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慕晴秦墨川

第一章 一殿宇一佳人
“啊!!”
易慕晴一阵头疼,再次睁开眼时,看到一座气势恢宏的殿宇,殿宇正中间写着的“养心殿”三个大字映入眼帘。
养心殿不是古代皇帝处理政务的地方吗?
难道?她是穿越了?
此时的她正一身淡绿色长裙,一个简单的发髻跪在养心殿前,许是跪得太久了,她的腿感觉到阵阵酸痛。
“小主,咱先回去吧,这么跪下去,您的身子会吃不消的。”一个小宫女跪在她的侧后方劝道。
“你是谁??”易慕晴疑惑地看着她。
“奴婢是婷芝,是您的陪嫁丫鬟啊,小主您怎么了?”
“我是你的小主?”易慕晴继续问。
“是啊,小主,您是奴婢的主子,陛下的嫔妃纳兰常在,小主真不记得了?”
易慕晴跪在那里,消化着这些信息。
身为95后优秀女青年的她,真的穿越了,成了陛下的宠妃,不对啊,自己只是个正七品常在,在看看这一身素净,看来是不怎么受宠啊。
“我们怎么在这里跪着?先回去吧。”
婷芝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赶忙上前扶起自己的小主。
易慕晴还没有起来,就听到一个太监奉承的声音传来。
“陛下已经找到此事的罪魁祸首,并且处置了,白公子已经无事了,贵妃娘娘放心吧。”
随后,她看到一个高贵的女子在宫女的搀扶下缓步从养心殿走出来,穿了一件花灰半漂夜光印花绣拷花印花布长裙,绾成了飞天髻,耳上是攒丝绿帘石玦,云鬓别致更点缀着金黄色的流苏,白皙如青葱的手上戴着攒丝石英手镯,腰间系着粉红色半月水波腰带,轻挂着扣合如意堆绣香囊,一双色乳烟缎攒珠小靴。
“奴婢参见贤贵妃娘娘,贤贵妃娘娘万福金安。”婷芝看自己的主子忘了礼数,险些乱了阵脚。
易慕晴马上反应过来,自己这么多年的古装剧可不是白看的。
“臣妾纳兰氏参见贤贵妃娘娘,贤贵妃娘娘万福金安。”
说完,易慕晴把头伏在地上,这是贵妃,自己还惹不起。
只见贤贵妃拿出帕子轻轻捂了一下自己的樱桃小嘴,然后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易慕晴说“李公公遇到麻烦的差事儿了。”
“贵妃娘娘,您就别为这些小事儿费心费神了,万一您累坏了身子,陛下怪罪下来,奴才吃罪不起啊。”李德安上前讨好。
“行了,别奉承本宫了,当好你的差。”
贤贵妃说完,被人搀扶着上了轿撵,轿撵被高高的抬起,贤贵妃看着易慕晴,又不屑的哼了一声,才吩咐起驾。
送走了贤贵妃,李德安来到了易慕晴身侧“纳兰小主,您回去吧,此事陛下已经做出了圣裁,您再跪着也无济于事啊。”
易慕晴看着眼前的人,应该是御前总管,她不确定的叫了一声“李总管。”
“小主,这事儿您就听奴才的吧,小主刚进宫不久,后宫不得干政,您为了这件事儿得罪了陛下,犯不上啊。”李德安苦口婆心的劝,今日不把她劝走,惊扰了圣驾,只怕自己也会跟着吃板子。
后宫不得干政?
易慕晴彻底懵了,与其在这里跪着,不如回去,先把事情弄明白了。
“多谢李总管。”易慕晴说完,带着婷芝离开了养心殿。
李德安看着渐行渐远的主仆二人,心里默默感慨,多亏这位小主不受宠。
婷芝扶着易慕晴来到凝霜殿,易慕晴一看,顿时有了些许的失落,这是能住人的地方吗?
“小主,您回来了?”
一个宫女快步走到她身边,向她行礼道。
“你是?”
梅芝顿时大吃一惊,她的主子怎么了?
“小主,您先进去歇歇吧。”婷芝扶着易慕晴说。
主仆三人进到殿内,梅芝给易慕晴倒了一杯清水,递到了她面前“小主,见到陛下了吗?”
“婷芝,我最近是有些迷糊,你告诉我,这几日发生什么事儿了?”易慕晴喝了一口水,随后又吐出来了,这水也太难入口了吧。
”小主,要不要奴婢去请太医啊?“梅芝首先上前一步关心。
可是看如今这个形式,怕是也没有人敢得罪陛下来凝霜殿来给小主请脉。
“不用。”
易慕晴发话了,她们也不好说什么了。
“小主,少爷被陛下治罪了,而且是被诬陷的。”婷芝突然跪了下来,梅芝随后也跪了下来。
“快起来说话。”易慕晴赶紧把这两个小丫头扶起来,虽然自己是她们的主子,但是看得出来,她们也算是忠仆。
“小主,您中了贤贵妃娘娘的计谋,少爷被贤贵妃的兄长诬陷,被陛下治罪,进监狱了。”
“什么?”易慕晴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原来自己在养心殿外跪着是为了自己的兄长求情。
可是看贤贵妃高傲的姿态以及刚刚自己听到的这些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
事情还得从三日前说起。
“来人啊,给本宫好好的打这个以上犯下的小贱人。”纳兰慕晴跪在御花园的青石板路上,敬嫔坐在轿撵上,纤纤玉手拿着淡蓝色的手帕,狠狠地指着纳兰慕晴骂。
轿撵旁伺候的奴才纷纷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敬嫔娘娘息怒啊,饶了我家小主吧。”婷芝跪在地上,不住地给敬嫔磕头。
但是坐在轿撵上的主子娘娘随意把玩着手帕,“打!”
话落,一个胖胖的太监走上前,一巴掌打在纳兰慕晴的脸上,随后又打了十几个巴掌。
纳兰慕晴的嘴角已经流出了鲜血,瘦小的身板马上就要撑不住了。
“放肆!给本宫住手!”贤贵妃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参见贤贵妃娘娘。”敬嫔赶紧从轿撵上下来,快步走到贤贵妃的轿撵前行礼。
掌嘴的小太监也赶忙停住了手,跪了下来。
“敬嫔,你这是在做什么?”贤贵妃没好气的说。

第二章 圈套
“回贤贵妃娘娘的话,纳兰氏对臣妾不敬,见到臣妾不知道行礼,臣妾才教训她的。”敬嫔身体颤抖,知道自己这次是做的真的过了。
“请贤贵妃娘娘做主,我们家小主见到敬嫔娘娘来没来得及行礼,就被敬嫔娘娘说是以下犯上。”
“皇后娘娘和本宫都管不了后宫了吗?本宫倒是不知道,现在这个后宫,已经是你敬嫔当家了,走,跟本宫去养心殿,去陛下那里说说清楚!”贤贵妃发怒了,谁也拦不住。
“贤贵妃娘娘,臣妾知罪,臣妾不敢了,臣妾再也不敢了。”敬嫔赶忙跪下来请罪。
“本宫看你是第一次,就给你一个机会,但是你身边的这个狗奴才是留不得了,来人呐,拉下去,杖毙!”
贤贵妃一声令下,身边的大太监一招手,来了两个小太监,把那个刚刚打纳兰慕晴的胖太监给拖走了。
“你们都给本宫听清楚了,后宫的事,自有皇后娘娘和本宫做主,倘若再让本宫看见有人不守规矩想越俎代庖,看别怪本宫不顾姐妹情分!”
“是,臣妾谨记贵妃娘娘教诲。”敬嫔跪在那里,恭恭敬敬的又给贤贵妃磕了几个头。
“本宫现在不想看见你,滚回你自己的宫里去。”
待敬嫔退下后,贤贵妃在贴身宫女羽香的搀扶下来到纳兰慕晴的身边,伸出一只手扶起了纳兰慕晴。
“臣妾多谢贵妃娘娘救命之恩。”纳兰慕晴又行了一礼。
“妹妹不必客气,敬嫔不懂规矩,让妹妹受惊了。”贤贵妃面色和善的说。
纳兰慕晴有些诧异,都说贤贵妃娘娘嚣张跋扈,目中无人,仗着陛下的宠爱,连皇后娘娘都不放在眼里,可是今日一见贤贵妃,竟是和传闻中大相径庭。
纳兰慕晴正想着,突然感觉眼前一片黑暗,然后,她就晕了过去。
凝霜殿内,纳兰慕晴醒来时,发现自己宫里的几个奴才都在殿内跪着,贤贵妃正坐在她的床榻前,脸上写满了担忧。
“贵妃娘娘。”纳兰慕晴说着,就要起身,下床行礼。
“妹妹躺着就好,只有你我姐妹二人,不用在乎这么多礼节。”
“太医已经过来瞧过了,也开了内服和外敷的药了,妹妹最近要好好休养才好,陛下那里,一会儿本宫去说,可不能让妹妹,白白受了委屈。”贤贵妃一口一个妹妹的叫着,那叫一个亲切。
“贵妃娘娘,此事就别惊扰陛下了吧,您的大恩大德,臣妾没齿难忘,若是日后贵妃娘娘有用得到臣妾的地方,臣妾愿意为娘娘,尽一份绵薄之力。”
“妹妹这话就见外了,但是本宫确实需要妹妹帮一个小忙。”
纳兰慕晴艰难的起身,下了床,跪在贤贵妃脚前,“臣妾但凭贵妃娘娘吩咐。”
“妹妹这般懂事,本宫甚是欣慰,来人。”说着,羽香低着头,把一封家书,呈到贤贵妃跟前。
“妹妹只需要把这封书信抄下来,寄给你的好兄长即可,来人,研墨。”贤贵妃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换了一副语气 。
纳兰慕晴一看,这封书信是让她的兄长承认自己在兵器上做了手脚, 兄长只是一个从七品典仪,且为人正直,一心只想为朝廷尽心尽力,怎么可能会做这么大逆不道的事儿呢。
“贵妃娘娘饶命啊,求贵妃娘娘放过臣妾的兄长。”
任凭纳兰慕晴怎么哭闹,贤贵妃都无动于衷。
“本宫劝你,知一些好歹,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否则,本宫有本事救你一命,就有本事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贤贵妃用手指挑着纳兰慕晴的下巴说着,说完便拂袖而去,只留下一个太监在这里伺候笔墨,其实,是在监督纳兰慕晴。
时间又回到三日后,凝霜殿里。
“事情就是这样的,所有的人都知道敬嫔娘娘和贤贵妃娘娘交好,此事定是她们二人的计谋,但是小主没有办法,只好把书信写好,寄给了少爷,让少爷认下了所有罪。”婷芝和梅芝都急哭了,她们没有责怪自己小主的意思,只是,只是不知道此时怎么办才好。
原主就是因为觉得自己做了对不起父母和兄长的事情,觉得自己没有脸面活在世上,最终,一条白绫,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后宫之中,就是这么的人心险恶,如履薄冰。
既然她易慕晴来了,她定是要替自己的原主好好活下去,为她报仇。
她来之前,这个世界里没有了纳兰慕晴。
她来之后,这个世界里就没有了易慕晴,只有纳兰慕晴。
她又在两个小丫头那里知晓了一些关于这个世界的信息,现在是大晟国第二十四代,国号明昌。
皇帝秦墨川今年二十有一,自登基起,已经两年了。
皇后娘娘沈氏凌蕊,是当朝太后的亲侄女。
陛下如今最宠爱的,就是刚刚陷害纳兰慕晴的贤贵妃白氏思艳,是白太师的嫡女。
而她的父亲只是一个从六品官员,她是家中长女,是在三个月前的选秀中,被看中,才得以进宫的。
“小主,现在想怎么办啊?”梅芝问了一句。
其实纳兰慕晴也不知道怎么办了,但是无论如何,她再也不想被算计了,她必须要强大起来,为了自己,也为了原主。
“去凤仪宫吧。”
现在她能够依靠的,只有这个和陛下没有一点儿感情的皇后娘娘。
凤仪宫宫殿金顶、红门,这古色古香的格调,让人油然而生敬畏之意。
皇后一身正黄色罗衣裙,妆容精致,雍容华贵的坐在凤椅上,身侧还坐了一个一身宝石蓝色华服的妙龄女子,此女子是秦墨川的皇妹秦墨嫣。
纳兰慕晴在一个总管太监的带领下进入正殿,她低着头,步伐谨慎的像是犯了错的小孩子。
“臣妾纳兰氏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纳兰慕晴跪下,向皇后磕头行礼。
“奴婢见过纳兰小主,纳兰小主,这位是陛下的皇妹,长乐长公主。”皇后身边的贴身宫女颖华贴心提醒。

第三章 求助
按着纳兰慕晴的位份,肯定也是要给长公主行礼的。
“臣妾参见长公主,长公主万福金安。”
长公主放下茶盏,对着纳兰慕晴微微笑了一下,随后又看向了坐在上首的皇后。
“妹妹快起来吧,都是自家姐妹不必多礼,长乐刚刚还说,想找几个嫔妃来,一起说说话呢。”皇后言语亲切,不似贤贵妃那般盛气凌人。
“谢娘娘,臣妾不敢。求皇后娘娘和长公主,救救臣妾的兄长。”
皇后不明所以,长公主却明白了纳兰慕晴的意思。
“皇嫂,刚刚臣妹去养心殿给皇兄请安,李公公说皇兄为了兵器一事发落了一些人,为首的便是纳兰公子,皇兄还在气头上,李公公劝臣妹先不要进去,难道这纳兰公子就是纳兰小主的兄长?”
“回长公主的话,正是。”
“放肆!纳兰氏,你身为后宫嫔妃,居然敢干预政事,你该当何罪!”皇后一下子就火了。
“娘娘息怒,请听臣妾一言,臣妾,是被人陷害的。”
纳兰慕晴一看皇后娘娘动怒了,直接跪在地上哭,哭的梨花带泪的,并且把自己这几日的经历和盘托出。
“臣妾对天发誓,臣妾所说的,句句是实情,请皇后娘娘做主,请长公主殿下做主。”
一个小常在,没有那个胆子敢污蔑圣眷正浓的贵妃,皇后和长公主怎么可能不信纳兰慕晴的话呢。
“皇兄真是把他的贵妃宠坏了,让她在后宫胡作非为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连前朝的事儿都想插手!”长公主说着,直接把手里的桃花酥扔到了桌案上。
“妹妹先起来坐吧,跪久了膝盖疼,本宫知道妹妹是被人陷害的,但是此事事关前朝,咱们也不好在陛下面前多说什么。”皇后示意身边的颖华,把纳兰慕晴扶起来。
纳兰慕晴坐到了长公主对面,依旧还是在流泪,让人看着揪心。
“嫣儿,要不让锦辰给陛下上一封奏折?”皇后提议。
“皇嫂,锦辰刚奉旨离京,再说了,此时上奏就是在质疑皇兄的旨意,父亲是大忠臣,和白太师也不怎么对付,他倒是可以,只不过让他去,事情怕是越闹越大啊。”
长公主的言下之意就是她的驸马王锦辰帮不了,她的老公公王忠勇不想帮。
“那就这样吧,一会儿本宫去养心殿,看看陛下那边是什么情况,然后我们再做打算。”
“臣妾多谢皇后娘娘。”纳兰慕晴起来,向皇后行了一礼。
“纳兰小主累了,先回去歇着吧。”长公主开始下逐客令了。
“是,臣妾先行告退。”
与此同时,养心殿内。
庄严寂静的殿内,偌大的檀香炉袅袅散发着烟雾,淡淡的香气在殿内肆意地飘着,那是帝王独有的龙涎香的味道。
秦墨川身着一身玄色龙袍,袖口处镶绣着金线祥云,腰间朱红白玉腰带,上挂白玉玲珑腰佩,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一副意气风发的模样。
但是此时的陛下端坐于御案之后,翻看着一本本奏折,脸上只有微怒。
李德安低着头守在门口,看着陛下已经扔在门口的三本奏折,心里想是谁这么没有眼力见,偏偏往枪口上撞。
但是陛下没有发话,他也不敢贸然进去。
这时候,李德安的小徒弟小发子端着一盏刚刚泡好的太湖碧螺春走了过来,看着被陛下扔在门口的折子,他瞬间止住脚步,不敢上前。
李德安伸出手摸了一下茶盏外侧,试了试茶水的温度,又打开了茶盖看了看茶水的颜色,这才满意的接了过去。
“师父,这是怎么了?陛下没这么怒过呀?”
“谁知道啊,不该问的别问,等会儿我去奉茶,你们就好好的在这里守着,别进去惹陛下烦心,让陛下把火发到你身上。”李德安嘱咐道。
“知道了,师父。”
说话间,突然听到殿内冷冷的传出来一句,“来人,上茶。”
“嗻。”李德安躬着身、低着头、端着茶快步走到上首,把茶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御案上,“陛下,这太湖碧螺春是刚进贡的,您尝尝。”
秦墨川端起茶盏,用茶盖刮了两下杯身,然后呷了几口,就放下了。
李德安适时开口劝道,“陛下,虽然朝堂之事奴才不懂,但是奴才知道,您的龙体最为要紧,为了朝堂之事气坏了龙体啊,不值当的。”
秦墨川这才抬起头来看了李德安一眼,李德安又退了几步,不敢再劝。
“兵器之事,朕已经查清,竟然还有人敢呈上奏折请朕明察,怎么?是敢质疑朕的旨意还是不把朕放在眼里了?”秦墨川的脸上,只有疲惫,他随意的摆了摆手,示意李德安下去,李德安也不敢再多说什么,行了个礼,赶忙退下去了。
秦墨川被李德安劝了好一阵,才来到桌前开始用晚膳。
李德安刚扶着秦墨川坐下,正准备布菜便听到小发子来报,“陛下,皇后娘娘来了。”
“哟,这个时辰皇后娘娘怎的过来了?”李德安用公筷,给秦墨川夹了一块鸭子肉放到他的玉碗里。
“请皇后进来。”秦墨川虽然厌烦她,但是人都到门口了,不得不给她这个面子。
“臣妾恭请陛下圣安。”皇后笑着的进来行礼。
“起来吧,皇后怎么过来了?”
“臣妾想,这个时辰陛下该用晚膳了,所以特意过来伺候陛下。”皇后站起身,走向前,试图拿过李德安手里的公筷。
李德安可以察觉出来,陛下是十分不情愿的。
“给朕布菜自有下面的奴才们,皇后身份尊贵,怎么能让皇后做这些呢。”秦墨川冷笑了一下。
“若是皇后无其他事,就自便吧,若是还有事,等着朕用完膳再说。”秦墨川看不出,他的皇后又要做什么。
“是。”皇后热脸贴了冷屁股,不好再多说些什么,只能乖乖的退到了一边。

第四章 帝王的怒气
李德安察言观色,小心翼翼的给秦墨川布菜。
秦墨川确实被气得没有什么胃口,吃了两三口,便放下了筷子,
待到秦墨川用完膳之后,皇后忙上前,伺候秦墨川漱了口,小心谨慎的,真的是一副贤妻良母的模样。
李德安让小太监把桌上的东西全部撤了,换上了新鲜的葡萄。
“皇后坐吧。”秦墨川吃了一个葡萄,又看了一眼正跪在地下的皇后。
“臣妾不敢,臣妾有罪,没有协助陛下管理好后宫,还请陛下责罚。”皇后依然跪在地上,委屈的马上要哭出来了。
秦墨川微微皱眉,吩咐了一句,“都出去候着。”
李德安带着在殿内伺候的小太监们,低着头退了出去。
“说吧,怎么了?”秦墨川坐在那里,冷冷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女人。
“陛下,前几日,敬嫔在御花园命人掌了一个常在的嘴,此事贤贵妃已经为那个常在做主,下午那个常在去凤仪宫请安的时候,臣妾看妹妹的脸上还是有些肿,总是心里还有些愧疚,想着再赏赐些什么,但是这个常在的哥哥刚刚被陛下发落了,所以此事,还请陛下明示。”皇后跪在地上,面不改色心不跳。
“纳兰氏?”
“陛下圣明。”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朝堂上的事也是你一个后宫女子可以插手的?”秦墨川一怒,把桌子上的东西全部扫到了地上。
“陛下息怒,臣妾看纳兰妹妹哭得伤心,才斗胆来求陛下的,纳兰妹妹说此事她是被贤贵妃算计,才迫不得已让自己的哥哥认下所有罪的,求陛下明鉴。”
“皇后的意思是,贵妃插手前朝的事儿,算计纳兰氏?”秦墨川黑着眸子,冷冷开口。
“是,此事长公主也可以做主。”
“你少扯朕的妹妹,看在你是朕名义上的妻子的份儿上,朕这次网开一面,不治你得罪,马上给朕滚出去!”
秦墨川拍着桌子站了起来,死死地盯着他的好皇后。
皇后不敢再说话,忙退了下去。
皇后走出殿门的时候,看到李德安正在门口,躬着身候着,“李公公,有的时候,欺瞒陛下也不是太好。”
皇后扔下一句话,带着颖华走了。
皇后的话,让李德安彻底慌了神,他忙跑到秦墨川面前跪下,好像没有发现陛下此时还压着火呢。
“陛下,奴才有一事忘记禀报,今日纳兰小主在养心殿外跪了好几个时辰,最后体力不支,便回去了,奴才当差不利,还请陛下降罪。”
秦墨川轻轻按着自己的太阳穴,让李德安平了身。
“此事,你怎么看?”
“陛下,此事,奴才不敢说呀。”李德安弯着腰,出了一身的冷汗。
“朕相信贵妃。”秦墨川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还是会有几分的怀疑。
“陛下如果真的相信贵妃娘娘,还是要好好查查此事,还贵妃娘娘清白才好啊。要不,后宫的风言风语起来,恐怕贵妃娘娘又该伤心了。”李德安赶紧上前恭维。
“嗯,去把齐达传来。”秦墨川忙吩咐李德安去传暗卫统领。
“嗻。”
凝霜殿内。
纳兰慕晴回去的时候,梅芝刚刚把晚膳提来,看到自己的主子回来了,梅芝赶忙把晚膳摆好。
清清淡淡的晚膳,只有一个凉馒头,一盘青菜和一碗清粥。
纳兰慕晴看着桌子上的晚膳,瞬间没有了胃口,穿越过来的第一顿饭,还能再清淡点儿吗?
但是她的位份,只配吃这些,今日得罪了贤贵妃娘娘,怕是日后,连这些也吃不上了。
“小主,奴婢知道您担心少爷,但是您也得用膳啊。”婷芝给她夹了一点儿青菜,闻了闻,“馊的。”
“你怎么给小主拿这些,小主吃坏了肚子怎么办?”婷芝白了梅芝一眼,这是她们第一次出现分歧。
“小主,奴婢对不起您,御膳房的张公公说,小主只能吃这些,别的,就算是有,他们也不会给的。是奴婢没用,让小主受了委屈。”梅芝连忙跪下,哭着说,说完了还打了自己两个巴掌。
“梅芝,你住手,这不是你的错,御膳房的人见风使舵惯了,对不起,我不该那样对你。”婷芝跪下制止梅芝。
两个小丫头见不得自己的小主受委屈,但是自己也没好的办法。
“好了,你俩都起来吧,我位分低点儿,现下又得罪了贤贵妃,有的吃就不错了。”纳兰慕晴说着,就要吃那馊了的青菜。
“小主!”两个小丫头看着,心里真的不是滋味。
“纳兰小主先别吃了。”语毕,皇后身边的颖华带着几个宫女走了进来。
“奴婢参见纳兰小主,纳兰小主万安。”
“颖华姑姑请起,姑姑怎么过来了,可是皇后娘娘有什么吩咐?”纳兰慕晴尽力平复自己的情绪。
“今日,小主得罪了贵妃娘娘,皇后娘娘怕这宫里的人见风使舵,特命奴婢来看看,一个主子吃的还不如下人,奴婢今日也算是长见识了。”颖华看了一眼纳兰慕晴的饭菜,忍住脾气才没有全部扫到地上。
“姑姑别气,臣妾吃这些也无妨。”
“那怎么行呢,您是主子,陛下通过选秀选的嫔妃,怎么能受这样的委屈呢,御膳房的奴才们,皇后娘娘会管教的,一个都跑不了,奴婢带了晚膳和点心,小主吃一些吧。”
“臣妾多谢皇后娘娘。”纳兰慕晴笑着行了一礼。
“小主不必客气,奴婢要回去给皇后娘娘复命,先行告退。”
“好,梅芝,你送一下颖华姑姑。”
梅芝恭敬的送颖华出门。
婷芝看着这些吃食,赶紧给自己的主子布菜。

第五章 贵妃的手段
凝霜殿的纳兰慕晴在享受着美味,但是在未央宫的贤贵妃一听说陛下要彻查此事,又听说皇后去给纳兰慕晴送了些吃食,瞬间暴怒。
“纳兰氏这个贱人,本宫前几日,就该让人打死她。”
“娘娘息怒。”羽香和一众宫人跪在殿中,颤颤巍巍的劝道。
“息怒?本宫如何息怒?见不到陛下,居然敢跑到凤仪宫,在皇后和长公主那里告本宫,现在陛下都知道了,居然真的还要再查,谁给纳兰氏的胆子!”贤贵妃说着,拿出一个琉璃花瓶,就往地上砸。
羽香连忙上前制止,“娘娘,这可使不得啊,这花瓶,可是陛下前几日刚赏下来的。”
“娘娘,您稍安勿躁。现下最重要的,就是要阻止陛下继续查下去,还有御膳房那边。”
羽香的话贤贵妃听了进去,于是秦墨川在养心殿,还没有等来齐达,就等来了未央宫的太监来传话,说贤贵妃身体有恙,请他去看看。
“爱妃怎么了?”秦墨川急哄哄的进到未央宫内殿,看到贤贵妃正躺在床榻上,下面跪满了宫人和太医,看到秦墨川立刻行礼。
“参见陛下,陛下万福金安。”
“陛下。”贤贵妃忙着起身,但是因为肚子太痛“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爱妃躺着就好。”秦墨川坐在床边,握着贤贵妃的手,温柔的哄道,但是脸上写满了担忧。
“怎么难受成这样,身边的奴才都是废物吗?”
“陛下息怒,娘娘用完晚膳就开始肚子难受。”羽香跪在地下回话。
“章太医,你怎么说?”
“回陛下,依微臣看,贤贵妃娘娘是食用了大量辛辣的食物导致的肚子不舒服,微臣已经开好了方子小厨房里正在煎着。”
紧接着传来了一阵暴怒,“放肆!贵妃肠胃不好,是御膳房不知道,还是未央宫里的人不知道?”
“陛下,是臣妾自己贪吃的,陛下可不要迁怒于御膳房啊?”贤贵妃娇滴滴的说。
秦墨川现在就吃她这一套。
“李德安,去把御膳房的总管和今日负责贵妃膳食的太监全部拉去掖庭,伺候贵妃都敢怠慢,就不用当差了。”
李德安连忙应了一声,带着几个御前的小太监退了下去。
“陛下,贵妃娘娘的药煎好了。”一个小宫女端着一个玉碗,匆忙进来,跪在下面。
“端过来。”秦墨川吩咐了一句。
羽香端着汤药上前,本来想喂贤贵妃,但是被秦墨川抢先了一步,“朕来就好,这药怕是太苦,去给你主子准备蜜饯,你们都下去候着,朕陪陪贵妃。”
“是。”
贤贵妃看着秦墨川在认真的喂自己吃药,嘴角轻轻勾了一下。
“你也是,自己肠胃不好,要注意饮食,别总让朕担心你,好吗?”
“臣妾知道了,想来这事儿也是怪陛下呢。”贤贵妃笑道,
“哦 ?那爱妃倒是说说,朕哪里做的不好了?”秦墨川被眼前的人气笑了,还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这般放肆。
“陛下可是答应过臣妾,今晚来这未央宫用膳的。”
秦墨川确实说过,但是因为前朝的事儿,在养心殿看奏折耽误了时辰,又动了怒,所以就没过来,“朕给爱妃赔罪,但是爱妃生气归生气,万不可再糟蹋自己的身子了,朕会心疼的。”
贤贵妃直接上手,摸着这帝王的心口,矫情了一句,“臣妾确实感觉到了,陛下的心在疼。”
贤贵妃娘娘把陛下哄好了,秦墨川自然是歇在了未央宫。
纳兰慕晴是在第二日请安的时候才听闻了这件事儿。
“皇后娘娘,这贤贵妃仗着陛下的宠爱,居然敢不来中宫请安,是不是太不知道规矩了,下面还有这么多新进宫的妹妹看着呢,若是人人学了去,那这后宫您还管得了吗?”说话的是嘉妃,她一向和贤贵妃不对付。
“嘉妃妹妹言重了,贤贵妃只是身体不适。”皇后坐在上首说道。
她昨晚前脚刚出来养心殿,后脚陛下就被贤贵妃叫去了未央宫,皇后的脸都快气绿了。
“嘉妃姐姐也别气,臣妾听闻是陛下说贵妃娘娘身子不适,特意派李公公来告的假。”安嫔说道。
“陛下刚想查她,她就身体不适了?”嘉妃继续讽刺道。
皇后有些惊讶,不知道这些人怎么知道的这些事儿。
其实这是纳兰慕晴的一步险棋,她知道唯有把事情传出去,闹大了,陛下才会管,所以她昨晚用仅有的银子,买通了几个小太监。
“嘉妃,这件事儿不是一个后宫妃子可以议论的,如果没有别的事儿,今日就这样吧,你们都跪安吧。”
众人退下后,皇后坐在凤椅上,闭目养神,颖华轻轻地帮她按着太阳穴。
“娘娘,纳兰氏还真的是好本事啊,一看娘娘帮她,自己倒是胆子大了。”
“确实是好本事,这件事,全看她自己的造化了,能不能得到陛下的关注和喜爱也看她的造化了。”
“纳兰氏进宫不久,还没有侍寝呢。”
颖华的话点醒了皇后,“这么聪明的人,要为本宫所用才好。”
“娘娘,奴婢也是这么想的,就是怕有一日她真的得宠了,但是会越来越大,娘娘您不好控制啊。”
“家世和地位在这里摆着,不受控制也得受控制,这几日,你务必派人照顾好她。”皇后冷笑了一声。
“是,娘娘。”
任凭宫里的流言怎么传,现在贤贵妃得宠,陛下不让查,皇后不敢查,纳兰慕晴更是没有办法。
流言持续了几日,就这样慢慢的淡出了,就在众人都以为这件事儿就这样过去的时候,事情又发生了反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