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云琰沈又夏

第1章 西阳城的光
“皇上已经同意我们和离,三日之后我会迎娶李玥,从此以后我与你定国侯府再无任何瓜葛。”
原本蜷缩在角落里的沈又夏抬起头,看着站在牢门外面的男人。
他是楚秦的睿王,是最年轻的将军,是西阳城里万千少女的光,更是她的夫君。
可是如今,他亲手斩断了他们之间最后的一点联系。
曾几何时,她以为哪怕是死,她也是睿王妃。
沈又夏嘲讽的笑了,也只是一瞬间,“我确实不配做你的睿王妃……”
他,还是楚秦神话般的睿王殿下。
而她,美貌没有了,家人没有了。
一切的一切都被她自己毁掉了,被她盲目的双眼,被那些嫉妒和仇恨毁掉了。
甚至,她已经成为阶下囚,等待她的不是斩首便是流放。
如此肮脏不堪的她,又怎么能继续拥有他,拥有这道西阳城的光。
朱云琰冷冷的看着她:“从此以后我不会再来见你,有什么想说的快点说。”
沈又夏抬起头,苍白的脸上有着化不开的悲伤,“这么多年,对我你可曾有过一丝丝的心动?”
男人没有回答,但是冷漠的表情和眼神已经是答案。
从未有过!
沈又夏低下头,闭着眼,却无法掩盖周身的绝望。
她以为自己早已习惯,以为心已经疼的不会再有知觉,可是此时那无法抑制的痛让她呼吸都疼。
“这么多年,是我自作多情,是我强求了……”沈又夏竟然笑了,笑的平静又悲凉,“既然你们要成婚了,我总得送份大礼才是。”
反正她已经是将死之人,反正她活着和死了没有区别,或者说死了更是一种解脱。
她的话并没有让朱云琰冷漠的表情有任何松动,只是淡淡的瞟了她一眼,“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说罢,朱云琰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云琰哥哥……”
轻快甜蜜却又带着沙哑的叫了一声,朱云琰猛地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狱中的女子。
却见沈又夏狠狠的撞向墙壁,那股决然之意“嘭”的一下散开。
血流如注,朱云琰满眼都是鲜红的血,刺的眼睛疼。
沈又夏缓缓的倒下,嘴角带着释然的微笑,似乎在对朱云琰说,又似乎是在独自低喃:“若有……来生……我……必……不会……再爱你……”
睿王府
躺在床上的沈又夏缓缓的睁开双眼。
“醒了?”
一道不带着任何感情的冷漠声音在耳边响起。
沈又夏转过头,看到朱云琰站在不远处,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
她的心又揪着疼了起来。
为什么她没有死?
已经下了那么大的力气,为什么她还活着?
还要看到他?
不过,很快就要被斩首或者流放,想到这儿原本尚有些激动的心情瞬间就恢复了死寂。
“沈又夏,为什么没有撞死你?”
朱云琰靠近沈又夏的身边,低声说到。
即便是站在一旁的丫鬟,也感受到了朱云琰语气中的冷酷。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我没死?”
沈又夏平淡的语气出乎朱云琰的意料,看着他的表情出现了一丝诧异。

第2章 一切都还来得及
沈又夏不应该是这样的反应,她不应该矢口否认,诬陷他人吗?
“别玩花样,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
生不如死?
难道她现在的日子不是生不如死吗?
沉浸在自我情绪中的沈又夏并没有发现朱云琰早已离开,又或者她根本就不在乎朱云琰是否还在这里了。
倒是丫鬟春分见朱云琰走了以后凑到了沈又夏的跟前。
“小姐,你这又是何苦?王爷他根本就不在乎。”
春分是沈又夏的陪嫁丫鬟,从小跟在沈又夏身边,此时她凑了过来让沈又夏大吃一惊。
“春分?”
沈又夏不确定眼前的人到底是不是春分,还是一个与春分相像的人。
她明明记得半年前为了维护自己,春分打了李玥一巴掌,顶撞了朱云琰,硬生生的被打死了。
自己也因为春分的死对李玥更加嫉恨,以至于做出那些错事,把整个定国侯府都搭了进去。
“怎么了,小姐?”
看来小姐这次伤的太严重了,一想到睿王的做法,春分心里就更生气了。
“他……”
胸口一阵剧痛,沈又夏忍不住的咳嗽起来,那力道仿佛要把肺咳出来。
“小姐…”
春分赶紧上前轻轻拍着沈又夏的后背,率真活波的小姐自从嫁到睿王府再也没笑过,一天天的憔悴下去,她看着心疼。
“大夫说,小姐这次撞到马车没有外伤,只是受了惊吓,休息几天就好了。”
撞到马车?她不是撞在牢里的墙上了吗?
“小姐,你不记得了吗?王爷和李小姐在季福斋喝茶正好被您撞见,您追过去的时候被马车撞了啊。“
听了春分的话,沈又夏突然想起自己刚刚嫁给朱云琰的时候,总是怀疑他和李玥之间有暧昧。有一次看到他们在对面的茶馆里喝茶就着急的冲了过去,结果被路过的吏部侍郎徐怀敏的马车撞到。
“是徐大人的马车吗?”
沈又夏不确定的问,心里十分忐忑,如果是真的……
“对,就是吏部侍郎徐怀敏徐大人的马车,可把徐大人给吓坏了,这西阳城里谁不知道小姐是咱们老爷的命根子,真有个损伤,十个徐大人也赔不起。”
所以,她重生了?
回到了三年之前,她刚刚嫁给朱云岩的时候吗?
所以春分还活着,定国侯府还在,一切都还来得及,是吗?
迫切想要确认一切的沈又夏掀开被子下床,她要回定国侯府,她要确定这一切是不是真的,她要见到祖父。
“小姐,小姐,你现在身子还没好,大夫让你静养。”
沈又夏的动作把春分吓到了,赶紧把她又按到了床上。
“小姐想要什么跟我说,我去给你办,你不能下床。”
被春分按回床上,沈又夏确实也感到一阵头晕,自己这身子的确不怎么样。
“我成亲多久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小姐和王爷成亲小半年了,今天是乾阳二十三年四月初三啊。”
虽然很奇怪沈又夏的问题,春分还是如实回答了。

第3章 一席之地
沈又夏狠狠的掐了自己大腿一下,真疼,疼的眼泪都快要流下来了。
这不是梦,这一切都是真的!
她重生了,她回来了,太好了!
“小姐,你这是要干啥?王爷看不到你的心意,你也别这么糟践自己的身体啊,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奴婢相信王爷一定会看到小姐的好,小姐你可不能这样自暴自弃啊。”
“我没事,你说得对,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沈又夏顺着春分的话答道,春分没想到沈又夏会回答的这么干脆,一时愣住了。
“春分,李玥还在府里吗?”
“嗯,她还在院子外面等着呢,说要给小姐请罪。”
“好,我们出去看看。”
春分以为沈又夏又想找李玥的麻烦,赶紧劝道:“王爷刚出去,小姐你现在过去让王爷看到又该误会您了……”
“春分,你放心,我不会找她麻烦,我真的只是去看看。”
看到自家小姐如此坚持,春分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扶着沈又夏往院子里走去。
既然她已经重生了,那么李玥对她而言一点都不重要了,或者说与朱云琰有关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任何曾让她自我毁灭的事情,她都不会做了,她的人生有更多更好的事情要去完成。
沈又夏所居住的蝶翠苑中
李玥一脸焦急的走来走去,明亮的双眼里蓄满了泪水,让人看了无比的心疼和不舍,让人不自觉的想要关心她,安慰她。
刚刚从沈又夏屋子里出来的朱云琰,不自知的温柔的问到:“你怎么在这里?”
李玥踟蹰的看了看朱云琰,拧着手帕,方才说道:“王妃定是看到您与我一同喝茶,误会了我们,不顾危险的冲了过来才被马车撞到了,我想去看看她,跟她解释一下,我们不是她想的那样。”
“既然是没有的事儿,何必解释。”
按照沈又夏的性子,就算告诉她两个人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她也不见得信。
一想到沈又夏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朱云琰不禁眉头紧锁,连眼神都阴郁了许多。
“可是,王妃误会……”
“你本就是我王府里的人,不必多言。”
李玥的父亲是睿王府管家李喜祥,深得朱云琰母子的信任。李玥从出生一直就跟在睿王的身边,两个人是实实在在的青梅竹马。
“与其想着沈又夏怎么看你,不如把我交代你的事情办好,在这王府里给自己挣得一席之地。”
朱云琰的话让李玥十分惊讶,难掩其中的惊喜,“王爷,您的意思是……”
“如果不想一直做个丫鬟,那就去做。”
李玥想一直陪在朱云琰的身边,这个心愿从她记事起从未改变。只是她也知道自己身份低微,不敢有过多的想法,可是现在王爷这么说,让李玥心中不禁窃喜,原来自己的心意他是知道的……
想到自己以后能名正言顺的站在朱云琰的身边,成为朱云琰的女人,李玥心潮澎湃,但是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反而稳稳的向朱云琰福了一礼。
“王爷,我一定会努力,不会让您失望的。”
李玥看着朱云琰的目光里充满了崇拜、爱慕,浓浓的情谊化不开。
这目光,恐怕是男人都会喜欢。

第4章 跟她没关系
沈又夏站在不远处,把一切尽收眼底,包括刚刚他们说的话,包括他们的表情和每一个细微的动作。
朱云琰抬头看到沈又夏,原本没什么感情,有些淡薄的眼神,变得更加寒冷,甚至有些杀意,就连站在他对面的李玥都感觉到了,回过头看到了站在那里的沈又夏。
沈又夏心里不禁嗤笑,她是他的妻,他的王妃,却被他视为仇人。
若是以前的沈又夏恐怕心里又是悲凉和心酸,又要跟他闹个不停寻找存在感了。
可惜,她不是以前的沈又夏了,她也不会再闹了。
平静无波,甚至比陌生的旁观者还要平静,从此以后,朱云琰再也不会影响到自己了,再也不会,永远不会!
“你来做什么?”朱云琰的语气里除了冷漠和厌恶,再无其他。
“这是我的院子,莫不是王爷忘记了?”沈又夏淡笑,眼里依旧平静无波,朱云琰说话的语气对她竟没有一丝影响。
看看李玥是不是真的李玥,她是不是真的重生了?
即便重生是事实,沈又夏也想找到更多的证据来证明这件事,以及还有没有其他人一起重生了?
“你别忘了,这是睿王府,每一寸土地都是我的。”
朱云琰觉得沈又夏定是来找李玥麻烦的,这些日子她明里暗里对李玥的手段他一清二楚。
“王爷说的是,我打扰了。”
沈又夏灿烂一笑,转身回了屋子。
朱云琰眉头不禁皱起,她居然笑了,她笑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沈又夏自从醒来之后,就不一样了。
她的反应总是超出他的想象,以及自己对她的认知。
…………
“春分,备马,我要回侯府。”
回到房间,沈又夏直接说到,说完之后就准备去换衣裳。
“小姐,您身子刚好,现在就回侯府,王爷会不高兴的。”甚至觉得是回娘家告状,春分没敢说后半句,但是话里的意思沈又夏业听出来了。
“就算我不回去,他也不会高兴,不用管他。”
重回的这辈子她再也不会把朱云琰放在自己的心尖尖上了,那么多真心对自己的人,朱云琰和李玥算是什么,现在她连看他们一眼的力气都不想浪费。
她只想赶快回到定国侯府,看对她极好的祖父以及那些故人。
春分却以为沈又夏在赌气使性子,再次劝道:“小姐,你别生气,就算王爷真的收了李玥,那王妃也是您,您是正妻……”
沈又夏听着觉得好笑,忍不住打断了春分的话:“春分,不用安慰我,我真的没生气。不管王爷收不收李玥进院子,都跟我没有关系,你们不是一直都希望我能想明白吗?怎么我想明白了,你反倒劝上我了?”
沈又夏身边有四大丫鬟:春分、秋分、夏至、冬至。四大丫鬟从小就伺候在自己身边,却对沈又夏痴迷睿王有所不满,尤其是睿王娶了沈又夏之后的所作所为更是让四大丫鬟心疼不已。
上一世直到死,四大丫鬟都不曾喊过沈又夏一声“王妃”,一直称呼为“小姐”。

第5章 真的想开了
毕竟是经历了朱云琰带给自己更多更大的痛苦,毕竟是死过一次的人,爱不爱的对沈又夏来说真的不重要了,快乐的活着,享受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都不知道这是自己几辈子积攒下来的福报,才换来的重生机会,她脑子被驴踢了才会再去跟朱云琰和李玥纠缠,他俩爱咋咋地,想咋咋地,只要不来妨碍她过幸福美好的生活就行。
春分看着她脸上愉快的表情,不由得惊讶:“小姐,你好像和以前不一样……”
“那你倒是说说,哪里不一样了?”
春分想了半天,“我也说不上来,反正就是不一样了。”
“说不上来还不过去备马车……”
沈又夏笑着拍了春分胳膊一下。
“小姐,你笑起来真好看。”
说完这话,春分就跑出去安排马车和回定国侯府的事情了。
沈又夏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眉眼舒展,笑意在眉梢。
她已经记不清自己上次这么笑意盈盈的脸是什么时候了,因为朱云琰每天都神思抑郁,愁眉不展,能好看才怪。
好在自己现在重生了,想开了。
她是真的想开了,重生回来也没想着报仇什么的,上辈子的事儿说到底都是自己一厢情愿,自己作得。
朱云琰最大的错误就是不爱自己,可是凭什么要求人家一定要爱自己呢?
沈又夏带着丫鬟走出院子,准备乘车的时候,刚好遇到了朱云琰和侍卫。
“你去哪儿?”
看着沈又夏带着四大丫鬟出来,朱云琰直觉她又准备来闹自己,又要作妖了。
原本心情美好,脸上带笑的沈又夏听到朱云琰冷冰冰跟自己说话的声音,脸上的笑说啥也得收回去了,不然也太对不起人家了。
“回王爷的话,许久未见祖父,打算回去探望一下他老人家。”沈又夏不卑不亢,平静的说道。
朱云琰很意外,以往回定国侯府她都要自己陪着,然后在表演一出夫妻恩爱的戏码,今天要回去居然没有提出让自己陪着?
这是打算玩新的把戏吗?
是准备玩欲擒故纵的戏码吗?
朱云琰嘲讽的看了沈又夏一眼,勾唇嗤笑,转身带着侍卫离开了。
可惜沈又夏并不在意朱云琰的态度,他喜欢怎样就怎样,看不到自己才好。
睿王府与定国侯府之间有些距离,马车走了大约有半个时辰。
路上,沈又夏闭着眼睛,回想着上辈子的事儿。
那年十岁的自己遇见十四岁的朱云琰,便疯狂的爱上了他。
很多人都曾觉得十岁的女孩能懂什么,那些所谓的喜欢等到十五岁及笄的时候早就该忘了。
只有沈又夏自己知道,十岁那年的第一眼已经是她上辈子的一生,因为她真的爱朱云琰,爱到愿意为他付出一切,包括生命。
只是当初的自己并不相信,不爱就是不爱,不爱便是一切苦难的开始和命运的终结。
十五岁及笄那年,她说要嫁给他的第二天,他离开京城去边疆平乱。
一去便是三年,她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