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凌凌瑶

01 穿书成凌瑶战神
“凌瑶,你竟然有脸活着回来,那五万天兵就这么葬送了?”
“什么天界战神,狗屁不是,沧澜都拿不下,身为主将竟然成逃兵,你应该以死谢罪。”
“大家别忘了,当初凌瑶剔人仙骨,诛杀凡人,偷练禁术……一桩桩罪行,足以让她永世不能入轮回,这一次攻打沧澜就她一个人活着回来,指不定是背叛了天界。”
面对众人的七嘴八舌欲加之罪,凌瑶身侧的手紧紧握着,身上的铠甲沾满了血迹,红衣飞舞,凌乱凄美。
九死一生的回来,没想到却遭受如此非议和对待。
先前,至高无上的战神,到头来却成了众神口中的背叛者。
其他人这么对她,她无所谓,毕竟那些人都不懂她。
目光看向她曾经的三个徒弟,这些徒弟曾是她闯南走北时候收下的,不说无微不至,至少也是倾囊相授,交给他们许许多多的本领。
现在,三个徒弟跟在另外一个女人的身后,对她充斥着厌恶。
她已经明白怎么回事了,三个徒弟已经成了白眼狼。
接着,她又看向了亲信下属,亲信下属开口道:“战神,你真的不配这个称号,独自一人逃回来,你应该为那些兄弟陪葬!”
凌瑶眼神一点一点的黯淡,出生入死的下属竟然也这么对她。
最后,凌瑶看向了亲妹妹。
只是,亲妹妹此时正冷冷看着她,仿佛她就是那个十恶不赦的罪人。
“凌花……”
她哽咽的喊出了声音。
凌花呵斥一声,目露嫌恶的道:“别喊我,你不配,你是个逃兵,是我们天界的耻辱,你怎么不死?你应该灰飞烟灭,永不入轮回!”
那些话字字珠玑,像一把利刃一刀一刀的刺向凌瑶心口。
那真的是她一直保护的亲妹妹吗?
天君看着凌瑶,声音透着一股怒意,“凌瑶,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凌瑶望着天君,都说天君向来公正严明,现在看来,也只是画虎不成反类犬!
“无话可说!让天道来判吧。”
凌瑶嘴唇抖动,心已经一点一点的凉下去。
今日,众人的嘴脸,她都不会忘记。
“无话可说就是认罪,还请天君让凌瑶先受天雷神罚。”
一个白衣男人从天而降,他缓缓开口。
凌瑶看着男人,目光露出一丝不可置信,那个男人是她曾经的师父,只是后来出师,她成了战神,跟师父来往自然就少了。
如今,她的师父竟然说出了这番话。
没有为她求情,而且亲自请求天君惩罚她。
她紧紧咬着唇,只觉得胸口疼得厉害。
“请天君让凌瑶受天雷神罚。”
“请天君让凌瑶受天雷神罚。”
底下的众神,一一开口。
天君便启动的天雷神罚。
天雷神罚,只有犯了罪大恶极的神才会遭受此神罚,一道天雷便可击碎仙骨,两道天雷便可灰飞烟灭。
凌瑶双眼充斥着绝望。
她大声叱问道:“为何不先接受天道审判?”
在场所有人没有为她说话的,那她只能自己为自己说话。
“能接受天雷神罚,才能接受天道审判。”
天君目光冷淡,朝着凌瑶降下了天雷神罚。
千钧一发之际,一只麒麟扑过来,为凌瑶挡了天雷神罚。
这麒麟是凌瑶的坐骑。
遭受天雷一击,麒麟倒在了地上,奄奄一息。
凌瑶眼泪盈眶,看着麒麟的模样,心痛更甚。
所有能说话的人都不为她说话。
而不能说话的坐骑麒麟,却在这一刻义无反顾的为她挡下一道天雷。
天君见此,大为震怒,“麒麟为罪臣凌瑶挡下天雷神罚,视为同罪,再加一道天雷!”
凌瑶被铁链捆住,无法去查看麒麟。
麒麟气息奄奄,它再也不能保护自己的主人了。
随着天雷再一次降下,麒麟灰飞烟灭,而凌瑶也口吐鲜血,浑身上下的血肉像是被千万只蚂蚁啃噬。
她万念俱灰,缓缓闭上了眼睛。
早在沧澜,她已身受重伤,如何能承受这一道天雷。
天雷神罚之后,便是天道审判。
当天道审判出无罪的时候,诸神都不敢相信。
凌瑶怎么可能无罪呢?
带兵五万出征沧澜,使得五万天兵全军覆没,独自一人逃回,这不是滔天大罪吗?
而后,他们看到的是凌瑶力挽狂澜,杀出血路,可终究不敌,九死一生才逃出沧澜,凌瑶并不是逃兵!
一桩桩的误会被解开,大家这才知道他们误会了凌瑶战神,可凌瑶战神已经意念消散。
…………
“东阳神君,我师父怎么样了?能醒来吗?”
三个男人来到东阳神君的面前,有些好奇的问道。
东阳神君点点头,道:
“放心吧,能醒来,聚魂灯已经亮了,说明你师父即将要回来。”
其实,他们也并没有特别关心师父。
躺了一百年,估计醒不来了。
接着,几人一阵沉默。
谁也没有什么话要说的。
凌瑶是否能苏醒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很重要。
幽静的房间里,凌瑶睁开双眼,脑海中闪过无数的画面。
那些事情为什么跟自己看过的小说一模一样?
而且跟她原来的名字一模一样。
她穿书了!
“师父,你醒了?”
一个白衣男子连忙开口,连忙往床边靠近,查看着师父的情况。
凌瑶闻言,压下心中异样的感觉,紧紧看着一身锦衣华服的男人,男人肌肤白皙,五立体,额头还戴着白色抹额。
此时,男人正紧张的看着她。
脑海中涌出了关于这个男人的记忆。
凌瑶战神座下大弟子——君离尘。
她愣怔了一下。
脑海中有凌瑶战神的记忆,甚至回想天雷神罚她感同身受,那些背叛她都感知的异常清晰。
目光从君离尘身上移开,看向周围,这里是她曾经的寝殿。
处处都带着一股熟悉的气息。
难道我穿成了凌瑶战神?
凌瑶在心里暗暗的想着,不然自己的记忆怎么会那么清楚?
“师父,你怎么了?”
看着师父有些陌生的眼神,君离尘心里止不住的担心。
师父怎么了?
为什么让人感觉到陌生?
难道是沉睡一百年的缘故吗?

02 一场洪水即将席卷这个世界
听着君离尘的话,凌瑶冷冷看着君离尘,缓缓开口,“你怎么在这里?”
声音里带着一丝沙哑。
“师父,徒儿在这里不是很正常?”
君离尘理所当然的开口。
师父好像很奇怪,竟然问这些问题。
他是徒弟,出现在这里相当正常啊。
师父变得怪怪的。
凌瑶却冷笑,道:“当初,你不是已经背叛我了?现在怎么好意思开口喊我师父?”
脑海中的记忆越来越清楚,感受也越来越清晰!
凌瑶战神的遭遇,她感同身受!
“背叛?师父,这何从说起?”
君离尘一脸疑惑,目光紧紧看着眼前的女子,女子面色苍白,美丽的凤眸之中露出一抹仇恨。
他实在是不懂自己哪里得罪了师父。
“师父,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噩梦?”
君离尘不解的问道。
凌瑶冷静下来,召唤了麒麟。
只见一只可爱的萌兽出现在凌瑶的视线里。
看着麒麟过来,凌瑶顿时热泪盈眶,这种感觉也许是凌瑶战神的。
这莫非是回到刚开始了?
“我是不是睡了一百年了?”
凌瑶冷静的问了一句。
“是的,师尊。”
君离尘老老实实的回应,眼神不解的看着凌瑶。
凌瑶回想着过往,沉睡一百年是她领兵出征,差点丧命,但好在打了胜仗,才没有落下把柄。
这个时候距离女主出现还有五年时间。
五年之后,那个女人会处处针对与她,只因为女主与她的理念不合。
所有人也会听信女主的话,包括她的徒弟还有妹妹以及亲信。
没过多久,一道黑色的身影和一道紫色的身影也出现在了凌瑶的视线里。
黑色的身影是二弟子墨寒渊,浑身带着清冷的气息。
紫色的身影是三弟子云锦恒,一双狐狸眼勾魂摄魄。
凌瑶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现在的徒弟还没有背叛她,她也还没有带兵去沧澜。
一切都还没有发生。
“师父,你没事吗?”
看着凌瑶愣怔的模样,墨寒渊低低问了一句。
“师父,看你脸色似乎不太好啊。”
云锦恒手中握着一把折扇,随意的扇了扇,风情翩翩的模样。
面对三人关心的问话,眼神之中却没有关心的意思,凌瑶只觉得讽刺,恶心。
于是,凌瑶冷着脸,道:“你们都给我滚出去,我不想看到你们。”
这些男人,她一眼都不想看到。
全都是一些叛徒。
都知道结局,她又怎么会对这三个叛徒有好感?
三人面面相觑,师父竟然发火了。
他们跟在师父身边并没有太久,从前的师父性格温和,对他们关怀备至。
如今,师父却对他们发火。
三人便冷着脸离开了凌瑶的房间。
那个女人真是莫名其妙,醒来之后竟然冲他们发火。
跟个神经病似的。
云锦恒闲庭信步的走在后面,手里不慌不忙的摇着扇子,他悠悠道:“师父怎么了?醒来后变了一个人似的。”
墨寒渊双手环胸,一脸冷漠的道:“或许这才是咱们师父的本性呢?往日的温和都是装出来的,要知道,她是个能上战场杀敌的将军,怎么可能会温和的一面?”
“墨师弟言之有理,咱们可不要被她的表面欺骗了。”
云锦恒附和道。
他们三人当初也并不是真心实意的想要拜师,是那个女人主动收,他们才拜师的。
天界厉害的神君神女多的是,要拜师也得拜更厉害的。
寝殿里
凌瑶抱着麒麟,低头在麒麟额头上落下几个吻。
在所有人都背叛她不相信凌瑶战神的时候,只有麒麟是没有背叛凌瑶战神的,而且还为凌瑶战神挡下一道天雷。
“麒麟,以后,就咱们主仆两个相依为命了,天界不仁,不值得我为他们卖命!去他娘的仙道,从此我愿踏进修罗道,为自己而活。”
凌瑶眼神坚定,既然她是穿书者,那肯定不能再跟凌瑶战神一样兢兢业业为天界,最后的结果众叛亲离。
她才也不去做那个拯救苍生的神,结局落得如此凄惨。
谁愿意当这个大冤种战神,谁当去,她不稀罕。
麒麟眨了眨灵动的大眼睛,一脸似懂非懂,仿佛听懂了凌瑶的话,吐出粉嫩的小舌头在凌瑶的手背上舔舐了两下。
这一晚,下了很大的雨。
凌瑶一身瑰丽妖冶的红色衣裙,腰带紧束起显得腰肢纤细,三千青丝随意飘散在身后,目光眺望着远方外面。
外面电闪雷鸣,狂风暴雨,树叶被打落了一地。
这场雨会下很久,一场洪水即将席卷这个世界。
天界自然不会受到伤害,但人界会生灵涂炭。
凌瑶战神当初临危受命去人界抢救凡人,去了,最后功劳没有,反而落得个诛杀犯人的骂名。
想到这些,凌瑶离开了缥缈山,冒雨带着麒麟去了天君殿。
她去请辞,毫不意外,天君爽快的答应。
在此之前,凌瑶战神已经立下不少战功,天君也怕她功高盖主。
辞去将军职位后,凌瑶并没有马上离开,因为她遇上了那个让凌瑶战神受天雷神罚的师父。
因为天雷神罚,麒麟死了。
凌瑶死死压抑住杀心,才没有冲上前杀了那个无情的男人。
只是冷漠的看着他。
虽然现在麒麟还活着,但那些属于凌瑶战神的可怕的记忆都留在了凌瑶的脑海之中,且挥之不去。
那个男人从他的身边走过,眉头轻皱,凌瑶见了他竟然都不行礼了,往日里对他的恭敬也荡然无存。
那双眼睛里似乎多了许多的恨意。
这让男人疑惑起来。
凌瑶怎么会变成这样?
男人百思不得其解,回头又看了凌瑶一眼,那个女人一身夺目的红衣,站在长廊之中,身后的晶莹剔透的雨帘衬得她整个人越发孤傲冷漠。
那眼神中除了恨意,似乎还透着一丝杀意。
等到男人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凌瑶才回过神来,她垂了垂眸,袖子中的手紧紧握拳,尖锐的指甲已经刺进了手掌心里面。
疼痛她感觉不到,因为心里的恨早已经吞噬这些疼痛。

03 开元灵果
大雨下了三个月,人界洪水泛滥,不少地方都被大水淹了。
一时之间,遍地尸首,生灵涂炭。
若无外界插手,人界死伤会更多。
洪水过后,便是瘟疫肆虐。
天界神仙众多,但能够做到化沧海为桑田的神根本没有。
他们可以拯救十个百个凡人,但是千千万万个凡人他们无法拯救。
况且,这一次的大雨是因为异兽作怪,这些异兽不斩杀,水灾是不会停歇的。
先是她斩了异兽,险些丧命。
凌瑶回到了缥缈山,雨后的缥缈山云雾缭绕处处都萦绕着一股灵气。
晴空潋滟,天空架着一道绚丽的彩虹。
这时,一个下属来报。
“禀报将军,凌花小姐留下这封信离开缥缈山了。”
下属赶紧将手中的信交给了凌瑶。
凌瑶听到凌花二字,脸色沉了沉,悠悠道:“我已经和天君请辞,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是什么将军,至于凌花,随她去吧。”
去给渣男伤害吧。
先前,凌瑶战神千般万般阻止凌花和渣男在一起,最后甚至还杀了渣男。
可这个妹妹因为她杀了渣男,从此将她记恨于心。
原来她这个亲姐姐也比不过一个渣男。
真是一个’好妹妹’!
下属愣了愣,将军竟然请辞了?
为什么呀?
“你下去吧。”
凌瑶淡淡的开口。
“是。”
下属虽然疑惑,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不知道将军怎么了,一觉醒来竟然把将军之位辞了。
这倒也是一个明智之举,天界战神听上去很威风,其实每次都要面对其他神君神女都没有面对过的危险。
尤其是这一次,将军受伤,沉睡百年之久才得以苏醒。
这一百年,发生了好多的事情。
凌瑶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脑海中回想着过去的种种,明明战功赫赫,忠肝义胆,多次险些丧命,为天界挡去那么多灾难麻烦,可到头来却躲不过那些流言蜚语,恶语中伤。
她替凌瑶战神觉得心冷,无论千年万年都不可能治愈。
这时,裙摆似乎被什么扯动。
凌瑶回神,睁开紧闭的双眼看着脚边的麒麟。
麒麟虽然不会说话,但那双眼睛里充满了担心。
它和主人契约过,主人的心情它都能感应,此时,它感受到主人心里的悲痛和无助。
主人在为什么伤心?
它很想开口安慰主人,可是却只能嗷嗷几声。
“麒麟,万幸有你在。”
即便所有人背叛她的时候,可麒麟没有,麒麟一直都在身边。
心里多少有些安慰。
倏然,她想到了什么,蹲下轻抚着麒麟的脑袋,缓缓道:“麒麟,你想不想变成人?想不想开口说话?”
麒麟一听,顿时愣住,但还是猛的点点头。
其实它们麒麟也是可以变成人,也是可以开口说话的,只是要等。
它现在还是幼崽期,想要开口说话,至少还要五百年的时间。
五百年的时间对于他们来说并不算漫长。
见麒麟点头,凌瑶脸上露出了笑容。
记得,原女主真身是一只狐狸,偷吃了开元灵果所以才能开口说话变成人的模样。
否则,原女主得要一千年才能开口说话,变成人。
吃了开元灵果,原女主事业蒸蒸日上,不管什么事情都顺风顺水。
什么灵宝神兵,应有尽有。
原来的凌瑶战神只想着让自己变强,树立威信,积攒战功,不去做那偷盗的卑鄙事。
结局还是很悲惨。
现在,她要抢在女主前一步拿下开元灵果。
带着麒麟来到了瑶池镜,放眼望去,是一片云雾缭绕的镜面湖水。
她踩在镜面湖上,水光嶙峋,但是却并没有沾湿鞋面。
这时,一个男人出现在凌瑶的面前,男人一身纤尘不染的白衣,手怀里抱着白色的拂尘,额间是金色的纹印。
五官清俊,他直视着凌瑶,微微愣了愣,道:“凌瑶战神,你苏醒了?”
“东阳,你不必喊我战神,我已经和天君请辞,这次苏醒,多亏有你。”
凌瑶声音清冷的开口。
东阳神君在她受处罚的时候在闭关。
虽说没有帮她忙,但至少也未曾落井下石,所以她对东阳神君无恨。
“啊?你怎么突然请辞?”
“累了,倦了,不想干了。”
凌瑶淡淡的回应。
她算是被天界的诸神伤透了心。
东阳神君悠悠点头,感慨道:“身为天界战神,肩负使命和重任,确实比较累倦,但天君同意让你请辞了?”
天界的凌瑶战神,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是多少男神仙都比不过的。
她的魄力,她的手段,她的坚韧,以及她的实力。
除了天君,和凌瑶曾经的师父,估计没几个人能比得过凌瑶的实力。
“同意了。”
凌瑶想着自己请辞的时候,天君那眼神的变化,很明显是高兴的。
或许,在天君的心中,她是一大祸患,尤其是手握兵权。
现在兵权一交,官职一揭,天君心里的石头也算是落地了。
凌瑶只觉得讽刺。
“好吧,凌瑶战神你来我瑶池镜有要紧的事情吗?”
东阳神君疑惑的问道。
他和凌瑶的关系一般,互相知晓彼此,但并不了解。
“我今日过来寻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开元灵果!”
凌瑶微微颔首,语气坚定。
开元灵果,她势在必得。
“你,你要这东西干什么?你可知这东西千年开花结果,一棵树上只长一个?”
东阳神君疑惑的问道。
“我知道啊,开元灵果咱们做神仙的又吃不了,吃了也没有什么特别有益之处,你不如将开元灵果给我!”
不给她早晚也会被狐狸偷吃。
今天,她非得到开元灵果不成。
东阳神君听着凌瑶的话,微微愣住。
凌瑶说的好像是有点道理。
“既然凌瑶神女你都这么说了,那本君就卖你一个人情,凌瑶神女你且跟我来。”
说着,东阳神君转身,挥动了一下手中的拂尘。
眼前出现了一条门,东阳神君走了进去。
凌瑶也跟着走进了这道门之中。
眼前的景物发生了变化。
远处的水中央有一棵参天大树,树上的叶子是红色的,随风吹过,散发着悦耳的声音。

04 可笑的天君,把她当什么了?
玲玲当当的像是铃铛发出来的声音。
树上还挂了无数红色的丝带,丝带随风摇曳。
树顶挂着一个金色的果子,果子散发着金光。
东阳神君回头看了一眼凌瑶,道:“凌瑶神女,你要的开元灵宝就在树上,想要的话,就去摘吧。”
“多谢东阳神君。”
凌瑶毫不犹豫的飞过去,摘下开元灵宝。
终于到手了。
东阳神君见此,目露不舍,看着参天的开元大树,悠悠道:“又要等千年,才能再结一个果子。”
凌瑶收起开元灵宝,回头看了一眼大树,顿时计上心来。
“东阳神君,恕我直言,你这开元灵宝对神和人来说并没什么特别大的益处,为何不拔了这开元树种点水灵果树呢?水灵果树千年开花结果,一次能结果十几个,无论是谁吃了都能延年益寿,处处都比开元树的好处多。”
看着东阳神君深思熟虑的模样,凌瑶再接再厉,道:“水灵果树的种子我正好有一粒,你要的话我给你。”
拔了这开元树,断了女主偷灵宝的机会。
开元灵宝对人和神没用,但是对于这些妖魔邪兽还是很有用的。
吃了便能幻化成人,修为大涨,得道升仙。
可以省去多少年的努力。
水灵果谁都可以吃,但效果也就只能延年益寿。
“如此,便谢谢神女了。”
“不用谢,我帮你把这开元树拔出来吧。”
“那就有劳神女了。”
“举手之劳,不必客气。”
说着,凌瑶手中多出一把红色的长剑,她朝着开元树挥动,三两下将开元树四分五裂。
一把大火,将开元树烧完。
看着熊熊烈火,凌瑶眼神中闪过一抹痛快。
烧得不仅仅是开元树,更是原女主的前程!
开元树烧完,凌瑶亲手种下水灵果树,做完这一切,她才放心。
和东阳神君道别之后,凌瑶才转身离去。
外面,又下起倾盆大雨。
凌瑶回到了缥缈山,走进了房间里,将拿出开元灵宝,将这东西给麒麟喂了下去。
麒麟乖乖的吃着,味道酸酸甜甜脆脆的,好像是在吃桃子似的。
片刻的时间,麒麟只觉得浑身热胀,急需要一个发泄的地方。
于是,麒麟不管不顾的朝着外面跑去,冲进滂沱的大雨当中,消失在凌瑶的视线里。
“怎么回事?”
凌瑶眉头轻轻一皱,麒麟看上去似乎很难受的样子!
难道是开元灵宝有问题?
麒麟在一处山谷之中,身体变得庞大,从一只幼兽变成了巨兽,它狂躁的朝着周围喷洒火焰,似乎非常难受。
山谷中的巨石,被它撞成了粉碎。
周围的花草树木也被它喷出的火焰烧毁,留下一地烟灰。
等巨兽发泄够了,缓缓的倒在了地面上,一动也不动,气息奄奄。
雨水滴落在他的身上,他的手指轻轻颤动了一下。
原本的火麒麟变成了一个俊美无双的男人,男人裸露着身体,肌肤白皙,肌肉紧实,八块匀称的腹肌上挂着晶莹剔透的雨水。
他的双眼紧紧闭着,睫毛浓密纤长,眉头也紧紧皱着。
呼吸慢慢变得匀称起来,他缓缓睁开了双眼,看清楚周围的一切。
后头抬起手,看着白皙且骨节分明的手。
这是他的手吗?
自己竟然真的变成了人,主人答应他的事情真的实现了。
男人想到这里,心情澎湃,他终于变成了人,而且修为也大涨。
从散乱的碎石之上起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躯,该有的都有了。
他又跑到水潭边,从水潭里看到自己现在的模样。
模样俊朗,脸部线条流畅,一头乌黑的长发已经被雨水浸湿,那双幽深的眸子耀耀发光。
“主人应该会喜欢我这个模样吧?”
他摸着自己的脸庞,自觉不比其他男人差。
只是额头上还有一个银色月牙的印记,他用手擦了擦,却擦不掉。
一个印记对他颜值的影响并不大,反而因为这个月牙的印记给他独添一丝神秘感。
让人好奇这个月牙到底是什么。
“我得赶紧回去,让主人看看我现在的模样,主人一定会很高兴的。”
于是,男人便朝着缥缈山赶去。
凌瑶在房间里,思索着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禀告神女,天君派苍何上仙过来了。”
这时,外面响起了下属的声音,这个下属并不是凌瑶出生入死的下属。
那个男人,是她带兵下凡界斩杀异兽所救。
后来就被她带在身边。
听到门外下属的声音,凌瑶已经猜到结果了。
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道:“告诉上仙,就说本尊在闭关,不方便见客。”
“可苍何上仙说有十万火急的事情要找您。”
下属一脸为难,不过他还是向着自家主子吧。
毕竟他是缥缈山的,又不是天宫的。
“天界人才济济,就算是十万火急的事情也不一定要找本尊,让他找别人去吧,送客。”
无非就是天界派不出人去凡界帮忙,所以才会找上她。
可笑的天君,把她当什么了?
需要的时候就找她,不需要的时候就赶她。
真当她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吗?
“是。”
下属应声离去。
苍何听到下属这么一说,脸色沉了沉,“战神真是这么说的?”
“是的,上仙,我家神女还在闭关,不方便见客,苍何上仙你还是回去吧?”
下属硬着头皮道。
接着,又纠正道:“苍何上仙,我家神女早已经请辞,现在已经不是天界将军了。”
“什么!请辞了?”
苍何上仙露出一脸意外,天君怎么没有跟他说起这事情?
也难怪凌瑶战神说不方便。
原来是这样啊。
这凌瑶也真是,说请辞就请辞。
现在凡界的事情谁去处理?总不能让他,或者是让天君去吧。
往常都是凌瑶去处理的,现在凌瑶不去处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是的,苍何上仙。”
下属老老实实的回应。
“天君他待你家神女不薄,她怎么能说请辞就请辞?就算请辞了,她也是仙家众神,拯救苍生,匡扶正义乃是她的本分,难道非要带个将军头衔才能去拯救那些黎明百姓?”

05 青玄神君
“如此,枉为神也。”
苍何上仙气呼呼的开口。
打心眼里看不起凌瑶。
说到底,这个女人太看重功勋名利,幸亏请辞,否则乃是天界的不幸。
下属听着苍何的声音,想顶嘴,但是不敢。
他只是一个小仙,眼前的是一个上仙。
跟上仙顶嘴,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但听到苍何上仙说的这些话,他真的不能苟同。
这不是道德绑架吗?
凌瑶原本不打算出去见苍何上仙的,但听着苍何上仙说的这番话,她真没忍住。
只见,苍何上仙面前出现一道身影,凌瑶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听苍何上仙这番话如此大义凛然,不如苍何上仙去拯救黎民百姓,去匡扶天下正义?”
“你也是仙家众神,如若不然,岂不也枉为神也?”
凌瑶冷冷开口,面带冷笑的看着眼前的苍何上仙。
这种人,道德绑架倒是学得不错。
“我,我……”
苍何上仙脸色难堪,没想到凌瑶会出来当面与他对峙。
论级别,论实力,他都在凌瑶之下。
“劝别人去送死,自己当缩头乌龟,真有你的。”
凌瑶斜眼凝视着苍何上仙。
损人利己的事情做的不少啊。
苍何上仙敢怒不敢言,眼前的女人好歹曾经是天界战神,手段果断残忍,可不是什么一般的神女。
论狠辣,谁能比得过这个女人?
“凌瑶神女,我也只是奉天君旨意来缥缈山找你,你若不愿,我便回天宫复命去了。”
“告诉天君,本尊也不是什么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小猫小狗。”
凌瑶冷声开口。
再为那个男人卖命,她就是彻头彻尾的大傻子!
苍何上仙低哼一声,然后离开缥缈山。
等回去之后,他得在天君面前好好告状。
下属见苍何上仙离开后,有些担忧的道:“神女,你将苍何上仙气走,免不了苍何上仙在天君面前参你一本。”
“求之不得。”
凌瑶眸子缩了缩,眼底闪过一抹冷意。
苍何上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天君听了苍何上仙的禀报,顿时勃然大怒。
“她真是这么说的?”
“千真万确,这凌瑶以为自己立了一些战功,就不将天君您放在眼里了,竟然还敢对天君出言不逊!”
“真是反了!”
天君满脸恼怒,大掌一拍面前的案桌。
苍何上仙见此,垂了垂眸子,遮掩住眼神底下的得意。
“除了凌瑶,现在还能派谁去凡界?”
天君有些头疼的摁了摁眉心,这个凌瑶即便请辞,也终究是他心里的一块心病。
他预感,凌瑶将来一定会将他的天宫踏碎。
自己的位置也将被撼动。
苍何上仙犹豫片刻,摇摇头。
其他人要么不愿去,要么就是实力不济。
“难道我堂堂天界就没有神能够下凡界去拯救黎明百姓了?”
天君大声质问道,总不能让他亲自去吧。
他要去亲自去了,其他人会怎么看?
还以为他们天界无人了呢!
苍何上仙诡计多端的眼珠子转了转,道:“或许还能够找青玄神君,青玄神君曾经还是凌瑶的师父。”
听着苍何上仙的话,天君眸子流转。
“你知道,青玄说过,六界之中他唯独不会去凡界。”
至于原因,没有几个人知道。
苍何上仙眼珠子又转了转,脸上立马露出了笑容。
继续道:“或许可以让青玄神君去劝劝凌瑶,凌瑶不看僧面看佛面,毕竟青玄曾经是凌瑶的师父教过她不少东西。”
天君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好,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
“臣下遵旨。”
缥缈山
凌瑶满脸不悦的往回走。
转身回房,心里在思考着其他事情,所以并没有发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
直到她坐下,才感觉到房间里有其他的气息。
立刻警觉起来,呵斥一声,道:“什么人?出来!”
这时,一个浑身赤裸的男人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变,变态!”
凌瑶竟然口吃了一下。
这个男人长得很好看,以她的目光来看,这男人绝对是六界之中少有的美男。
只是,长得好看也不能一丝不挂吧!
伤风败俗,伤风败俗!
“变态?主人,我是麒麟,我不是变态!”
麒麟连忙解释,脸上带着笑容。
他连忙朝着凌瑶靠近,不可抑制的激动,道:“主人,是我啊,你摸摸我啊,看看我,这样子还行吗?”
看着男人靠近,凌瑶破天荒的脸红。
她连连后退,身后已经没有路,是一堵墙。
“你别过来!”
考虑到眼前的男人是麒麟,所以凌瑶并没有出手打人。
这要是换做一般的人,早就被她揍死了。
看凌瑶往后撤退,麒麟站住脚步,眉头轻皱。
难道是主人不满意他这个模样吗?
心里涌出一股小小的失落。
“主人,是不是我的样子很难看?”
“我也想变好看一点,可是,变不了。”
麒麟语气哀伤,他真的尽力了。
要怪就只能怪他爹娘的基因不好,让他这么丑,主人都不喜欢他了。
凌瑶看到不该看的,侧过脸,轻咳一声道:“我没说你难看,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需要穿一件衣服吗?”
“所有的人都穿衣服,你看看你这样……”
“有伤风化!”
凌瑶摇摇头,这家伙怎么能不穿衣服呢?
随后,凌瑶一挥袖子,桌上便出现了一套黑色的衣服。
“你,去把桌上的衣服穿起来。”
说完,背过身轻装淡定的走到里屋去。
“是的,主人。”
麒麟看着桌上的衣服,脸上显得异常兴奋。
还好主人不是嫌弃他长的不好看。
忽然,只听到一声闷响,接着便没有了声音。
凌瑶连忙折身返回去查看。
只见麒麟倒在了地上,一动也不动。
“麒麟?”
凌瑶走了过去,这家伙怎么好生生晕倒了?
好在衣服已经穿好。
看着麒麟的模样,这家伙还真是玉树临风,美如冠玉,就是性格有点幼稚,和外表不搭。
一般来说,妖兽幻化成人都不会太差,原女主属于狐狸,变成人之后也是轰动六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