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思鱼沈行云

第1章 穿越:一叶轻舟几回眸,浮生若梦何须留
“沈轻舟,你忙吗?”
黑暗、狭小的空间让江若梦胆肥了起来,隔壁这哥哥长的贼好看,还特别优秀,十年前她就看上了,奈何是窝边草,她不好意思下手。
“你忙一个给我看看?”
清冷的嗓音在她头顶响起,言语中多少有些无力,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地震,把他和江若梦困在废墟里,已经困了大概有两天,实在饿。
“呵呵呵呵……”兔子要吃窝边草,多少有点尴尬。但是再不说,可能就来不及了,都困差不多两天了,还没有人挖到他们,大概率是挖不到了。
“不忙的话,就听我表个白吧,我还挺喜欢你的,真的,喜欢十年了。”
她也没指望对方回应,表白完,就算完成任务了。
谁知,浅浅笑声传来。
“巧了,我也挺喜欢你的,十一年了。”
“真的?!你也喜欢我?喜欢的还比我久?”
“真的。”
得到确切的回答后,江若梦却突然哭了,且说:
“这可真是一件美妙与遗憾并存的事情。”
美妙于她喜欢的人恰好也喜欢她,遗憾于他们可能要死了。
“未必,算姻缘的说我们长寿。”
“错了,算姻缘的说我们短命。”
沈轻舟与江若梦的声音先后响起,幽闭的空间里,突然就静默起来。
所以,他们都去偷偷算过两人的姻缘???
江若梦可惜,可惜空间太暗,看不到沈轻舟脸上的表情,会不会像他平时看起来那样高不可攀。
“我决定相信你算的,所以,为避免出去后你不认账,你得让我盖个章。”
“嗯?”
“亲一下。”
说着脑袋伸过去,伸着伸着,只听上方呼隆一声,余震来袭,她只觉脑袋上一疼。失去意识前,脑中划过两句话:
我特么还没找准位置呢!
沈轻舟,你找的算命先生是江湖骗子!

1974年春,江淮地区,青柳公社,小庙生产队。
陆家院外围满了看热闹的人,院内陆家几个人,人人脸色漆黑如墨。
唯有长凳上坐着的妇人,满脸堆笑,这妇人叫杨雪华,是村里陈二春的媳妇。她穿着一身粗蓝布小褂,袖口领口磨损的厉害,胳膊肘上还打着两个大补丁,头发用一支细木棍簪在脑后,相貌不错,用土话说双眼叠皮的。
就是一张口,十分不中听:
“婶子,你养大我家小鱼,我们两口子那是万分感激,可你不能拦着不让我们认亲,我们到底是小鱼亲爹娘。你要真拦着,我就要问问你了,我家小鱼为什么在你家?队里谁不知道我家丢过一个孩子,我们一家找这孩子找多少年。你倒好,跟我们一个队住着,养着我家孩子,却从来不吭气。是不是你偷了我家小鱼?”
妇人口中的婶子,叫王金花,是小鱼的奶奶。
王金花这人炮仗性子,从杨雪华进门说要认亲开始,她就极力在忍着脾气,可眼下被怀疑偷孩子,她忍不住了。
“放你娘的臭狗屁!杨雪华,老娘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老娘一天不死,你一天别想认小鱼。你个遭天谴的玩意,说啥我偷你家孩子,当年还雨哗哗雷哄哄的呢,你们两口子跟赶着去投胎似的,一人拿着锹一人提着篮子就往后山去。到那一人挖坑一人填土,孩子还哭呢就被你俩给埋了。老娘把孩子扒出来抱回家,养到这么大,水灵灵的一个大姑娘,你想认就来认,真是脸大!”
杨雪华脸上闪过一些被拆穿的恼怒,但这种事她不会承认。
“婶子,我们生在红旗下,你可别乱讲话。小鱼那是我身上掉下的一块肉,我就是再狠心,也不可能活埋自家小孩。你偷了我家小孩,我不跟你计较,可你要诬赖我,我要就要去找大队长评理了。再说认亲的事,你说的不算,得问小鱼自个,小鱼,小鱼……”
“……”
被呼叫的小鱼,全名陆思鱼,今年十六岁,此刻正在躺在床上,与房梁上那只又肥又大的老鼠遥遥对望。
她默想,这得偷吃多少粮食,才能长这么肥啊?
可就在这时,随着外面的一声吼,房梁上老鼠一抖一落,陆思鱼瞳孔皱缩,下一秒往旁边一滚,随手抓住枕头往掉落的老鼠身上一盖一压一声唧唧,老鼠挂了。
她掀开枕头,手捏着老鼠尾巴走出去,没好气的说:
“叫叫叫,叫魂呢你?”
“小鱼,娘——”
她话未说完,陆思鱼的老鼠扔过去了,扔的很准,在她头上,长长的尾巴掉落在杨雪华眼前一晃儿一晃儿,吓得啊啊叫着,脑袋乱甩人乱蹦。
她男人陈二春就怒了:“你个臭丫头,你想死啊你,老鼠也是能乱扔的?你个眼里没长辈的东西 !”
“我呸!你个死了娘没人教的,你也配做长辈?真是笑话!还有你,你是谁娘?一个人拜把子,你算老几呀,你自称是我娘?滚,再不滚,我一板凳将你开了瓢!”
陆思鱼随手拎起旁边的小板凳,一副随时要干架的样子。
她可不是真的陆思鱼,她是江若梦。
她生平最厌恶的,就是遗弃小孩的父母,因为她自己就是父母为了继续追生男孩,丢到亲戚家养的小孩,丢完就不管了,也不给人钱,上初中之前,她还以为自己爹娘已经活在遗照里了。
原主陆思鱼比她更苦逼,就因为家里已经有两个女孩,不想再多要一个来浪费粮食,然后就被父母活埋了,运气好才被陆家老太太抱回家。
眼下这对父母来认亲,也并非真的想认女儿,而是想算计陆思鱼的工作。
说到工作,不得不提一下陆思鱼养父,陆振邦。
王金花嫁到陆家后,生了两个儿子,她男人在前些年死了,大儿子陆建设,一直在家务农,二儿子陆振邦初中毕业就去当兵了,且一去许多年没音讯。
王金花只当儿子死在战场上了,她把陆思鱼抱回家后,就放在二儿子名下,继承二儿子的香火,想着以后每逢清明总算有人给老二烧纸了。可谁知道,她儿子不仅没死,还在部队当了干部,且要娶媳妇了。
【作者排雷,读者必看:1、本书男女双穿,因为作者做了一些铺垫,因为他们没有上帝视觉,因为他们穿越后各自身份都是军人家庭,会有一点自己的顾虑等等,总而言之男女主前期并没有相认,大概在六十多章、十几万字的时候相认,这一点目录上可以看到。
有的读者觉得这个地方很墨迹,有的觉得降智。所以我在这里排雷,接受不了的读者,您可以选择删除,不浪费您的时间。
2、关于男女主前世喜欢十年这一点,重申一下,他们是相互暗恋十多年,直到死之前才相互表明心意,开头表白已经明确说明这一点。这十年中,有几年两人因为忙碌事业是彼此相行见远状态,他们有几年是疏远的,不是你侬我侬热恋十年。这一点在六十几章的时候有详细解释。
3、本文不走修仙路线,但是有空间,空间里有神兽,因为有的读者可能不喜欢这种设定,所以在此标注排雷。
4、这段排雷的话对听书读者会非常不友好,听起来会很麻烦,在此说声抱歉。我本不想在这个地方发这段话的,奈何放在其他地方,总有人看不到。】

第2章 给我上,挠死这个不要脸的
陆振邦回家后也懵逼,好家伙,他连人姑娘手都没牵过呢,就多了一个好大闺女???
因为这事,陆振邦当初差点没结成婚,人姑娘以为他骗婚呢,好不容易才解除误会。
王金花也不想给儿子媳妇添堵,事是她折腾出来的,她总要善后,就跟儿子说,小孩也叫你几年爹了,虽然你没听到,可她就是你闺女,不如你每月给点钱,小孩放在老家,我替你养着。
陆振邦能怎么办,只能给钱。
一晃到今年,陆振邦就想,小孩好歹喊他一声爹,况且毕业在家闲着也不是事,就想给闺女找个工作。只是这年头工作不好安排,托了不少人,才找到老家县城国营饭店的工作。
这工作不管在哪都是香饽饽。
这不,陆思鱼亲生父母就惦记上了,两口子商量,说等认亲后,就跟陆思鱼说,让她把工作让给亲弟弟。
可不巧的是,两人说话正好被去他们家玩的原主听见了。原主当时也没说什么,可回到家却躲在屋里伤心起来。养父母不待见她,亲生父母也不是真心喜欢她,是的,关于杨雪华和陈二春是她亲生父母一事,原主前年就知道了。
大半夜的原主这孩子难过不能自已,可能是伤心过度,死了?
反正她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她一醒来就在原主的身体里了,并接收原主的所有记忆。
虽然她占了原主身体,但这门亲她不认。
回到此时。
杨雪华以为她是因为听见王金花的话,才不愿意认亲的,顾不得老鼠给她带来的心理阴影,就叭叭:
“小鱼,你别信王金花的话,娘跟你说,她那是扯谎,她就是不想让你认我们。你也不想想,你是娘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娘怎么可能那么心狠?再说金花婶,我们只说认亲,又没说要把小鱼领回家,我们只想以后能当亲戚走动就行。”
说着就来拉扯陆思鱼胳膊。
陆思鱼用力一甩,杨雪华差点被她甩在地上。
“别自称我娘,恶心!还有,你少在我这里卖弄善心,你当我不知道你是个什么货色?远的咱不说,就说你今天来认亲,你要真想认我,就该拿三千块钱来把陆家的抚养费给付了,这才是认亲的态度。你拿几瓶破罐头来,就想白得一个闺女,你还要不要脸了???”
陈二春闻言脱口而出:“ 家里要有三千块钱,还来认你?”
“好啊,你们都听听,他说什么,有三千块钱就不认我,合着现在没钱才来认我的,大家可知道这是为什么?”
陆思鱼问门口那些人。
也不等大家反问,她自己就说:
“这是看我有工作能赚钱了,可以孝顺人了,他们就想来分杯羹了。这还不算,他们还打算认完亲后,就让我把好工作让给他儿子。还打算将来在我找婆家的时候,能分一份彩礼,这些都是他们两口子商量时,我亲耳听到的。”
门口的三姑六婆们看向陈二春夫妻的眼神就不对了。
只不过她们还没说话,王金花就冲向杨雪华。
“好你个烂蹄子!当初我在后山捡个小孩这事在队里可没瞒着,你但凡不是头猪,就该知道孩子是你家的。这么些年,你跟住在棺材里似的,压根不问阳事,从来没上门说过小鱼的事。现在却跑来,合着你是惦记着小鱼的工作,还惦记着小鱼的彩礼,蚂蝗都没你能吸。老大家的,给我上,挠死这个不要脸的。”
“来了,娘。”
陆建设媳妇袖子一卷,冲上去就抓住杨雪华的头发。
这边陈二春看到媳妇被打,就要上前帮忙,还道:
“你家怎么不讲理?哪有你家这样的,说动手就动手?”
陆建设和两个儿子团团围住他。
陆建设:“谁说我家不讲理的?这不是在跟你讲吗?”
啪叽一拳捶下去,道:
“就是讲理的方式不太一样,呵呵呵呵……”
笑得格外憨厚,然后又来一拳。
父子三快速把人打一顿,抬着扔出去了。
杨雪华被抓花了脸,狼狈的跑出去。王金花却跟后一直追到陈二春家门口,骂了足足两个小时,才撂下一句狠话做总结:
“要是再跑我家认亲,我打断你两口子的狗腿!”
王金花一转身,就对上孙女亮晶晶的小眼神,没好气的问:
“你看啥呢?那眼神跟狗看肉骨头似的?”
“奶,你真牛!”
陆思鱼比着大拇指,她活了两辈子都没见过这么能骂的,骂的陈二春家门都没敢开。
王金花白她一眼:“回家。”
“还有这个,陈二春他们提来的罐头。”
那两口子走的时候,东西没拿,陆思鱼就提着跟过来了。
王金花接过,往陈家门口一扔:“还你家的破罐头,谁稀罕!”

陈二春两口子,从门缝里看到王金花和陆思鱼走了,才把门打开,将罐头拿回去。
杨雪华一脸怨怼:“都赖你嘴快,你要不讲那些,也不会被她听见,今天这事说不定就成了。到底不是自己养大的,平时对她再好都没用。”
她的确在王金花把孩子抱回家的时候,就琢磨出那孩子八成是自己埋的,后来她还偷偷看过那丫头的后颈,看到那颗红痣,她就确定了是自家小孩。
早几年她还怕,怕那丫头知道他们是她亲生父母后,赖过来。没想到她命那么好,陆振邦居然没死,还当了干部。
再加上那丫头越长大越好看,冲那张脸,又有个干部爹,以后指定嫁的好。
她要是嫁的好,能不帮衬弟弟吗?能不孝顺亲生父母吗?
所以她前年就开始偷偷跟陆思鱼说,他们是她亲生父母。本来她没想去认亲的,因为王金花那老婆子不好讲话,她只打算暗地里跟陆思鱼来往。
可谁知道,陆思鱼能有那么好的工作,想让她把工作让给自家儿子,那就必须认亲,不然这事说不过去,哪有人会把工作让给无干无事人的?
陈二春说:“早知就该先哄着小鱼把工作让了,事后就算王金花知道也没辙。”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两口子肠子都悔青了。

第3章 凤凰古戒空间
~~
陆家,王金花正在逼供,陆建设和他媳妇张彩霞、大儿子陆思红、小儿子陆思旗正在围观。
“你早就知道他们是你爹娘?”
“不算早,前年知道的。”
“他们怎么跟你说的?”
“就说我是你偷的,还说你很多坏话,我一个字都没信,真的。我又不傻,咱们这边女孩子好抱养,您要是想抱养小孩,在哪都能抱到,根本不需要去偷。”
她暗想,信的是原主,不是我,我可没说谎。
王金花冷哼一声。
“他们私下里对你好不好?”
“偶尔给个鸡蛋,不过我没沾人家便宜,我给两。”
陆思鱼说着伸出两根手指一弯一伸的,原主素质还是没毛病的。
陆建设家两个儿子看她那样就笑。
“以后不许去他们家,不许跟他们家大花小花玩。”
大花和小花分是陈二春的大女儿和二女儿,一出生就被埋掉的原主是老三,老四是“金蛋”——儿子。
“肯定不会再去。奶,你放心,我不认他们,我以后只孝顺你跟我、我爹。”
陆家养大原主不容易,她占了原主的身体,代为孝顺还是要的。发生今天的事,为避免老太太心内有疙瘩,该表态的时候就得表态。
就是,这一声爹喊的她总觉得自己像梦回古代,可惜不是,她穿越回了1974年。
王金花这才满意,不过她总觉得今天的孙女有点不大对劲,话比以前多,人比以前狠,不过也只当她是被陈二春两口子气的脑子转过弯了,并未多想。
“中午你把饭做了,送到地里去。”
她还要去上工呢,如今正是春播的时候。
想到这又骂:“都是那两个倒霉催的,害的老娘晚上工那么久,少做多少活?”
陆思鱼眼睛飘到王金花发间的银丝,心道老太太快六十的人了都还去地里干活,她一个小年轻却在家里养身子不合适。
“奶,我跟你们一块去上工。”
“你做事磨叽,去地里干不了多少活就要回来做饭,还不够来回跑路浪费时间的呢,省省吧。”
其实二儿子寄来的钱,够他们祖孙两生活了,她是闲不住才去干活的,姑娘家家的就没必要再去了,只是这话说出来招人恨。
“我也不算磨叽。”
“走走走,都走。”
王金花没理她,招呼着其他几人往外走。
陆思鱼走到门口,突然觉得头有点晕,就没硬要跟着去,待几人走后,她把院门插上,就回屋里睡一会。
迷迷糊糊间,她想到前世的那些事:
她一岁的时候,就被送到亲戚家,一直长到上初中,亲戚家实在不想收留她了,再加上父母那时候做生意已经发达,似乎不缺她那口饭吃了,这才把她接走。
回到家中,她跟父母、姐姐、弟弟都不亲,在那个家里她就是个多余的人,姐姐弟弟学钢琴学舞蹈,到她,你没有艺术细胞,不用上。姐姐弟弟都能自费去留学,只有她早早被告知没钱,没钱的人还能给弟弟买别墅,还有各种奇葩事,她都懒得提。
对于她的死,他们肯定不在意,她也不在意他们。
她比较可惜的是,没能在死前立个遗嘱,把自己打拼多年的钱留一部分给亲戚。作为亲戚,在她父母没给生活费的情况下,没把她扔出去,就已经很好了。
要说最遗憾的,还是没能亲到沈轻舟!也不知道他是否还活着,她希望他能好好的活着,好好的……
当她再次醒来,外面的太阳已经开始刺眼。
她拍拍脑袋,不晕了。
刚才她好像做了个梦,梦里她听到黑白无常说阎王心情不好,勾错了生死簿,本来死的不应该是她,是隔壁那堆废墟里的人。
她一听就抓着白无常:“我们要见你们阎王,让他还我命!他不还我命,我就大闹地府,就在人间诅咒他天天失恋!”
白无常就带着她去见阎王了,阎王却说生死簿一勾就不能改,只能将错就错。
还说:“本王已经把你送进另一个人的身体里重生,算是还你命了,你还想怎样?”
“你把我送到这种吃不好睡不好的年代,也叫还我命?这个年代怎么能跟我那个年代比?我不管,你要补偿我。”
阎王很好讲话,他说:“你说的也有道理,那这样,本王补偿你一个空间戒指好了。”
“空间里给我放点肉、米面、水果、种子,还有——”
她还没说完,阎王嫌她烦,就让她滚了,然后她就醒了。
“那个梦过于真实,居然还有什么空间戒指。”
话落音,她的手指上出现一个金色光圈,光芒褪去,一只金色凤凰戒指环绕在她的中指上。
“卧槽!!!!!!!!”
她惊的爆了粗。
“那个梦是真的???”
激动、惊喜随之而来。
她抚摸上凤凰,自言自语:“我也是看过几本穿越小说的人,听说空间不仅能放东西,还能进人,这个我能进去吗?”
她只觉自己一闪,就身处在陌生的空间里,周围雾气腾腾的。
“欢迎宿主来到凤凰古戒空间,我是空间守护兽,胖胖。阎王已经按照主人的要求,在空间里放置大量的米、面、水果等物品。您只需按照阎王的要求完成任务,便能获得这些雾气之中的物品。”
“不是吧?他补偿我的东西,还要我做任务?他能不能爽快一点?我不做!”
“主人真的不做吗?”
雾气渐渐散去,她就看到了一头头大肥猪,一头头大肥牛,一只只白绵羊,一群群鸭子,一群群老母鸡……各种牲畜家禽全是活的!还看到了一框框水灵灵的水果,苹果、葡萄、榴莲、山竹、草莓……重点还有各种果树,堆起来的米面之物更是多到她眼花。
这还不算什么,旁边居然还有自行车、小汽车等等。
这个守护兽在诱惑她!
但是,她经不起诱惑啊啊啊!
眼一闭心一横:“我做,你说,我要做什么?上刀山下火海我都可!”

第4章 任务
胖胖解释:“不需要上刀山下火海哦。随着后世灭草剂的运用、人类的采摘、环境的恶化,导致越来越多的野生植物消失并且灭绝,其中药草损失最大。所以你的任务,就是从外面的世界移植药草种进空间里,尽最大可能将所有种类的药草都提前存储起来,尽量避免各类药草的灭绝,这是一项有益于全人类的任务。
你每移植一种药草,便能获得一样物品。获得什么样的物品,则取决于你移植药草的珍稀程度以及在后世是否已经灭绝。比如你移植的只是普通药材,你能获得的物品只有橘子、玉米这种东西,获得的数量也很少。可假如你移植的是珍稀药材,你可能获得的是大肥牛哦。
最后,当你移植到两千种药草的时候,你的戒指将能自由显形,届时你可以凭着戒指找到另一个与你拥有同样戒指的人,他是你的命定之人。
当你移植完所有种类药草的时候,你还能见到本胖胖,好了,胖胖的话说完了,主人,加油吧!”
陆思鱼听完,就吐槽了:
“ 这个阎王很可以,本职工作做的不大行,副业倒是开展的红红火火,堂堂阎王又要管人家植物研究所的事,又要当媒婆,难怪能一笔把我勾回几十年前。”
“你别话太多,我不确定他能不能听见,小心他把你空间里的猪换成死猪。”胖胖提醒她。
陆思鱼立刻改口:“刚才说话的是江若梦,不是陆思鱼,我现在是陆思鱼。”
她看看四周,又说:“我对那什么命定之人不感兴趣,谁都比不上我隔壁那哥哥。我还是对大肥猪比较感兴趣,可问题是我不认识药草呀,七十年代的书店能买到相关书籍吗?”
“这个你不用担心,空间里有完整的中草药大全,上面有每种药草的图片、相关介绍,你只需把它们记住就可以了。”
几乎胖胖话落音,陆思鱼面前就出现七本书, 每本都有半指厚。
她随手翻翻:“我要是能把这些都记住,我怎么着也能成半个中医。等以后改革开放了,我还能开个私人中药店,再胆肥点,还能扩大形成专门生产中药的公司。还能获得一大堆物品,这任务可以做!”
如此一想,阎王简直是活菩萨!
“没错没错,空间很大,还有灵气,主人移植完药草,还可以大量种植,为以后开公司做准备。”
“好!我先出去做饭,下午我就认真翻看药草大全。”
她合上书,却发现一个小问题,她要怎么出去?
胖胖:“你默念你要出空间就可以了。”
陆思鱼照做,下一秒就出现在房间内。
这时队里的广播响了,说明十一点了,可以做饭了。
她往厨房里去,这时候的农村厨房都是土灶配上大铁锅,上面盖着木锅盖。这个土灶可难不住她,她亲戚家就在农村,洗衣做饭割猪草,插秧收割喂猪仔,这是当地农村女孩六大必备技能,她长在农村自然也会。
墙角边上放着碗厨,碗厨下方放着一大篮子的新鲜槐树花,这是中午要吃的菜。她凭着原主留下的记忆打开碗厨下面的抽屉,里面还有鸡蛋。
她把篮子提出去先把槐花洗一洗,又跑后院菜地里割几把韭菜,拔几颗葱回来清洗。都洗好,拿着厚重的大黄盆去粮食屋农点玉米面和白面出来,中午蒸玉米饼。
和好面,又点火,陆家有两口锅,她便两锅一起烧,烧的时候,锅底加点小细柴,小细柴容易烧着,还能烧的久。
点好火,左锅蒸饼,右锅蒸槐花。
她趁着这个空档,切韭菜、葱花、打鸡蛋、泡干豆饼。
这干豆饼是用绿豆粉和米粉摊出来的,摊成薄片切一切晒一晒,能储存许久。吃的时候,拿出来泡一泡,配上韭菜和青椒就是一道还算不错的菜。
槐花蒸完,兑上鸡蛋炒上一大盘,再用韭菜炒上一大盘豆饼,随后连着玉米饼和筷子一起装进篮子里。
锁好门,她提着篮子和水壶,往生产队的东边去,队里的旱地都在东边,西边那是水地。此时正是种花生、黄豆等等的季节。
“奶,大伯,大娘,大哥,吃饭了——”喊的贼嘹亮。
在青柳公社这边,大伯的媳妇他们喊大娘。
陆思旗一听,远远的就问:“小鱼,你怎么不喊我?”
“喊漏了,你要是那么在呼,我把你补上就是,二哥,吃饭了——”
地里的干活的人,旁边已经停下吃饭的人,闻言就笑。
还有人抬头问:“小鱼,你家中午吃什么好的,喊那么大声?”
“槐树花配韭菜,能有什么好的?”
“你爹月月寄钱回来,你就弄这个给你奶吃,就没买点肉吗?没有肉也弄点鸡蛋呀。”
说这话的是队里的陈四平,说着就走过来,手上还拿着一个玉米饼。这人标准的狗鼻子,谁家吃点好的他都要去看看,没有好的也要噌两口。
陆思鱼看她那口大黄牙,就嫌弃,她可不想让他来噌自己的饭。
“上哪弄肉?上你家弄吗?”
陈四平:“去我家弄什么,我家哪来的肉?”
“那你说!我不想弄肉呀,哪来的票?”
这年头买点什么都得票,买肉要肉票,买粮要粮票,有钱没票不行,有票没钱更不行。
陆思鱼又说:“四叔,你那玉米饼有没有多的?我做饭的时候面瓦少了,做的饼不够吃,你借我两个,明天我还你的。”
“我拢共就两个饼,哪还有多的?”
陈四平顿住了脚,他其实有三个饼,借出去两个就不够吃的
王金花接话:“四平你这人就是,一个队里住着,谁不知谁?你不借就不借,还骗小鱼说就两个。得,咱也别处了,就到这吧。”
说完篮子一提:“去那边树底下。”
陈四平看着陆家人背影,啃口饼子,内心可惜,他都闻到槐树花炒鸡蛋的味儿了。
到树底下,王金花打开篮子里笼布包着的饼,一人三个还有剩。

第5章 沈行云:唯愿你还活着
“这饼不是挺多的吗?你怎么问他借。”
“我不想让他吃我菜。”
陆思旗接话:“你还挺机灵的。奶,给我一个饼。”
“你没长手?”王金花没好气的说,顺手塞一个给陆思鱼。
陆思旗默默的想,奶奶这行为肯定是默认小鱼没长手的意思,一定不是在嫌弃我。
张彩霞递给他一个:“看什么看,快吃。”
陆思旗接过咬一口,边吃还边说:“今天这个饼好吃。”
“放麦面了能不好吃吗?”王金花白他一眼,又说:“嘴里有饭不要讲话,什么毛病。”
张彩霞也吃出来了:“我没拎麦面去。”
王金花和大儿子虽然在一个院里住着,却是分了家的。王金花单独带着陆思鱼过,平时吃饭也不在一起,只有农忙的时候,才会合一起来一起吃。
主要是张彩霞觉得她每天回来做饭挺浪费时间的,有那个时间她能在地里多干一会,便跟婆婆商量,农忙的时候让陆思鱼帮忙做个饭,大家都在一起吃,他们出粮食跟菜。
反正不是什么大事,做一个人的饭是做,做两个人的也就多放点面和菜的事,原主就同意了。
“我从我家面袋子里舀了一瓢。”陆思鱼说。
张彩霞:“我家里还有点面,晚上我还你。”
陆思鱼就跟王金花说:“奶,你看我大娘,我自己做主加的面,她还要还我。”
“你大娘就这点好,从不占人便宜。”王金花赞同的道。
张彩霞笑:“该怎么样就得怎么样,占人便宜又发不了财,还让人背后戳脊梁骨。往后思红跟思旗说媳妇的时候,人家要是听说我爱占人便宜,都不乐意跟我做亲家。”
王金花:“你这么想是对的。”
陆家人吃饭都挺快,没一会就吃完了,饼和菜都吃的干干净净。
歇了一会,就要去上工。
~
陆思鱼提着篮子回到家,将碗筷涮了,再把那只按死老鼠的枕头给拆掉洗干净,挂在院内的晾绳上晒着。
这时候她才有空认真打量陆家,陆家分前后院,前院左角上是王金花祖孙的厨房,院子右角上是大房的厨房,正中间是院门。
前院和后院的中间是五间茅草房,分家的时候,大房留三间,祖孙两留两间,后院是自家的菜地,也是一分为二,他们和大房各留一部分。
他们祖孙的两间房,一间用竹子、泥巴糊成的墙隔成两个卧房,一间拐角堆着粮食,放着桌椅等物。因而陆思鱼还能自己拥有半间房,这居住条件比她在亲戚家那些年还要好。
她的房间里,还摆着一口大箱子,里面放的是原主衣服,还有时下流行的绿军装,这军装是原主养母寄回来的。
“其实我觉得你养父母对你很好了,比我亲爸妈对我都好。”
想想又说:“姐们,对不住啊,真的对不住,我不是故意要占你身体的,这是阎王的锅。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照顾好家人,只是你亲爹妈什么的就算了,不论是孝顺他们,还是认他们,都不符合我的三𝓜𝒜𝓛𝓘观。”
嘀咕完,从空间里拿出中草药大全来翻看,看的时候,她不仅记药草的样子,还顺便把药草的药性、功效、生长地给记下来。
**
同一时间,火车上。
沈轻舟神情淡漠的看着窗外,周围乱糟糟的声音并没能影响他。
那场余震,让他彻底失去意识,再醒来的时候,就出现在几十年前的在一个陌生人的身体里,且他还能拥有陌生人的记忆,这事怎么想怎么匪夷所思。
他现在这具身体的主人,叫沈行云,京城人,大院子弟,还是人们眼中不懂事的二流子。如今沈家不怎么太平,沈家人就给他报名下乡,以免被波及到。
这翻苦心可别指望不懂事的人能理解,原主在家中作天作地,甚至闹绝食来逃避下乡,这一绝,就把自己给绝死了。
七几年这段历史,他还记得,此时留在京城毫无可为之处,还不如来乡下。
只是——
想起过往,几分忧心几分遗憾,他养父母他倒不担心,他还有个弟弟可以照顾他们,他那些遗产中的一部分会由他们继承,他们会活的很好。
唯有那个他心念了许多年的姑娘,不知现在怎么样了,是否还活着。若还活着,他的律师会通知她继承他的遗产,她会活的很好,唯愿她还好好的活着……
**
“小鱼,小鱼——”
次日早上,陆家院外,有人大声喊她。
陆思鱼走出来,是队里的陆国庆,他是红旗生产大队的大队长。
自从人民进入公社化阶段后,改原来的行政村为生产大队,这上下级关系就是,公社管辖着各个生产大队,生产大队管辖着下面各个生产队。
生产大队建大队部,设大队长、副大队长、民兵连长、妇女主任等领导班子。
他们红旗生产大队,就是由小庙、大庙、大杨等八个村落组成。当初红旗大队在划分生产队时,就是把原来的村庄,一个村庄划分为一个生产队,生产队内部根据大小,还会分分队。
各个生产队内部也设有队长、副队长等等。他们小庙村,现在也叫小庙生产队的队长被陆国庆兼任了。
再说这陆国庆,是陆思鱼养父陆振邦的亲堂哥,根据排行她要叫二伯。
“二伯,什么事?”
“你跟我去趟公社。”
“去公社干嘛?”
“嗨,倒霉催的,又来一批知青,我得接去。接完还得把人送到各生产队去,你跟着去,把分到咱们小庙的人给领回来。其他人都在地里干活呢,没空,就属你闲。”
“我也不闲,还要做中饭呢。”
陆思鱼嘴上这么说,却去拿锁锁门了。
这中饭就是午饭的意思。
“你还不闲?你奶就差把你当金疙瘩养着了。饭回来做也不迟,若是迟了,让你奶他们去我家吃。”陆国庆紧接着又问:“你什么时候去国营饭店上班?户口粮油的什么时候迁走?”
“下个月一号去,户口什么要等上了班再迁吧?我还不清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