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荧凤墨渊

第1章 悲惨女配生存系统
堕仙崖。
山风冷冽,吹拂起少女的一身白衣,披散的墨发随风而舞,肆意张狂,风华无双。
“师尊,你怎么那么狠心,居然为了那个废物杀我?”少女绝望嘶吼,垂眸看着抵在胸前的青锋宝剑散发的冷光,心肝龇痛欲裂。
“执迷不悟!”握剑的白衣男子面如冷霜,眸光冰寒,呵斥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锋利的剑刃往前一寸。
少女不禁后退一步,泪流满面!
“我只是爱慕你而已,有什么错?这些年来你就不曾正眼看我,我以为你薄情寡欲,可灵仙那个废物出现,你居然把所有的偏爱都给了她!
我刺她一剑,并没伤中要害,你却要跟这个魔头联手杀我,为什么!”
“苏荧,你祸害同门,忤逆师长,犯了师门大忌,为师今天就要替天行——”
“啧,真啰嗦。”身穿玄色衣袍的男子打断了白衣男子的话,带着邪气的双眸流转着一丝惊人的妖魅,他那张能蛊惑众生的脸充满嫌弃地看向苏荧:“苏荧,你毁了灵儿的仙根,今天本尊就来取你的性命!”
说罢,玄衣男子掌心蓄起一道黑气,准备挥起,白衣男子的动作更快,青锋宝剑毫不留情的刺入白衣女子的心口。
女子根基早已被废,在宝剑刺向她的瞬间,只能后退两步,却没法躲避。
青锋宝剑宛如蛟龙,刺入她的心口。
陡然间,狂风肆虐,滚滚天雷狂啸而起,似乎在为这一场杀诀鼓舞着。
“轰隆!”一道寒光在苏荧身后乍现,劈得地动山摇,她轻狂大笑:“哈哈哈哈,萧慕尘,我最终——唔!”
一句话还没说完,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萧慕尘厌恶皱眉,起身躲避血污后,毫不留情的抽回宝剑。
苏荧垂眸,看着心口的空洞,鲜血不断涌出,她吃力抬手,捂住了那处空洞。
血,从指缝溢出,沾湿了衣裙。
寒风鼓动,裙摆摇曳,她的生命,也到了尽头。
苏荧再度抬眸,眼中的绝望化为此刻的癫狂,她满目的仇恨看着眼前的绝尘男子,一身白衣已被血染成红,俏丽的身影如同妖艳的鬼魅。
苏荧抬手擦去唇角的血,眸光充血,身上的悲凉在刹那间化为无尽的仇恨:“呵,萧慕尘,我恨你!我以永世存活的灵魂诅咒你与灵仙永远不能结为仙侣,备受煎熬,永世不得幸福!”
她顿了顿,透着血腥之气的阴冷瞬间侵蚀于狂风之中,她的声音变得暗哑,阴寒:“若是苍天有眼,必会出现一个人,替我报仇雪恨!届时你必万箭穿心,承受百倍疼痛!”
说罢,苏荧张开双臂,如同残破的风筝,往后一倒,坠入深不见底的堕仙崖。
堕仙崖,用来惩罚犯错的修士,一旦掉落,必死无疑,灵魂永世不入轮回。
喧嚣四起,苏荧狂笑,蓦地睁大眼睛,用毕生的仇恨记住萧慕尘的面容。
堕仙崖上,风暴逐渐散开,冲走血污之气——
“萧慕尘!”凤墨渊妖艳的紫眸微微眯起,抽出龙吟宝剑直直对着白衣男子,“说好的要与本尊一起诛杀她,你怎么能先动手!”
“她是我的徒弟,自然是我亲手了绝。”萧慕尘拭走宝剑上的血迹,再度抬眸,一片冷漠,仿佛刚才死在他剑下的是一个陌生人,而不是他的徒弟,“这里是修仙界,你该离开了。”
说罢,他一拂袖间的轻尘,转身离开。
凤墨渊冷哼一声,看了一眼堕仙崖,不知为何,看到苏荧残破的身躯坠入堕仙崖的瞬间,他居然有些惋惜。
敢伤害灵仙,就该把她的血放出来酿成酒,再把肉身放进魔界的油锅,慢慢煎熬。
——
堕仙崖下。
苏荧并没死。
她忍着疼痛把系统召唤出来:【怎么样?凭借我这么好的演技,这次肯定过关了吧?】
【正在检测中——】系统机械的声音响起,两秒后,他随即说道:【宿主抱歉,经过主系统的评估,您这次并未按照剧情走向完成任务,需要重新开始,请问您现在要重新开始吗?】
苏荧暴跳如雷:“什么鬼玩意!书中的剧情不是我被主角跟反派男配一起杀了就行了吗?”
系统无奈提醒:【宿主,您真的按照剧情的走向完成任务了吗?】
“怎么就没——”苏荧一顿,立刻从空间里调出小说。
小说内容说的是,师尊萧慕尘与魔王凤墨渊为了替女主灵仙报仇,一同把苏荧这个女配给杀了。
苏荧是死在萧慕尘的青锋剑跟凤墨渊的掌风之下。
苏荧:“……”
系统提醒道:【宿主,您刚才是死在了萧慕尘的青锋剑下,凤墨渊的掌风根本没使出。】
“他大爷的,我都按照台词来了,这是bug吧?”苏荧不禁破口大骂,她明明都看到那团黑风了,现在系统告诉她,没打进她身体?
一剑穿心的疼痛让她几乎昏厥,谁会关注那掌风有没有打入她身体啊!
【宿主,经过系统推测,这不是bug,只要你多停留两秒,那掌风就会打入你的胸膛,所以,是您的失误导致任务失败。】系统提醒。
“我去他大爷的,我不玩了,放我回去!”苏荧怒吼。
她熬夜加了个班,不小心猝死了,就被这个破系统带进了这本修仙文里。
这个系统叫悲惨女配生存系统。
系统跟她说只要完成了女配的主线任务,就能获得重生,于是她留了下来,把整本小说读了个遍。
简单概括就是这本小说的女主是个傻白甜,但却是个积极向上的好青年,凭借一次又一次的狗屎运获得了师尊的赏识,两人在相知相恋的路上有苏荧这个女配以及凤墨渊那个男配拦路,阻拦他们幸福。
最后,男主跟男配因为苏荧伤害了灵仙,破天荒的联手把她杀死在堕仙崖。
【宿主,您坚持回去的话,肉体会立刻断气,您确定吗?】系统问道。
苏荧:“……”
她不确定。
【宿主,您确定回去吗?】
“不回去!”苏荧不耐烦的盘腿坐下,看着胸前的血窟窿,她不耐烦道:“但是你们这个任务也太难完成了!我再开始就是第五次任务,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系统那边静默了。
苏荧等了半分钟,见他不说话,又问道:“系统,你死了吗?”
【宿主,我刚才跟主系统沟通去了,鉴于您的能力过于差,我们决定赋予您商城空间。】
苏荧狂翻白眼,这还能怪她能力不好了?明明就是他们的任务烂,还吹毛求疵:“什么商城空间?”
【就是您可以通过完成对应任务获得积分,然后可以在商城购买各种作弊秘籍以及丹药,请问宿主您要吗?】
“要!”苏荧这辈子没作弊过,但是这次真的忍不住了,她快要被这个疯皮系统给折磨死了。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搞不好还会有意外发生。
比如说,上上次,她就是自己从飞剑上掉下死的——
【好的,宿主,商城空间已经绑定,现在倒数十秒,十、九——一,任务重新开启,主线任务,帮助女主跟男配相见,祝您好运。】
苏荧再次睁开眼睛,眼前是一张放大的邪魅俊脸,脖颈被死死钳住,她的脸憋成了猪肝色。

第2章 这个男配他不干人事
这样的剧情已经重复了五次,苏荧从开始被凤墨渊的美貌惊艳到现在变成的习惯,甚至麻木。
她不用回忆,就知道眼前是什么剧情。
苏荧这个炮灰女配,跟随修仙派的其他弟子一同下山历练,被大师兄分到与灵仙一组。
而灵仙本就灵力低下,不听话的到处乱闯。
导致苏荧为了救她不小心闯入大魔王的结界结界,扰乱了凤墨渊修行,使其突破失败。
凤墨渊欲把她杀了吸收灵根来弥补这次突破的失败,但后面修仙派的大师兄寻到此处,受伤的魔王寡不敌众,只能狼狈逃跑。
因此,他记恨上苏荧这个名字,下了几十次的死手,虽然每次死里逃生,但她也受尽折磨,成为最悲惨女配。
而最后,在苏荧再一次作死,萧慕尘决心要解决掉她的时候,凤墨渊与他合作,一同把苏荧给杀了。
“你是修仙派的废物弟子?”凤墨渊如同鬼魅般摄人心魄的声音响起,跟原小说的对话一模一样。
这会儿,苏荧只需要按照原剧情来的那样,翻白眼就是。
她使劲的翻着白眼,感觉眼球都给弄得凸出来了。
凤墨渊修长的手指爆发出力量,更用力得掐着她的脖颈,“说话!”
苏荧顿时感觉呼吸更加困难。
她直接在心里吐槽起原作者的巨大bug,明明是绝色无双的重要男配,却写到这么没脑子!
凤墨渊紫眸危险眯起,三千墨发随风狂舞,他失去了耐性,打算直接杀掉眼前的人抽出灵根之时,脑袋响过“滋滋”的声响,他还没来得及捕捉,声音转瞬即逝。
【老娘被你掐着脖子,怎么说话!唉,灵仙什么时候带着大师兄过来啊,快点走完男配对女主一见钟情这个剧情吧,太无聊了,我都饿了啊——】
这是什么声音?
凤墨渊手微微一松,妖艳的紫眸闪过一抹疑惑。
这是他的结界,除了意外闯进来的这个女子外,并无其他活物。
凤墨渊看着苏荧因呼吸不畅被憋成猪肝色的脸,她刚才根本不可能说话,所以这是?
【咦?怎么还松了一下?难道大魔王没力气了吗?唉,也太弱了吧?我还是想想等会儿要吃什么好吧?反正接下来的剧情跟我好像没太大关系,不如偷偷溜下山去买点画本子也不错,修仙的日子太无聊,没有电脑没有手机,也只能通过这些画本子打发时间咯。】
凤墨渊眼眸一沉,指间更用力,顺势的,把她给提了起来。
苏荧禁不住双手抓着他的手拼命挣扎,双腿胡乱地在空气中踢着。
【怎么又加大力气了!靠,这段怎么跟剧情不一样啊,我记得之前到最后大魔王都没把我提起来的啊!妈妈咪呀,我快要窒息死了,大师兄,快来救我啊!】
凤墨渊这下确定,自己听到的话就是眼前这个女子的。
但诡异的是,在听到这些话的时候,他关注着对方的嘴根本没动!
凤墨渊眯着眼睛,意识到这是这个女子的心里话。
所以,他拥有了读心术?能听到旁人的话?
凤墨渊傲娇冷哼,没想到突破被这个死丫头给破坏,自己还有这番的机遇,但他现在不清楚的是,自己只能听见她的,还是所有人的都能听见的。
若是只能听见她的话,可不能弄死了!
凤墨渊从她的只言片语中意识到,她好像不太一样,似乎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所以,他的未来,她也知道?
凤墨渊心想,看来这个死丫头不能杀了!
他蓦地松开手。
苏荧随即跌坐在地上,一时间,她脑袋发懵,不知道该揉脖子还是该揉屁股。
她疼得眼泪汪汪的,仰头看向居高临下看向自己的凤墨渊,“你——”
剧情改变,苏荧不知道该说什么台词,脑子一动随即说道:“你是谁?为什么要杀我?”
说完,她心中洋洋得意地夸着自己的应变能力真强,同时纳闷得很。
【这剧情咋回事啊?他不应该等修仙派的大师兄过来后才松开我吗?大师兄人呢?该不会跟灵仙相亲相爱去了吧?去他大爷的,要不我再刺激一下凤墨渊,让他继续掐我?】
【但是他要是不掐,直接杀了我,那我任务不就又完犊子了?救命啊,我不想再重新任务又被掐一次,谁能告诉我现在该怎么办啊?这个男配他不干人事,乱了剧情啊,怪不得最后只能为灵仙献身惨死了,啊啊啊啊,我想早点下班回去吃饭啊,呜呜呜呜。】
凤墨渊听见她的内心活动,脸上挂着的杀意差点绷不住。
有点意思——
苏荧表情别扭的看着他,准备再次刺激他的时候,却听见他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苏——”她一顿,顿时想起自己的任务。
【现在让大魔王跟女主见面恐怕是不可能,系统布置的任务也不能不完成啊,真是麻烦死了,灵仙这个盛世白莲怎么还不出现把她的最佳男配领走?】
凤墨渊的表情越来越古怪。
女主?男配?这都是什么?
虽然不知道她说的这些是什么,但是凤墨渊能够肯定,这个男配肯定说的是自己。
灵仙,又是谁?他沉睡太久,对外界的事情,一无所知!
凤墨渊忍了又忍,控制自己不会一巴掌扇死她。
他想多听会儿,好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苏荧与凤墨渊四目相对,最后,脑瓜子一灵光,她记得这个男配是个脸盲。
除了灵仙,其他女人在他眼里都是一个模样,干脆装出灵仙那遇事就会摆着的那一套,捂着胸口,眸中泪光盈盈,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我、咳咳——”苏荧自认为学的很精髓,恨不得把肺都给咳出来,尔后虚弱道:“我叫灵仙,是修仙派慕尘师尊的小弟子,咳咳。”
【呕,这盛世白莲也不好伪装啊,肺都要咳出来了,幸好这个大魔王是个脸盲,除了灵仙也认不出其他人来,不然这任务肯定过不了,唉,我真聪明,今晚高低也得整顿烧烤,才能弥补我受伤的肺。】
“灵仙?”凤墨渊的神色别扭,听着她的内心,知道这肯定不是她的真名。
而且,这个女人居然知道他分辨不出女人脸容的事情!
凤墨渊微微弯身,试图努力记住眼前这个女人面容的时候,远处传来“沙沙”声。

第3章 他这么优秀的人,怎么可能是男配?
凤墨渊神色一凛,有几个人闯进了他的结界!
他衣袍一挥,整个人隐去了踪迹。
“咳咳!”苏荧咳嗽两声,还来不及感叹凤墨渊的法力高强时,便听见大师兄平青云的叫喊:“苏师妹,你在这里吗?”
【我去,大师兄终于来了,但是大魔王跑了啊,我这任务到底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系统系统!】
【宿主,我在。】迟钝的系统缓缓开口。
【我任务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苏荧在心中问道。
【恭喜宿主,经检测,主线任务帮助女主跟男配相遇任务完成,奖励积分二十分。】
【我不是没完成吗?难道是我刚才说的名字是女主的名字,然后凤墨渊记住了,所以任务完成了?我苏荧这也机智了吧!满分!】苏荧在心中乐呵呵的。
隐藏在结界旁的凤墨渊清楚地听见她内心所想,挑了挑眉头。
苏荧?系统?宿主?任务?
苏荧的身上怎么还有另外一个声音?诡异的是,他也能听到这个声音。
“苏荧师姐,你在吗?”灵仙的声音又响起。
【唉,来得这么晚,还不如别来了。】苏荧听见他们的声音,在心里感叹一声,清了清嗓子才说道:“大师兄,小师妹,我在这里!”
平青云与灵仙循着声音,找到了苏荧。
“苏荧师妹,你这是被谁伤害了?”平青云发现苏荧白皙脖颈处的伤痕,不由一惊。
苏荧按照原剧情,装出一副受到很大惊吓的模样:“呜,青云师兄,你终于来了,刚才小师妹乱跑,我寻找她不小心闯入了魔修的结界,还破坏了对方的修炼,结果那魔修一把抓住我的脖子,说要我的灵根赔偿,幸好、幸好你来的及时,吓退了魔修。”
一旁的灵仙听见她的话,大惊失色道:“青云师兄,我没有乱跑,明明是苏荧师姐说这里没什么危险,然后她就撇下我了……我这种低微的灵力,怎么可能乱跑。”
说罢,她的眼泪唰唰就掉了下来,委屈巴巴的,惹人怜爱。
【又开始又开始了。】苏荧看着灵仙说掉就掉的泪水,不禁在心里哼出一首曲子:【好一朵无敌的白莲花,茶味浓郁冲人呐……】
想着,她狠狠掐了自己大腿一把,也跟着眼泪汪汪,把委屈模仿得淋漓尽致:“青云师兄,我没有,小师妹她撒谎呀。”
“呜呜呜,不是的,我没有。”
平青云被她们两人的哭声弄得头大,不自觉地维护着灵仙:“好了,都别哭了,苏荧师妹,小师妹肯定不会乱跑的,你应该误会了才闯入这个结界,这是魔修的结界,要不是有师父给我的宝物,我也打不开这个结界,我们先回山上吧。”
剧情没错,苏荧霍然站了起来,抽出腰间的宝剑,目露懊恼地直指灵仙:“小师妹,你为什么要撒谎!”
灵仙满脸惊恐,踉跄地后退几步,楚楚可怜地看向平青云:“苏荧师姐,我没有!大师兄,我好害怕!”
【来了来了,平青云这个大傻叉要护住这个小绿茶了!】
平青云果然按照苏荧所想的那样,立刻挡在灵仙身前,严肃制止她:“苏荧师妹,你别胡闹,要不是有灵仙师妹带我们来这边,你早就死在魔修手里了!”
“青云师兄,你居然相信她!”苏荧棕色的瞳孔写满了不可置信,眉目落过一抹怨恨,心中则是乐开了花。
【果然是个大傻叉,怪不得最后会被灵仙给祸害死,没脑子就是该。】
她在心里吐槽,也属实是无奈。
这些剧情她已经经历了第五次,做同一件事情五回,真的会吐的好吗?
像第一回第二回,她还会觉得平青云很可怜,白莲花其实也挺可爱的,至少是个乐子嘛。
到了第五回,苏荧觉得烦躁,善良不起来了!
同情心圣母心,统统滚蛋吧!
“好了,苏荧师妹,要是让师尊知道你对同门动剑,回去门派有得你受,再说,本就是你不小心闯入,也没受什么真切的伤害,此地不宜久留,回去吧。”平青云打掉苏荧的剑,牵着灵仙的手走在前头。
看着其他人跟着离开,苏荧眼中闪过一抹狡黠。
【色字头上一把刀啊,果然是女主光环,什么人都得拜倒在灵仙的石榴裙下啊,佩服佩服,唉,要是我现实也能得到那么多帅哥的拥护就好了,唉,想什么呢,还是收工,等会儿偷溜下山买点好吃的,再等着接受惩罚,悔过崖,我又又又来了。】
想着,她走在最后,跟着众人离开结界吗,她依旧走在最后,偷偷脱了节下山,打算采购一些食物,等会儿回去她会因为向灵仙拔剑的事情被萧慕尘被罚面壁思过,有美食陪伴也不至于太难熬。
同时——
众人离开后,凤墨渊现了出来,看着苏荧离开的方向,紫色的魅眸闪过一抹饶有趣味。
“苏荧?灵仙?”他从袖子里掏出铜镜,对着自己的脸看了又看。
即使过了千年,他的这张脸依旧绝代风华,英俊无双。
凤墨渊摸了摸脸上白皙顺滑的皮肤,紫眸闪过一抹萧杀的气息,“男配?”
他这么优秀的人,怎么可能是男配?
凤墨渊决定,要弄清楚这一切,然后再剖开苏荧的肚子,拿走她的灵根。
——
苏荧采购完食物回到门派,就被传到萧慕尘面前。
按照原剧情,她解释完当时为什么会误入魔修的结界后,没有人相信她说的话。
萧慕尘更认为她是顽劣不堪,为了掩饰自己的错误不惜祸害同门。
苏荧又是一顿的哭闹死不承认,又对他表达了自己的爱慕。
一番操作后,萧慕尘更加厌恶她,直接罚她在悔过崖面壁思过三天。
苏荧哭哭啼啼就去了。
一路上,那个撕心裂肺啊,所有人都看得见,却没人同情她,因为她是恶毒女配!
直到来到坐忘山,弟子稀少,苏荧才擦干眼泪,御剑落下悔过崖。
悔过崖是修仙派弟子犯错后面壁思过的地方,在坐忘山的腰封处,她之前来了四次,对这个洞穴熟悉得不得了。
按照原剧情,她得在这里待上三天。
苏荧用法术把这里的灰层打扫好以后,又从空间戒指那处拿出一张紫檀雕花贵妃榻,上面还放着软乎乎的被褥枕头,再掏出一张紫檀木桌子椅子,最后拿出食材,用法术做出精致的糕点,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她正准备像前四次那样一边吃糕点一边看画本,度过这三天的时候,隐隐间听见有人喊救命。

第4章 半山捡了一个楚煜小道友
“奇怪。”苏荧放下手中画本,坐直身体,仔细一听,一声声“救命”又传入耳中。
她站在洞口往下眺望。
看过整本书的她知道这坐忘山下面封印着一只万年巨兽,而且最近封印也有松动的迹象,所以基本上修仙派的弟子不会来这坐忘山行走。
偶尔有小仙侣来这边幽会,也不会走得太边缘。
所以这呼救的声音是从何而来?
而且,前四次的剧情,都没这声求救。
【宿主,产生新的支线任务,您是否接受?】
“什么支线任务,奖励怎么样?你先说出来,我再考虑一下。”苏荧摸了摸下巴,看到悬崖下密布的一层雾,抖了抖。
这也忒深了,比她葬身的那个悬崖还要高。
【宿主,支线任务一旦确定接取,才能知道任务内容,而且一旦开启支线任务,接下来的支线任务都视为默认接受。】
“强买强卖啊?”苏荧皱眉,想到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安安稳稳度过这次的剧情,然后被男主男配杀了完成任务或者回到现实不更好?
正想拒绝,又听见系统道:【支线任务奖励比主线任务奖励要丰厚,一个奖励一百积分,同时抽奖一次。】
“接。”苏荧当下做了决定!
积分是个好东西,有了积分,后期商城买些道具还能作弊,更顺利的完成任务。
“说吧,是什么任务。”她猜测这个支线任务跟那声呼叫有关系。
【营救喊救命的人的性命。】
苏荧心里道了一句“果然”后,看了一眼点心,询问系统:“那声音从哪里来的?”
【宿主,这是您的任务。】系统提醒。
“就刚刚那几声,现在声音没了,你不提醒,我怎么能知道?”苏荧翻着白眼,这个系统真傻!
天道不公,天道不公啊!
别人的系统都是精明可爱的,她的系统却傻里傻气的,所以她任务失败是有原因的!
系统思考了一下,给出回应:【似乎是在下面。】
苏荧掏出御剑,又瞄了一眼下面,感叹一声:“真高,谁会出现在下面啊。”
说完,她御剑冲了下去。
到达悬崖底部,苏荧跳下御剑,一眼便看到竖在中央的巨剑,这是封印的中心。
她从空间掏出传声符,燃烧,然后问道:“有人吗?”
声音瞬间响彻悬崖底部,甚至声浪还波及到上面。
“我去,威力真大!”苏荧傻了眼,这是她第一次用这玩意。
声浪一声高过一声,她最后听见一个人在那里呼救:“救命啊,我在这里。”
苏荧跑过去,看到有人卡在半山腰,准确来说,是衣服挂在石头上,整个人悬在半空中。
她无语。
苏荧御剑飞行,来到那个人跟前,因为这是剧情之外的剧情,她谨慎问道:“你是谁?”
“女侠,小道是跟随宗门队伍一起过来的,不幸走失掉落悬崖,请女侠救我一命!”少年悬挂在半空中,双腿哆嗦。
苏荧对上少年那双紫瞳,秀眉轻蹙。
这个少年,怎么跟凤墨渊一样生了一双紫瞳?
不过眼前的少年虽然俊帅,但一脸稚嫩,跟那个全文最帅的大魔王相比,相差甚远。
【系统,原剧情里有其他少年是紫瞳的吗?或者说有提及过大魔王有其他亲戚或者是孩子吗?】苏荧在心中询问。
【没有。】系统回答。
【那这个人是怎么出现的?】苏荧继续问道,她怎么感觉这次的剧情走向都奇奇怪怪的?
【可能是bug吧,宿主,这个人的衣服快要断了。】系统提示。
紫眸少年满目惊恐,看着打量自己的人,甩腿两下:“女侠,你能先把我救起来吗?”
苏荧想到三天后,会有一大批下界的宗门弟子送到修仙派来修习法术,这个人的身份应该不太可疑,于是手一挥,她把少年从半空中解救出来,踩上她的御剑,飞回悔过崖。
“谢谢女侠姐姐救命之恩,你太厉害了!”紫眸少年平稳落地后,满目崇拜地看着她,眼底却掠过一抹杀气。
苏荧被夸得飘飘然的:【那是,也不看看本姑娘是谁,系统,任务完成了吗?】
【宿主,任务完成,积分加一百,请问您现在要抽奖吗?】系统问道。
【抽奖不急,让我先盘盘这个小鲜肉,啧啧啧,下界的少年郎果然比这上界的老腊肉好,模样还青涩稚嫩,不知道亲起来是什么感觉?要是我摸一把他会告我非礼吗?】苏荧在心中歪歪。
【宿主,容我提醒你,你现在这副身体已经快一百岁了。】
【一百岁又如何?在这上界我还算年轻,对了,我比那灵仙还要年轻两岁呢,真的是。】苏荧翻了翻白眼,这修仙修仙,法术越高,活得越久,要是足够幸运,最后还能得道成仙。
紫眸少年听见她与系统的对话,眼底的杀意转换成玩味,装出懵懂无知的模样唤了一声:“女侠姐姐?”
苏荧回过神,慵懒地靠上贵妃榻,“你是下界哪个宗派的?叫什么名字?”
“灵山派,我叫楚煜,女侠姐姐,你能送我回师傅那里吗?”紫眸少年靠近她,就是这气味。
他认不得苏荧的脸,但她身上有独特的气味,他就是循着这个气味找过来的。
紫眸少年就是凤墨渊,只是用法术把自己变成一个下界的弟子。
苏荧摇头,看着这紫眸少年,春心萌……呸,是来了兴致。
【宿主,你是来完成任务的。】系统能感知她所有感受,无情提醒。
【啧,不用你来提醒,我是在想,这少年郎要是后面长开了,一定也是俊美无双,说不定跟那个大魔王有的一拼,要是这小郎君是我的弟子就好了,那我不就每天可以……嘿嘿。】
苏荧想到那画面,何等的美啊,看着紫眸少年的脸,要是有他的陪伴,做任务过剧情的日子似乎也没那么难熬。
楚煜不禁后退一步,不禁恼怒,这个女人,居然打他身子的主意。
真变态!
他这会儿还是下界小修士的模样,也不过是十七八岁!
而她一个已经快一百岁的女人,居然还有这种念头!楚煜感觉听着她跟系统的对话,三观都成渣了!
【宿主,你注定不会有弟子的。】系统无情反驳:【因为你注定要被萧慕尘跟凤墨渊给合力杀了。】
苏荧无视这个不解风情的系统,笑盈盈地看向楚煜:“那个,楚煜小道友,我不能把你送过去。”

第5章 女主表示很无辜
楚煜摄人的紫眸透出无助,语气不解:“女侠姐姐,为什么呀?”
“因为我要面壁思过。”苏荧一双眼眸上下打量着少年郎。
这肌肤胜雪,就算这修仙派的第一美人若水师姐看见也该觉得自愧不如。
稚嫩的脸庞上,紫瞳里蓄着的是天真迷茫,就像误入凡尘的仙神,羽睫轻扇,如同展翅的蝴蝶,高挺的鼻梁,樱桃般的薄唇水嫩嫩,实在是,引人犯罪……
苏荧吞了吞口水,恨不得按住亲上一口,品尝品尝当中的味道——
【啊啊啊,这长相,还有这一句一声姐姐的,也太引人犯罪了吧!系统,商城里有没有什么作弊的道具能让他成为我的弟子?要不然,让我收入空间戒指也行,让他夜夜陪着我,这样那萧慕尘跟凤墨渊多杀我几回我都愿意!】
【宿主,商城没有这些道具,还有,空间戒指暂时没有藏人的功能。】系统感觉怪怪的,怎么觉得这个女配的剧情走向好像偏了?
但是主系统没提示有bug啊……
【可是我好想把他留在身边,要是每天都能弄哭他,让他求着我,叫我姐姐……啊,有没有什么办法?】苏荧满心满肺都写着渴望二字。
【宿主,没有,男色害人,请你专注于剧情跟任务。】系统一板一眼地劝着。
可是苏荧哪会听啊,满脑子都是想着怎么把这个少年郎欺负哭。
楚煜听着她与系统的对话,不禁纳闷。
他不过闭关沉睡了一千年,怎么修仙派的风气就变成如此的不堪?
这个女人还想沾染他?
哼,他天上地下第一美男子,哪是这种臭女人能玷污的!
楚煜对苏荧的杀意更重,但没ⓈⓌⓏⓁ打算这个时候动手,他需要知道更多。
什么男配,他的结局又是怎么样的?
楚煜把苏荧说的一切理解为天道,天道只让他这么优秀的人给人当配角?不可能!
等他了解清楚未来发生的事情,他势必会翻了这天道,成为主角!
杀气瞬间而过,楚煜又恢复成那个稚嫩无知的少年郎,凑近一分,与她的呼吸缠绕:“女侠姐姐,你做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被罚面壁思过?”
这拉近的距离让苏荧瞬间心跳加速,但还是一本正经地说道:“其实没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反而是做了一件大事,只不过,门派里的那些人食古不化,认为我做错了。”
“那姐姐做的什么大事?”
苏荧清了清嗓子,兴奋跟他炫耀起自己的‘丰功伟绩’!
“我破坏了一个魔修的修炼,让他不但突破失败,还损失了几百年的修为!短时间内啊,他这修为是回不来咯。”
提及这事情的时候,她的语气除了兴奋,就是自豪。
楚煜长袖下面的手,默默握紧了拳头。
他的修为,会回来的,因为她的灵根不错。
吸收了她的灵根,他那几百年修为不但能补回来,说不准还能再多几百年的修为,甚至能突破!
楚煜道:“哇,女侠姐姐你好厉害!以后我也要向你一样,成为这么厉害的修仙者!不过你做了这么大一件好事,为什么他们还要把你在这个山洞面壁思过?”
苏荧脸上笑容一僵,这小鲜肉是诱人没错,但是智商似乎不太行。
哪壶不开提哪壶啊这是。
苏荧在心里吐槽:【系统,要不你给他检测检测,他的智商是不是有问题?就这样,以后真的能修炼吗?】
楚煜微微眯着眼睛,她这是怀疑他的智商?
【宿主,您的注意力不该放在无关紧要的人身上,他在这本书里连个配角都算不上。】系统无情提醒。
小瞧他?
楚煜心想,是不是干掉这个苏荧,这个破系统也会跟着消失?
【那又怎么样?我喜欢。】苏荧在心中反驳过后,笑盈盈地解释:“因为我被一个狡猾的同门所陷害了?”
楚煜眼中闪过一抹害怕的神色:“女侠姐姐,是谁陷害你?要是我能顺利入门,以后看见那个人,一定会躲得远远的!”
苏荧本想打个哈哈把这件事给糊弄过去,突然又想到灵仙这个女主角。
【不行不行不行,这灵仙万人迷的设定有点危险,本姑娘好不容易看上了一个小鲜肉,定然不能被她给勾了去……虽说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最终完成任务也带不走谁,但这么俊帅的小鲜肉要是被灵仙吸引搞不好还会惨死,那得多可惜啊,怎么说都是祖、不对,是修仙门派的未来!我得守护好。】
苏荧说服自己过后,双手搭在楚煜的双肩,双眼定睛与之平视,表情故作严肃:“你听好了,若是几天后你被师尊选中,定然要离那个叫灵仙的人远一点,不能靠近。”
“记住了吗?”
【宿主,你这样女主表示很无辜。】
【我更无辜好吗?如果不是灵仙,第一次任务我就成功了!】苏荧无语,第一次任务失败,就是灵仙突然给闹的,害她提早死了。
【那是你没背对台词。】系统提醒。
【闭嘴!】苏荧在心中呵斥一声,便听见少年郎说道:
“我记住了!”
“很好。”苏荧深感欣慰,拿起一块糕点,又听见楚煜问道:“
女侠姐姐,那我要怎么回去找师父?”
苏荧把一块糕点塞进他的手里:“安啦,明天就会有人过来送餐食,到时候你跟他说一声,他就会带你回去。”
“那今晚我在这里陪着女侠姐姐?”楚煜眼眸闪过一抹深意。
“嗯,好。”苏荧贼兮兮一笑,多美好的夜晚啊。
楚煜走到她的身边坐下,看了一眼手中的糕点,垂眸露出嫌弃之色。
这等凡夫俗子的食物她居然吃得如此开心?
还不如灵根好吃。
苏荧嗅到少年身上有着一股很好闻的幽香,隐隐的觉得有些熟悉。
却想不起在哪里闻过。
苏荧凑近了些,楚煜身上的香气,跟那些修仙者爱熏的龙涎香不一样,他的更好闻。
她不禁贪婪地多吸了几口,在心中感叹:【这就是小鲜肉的体香吗?爱了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