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悠悠周穆

第1章 想抢金手指,没门
醒来的那一瞬间,李悠悠第一个感觉就是耳边好吵,吵的她都睡不着觉了。
半睡半醒的李悠悠想不明白自己明明是一个人住,为什么身边会有人在吵着自己睡觉。
“妈,这毕竟是三弟妹的东西,我看汪婶算了吧,这要是让三弟知道咱们欺负三弟妹了,他非得跟咱们急了不可。”这时,一道假模假意的女人声音飘进李悠悠的耳朵里。
李悠悠虽然没有睁开眼睛,不过从这道假惺惺的意声当中,她就能听出来说这句话的女人不是什么好人。
这时候又有一道声音紧接着响起,这次是个老人家的。
“怕什么,这个家都是我跟你爸的,我现在拿她一个东西她敢说什么,不用怕。”
李悠悠听完这句自以为是的话,刚想在心里吐槽一下这个老太婆太自以为是,突然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被人用力拉了起来。
身体上被拉扯的疼痛让李悠悠终于睡不着,缓缓的睁开了惺忪的一双眼晴。
她睁开的那一瞬间,一老一嫩的面孔突然映入进了她的眼帘中,把她吓的直接坐起身。
“你们两个是谁?”李悠悠抓着枕头,俏脸上露出防备的表情盯着她们两个。
她这句话一出,把在场的周母跟周大嫂给吓了一跳。
“妈,三弟妹她怎么了?好好的怎么问咱们这句话的?”周大嫂拉着周母转过身,婆媳俩嘀咕的小声讨论。
周母冷漠的一撇嘴,“别害怕,我看她就是故意想吓咱们的。”
心里七上八下的周大嫂一听周母这句话,顿时觉得有理。
李悠悠此时坐在床上脸色一片苍白,因为此时她的脑海里正接收着一道不属于她的记忆。
这些记忆就像是一股洪水一样全部向她的脑子里涌了进来,现在的她就像是掉在水里呛着了一样。
等呼吸平缓了一点,李悠悠打量着这间房间,知道自己现在身处在何方了。
前段时间她休假的时候刚好看了一本年代小说,在小说里,她看见了一个跟她同名同姓的农妇,不过农妇可不是主角,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物。
当时她看见农妇长年在婆婆和两个嫂子的暗暗欺负下饮恨西北时,她还替这个可怜的女人同情了一把。
结果半个月过去,她居然在睡着觉时穿到了这本小说的同名同姓人物身上。
没有注意到她脸色已经变换了好几遍的周母转过身来,仍旧一副气势凛人一样的看着这个任由人欺负的三儿媳妇,“李悠悠,你把你身上戴着的那枚平安扣拿出来给你大嫂,听到没有。”
李悠悠回过神,刚好听见周母这句像强盗一样的话,顿时忍不住冷笑了一声,抬起一张反抗的脸庞对着她问,“凭什么?”
周母一愣,看着三儿媳妇此时的脸庞,不知道为什么,她好像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不过周母没有多想,这个三儿媳妇一向好欺惯,她不相信会发生其他不好的事情。
“什么凭什么?凭她是你大嫂,我是你婆婆,难道我这个当婆婆的话你也不听了是不是?”周母一脸刻薄的指着她说道。

第2章 好东西
“大嫂?婆婆?就凭你们,你们觉得你们配当这个称呼吗?”李悠悠冷眼瞧了她们婆媳俩一眼。
周大嫂眼神带着闪烁多看了一眼这个三弟妹。
不知道是不是她多疑了,总觉着这一觉醒过来的三弟妹好像跟平时不太一样了。
周母现在被气的浑身发抖了下,抬起一只发颤的手指着李悠悠,“你再说一遍?”
李悠悠看着她被自己气青的脸,心里没有一丝心疼,就凭这个老太婆以前还有以后对原身做的那些事,这个老太婆就一点都不值的让她同情。
“说多少遍都是一样,反正我的东西我谁都不会给,除非我死。”说到这,李悠悠停了下,马上又改道,“我死了也不给你们,我要自己带进坟墓。”
周母看着她这张伶牙俐嘴的样子,越看越不喜,二话没多讲,直接上手去拽她的头发。
从讲出来刚刚那句反抗的话后,李悠悠就一直在小心的防着这个周老太婆会动手。
果然,她这句话刚讲完没一会儿,眼角余光就扫到了这个老太婆还真的朝她动手。
早已经有防备的她看见那只老手朝自己的头发袭过来时,马上用右手抓住这条皮肤有点松弛的手臂。
并且在抓住的同时,还用力捏紧周老太婆的这条手臂。
下一秒,房间里响起周老太婆杀猪一般的惨叫声。
周大嫂听见周母的惨叫声,吓的啊了一声,逃命一样的从这里逃了出去。
李悠悠看着她丢下周老太离开的背影,嘴角轻轻的撇了下嘴巴。
“看见没有,刚刚那个就是你用命要疼的好媳妇,你看看人家在你要救的时候,有没有理你一下?”李悠悠一脸冷笑的说道。
周老太一张老脸顿时变的得又青又黑的,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被丢下她一个人逃出去的大儿媳妇给气的。
李悠悠看了一眼她被气的不轻的老脸,冷冷的勾了下唇角,这才放开了她的手臂。
“我今天人有点不舒服,今天的晚饭我不出去做了,你们自己解决。”说完,她又后面加了一句,“还有,我在休息的时候别进来吵我。”
周老太一双眼珠子气的鼓鼓瞪着这个三儿媳妇。
李悠悠当作看不见一样,把枕头放好后,重新躺了下去。
经过了刚刚这一槽的周母也不敢再说一些气她的话,赶紧踩着不甘的脚步离开了这间房间。
躺在床上的李悠悠听见身后传来的关门声后,这才缓缓张开刚刚闭上的双眼。
此时,她打量着这间房间,这是一间不足十平米大的房间,墙是那种用土砖砌成的,屋子里除了这张床外就还有一个衣柜,但也不新了。
除此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李悠悠这时候突然想起了自己脖子上挂着的平安扣。
把脖子上的平安扣给取下来后,李悠悠认真的打量着它,心里却一阵激动。
根据小说里所写的,这枚平安扣可不是简单的平安扣。
在小说里,这枚平安扣原身还是没有保护住,最后还是落进了原身的那个好大嫂手上。

第3章 平安扣,空间
也正是因为这枚平安扣,原身的日子更加不好过,好大嫂突然间变成了村里人人夸赞的有福气女人,甚至就连周家老太婆对这个大儿媳妇更加是疼的不行。
有了好大嫂的对比,原身更加不得公婆的疼爱,再加上原身忧愁的性格,原身很快忧郁成疾,最后郁郁而终。
其实原身到死都不知道她的好大嫂之所以会这么受人喜欢,一切都是因为这枚平安扣。
因为这枚平安扣里面居然隐藏着另一个玄机。
一想到藏在这个平安扣里的玄机,李悠悠赶紧从衣柜里找到了一把剪刀用力划了下她的指尖。
很快,一滴鲜红的血珠子从她的指尖上缓缓冒了出来。
此时处在兴奋当中的李悠悠可感觉不到疼痛,她赶紧把指尖上快要掉下来的血珠子倒在手掌中间放着的这枚平安扣上面。
下一秒,一个让人眼珠子都不敢眨一下的现象从她的眼中慢慢发生。
只见掉在平安扣上面的血珠子正在一点点的被它吸收了进去。
没一会儿,血珠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还没等李悠悠反应过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时,突然她感觉自己的手掌心里传来一股被火烧着的灼热感。
这股烫意让她下意识的想要把这枚平安扣给甩下来。
结果她用力一甩,手掌心上的平安扣就像是扣在了她肉上面一样,牢牢的黏着。
李悠悠心里一惊,又想用手去把它扣下来时,结果还没等她的手放下去,这枚平安扣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渗入进了她的手掌心里面。
很快就消失在她的眼前。
等李悠悠反应过来想要把平安扣拿下来时,平安扣早就从她手掌心上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平安的印记清晰的印在了她的掌心上面。
如果不是一开始就知道这个平安扣的玄机,李悠悠非得被刚刚的这个景象给吓死不可。
看着手掌上这道带着殷红的印子,李悠悠用另一只手去摸了下,突然,她眼前一闪,一股无形的力量像是拉扯她一样。
过了一会儿,等这股拉扯的感觉消失后,她突然眼睛一瞧,立即发现自己身处在另一处地方。
打量着眼前这个世外桃源,李悠悠脸上一喜,看来这就是小说里提到过的世外桃源了。
只见眼前一座茅草屋,屋门口有一亩三分田还有一口冒着仙气一般的古井。
李悠悠走上前查看了一番这土,居然是黑土。
在田地的旁边有一口鱼塘,塘里头游满着大大小小的鱼儿。
茅草屋后是一座看不见尽头的山,具体山里面有什么,李悠悠现在还不敢进去。
参观完这里,李悠悠看着池塘里的鱼时就忍不住吞了下口水。
可惜这里现在什么都没有,她就算是想吃这鱼也没办法,只能等下次进来时,带一些工具进来才行。
这时候,她突然听到空间里传来了有人说话的声音。
一开始她还以为是空间里还有其他人,后来等她细细一听,这才发现这声音不是这里面的,而是外面传进来的。

第4章 精壮的汉子
眼见外面的声音谈到了自己,并且还有要进屋的意思,李悠悠赶紧放空身子闭上眼睛。
等她再次睁开眼睛时,她已经身处在空间外头了。
她刚回到床上躺下,就听见房门被打开,紧接着就是一道高大的身影快步的从外面走到她的面前。
还没等她看清楚男人的身影,就看见男人抬起一只精壮的手搭在她的额头上。
“我听妈说你身体不舒服,你哪里不舒服了,你告诉我,我们去城里的医院里看看。”紧接着是男人着急的问话声。
听着这道好听的男人嗓音,李悠悠抬起头,终于有机会好好的打量正在关心她的男人了。
只见眼前的男人长的很好看,肤色偏深,五官深邃英俊,尤其是此时望着她的这双眼睛,充满着深情,击中了李悠悠平静了二十多年单身狗的心。
周穆迟迟等不到媳妇的回应,神情更加的着急,“悠悠,你别怕,我现在就抱你去城里医院看病。”
话音一落,他一双强有力的手臂就伸了过来,把她打横抱了起来,大步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在他们快要出房间门时,李悠悠这才回过神,同时也发现她被眼前这个过分英俊男人抱着的事情。
眼见他们快要出了这个房门,李悠悠终于出声,“我没事,你把我放下来。”说完,用手拍着肌肉结实的手臂。
着急的俊脸在听见她这句回话后,这才放松了一点。
他停下脚步,眼里是对她止不住的担扰,“你真的没事?”
“真没事,就是刚刚睡的有点久了,头有点晕。”李悠悠在他柔光下,只好撒了这个小谎。
周穆没有怀疑,信以为真,“没事就好,刚刚吓死我了。”
李悠悠低头看了看他们现在的姿势,脸红起来,“那个,你可以先把我放下来吗?”
刚松了一口气的周穆听见她这句提醒,耳垂一红,手忙脚乱的把她从自己怀中放下来。
“你别怕我,我刚刚没有恶意,我就是怕你有事,所以才会一时情急抱起你,你要是不喜欢,我下次注意一点就是了。”周穆的声音很好听,低沉,富有磁性。
看着眼前俊俏的男人,李悠悠记起了这位应该就是原身刚结婚没几天的男人。
说起来,原身还真的挺惨,因为周穆在村子里的恶霸名声,就因为他在村口多看了她几眼,她父母就怕他会报复家里,不顾原身的意愿就把原身嫁给了周穆。
因为这事,原身郁郁寡欢了几天,最后让她这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李悠悠捡了这个便宜。
此时,李悠悠细细的打量着眼前对着她有点手足无措的男人。
她实在是看不出来这个男人在村子里是恶霸。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你一定要跟我说,我们去医院里好好检查。”见她不说话,周穆有点紧张的开口讲。
天知道在面对着她时,他平时在外面的凶样完全使不出来,而且他也不想对她凶,只想对她好,对她温柔。
李悠悠从他的语气里明显的听出他对她的小心翼翼。

第5章 臭不要脸的
“刚刚是有一点不舒服,不过现在休息了下,好了。”虽然他有一个恶霸的名声,不过李悠悠却一点都不觉着他可怕。
周穆听完她这句话,松了一口气,这进候,突然像是想起来什么,右手有点慌乱的在裤袋里掏起来。
李悠悠一脸好奇的看着他掏裤袋子的动作,心里有点好奇这个男人到底会掏出点什么东西出来。
过了没一会儿,他的手从裤袋里掏出来,等他的手在她面前摊开时,她这才看见他的手掌上摊着一叠钱面额大小不一的钱。
李悠悠见他拿钱出来,抬起一双水汪汪一样的眼珠子看向他。
周穆看着她唇红齿白的俏脸庞,心里再次忍不住怦怦乱跳起来。
等了一会儿见他不解释,李悠悠只好自己主动开口问起,“这些钱你是给我的吗?”
周穆从她脸上收回目光,刚毅的脸庞上露出不易让人察觉的红晕,轻轻的应了一声,“嗯,都给你,你收着,你要是想买什么了就拿这些钱去买,想怎么花都行。”
李悠悠听完他这一番话,眼里露出饶有兴趣的目光盯着他这张俊脸,“你的意思是说我想怎么花都行?那你就不怕我把这些钱一下子都花了?”
周穆见她肯跟自己说这么多话,心里立即心花怒放起来。
这是他们结婚这几天里,她第一次跟他说这么多的话。
他知道她不愿意嫁给他,她是被她家里人逼着嫁过来的。
不过他不介意,谁叫她是他第一眼就看上想要娶回家的女人。
刚结婚那几天,她一直对他冷眼冷语的,他心里确实难过,不过他却不生她的气,只想一直对她好下去。
“对,都给你花。”他毫不迟疑的回答。
李悠悠伸手接过他手上的这些钱,这还是除了她父母之外,第一次有人跟她说要赚钱给她花的人。
“谢谢。”她握着这些钱真诚的感谢。
周穆漆黑的眸子像是染了一层星光一样,嘴角微扬起,“不用谢,你肯用我的钱,我很高兴。”
这时候外面响起周老太喊吃饭的叫唤声。
周穆伸出手,最后在快要碰到她手时,改换成了拉站她的一个衣角,“走吧,我们去吃饭。”
李悠悠望向拉着自己衣角的这一只大手,嘴角弯了弯,心情愉悦的跟在他身后走出了这间房间。
两人走到吃饭的堂屋,里头坐着的周家人一个个睁着看戏的眼睛盯着他们像是拉着手的那一块地方。
周母眼神不善的扫了一眼小两口像是牵着的手,嘴里骂了一句,“臭不要脸的。”
刚刚坐下的周穆听见母亲这句骂话,俊脸一沉,“妈,你说话注意一点,别动不动就骂人,我要是再听到你骂悠悠骂的这么难听,家里的东西全不要了。”
周母一听小儿子这句威胁,脸上敢怒不敢言。
谁叫这个家里最有出息的就是这个小儿子,家里大部份的经济来源就是来自这个儿子的。
而且最最重要的是这个小儿子不管在家里还是在外面都是恶霸的形象,要是犯起浑来,这个小子可不看她是不是他的亲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