则十四岁半。
她娘家四个哥哥有三个是屠夫,个个长得身强体壮,自带恶人标签。
因为他们家稀罕女孩,所以她自小就被爹娘和四个哥哥宠溺,养成了好吃懒做,啥也不会,却任性妄为的小胖妞。
小胖妞是个特级颜控,在镇圩上偶遇美少年苏斌,顿时惊为天人,吵着嚷着非要嫁给他。
秦家去提亲,结果被苏斌一口拒绝。
小胖妞不甘心,有一天堵在苏斌回家的路上,将苏斌扑倒在地,来了一个嘴对嘴,因为惯力作用,小胖妞的牙齿还不小心的磕破了苏斌的嘴唇。
苏斌气得脸都绿了,伸手想推开她,却没想到匆忙间按到不该按的地方。
那天围观的人,偏偏多得不得了,你一言我一语,脸红耳赤的苏斌百口莫辩。
秦家在县里的衙门有人,便趁机威胁苏斌,如果不娶小胖妞进门,就要去县里举报他非礼良家女子,会取消他的县试资格。
本文首发QQ阅读,永久免费。
注解:蓁蓁,读zhenzhen出自《诗•周南•桃夭》中的“桃之夭夭,其叶蓁蓁。”
意指本文女主阳光活泼,蓬勃向上,满满的正能量。

第二章 痛觉神经罢工了
就这样,小胖妞拿到婚书,如愿以偿成了苏斌的小媳妇。
但是,苏斌自从小胖妞进门那天后,便去了西山学院继续学业,两个月都没回家一次。
两人自始至终,都没有睡在一起过。
苏家在钱家村算是外来户。
苏斌的爹爹娶了钱家村的姑娘,在钱家村买田买地,建了房子,打通了一些关系后,便在钱家村定居下来。
他们生有两女四子,夫妻两人在一年前出了意外,双双过世,留下六个子女,其中有四个未成年。
家中有些大事,便由外婆一家代为决定。
原主和苏斌的婚事,就是苏斌舅妈得了原主家的好处,一手操办的。
苏斌在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三,他上面有一个已经出嫁的大姐,尚未娶亲的二哥,下面还有四弟,五弟和六妹。
原主用卑鄙手段强行嫁给了苏斌,苏斌的兄弟姐妹自然个个都很讨厌她。
他们对她各种冷嘲热讽,甚至故意刁难激怒她,好让她有自知之明,主动离开苏家。
原主一开始还装好人,过没几天就原形毕露,懒惰,自私,凶恶,霸道,还独吃。
今天下午,苏斌的五弟苏丞趁她不注意,将她藏在房里的糕点,全部偷出来和六妹苏宁分着吃。
原主气坏了,拿着棍子追打两兄妹,嚷着要打死他们,结果用力过猛,一不小心磕到院子里的一块石头上,就这么死了。
秦蓁蓁接收完原主记忆,眨了眨眼睛,原主为了一个不喜欢自己的男人,作贱自己,最后连命都丢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也是她自作自受,不用考虑给她报仇雪恨。
虽然穿成一个极品小胖妞,但秦蓁蓁心情还是不错,能有一个带着记忆重活一世的机会,是老天爷对她的眷顾。
她一定会好好的再活一世。
况且,现在这个局面并不难破。
喊苏斌回家,马上和离就行了。
就算被休的名声不好,也好过和一个不喜欢自己的男人过一生。
这时候,苏丞和苏宁又跑回来,偷偷在院子门口往里张望。
苏宁是明显松了一口气,因为秦蓁蓁没死,女孩子的心要善良一些,而且,她担心死在他们家里会惹麻烦。
苏丞则明显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心里嘀咕,流那么多血都不死,她的命真硬!
秦蓁蓁知道这兄妹两人恨她入骨,想指望他们喊大夫帮她治伤,那是不可能的。
她现在只能自救。
看着秦蓁蓁从地上爬起来,苏丞和苏宁不由得后退几步,随时准备转身逃跑。
那根棍子就在她身边,她一伸手就能拿到继续追打他们。
秦蓁蓁愕然,怕她怕成了这个样子,可见原主有多凶狠。
可她现在这个样子,哪里有力气追打他们?
就算还有力气,她也要先处理好伤口。
这时候,秦蓁蓁才惊觉伤口已经不流血,疼痛感也已经完全消失,更怪的是,头也不晕了。
她再一次懵了,这么神奇,她不过是用手捂着伤口,什么都没有做,居然就能止血止痛?
莫不是这具身子的痛觉神经罢工了?

第三章 随即刷的金手指
秦蓁蓁疑惑的走进自己的房间,准备照一下镜子,看看怎么回事。
她的房间也就是苏斌以前住的,现在是他们的新房。
新房也就简单布置了一下。
除了将旧的物件换成新的,木门上和窗户纸上贴了大红喜字。
新被,新枕头,新柜子,还有梳妆台上的一面铜镜,全是原主从娘家带来的陪嫁。
铜镜里出现一张满是血污的胖脸。
左边眼角紧挨着眉毛的伤口凹了进去,这是刚好磕在石头边缘上导致的,伤口深且长,怪不得原主会没命。
这要是去医院,起码也得缝四五针以上。
她虽然是中医大夫,但处理外伤她并不擅长。
怎么办呢?
虽然伤口已经不流血,可留下一条疤痕是肯定的。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秦蓁蓁不想要这条大疤痕,鬼使神差的用食指和拇指,将伤口合拢了一下。
她心里想着,要是有一双神仙手,能将伤口弄平整就好了。
怪事出现了,原本裂开大约一公分的伤口,上下皮肤居然粘合在一起,放开手指后,也不再分开。
原本有一条深沟的伤口表面变平整了,看起来就像一条很浅的划痕。
这比去医院缝针的效果,要好上几十倍啊!
难道说,她真的拥有一双治愈外伤的神仙手?
秦蓁蓁按耐住心中的惊喜,认真查看她的手指,心里默念:手指啊手指!你有什么神奇之处,就快点显露给我看啊!
她刚念完,便看见食指尾端出现了一粒小水珠。
她将小水珠举到鼻子底下闻一闻,有很好闻的淡淡清香味。
这是神仙水么,能止血止痛,能愈合伤口,混入血液里面还能提精神气?
不知道吃下去效果怎么样?
秦蓁蓁伸出舌头,将小水珠卷进嘴里毫不犹豫的吞下,顿时感觉神清气爽。
原来奥妙就是凭空出现的小水珠,这个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灵水。
秦蓁蓁想大笑三声。
啊哈哈哈,好东西啊!
外用内服效果都是杠杠的!
而且取用灵活,她想要时马上出现,不想要时也不会冒出来浪费。
这东西她在前世没有,原主的记忆里也没有,所以说,这是穿越随机刷的福利?
她可是太幸运了,有这神奇的东西,眼角处的伤口,即使不缝针,也肯定不会留一点疤痕。
她还可以利用这灵水,做很多实事,帮很多人,赚很多钱,以后的日子肯定爽歪歪。
秦蓁蓁心情愉快的取了帕子,就着杯子里的水弄湿,然后小心抹干净脸上和头发上的血污。
再仔细一看,这张胖脸和她初中时微胖的脸,有八分像啊!
这下秦蓁蓁更高兴了。
原来她和原主不仅名字相同,连相貌也是一模一样。
她在现代可是妥妥的素颜美人儿啊!
只不过现在这张脸因为胖,影响了美感。
再加上圆润的身材,看起来就不那么可爱了。
待她将体重控制在一百斤以内,保证能惊艳一大片。
苏宁可从窗户那里看见秦蓁蓁的身影,知道她没晕倒,也就不担心她会死掉。
但那么久都不出房间,她忍不住想近前探看,又怕挨打。

第四章 你为何又打他们
苏宁正心急的时候,秦蓁蓁出了房间,额头上已经缠好了白纱布。
白纱布是从原主的箱子里面找到的,她觉得有必要遮掩一下伤口,免得被人发现她的秘密。
据原主的记忆,这里并不是玄幻世界,而是和地球上的古代差不多的一个平行世界。
有异能者算是另类,她不想被人当成怪物。
看到秦蓁蓁已经处理好伤口,胖脸上干干净净,只有白纱布上面有一点点血迹,她精神也很好,兄妹俩人愣了一下后,转身就跑。
死胖妞吃了一个大亏,岂能善罢甘休?
现在她处理好伤口,只怕又要追打他们!
秦蓁蓁极度无语,她有那么可怕吗?
兄妹两人刚跑到院子门口,便撞到了一个青年男子身上。
秦蓁蓁脑海里有原主记忆,这个是苏斌的二哥苏平,今年十八岁,相貌和苏丞有几分相像,在村子里的后生中,算是长得好看的。
他之前跟了一个男人学了一些武功招式,凭着这三脚猫功夫,成功在外边结交了一帮狐朋狗友。
他整日里不务正业,但偶尔会拿一点点钱回来,给弟弟妹妹做生活费,偶尔也会上山打猎给弟弟妹妹打牙祭。
今天他就是去上山打猎了,背上还背着箩筐和弓箭。
看到兄妹两人慌里慌张的撞过来,他抬头看了秦蓁蓁一眼,顿时火冒三丈。
“你为何又打他们?”
秦蓁蓁反问他:“你那只眼睛看到我打他们了?”
“你不追打他们,他们会跑?”
兄妹两人见了二哥,顿时就不慌了。
死胖妞还是有点怕他们二哥的。
苏丞立刻告状:“二哥,她说谎,她刚才就是拿棍子追打我和六妹!”
苏宁也立刻撸起衣袖,露出一处青紫色:“二哥你看,这是被她棍子打的。”
她刚才跑得慢,挨了死胖妞一棍子,可痛了。
这还得了?苏平眼露凶光:“我六妹才多大?你竟然下这狠手,别以为我不敢打女人!”
说着便要欺身上前教训她。
两个月前,他正好和一帮狐朋狗友去了外地,便被秦家钻了空子,逼他三弟娶了这个死胖妞。
他要是在家,哪能让他们得逞!
他三弟才高八斗,惊才绝艳,是全家的希望,迟早能金榜题名,一飞冲天,这粗鲁的死胖妞哪里配得上三弟。
秦蓁蓁哪能放着被他欺负,当即全身戒备,并且冷冷地提醒他:“也不问问我为什么要追打他们,便认定是我的错,这就是你的处事方式?”
原主的性格,可不是一个怕事的,这是因为她有四个恶霸哥哥。
苏平愣了一下,随即问苏丞:“她为什么要追打你们?二哥要听实话!”
苏丞只得如实回答:“我和六妹饿得眼花,便去房里拿了她的糕点吃,然后她就骂骂咧咧的拿棍子追打我们。”
听了原因,苏平更加气愤:“只为一点吃的,你就要追打他们,你还是不是人?”
秦蓁蓁反驳道:“不问自取视为偷,从小偷针,长大偷金,我是在替你们教育他们!”
她要是说不出打人的理由,只怕苏平这个爆脾气真的会打她。
秦蓁蓁还不想和苏平干架。

第五章 强扭的瓜不甜
秦蓁蓁能理解苏平特别讨厌她的原因。
苏斌作为弟弟,却比苏平这个哥哥还先娶亲,这在古代乡下属于大忌。
被人闲话不说,主要会直接影响到他以后娶亲。
除了这个原因,他也为他三弟抱不平。
秦蓁蓁继续辩解:“我也不是真的要往死里打他们,我是因为跌了一跤,棍子收势不住,才打到苏宁的。”
“你可以问问他们,就知道我有没有说谎。”
苏平看了一下秦蓁蓁头上缠着的纱布,确实能看到一点点渗红的血迹,他又看向那一摊血,微微皱眉:
“那些血真是她……流的?”
一大摊血,触目惊心,足于致命,可她像没事人一样。
苏宁点点头:“是她流的,她是跌了一跤。”
苏平火气就没那么大了,但依然是指责的口气:“你作为他们的三嫂,他们饿,你理应将东西拿出来给他们吃!”
秦蓁蓁立刻点头:“对啊!我一直都是这么想的,奈何他们从来都没有当我是三嫂,既然当我是外人,那拿我的东西就是偷,是这个理吧?”
“我在你们家两个月,吃的用的全是我自己买的,苏丞甚至将厨房里的盐,也藏了起来。”
苏平噎住了。
苏宁神色很不自然,她说的是事实,他们也确实当她是外人,拿她的糕点也确实是偷。
苏丞则脸红脖子粗地反驳她:“你用了我们的柴火,还用了我担回来的水,又霸占了我三哥的房间!”
秦蓁蓁温和地一笑:“这些,我都会折算成钱还给你们,等苏斌回来,我们就和离。”
“和离后,所有是是非非一笔勾销如何?”
苏丞兄妹愣住了,苏平疑惑地问:“你真的愿意和离?”
说好听一点是和离,其实是被休,要知道,被休的女子再嫁很难,没有一个好人家会愿意娶一个被休的女子。
况且,她强行嫁给他三弟,不就是指望他三弟有朝一日金榜题名,她妻凭夫贵吗?
这么快就要放弃了,谁信啊!
秦蓁蓁认真地点头:“我想通了,强扭的瓜不甜,要不,你捎个信,让苏斌回家和离?”
苏平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还是不相信她会主动放弃。
苏丞着急地扯了一下二哥的衣摆,小声提醒他:“她可能使诈,骗三哥回家强行和三哥同房,她力气大,三哥可能会吃亏……”
苏平恍然大悟,再看秦蓁蓁,便换了一副鄙夷的神色。
秦蓁蓁满额黑线,苏丞这熊孩子真是欠揍,就这样都能曲解她的意思。
苏平不再理会秦蓁蓁,要将背上的背箩放下。
苏宁看到背箩不像是空的,高兴地问:“二哥今天猎到了什么好东西?”
苏平有些遗憾:“二哥今天运气不好,什么都没有猎到。”
苏宁和苏丞都很失望。
他们好久没吃过肉了。
他们家根本没钱买猪肉,就盼着二哥能带猎物回来打牙祭,哪怕一只小鸟也行。
可惜二哥不常上山,上山也大多时候空手回来。
看着失望的五弟和六妹,苏平心软地承诺:“二哥在山上挖了陷阱的,明天再上山,说不定就有收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