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勤书云竹兰

1、渣男找死
云竹兰头痛欲裂,好似要爆炸一般。
无数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犹如惊涛骇浪不断地扑面而来,想要将其溺死其中一般,让人完全喘不过气。
正难受之际,却有一个猥琐男在眼前晃悠。
他就像那唐僧一般,喋喋不休。
“云竹兰,你家男人被抓去当壮丁,到如今也有十多年了,不仅没回来还杳无音信,说明人已经死了。要不,你别守寡,现在就从了我,和我做炕上夫妻,恩爱快活到死。”
云竹兰痛的脸部扭曲,汗水湿透全身。察觉猥琐男距离自己越来越近,欲行不轨之事,便伸手抓住地上的一块石头。
猥琐男越来越近,言语之间越来越兴奋。
“你不说话,我就代表你答应了!”
云竹兰刚想开口让他滚蛋,却不想猥琐男趁着云竹兰难受之际,就像那野狗一般,很迅猛地扑了上来,嘴里还极其兴奋地嘀咕道,“我就知道,你寂寞很久,想男人了!”
“想你大爷!”云竹兰拿着一块石头,狠狠砸向这个想要毁她清白之人。
“啊!”男人痛的抱头惨叫说不出的痛苦。
待那股剧痛如潮水一般极速褪去,云竹兰这才恶狠狠地起身,将这个猥琐男一脚踢开,嘴里还嘀咕着,“什么垃圾货也敢招惹本姑娘,现在就送你去警察局!”
云竹兰下意识摸向裤子口袋拿手机,想报警将这种社会人渣送进监狱改造,免得一天不干正事天天祸害人家好姑娘。
结果那手摸了半天,摸到一阵空气。
低头一看,自己居然穿的居然是……麻布口袋直接套身上的衣服?
不对,这不是我!
云竹兰抬起自己的双手,皮肤干燥,无光泽颜色黯淡,还满是茧子。
在回想刚刚那些记忆,脸唰的一下白了。
她,云竹兰,从二十一世纪的小姐姐,穿成了农门恶毒婆婆。
这是老天爷给她开了一个玩笑,对不对?
云竹兰抬眼看向四周,在心里大声地喊道,原身,你快出来,我不想成为你,你快想办法把我赶走。
突然一阵微风拂面而来,似女人的叹息声。
似想到什么,云竹兰摸向后脑勺,轻轻一碰都会剧痛不已。
原身,死了。
是上山挖野菜的时候了,脑袋摔到石头上,当场就死了。
得知这个可能,云竹兰全身血液凝固。
大吉大利,天官赐福!
就在这时猥琐男不叫了,也不敢继续作死,爬在地上就想偷偷离开。他觉得这个老女人贼凶,砸人不手软,要是她趁着山里没人,杀了自己的话那就真得得不偿失。
却不想刚爬到半米不到,头顶上传来一阵阴狠地声音,“吃了本姑娘的豆腐就想跑,你是不是想的太美了!”
猥琐男抬头,便看着云竹兰近在眼前,似看到女恶魔出世一般,吓得起身就想逃跑,但是被一脚狠狠地踩在腰杆上动弹不得。
猥琐男怂了,语气慌张地说道,“云竹兰,我错了,我不应该鬼迷心窍被你的美色所迷惑,做出不是人的事情。只要你放过我的话,今日正事我保证不乱传。”
云竹兰用手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似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冷冷一笑说道,“保证不乱传就完了?”
猥琐男弱弱询问,“你还想怎样?”
云竹兰把玩着手上那块锋利的石头,大恩大德地给指了两条明路,“看在你没有得逞的份上,要么,赔偿我一两银子的精神损失费用。要么,我送你去官府,让你一辈子出不来。”
猥琐男懵了,“云竹兰,如果你把我送到官府岂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你差点失去清白……”
云竹兰表示,“如果全部人都知道了,那我会给牢头送钱,让他多照顾照顾你一点,让你明白什么叫生不如死!”

2、系统,你礼貌吗
【检测宿主现已穿越到大女主逃荒文极品一家炮灰农门恶毒婆婆身上,现在正在绑定系统中,请稍等……】
系统?云竹兰小小的脑袋大大的疑惑?
【系统绑定成功,宿主有什么疑问吗?】
“狗系统,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你就让我穿越你礼貌吗?”
【系统错误,听不懂!】
“狗系统,你让我穿越也就罢了。但不是豪门千金大小姐,也不是年轻貌美的寡妇,更不是青春还在的农家小丫头,你居然让我成为极品一家的农门恶毒婆婆,你礼貌吗?”
【系统错误,听不懂!】
“狗系统,你有妈吗?”
【等程序员粑粑找到对象,我就有妈了!】
“狗系统,我算看出来了,你是选择性系统错误对吧!”
【嘿嘿,这都被宿主看出来了?】
“狗系统,现在!立刻!送我回现代,我还要赶回去码字,不然我小说这个月的全勤就没了,那可是我唯一的收入来源!”
【宿主,你知道你为啥叫云竹兰吗?】
“为什么?”
【因为竹篮打水一场空。】
“狗系统,这个笑话好笑吗?”
【不好笑!】
“狗系统,说吧,到底要我怎么做,才能送我回家!”
【本系统乃功德系统,只要你帮我吸收到各种功德,便可以获得积分。积分可以用来抽奖获得各种奖励,十积分抽奖一次,一百积分抽取十次,其中神秘大奖就是穿越回去!】
“狗系统,你真狗,想要骗我给你免费打工别以为我不知道。”
【宿主,这可是有报酬的打工,比如奖品有小说界最流行的空间,是不是很心动,是不是很想拥有,快来做功德一切愿望都能实现!】
“狗系统,我是非酋会长,你觉得我能靠着运气抽的到?你直接报一个让我死心的价格,让我不要再惦记。”
【宿主,奖品是非卖品,多做好人好事,可以抽出大奖!】
“那先给我新手大礼包,没毛病吧?”
【那让你抽一次?】
“新手大礼包不是应该送十连抽吗?”
【宿主的要求必须满足,现在就送十连抽!】
“答应这么爽快,不会十次都是谢谢惠顾?”
【不可能,十连抽必定有大奖!】
“比如?”
【宿主抽了就知道!】
“我信你个鬼!”
【……】
“做功德,是做好人好事吗?”
【对!】
“我放走我脚下的渣男,算好人好事吗?”
【宿主,你放走他,他还会祸害别人家的好姑娘,这不是好人好事!】
“那我把他杀了,算作好人好事吗?”
【宿主,杀人犯法!】
“放走不算好人好事,杀人又犯法,那你说我应该怎么做?”
【宿主,你得感化他,让他从此改邪归正不再干坏事。】
“感化,我懂了!”
【宿主,真聪明!】
云竹兰不和狗系统聊天,而是拿着石头蹲在了猥琐男的面前,“大兄弟,咱们来聊聊人生,聊聊怎么做好人。”
猥琐男迷惑,“云竹兰,你想干什么?”
云竹兰问道,“你叫啥名字?”
大家同一个村居然还问名字,顿时这操作让猥琐男迷茫不已,“云竹兰,我是村里的王麻子呀你不记得了吗?”
云竹兰玩着手上的石头,根本不在意是否还记得对方,而是提醒道,“王麻子是吧,我要你现在立刻发下毒誓,保证从此不再去祸害别的女人,最好心要诚说到做到,不然我送你下十八层地狱见见世面。”
这女人不像开玩笑,王麻子举起手,真的开始发誓,“我发誓发誓,我王麻子发誓这辈子不再祸害别的女人,不然出门被摔死喝水被呛死!”
系统没有提示有功德入账,云竹兰不得不用石头敲着这个王麻子的脑袋,好心地提醒道,“心不诚,继续!”
“……”

3、怎一个惨字了得!
王麻子趴在地上,中途不停歇连续发了一百遍毒誓,发的嗓子都开始冒烟之后,狗系统终于有了反应。
【王麻子从良记,功德+1!】
云竹兰顿时无语,“狗系统,我辛辛苦苦让这个小子改邪归正,你居然就只给我1功德,你这样做是不是有些缺德?”
【宿主,功德有大有小,你这属于微不足道的功德。】
云竹兰叹气,白忙活一天。
王麻子都快要被折磨哭了,嘶哑着声音开口询问道,“云竹兰,你到底要我发多少次毒誓,才肯放我离开呀!”
才得到1积分,云竹兰心情不高兴了,“你没有给我精神损失费,我不高兴,我不高兴就想杀人埋尸,虽然这样做犯法,但是我愿意为我的行为负责任。”
王麻子受不了了,哭着喊道,“云竹兰我给你银子,我给你银子,你就放过我吧,我以后看到你都绕道走行不行呀!”
云竹兰伸出自己的手,“银子,给我吧!”
王麻子不敢有半分犹豫,赶忙从怀里摸出一个银子出来,“云竹兰,银子在这里,你现在可以放我离开了吧!”
云竹兰收下银子,捏了捏确定不是假货,这才起身说道,“大兄弟,合作愉快,希望以后你继续给我送银子,那样我会很开心。”
王麻子四脚并用爬了下来,这辈子他都不会再想和这个老女人再有什么瓜葛,他现在离开大山村出去打工,远离这个恶魔。
云竹兰目送王麻子离开的背影,彻底消失在道路尽头。这才摸着后脑勺,跌坐在地上,脑子还是很痛。
要是留下什么后遗症,在古代又无法医治,那以后岂不是凉凉?轻则变成一个傻子,重则变成植物人躺着等死。
真是流年不顺,不仅穿成恶毒农门婆婆,还摔破了脑袋。要不是来的快,可能清白不在,谁像她这么惨,倒霉的事情一件接一件。
天色逐渐变得昏黄,眼见就要天黑了。如果再不下山,估计得喂狼崽子。至于等人救自己,别想了。穿成极品一家,不是说说而已。到时候死在山头,家里人也不会来收尸。
待头痛缓解之后,云竹兰起身,拿起地上的背篓和小铲子,这才按照记忆,小心翼翼地下山,生怕脚滑摔到,那伤上加伤就真的嗝屁。
山路崎岖,加上头痛,走的十分困难。待天黑下来,这才平安到达山脚。现在的家在东头,距离山脚得走一段距离。
云竹兰只得咬牙,继续往前走。
虽然下了山,但是谁知道山上的猛兽到了晚上会不会来村里一日游,得回家关好门窗,才能保证自身安全。
天黑大家都不会在外逗留,便都回了家,如此这一路也没有碰到什么人。不然看着云竹兰狼狈的样子,不得传出什么谣言出来。
终于回到自己现在的家,怎么说呢?
云竹兰突然在此刻明白杜甫所写《茅屋为秋风所破歌》的真正意境,如此不由地背了起来,“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布衾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踏里裂……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
以上总结出,这个家太穷了!
云竹兰叹了一口气,觉得有些命运捉弄人,突然老了十岁不说,家里还这么穷,这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下去。
早知道会穿越,也得学习农业专业。
这样好歹,还能种田。
至于原身记忆,很多模糊不清。自从她儿子长大之后,便再也没有下地种田,就连家里做饭也是儿媳妇包了。长时间不干活,这些技能早就忘的一干二净了。
也就是说,云竹兰现在啥都不会。
呜呼哀哉,怎一个惨字了得!

4、自家二儿子头顶有些绿呀
云竹兰站在大门口还没有来得及进去,那大门好似安了自动感应开关一般,突然“吱”地一声打开了。
而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正从里面出来。
借着半空挂着的月光,云竹兰看见出来之人不是外人,正是自家的二儿媳苗翠翠。贼偷贼脑一看就是在做坏事,不然不会这么鬼鬼祟祟。
似没有想到自家大门口会站着一个大活人,二儿媳吓得连连后退,身体更是条件反射地发出了惊呼声来。
“啊!吓死我了!”
这二媳妇看清楚门外站的是自家婆婆以后,立刻松了一口气。
只要不是阿飘,啥都好说。
随即二媳妇上前,立刻装作很着急地样子对着云竹兰嘘寒问暖道,“娘,你怎么站在大门口不进家门?你不知道,你老要是再不回来,我们都得去山上找你!”
云竹兰打量了一眼二媳妇,她刚刚鬼鬼祟祟出门的样子,可不像是在担心自己婆婆出事想要出门寻找的样子,更像是做贼心虚。
云竹兰视线下移,便看着她双手死死地捂着自己肚子,顿时明了,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便抬眼冷冷地看着二儿媳质问道,“怀里拿的什么?”
做贼心虚的二儿媳赶忙一把死死抱住肚子,笑的特别心虚的样子解释道,“娘,我没拿什么东西啊!我只是肚子很痛想要去上茅厕……”
古代茅厕没在家里,都是在家外面。
似觉得这个借口不错,如此二媳妇说话的语气变得更加地坚定起来,“对,娘,我要上茅厕,就是这样的!”
云竹兰看着二媳妇,农门恶毒婆婆的名号可不是空穴来风,如果镇不住自家的儿媳妇,那就实在对不起这个头衔。
云竹兰的声调突然拔高几个调,就像军训的教官一般,眼神犀利地再次质问道,“怀里拿的什么东西!立刻!马上!拿出来!否则,今晚你就滚出李家,永远不要再踏入李家的大门!”
女人要是被赶出婆家,那是一件极其丢人的事情。到时候被娘家知道,甚至都不愿意收留这种名声差的回家。
毕竟一颗耗子屎,毁掉一锅汤。
家里要是突然多了一个名声差的女儿,那家里的儿子女儿孙子孙女等等,以后都别想找到好媳妇好婆家。
而且家里兄弟当家,回去长住也不是一回事。
兄弟养被休的姐姐妹妹,不仅家里的嫂子弟妹会介意家里多了吃白饭的人,还被被人戳着脊梁骨说难听的话语。
听到要被赶出家门,二儿媳顿时像打霜的茄子直接蔫了。显然,她不能被赶出李家,不然被赶出去后除了上山当尼姑,便没有其他退路可言。
如此二媳妇不敢在继续作死,赶忙掏出怀中的粑粑赶忙解释道,“娘,这是我晚饭没吃省下来的口粮,我想着要是晚上饿了,就吃一口,我没有想要偷东西的意思,我……”
这话没有说完,身后便传出年轻小伙子干净好听的声音,“翠翠,说好的你要给我送粑粑,我都在树下等了这么久你咋还没有来?”
云竹兰回头,看着来人面生的很。
但是二媳妇看着此人出现,那脸色唰的一下变得惨白,心砰砰地剧烈跳动。她蠕动嘴唇,仿佛自己忽然不会说话了。
云竹兰看着来的年轻小伙,长的有模有样确实很精神,再回头看着长的不差的二媳妇,还别说有些般配。
这大晚上孤男寡女见面,还送粑粑。
啧啧啧……
云竹兰好似吃到什么惊天大瓜一般,忽然一脸戏谑地看着二媳妇。自家二儿子头顶,好像有些绿呀。
二媳妇见状慌了,她赶忙解释道,“娘,不是你想的那样,他只是我远方的表哥,我们只是单纯的亲戚关系,我们……”

5、希望自己的婆婆骂自己?
云竹兰打了一个哈气,显然困了。
关于年轻人的爱恨情仇狗血故事,她表示完全没兴趣。毕竟是二儿子头顶有些绿,又不是她头顶有些绿。
二儿子二媳妇都成年了,完全能够处理自己的事情。
云竹兰是来这里当亲娘当婆婆,不是来当居委会大妈。
如此年轻人的感情,就得他们自己处理。
要是老年人插手,会招人恨。
到时候,晚年悲惨。
云竹兰如今突然穿越成为农门恶毒婆婆已经够惨了,想要过好美好的养老生活,健康快乐地活到九十九,就得学会不要管闲事。
如此云竹兰拍了拍二媳妇的肩膀,语重心长地提醒道,“既然是亲戚,就大大方方去见面,鬼鬼祟祟还以为你想干见不得人的事情。”
见自家婆婆一改以往的恶毒,突然变得这么好说话。二媳妇不仅没有高兴,那砰砰跳的小心脏直接跳到嗓子眼。
干亏心事二媳妇心里慌的一批,总觉得自家婆婆现场没有发难,肯定要回家告诉自家男人,自己和表哥私下见面的事情。
到时候,李家肯定会休了自己!
想到这里,二媳妇更加惴惴不安。
苗翠翠在没有成为李家二媳妇前,与表哥早就心生情愫,私下互送定情信物,并且说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结果苗翠翠的爹不喜欢这个表哥,说他私底下勾引自家女儿不要脸,就棒打鸳鸯,直接让苗翠翠嫁给了李家老实本分的二儿子李大海。
这事,十里八乡都知道。
自然苗翠翠的婆婆和男人也知道,要是婆婆告诉自家男人,自家男人肯定以为自己和表哥大晚上孤男寡女偷人。
苗翠翠拉着云竹兰的胳膊不让她回家,还很是惶恐地解释道,“娘,我表哥只是路过,说肚子饿让我借点吃食,我就把我晚饭剩下给他吃,我们两个人真的没有什么。”
云竹兰点头嗯了两声,没有不相信,“二媳妇呀,我没有说你们有啥呀,大家都是亲戚,见面送口吃得也是应该。”
云竹兰觉得自家这个婆婆,很善解人意。
却不想,苗翠翠觉得这样的婆婆更加可怕,吓得已经六神无主了,语无伦次地说道,“娘,你骂我吧,你现在就骂我,毕竟我把家里的口粮给我表哥吃,还和表哥见面,你应该骂我才对!”
云竹兰看着神色慌张二媳妇觉得她脑子是不是有什么毛病,不然怎么会这么想不通,居然希望自己的婆婆骂自己?
和气生财善解人意不好吗?偏偏要找骂!
云竹兰不想骂,只是着重再次提醒道,“二媳妇,要我说多少次,亲戚来往送口吃得很正常,你没有必要如此鬼鬼祟祟,懂吗?”
理是这个理,但现在荒年,家家户户穷,有口吃的都藏着掩着,谁会拿出去送人吃,就算送亲戚口粮也是不可以。
哪家媳妇要是拿粮食出去接济自家亲戚,不仅会被骂败家娘们,甚至严重者会被赶出家门,村子里有过这样的例子。
二媳妇不放心,便支支吾吾地说了一句,“可是娘你以前叮嘱过我们,不要拿粮食救济亲戚,不然就打断我们的腿。”
云竹兰仔细回想了模糊的记忆,好像确实有说过这样的话,随即若有所思地说道,“你选择饿死自己也要救济亲戚,我觉得这也不是不可以。”
二媳妇都说了,她给表哥的口粮是自己晚饭省下来的口粮。既然自己不吃,也要很接济亲戚,这种行为很伟大不是吗?
如此,云竹兰为啥反对?
要是在现在,还得给二媳妇送一面锦旗,夸奖她牺牲自我拯救亲戚,这种精神可歌可泣值得传颂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