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南一青栀

第一章 在大逃杀里疯批的我和死对头he了[1]
“啪!”
青栀一个甩手,巴掌就落在了自己的脸上,这一举动惊地站在对面的白言言一愣一愣的。
她轻轻勾起嘴角,下一秒门外听到声音的安轩跑进来时,她又换上了委屈的表情,扁起的嘴让人感觉她下一秒就能哭出来。
“姐姐,你为什么要打我,我只是说,我也喜欢安哥哥而已,我没有想和你抢的……”
青栀一边说还一边往后退,可怜楚楚,泪眼婆娑,演技精湛。
“不是,我没有,没有的……”
白言言手足无措,她从来没有遇见这般绿茶的人,是根本不知道要如何对付。
安轩看着青栀,她的手正捂着自己的脸颊,那抹红从她的指缝里若隐若现地透了出来,这让人看着就心疼。
安轩心中的天平立马倾斜。
他皱着眉,看向白言言:“言言,你怎么可以这样做?”
弹幕:“666,这波操作牛啊。”
“青栀的熟练程度开始让我怀疑她是不是真的是个绿茶”
“心疼白言言”
随之响起的,是青栀脑袋里的机械音。
“恭喜,安轩好感度已经达到80,请问是否脱离《在校园文里绿茶的我与校草he了》?”
绷紧神经的青栀终于松了口气,她也不再管眼前两个还在争执的人,便在脑海里回应了一声“确定”。
下一秒,她就脱离了副本世界,重新回到了中间休息站。
青栀看着自己面前舒适的大床,一头倒下,扎进了柔软的被子里。
在几天前,青栀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
可就在她手机莫名其妙下载了一个叫《直播吧!抽卡人生》的软件后,她成了天选之女。
因为,她被这个软件绑定了。
青栀那天一睁眼就发现自己困在这个空间站里,房间是普通酒店式的房间,倒是什么都有,可是出去的唯一一道门被锁地死死的。
紧接着一个声音就在她脑子里出现了。
“噔噔蹬蹬。”
好家伙用的还是x特尔的。
“你好,我是您的专属系统。”
接下来,系统完完整整地解释了一遍青栀误入的异世界。
总的来说,就是《直播吧!抽卡人生》是个游戏,游戏里的每一个副本都有主题,而副本主题,是靠抽卡抽取的。
总共抽五次卡,分别是背景,主题,人设,对手,结局。
但可能会抽到空白卡,就像青栀刚刚脱离的那个副本,全称就是《在校园文里,绿茶的我,和校草,he了》,“主题”她抽到的就是空白卡,那在主题这块,她就可以不用遵循题目,自由发挥。
每个副本的通关条件也会随着副本的主题而改变,像这个副本的通关条件就是对手的好感度达到80。
而标题里的“直播”,就是指青栀进入异世界后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放到直播间里供人观看讨论。
当时过第一个世界的青栀还懵懵懂懂的,不过幸好青栀在现实世界里就是个戏精,所以演个绿茶对她来说不算太难,倒也算顺利地通关了。
她也纠结过。
“一定要进副本吗?不进行不行?”
“每进一次副本,您就可以得到一块拼图,而且每个拼图代表一次能力加成,当能拼出一幅画之后,您就可以回到原来的世界,而系统,即我,也会奖励您一个能力范围内的愿望。”
青栀对那个愿望不感兴趣,她还是比较想回到现实世界。
虽然现实世界没有她留恋的人,但至少,她在那里活了二十多年。
于是,青栀就这样踏上了漫漫回家路。
之前刚进异世界时,青栀很是迷茫,但现在有了第一次进副本的经验,几天后的第二次进副本,青栀就信心满满了。
弹幕:“又到了我最喜欢的抽卡环节了!”
“想看点修罗场,这次的副本能实现我的愿望吗?”
“新粉报道!”
屏幕上的弹幕稀稀拉拉的,看起来观众不是很多。
青栀在现实世界玩抽卡游戏时是个非酋,所以青栀对能抽出个好卡来没有什么希望。
可事实证明,非酋无论到哪里都不会改变。
因为第一张卡,她就抽到了“大逃杀”。
青栀有点头疼,不是头疼主题是“大逃杀”,而是头疼自己的人设。
这要是抽个小白花出来,会被人欺负到死吧。
不过幸好,抽卡系统没有这么绝情。
“疯批的我”。
疯批?虽然青栀现实世界就是个戏精,但疯批人设还是没有尝试过的。
她有些跃跃欲试了。
直到系统提示她抽下一张卡,她才回过神来。
接下来抽对手卡,主题卡和结局卡,青栀就有点摸不准了。
“死对头”,“空白卡”和“HE”。
这算好卡还是坏卡?
还不等青栀思考出来,系统就发出了声音。
“主题生成,《在大逃杀里疯批的我和死对头HE了》,正在构建世界……世界构建完毕,开始传送……”
青栀还没想清楚要怎么疯批,就一阵天旋地转,再睁开眼时,已经是到了异世界了。
青栀挣扎着坐起身,提溜提溜地转着圆圆的眼睛,开始观察周身的环境。
这是在河边。
而此时,脑子里的系统也开始给她讲起了前置剧情。
“你,青栀,在郊外踏青时意外落水,岸边路过的死对头沈宁修跳下水欲救你,但却一同被卷进了异世界……注,此副本通关条件为死对头好感度达到80,现在开始植入记忆。”
说完,青栀就感到有记忆开始涌入自己的脑子里。
记忆一袭来,青栀感受到了剧烈的疼痛,过了整整五分钟,她才缓过来。
青栀甩了甩脑袋后,继续左右观察,突然,不远处一个躺着的人吸引了她的视线。
她走上前去一看,人脸就和自己的记忆对上了号。
沈宁修。
是她在这个副本里的角色的青梅竹马,不过更准确来说,应该是死对头,两个人从小打到大。
他应该就是这个副本的男主角了。
青栀没来得及细想,沈宁修就猛地睁开了眼睛。
沈宁修做梦了。
他梦见自己正被一个女生牵着手,慢跑在草地上。
可女生缓缓转过头来,沈宁修才发现,她是青栀。
……恐怖故事。
沈宁修一下子就被吓醒了。
可一睁眼,居然还是青栀的脸,而且是放大版。
沈宁修猛烈地咳嗽了起来。
“怎么了,喉咙里卡了台挖掘机?”
青栀不忘人设,开始嘲讽沈宁修。
沈宁修拼命地咳嗽,压根没空理会青栀的挖苦。
好不容易咳停了,沈宁修又发现一个更大的问题。
这里是哪?
“你把我绑架了?”
沈宁修看着青栀,警惕地问。
“绑架你我还得倒贴,”青栀满脸的嫌弃,“我们应该是闯入异世界了。”
沈宁修听完只想呵呵一笑。
异世界?
青栀别是脑袋发了昏。
可下一秒,不知何处传来了广播声。
“欢迎大家来到,《大逃杀》。”

第二章 在大逃杀里疯批的我和死对头he了[2]
这个世界就是为了青栀构成的,所以听到这个广播,青栀是一点没意外。
反倒是沈宁修,满脸问号。
紧接着,广播又道:“第一轮,地点为村庄,时长七天,七天里,夜晚会出现鬼怪,你需躲避鬼怪的攻击成功活下来,否则,将永远留在这个异世界,注,我们将提供一日的水和食物,之后需要你自行寻找。祝你能顺利通关哦。”
最后一句俏皮的话并不能给冰冷的广播声带来一点感情色彩。
广播结束,两人身边各自凭空多了个背包,背包里,是少得可怜的水和食物。
青栀问系统:“我要是死了,是不是就是真的死了?”
“不会,”青栀刚想松口气,结果又听,“你会困在这个副本无限循环,直到通关为止。”
青栀在心里骂了句脏口。
沈宁修提起裤子缓缓道:“我们就因为掉进了水里,因此就要被鬼怪追杀?”
沈宁修觉得自己的唯物价值观被挑衅后所剩无几。
青栀点头。
她看过很多无限流和大逃杀的小说,按《惊!女配在恋综里剧本杀后逆袭了》这本小说的经验来看,村庄里不会有食物,所谓的自行寻找,应该指的是抢夺别人的食物。
青栀陷入了沉思。
她所烦恼的,不是去考虑她抢了别人的食物别人会不会死,毕竟她又不是圣母,而是,疯批人设肯定要抢男主角的食物才算疯批吧?但这样男主角对自己的好感度会不会掉啊!
于是青栀缓缓转头,看向了沈宁修。
沈宁修有了点不好的预感:“干嘛?”
“系统,他现在的好感度是多少?”
“10。”
青栀慢慢走近沈宁修,沈宁修拿着背包,往后撤了一步。
“你说,我要是现在抢走你的食物,你会怎么样?”
沈宁修心里警铃大作。
他死死地抱住背包,确保它不会被抢夺。
“不是说能找到食物吗?你干嘛要抢我的!”
“现在呢?好感度多少?”
“8。”
青栀有些失望。
看来这个疯批人设不能用在沈宁修身上了。
于是她无趣地摆摆手,“逗你玩的。”
沈宁修看着青栀真的走远了,也没真正放松下来。
他和青栀是邻居,自小一起长大。
俗话说,最了解你的人不一定是朋友,而是敌人,两人作为死对头,沈宁修可太清楚青栀会做出什么事来了。
所以他得看好自己的食物,避免真的被青栀抢走。
“你干嘛站的离我那么远?”
青栀看身后离她一步远的沈宁修,好奇地问道。
“你这种人小偷小摸惯了,我怕你拿我食物。”
青栀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
要不是看在他是男主的份上,她肯定给他来上两拳。
还“你这种人”?
“我们现在是去哪?”
沈宁修没看出青栀的不爽,还傻傻地问。
“找个能躲鬼的地方。”
说是这么说,但是地方可不好找,两人走了约莫半个小时,终于看见了一个村庄。
“前面有个村子。”
沈宁修视力好,比青栀先看到前面的情况。
“走,去看看。”
青栀话音刚落,她就听见了背后有脚步声。
沈宁修刚准备往前走,就被青栀拉住了手。
这不是沈宁修第一次和青栀有肢体接触,但是手拉手,沈宁修顿时有点愣在原地。
青栀当然是故意刷好感度的,但此刻这并不是重点。
她冲沈宁修比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缓缓转过头,开始观察起周围的情况。
下一秒,一支弓箭直直的冲两人射过来。
青栀拽着沈宁修,一个闪身,避开了那只弓箭。
闪避过后,青栀立马松开沈宁修,转身直接跑向弓箭来源的那棵大树。
在沈宁修都还没反应过来时,他就看见青栀已经抬脚踹倒了一个手里拿着简易自制弓箭的人。
她一脚踩在了那人的胸腔上,男人伸手想抓住青栀,不料青栀直接踹向男人的下巴。
疼痛席卷男人全身,他不禁大叫。
沈宁修光是看着刚才的一顿操作,都觉得痛到不行。
弹幕:“好,好帅,这是可以说的吗”
“我本来是冲着主播的颜值进这个频道的,但是没想到主播身手也这么好”
“青栀和她没用的男人”
青栀原本能力也没有这么强,是上个副本世界结束后给的拼图所带的能力加成让青栀有了这次的高光时刻。
“沈宁修,过来拿走他的食物和武器。”
青栀抬高音量喊沈宁修,沈宁修这才如梦初醒,他“哦”了一声,过来帮青栀的忙。
可帮了一半,他才想起。
他干嘛这么听青栀的话?他俩不是死对头吗?
但这个醒悟已经完了,因为他已经将食物从那人的背包里拿出来了。
沈宁修拿男人的食物的时候,没什么感情,毕竟刚才广播也说了,食物可以再找。
但到了拿武器的时候,沈宁修却有了些犹豫。
拿走他的武器,他是不是就没办法自卫了?
“青栀,要不,武器就留给他吧,毕竟是他的东西,而且万一他遇到危险都没有自保的道具。”
沈宁修越说越有底气,越说越觉得自己说的对。
青栀眼睛都惊地要掉出来了。
她还真是第一次真正见到这种放火烧能烧出舍利子的人。
她毫不迟疑地开口就道:“沈宁修你圣父啊?不拿走他的武器你等着他的弓箭插进你心脏是不是?”
沈宁修看着青栀,又看了眼男人不甘心的眼神,最后终于是下定决心,站起了身不再去抢那弓箭。
青栀在心里再度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她只能自己俯下身,伸手抢走了男生手里扒的牢牢的弓箭。
青栀确定把能拿走的资源都拿走后,抬脚又踹了男人一脚,才拍拍手走开了。
男人疼的龇牙咧嘴,但这一切,青栀都没看见。
对一个想对自己下死手的人,为什么要脚下留情?
但沈宁修看见了,他看着青栀,有些不悦。
“你怎么变得这么暴戾了。”
青栀没理他,而是直接把弓箭扔给了他,毕竟她懒得拿。
沈宁修下意识接住弓箭,刚想还给青栀,可突然,怀里拿着的食物和弓箭脱离了自己。
沈宁修愣住了,青栀注意到了动静,扭头一看,只见一个男人拿着食物和弓箭,回头看着青栀笑。
他扬了扬手里的东西:“谢谢!”
然后就跑的无影无踪了。
跑步速度极快,快到青栀以为开了特效。
弹幕:“好帅……NPC比男主好看诶,这是能说的吗?”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男主有点废啊,连东西都拿不住。”
“估计没反应过来吧,那NPC跑那么快”
青栀感觉自己头都大了。
她提了一口气,想骂沈宁修,想到好感度时,却又憋了下去。
忍住,忍住。
沈宁修可能也是觉得有点歉意,但又想到自己从小到大和青栀抬杠惯了,便也没有道歉。
“不关我事,是你让我拿这些东西的。”
夜幕降临。
两人进了村庄,寻了个屋子,能守,能逃,可以说是极其优越了。
青栀还在想刚才那个男人。
不是相思之想,而是……
怎么就被抢走了呢!
青栀愤慨地在脑子里揍了那个男人好几次,直到。
“有人来了!”
沈宁修一句话把青栀从思考中抽离里出来。
青栀连忙扭过头来。
那哪是什么人,一跳一跳的,分明是僵尸!
“不好,这僵尸好像有七八个,你身上有打火机吗?”
僵尸本来因行为笨拙,身体僵硬,算是比起鬼来说,好对付的一组,但他们此时既没有桃木剑,又没有糯米,就只能寻找火了。
沈宁修直截了当:“没有。”
青栀问系统:“你能帮忙吗?”
“不能。”
好家伙,青栀与两个帮不上忙的男人。
“那就开始屏气吧,等僵尸经过了就可以了。”
办法是好办法,但是执行起来,就与青栀想象的有点偏差。
她本以为,最先坚持不住的,会是自己。
结果她还怡然自若的时候,沈宁修就坚持不住了。
他的脸憋得通红,在月光的照射下,看起来居然也有点像僵尸模样。
青栀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在最关键的僵尸过境的时刻,沈宁修没坚持住,急促地呼吸了起来。
僵尸比其他人反应地都快,领头的僵尸变了方向,其他僵尸也跟着转了过来,齐刷刷地朝着沈宁修扑过去。
青栀的内心现在有两个声音。
别管这个傻X了,快跑!
他是男主角,没了他要重新来过的!
青栀头都要大了,她上前去一脚踹开了最前面的那只僵尸,拽起沈宁修就跑。
青栀跑的很轻松,她认为这是因为她的身体素质经第一轮强化后变持久了不少,再加上就那点距离对她来说不在话下,但对沈宁修来说。就有点负担了。
于是在刚刚跑远了一点后,沈宁修就停了下来。气喘吁吁地道:“不行不行,我,跑不动了。”
看着眼前这个废柴,青栀眼里的嫌弃是十分明显的。
“系统,沈宁修的好感度现在多少了?”
“15。”
才15?!
青栀简直无语,她救了沈宁修的命诶,才涨了那么一点吗?
命不值钱啊。
早知道让他被僵尸咬烂掉算了。
不过幸好,可能今晚是第一晚的原因,除了这波僵尸,两人再没遇到其他危险。
太阳逐渐升起,青栀开始思考另一个问题。
食物,怎么办?
沈宁修早就睡着了,指望他肯定是指望不上了。
青栀只能是摇醒他让他待在此地不要动,自己出去寻食物。
结果还因为摇醒沈宁修,他的好感度掉了1。
青栀简直想咆哮。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好感度!
青栀大致找了一圈。
如她所想,果然,这个地图里根本找不到任何现成的食物。
村庄早就荒废了,没有任何庄稼,山上可能是有些野菜可以吃的,但青栀一来觉得没必要,二是因为她压根认不出哪个是野菜哪个是野草。
过了第一天,大多数人都没有食物了。
青栀逮到了好几个人,但是都空手而归。
直到。
青栀动了动鼻子。
这是什么味道?
肉?
青栀充满了疑惑。
这里怎么可能会有肉?
青栀朝着飘来味道的方向走去,在一片芦苇荡后,一个人正支只一口锅,在煮东西。
他的身旁,还有个血肉模糊的尸体。
弹幕:“我靠这才第二天!”
“恶心地我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青栀也被吓得够呛。
她原本还计划拿点肉走的,这一下肯定是不可能了。
青栀觉得自己还是不够疯批。
她转身刚准备走。
结果一扭头,就撞上了一个胸膛。
青栀抬头一看。
是昨天抢食物和弓箭的那个男人!
还没来得及发脾气,青栀就听身后传来声音。
“谁!”
男人扭过头,一眼就看见两人。
青栀扭头,亲眼看见男人的眼神从警惕慢慢变得变态。
他看两人的眼神,宛如在看盘中餐。
这下肯定跑不掉了。
男人从火堆里抽出一根烧红的木头杆子,直冲冲地就朝两人过来。
男人第一目标是看起来更弱的青栀,宋离原看穿了他的心思,绕到了旁边,直接绕后一把拎住了男人的衣服,青栀上前手起手落,躲过了火棍,打折了男人的手臂。
宋离原一个转身,手腕跟着一转掐住了男人的脖子。
他没有怎么用力,但男人已经满脸涨红。
青栀看宋离原已经控制住了那人,便慢悠悠地晃到了男人的背包前。
他背包里的食物青栀是不想碰了,毕竟谁知道是什么肉?于是她就只拿走了包里的打火机和刀。
青栀回头看了眼宋离原,想悄悄直接就走了。
“喂!”
青栀权当听不见,继续往前走。
下一秒,身后传来一个重物掉地上的声音,再紧接着,一把冰冷的刀就驾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东西拿出来。”
声音冷冷的,没有温度可言。
就在宋离原以为青栀会颤颤巍巍地双手递上东西时,一个尖锐的东西同样顶上了自己的腹部。
“你扎刀最好是扎的比我深。”

第三章 在大逃杀里疯批的我和死对头he了[3]
弹幕:“有一说一,我磕到了”
“楼上的,不瞒你说,我也”
“咱就是说能换个男主吗,现在这个不比那个好???”
似乎是没想到青栀会这么说,愣了几秒后,宋离原轻笑。
他缓缓松开了青栀,嘴里还问道:“你挺有趣的,要不要和我一组?”
说实话,那一瞬间,青栀是心动了的。
但一想到自己的攻略对象,青栀只能含泪拒绝。
“不了,我还要拖一辆宇宙飞船。”
宋离原收了刀,青栀也收了起来。
“那就可惜了。”毕竟下次,可不会就这样放过你。
宋离原没说后面的话。
他只是神秘一笑,转身离开了。
青栀回头看了一眼地上那个已经死透了的男人,眼皮也不抬,继续踏上了找食物的路。
这次的收获可比之前好多了,虽然青栀小小只的,不像大块头一样那么能威胁人,但她只要把刀驾到那些人的脖子上后,他们就会乖乖交出攒了一天本来准备今天吃的食物。
就算是有些人试图抢青栀的刀,最后都会带着一身伤走。
弹幕:“青栀好牛,我好喜欢这种会注意维持人设的主播”
“前面的我同意,别的主播抽个人设卡好像就只是抽出来看的,青栀就完全不会”
“她抢了好多食物,但一想到这些食物还要分给沈宁修我就脑壳痛”
对于弹幕脑壳痛的事,青栀同样有些不情愿。
凭什么沈宁修不出力,就能分到她千辛万苦找来的食物?
但一想到他是男主,青栀要靠他才能脱离这个副本,青栀就只能忍。
等到她回到根据地的时候,青栀疲惫地快虚脱了。
她差不多一整天没睡觉了,她把食物分给了沈宁修,自己没吃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沈宁修吃着嘴里的食物,有些感动。
但也有些于心不忍。
青栀抢的是别人的食物,那那些人就得重新去找吃的了。
所以在夜晚即将来临,青栀刚睡醒的时候,他就听到沈宁修道:“你以后别抢别人的食物了,我们吃点野菜就行啦,你这样太过分了。”
青栀摸向腰间的刀,感觉自己都要忍不住变成疯批了呢。
她这次找来的食物如果自己吃,完全够她吃到《大逃杀》结束,可她分了一半给沈宁修之后,就只够吃三天。
青栀想到这,又愤愤地看了眼沈宁修。
却不料沈宁修每次都能带来坏消息。
“青栀,你看那边那是什么?”
青栀定眼一看。
一堆莫名其妙的东西从那条河里爬了出来。
青栀第一反应不是跑,而是她白天还喝过那河里的水。
突然就觉得胃在翻涌呢。
“跑。”
青栀言简意赅地背上书包,拽上沈宁修就开始跑。
可那些东西黏人黏得紧,就在两人身后跟着,亦步亦趋,不快不慢的。
甚至青栀慢下来,他们也会慢一点。
跑出来好远,青栀终于意识到了,这些怪物在逗他们玩。
但是不能停下来,停下来肯定会死。
能怎么办呢。
前面马上就是死路了,青栀突然听到空中传来一个声音。
“全部的食物。”
青栀抬头一看,又是那个人。
他坐在树上,一脸玩味地看着青栀。
宋离原的意思是,用全部的食物换一线生机。
青栀嗤之以鼻。
她就算重启这个副本,也不可能向那男人妥协。
不过,为什么那些东西只跟着他们两个,却对树上那个人视而不见?
青栀心里有了个想法。
“沈宁修,爬树。”
沈宁修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青栀推到一棵树前。
他也别无他法,只能听话地顺着树干往上爬。
青栀也另找了一棵树,哼哧哼哧地就爬到了树干上。
果然,那些个东西没法爬树,只能在平地上行动。
试图爬了几次树都没成功后,他们才转身,另外去寻找新的目标。
不久后,他们前往的方向传来了尖叫声。
青栀这才终于松了口气。
弹幕:“虽然这样很缺德,但是我很久没见过这么绝情的主播了,i了i了”
“我靠我真的看得上火,这个本的男主角也太没用了吧,全靠主播一个人啊”
“前面的+1,反而是树上那个男生,看起来靠谱多一点”
宋离原双手环胸,看着青栀。
“原来不和我同队是因为有同伴啊。”
宋离原在“同伴”两个字上加重了声音。
什么同伴,都说了拖油瓶。
但这话青栀肯定不可能说出来。
她用鼻子轻哼一声,没再理会宋离原。
原本青栀以为今晚也会这样平静地过去,直到几秒后,她听到了树叶被踩碎的声音。
青栀有了不好的预感。
她和宋离原几乎是同时开始往树下跳。
等青栀都站在地面上了,抬头一看,就发现沈宁修还在树上,一脸懵地看着两个人。
青栀恨铁不成钢地小声喊了句“下来”,沈宁修方才如梦初醒地从树上跳下。
碎叶子的声开始不断靠近,青栀直接放话“跑!”
没有一点点犹豫,三个开始往刚才来的路跑。
跑远了,身后便没有了踩叶子的声音。
沈宁修原以为可以休息一下了,可他一回头,看到的却是一个拿着镰刀酷似死神的人正跟在他们后面,还朝他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
沈宁修转回头,没什么表情变化,但却默默地超过了宋离原和青栀。
青栀看着他的背影,有点惊讶。
这是怎么了?
弹幕:“干啥啥不行,逃跑第一名”
“我有点奇怪的感觉”
“我也,这个NPC小哥的出镜率是不是太高了”
三人跑着跑着,经过了一男一女。
青栀还很有良心地提出建议:“跑!”
当看清三人身后跟着的物体后,两人尖叫了一声,立马也跟着跑。
可反应太慢了,跑的又不够快,很快,两人就被追上。
沈宁修听着身后的惨叫,猛地回头。
他的跑步速度开始变慢,几秒后,在青栀和宋离原不解的眼神下,他居然,回,头,了。
青栀眼睁睁看着沈宁修回头去帮忙,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为什么她遇到的两个副本的男主角都是傻子啊啊啊。
青栀肯定要去帮忙,不帮忙等沈宁修嗝屁了她就只能重启。
于是她也上前去,一把拽住了沈宁修的手臂,刚要往反方向跑,沈宁修却猛地甩开了她的手。
“他们要死了啊!”
死神已经注意到了两人的动作,他手起刀落,镰刀割过那一男一女的脖子后,便晃晃悠悠地朝两人来了。
弹幕:“啊啊啊啊我血压都高了,能不能换个男主啊!”
“感觉这把要重启了”
青栀也是这么想的。
她绝望地又拽了一次沈宁修,可此时沈宁修已经吓傻了。
青栀只能劝自己,重启一次,她一定会拿回属于她的一切的。
可想象中的疼痛没有袭来,青栀定睛一看,只见死神的心口被飞过来的一把刀扎透。
死神显然是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他有些愣在原地。
青栀立马反应过来,他直接掐了沈宁修一把,沈宁修反应过来后,终于开始跑起来了。
二十岁,被追杀知道要跑了,未来可期。
三人利用那一点时间差,终于是甩开了死神。
在一面断墙后,三人瘫倒,气喘吁吁。
“刚才,谢谢。”
青栀看着宋离原,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她把人家当对手,结果人家还帮了自己一把。
结果宋离原还没说话,沈宁修先跑过来一顿指责:“你刚刚为什么要拽走我?”
???
青栀满头疑问。
她不拽走沈宁修,死的就是他了!
“明明你不拽走我,那两个人就不会死的!”
青栀气得都笑出来了,她简直是无语到不行了。
她还顺带问了句系统:“沈宁修好感度。”
“6。”
果然。
这个世界毁灭吧,真的。
为什么要给她匹配一个这样的圣父男主啊!
沈宁修似乎是觉得这样还不够表达自己的愤怒,转身就走了。
按理说青栀现在应该追上去,可是她也是有脾气的,她刚才为了沈宁修都差点死了,居然连句谢谢都没有?
一直没说话的宋离原双手环胸看着青栀:“那人是救过你命吗?”
青栀看了眼沈宁修,苦涩地摇头:“他只是我死对头而已。”
听闻此话的宋离原更是不解了:“死对头?谁对死对头是这样的。”
青栀来了好奇:“那死对头应该是怎么样的?”
宋离原想了一会儿,答:“至少得像我们俩之前那样吧。”
青栀轻笑,刚想说话,下一秒,笑容就僵在了脸上。
“死对头的好感度达到80。”
从头到尾,系统好像都没有说死对头是谁啊!?
是青栀自顾自地把沈宁修当死对头的!

第四章 在大逃杀里疯批的我和死对头he了[4]
“系统,说说吧,这个副本的男主角到底是谁?”
“触发隐藏任务,双男主剧情线,当任意一男主好感度先达到80,都视为通关。”
这段对话涉及剧情,于是直接以旁白方式出现在了直播间里。
系统的话一出,整个直播间的弹幕激增。
弹幕:“我猜对了!真的是这个人是男主!”
“普天同庆!可以换男主了!”
“说实话都两天了,还不知道这个男主叫什么呢~”
听到可以换男主,青栀瞬间觉得小腿乳酸都不酸了。
她转过头,一脸甜笑地看着宋离原。
“我叫青栀,你叫什么啊?”
宋离原被她这突如其来的态度转变怔住,但又很快反应过来。
“宋离原。”
青栀再次问系统:“宋离原的好感度是多少?”
“25。”
青栀终于觉得这个副本有望了。
她这会也顾不上跑掉的沈宁修了,青栀直言:“组队?”
宋离原没想到青栀会突然这么说,但想到青栀的身手,看来是肯定不会给自己拖后腿的,于是点点头:“行。”
两人找了个地方猫了起来,第二天,就这样有惊无险地过了。
青栀觉得,自己就是个大傻子。
但凡她早点发现可以不选沈宁修,也不至于这几天活的那憋屈。
她和宋离原去找食物,犹如蝗虫过境,不到一上午,就搜刮了两人剩下四天的口粮。
两人也不贪心,够吃就行了。
这么一对比,宋离原真的不知道比那个沈宁修好了多少。
第三天夜晚,很快就到了。
沈宁修没了青栀,自己出去找了一天的食物都没找到后,他意识到了一个可怕的现实。
没有多余的食物,自己每多吃一份食物,就会有一个人饿死。
他一边唾弃着青栀的强盗行为,一边吃掉了半天的口粮。
此时他早已是饥肠辘辘,反应力都变慢了。
以至于他迟迟没有发现,跟在自己身后的稻草人。
稻草人利用那根直杆,一跳一跳地跟在沈宁修身后。
跳动的声音在泥草里并不是很明显,但沉闷的一声“咚……咚……”终于是传进了沈宁修的耳朵。
沈宁修慢慢停下了脚步,缓缓扭过了头。
一张稻草脸就这样闯入了沈宁修的眼帘。
他吓得是直接跌坐在地上。
稻草人一步一步靠近,沈宁修手撑着地,害怕地努力往后退。
直到退无可退。
眼见稻草人的手杆上的尖端就要扎向自己,沈宁修眼尖,看见了不远处的青栀。
“青栀!救我!”
远处的青栀听到这一句的第一反应是,好晦气。
第二反应是……
她招招手,让宋离原低下身子。
本以为青栀打算救沈宁修的宋离原表情很是不耐烦,但听完青栀说的话后,居然变得玩味起来。
他冲青栀比了个OK的手势,下一秒,他直接冲到了等待几人聊完天的稻草人身后,一把夹住了稻草人。
稻草人本来是打算等青栀和宋离原葫芦娃救爷爷一个一个扑上来时一次性解决三个人的,结果这下被控制住了,很是恼火。
稻草人的优势就是聪明,他有人的思想,但弱点也很是明显,只要夹住它横着的杆,他就无法行动。
沈宁修看着救了自己的两人,长长地舒了口气。
青栀冲沈宁修伸出手,沈宁修对青栀还是有些不满,但此时不伸手很是不尊重,于是还是握上了青栀的手。
可下一秒,青栀一个别手,沈宁修的手臂直接脱臼。
“啊啊啊啊!”
沈宁修疼的直接喊了出来。
说时迟那时快,青栀立马蹲下再次别了他的另一只手,两只手臂同时脱臼的痛是钻心的,沈宁修瘫倒在地上。
可是,还没完。
青栀直接踩上了沈宁修的脸。
“查沈宁修的好感度。”
“0。”
很好,她今天,就要试试看,好感度能不能掉成复数。

第五章 在大逃杀里疯批的我和死对头he了[5]
“青栀!你做什么!”
沈宁修忍着钻心的痛,大声冲青栀吼道,仿佛这样,就能减轻他的疼痛。
可青栀就是迟迟不说话,而且还又加重了几分脚上的力气,沈宁修感觉自己的下颌骨快被踩裂了。
“《大逃杀》里除了系统给的,没有别的食物。”
沈宁修仿佛听到了什么杀人咒语,立马大喊大叫,企图不让青栀的声音传入自己的耳朵里。
可,即便声音不大,但青栀的话仍清晰地不能再清晰:“要么抢走别人的食物,让他们死,要么吃人,当然,这也是让他们死,”本身充满着轻佻语气的青栀瞬间话锋一转,变得冷酷,“你呢,沈宁修,你吃了多少人?”
在旁捆着稻草人的宋离原看着青栀,有种她仿佛坐在高高的王座上,正用权杖一点一点的点地,居高临下地审判着面前的人。
几日里全都用“青栀”二字掩盖自己罪行的沈宁修仿佛被人撕开了伤疤。
他不停地扭动着身体,嘴里喊着“不,不是的,我没有,明明都是你……”
依青栀的话来说,他就是条蛆。
弹幕:“太,太飒了,精神和肉体的双重夹击。”
“主播这样有点太不近人情了叭”
“前面的莫不是圣父本人?”
青栀看着沈宁修的模样,突然觉得有些没趣了。
于是她直接弯下腰,低声道:“还记得我给你的食物吗?里面的肉……”
青栀没有说完,但单单这一句也够沈宁修崩溃了。
她收起脚,朝着宋离原使了眼色,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看似飒爽,实际上……
“系统系统,我刚刚演的那一出有没有加宋离原的好感?”
“……有,34。”
“那沈宁修呢?”
“-37。”
青栀心情是更好了,甚至直接哼起了小歌。
宋离原看了眼青栀,嘴角露出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他撒开稻草人的同时抬起脚,在后面踹了一把稻草人。
稻草人摔在地上,满身都沾满了泥土。
他愤愤地挣扎起身,正想回过头去找宋离原,可哪还见宋离原的踪影啊?
于是,怒火和不甘心,全都转移到了双手脱臼倒在地上无法起身的沈宁修身上……
《大逃杀》第一个副本在青栀和宋离原之后的完美配合中结束了。
可没有喘息的时间,一睁眼,青栀又到了《大逃杀》第二个副本里。
这次她醒来时,是在一块水泥地上。
她缓缓爬起,观察了一下周围,看起来应该是在一座大楼的一楼空地里。
青栀第一时间不是找宋离原在哪,而是先问了系统:“系统,宋离原的好感度是多少?”
“52。”
跟她在上个副本结束的时候不一样,但是有上下波动很正常,青栀不是很在意。
她从地上爬了起来,她转了一圈,没找到宋离原。
青栀也不着急,她不觉得以宋离原的实力会有什么事故。
于是她捡起地上的食物背包,先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这个楼是个四面包围的楼,她醒来的位置就在中间的平地上。
青栀大概逛了一圈,从陈设来看,这里以前应该是个医院。
青栀活动着手脚,准备离开医院去抢食物。
她听过这次的规则了,和上次一模一样。
不过这次,她衣服口袋里还有第一关时得到的武器,应该要比之前好抢夺一点。
还是之前那句话,每个人都只有一天的食物,所以如果不在第一天抢食物,第二天可能能抢的就不多了。
青栀抬起脚,刚准备离开医院去找食物,就听见了动静。
“谁!?”
青栀厉色,从口袋里拿出了刀,迅速进入了防御状态。
只见楼梯上缓缓下来一个人。
先是脚,再是腿,最后是脸。
简直跟相亲节目男嘉宾出场似的。
看清楚来人,青栀收起了刀。
这不是她那个攻略对象吗?
“走吧,一起去找食物。”
两人不愧是搭档,想法都出奇一致。
这个副本是夏天,热的人身上黏黏糊糊的,而且又好久没洗澡了,青栀都能闻到自己身上的味道。
但也托夏天的服,现在从偏差角来看,是正午,离太阳落山还有好几个小时。
两人利用这个时间,等再回到医院时,已经掠夺到了两份七天的食物。
就当青栀坐在了台阶上,想着终于可以休息一会的时候,夜幕已随着骤降的温度悄然降临。
青栀啃着食物,灵活的耳朵动了动。
“宋离原,你听到什么声音没有?”
宋离原认真侧耳倾听,几秒钟后,他摇摇头。
可青栀并没有因此放下心来,过了一会儿,她确认有声音后,提醒宋离原收起了食物,自己则大着胆子在夜色的帮衬下走到了大厅。
大厅里,声音更是明显。
很快,青栀就知道是什么声音了。
她立马跑回了楼梯口,拽上宋离原就要往二楼跑。
但似乎是又想到别的什么,她又停了下来。
楼梯口有个拉闸门,生锈地厉害,倒也推得动。
青栀去拉那拉闸门,宋离原不知道发生什么,但也本能地帮着一起拉。
终于,拉闸门卡扣扣上的瞬间,宋离原也听到了所谓的声响。
拉闸门刺耳的声音,吸引着整间医院里的丧尸来到了这里。
丧尸的手臂从拉闸门的洞里伸了进来,但幸好,都无济于事。
丧尸们身上的味道直冲两人的天灵盖,青栀捏住鼻子,道:“快走,这门守不了多久。”
吱呀吱呀的响声也让宋离原有了意识,他点头,跟上了青栀的脚步来到了二楼。
幸好这个楼不止一处楼梯,两人迈着步伐走向另一边的楼梯,还没走到楼道口,青栀就看见有几只丧尸从楼上下来。
一句脏话从青栀嘴里脱口而出。
两人立马反方向地跑上了另一侧楼梯,三楼里,三三两两都是结伴的丧尸。
青栀第一次为自己做的决定后悔。
刚才就应该杀出重围往医院外面跑,不应该进楼里来的。
但眼下显然不是自责的时候,两人直接钻进了一间看起来没有丧尸的病房,关上了门,用柜子病床堵住了来势汹汹的丧尸们。
看着露出的一小片的玻璃框外的丧尸们,青栀终于是松了口气。
可还没等她说什么,宋离原就拍了拍他。
青栀扭过头,看见了一只从厕所里,缓缓出来的丧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