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元修沈清霜

第一章:娘接你回家!
一排排简陋房屋的烟筒中冒着袅袅炊烟。
与这个环境很难相融的,是行自凹凸不平小路上的一辆奢华马车。
马车最终停在一户人家门口,从里面走下来身穿华服锦缎的一男一女二人。
下人请示过后便向前敲响了大门,片刻后,便从里面走出来了两个人。
是一名身穿粗布衣裳的妇人和一名少女。
看到少女的瞬间,那身着锦缎的女人眼眶中顿时盈满了泪水,“霜儿,她就是我们的霜儿吗?”
男人也忍不住红了眼眶,“应该是了。”
那身穿粗布衣裳的妇人脸上挂满了讨好的笑,“二位就是沈府的世子和夫人吧?”
她用手扯了扯身旁眉目如画的少女,“她就是青霜,二位的亲生女儿。”
话落,她的目光不由的左右看了看,却没看到自己的女儿。
男人见状,便拭了拭眼角开口道:“烟儿要过几日才回来,老夫人舍不得她,想多留她几日。”
听罢这话,妇人连连点头,“应该的,应该的。”
沈青霜的目光落在了她这两位十三年未曾蒙面的亲生父母身上。
男人气质儒雅,容貌俊逸,看着她眼眶有些泛红。
女人容貌姣好,保养得宜。她似乎比男人更加激动,眼泪簌簌而落,但视线从始至终都未曾从她身上移开过。
沈青霜的心情有些难以言说的微妙,她移动脚步,缓缓走到了女人面前,还未开口,女人就直接将她抱进了怀里。
“霜儿,我的霜儿,娘终于可以把你接回家了。”
……
十三年前的某一天,是沈青霜出生的日子。
本是皆大欢喜的日子,可府中却突然来了一名和尚,他说沈青霜命中带煞,十三岁之前不能养在家中,必须要有人替代她的身份生活在这个家中,否则她会克死一家人。
因此沈老夫人便做主寻了一户人家,把沈青霜和那户人家刚刚出生的女儿互换了。
今日是沈青霜刚过完十三岁生辰的第二日,日日夜夜思念女儿的沈贺夫妇,便迫不及待的来到了交换沈青霜的家中,准备将她接走。
马车上,听着沈夫人一声声的嘘寒问暖,沈青霜心底不禁划过一道暖流。
无人知晓,她并不是这具身体真正的主人,她是来自二十一世纪中医氏族的家主。
十年前,阴错阳差的来到了这个身体中,变成了这个世界上的沈青霜。
两个时辰后,马车在一派威严的沈府大门口停下。
沈青霜由沈夫人牵着手下了马车,一家三口朝府中走去。
府中的下人见状,纷纷垂首行礼,待三人走过去后,便忍不住抬头打量这位离家十三载终于回来的真正嫡小姐。
也不知往后是这位真正的嫡小姐更得宠呢,还是那位深受沈老夫人待见的烟儿小姐更得宠。
沈府布置的十分雅致奢华,假山流水,亭台回廊,还有来来回回穿梭忙碌的下人。
沈青霜自小毕竟是在庄户人家长大的,沈夫人担心她刚到这偌大的沈府会不自在,因此一边牢牢的牵着她的手,一边转头看了看她。
可让她有些惊讶的是,沈青霜的面容平静,眼底竟一丝波澜也无,更别说不自在了。
仿佛她见惯了这样的高门大户一般。
沈青霜跟随沈贺夫妻二人穿过条条回廊最终来到了一处阁楼前。
刚走进院子,便见院子里站着两个嬷嬷和几名丫鬟,地上还摆放着一个火盆。
沈夫人的柳眉狠狠一蹙:“高嬷嬷,你们这是?”
高嬷嬷一抬眼皮,看了站在沈夫人旁边的沈青霜一眼,嘴角扯动,“老夫人吩咐了,大小姐刚从外面回来,未免身上会沾染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还需得从这火盆上跨过去。”
沈夫人姣好的面容上顿时浮出一层薄怒。
还未等沈夫人开口说话,高嬷嬷就对着旁边的几名丫鬟使了个眼色,“大小姐,得罪了!”
那几名丫鬟顿时走到沈青霜身边,不由分说的架住她的胳膊就往火盆走去。
沈贺忍不住怒道:“你们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世子了?”
他的话音刚落,紧接着便见阁楼的门打开了,从里面传出来了一道苍老又严厉的声音,“那你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母亲了?”
沈贺无奈又生气,“娘!”
那边两个丫鬟已经架着沈青霜从火盆上跨了过去。
沈夫人和沈贺本以为这就完了,谁知又有几名下人不知从何处端来了两盆鸡血,直接朝着沈青霜泼了过去。
沈青霜下意识往后一退,躲开了。
沈夫人则是快速的挡在了沈青霜身前,因此她身上不可避免的也被溅上了鸡血,“娘,您这是做什么?”
沈老夫人由一名模样娇俏的姑娘扶着慢慢走出来,苍老的眼神看着沈青霜满是挑剔。
眼前的姑娘长睫卷翘,檀口红润,容貌精致的仿佛天仙下凡一般,可沈老夫人一想到那个命中带煞的话,对她就是喜欢不起来。
“大师说过,她命中带煞,刚回到府中,还是仔细的去去煞气为好,免得一大家子的人因她倒霉!”
沈贺和沈夫人不由气结!
沈夫人忍着心疼开口道:“娘,大师也说了,那是十三岁之前,如今霜儿已经过了十三岁生日了。”
沈老夫人没有开口接话,只是看着沈青霜那眼神中的不喜和挑剔丝毫未减。
沈贺深呼吸了两下,伸手指着沈老夫人对沈青霜强自扯出一个笑脸介绍道,“霜儿,这是你祖母。”
他又指着另一个扶着沈老夫人模样娇俏的姑娘,“这是烟儿,你暂且就先称她为妹妹吧!”
沈青霜便明白了,这位模样娇俏的烟儿姑娘便是和她交换了这十三年住在沈府中的人。
沈青烟柔柔一笑,松开了扶住沈老夫人的手,便朝沈青霜走了过去,“烟儿见过姐姐!”
抬眸时,她眼中的得意和挑衅毫不掩饰。
沈青霜眸光淡淡的看着她,仿佛是再看一个入不得她眼底的蝼蚁一般,“不必多礼。”
沈青烟一滞,谁真想给她行礼了。
沈老夫人仿佛多看沈青霜一眼便会污了眼睛一般挥了挥手,“快将她带下去吧。”
沈夫人也不想继续留在这里让沈青霜受委屈了,拉着她行了一礼便准备退下。
“走,随娘去看看我为你准备的院子,有哪里不喜欢的再告诉我。”
刚走出两步,沈老夫人便又从身后叫住了他们,“稍后周家会过来退亲,你们记得过来。”

第二章:退亲
沈夫人顿时身子一僵,先是看了沈青霜一眼,紧接着便转过身气愤不已,“这门亲事是当初霜儿还在我肚子里的时候便定下的,还是他们周家主动提起的,怎么如今他们又要退婚?”
并且,看婆母这态度,分明是早就知道了,怎么事到临头才知会她?
沈夫人气的浑身发抖。
沈贺也是满眼诧异,这事他也是被蒙在鼓里的!
沈老夫人先是嫌弃的看了沈青霜一眼,随即着眼神一变,宠溺的看向了沈青烟,“周家的人看上的是烟儿,谁会愿意要一个命中带煞的丧门星!”
这话说的刻薄又不留丝毫情面!
沈夫人忍不住面色一白,脚步踉跄了两下,还是沈青霜及时扶住她稳住了身体。
“娘,他们想退婚便退婚就是,这样眼拙目瞎的人,女儿也看不上。”
沈青霜此话一出,沈老夫人和沈青烟顿时愣住了。
沈青霜经过这一番,已经摸透了在这个家中,究竟谁才是真心对她的。
她挽着沈夫人的胳膊直接走了出去。
走出院子,见沈贺还愣在原地,沈青霜停住脚步,转过身嘴角露出一抹温和的笑来:“爹,你不一起来吗?”
这一笑仿佛凛冬之际春暖花开,令在场之人不由的看呆了!
沈贺回过神,见自家女儿竟然丝毫不在意的模样也不由笑了,连忙抬起脚步追了上来:“爹也来!”
沈夫人见沈青霜是真的不在意,便拉着她去了自己给她准备的小院子。
结果刚走进去,沈夫人便傻眼了。
随之而来的沈贺也忍不住皱了皱眉。
沈青烟的丫鬟们正在里面忙碌着,关于沈夫人为沈青霜准备的一切则是都被丢在了院子里。
这时,沈青烟缓缓走了过来,咬着下唇内疚又无辜的看了沈贺夫妻一眼,“爹娘,是祖母让我搬进来的,都是烟儿不好,我这就让人搬出去!”
话虽如此说,可她却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
就在这时,高嬷嬷姗姗来迟,“世子,夫人,老夫人说让大小姐搬去夕颜阁!”
沈夫人的心猛然一缩,仿佛被什么尖锐的物体刺了一下般生疼。
夕颜阁,以夕颜花命名!
可夕颜花的寓意明明是美丽、脆弱和短暂的,婆母这是咒她的霜儿早死吗?
婆母未免太狠的心!
从未对沈老夫人生出过一丝不满的沈夫人,在此时此刻心中突然多了一些对沈老夫人的埋怨。
沈青霜自然也知道夕颜的寓意,更加领教了沈老夫人对她的不喜和恶毒。
不过她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不饶人。
沈老夫人和沈青烟都欺负到她头上来了,她断没有还忍着的道理。
沈青霜状似无意的在房间中走了一圈,然后又回到了沈夫人的身边,“娘,女儿和娘十三年未见,正好想和娘亲近亲近呢,我去娘院子里睡好吗?”
如今府中还是沈老夫人在当家,沈夫人只好忍下委屈,心疼的看着沈青霜点点头,“好,今晚霜儿就先跟娘睡吧,等明日娘在给你重新寻个院子布置布置。”
一名容貌俊美精致,气质矜贵入骨的男子半靠在沈府的房顶上,一双漫不经心的眼眸将下面发生的事情一览无余,“有趣!”
想不到他途经此地,歇息片刻还能看到如此有趣的一幕。
旁人没注意,他可是看到了,这位沈府真正的小姐悄无声息的将毒给洒在了房间里的。
顾元修的目光紧锁在沈青霜面上,越看越忍不住皱眉,这位沈府真正的嫡小姐怎么给他的感觉那么熟悉?
……
傍晚,沈青霜陪着沈贺夫妻刚用完晚饭,便有下人来请他们一家过去。
“见过世子,见过夫人。”下人行着礼恭恭敬敬的道:“周府来人了,老夫人请你们过去。”
下人说完,就见沈贺的脸色登时冷了下来。
沈夫人原本带笑的面容也收了起来。
下人顿时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了,好半晌才听到沈贺的声音从他头顶上方传过来,“知道了,你下去吧。”
正厅内。
周慈和他夫人正满脸笑意的和沈老夫人说着话,就听见下人一声通传。
“老夫人,世子和夫人还有大小姐到了。”
随着下人的话音落下,正厅里蓦然一静,众人都不由的朝门口看去。
只见沈贺和沈夫人并肩而来。
而沈青霜则是落后半步跟随在二人身后。
因门口的灯光较暗,沈青霜又走在沈贺夫妻身后,众人一时并未看清她长什么样。
沈贺和沈夫人就仿佛没有看到周家的人一般,直接从他们面前走过,给沈老夫人行礼。
周慈和周夫人见状,面上不由的浮起了一层淡淡的尴尬。
“好了好了。”沈老夫人开口让他们起来,直截了当的道:“既然事情大家都已经心知肚明,那也就别绕圈子了,开诚布公的说吧。”
“沈青霜虽然是老身的亲孙女儿,可我也不得不承认,她从小在庄户人家长大,配不上云霆。”
沈青霜跟在沈贺夫妻二人身后走进来,还未来得及行礼,就听到了沈老夫人这番话。
她脚步一转,直接走到沈夫人身旁坐下了。
随着她走进来,周家的人也都将目光落在了她身上。
仿佛打量一件即将要出售的商品一样,将她从头至尾看了一遍。
“这就是青霜吧?长的真漂亮!”周夫人嘴角勾着笑意开口,这句话的确是真心实意的。
但光有一副漂亮的皮囊又有什么用?她儿子可不会娶一个命中带煞的丧门星!
周云霆也不由的将目光定格在了她身上,只一眼,就十分嫌弃的移开了视线。
他最厌恶这种徒有其表的姑娘。还是烟儿好,既漂亮又聪慧,还会读书知礼,与他也有共同话题。
沈老夫人见她竟然都没给自己行礼便去坐着了,顿时觉得脸面尽失,冷冷的盯着她,“光是漂亮又有什么用?从小在乡下长大,半分礼仪规矩都不懂!”
贬低了她,又抬高沈青烟,“还是烟儿既懂事又明理,还很孝顺,昨个还给我绣了一条抹额!”
沈青烟含羞带怯的看了一眼周云霆,娇嗔了一声,“祖母,这都是烟儿应该做的。”
沈青霜冷笑一声,沈老夫人夸沈青烟她不介意,可若是贬低着她去抬高沈青烟,那她可就不依了。
“沈老夫人也说了,我是在庄户人家长大的,自小便没学过什么规矩礼仪,还希望老夫人大人有大量,莫要和我这个庄户人家长大的一般见识,免得拉低了您的档次!”

第三章:关我何事
沈青霜这番话一出,沈老夫人的脸色顿时青白交加!
可沈青霜的这番话的确让她挑不出丝毫错处来,当下气的手都有些发抖了。
周夫人见状,连忙出来打圆场,“烟儿的确是个好孩子,她从小也算是在我们眼皮子底下长大的,她是个什么样的姑娘,我和我家老爷最了解不过了。”
周夫人此话一出,沈老夫人这才面色稍霁。
“我也不兜圈子了。”周夫人站起身,径直走到沈青霜面前,满脸歉疚的看着她,“青霜是吧?我们云霆和烟儿青梅竹马长大,两情相悦。”
“虽然婚约是云霆自小和你定下的,可这事要讲究个你情我愿,希望你能大度一些,成全他们两个吧!”
沈夫人以前倒没觉得周家如何,如今却觉得周夫人这番话欺人太甚。
她刚接回来的女儿竟要受这种委屈,沈夫人直接站起身看着周夫人冷声道:“周夫人这话我的霜儿可担不起,你这话要是传出去,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家霜儿对你家云霆死缠烂打呢。”
沈青霜也有些好笑,这周夫人看似是好声好气的和她说话,可怎么就让人听了那么不舒服呢。
什么叫希望她能大度一些,成全他们两个?
她自从来到这里,说过一句阻拦他们俩的话吗?
可沈夫人的一番维护她的话,却让沈青霜心口有些暖洋洋的。
“周夫人这话说的,就好像我是那要破坏别人姻缘的恶人呢。”
沈青霜将胳膊往椅子扶手上一搭,抬眸看着周夫人,“我也对你那瘦的竹竿似的儿子没兴趣,他们两个能不能成,关我何事?”
明明沈青霜是坐着的,可当她的那双眸子看向自己的时候,周夫人竟下意识的一阵胆寒。
好有压迫感的目光,竟然让周夫人生出了想要落荒而逃的想法。
还有她的那句‘我也对你那竹竿似的儿子没兴趣’,令周夫人等人忍不住朝周云霆看了过去。
她儿子明明长的一表人才,虽然清瘦了一些,可沈青霜这个比喻也太……
周夫人干笑了两声,心底升起些不悦。
周云霆心头也浮出一阵恼意。
他还从未被人如此侮辱嫌弃过。
不过沈青霜这话也表明了,她并不在意周云霆,同意退婚。
周慈哈哈笑了两声,将话题岔开,“既然如此,那就皆大欢喜了。”
他将视线投向了沈老夫人,笑着道:“老夫人,择日不如撞日,不如明日咱们就来好好谈谈关于云霆和青烟定亲的事情吧!”
从头至尾,沈贺一直拧着眉一言未发。
听周慈说要谈关于周云霆和沈青烟订婚的事情,他直接就站起了身来,向沈老夫人行了一礼,“天色不早了,母亲,儿子就先回去了。”
其他人顿时将目光定格在他身上。
沈老夫人的面色不悦,“烟儿也是你的女儿,你作为父亲,不留下来谈谈关于她和云霆订婚的事情吗?”
沈青烟也不由将期盼的目光落在了沈贺的身上。
沈贺毕竟是沈府的世子,又是她名义上的父亲,能有他出面谈自己订婚的事情,其他人都会高看她沈青烟一眼。
谁知沈贺却连看都未曾看她一眼,声音低沉的道:“儿子今日身体有些不适,这事母亲做主就好。”
话音落下,直接就带着沈夫人和沈青霜离开了。
沈老夫人面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她看了沈青烟一眼,见她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压下怒气放缓声音宽慰道:“烟儿别伤心,有祖母给你做主。”
周云霆在一旁看的也十分心疼,却将一切都迁怒到了沈青霜身上,心中更加厌恶她了。
这个命中带煞的丧门星,为什么还要回来?
翌日一大早。
一声刺破云霄的尖叫便从凌霜阁传了出来。
沈青烟看着自己裸露在外的皮肤上起了密密麻麻的一层红疹子,难耐的瘙痒钻入心扉。
丫鬟听到动静跑进房间,看到她的脸也控制不住的尖叫了一声,随即便捂上了自己的嘴巴。
沈青烟缓缓抬起头,看着丫鬟捂着嘴巴惊恐的目光,后知后觉的感觉到自己的脸也十分瘙痒。
“镜子!”沈青烟完全不复之前的温柔娇媚,满脸狰狞的看着丫鬟,“快把镜子给本小姐拿过来!”
丫鬟战战兢兢的应了声是,将镜子给她拿了过去。
沈青烟看着铜镜里面那个满脸红疹仿若毁容的女子,险些一翻白眼晕了过去。
昨天晚上祖母就和周家的人说好了,今日会来定亲。
结果一晚上过去她的脸就成了这样,她要怎么见人?怎么出现在众人眼前啊?
沈老夫人很快就知道了沈青烟长了一身一脸红疹的事情,连忙派人请了大夫进府给她查看问诊。
沈青烟整个人都躲在了床帐里面,只伸出来了一只手臂让大夫把脉。
大夫先是看了看她手臂上密密麻麻的红疹子,又拿出脉诊给她把脉。
片刻后才一脸愁绪的收回了手。
沈老夫人见状连忙问道:“我孙女儿这是起的什么?”
大夫犹豫了一下,“看着像是接触了什么东西导致的过敏,我先给小姐开几服药服用。”
大夫说着就拿出了纸笔开始写药方。
将药方递给丫鬟的时候他又突然说道:“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换个环境居住比较好,排除一切可能导致过敏的源头。”
他此话一出,沈老夫人不由一怔,随即吩咐丫鬟道:“送大夫出去吧!”
之前沈青烟一直在自己的院子里居住,也从未有过这种情况,难不成真是这个院子里有让她过敏的东西?
“烟儿,周家的人用不多久就要来了。”沈老夫人隔着床帐对她道:“你也不能一直躲在床帐里不见人啊!”
片刻后,床帐被拉开一条缝,沈青烟拿着一条丝帕遮住脸从床帐缝里钻出来,一双眼睛哭的又红又肿,“祖母,我这样怎么见云霆哥哥啊?”
沈老夫人看着她如今狼狈的模样忍不住皱了皱眉,“你先起来梳妆吧,我派人给你去买顶帷帽。”
若是平时还好,可偏偏今日是沈青烟定亲的日子。
话才落下,立刻便有下人来报。
“见过老夫人,周家来人了。”
一听这话,沈青烟刚止住的眼泪顿时又流了出来。
周家的确重视喜欢沈青烟,聘礼抬了足足二十个箱子,所见之人不由得羡慕极了。
“周少爷对烟儿小姐真好。”丫鬟们看着大厅中摆放着的一个个箱子,无不羡慕的道。

第四章:晋王殿下来提亲
沈老夫人见他们如此重视沈青烟,也是给足了她面子,心里也是十分开心的。
周云霆向沈老夫人行了一礼,起身后没看到沈青烟的身影,不由的道:“沈祖母,烟儿呢?”
周夫人也不由的看向沈老夫人,等待她的回答。
沈老夫人叹息了一声,“这孩子也不知道接触什么了,起了一身一脸的红疹子,现在正在房间里哭呢。”
关于沈青烟起疹子这事,沈老夫人也没准备瞒着周云霆和周夫人。
毕竟今天不同于其他日子,沈青烟总要出来的,隐瞒是瞒不住的,倒不如据实相告。
周云霆和周夫人吃了一惊,正准备说去看看她,就听见脚步声响起,二人转头看去,就见沈青烟头戴帷帽,身上也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走了进来。
“烟儿给祖母请安。”沈青烟先是给沈老夫人行了一礼,紧接着又看了周云霆一眼,柔柔弱弱的给周夫人行礼:“周伯母好!”
“哎呦,可怜孩子。”周夫人连忙扶住她的胳膊,“快起来吧。”
“你起疹子的事情,我们已经听老夫人说了,别怕,让大夫好好看看抹点药就下去了。”
沈青烟点了点头,声音娇柔的道:“多谢周伯母挂念。我平日里很注重饮食和卫生,从不接触什么不该接触的东西,不知为何今日睡醒却……”
她虽然没提起沈青霜,可沈老夫人听到这里,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昨天是沈青霜那个丧门星回来的日子,大师说她命中带煞,她才刚回来,烟儿身上就起了一身疹子。
这莫不是老天在提醒她?
周夫人和周云霆也不由的想到了这个可能。
沈青烟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了,眸底划过一道阴冷的笑意。
正当这时,下人通报了一声,“老夫人,夫人和大小姐来请安了。”
沈夫人和沈青霜一同走进来,向沈老夫人行礼。
沈贺则是一大早就去上朝了。
沈老夫人本就因沈青霜命中带煞的这个说法不待见她,方才又想到了沈青烟身上起了那么多疹子可能是她克的,看到她脸色顿时就不好了。
沈青烟则是一脸欢喜的迎上前去,亲热的伸出手来挽住沈青霜的手臂,“姐姐,你能来看我和云霆哥哥订亲,我真的很开心。”
沈青霜看了看她头上的帷帽,直接将自己的手臂从她怀中抽了出来,“妹妹这大热天的带着帷帽不热吗?”
沈青烟脸上的笑容一僵,这个沈青霜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
“好了,既然来了,就都坐吧。”沈老夫人微沉着脸道。
沈夫人和沈青霜刚坐下,便有下人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满脸惊慌的道:“老夫人,晋王殿下往这边来了……”
沈老夫人等人也吓了一跳,随即便冷静下来,看着下人冷斥,“慌慌张张像什么样子?”
晋王可是当今皇帝都给他三分面子的人,他平日里也和沈府没有什么交集,怎么会突然来沈府。
也可能只是路过此地也说不定。
沈青霜看着他们的反应,脑海中便浮现出了关于晋王的传言。
晋王殿下,当今皇上的皇兄。
明明他只是一个王爷,可朝中的人却没有人敢对他不敬,就连当今皇上都给他三分面子。
传言晋王殿下容貌俊美,但本性冷漠,手段也十分狠辣。
朝中的大臣及家眷没一个愿意得罪他的。
就在此时,又有一名下人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老夫人,晋王殿下朝咱们府中过来了。还,还……”
沈老夫人心头也忍不住加速的跳了几下,“还什么?”
下人咽了咽口水,深呼吸了一下,一口气说了出来,“晋王殿下还让人抬了四五十台箱子,像是来提亲的!”
话音落下,厅中霎时一片死寂。
沈老夫人还以为自己年纪大了听错了,不由的道,“你说什么?”
下人又将方才的话提高声音重复了一遍。
这一下,所有人都确定自己没有听错了。
沈老夫人第一个想法就是晋王殿下一定是来向烟儿提亲的。
不止是她,就连周夫人和周云霆以及沈青烟也是这么想的。
沈青烟心中既感觉有些激动,又有些不真实,忍不住喃喃道:“可是我和晋王殿下没见过几次啊!”
晋王虽然手段很辣,但他的容貌也是公认的精致俊美。
更何况,他身份贵重,连皇上都敬他三分,试问京城的哪家贵女不想嫁给他?
周云霆和周夫人则是有些担心。
虽然他们已经先一步送来了聘礼,可若是晋王想给他们抢沈青烟的话,他们也不敢和晋王抢人啊!
沈府当中的众人都还心思各异的时候,晋王已经带着整整五十台箱子的聘礼进了沈府。
晋王的身份非同一般,沈老夫人带领众人全都来到府门口迎接晋王。
沈老夫人站在最前方,她身后则是沈夫人和沈青霜还有沈青烟。
周家的人站的更往后一些。
一看到门口出现了人影,沈老夫人等人立即跪了下去。
“不知晋王殿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晋王殿下恕罪!”
沈老夫人一边说着,一边将脑袋垂的更低。
顾元修目光环视了一圈,最终落在了沈青霜身上。
唇角不着痕迹的往上勾了勾,他不动声色的移开眸子,声音清冽中又有些低沉的道:“沈老夫人请起。”
沈老夫人由高嬷嬷扶着站起身,微微一抬眼皮,便看到了顾元修身后一帮下人抬着的两排箱子,上面还有着大红色绸缎系成的礼结。
沈老夫人的心不由微微一颤,试探着开口,“王爷这是?”
顾元修也不含蓄,直截了当的道:“本王是来提亲的。”
他并未明说向谁提亲,但在场之人下意识的都认为是沈青烟。
就连沈青烟自己也这么认为的。
心头涌上一抹狂喜和虚荣感。
如果能攀上晋王这颗大树,她还要周云霆干什么?
沈青烟娇羞无限的朝顾元修看了一眼。
沈老夫人当然也是这么想的,更何况也不能为了周家去得罪晋王啊!
周云霆和周夫人则是看向了沈老夫人和沈青烟,谁知这祖孙二人竟然连一个眼神都未给他们。
反而一脸殷勤的看着晋王,“王爷,请去正厅喝茶吧!”
顾元修不着痕迹的看了沈青霜一眼,却见她始终微垂着头,从始至终都没看自己一眼。

第五章:云泥之别
听到沈老夫人的话,便微微颔首,大步跨起,朝正厅走去。
经过沈青霜身边时,一股淡淡特殊的檀香味传了过来,沈青霜霎时抬起了头,微蹙着眉,看着顾元修挺拔的背影。
这中较为特殊的檀香气味,她只在一个人身上闻到过。
可那人脸上带着面具,从来没以真面目示人过。
没人知道他长什么样。
哪怕沈青霜和他是个死对头,二人敌对两三年了,也从未看到过他的长相。
甚至有传言说,他是个相貌丑陋,年约五十的老头子了。
而眼前这个晋王,分明才二十来岁的样子。
一行人随着顾元修鱼贯而入进了正厅。
沈青烟仿佛忘了她是个要即将定亲的人了,接过丫鬟端上来的茶,亲手递给顾元修。
一边隔着帷帽目不转睛的盯着顾元修俊美的脸庞,如果眼神有粘力的话,她的眼神几乎要透过帷帽粘在顾元修面上了。
周云霆坐在一旁,沉默的看着她的举动,心头划过一道说不清是失望还是什么的情绪。
沈青烟端着茶等了片刻,却始终不见顾元修伸手来接,在众目睽睽之下,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尴尬极了。
最终还是顾元修身后的手下上前接下,并道:“我家王爷不喜有人距离他三尺之内。”
这是让沈青烟离顾元修远点的意思。
沈青烟被晾了这么一会儿,本就尴尬极了,听到这话,当下就像被人朝脸上扇了一巴掌一般。
她又羞又怒,可在她眼前的人是连皇上都敬三分的晋王,便是再给她一个胆子她也不敢露出一丝埋怨的神色来。
不过这名手下的话,也让众人想起来了顾元修的一个规矩。
晋王殿下有洁癖,不准任何人距离他三尺之内。
犯此忌者,轻者被抽上几鞭子,重者人头落地。
沈青烟也后知后觉的想到了这个规矩,脸色迅速的由红变白,连忙退到顾元修三尺之外,跪下赔罪,“烟儿无意冒犯,还请晋王殿下恕罪。”
顾元修微垂着眸子,转动着拇指上的玉扳指,仿佛没注意到她。
可没他的允许,沈青烟怎敢起身,因此便一直跪着。
一时之间,正厅之中的气氛变得十分沉重。
沈老夫人看了顾元修一眼,他明明是在那里坐着,一句话都没说,可就是令人觉得气场强大。
在他面前,冷汗簌簌而落,说不出来一句话。
沈青霜也看清了顾元修的长相。
眼前的男子气质矜贵,容貌精致俊美。周身有一种能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气势,仿佛天地都在他股掌之间。
都说周云霆长相俊美,可和他比起来,简直是云泥之别。
只是按气质来说,周云霆在这个晋王跟前就像个提鞋的。
完全没有任何可比性。
沈青霜看着他的视线十分直接,半分没有掩饰。
虽然说他身上的那种特殊檀香的味道和她认识的那个人身上的味道很相似,她却完全无法将这两人当成一个人。
顾元修五感敏锐,自然也察觉到了沈青霜看着他的目光带着审视。
更何况,沈青霜也并未刻意掩饰自己的视线。
正当沈青霜准备收回视线的时候,顾元修却猝不及防的抬起了头。
二人的目光仿佛带着火花闪电般撞在了一起。
沈青霜毫不示弱的看着他,眼睛眨都没眨一下。
片刻后,顾元修倏地无声笑了,眸子里也闪过一道笑意。
本来还不是那么确定沈青霜的身份是不是他想的那个人,如今见她这不服输的劲头,他心中突然就确定了。
想不到青门谷的谷主,不是传说中五十多岁的老妪,反而是个芳华正茂风华绝代的姑娘。
周云霆本来见沈青烟如此殷勤的对顾元修心中还有些生气,可如今见沈青烟跪在地上,那么长时间顾元修竟然都不叫她起来,他又心疼了。
过了片刻忍不住起身道:“晋王殿下,能否让烟儿先起来?”
随着他这话一出口,周夫人直接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顾元修眸光朝周云霆淡淡一扫,一股无名的冷意顿时朝他席卷而来。
周云霆心神一震,忍不住双腿一软跪了下去。
“晋王殿下恕……恕罪。”
正厅中的气氛霎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除了沈青霜外,厅中的众人连呼吸都下意识放缓了。
也不知周云霆和沈青烟跪了多久,终于听到顾元修冷淡低沉的嗓音响起:“起来吧!”
沈青烟和周云霆二人早已跪的脸色苍白冷汗淋淋,听到顾元修的声音,二人仿佛死里逃生一般连连磕头跪谢。
“多谢晋王殿下,多谢晋王殿下。”
二人起身后,连忙退到了一旁。
“本王是来向真正的沈大小姐提亲的。”顾元修一边说着,一边用骨节分明的手指指了指沈青霜。
“什么?”
沈老夫人不可置信的站起了身,因太过惊讶,以至于忘了控制声音。
其他人也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且不说沈青霜自小便在农村长大,更何况她还命中带煞,晋王殿下这是多想不开啊要向她提亲?
沈青烟也震惊的不行,更觉得顾元修那句‘真正的沈大小姐’是在打她的脸。
接下来,更让她觉得打脸的话还在后面。
沈老夫人怀疑自己年纪大了听错了,“晋王殿下,你是说要向沈青霜提亲?”
顾元修淡淡的一点头,“本王不向真正的沈大小姐提亲,难不成还要向一个冒牌货提亲不成?”
沈青烟的脸色登时绿了!
这话不单单是沈青烟觉得打脸了。
就连周云霆以及他的父母也觉得晋王殿下这句话仿佛隔空抽了他们几个巴掌。
他们一家不就是放着真正的沈大小姐不要,来和冒牌货提亲的吗?
沈青霜刚听到顾元修是要向她提亲的时候,就要张口拒绝。
可是顾元修不知对她做了什么,此刻她别说说话了,竟然连口都张不开了。
沈老夫人在短暂的愣怔过后,立马就反应了过来。
“晋王殿下能看上青霜,是这丫头的福气!”
能和晋王殿下搭上关系,不论是沈青烟还是沈青霜,对于侯府来说,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更何况,沈老夫人也没那个胆量拒绝晋王殿下。
她除非是老糊涂了才会不答应。
顾元修看着沈青霜有口张不开,瞪着眼睛恨不得将他咬死的表情,忍不住勾了勾唇。
“只是不知道,沈大小姐同不同意呢?”
她当然不同意了!
沈青霜在心里说罢,就发现身体也不受自己控制了,竟然朝着顾元修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