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司尧叶明沁

第一章逃荒,穿越到古代
叶明沁一睁开眼,看到的不是在地震中倒塌的酒窖,也不是医院雪白的屋顶,而是一把锈迹斑斑的砍柴刀。
柴刀被握在一个男人的手中,正朝着叶明沁的脚踝砍过来。
“哥!”叶明沁下意识的一边大喊,一边惊恐地往旁边爬去。
语毕,柴刀也堪堪擦着叶明沁的裤脚落下……
“捂住她的嘴,死丫头,快饿死了还有力气喊。”握着柴刀的男人语气里充满了暴躁。
听了这话,站在叶明沁身后的男人连忙向前一步捂住了叶明沁的嘴。
这边叶明沁刚被人从后面捂住嘴,拼命挣扎。那边叶楼就在旁边因为妹妹的大喊惊醒过来。
醒过来的叶楼看到眼前的情况,以及衣衫褴褛不断叫着哥哥的女人,很明显愣了一下。
“唔……哥……唔唔……”一旁被捂住嘴的叶明沁发出了几声模糊不清的音节。
看到这里,一股莫名的怒气涌上心头,叶楼抄起旁边的棍状物体就朝捂住叶明沁嘴的男人头上挥过去。
“哐!”男人应声倒了下去,叶楼手里的武器也碎了一地。
叶明沁立马躲到叶楼身后,叶楼也顺势将其护住。
眼前的风景虽然是正常的,可风景里的几人穿着却与平时的大不一样,大概是现在正在与死神较量,所以两人都默契地忽略了这一点。
周围的人显然是被叶楼刚才的操作震惊到了,直到男人倒下后才围过来。
“上啊,是想等着饿死吗!”刚才出声的男人继续吼道,听了男人的话,剩下几人便抡着拳头挥向叶楼。
在多人的围攻下,叶楼挨了几下,慌乱中叶楼摸到了叶明沁递过来的棒子,根本没来得及看便拿起来挥向身边的人。
这一棒准头是极好的,刚好敲在其中一人的膝盖处,男人接着就跪坐在了地上,失去了战斗力。
看到这一幕,旁边的几人开始防范起叶楼手里的棒子来。
刚才出声的男人给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那人便悄悄绕到叶楼和叶明沁的后面,想要抓住叶明沁威胁叶楼。
叶楼感觉到身后的人拉了拉自己的衣角,拿着棒子便往后面挥去,想要偷袭的男人被一棒子打在耳侧,顺着便倒了下去。
之前指挥的男人趁着这个机会,挥舞着手里的柴刀便向着叶楼砍去。
往日的训练成果在此时展现了出来,叶楼先往旁边一闪,接着反手一棒子便打在了男人拿着柴刀的手臂上。
接着又朝着男人的裆部猛踹一脚,男人便捂着某个部位在地上打起滚来。
拿柴刀的男人应该是这群人的老大,其余人看见老大躺在了地上便没了什么继续打斗的心理,不一会便全躺在了叶楼的棒子之下。
担心会出什么意外,叶楼又给仍保持着清醒的几个人一人来了一记手刀,确定几人都不省人事了才收住手。
“我靠!”危机解决之后,先前的饥饿感和虚弱感便一股脑地袭来,使得叶楼直接跌坐在地上。
“卧槽,你谁啊?”跌坐在地上的叶楼看着坐在对面的人,一声国粹便脱口而出。
这语气,怎么那么像自家那个二货哥哥呢,叶明沁在心里默默想道。
“你是不是十岁了还尿床?”叶明沁试探的问道。
卧槽,这个丑不拉几的小姑娘怎么知道我十岁还尿床?不对啊,这不是只有妹妹一个人知道吗?咦……
“你换的第一颗牙是不是被你种在花盆里了,还觉得它会发芽?”叶楼在一出心里戏之后便试探着开口。
回应叶楼的是叶明沁的巴掌,巴掌拍在叶楼脑侧,叶楼接着便觉得有小星星在围着自己脑袋转了。
叶明沁确定了,这就是自家的二货哥哥。
这熟悉的巴掌,这熟悉的位置,这熟悉的力道……算了,力道不太熟悉,叶楼也确定了,这就是自家的小魔王……不,小可爱妹妹。
……空气有些沉默……
“这地方不太对吧……”沉默了两秒的叶明沁开口道。
叶楼这才打量起周围的环境……
时间,看太阳的位置应该是正午,该吃午饭了……
地点,小树林。
人物,自己,妹妹,等等,妹妹,“卧槽”,一声粗口又爆了出来,语气明显比之前震惊了。🅜🅐🅛🅘
“叶明沁,你怎么变小了,还这么丑不拉……拉……拉……我妹妹还是这么可爱呢”叶楼在对方快要杀人的目光中自以为巧妙地改变了用词。
回送给他的是叶明沁的白眼。
看到这里的叶楼如果还不能意识到什么的话,那他这二十几年真的是白活了。
“卧槽!卧槽!卧槽!”
连着说出口的三句优美句子准确地表达出了叶楼此刻的震惊,“居然穿越了,这种奇葩事居然被我们遇到了,看这穿着我们这是到古代来了啊,你这穿着,身份是……小乞丐?”
说到这里的叶楼狂笑起来,但气息有些不稳。
叶明沁明显先自家二货哥哥一步反应过来,但对于二货哥哥后面这句话……
“麻烦你先看看自己,比我还邋遢呢,还好意思笑!”
实话说,兄妹两人现在的状态都不太好,一样都是面黄肌瘦,都是衣衫褴褛,许是叶楼一直护着妹妹的缘故,总体看来叶明沁的情况还是要比叶楼好上不少。
叶明沁知道此时哥哥也多少有些慌张,刚才的话有很大一部分是在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想到这里便觉得心里有些暖。
又过了一会儿,感觉休息的差不多了,叶明沁便扶着旁边的树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过去检查之前被哥哥打晕在地的几个人。
叶楼笑了一会儿,看妹妹起来了,便也挣扎着起来,手不小心摸到了自己之前的凶器。
“咦?棒球棍?”叶楼有些疑惑,站起来走到妹妹旁边,却发现妹妹前面的东西,自己刚才拿来打人的“棍状物体”居然是一瓶红酒。
二人在短暂地疑惑之后便释怀了,只当是穿越意外带来的附属品。就在兄妹二人愣神之计,这两具身体的记忆便一股脑的涌进了脑海。
得,这下不是乞丐,也和乞丐差不多了,居然是两个逃荒的,真惨,无父无母,更惨了,被村里的村霸抓来想当午餐吃掉,结果还没被吃呢,先被饿死了,好惨的两个人啊!
不过两人到是因为穿越的缘故年轻了不少啊,叶明沁原本二十了,但穿越之后只有十六,而叶楼原本则是二十五,现在只有十九。
这应该算因祸得福了吧!
叶楼在内心感叹道。

第二章饥饿,综合商城
叶明沁倒是没有自己哥哥那么活宝,接受完记忆之后便指挥着自己哥哥将之前被打晕的几人用他们带来的绳子绑在了树上。
叶楼此时虽然已经饿的不行了,但对于这个自己最疼爱的妹妹,那必然是十分听话的,于是拖着虚弱的身子废了好半天还是将几人绑在了树上。
做完这一切之后,二人便出了林子,找到了自己之前所呆的逃荒队伍。
众人看到兄妹二人完整的出现了,明显都有些愣怔,有的人震惊不已,有的人有些怨毒不已,也有那么几个人眼里有些欣喜。
叶明沁暗暗将这些人的反应看在眼里。
兄妹二人一回到队伍,便有几个妇女围了上来。
“我张哥呢,你们把他弄哪去了!”为首的妇女厉声问到,本就因饥饿显得丑陋的脸,在这丑陋的表情的衬托下显得更丑了,叶楼默默想道。
这妇女应该就是刚才出声男人的妻子了,那剩下的也就不言而喻了。
想到这里,叶明沁顿时装出一副很害怕的样子,同时暗里拉了拉自家看戏看得津津有味的哥哥。
叶楼也顿时心领神会,做出一副拼死护着妹妹的姿势来。
对方再蛮狠也只是几个弱女子,何况还饿了好久,大庭广众之下也不敢真的做出什么来,吵闹了一会最终也只留下一句“我们不会放过你们的”,便灰溜溜地离开了。
简单的小插曲过去之后,逃荒的队伍又缓缓移动起来。
兄妹二人慢慢缩到了队伍末尾,没走多大一会,队伍里又慢慢退出来个看上去只有十四五岁的女孩子。
按照原主的记忆,来人名叫李秀,看着年龄小,其实比原来的叶明沁还大一岁。
“小丫,张大叔他们去哪了呀?你们怎么回来的?,发生什么事情了?”李秀一边抛出一大堆问题,一边自以为不动声色地插到了兄妹二人中间。
感觉到对方贴过来的身体,叶楼嫌恶地走到了妹妹的另一边。
“我……我不知道,我和哥哥……和哥哥醒过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其他人,便出来了……”叶明沁还是一副很害怕的样子。
李秀听到这话便朝另一边翻了个白眼。
叶明沁还在扮柔弱自然没有看到,可一旁的叶楼却把这一幕尽收眼底,于是开口道:“李姑娘,我妹妹身体不好,又受了惊吓,既然她已经回答了你的问题,那就请李姑娘回去吧。”
这么明显的送客之意,饶是李秀这样厚脸皮的人也不好意思装作没察觉出来,于是只能灰溜溜的走了。
太阳慢慢从正顶移到了西边,途中又有几人拐弯抹角地来问之前吃人的几人的下落,但都被兄妹二人以不知道打发走了。
逃荒的队伍慢慢慢了下来,最终停在了一条小溪边。
这地方早就被许多逃荒队伍走过,可以食用的东西被找了又找,但还是有很多人不死心,只等队伍一停下来便四散开来去找吃的。
这群人当中自然包括了兄妹二人,当然二人绝不是出去找吃的,而是另有所谋。
两人往山林深处走了又走,最终找到了一个山洞,叶明沁拉住了继续前进的哥哥。
沿着洞口仔细检查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动物的脚印,这才示意哥哥继续往前。
进入山洞后,二人便随便在地上坐了下来,商量着眼前的局势。
交谈之前出了一阵短暂的沉默,直到叶楼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咱俩之前怎么死的啊?”
“应该是地震,我本来是打算拿着商城的结构图去找你商量,谁知道刚找到你就……”
话语再次短暂地沉默,“那动静,总不能是有人把楼炸了,而且,咱俩也没和谁仇深到要让对方把我们炸死的地步。”
叶楼一边感受着自己的饥饿和虚弱,一边打量着自己和妹妹的穿着,出声道:“现在的局势对我们有些不利啊!”
“这两具身体原来是饿死的,还能支撑着我们走到这已经很不错了。”
叶明沁知道哥哥话里的“不利”大部分指的是什么。
“这种时候有点吃的该多好啊,苍天啊,意外死亡什么的已经够惨了,还被送到这么个鬼地方,巧克力,火腿肠,方便面什么的,你随便给点吧,不然孩子就要饿死在异世了啊……”
叶楼还在继续嚎,叶明沁随着哥哥的话意有所动,紧接着面前忽然凭空出现了一堆巧克力和火腿肠……
叶楼停止了哀嚎,震惊地望着眼前的巧克力和火腿肠。
“我刚才是不是说了巧克力和火腿肠?”叶楼的声音里有些不确定?
相对哥哥的震惊,叶明沁就明显平静多了,联系到之前自己给哥哥的棒球棍,叶明沁心下一动,在睁开眼睛后就置身于一个大超市中。
叶明沁仔细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发现整个超市的布局和自己高档小区里的综合商城里的超市差不多。
看到这里,叶明沁心下已经有了计较,想清楚后的叶明沁并没有傻站着,而是熟练地找到食品区,挑着拿了一下面包和肉干。
再一睁眼,就已经怀抱面包和肉干坐在叶楼旁边了,看自家哥哥的反应,刚才自己在超市里选东西时,外面的时间应该是静止的。
“我知道怎么回事了。”
看见自家哥哥震惊的表情,叶明沁一边将面包和肉干递给哥哥,一边解释:“这是我带在身上的一个空间,是一个超市,很像咱小区里的那家,我可以随意从里面取东西,而且我在挑东西的时候外面的时间是静止的。”
突然想到自家哥哥之前凭空拿出的酒瓶,叶明沁对哥哥说到:“你试着想想你之前的红酒哪里来的。”
“卧槽!”
叶明沁随声抬眼,便见自家哥哥抱着瓶红酒坐在旁边,显然是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缓过来。
“我的是一间酒窖,就是咱家的那间。”
叶楼回忆着先前看到东西“还有一间房间里装满了我之前收集的古建筑图纸。”
说到图纸,叶楼的眼睛亮了亮,显然是对这个安排很满意。
“先吃点东西吧”,叶明沁的声音和自家哥哥撕开面包袋子的声音一同响起。
“嘿嘿”,叶楼朝自家妹妹笑了笑,叶明沁也没在多管他,自己撕开面包慢慢吃了起来。
叶楼狼吞虎咽的吃了几个面包之后被噎的不行,也不管什么醒不醒酒,抬起刚才的红酒就往嘴里送。
随着面包被咽下去,叶楼陡然发现自己的精力好像回到了现代的水平。
“妹妹,你喝点不?”
叶明沁无语地看着自家挤眉弄眼的哥哥,看了一会还是主动接过红酒喝了一小口。
“这酒居然可以恢复精力!”
叶楼的声音里充满了惊喜,其实不用哥哥解释,叶明沁也自己感受到了。

第三章偷袭,健身
小惊喜发现之后兄妹二人继续吃吃喝喝,酒足饭饱之后开始想以后的生存计划。
在这个异世界,兄妹两人无父无母,虽然在现代两人的父母也去世好几年了,好歹父母给兄妹两人留下了丰厚的遗产。
但现在,别说遗产,连父母是谁都不知道,还在逃荒……
好在兄妹两人发现了自己的金手指,这样就算没有遗产,也能不愁吃喝。
可这样不是办法呀,总不能兄妹两人躲到荒山野岭去混吃等死……
“我们把空间里的东西拿去卖吧,只要撕了那些现代包装,看现在的情况,卖吃食应该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叶明沁先反应过来。
“可是可以,但现在的情况,要是我们贸然拿出那些东西来卖,应该会被抢吧。”叶楼发出了自己的疑问。
“我们可以先去找几个人,给他们吃的,让他们和我们一起,这样人多一点比较有震慑力。当然,前提是我们找的人是好人。”这个疑问刚被提出便被叶明沁解决了。
那想好了出路,接下来便该开始思考下一步的动作了。
现在有两个选择,要么离开队伍,这样的好处是以后吃饭不用先找到一个地方背着人群。
坏处是无论是兄妹二人还是原身,都对外面的世界不熟悉,根本不知道该往哪走。
要么继续留在队伍,待到达目的地之后再独自离开,这样的好处是队伍里有知道路的人,而且在不伤害双方利益的情况下,遇到紧急情况可以相互帮助。
而坏处就是以后吃饭得要背着其他人。
考虑到要去找人,便由叶明沁做主选择了后者。
兄妹两人沿着来时的路向队伍的驻留地走去。
里队伍还有一段距离,兄妹二人便听到了前方传来的吵闹声,两人对视一眼,便悄咪咪地匍匐着身子继续往前走。
到了驻留地一看,原来是其他的逃荒队伍来抢人去吃,来的人是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虽然同样被饥饿折磨的面黄肌瘦,但比起兄妹二人的队伍好了不知道几个倍。
叶明沁看到暗处埋伏着点三个相对瘦弱的男人,拿出了小刀和绳索递给自己哥哥,同时指了指埋伏在暗处的几人。
叶楼心领神会,比了个OK的手势便悄悄朝几人走去,许是没想到会有人偷袭,叶楼很快便得手了,迅速将人用绳索绑起来,然后看向了自己妹妹。
叶明沁走过来,将自家哥哥手里的棒球棍接过来放回超市,才把视线转回抢人的战场上。
叶明沁稍稍后退一步,拉了拉叶楼的衣服。
“喂!我们来交换一下人。”
叶楼的声音一响起来便集聚了所有人的视线。
来抢人的领头看到被叶楼绑起来的人,再看看被自己绑起来的老弱病残,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对方的要求。
整个交换过程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换人结束后那几个人便走了。
叶楼和叶明沁上前解开了被绑着的几人。几人连连道谢。
“救回来做什么,只会拖后腿……”队伍里有人说道。
队伍出现了短暂的安静,但兄妹二人并没有理会那人,朝几个道谢的人微微一笑便走到了队伍边缘坐下。
短暂的安静结束,但队伍里有几个人看兄妹二人的眼神里明显充满了怨恨。
折腾到了后半夜,大多数人都睡下了,留下叶楼兄妹二人守夜。
叶楼看着自己瘦骨嶙峋的身材,再想想自己之前在健身房里引人注目的身材,顿时充满了嫌弃。
想到今晚的情况,叶楼担心下次再遇到这样的情况自己会应付不了,于是干脆走到旁边搬起地上的石头开始做深蹲。
“这人是真把自己当英雄了啊,疯了吧。”
“别说了,赶快睡觉。”
是两个还没入睡的人,但叶楼没有搭理他们,继续做着自己的深蹲。
叶明沁看着自家哥哥的行为,知道之前身为健身教练的他对现在自己的身材有多嫌弃。
想到这里,便不再管他,反而悄悄给自己诊起了脉,过了一会,叶明沁终于对这具身体露出了第一个满意的笑容。
差是差了点,但调理调理就好了,但折磨了她二十年的心脏病没有了,这真是一个好消息。
这具身体确实太差了些,叶楼没做几个便坐下来休息,叶明沁便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自家哥哥。
“你说真……唔……”尽管被自家妹妹捂住了嘴,但一点都不影响他现在内心的喜悦。
叶明沁看着在一边傻乐的哥哥,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旁边的叶楼突然站起身来,重新抱起了刚才的石头,更卖力地做起了深蹲。
太阳重新露出了光芒,众人开始逐渐醒来。兄妹二人赶在众人醒来之前便找了个地方解决了早餐问题,还就着溪水简单洗漱了一下。
队伍又开始缓慢朝前移动,叶楼发现队伍里有几个人看自己的眼神总像在看什么怪物。
想来应该是自己昨晚健身的事情被人说出去了,叶楼也不是很在意。
队伍就这样慢慢移动,到了中午,又停下暂时休整,兄妹二人避开众人快速出去解决了午餐。
两人刚回到队伍坐下,便有好几人缓缓围到他们身边坐下,知道是有意示好的人,两人便没有太在意。
感觉有人拉了拉自己的衣角,叶明沁向旁边看了看,是昨天救下的人中的一个。
叶明沁记得她,村头的王婆婆,早年丧夫,晚年丧子,儿媳改嫁,因为饥荒死去的小孙子更是让她本就不算友好的性格更加暴躁,以前的兄妹二人都绕着她走。
叶明沁的注意力被老人用袖口拦着递过来的一小块玉米饼拉了回来,说不震惊是假的,毕竟以前的王婆婆可没少骂自己和哥哥是没人要的孩子。
短暂的震惊之后便是释然了,毕竟现在的王婆婆孤身一人,昨天自家哥哥又救她于水火,人在这种时候是很容易产生感激的,并因为感激做出某些平常不太会做出来的事情。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叶明沁还是伸手将饼推了回去,并悄悄地摇了摇头,自己让哥哥救她们本就不是为了这饼,更何况自己现在本就不缺吃的,就算缺,在这种时候她也不能收了老人的饼。
就在这时之前被他们绑在树上的几人回来了,老人也因此收回来还欲递饼过来的手。
周围响起一片窸窸窣窣的声音,一些刚才还分散着坐的人,都不着痕迹地围坐到了兄妹两人周围。

第四章人命不值钱,粗粮换人
“张哥,你去哪了,我都快担心死了。”几个女人围了上去。
被叫张哥的人却死死盯着叶楼,接着又看了看围坐在他们周围的人,被视线扫到的人都默默低下了头。
开口说话的女人看这情形,脸上得意的不行,接着又添油加醋地将叶楼兄妹二人归队到现在发生的事情说给了被叫张哥的男人。
待女人说完,男人便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人,被看那人接收到了信息便立马转身离开了。
男人走到叶楼面前蹲下:“叶小兄弟,身手不错呀,你张大哥我在路上捡到点吃的,你们人少,我们换换?”男人语气里有几分笑意,但脸上的表情却仿佛要吃人一般。
叶楼抬头朝男人身后望去,刚才离开的人已经回来了,还用绳子拉着四个人。
一个中年男人,一个青年,两个十二三岁的孩子。
中年男人满脸虚弱,看样子是生病了,青年脸色也是一片惨白,但仍神情紧张的看着中年男人,显然二人有着某种关系。
剩下的两个小孩一男一女,女孩手臂上不知道被什么划了长长一条,已经开始化脓了,而男孩身上也很多血迹,但看上去没有女孩严重。
就算没有看到两人相像的脸,光看男孩一脸紧张地将女孩护在生后,就可以看出这是兄妹两人。
叶楼刚想出口,就感觉旁边的妹妹拉了一下自己。
叶明沁开口说道:“哥哥,你救救他们吧,我们不是还有……”
叶明沁装作惶恐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对面的男人听到这话眼睛亮来亮:“还有什么,拿吃的也可以换。”
叶楼低头看了自己妹妹一眼,叶明沁神情闪烁。
“你想好了,给了他们我们就没有了。”叶楼适时出声。
男人一听,更加兴奋了,连忙催促:“快呀,要换就快点。”
叶明沁慢慢取下自己背在背上的小布包,伸手进去摸了摸,然后把包递给了旁边的叶楼。
叶楼将布包打开,露出了里面的五六个粗粮饼,男人看这饼和他以前见过的不一样,神情有些闪烁。
“我们回来的路上意外救了一个老奶奶,这是她家孩子作为回报给我们的。”叶楼说道。
这下解释得通了,毕竟逃荒的范围很大。
“这有些少了吧,我这有四个人呢。”男人虽然这样说着,但眼睛里的光已经出卖了他,毕竟他已经好多天没吃过粮食了。
“你爱要不要,我们一共就这些。”叶楼的声音里有些怒气。
这倒是实话,毕竟他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回来,根本没时间转移粮食,而且就现在这种情况,还有谁会傻到把吃的藏在外面呢。
“好,我换。”想到这里男人立马答道。
就在男人要碰到布袋的时候,叶楼按住了男人的手。
“拿完东西就带着你的人离开。”
“行!”男人爽快地答应了,反正这群老弱病残只会拖后腿,自己有了这些粮,完全可以撑到小镇上。反正这里离下一个小镇也不远了。
况且人的味道真的不怎么样。
“布袋要留下。”叶明沁在旁边补充道。
男人拿完粮便爽快的留下人带着自己的人走了,有几个原来围坐在兄妹旁的人起身朝男人追了出去,其中就包括先前来套话的李秀。
兄妹二人并没有在意,叶明沁起身去查看几人的伤势,而叶楼则是站起身来看向还围着自己的十来个人。
“诸位都看到了,刚才我们已经把粮都换出去了,如果现在还有想离开的便走吧!”
声音停下了,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没有人离开。
“那好,既然大家都不走,那就在一起走到小镇吧。”叶楼说完便不再管其他人,转身朝自家妹妹走去。
那边叶楼在说话,这边叶明沁专心给几人检查起来,但随着时间推移,叶明沁的眉头越皱越紧。
“情况不太好,”看到自己哥哥过来,叶明沁说道。
叶楼朝叶明沁点点头,然后对着刚被自己和妹妹救下的四人问道:“还能走路吗?”
四人点点头,跟在叶楼后面。
“我们带他们去处理一下伤口,你们就在这等一会。”叶楼对着剩下的几人说道。
然后便带着几人朝自己和妹妹刚才吃午餐的地方走去。
“那个大叔有肺炎,现在很严重,小女孩伤口化脓了,现在在发烧,温度不低,小男孩身上有些刀伤,但不严重,剩下那人只是低血糖。”
感觉众人听不到自己说话了,叶明沁便对哥哥说道。
“你弄点水给他们,我去看看附近有没有消炎的草药,给两个小孩处理一下伤口。”叶明沁对哥哥说完便转身找草药去了。
叶明沁拿着草药和两个粗粮饼回来的时候,叶楼正在和几人说话。
叶楼从谈话中知道中年男人和青年是父子,分别叫马毅,马轩逸,男人早年从军,直到妻子去世才退伍回来抚养儿子。
而两个小孩是一对龙凤胎,哥哥叫宋子文,妹妹叫宋子欣,是一家米铺老板的孩子。
逃荒路上米铺的伙计勾结外人害死了米铺老板夫妇,强占了他们一家的钱财和粮食。
两个小孩在混乱中受了伤,但最后伙计于心不忍将两人放走了。
叶明沁将饼递给自家哥哥,然后开始给小女孩处理伤口。
叶明沁撕开小女孩的衣袖,查看了一下情况,便生起火将找来的草药烧成灰烬,然后拌在水里让兄妹两喝完。
于此同时,叶楼将一个饼掰成两半,分别分给四个人,中年男人和青年连忙推辞,然后拿着饼的两个小孩也有些慌乱,也要将饼还给叶楼。

第五章留下,抓药
叶明沁把这一切看在眼里,温声对几人说:“拿着吧,我们还有。”几人这才接下饼开始吃。
青年和小男孩都悄悄把饼又分成两半,拿着一半在手里,吃一半。分别等到父亲和妹妹都吃完后才将自己手里的四分之一块饼递上去给他们。
看到这里,叶明沁和哥哥对视了一眼,都冲彼此点了点头。
“马大哥,小弟弟,你父亲的病和这位小妹妹的伤都要等到了小镇才能处理,你们就和我们一起去小镇可以吗?”
叶明沁对马轩逸和宋子文说道,但最后这句话却是在询问所有人都意见。
马轩逸看了看父亲,对着叶明沁说道:“那就叨扰叶姑娘和叶兄弟了。”
宋子文叶接着说:“谢谢叶姐姐和叶哥哥!”
旁边的宋子欣也对着兄妹二人露出了笑容,一个小酒窝在脸上若隐若现。
商量好后几人便又回到了人群中,一群人又开始向着小镇移动。
等到月亮露出面容时,众人才终于看到了小镇的城门,叶楼和叶明沁停下脚步,转身看向众人。
“诸位,既然小镇已经到了,那我们就就此分别吧。”叶楼对众人说道。
道谢的声音此起彼伏,过了以后,二十来个人便只剩下王婆婆,被救回来的四人以及兄妹两人。
“你们怎么不走?”叶明沁问道,说实话,被救下的四人会留下,叶明沁一点也不奇怪。
更何况从看到他们四人的所作所为开始,叶明沁便动了要留下四人的想法。
但王婆婆会留下,无论是叶明沁还是叶楼,都完全没有想到。
几人相互看了看,便由王婆婆先开了口。
“小丫,你们也知道我的情况,我这把老骨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折在路上了,你们之前救了我,我也没什么能报答你们的。
就让我再陪你们走一段路吧,到时间要是出了什么意外,你们不用管我。”
王婆婆说到后面有些哽咽。
不知怎么的,看着王婆婆叶明沁便想到了自己的祖母,兄妹两人和祖母的关系都很好。
在父母刚去世的时间,祖母一个人给了他们所有的爱,但父母去世一年后,祖母也去世了。
想到这里的叶明沁有些难过又有些庆幸。
“婆婆,你说的这什么话,怎么能不管你呢,你想留下便留下吧,放心,我们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叶明沁答道,这样的回答不仅是因为想起了祖母,还因为先前王婆婆递给她的饼。
接着叶明沁看向了背着父亲的马轩逸,马轩逸看看背上虚弱地父亲,再次看向叶明沁的眼睛里充满了祈求。
“叶姑娘,我知道能检查出来我父亲的情况就一定有解决办法,我求求你,救救我父亲,我以后给你做牛做马都行……”
马轩逸背上的父亲眼里有些不忍,但严重的肺炎让他无法开口说话。
“马大哥,你不用说这些话,我会救你父亲的,也不用你做牛做马。”叶明沁连忙开口,生怕下一步对方就会说出什么认主的话来。
“姐姐,求求你救救我妹妹,我们现在也没地方去了,对了,我会打算盘,会写字,我可以帮上你忙的……”
剩下的宋子文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大概也是觉得自己会的这些东西在现在没什么作用。
“好呀,等我们开铺子了你就帮我们打算盘记账,可不许耍赖哦!”
听到叶明沁的话,宋子文原本按下去的眸子又重新亮了起来。
“嗯!”宋子文重重地点了一下头,眼睛里闪烁着光芒。
于是将来大夏最繁华的商会的几个主要人物便诞生了,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确定好去留后几人便开始向着小镇出发。
逃荒的民众实在太多了,城门完全是形同虚设,于是守城的官兵索性打开城门,各自回家去了。
“真不怕敌人打门来啊……”叶明沁听到旁边的哥哥嘀嘀咕咕了一句,但并不打算回应他。
进入小镇后众人便发现小镇里的店铺大多都关门了,街上也大多是来来往往的荒民。
最终几人都快把整个小镇找完了才在街尾找到一家开门的药铺,叶明沁让其他人等在外面,自己则和哥哥进去抓药。
药铺里并没有伙计,只有一个中年男子坐在柜台后,从微微下榻的脸皮可以看出这人在开始逃荒前,体重绝对不轻。
“请问大夫在吗?”实在是这个中年男人太不像大夫了,叶明沁才会这么问道。
“我就是大夫!”男人的语气有些复杂,有些终于有客到欣喜,又有些被怀疑身份的恼怒。
“看病还是抓药?”
“抓药。”
“先说好啊,我这不收钱,只收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