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粥粥林阡夜

第1章 我不嫁
“过两天你就嫁过去,不然就滚出我们老温家!”温老太怒目圆睁的话里掺杂着板凳摔出去的声音。
温粥粥听着自己最最最亲的亲人说的话,巴掌大的脸上满是泪痕。
她不明白为什么她们明明是最亲近的亲人,但对她却连一个陌生人都不如。
除了母亲,从小到大这个家里没有让她感受到一丝丝的温暖,就连父爱也没有,这些都是她的弟弟温志远的。
“我不嫁!我有工作我可以给家里赚钱,奶我不嫁给李瘸子家,他……他都打死了好几个媳妇儿了,奶!求你了奶!”
温粥粥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但是温老太丝毫没有半分心疼,嘴里还在挖苦着。
“工作?你配吗?那是我宝贝乖孙的,你个小贱蹄子还敢想抢工作,看我不打死你。”
说着就抓起桌子上的一个印着为人民服务的铁杯子扔了过来。
稳稳当当的砸在了她的头上,没一会儿就往外冒着鲜血,看起来好不可怜。
“一天在家里吃着白饭,浑身上下就脸能看,把你嫁给李瘸子都是抬举你了。”温老太一脸刻薄的看着她。
温粥粥被砸的头晕眼花,强撑着被砸倒的身子,眼里满是期望的看着一旁坐着的父亲叫了一声。
“爸……你和奶说说,我不去工作了,那工作你可以去啊,那可是妈留给咱们家的啊,爸……”
原本坐那一动不动的温卫国眼里有一丝丝松动,刚想开口说什么,温老太就捂着心口说头疼。
“哎呦……大儿啊!我的头啊……可怜我一个人一把屎一把尿,把儿拉扯大啊……到头来还要和我们温家唯一的根抢工作……我这是养了头白眼狼啊!……哎呦~我的头啊……”
她惯会用这招。
不得不说,温卫国不是一个好父亲,也不是一个好丈夫,但是一个“孝顺”的好大儿。
一听到温老太哎呦的声音,走到温粥粥面前就是一巴掌,呵斥道:“你奶说什么就是什么,你妈没本事生个儿子,就别嫌工作不是咱的。”
说完嫌弃的在衣服上擦了擦手上的血渍,就和温老太来了一场母慈子孝。
温粥粥的脸上赫然出现一个红印子,脸上火辣辣的疼,但都抵不过心里的疼。
这一巴掌彻底将温粥粥眼里的期望打的支离破散,抽泣的动作也渐渐停了下来,眼里满是麻木,彻底黯淡无光。
仿佛只有那脸上的印子和疼痛,外加那已经快干了的眼泪和额头上往下流的血才能证明她刚刚的反抗。
被顺气的老太太看着温粥粥狼狈的样子,嫌弃的对一旁的温志远说。
“晦气玩意儿,远儿,快把这小贱蹄子逮到她屋里锁上,明天赶紧给老李家送过去,这可是以后你娶媳妇的本钱。”
志远,志向远大,瞧!多么好的名字啊!
说起来她和温志远是在同一天出生的,但是他的名字是在全家人的期盼里诞生的,这个全家人里就包含着她“亲爱的”父亲。
她的父亲在她出生的那天为了自己的嫂子跑前跑后,而自己和母亲则是孤零零的躺在病床上,他连看都没有看一眼。
她的名字来的很简单,但也很有爱,满满的母爱。
那时母亲坐月子的时候还是没有人想起来温粥粥,更别说给她起名字了,就连一碗母亲想喝的一碗粥都没有。
而婶子那边不光有大伯和奶的照顾,就连父亲也……
一碗碗的鸡肉往对面房子里送,她的母亲却连一口汤都没有捞到。
母亲看着襁褓中的粥粥,苦笑一声“妈没本事,希望以后的你不会缺粥喝,吃的饱饱的,你就叫粥粥好不好。”
小时候的粥粥听到声音后,对着母亲傻傻的笑了笑。
这一笑成为了母亲在这个寒冷的日子里唯一的慰藉,成功让母女俩战胜了这寒冬。
但终究是没有战胜自己父亲和奶的冷血无情,她的母亲永远留在了她16岁那年的春天。
温粥粥看着往自己这边追出来的温志远,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离开这里……
等她跑出去后,老天爷也来凑热闹,淅淅沥沥的雨水丝毫没有征兆的落了下来。

第2章 妈妈,我来找你了
温老太看着温粥粥跑出去的身影叫住了想要追出去的温志远。
温志远不悦的看着温老太“奶!你叫住我干啥,没看那贱货都跑了,她跑了我拿什么娶媳妇啊!”
面对温志远的责怪,温老太不但没有生气,一张老脸笑的跟朵菊花一样,柔声柔气的哄着他。
“我的乖孙哎~那小贱蹄子能跑哪里去,饿了还不照样得回来,一会儿下雨淋到你就不好了,你先回屋,奶给你煮个鸡蛋。”
听到这话温志远的脸色才慢慢有些缓和,应了一声后回到屋里关上了门。
看到孙子走后的老太太心疼的捡起印着为人民服务的白瓷缸那一块凹陷处。
“死丫头,就该死外面永远别回来了,不行还是等到老李家再死,可不能耽误我乖孙娶媳妇。”
一旁的温父听到了一点反应都没有。
“你还愣在这儿干啥,还不赶紧去煮两鸡蛋!”温老太中气十足的冲着温卫国吼道“怎么拾了你个糟心玩意儿。”
此时的温粥粥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人们都迎着雨往家里跑。
不知道哪里跑出来的一个人,把她撞倒了,这彻底给了她宣泄的借口,抱着腿在雨里放声大哭。
就在那人想要去把她扶起来的时候,温粥粥又笑了,笑着笑着又哭了。
那人骂了一句“神经病”就往家里跑去了。
温粥粥看着这漫天大雨,脸上的水分不清到底是雨水多还是泪水多。
她想到了自己妈妈,她的妈妈原本可以活着的,可以活着的……
她跪在奶奶面前求她给自己钱带妈妈去医院,跪了一天也没能让她看自己一眼。
直到温志远来了,温老太笑着从包里掏出了5块钱给他买鞋子,还贴心的问他有没有票,没有问她要。
她扑上去抢,想着有了钱妈妈就可以去医院了,妈妈就可以治病了。
结果就是被奶用笤帚打的没法动弹,眼睁睁看着温志远拿着钱去买那所谓的鞋。
等她回去的时候,母亲在病床上还没来的及和她说一句话,看到她后,抬起的手还没有抚上她的脸颊,眼里的眼泪从眼睛里流了出来到头发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的妈妈也消失了,温粥粥顿时脑袋里全都是嗡嗡嗡的声音。
温粥粥紧握着妈妈的手,摇着头,声音颤抖说:“妈……你醒醒一醒,你快醒醒,我以后一定好好听话,我下次考试一定会超过王芬当第一的,你快醒醒,你还没看到我得第一呢!妈……妈……”
等到晚上温卫国回来后,拖着温粥粥到客厅里,温粥粥看着慢慢从自己手里溜走的手,不停的挣扎着说“妈……放开我,我要找我妈,妈……”
直到第一道拳头落在她身上的时候,她慢慢没有了声音,眼神变得空洞,一动不动的承受着。
温老太还时不时的在一旁说“别打孩子了,下次不抢就行了,也不知道这毛病跟谁学的,妈委屈点没事。”
温父听了手下的力道更重了,直到温粥粥快要晕倒的时候,温老太才起身制止了温父。
也是怕把我打坏了,到时候影响彩礼。
得不到宣泄的温卫国怒气冲冲的跑到屋里掀开温母的被子,刚想要动手才发现温母已经去了。
温粥粥看着温父掀开妈妈的被子,强撑着想要爬到温母那里,想要制止,但是被一旁的温老太踩住了手没法动弹。
温父从屋里出来告诉温老太的时候眼里连一丝丝悲伤都没有,是真的没有……
甚至在温老太眼里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高兴。
那时的她也认真的找过了,想要在他那眼里找到一点点动容,但是没有,一点都没有。
温粥粥看着这样的父亲,眼里无声的流下了眼泪,不知道是为妈妈而感到不值还是父亲那冷漠的样子刺痛了她。
温老太不是想用自己给温志远换彩礼吗?如果我死了那是不是就不会让他们得逞了。
就这样温粥粥决然的往水库的方向走去,可笑的是连上天都在帮她,一路上一个巡逻的都没有碰到。
走到水库边上,温粥粥平静的看着水面,努力的挤出一丝笑容,心里想着“妈你在春天去的,应该不会冷了吧,我就更不冷了是夏天呢!”
“妈你才去了四个月,你一定还在等着我呢吧!粥粥来找你了……”
最后,只有水库边已经渗透到泥土里的一滴泪和落下去时溅起的水花见证了她生命的最后一刻。

第3章 无法过奈何桥
“那女娃,叫你呢女娃!”一个披着黑布的年轻女人冲着她喊道。
温粥粥迷茫的眼里有一点点不确定“你……是在叫我吗?”
孟婆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凶巴巴的说:“就你,过来。”
温粥粥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低着头有点不敢看她。
孟婆没好气的拿出一个碗,在一锅汤里舀了一勺递给她。
温粥粥看着面前的汤,心里流过一阵暖意,心里想着“这姐姐看着凶没想到还给我喝汤,这年头这样的好人不多了,就是这汤看起来还没我做的好,绿不拉叽的也不知道能不能喝。”
但一想到妈妈走的时候连一口汤都没有喝到,眼泪顿时止不住的往下流。
孟婆见温粥粥还没有动作,刚想呵斥她去过桥,就看到她看着孟婆汤哭了。
孟婆脸上有了一丝丝慌乱。
“不是吧!我刚上岗一个月就整哭了一个,会不会被骂啊!”
孟婆咳了两声别扭的说:“咳咳……你……你没事吧!”
温粥粥听到孟婆的声音擦了擦眼泪“没事”说完一口闷了这汤。
孟婆见她不再哭了,语气温和的说:“没啥过不去的坎儿,过了这桥你就不会难受了,去吧!”
温粥粥闻言就向着奈何桥那边走去,结果走到一半被一层空气墙挡住了了。
温粥粥有一些疑惑又尝试着往前走,结果还是过不去,再试一次还是过不去。
转头看向闭目养神的孟婆,温粥粥硬生生把马上喊出来的声音憋了回去,蹲在桥上等着孟婆醒来。
没一会就凭空出现一个老人,温粥粥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身子忍不住的颤抖着。
等到老人走到孟婆跟前,孟婆睁开了眼,同样递给了老人一碗孟婆汤。
抬眸指了指奈何桥的方向说:“过了这个桥就好。”话音刚落就看到和自己来了个对视的温粥粥
人呸!鬼都傻了“她咋还在那呢?!!!”
送走了老人,孟婆死死的盯着温粥粥,叹了口气就听她说。
“姐姐对不起,我……我不是不过去,是是我我不知道为为什么就就就是过不去。”
说完还走过去让她看,证明自己说的都是真的没有骗人。
孟婆看到这一幕有些懵,自己才上任一月,咋什么离奇的事都让她给碰到了。
不信邪的孟婆拉着温粥粥气势汹汹的冲了过去,结果直接就是“咚……”的一声。
“姐…姐姐,你额头红了……”温粥粥小声提醒道。
孟婆神色越来越难看,严肃的给温粥粥说了一句“你先呆在这里不要乱跑,我一会儿回来。”
温粥粥乖巧的点了点头,就看到孟婆直接消失在面前,看过老人凭空出现的温粥粥还是被狠狠的震惊到了。
“原来世界上真的有神仙!”
这一震惊不要紧,直接影响到了她下一世剃发为尼,一生一世都在寺庙里度过,虔诚至极,当然这是后话。
此时的孟婆姐姐把这一边的情况汇报给了孟婆总管。
“还有这事!我在任这么多年还没有碰到过这一情况,这事我们解决啊不了,得去找阎王。”
于是两人又将这件事汇报给了阎王,阎王眉头一皱,他也没有遇到过这种事。
看着底下跪着的两人说道:“这样的话,那我就随你们去看一看吧!”
然后三人又回到了奈何桥上。
温粥粥看着又凭空出现的三个人,眼神一震,但比起刚刚两次已经好上了许多。
阎王看了温粥粥一眼,胡子直接炸了起来“这人阳寿未尽,怎么就勾了过来,黑白无常呢?让他两滚过来,误勾了都不知道!!!!”
黑白无常来了之后,看到温粥粥委屈到不行,两人才在一起就差哭成了泪人。
“不是我们两的锅,我们去的时候她的魂魄已经出来了,干这么多年了,我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怎么可能勾错!!!!”
阎王看两人说的那叫一个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心里也不由有些怀疑。
“这么多年这两个确实没有勾错过,那不成是其他问题?”想到这阎王一个转身祭出了生死簿。
看完之后都给他气笑了。
投胎插队!这么离谱的事竟然发生在自己的地界。
“把第一轮回的阴兵给我找过来!”
等到阴兵到的时候,阎王两缕胡子都直了“你们几个干什么吃的,投胎插队这种事都能发生,我们阎王殿的脸和名声都被你们丢尽了!”
其余人这才知道了温粥粥不能过桥的真相。

第4章 此种田文非彼种田文
处罚了阴兵过后,孟婆总管,孟婆姐姐,黑白无常和阎王商量起如何弥补这一失误,如果让上面知道的话,他们阎王殿的所有人都吃不了兜着走。
孟婆总管:“要不让无常他们直接把她的魂勾过来一换?”
阎王摇了摇头:“不可!如果不是心甘情愿的话,她的怨念会引起上头的警觉。”
白无常:“我俩觉得要想拿下一个人就得了解她,用她最感兴趣的东西和她谈判。”说完就缩了缩脑袋,用余光看了看孟婆姐姐的方向。
不知道发生什么的黑无常还激动的说:“老白说的对!”
阎王一听,好像是这么一回事,没想到白小子平时不靠谱,这种事倒是挺有心得的。
当即拍板决定:“那就按你说的来,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了。”看着白无常的怂样又补充道:“孟婆也该回去了,过桥可是大事,总管也一并去。”
听到阎王的吩咐,孟婆姐姐剜了一眼黑无常,也没说什么就走了。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此时无声胜有声。
黑白无常回来后,几人纷纷围住他们,包括孟婆姐姐。
“老黑已经调查好了,保证万无一失,不信你们问老黑。”白无常边说边给黑无常使眼色。
黑无常:“有……这回事儿嘛?”
白无常恨铁不成钢的踢了踢他, Get到白无常信号后连忙改口道:“对……对!是这样的没错。”
早就看穿两人小把戏的阎王催促道:“别废话快说!”
“据我,据老黑观察,另一个温粥粥在现代,平时没什么爱好,就除了学医就是看小说。”
阎王“那还等什么,她需要什么就安排啊!”
白无常:“您有所不知,她的医术可以说是她们那个地方的顶尖了,所以只能从小说入手,但是吧,这个东西有些难办。”
阎王:“不管有多难办,必须给我办!”
白无常犹豫不决,刚想说什么到到底还是没有说出口。
看的火大的阎王按捺不住自己的暴脾气:“有话快说,娘们唧唧的。”
随后对一旁黑无常说“他不说你说!”
“那个温粥粥喜欢看的是种田文”
“那就刚好啊,去了那里当知青那么多田随便她种。”阎王不在意的说道。
黑白无常对视一眼,最后白无常开口道:“此种田文非彼种田文。”
“说鬼话!”
看的着急的黑无常直接说:“就是那种带空间的种田文,用意识就可以干任何事的那种。”
“什么!你再说一遍!”阎王瞪大眼睛,胡子都直了。
没想到黑无常还真实诚的又说了一遍,成功得到了阎王的一脚,白无常在一旁差点没有憋住笑出声来。
“你知道空间石有多难得吗?”阎王怒不可遏的说。
孟婆管家小声嘀咕道:“如果被发现的话,估计鬼都没了,要那玩意干什么。”
其他人也纷纷劝说,毕竟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阎王这才慢慢松口。
只是那肉疼的表情一直没有消散,恨不得把那几个办事不力的阴兵弄过来胖扁一顿。
医院
刚刚结束一台手术的温粥粥洗个手的功夫一转头就看到阎王和黑白无常三人明晃晃的立在那里。
迎面走来一个医生看着她傻愣的样子说“温医生,你咋了?咋这幅表情呢?难不成见鬼了?”
温粥粥转头看着正在洗手的王医生“见鬼了!不信你看!”再次转头,那边又没有了。
王医生看着温粥粥一脸懵逼的样子,轻笑了一声,谁能想到平时一本正经的温医生还有这么可爱幽默的一面,这才和她的脸匹配嘛!
“好了!肯定是你这段时间太累了都出现幻觉了,我帮你请假,这段时间好好休息休息。”
听到王医生的话,温粥粥也有些怀疑是不是最近太累了“看来最近确实有些累了,都出现幻觉了,那王医生就拜托你了。”
“小问题,快回去睡一觉,又成功攻克一个难题,我们可等着你请吃饭呢!”王医生调侃道。
回到家,温粥粥连一口水都没有喝,回到房间倒头就睡,毕竟为了刚刚那台手术她已经连续熬了两个礼拜了。
从诊查到确认,制定手术方案都是她一手操办的,加上12个小时高度集中的手术。
导致跟着她回家的三人都没有机会出现,只能乖乖的等着她睡醒。

第5章 我同意
温粥粥一觉睡到了中午12点还没有起来的迹象。
“这……睡眠质量也太好了吧!”黑无常忍不住吐槽道。
白无常和阎王虽然没有说什么,但在心中也是十分的认同。
就在他们已经开始摆烂的时候,温粥粥的手在一旁摸了摸,拿着手机就打开了洋柿子软件。
但总觉得好像有人盯着自己一样,一转身就看到了站成一排的三人。
温粥粥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人还在!这不科学!
白无常见她一脸懵的样子,主动给她说了来这里的原因。
用了几分钟消化了这件事后,温粥粥坚定的摇了摇头:
“我不愿意,现代好吃好喝的,我干嘛要去一个连吃白面馍馍都要小心的地方,我又不傻。”
白无常早就料到这一点,所以继续说道:“我们为了表示歉意,可以提供给你一个空间。”
温粥粥放下手机,抬眸看着他“空间?”
“没错,就是你喜欢看的种田文里的种植空间”白无常见温粥粥有一丝松动,乘胜追击道:
“当然如果你同意的话,这个空间可以用意识操作,并且这个空间将会成为你的一部分。”
温粥粥眼睛瞪大,心里面一阵狂喜,面上掩饰不住的欣喜。
“等等……你让我冷静一下。”
白无常一副胜券在握的看了两人一眼。
温粥粥试探性得问道:“我看到的小说,人家空间的流速都是外面一小时里面至少要一个月,你们这么厉害的话,一定可以的吧!”
白无常刚想回答,没想到就听到黑无常说:“那是必须的,你别扒拉我”黑无常拍开扒拉着自己的白无常,继续说道:
“我们阎王可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这小意识啦!”
白无常看着黑无常这个蠢货,无奈的扶了扶额,感到一阵头疼。
听到黑无常的话,阎王受用的点了点头,但感觉好像哪里不对劲。
意识到黑无常说了什么的时候。控制不住自己的暴脾气给了他一脚。
白无常长叹一口气对温粥粥说:“一小时比一月是不可能的,最多一分钟比一小时,同意的话现在就走。”
温粥粥原本就没有指望他们能同意,反正就算自己不同意去,他们肯定有其他方法,还不如选对自己最有利的。
“我同意,不过不能是现在,一个月后,我手头上还有几个病人,等我处理好了就行,不过空间你得现在给我。”
三人商量了一下,勉强同意了,左右不过是冥界一盏茶的功夫。
阎王肉疼的拿出了收藏已久的空间石,抬手就将它烙印在了温粥粥的魂魄上。
看都没看她一眼,一个转身就走了,他害怕自己多看一眼就反悔了,干脆眼不见为净。
白无常给她说了进出方法后,见她可以使用自如了,带着黑无常也走了。
回到冥界的黑无常因为自己当时的那句话,被扣了整整一年的工资,悔的肠子都青了。
温粥粥进去空间之后,按照自己家里的布局用意识一比一还原了出来,看着一望无际的田地,她的心情十分舒畅。
将资料挪到空间后,争分夺秒的开始整理自己手头上的病人的报告,争取早日完成,她还要去屯物资呢!
列好物资清单后发给了管家,让他准备好,等到手头上的病人安排好了收到空间就行。
想到那个年代的艰难,她给自己以前的一个病人发去了邮件,让他帮自己准备那个年代最先进的枪械,希望有机会可以给国家。
就算没有机会也没有关系,反正空间够大,她的钱够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