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舒陆言东

第1章 落水被救
太阳毒辣辣地烤着大地。
一声惊叫划破天空打破了原本平静的小山村,在田地里劳作的众人被吓得咯噔一声纷纷停下手中的活。
一位大娘吓得拍了拍胸口说:“我的娘哟,哪来的声音,咋这么吓人。”
“听着声音像是王家闺女王二花的声音,从河那边传来的。”
“该不会王家闺女掉河里了吧?”
王家大婶脸色一白。
这时候,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传来,只见是王二花。
王家婶子提着的心掉了下来,随后又急又气地问她:“二花,刚才发生了啥了,你那一嗓子差点吓死你娘我了,我还以为你出事了。”
王二花的脸上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停下,没管她妈,对着沈家婶子喊:“婶子,舒舒掉河里了,你快去看看!”
只见这回脸色一白的人变成了沈妈,沈妈眼前发黑,一个踉跄差点站不住,紧紧攥住王二花的胳膊问:“二花,我家舒舒咋掉河里了。”
王二花感觉胳膊一疼,不过此时也顾不上那么多,对沈妈说:“婶子咱们在路上一边走一边说!”
说着两人都朝河那边奔过去。
剩下的人里其中一员:
“快去看看吧,可别出了人命。”
一人抬起脚后,一部分人连忙跟上,另一部分人跑去通知沈家父子。
在路上,沈妈了解了大致的情况。
王二花在回家上完厕所后回来的路上经过小河边时,看见一个人在河里扑腾,仔细一看是沈舒,然后河边的另一个人也跳了下去,是知青点的陆知青,陆知青看见她后,让她赶紧叫沈妈他们过来。
赶到时,只见沈家的女娃闭着眼睛浑身湿漉漉的躺在河边,旁边的是全身上下也湿透了的陆知青。
沈妈一看自己女儿躺在河边不省人事,顿时眼前晕眩,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也幸亏身边的村民帮着扶了一把。
沈妈扑到女儿身边,按捺不住的大哭了起来:“儿啊,你要是没了,让娘可怎么活啊,你怎么就掉河里了啊,是哪个杀千刀的把你推进去的,要让我知道看我不撕了他的皮!”说着,沈妈一顿咬牙切齿。
她家舒舒没人叫她她是绝对不会出门的,今天出门就落了水,说没人害舒舒她是绝对不信的。
沈舒感觉一阵窒息,听见有人在耳边哭喊着,努力睁开眼睛,一阵模糊的人影在眼前晃动,随后又晕了过去。
一旁站着的陆言东皱了皱眉,对沈妈说:“婶子,快点把沈同志送到卫生站吧。”
“陆知青说的对,老沈家的快把闺女送卫生站吧。”
“这孩子得亏被陆知青救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沈大姐,舒舒肯定没事的,现在赶紧去卫生站,让冯大夫给看看。”
这时,沈父带着几个强壮的后生气喘吁吁的来到沈妈旁边,一脸着急地说道:“我听见舒舒落水了,怎么回事?”
沈妈抹了把眼泪没理他,指挥着自家人:“老大,你快点背上你妹妹,我跟你去卫生站,老头子,你赶紧回家拿钱,老大媳妇,你回去做饭顺便看着几个孩子,老二媳妇你回去给萍萍收拾几件衣服让老二拿到卫生站。”
“行,娘。”
“娘,您放心,只管照顾小妹,家里有我和翠英。”
然后,沈妈又对陆言东说:“陆知青,多亏了你救了我家舒舒,等我家舒舒好了之后一定带着她去谢谢你。”
陆言东:“不用,这是我应该做的。”
那头的沈卫国已经把沈舒背了起来,沈妈急着去卫生站,匆匆丢下一句:“陆知青你千万别客气。”
留下在原地议论纷纷的众人。
“听春花的意思,沈舒落水没有那么简单。”
“那谁知道嘞,反正沈家闺女这回可遭了大罪了。”
“陆知青救了沈家闺女,那张家那边怎办?”
话说,张家和沈家的两位老太爷在的时候,有一回沈家老太爷救了张家老太爷一条命,于是张家爷爷便和沈家定了娃娃亲,因为下一辈都是儿子,于是这亲事便落到了孙子辈的沈舒和张家宝身上。
如今沈舒落水被陆知青救起,虽说是救人,但孤男寡女的,如今七月份身上穿的也单薄,还不知道村里会传成什么样。
“嗨,看着呗,反正我感觉没那么简单。”
“操心那么多干啥,赶紧回去干活吧,活都还没干完。”
一个人抬起脚走了之后,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地离开了。
只剩下平静水面和河边的那一滩水。
……
沈舒再次醒来已经快天黑了,只感觉一阵头晕,嗓子有些痒,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沈妈听见动静,连忙端起一碗加了红糖的水来到沈舒面前:“闺女,你可算醒了,妈在水里给你加了红糖,快点喝吧。”
沈舒喉咙干的不行,接过碗咕喽咕喽的喝了下去,然后把碗递给沈妈:“妈,再来一碗,不加红糖。”
沈妈红了眼眶连忙“唉”了一声,又倒了一碗水递给沈舒。
沈舒喝完之后,沈妈心疼地看着她:“闺女你睡了这么久肯定饿坏了吧,娘把饭都给你在锅里热着的。”
沈舒感觉到胃里传来一阵空虚,连忙点了点头。
沈妈连忙去厨房里打开锅盖,把煨着的红糖荷包蛋端了出来。
沈爸走过来问沈妈:“闺女醒了?”
沈妈点点头,说:“嗯,可算醒了,现在饿着的,我赶紧给她端过去,吃了补补身子。”
“那快点去吧。”
沈舒坐在床上借着油灯打量着周围的一切,不禁叹了口气。房间有些小,很简陋,墙面是石头合着水泥垒起来的,地面是压实的土路,屋里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椅子和一个箱子。
沈舒虽然看了很多遍,但依旧有些难受,她也知道这个条件在这时候已经算是很好了。这时候的经济困难,很多人家孩子多,房间少,有的都一大家子都挤在一块,而原身却可以有一间房,不得不说在沈家确实很得宠。
沈妈端着碗进来,递给沈舒,一脸得意:“闺女快吃,这可是你娘我好不容易攒下的鸡蛋,你几个小侄子想吃,我都没舍得给。”
沈舒接过碗一看,竟然有五个荷包蛋。要知道这时候物资匮乏,这五个鸡蛋还不知道是攒了多长时间才能攒下来的。
沈舒吃着红糖鸡蛋,心里甜滋滋的。
碗里还剩下一个鸡蛋时,沈舒把碗递给沈妈,撒娇说:“妈,我吃不下了,你吃吧。”
沈妈推着碗:“娘不吃,你这孩子咋不知好歹,快点吃。”
沈舒坚决不肯,说自己吃饱了,说着还打了个嗝。
沈妈这才接了过去,脸上挂着笑容:“还是我闺女心疼我,那几个小兔崽子没一个想到我的。”鸡蛋红糖可是好东西,谁都不会吃饱,她哪能不知道这是闺女心疼她,果然她闺女是贴心的小棉袄。
不过她闺女前段时间叫自己妈,说是城里人兴的叫法,不过挺好听的。
沈妈想着顿时咬牙切齿,恼恨有人竟然想害她闺女。她可是了解她闺女的,她闺女平常都懒得出门,要是没人叫她她是绝对不会出门的,更别说到小河边了。要不是有陆知青,她闺女可能就……
看着沈妈的脸上神情,一会笑,一会咬牙切齿。
沈舒……
沈妈吃完红糖鸡蛋,把碗放下,问沈舒:“闺女,谁今天把你叫到小河边的?”
沈舒瞪大眼睛,有些震惊,她妈可真敏锐。
沈妈看着沈舒一脸震惊的表情,有些不服气:“咋了,你娘我还能不知道你,你就是懒得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没人约你,你绝对不会去小河边。”
沈舒:……
沈舒用手揉了揉脑袋,说:“今天包子来给我说张家宝让我去小河边等他,他有事要跟我说,然后我就去了。”
“但是到了之后我没见着他,然后就感觉被人推了下去,掉进河里了。幸亏陆知青救了我,要不然还不知道会咋样。”说着,沈舒忍不住一阵后怕。
沈妈听了顿时火冒三丈,嚷嚷着:“奶奶个腿的,给他熊心豹子胆了敢推我姑娘,看我不去把他狗腿打断。”
那架势好像要出门找人算账,沈舒连忙拦住她,把她拉到自己跟前,对沈妈说:“妈,今天把我推进河里的不一定是张家宝。”
沈妈一听,眼睛一瞪:“咋了,你还想护着他啊?”
沈舒一脸嫌弃,嘴一撇,“就他!我看他就烦,咋还会护着他。”
随后朝四处瞅了瞅,确认没人后才把头朝沈妈凑近。。
沈妈看着自己闺女这贼头贼脑的样子,说:“闺女,你做贼呢?”
沈舒顿时一阵无语,她对沈妈说:“妈,我怀疑是孙芳芳推的我。”
沈妈:“你咋知道是她推的你?”
沈舒想到这个就忍不住冷笑,她穿来这个年代有一阵时间了,大致了解了现在的情况。

第2章 退亲流言
原身和她一样都叫沈舒,巧的是连相貌都有七八分相似。
不过原身有一个娃娃亲。结亲的对象是本村的张家小儿子。
要说张家小儿子,那可是人人都羡慕的存在,在县里的钢铁厂上班,每个月领着三十块钱的工资。
要知道在乡下种田,一年的收入才一百来块钱。更别说过年过节钢铁厂还有福利,那在村里人眼里可都是好东西。
但在沈舒眼里这张家并不是多好的去处。
先不说张家宝,人高马大,一张黝黑的国字脸,符合这年代人的审美,但是那长相一点都不符合她的审美。
张家宝他妈可不是个善茬,看他家的大儿媳就知道,被蹉跎成啥样了,三十岁的人看起来像四十岁的人一样。
再说张家宝到县里工作后从来没给他这未来岳家沈家送过一点东西。
原因还能有啥呗,要不就是不重视看不起这岳家,要不然就是他是妈宝男,东西都被他妈扣下了。
但即使这样,在沈妈及沈家人眼里,这条件也是极好的存在。
一时半会儿想要解除这娃娃亲没有那么容易。
所以沈舒只能暗戳戳地给沈妈上眼药。
想着,沈舒对沈妈说:“妈,我前几天去村头换豆腐的时候看见孙芳芳和张家宝一前一后地进了村。”
“咱家的狗蛋给我说他好几次看见孙芳芳和张家宝经常钻小树林。”
“妈,你说什么关系会经常地钻小树林,还好几次被人看到。”
沈舒也不是编瞎话,她确实看见张家宝和孙芳芳一起回村。
至于狗蛋为什么知道钻小树林这件事,是她穿来之后知道自己和张家有娃娃亲后,让狗蛋关注着张家宝一家,没想到收获这么大。
沈妈一听顿时炸了,不过也知道压低声音不让其他人听见:“他娘的,没想到张家宝看着挺老实一个人也能干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来。”
“孙芳芳明知道张家宝和你有娃娃亲还凑上去,也是个不要脸的。”
沈妈对沈舒的话毫无怀疑,她知道她闺女啥样,从来不撒谎。
沈舒应和了沈妈几句,又暗戳戳地给沈妈上了张家宝和孙芳芳的眼药,效果非常成功。
沈妈走的时候脸色黑沉地能滴出墨来。
沈妈出去后叫了大房的狗蛋过来,问了几句后,告诉他这事谁都不要往外说,然后强压着怒火回了房。
沈父看着自己老伴脸色黑沉,知道沈妈这是生气了,小心翼翼地问她:“咋了?舒舒没事吧。”
沈妈瞪了他一眼,把刚才的事告诉沈父。
沈父听后怒火中烧,咬牙切齿地对沈妈说:“他张家敢做出这种事来,简直就是不把咱们舒舒放在眼里,要不然咱就把两家的亲事算了吧。”
沈妈听后有些犹豫,毕竟在村里很难找出第二个张家宝这种条件的。
沈父看着沈妈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劝沈妈:“你看他这么多年来从来没上过咱家,也没带过东西来,看着是个凉薄的。”
“再看他那老娘,舒舒嫁过去肯定是吃亏的,毕竟咱们不可能时时刻刻护着舒舒。”
他早就对张家不满了,就是顾及着两家老爷子,才一直没发声。
但如果这样欺负了他闺女,那两家的婚事无论如何都是要解除的。
沈妈叹了一口气:“先睡觉吧。”
沈父知道她动摇了。
......
第二天早上天微微亮,村里的大喇叭响起了集合声。沈舒烦躁地翻了个身。
沈妈推开门来到床前对沈舒说:“闺女,娘把饭给你放在锅里热着的,你起来后趁热吃。”
沈舒睁开眼对沈妈说:“好!”
沈妈这才出了门。
等全家人走了之后,沈舒实在睡不着了,起身打了个哈欠,刷完牙洗完脸后,走到厨房里 掀开锅盖,只见里面有一个鸡蛋和两个玉米饼。
旁边的的灶台上还有点咸菜,是加了醋的萝卜条。
叹了口气后把玉米饼和鸡蛋拿出来就着咸菜就这样吃完了早饭。
......
七月份正是天热的时候,趁着早上凉快点,沈家人想赶快多干点。
在大队长安排完活后,沈家人就都去了自己负责的那块地。
沈妈手上如有神功,快速地除着地里的草。
有几个妇人来到旁边的地里嘴里嘀嘀咕咕,看到沈妈后突然闭了嘴,然后彼此间挤眉弄眼地笑。
明显一看就是在背后嘀咕沈家。
沈妈顿时沉下脸,不客气道:“说什么呢?这么热闹,也说给我听听让我热闹热闹呗。”
几个妇人一听这话,顿时也不笑了,一脸尴尬地看着沈妈。
沈妈看她们这样,把手里的镰刀一扔:“行!我去给大队长说道说道去,一个个的不干活在这里碎嘴子。”
几个妇人一听,顿时慌了,她们可不想在大队长面前留下坏印象,万一以后分到的活更累那可就亏死了。
一个妇人连忙上前拦住沈妈:“姐姐呦,对不住,都是我们的这个嘴上没门,我们真没说什么?你别生气,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我们计较。”
沈妈冷笑一声明显不信,转身就要朝大队长那边走去。
一个妇人见实在瞒不住了,拉住沈妈干脆实话实说,“春花,我说了你可别生气,我这也是听别人说的。”
“我们刚听别人说,今早集合的时候张家嫂子说昨天陆知青摸了你家舒舒,她家要不起,打算上完工就去你家退亲的。”
沈妈越听越生气,就像是点了火的炮仗一样狠狠地往旁边“呸”了一声,“奶奶的,老娘还没找他家算账,竟还有脸来我家退亲,要退也是我家先退。”
“我闺女顶好的人物,就不信除了他张家宝就找不到别人了。”
几个妇人一听就知道要有大热闹看了,但此时还是先把手头的活干完再说,毕竟工分是他们的命根子。
听到张家要退亲,沈妈越想越生气。
他们老沈家可从来没有对不住过老张家。
要知道张家宝小时候发烧的时候,都是她沈家的爷们顶着大雨把他送到公社旁卫生站,要不然张家宝早就在那场大雨夜烧成傻子了。
这么多年她们帮了张家多少忙,张家宝一次也没来过她家,连这次舒舒落水他们家都没过来看一眼,还想着退亲。
果然就像老头子说的那样,张家一家老小都是喂不熟的白眼狼.
沈妈想想就气的忍不住咬牙。

第3章 揭穿他的真面目
打了下工铃,沈妈交了工具后就急匆匆地朝家里走去,沈家的两个儿媳妇一看婆婆走的这么急,连忙跟上。
这时候家家户户都升起了白烟,沈舒和几位打完猪草回来的小侄子已经做好了午饭。
沈家现在有四个小的,沈大哥和沈大嫂有一个儿子一个闺女,狗蛋和二丫,一个十岁一个七岁。
沈家二哥和二嫂也是两个孩子,两个儿子,二蛋和柱子,一个七岁,一个五岁。
沈舒看着沈妈气冲冲地回来,不知道谁惹了她,但还是笑嘻嘻地立马迎上去 :“妈,您辛苦了,累了吧,我给您熬了绿豆汤,快来喝。”
沈妈看着沈舒没心没肺的样子,一阵心塞,感觉自己就是瞎操心,这傻孩子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发生了啥事,看这傻愣愣的样子,也不知随了谁。
沈妈没想过沈舒养在她身边,除了随这沈家的人这样还能随谁。
随着沈妈身后而来的沈二嫂看见沈舒这样撇了撇嘴,小妹可真清闲,在家不用下地,除了做做饭什么也不用干。
沈妈看见沈二嫂的动作横了她一眼,皮笑肉不笑地问:“老二家的,你撇嘴是有什么话要说吗?”
沈二嫂没想到婆婆的眼这么尖,连忙赔笑说:“妈我没有啥话要说。”
沈妈:“最好是这样。”
沈大嫂颇有些嫌弃的看了眼沈二嫂,这人可真是记吃不记打,这次终于长些心眼了。
沈舒哪能不明白沈二嫂心里想的是啥,但她也没办法。
原身上学晚,如今二十岁才刚高中毕业,她和原身一样没怎么下过地,这么热的天去下地,不添乱就算好的了。
沈舒招呼着大嫂二嫂赶紧喝绿豆汤,沈二嫂的心理活动这才消停。
不一会儿,沈家父子也回来了,沈舒和几个小侄子把饭菜端到桌子上。
全家人坐在一起后,沈妈把今天的事情都说了之后,沈家兄弟都气红了眼。
沈父更是“啪”的一声把筷子拍在桌子上,站起身和沈家兄弟就要朝外走去。
沈妈大喝一声:“都给我回来。”
“咱家怎么有你们这一群呆瓜,儿子傻,老子也傻。先吃完饭再去,干了一上午活了,得先吃饱才能去收拾他们。”
“娘说得对,张家宝回家,他们一家吃的好,肚子里油水多,咱们饿着肚子去打,肯定打不过他们。”沈家二嫂这回难得聪明了一回。
瞬时一家人都稀奇的瞅了瞅她,这回老二家的咋这么会说。
沈二嫂注意到大家的目光有些不服气,咋了,她还不能进步了么!
沈家父子这才又坐回饭桌上一个个地卯足了劲地快吃,心想着赶紧吃完去找张家算账。
吃完饭沈妈回了一趟屋后带着男女老少气势汹汹地朝张家走去。
沈舒连忙叫住狗蛋让她去把小包子和王二花领到张家。
中午吃完饭后不少人坐在各家大门口乘凉,村里人看着沈家人气势汹汹地朝着张家走去,连忙跟上去看热闹。
沈妈带着沈家人来到张家门口踹门:“张家宝,王翠花赶紧给我滚出来,杀千刀的,就没见过你们这么丧良心的,做亏心事也不怕遭报应。”
“大家伙快来看啊,昨天我闺女落河里了,到现在为止他张家从来没有人来问过我闺女什么样,多亏了陆知青救了我闺女,结果她老张家的造谣说人家陆知青摸了我闺女,还要甩掉我闺女。”
“儿子进了厂子当工人可了不得了,怕不是当了工人后瞧不起我们老百姓,故意给我们沈家安排这么个名头好退亲,再去找城里的闺女结婚吧,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顿时人群一片哗然,
“退亲这事我今早上集合听张家婶子说过。”
“看来这退亲这事是真的。”
“那还能有假?”
“老张家可真会算计,没看出是这么一家人。”
听着外面的人议论纷纷,张家宝的脸色黑沉。
张婆子实在忍不住,冲出去打开大门站在门口叉腰大骂:“赵春英,放你娘的屁,你家闺女被摸了,我家家宝咋不能退婚了?”
沈妈听了这话撸起袖子直接扑过去就打,“你个不要脸的,我家闺女为啥落水,还不是你家张家宝招惹的孙芳芳,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明明和我家闺女有婚约,还和孙芳芳天天钻小树林。”
“当我沈家的人都死了吗,想欺负到我沈家的头上,呸,门都没有。”
“我早晚都得去他厂子举报他,就这样作风不正的人,我看他厂子的领导敢不敢要。”
原本还在嚷嚷的张婆子像是被掐住脖子的鸡一声也不敢吭。
在人群中看热闹的孙妈和孙芳芳没想到会扯到自己身上,瞬间身旁的人都用奇怪的目光都落到自己身上。
孙妈恼羞成怒的冲出人群,“你家闺女落水关我家芳芳啥事,我家芳芳可从来没和张家宝钻过小树林了?”
沈舒感觉自己该上场了,毕竟戏台子都搭起来了不是。
“婶子,你这话可就不对了,孙芳芳和张家宝钻小树林可是好多人都看见了。”
话音刚落,许多见过孙芳芳和张家宝钻小树林的小孩纷纷发声,
“我看见孙芳芳和张家宝钻小树林了。”
“我也看见了。”
“我们都看见了。”
众人一片唏嘘,没想到孙芳芳是这种人。
一句句话像是巴掌一样落到孙妈和孙芳芳的脸上,孙妈的脸火辣辣地疼。
她狠狠的瞪了孙芳芳一眼。
张婆子傻眼了,没想到自己儿子竟然和孙芳芳搞到一起,转头一看,只见张家宝脸色黑沉的朝外走来。
沈家父子看见连忙上去挡住张家宝。
“为了跟张家宝在一起,她找人说张家宝要见我,把我约到小河边后,明知道我水性不好,还把我推下去,这是想要我的命啊。”说着,沈舒故意挤出两滴眼泪。
人群里的陆言东看着沈舒,觉着这姑娘还挺会演。
众人看着沈舒这乖巧可怜样,心里信了大半。
“沈家闺女这可真倒霉,遇上孙芳芳这种人。”
“没想到孙芳芳是这样的人,看着挺老实的人心肠咋就这么黑呢?”
“知人知面不知心。”
“看来张家宝也不是个老实人。”
孙芳芳连忙掐了自己大腿一下,腾地一下流下泪走出来。
“舒舒,我和家宝哥是互相喜欢的,但是你落水这件事真的和我没有关系,你有啥证据说是我推你落的水?。”
沈舒看见孙芳芳死鸭子嘴硬不承认,心里冷哼一声,但是面上还是用手捂住脸呜呜地哭,“你推我下水都有人看见了?”
说着把小包子和王二花叫过来。
孙芳芳看见小包子,心里有些发慌。
只听小包子一阵大哭:“是孙芳芳给我说张家宝约舒舒姐到河边的,我才去给舒舒姐说的,我看见是孙芳芳芳芳推的舒舒姐。”
“不关我的事,我不要你的的糖了。”哭着,把已经用口水吃过的糖扔到孙芳芳身上。
孙芳芳可能没想到包子为了想知道张家宝想跟沈舒说的话,竟然一直在那里蹲着的,自然也就亲眼见了所有发生的事情。
包子妈没想到这事扯到自家儿子身上,心里不禁恨毒了孙芳芳,上去就给孙芳芳左右开弓两巴掌。
孙芳芳被打的有些懵。
这时候王二花说:“我经过小河边的时候看见有人在小树林里闪过,那衣服上绣了朵大红花。”
这时候所有的人都已经相信了推沈舒下水的人就是孙芳芳,毕竟小包子是一个小孩子,小孩子不会说谎的。
王二花说的衣服上有大红花的人除了孙芳芳其他人都没有这衣服,恰巧沈舒落水那天有人见过孙芳芳穿了这么一件衣服。
孙芳芳心里恨极了沈舒,从小到大沈舒过得比她好,家里父母兄弟疼爱。
而她,她爹娘最疼爱的是她那弟弟,她身为姐姐在家里都得处处让着她那弟弟。
在婚事上,沈舒能嫁给在城里当工人的体面丈夫。
而她却只能嫁在村里种地的汉子
凭什么?凭什么沈舒要处处压她一头。
于是她就想,把张家宝过来,看沈舒还会不会那么得意。
但没想到事情败露得这么快,沈舒好像一点都不在意这门婚事,这让她很不甘心,她厌恶极了沈舒那毫不在意的样子。
想着,孙芳芳的脸一阵扭曲,看向沈舒的更是充满了怨毒。
沈妈看见孙芳芳这幅样子,“嗷”的一声扑上去拽住孙芳芳的头发朝她的脸打了上去。
孙妈哪怕再不喜孙芳芳,毕竟这也是她闺女,顿时朝沈妈扑去。
沈家大嫂二嫂哪能看着自家婆婆吃亏。
沈舒早就想打孙芳芳了,然后也扑了进去。
至于张婆子,她还记恨着沈妈刚才打她的那两下,于是想偷偷进去浑水摸鱼踹两下沈妈,没想到被拉入战场,沈妈怎么可能放过她朝她踹了几脚。
张家宝看着自己妈被打,顿时怒吼:“让开!”
看见沈家父子不让开就挥着拳头打了上去,沈家父子常年在地里干活,力气比张家宝大,瞬时打的张家宝毫无还手之力。
这时,匆匆赶到的大队长看着眼前这混乱的一幕,太阳穴突突地跳,大喊一声:“住手”。
见没人听见没人听,气急败坏地朝着身边的人大喊:“还不快去把她们拉开”
这才纷纷有人上去把她们拉开。
把沈妈等人拉开后,沈舒趁着没人注意又偷偷踹了孙芳芳一脚后才停下。
大队长等人眼角一抽......当我们瞎吗?
大队长装作没看见,问众人:“怎么回事?”
沈妈还没等其他人开口说话就突突突地把事情说完了,语末还加了一句,“大队长,我们沈家都被人欺负死了,你一定得给我们做主啊。”
沈舒立马配合着在旁边哭了起来,一抽一抽地,仿佛下一秒就要抽过去。
大队长听见这话嘴一抽。
张婆子和孙妈脸上被挠的都出了血,沈家众人虽说不上毫发无损,但和张婆子孙妈比起来差远了。

第4章 把吃的给我吐出来
但毕竟这事沈家占理,大队长问沈妈:“那这事你想怎么解决?”
沈妈说:“他们张家这么多年来没少占我家便宜,我要他吃了多少就给我吐出来多少。”
张婆子顿时嚷嚷:“我张家什么没有还占你们沈家的便宜?你沈家有什么值得我家占便宜的?”
沈妈冷笑一声,还真以为能从她家占便宜?她都记着呢!为的就是这一天。
于是掏出一张纸,照着上面的字念了出来!
张婆子听了后脸色一白,本以为能赖掉,没想到沈妈还留有这一手。
张家宝以为沈妈是编的,朝他妈那边一看,顿时心沉入谷底。
沈舒这时候可真是佩服死沈妈了,来之前她还以为沈妈回屋干什么呢,没想到是拿这纸的,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众人也没想到张家这么不要脸,一个个都投以鄙视厌恶的目光。
张家宝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他对沈妈说:“直说吧,你想要多少钱?”
沈妈:“四十块钱,三尺布票,五斤粮票。”
张婆子一听,顿时躺在地上撒泼打滚,又哭又闹,“这么多!你还不如去抢。”这简直就是在割她的肉。
张家宝脸皮抽了抽,心里疼如割,同时也为亲妈这行为感到丢脸,“娘,你快起来。”
张婆子不肯,张家宝被亲娘气的也懒得管她,直接回屋。
张婆子看见立马从地上起来跟了上去。
沈妈故意大声嚷嚷道:“拿钱的时候别忘了把庚贴拿出来,不然你们就是想赖着不解除婚约。”
张家宝听见沈妈的话一个踉跄,随后加快了脚步。
张家宝回去拿钱了,但是门外的战争还没停歇。
沈妈又把矛头对准了孙家,“刘招娣,你闺女把我闺女推下水这件事我们来算算。”
原本想要逃走的孙妈现在是一动也不敢动。
沈妈对沈舒说:“舒舒,孙芳芳推你下河这件事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沈舒点了点头,走到孙芳芳面前,声音中带着哭腔,“孙芳芳我跟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喜欢张家宝你想办法让他娶你回去得了。”
“你朝我身上使坏招你可真行,你不觉着你欠我一个道歉吗?”说完就等着孙芳芳的道歉。
孙芳芳感受到各种目光打在她身上,难堪极了,不得已才磨磨蹭蹭朝沈舒说了个对不起。
沈舒点点头然后泪眼朦胧地看向孙大妈,“孙婶,我是因为你家芳芳才落得水,现在是个病人,身体得补充些营养。”
“费用就麻烦大队长您算一下了。”
毕竟这么大的事总得让大队长发挥他的作用不是。
大队长:......现在才想起我来
大队长沉思了一下对孙妈说:“孙家的就给十块钱和六个鸡蛋,毕竟是你闺女害沈家闺女差点出人命。”孙妈这时想要张口说什么,被刚刚出现的孙老头一拉,就闭了嘴。
这时张家宝出来了,不顾张婆子的哭闹,把钱和庚帖给了沈妈,沈妈点了点,确认无误后才把那张纸和庚帖递给张家宝。
在这场战役中沈妈大获全胜,带领着沈家众人向大队长告谢后就浩浩荡荡地回家了。
赵冬青用胳膊捣了捣身边的陆言东,对他说:“这沈家人的战斗力果然名不虚传。”
陆言东没说话,算是默认了他的话
走在路上,沈家二嫂高兴极了,想着这回从张家手里抠出来这么多钱沈妈怎么着也能给她个五六块,毕竟她是出了力了。
沈妈一看老二媳妇这样就知道她脑袋里怎么想的,算了,给她点钱,总不能光让驴出力,不给驴吃饭。
沈家大哥对于今天打得这一仗颇为满意,“娘,今天这仗打得可真出气,看他张家还敢不敢惹我们。”
沈爸哼了一声,“惹一次打一次,打到他家服了为止。”
沈妈点点头,一脸嫌弃:“这种人不打不行,就得吃了亏才老实。”
沈二哥:“要不然晚上咱们套他们麻袋?”
沈家两个嫂子眼里冒着光,蠢蠢欲动。
沈舒看见他们这样,仿佛今晚就要动手,连忙阻止:“咱𝓜𝒜𝓛𝓘们今天都已经揍了他们一顿,如果再打的话全村人都知道是咱们打得,等过段时间咱们再打他。”
沈家人听了这才消停。
到了家,沈妈喝了一大碗水,终于在沈二嫂的望眼欲穿下掏出了钱,从一沓钱中抽出了两张一块的给了沈大嫂和沈二嫂。
“今天你俩做的不错,这是你们应得的。”
沈大嫂倒是很知足。
沈二嫂有些失望,行吧,一块就一块,虽然比想象中的少,但是总比没有强。
心里还是希望这样的打架多来几场,毕竟一场一块钱呢!
沈舒也是眼巴巴地望着钱,毕竟她现在是穷光蛋一个,一分钱都没有。
沈妈给了她五毛钱,让她买糖吃。
沈舒看着手里的五毛钱叹了口气,什么时候她沦落到伸手问别人要钱的地步了,不过有总比没有好。
沈二嫂看着沈舒拿的钱比自己少,心里顿时平衡了。
下午,沈妈去上工的时候听见村里的人都在讨论今天上午的事,毕竟这么大的事,不拿出来讨论讨论简直对不起这件事。
这时候和沈妈交好的胡大妈过来对沈妈说:“春花,和张家退婚后,你打算给大闺女找什么样的对象?”
沈妈皱了皱眉头。
胡大妈一看沈妈这样就知道她肯定没想那么多,忍不住提醒她:“我听说张家已经开始托人在镇上给张家宝找合适的女对象了,舒舒也得加快速度了,争取找一个不比张家宝差的对象。”
沈妈一听精神一振,是了,舒舒不仅得找个比张家宝好的男人,还得结婚结在他前头,膈应死他。
至于张家宝会不会找孙芳芳那样的,沈妈想也没想过。
因为光张妈那一关就过不去,在张妈眼里,他儿子就是金凤凰,只有城里的女人才能配上他儿子,但她也不想想,城里的闺女能看上他这乡下的泥腿子不。
在劳作的时候,沈妈还在一直想着村里哪个条件比张家宝好的。
直到抬起身来捶了捶腰的时候看见不远处的陆言东,一个想法在沈妈的脑海里形成。
越想沈妈越觉着陆言东不错,家是京市的,人踏实能干,有文化,也是高中毕业,和她闺女正般配,更关键的是人长得比张家宝俊,比张家宝白,比张家宝高。
沈妈一想起张家宝那黝黑的脸,她闺女长得那么俊,如果跟她闺女结婚后生出来的孩子也是黝黑,大方脸。
不行,想想她就感觉眼前一黑。
沈妈越想越庆幸她闺女跟张家宝退婚了。
下工后急匆匆地交了工具朝家奔去,沈大嫂和沈二嫂看着沈妈朝家奔去心里都很疑惑,今天不是已经收拾完张家和孙家了么,难道还有其他要紧的事吗?
这样想着也连忙跟着交了工具赶上沈妈回家的步伐。
沈妈到家后就看沈舒和那四个小的坐在门口呢,每个人的嘴里都含着一颗糖。
沈妈拉着沈舒进屋,表示有话要对她说。
身后的沈大嫂和沈二嫂表示不服,有她们不能听的吗?
进屋后,沈舒朝沈妈嘴里塞了一颗糖。
沈妈瞅了一眼沈舒,“败家玩意,给你一点钱不好好攒着,到处胡乱花,买的糖自己吃就行了,还到处分。”
话虽是这么说,但心里还是甜滋滋的,嘴里的糖又香又酥。
沈舒哪能看不出沈妈的口是心非,只是嘿嘿一笑。

第5章 陆知青长得俊
沈妈拉着沈舒坐在床边对她说:“你还记得救你的那个陆知青吗?”
沈舒迟疑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
毕竟她落水那天虽然中途醒过来一回,但当时她脑子里昏昏沉沉的,也没看到啥就晕过去了。
不过她也知道那个陆知青据说长得模样很俊俏。
别看她在家不怎么出门,但对村里的事大大小小都知道,谁让她有个鬼精的侄子狗蛋呢,狗蛋别看他年纪小,他可是个百事通。
沈舒不知道沈妈提这个陆知青是啥意思,就问沈妈:“妈,咋了?”
沈妈:“那个陆知青长得模样顶好,妈想着,要是你能看上他,妈就去给你到他那里提提去。”
沈舒有些脸红,毕竟她在现代都还没谈过恋爱,但又有些犹豫地问沈妈:“妈,你说的陆知青真的长得好看?”
沈妈一拍大腿,“你娘能看中的,哪能长得不好看,正好咱还要谢谢人家陆知青。”
“这样吧,等会儿你跟着你娘我一起去知青点谢谢人家陆知青,顺便看看这陆知青长得啥样。”
沈舒很好奇,但她又实在想知道这陆知青长啥样能让他妈赞不绝口,索性就答应了下来。
妈俩又在屋里说了好一会悄悄话,直到孙芳芳她妈来给钱,沈妈才出去。
孙妈给鸡蛋和十块钱的时候一脸的心疼。
毕竟这鸡蛋是她攒了好久都舍不得吃的,没想到这次因为孙芳芳这个败家子一次性送出去这么多。
沈妈可不管那些,一把拿过来,然后把门一关,隔绝了孙妈的视线。
沈妈数了数这六个鸡蛋,然后拿出布袋把鸡蛋放了进去,又进屋拿了一瓶自家做的辣酱和一个水果罐头,要知道这水果罐头是沈家大姐拿来孝敬沈妈沈父的。
因为舍不得吃就放了这么一直搁在柜子里,现在拿来送人正好。
沈妈把东西放在篮子里。
吃完饭后就带着沈舒去知青点,到了知青点,发现这里的房子还不如他们沈家的好。
沈妈敲了敲门,一阵脚步声传来,开门的是一个健壮的小伙子。
赵冬青看着沈妈和沈舒有些诧异,随后又明白了,对沈妈说:“婶子,您是来找陆言东的吧?等下哈,我这就去叫他出来。”说着,便跑回去叫陆言东了。
沈妈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就见小伙子已经把她想说的话说完了,人更是有眼力劲地去叫人了。
顿时感觉这个小伙子也挺不错的。
陆言东知道沈妈来了后,连忙从屋里出来。
身上穿着干净的短袖白衬衫和藏青色的裤子,整个人干净清爽。
身姿挺拔但看起来有些单薄,个头挺高的。
五官像是雕刻的一样干净利落,虽然精致但很有男人味。
在沈舒的眼里这完全符合她的审美,尤其是这陆言东身上有一股禁欲感。
沈妈一看她姑娘这样,就知道她姑娘喜欢陆言东这样的。
陆言东注意到沈舒偷偷瞟过来的目光,浑身有些不自在,耳朵更是悄悄地变红了。
不过,谁都没注意这一点。
沈妈拉着沈舒过来站在陆言东面前,沈舒知道沈妈什么意思,“陆大哥谢谢你昨天救我,要不然我今天可能就站不到你跟前了。”说着把东西递给了陆言东。
陆言东推了推,没伸手接:“这是我应该做的,不用客气,婶子你们就拿回家吧。”
沈妈对陆言东说:“你救了我家舒舒,可是我家舒舒的救命恩人,我们又不是知恩不图报的人。”
“您不收下,可就是看不上我们。”
陆言东这才收下,脑子里想着用什么还回去。他不知道的是,最后他用自己的一生去还。
沈妈看见陆言东收下这才放心,于是拉着陆言东走到了一棵大树底下。
陆言东心里一阵疑惑沈妈究竟要做什么。
只听见沈妈对他说:“陆知青,你看我姑娘咋样?”
陆言东顿时僵硬在那里,这才发现沈舒不知何时已经悄悄离开了。
沈妈也不在乎陆言东的反应,继续推销自己的闺女,势必要把陆言东拐到他们家做女婿。
“我家闺女和你一样也是高中毕业,你今天也见着了,我闺女长得那叫一个俊俏,要知道这十里八村的,学问高的没我姑娘漂亮,比我姑娘漂亮的那更是没有。”
“我姑娘虽说比你小两岁,但是会照顾人,脾气又好,勤快能干。如果不是你救了她,我都还想留她几年在家呢!”
沈妈一边观察着,一边说。
看见陆言东的脸上露出了犹豫的神情,沈妈又加了把火候。
“陆知青啊,不是我赖上你,而是你救了我闺女后,即使我知道你是个好的,但是外面已经不知道传成什么样子了。”
“我姑娘虽然和张家那小子有过娃娃亲,但没和他打过交道说过话。”
“陆知青,你可要好好考虑,我家啥都不要,只要你跟我闺女好好过日子就成。明天我来找你。”
说完就跑了,连给陆言东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陆言东看着筐子里的东西,叹了一口气后回了知青点。
赵冬青看见陆言东回来后问沈妈找他说了什么。
陆言东:“她问我愿不愿意做她女婿。”
赵冬青很惊讶,不过又能理解,“很正常啊,你救了人家闺女,外面传的还不知成啥样了。”
说着又想了想,“沈同志长得也好看,你要是娶她也不亏。”
“再说了,咱们在这还不知道得呆多长时间。”
陆言东闭了闭眼,再睁开眼时,眼底一片幽深。
沈妈刚回到家就被沈舒拉到自己屋了。
沈舒问沈妈:“妈,你们谈的怎么样了?陆知青他答应了吗?”
沈妈乐呵呵地看着沈舒,“我闺女这么漂亮,他还能看不上?”
沈妈嘴上这么说,但心里还是有些打鼓,毕竟陆知青还没完全答应下来。
沈舒这才放下心来,想着陆言东的相貌,觉着自己赚大发了。
陆言东这长相比现代的小鲜肉都还好看,哪怕是和他不熟就结婚,她也愿意。
毕竟嫁谁不是嫁。不说别的,冲着他这张脸,她也能多吃几个玉米饼子。
.......
沈妈下工后跑到知青点,托人把陆言东叫出来。
陆言东出来后,两人依旧是到那棵树底下。
沈妈问他:“陆知青你想的怎么样了?”
陆言东:“婶子,我愿意娶沈舒。”
沈妈:“不是我吹,我们家舒舒......什么?”
“陆知青你同意了?”
沈妈一脸兴奋地看着陆言东。
陆言东想起沈舒在对付孙芳芳时的样子,感觉和沈舒结婚也挺好,就点了点头。
沈妈一张脸顿时笑得像花一样,连声应道:“好好好。”
还邀请陆知青下午去她家吃饭,“陆知青,今天下午你一定要来我家吃饭。”
陆言东一时有些惊愕,这也太快了吧。
沈妈沉浸在陆言东答应成为她家女婿的喜悦之中,高高兴兴地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