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九郎乔安好

第1章 娘,你别死啊
刚开年的春,还透着丝丝的凉气,尤其是在谢家村与乔家村两个村子间的这一条河道边上,更是有一种透心凉的寒,冷飕飕的。
河边有一个又瘦又脏的小孩在哭:“娘,你不能死啊,娘……”
“元宝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娘,你可不能死啊!”
“娘,娘……”
“………”
迷迷湖湖当中,乔安好就听到耳边有一个孩子哭天抢地的冲着她叫娘,还时不时的摇晃着她的手臂,分不清楚是真伤心还是假伤心,但吵得她忍不住地道:“别叫了,吵死了。”
特么谁家熊孩子,还让不让人好好睡一觉了?
咦,不对,实验室怎么会有熊孩子??
她睁开了眼睛,只见她眼前出现一个鼻涕眼泪一脸流的骨瘦如柴的脏小孩,头发也乱糟糟的,就像个,像个鸡窝似的。
身上的衣服也这里破一块,那里破一块的,手上耳朵上还有冻疮。
就这狼狈的模样,让她本能的拧起来了眉头,只见那小孩看她睁开眼睛后,不知道是害怕还是紧张,哽咽道:“娘,你终于醒了。”
“太好了。”
“元宝就知道你不会死的。”
怎么,怎么就没死,还又活了呢?
乔安好:“???”
死什么死,谁死了?
“你,你谁啊,谁有的小孩,瞎叫什么娘呢?”
“我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呢!”
话刚说完,一股冷意席卷而来,她“阿切”的打了一个喷嚏,只觉得刺骨的寒气传来,让她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哆嗦。
这实验室怎么这么冷?
等等!
她一抬头,她的眼前是一条一眼看不到边际的河流,而她整个人则是躺在了全都是石子的地上,膈的她屁股都疼,再抬头看过去,两边都是绿油油的大山。
而她面前不远处则是有几个穿着粗布衣料的妇人站在她的面前,正伸着头打量着她:“哟,这乔安好还真醒了?”
“这么不守妇道的不要脸的女人,淹死算了!”
“也真的是够不要脸的,我听说她是打听到人家杨少爷回来了,在这里洗澡,所以特意赶过来堵人家杨少爷想勾引人家,还想生米煮成熟饭,结果她没有堵到人,相反的自己倒是掉到了河里。”
“哈哈哈,可不是,别说人家杨少爷不可能来这里洗澡,就算是人家来这洗澡,就她这副死肥猪的模样,杨少爷怕不是也要倒胃口了。”
“人家杨少爷都躲她离开了青山镇,听说她成婚了才回来,结果她还不死心,可真的是够下贱的。”
“也是元宝这个孩子孝顺,哭着求我们把她给拖了上来,要不是看在元宝的份上,我才不想救。”
“可不是呢。”
“…………”
乔安好听着这议论,一脸的懵逼。
什么杨少爷?
什么元宝?
什么勾引??
她不是就在实验室咪了一会儿吗?
突然之间,一股刺痛的感觉席卷而来,她下意识的捂着脑袋,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拼了命的往她的脑海里面钻。
那些记忆,让她整个人惊呆在了那里,卧槽,她竟然从丧尸横行的末世穿越到这个叫大凌的王朝来了?
而这个原主跟她一样,也叫乔安好,是这隔壁乔家村的女儿,三个月前,被自己的亲娘以一头野猪卖给,哦,不,嫁给了谢家村一个猎户。
而这个猎户原本据说是一个流民,还带着一个五六岁的拖油瓶,就是眼前这个冲她叫娘的脏兮兮的小孩。
他们父子两是一路要饭一路到的谢家村,媳妇据说要饭的时候饿死了,到了谢家村后发现他们也姓谢,爹娘还原本都是谢家村的人,家里还留下来祖宅(也就两间塌了的房子)。
完了这爹娘跟谢家村还有亲戚关系,不过这亲戚关系大概是要往上数六辈,虽然出了五服,但确实是谢家子,所以这谢家的族长查过族谱之后就帮他们上了户籍,他们在谢家村就这么留了下来,开始打猎为生。
而她呢!
心底一直有一个白月光,那就是她们镇上的一个地主家的傻儿子,也是他们口中的杨少爷,家里据说是这附近方圆几十公里比较有钱的人。
所谓白月光,她觉得可能纯碎是因为原主好吃懒做,一心想要嫁给他,寻思真以后就不用过穷日子了。
可惜,人家地主家傻儿子压根就看不上她,直接就跑了,所以当她娘知道她现在的相公在找媳妇之后,就毫不犹豫的以一头野猪的价格把她卖给了现在的相公。
她嫁人了之后还贼心不死,在她的亲妹妹告知人家杨少爷回来青山镇在这里洗澡后,她竟然不要脸的跑过来,想要勾引人家,好生米煮成熟饭。
结果好死不死的,自己掉到了河里。
关键她还不会游泳,一直噗通噗通啊,最后就被淹死了,然后,她在实验室上睡了一觉,就过来接管这一具身体了。
乔安好接收完所有的记忆,僵在那里,不是吧,怎么会有人蠢成了这样???
她震惊了好一会儿,接受现实后准备站起来,这一站,发现她站起来格外的费劲,她拧着眉头低头一看,映入她眼前的是一座如同山一般的身体。
她愣了愣,这是谁的身体?
她手一伸,这才发现,这个壮硕的身体,竟然是她自己的!!
卧槽!!!
乔安好有些无法接受现实,挣扎的站了起来用力揉捏着自己的身体,这才发现,她不光是身上胖,就连手指头都是胖乎乎的,就跟个,就跟个猪爪子似的。
至于这身体,更是宛如一座山一样,腰上,不,压根就没有腰。
肚子那里最少是有三层游泳圈。
目测,她最少二百斤。
她又低头看了一眼河面上的自己,又愣了一下,顿时心情有些好,她突然发现,这个小胖妞胖归胖,但五官竟然还挺好看的?
不光是好看,那眉眼之间竟然是有一种异域风情,尤其是那眼尾上挑着,看人的时候透着几分娇媚之色,哪怕不施任何粉黛,都难以遮掩着绝色。
难怪还想要去勾引人啊??
减下来,倒是一个美人,不过,如今都胖成了这样,双下巴都叠到一起了,她到底是哪来的自信啊?
小元宝看着乔安好站着了起来捏着自己身体打量着的样子,有几分担心:“娘,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娘,你别吓元宝啊!”
旁边有一个女人指着她的鼻子骂道:“我说乔安好,你也要点脸行不行?”
PS:安利一下我的新书:《大燕第一宠》
简介:
【重生1V1+甜宠+打脸】
前世池言卿愚不可及,害死了全家上下,最后是被她嫌弃退婚的那个信阳候替她报了仇,重生之后,池言卿一心想要哄好信阳候,抱紧大腿。
蓝砚桉:“你这辈子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
池言卿:“好啊好啊,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蓝砚桉:“???”
这女人,突然脑子被驴踢了??
于是,这一世,池言卿被那个杀人不眨的信阳候给宠上了天,“你做了什么事情,惹得我家卿卿这么乖巧的女孩都忍不住都欺负了你?”
“我家卿卿既然说你错了,你便错了。”
“惹得卿卿不高兴了么,拉下去拔了舌吧!”
京城众人:“………”
妈的,讲不讲道理了?
……
午夜梦回,蓝砚桉抵在池言卿的肩语气委屈:“卿卿,卿卿,你救了我,我就是你的,你别离开我。”
池言卿将人搂住:“我是你的,这辈子都是你的。”
正文:
“池言卿,你抬头看……”
皇城城楼门前,滂沱大雨中,有一个身破着破败衣衫头发凌乱的女子跪于其中,在她身后站着的是一个身穿着大红色衣衫的少女。
头上戴着琳琅满目的珠宝,微扬的下颌衬得她高贵不可一世。
在她身边有婢女替她撑着油纸伞,将大雨遮挡住了全部,那哗啦啦的雨声落在伞上,顺着伞骨全都落在了跪在地上的少女身上。
她伸手一双染着鲜红色豆蔻的手一把抓住了跪在地上少女的头发,用力一拉,逼迫着她仰头看着眼前高高在上的城楼,弯身,附在她的耳边。
“你看,那上面是谁?”
池言卿被迫的抬起头来,磅礴的大雨落到她的脸上,几乎是睁不开眼睛,却一眼就看见城楼之上赫然清楚的悬挂着三个头颅。
她一下子就瞪大了眼睛,那头颅……
那头颅竟然是爹,大哥,还有,竟然还有幼弟…
他们的头……
“啊”的一声,她发出来嘶哑凄厉的惨叫声,顾不得身上那泛白的的血肉疼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像狗一样的挣扎着往前爬。
可头发却被身后的少女像狗一把用力的抓住:“姐姐急什么,很快,你就会去陪着大伯父和大堂哥,还有小堂弟了!”
池言卿徒然之间扭过头来,一双黝黑的黑眸此时变得猩红似血,“池南语,我爹和我大哥不是去边关平叛了吗?”
“这是怎么回事,是谁,是谁杀了他们,是谁!!”
池南语轻笑了一声:“姐姐果真是天真的够愚蠢啊!”
“大伯父一去,信阳候就助大伯父击退了叛军,所以很快就班师回朝了。”
“五天前大伯父在回京城当天,被皇上,以与边关反贼和信阳候一起勾结为由当场拿下,池家大房,满门抄斩。”
“这其中,还包括姐姐!”
池言卿眼睛瞪的老大,双目通红似血,绝望的摇头:“不,不,这不可能,我爹,我爹对皇上忠心耿耿,皇上,皇上他不可能会相信的。”
“皇上,皇上怎么可能会信?”
池南语笑意更加的张扬:“姐姐怎么会如此愚蠢?”
“皇上若是不信,你此时又怎么会看到你一家的头颅高挂与城楼之上??”
“皇上此举,便正式告诉天下所有的人,胆敢谋反者,其罪当诸。”
池言卿一下子就绝望的跌倒在地上,是啊,李承州若是不信,若是不信怎么可能会就杀了爹,大哥?
就连幼弟也不肯放过……
李承州,李承州他怎么能如此??
她和池家,一步步助他登基为帝,他怎么能如此待她池家??
想到这里,她仰头凄厉的长叫了一声:“啊……”
而池南语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再一次如同鬼魅般响起:“哦,对了,告诉姐姐一声,大伯父和信阳候与边关反贼勾结的证据,是我爹做的。”
池言卿徒然之间抬起头来,整个人一下子就瞪大了眼睛:“你,你说什么??”
下一秒,她凶猛如同野兽的朝她扑了过来:“池南语,你这个毒妇,疯子,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这个毒妇……”
可她还没有扑过来,就被人一根绳子一下子就套住了脖劲,用力一拉,她几乎是要断了气,一句话也说不上来,跌倒在地上。
池南语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池言卿,事到如今,你不会还以为你是永安候府那个嫡出的大小姐吧??”
“哈哈哈,你怎么会如此愚蠢?”
“你这个人,愚蠢无知,嚣张跋扈,蠢不可及,承州哥哥怎么会喜欢上你这种空有一张脸蛋的花瓶???”
“事到如今,我也不介意告诉你,从最开始我和承州哥哥才是两情相悦,而承州哥哥接近你,也不过就是为了利用大伯父在兵部的权势能够顺利的拿到皇位而已。”
“如今,天下大定,承州哥哥的皇位已然拿到,你们池家大房又在承州哥可登基之路上功高盖主,那自然是留不得了!”
“我为了解皇上困惑,便让父亲做出来如此证据,正好,可以名正言顺的除掉你们大房,而皇上为了池家在皇上皇位之上做出的贡献,会正式的册封我为皇后,从今天开始,永安候府的荣耀,将由我们二房来延续。”
“世上,再也没有池家大房!”
说到这里,她一把捏住了她的下颌:“至于你,我今天便是奉承州哥哥之命,送你这个蠢货来上路!”
池言卿双目通红似血的看着眼前的池南语,原来如此,难怪,难怪他登基之后便对她冷淡无比,不愿意册封她为皇后。
原来,原来他的皇后早就有人选。
原来,原来他从头到尾都是在利用她。
哈哈哈哈,真的是可笑,真的太可笑了。
她池言卿为了他,毁婚,名声尽损,甚至是为了扶持他为帝位,逼迫着父亲站位参与皇位之争,没有想到到头来,竟然是如此可笑一生。
她,她真的是太蠢了。
爹,大哥,幼弟,是她,是她害死的。
是她这个蠢货害死的。
满腔的愤怒和恨意,让她下一秒,狠狠的嘶哑住了她抓过来的手,如同猛兽一般列死的嘶哑着,用足了全身的力气。
池南语疼痛的惨叫了起来:“啊………”
随后用力的想要甩开她,可池言卿仿佛所有的力气都用在了嘴上,死死的嘶哑着,直到是硬生生的咬断了她一根手指,疼的池南语面色惨白,狠狠的瞪向了池言卿,狠毒地道:“你这个贱人。”
“还敢咬我??”
“杀了她,立马给我杀了她!”
“是!”
池言卿此时满嘴鲜血,却如同疯癫了一般地道:“苍天不仁,世道不公,我池家大房满门忠烈,死于昏君贱人手中。”
“池南语,你和李承州两个畜生不如的狗东西,你们等着,你们给我等着,我哪怕是化成了厉鬼,我绝不会放过你们。”
“我一定会杀了你们,我……”
话还没有说完,一把凌厉的刀子直接就是狠狠的砍向了她的头颅。
池言卿只觉得死不瞑目,死死的瞪着眼睛,却听到池南语咬着牙齿:“贱人,死到临头还敢威胁我?”
“把她的头一起悬挂在城楼之上!”
“是!”
池言卿一愣,眼睁睁的看着她的头颅被悬挂在城楼之上,可她,可她怎么还会有意识,她怎么会看到这一幕??
只见池南语仿佛是如同欣赏一副美丽的画卷般就这么盯着她的尸体,下一秒,就听到一声尖声的声音响起。
“信阳候反了,信阳候反了……”
“信阳候带着二十万大军已经闯入京城了……”
只见磅礴的大雨当中,一个身穿着蓑衣一身黑色铠甲的男人如同地狱里宛如索命的恶鬼骑着高头大马在磅礴的大雨当中狂奔而来。
身后跟着的是密密麻麻的身穿黑色甲胄的将士,骑着高头大马杀气腾腾的进入了皇城,如同夺命恶鬼。
池言卿也怔怔地看向了他,看向了那眉骨间慎人的刀疤,一眼就认了出来,是他,蓝,蓝砚桉……
池南语被这一幕给吓得一下子就瞪大了美目:“他,蓝,蓝砚桉,他不是被大伯父驱逐了大燕吗??”
“他怎么会又回来??”
说完,立马扭过头来就要跑:“回宫,赶紧回宫……”
她刚刚跑了两步,一道黝黑杀气凌厉的箭破空而出,一箭射向了她的胸口,并直直的扎入了城楼之上,她整个人就这样连同箭一起,刺入了城墙之上。
当场一箭毙命。
下一秒,池言卿看到了一把匕首挥出,她的头颅从城楼之上落下。
蓝砚桉踩着高大黑马腾空一跃,一把接住了她的头颅,幽深不见底的黑眸牢牢的盯着她的脑袋,颤抖的伸手扶摸着她的脸,声音嘶哑且又低沉。
“对不起,卿卿,我来晚了!”
“轰隆隆……”
雷声猛得作响,池言卿就这样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如同天神般徒然降临的蓝砚桉,他,他怎么会来?
她下意识到了他的跟前,可人却穿过他的身体,下一秒,只见蓝砚桉站起来,将她的头和身体放到了一起并固定起来,然后抱了起来,翻身上马,声音嘶哑地吩咐:“来人,攻入皇城,杀了昏君。”
“替,替本候的卿卿报仇血恨。”
“是!”
身后,是排山倒海的声音,直直的奔向了皇城,攻入了皇城。
池言卿就这样看着这一幕,能清楚的看得到他此时那那痛不欲生的样子,心底如同钝刀般狠狠的磨着。
蓝砚桉,爹爹为她定下来的未婚夫。
她却嫌他身份卑微低贱,嫌他是武将出生,作天作死作死的要退婚,最后顺利嫁给了二皇子李承州。
而他,远走他乡。
到头来,李承州杀她满门。
而,而蓝砚桉,他却替她,替她报仇……
蓝砚桉,别,别难过……
对,对不起。
是我瞎了眼,爱错了人,对不起,对不起,蓝砚桉,若有来世,我一定,一定好好的呆在你的身边,绝不会再离开你。
一道雷声如同晴天霹雳般狠狠的砸向了地面,一道猛烈的吸力,将她彻底的拉到了无尽的黑暗当中。
池言卿只觉得脖子生疼生疼的,有些窒息,极力的挣扎着,下一秒,她猛得睁开了眼睛,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身边响起来了一个惊喜万分的声音:“天啊,小姐,你终于醒了?”

第2章 地主家的傻儿子
“别给我们女人丢人现眼了,人家杨少爷压根就看不上你,而且你们门不当也户不对的,就你这样子,给人家做妾都不配,你还不要脸的勾引人家。”
“我跟你说,今天要不是小元宝,你就死定了。”
“而且你都嫁了人了,我说你,真的是把我们谢家村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下一次你要死就死远一些,死回你们乔家村去。”
“…………”
乔安好:“………”
各种叫骂声,她却是没有一点怒气,哎,不好意思,那个蠢货已经死了,听不到你们的教育了,现在是来自于末世的孤儿,天才少女乔安好。
也罢,即来之,则安之。
只是看着眼前这个叫她娘的小不点,忍不住的拧起来了眉头,脏,太脏了,手上还有冻疮,真的是又丑又脏。
这眼睛,让小元宝小心翼翼的看着她:“娘……”
娘……
乔安好更不好了,她一个连恋爱都没有谈过的大好女青年,竟然就这么多了一个便宜儿子??
一阵冷风席卷而来,哪怕她胖成了这样,也打了一个哆嗦,她顾不得其它,拉着小丑孩问:“家在哪,走走走,我们先回家再说。”
边说,边准备往回走。
前面出现了一个女的。
女的虽然穿着简单的粗衣布料,但模样干干净净,五官谈不上多精致,但跟其它的村妇比起来,也是耳目一新,有一种小家碧玉的感觉。
是她记忆当中的熟人,原主的亲妹妹,乔秋月。
也是原主心底最羡慕的女人,就是她把原主给哄骗过来,说地主家的傻儿子在这里洗澡,她就不要脸的过来堵人家,原主也真的是蠢的够没脑子的,这才二月份的天,还冷的要死,怎么会有人蠢到跑到河边来洗澡呢?
偏她跑过来了,结果一不溜神,自己掉到了河里,还给活生生的淹死了,真的是太惨了。
当然,这个妹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乔秋月看到她那一张脸时眼底有着毫不遮掩的嫉妒,不过表面上流露出来一抹担忧之色:“姐姐,我听说你掉到了河里,你没事吧?”
乔安好:“………”
你说特么的有没有事?
你姐都被你弄死了!
带着原主的愤怒之气和她自己对原主的愤怒,她用自己肥硕的身体将乔秋月一把撞到了河里,神色愤恨地道:“你瞎啊,我都冻成了这样,你说有没有事?”
乔秋月“啊”了一声,发出来惨叫之声,落到了河里,整个人更是都都懵了,她哪曾想到乔安好竟然就敢把她推到了河里?
众人震惊,乔安好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竟然是敢把她妹妹撞到河里??
哪怕是谢家村的人,这谁不知道这乔家向来只有乔家人打她的,哪有她打乔家的人?
倒是乔安好,出了气后痛快了许多,不理会在河里噗通的乔秋月,拉着旁边的小丑孩一起给拉了回去,可当她回到所谓的家中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看了一眼四面漏风,几乎是一堆就会倒的两间泥土墙房子,严重怀疑,这真的是一个家吗??
啧,就这条件,这真的是,难怪原主不甘心,想嫁一个有钱的,一心一意的勾引着地主家的傻儿子。
换她也想撞墙而死啊!!
可是,看着自己的这壮硕的身体,得,别没有撞墙而死,相反的,倒是把这唯一遮风挡雨的地给撞塌了。
一个颤抖打了过来,她这才意识到她刚刚落到了河里还穿着湿衣服呢,再看着旁边刚刚拼命救她的小萝卜丁嘴唇泛白的样子,她赶紧道:“行了行了,厨房在哪,咱先赶紧烧水,咱两洗个热水澡换个衣服。”
“不然可别冻死了!”
小元宝指着旁边的一个棚子:“厨房在那。”
乔安好抬起头来,看着那院中,也不算是院中,就是顺着一间屋子搭的一个棚子,棚子里面有一个用几块石头累的灶台,上面有一口黑色的大锅,旁边还放着一个大水缸,就是所谓的厨房了。
她嘴角一抽,老天,这是穿到了什么贫困低农家庭来了啊?
小元宝还以为乔安好生气了,立马说:“娘,你别生气,我马上来烧热水。”
乔安好一愣,生气?
生什么气?
她一抬头,就看到小萝卜丁抬着两个小短腿往棚子这边过来,拿着一个水瓢就开始往锅里面装水,那水瓢是葫芦水瓢,比小萝卜丁的脑袋还大。
眼看着装了一瓢水,摇摇晃晃的,乔安好终于是反应过来,赶紧上前了一步接过来他手中的水瓢。
小元宝被她的举动吓了一大跳,本能的后退了两步,有几分害怕地朝她叫:“娘,对不起,我错了,你别打我!”
乔安好:“???”
很快,她脑海涌现了一段记忆。
原主让这小萝卜丁烧水,结果小萝卜丁端不动水,把水给洒到处都是,这惹得原主勃然大怒,直接就把水淋到了小萝卜丁的头上,还踹了小萝卜丁一脚……
这一段记忆让乔安好愤怒不已,擦,蠢就算了,还这么恶毒,对一个孩子,这怎么能下得去脚?
难怪小萝卜丁怕她!
她深吸了一口气,哄着小萝卜丁:“放心,我不打你。”
小元宝:“……”
乔安好看着小萝卜丁一脸怀疑更加害怕的样子,叹了一口气,想着这一张脸,怕是小萝卜丁也不会信她。
怀着对原主的愤怒,她把水倒在了锅里,又洗了洗锅,生了火,好不容易温暖一点,这才压下心底的怒气。
抬头看着旁边小萝卜丁站在那里瑟瑟发抖的样子,她朝他挥了挥手,尽量露出来了和蔼的笑容:“元宝是吧?”
“来,过来我这里烤一下,别冻坏了。”
小元宝整个人惊呆了,天啊,这还是爹爹给他娶回来的娘亲吗,怎么会变得这么的温柔?
她不是,她不是凶神恶煞的,跟个鬼似的吗?
乔安好看着他杵在那里一动不动,担心他着凉,伸手把他给拉了过来:“你这孩子,不冷吗?”

第3章 恶毒后妈
小元宝被乔安好拉到了怀里,站在烧火前,暖意涌了过来,他再看着乔安好,一副不敢相认的样子,这真的是娘亲吗?
其实,她掉下水里的时候,他不是真心求人救人的,但又害怕她从水里起来揍他,又害怕又担心的情况下才哭的那么伤心。
但娘亲,怎么突然像变了一个似的?
这有些太让人不敢相信了,还是同一个人吗?
乔安好瞧着他这眼神,愣了愣:“怎么了,看什么呢?”
小元宝又震惊又不敢相信地问:“你真的是我娘亲吗?”
乔安好:“…………”
想到原主,她格外的头疼,这是给孩子留下来了多大的心理阴影了,你要不乐意嫁就别嫁,嫁了也别当恶毒后妈啊,太过份了!
她尽量温柔地道:“当然是了。”
“不信你摸摸看,还能有假?”
小元宝忍不住的伸手摸了一下,哇,真的是胖乎乎的娘亲,他立马欢喜不已的道:“真的是娘亲哎。”
就,就变了很多!
乔安好听着有些心酸,揉了揉他的脑袋,烧了整整两大锅热水,先给小萝卜丁洗了之后,又给自己洗了洗。
等把小萝卜丁给洗干净之后,乔安好这才发现小萝卜丁竟然是长得粉雕玉琢的,圆溜溜的眼睛,格外的可爱。
她真的是越看越喜欢,这么好看的小孩原主就怎么那么讨厌呢?
虽然这个皮肤是差了点,脸上冻的红扑扑的,耳朵上手上还有冻疮没有好全,基本上全都是冻的,造孽啊,这原主造孽,她那个便宜老公也造孽。
养不了孩子就别生,怎么把孩子就给养成了这样?
乔安好摇了摇头,替她和小萝卜丁给洗完了之后,又赶紧把衣服给洗了洗,因为就她发现,整个衣柜里面,她和小萝卜丁各一套换洗的衣服。
也就是说,洗干净了这一套,晒干之后,她才有衣服穿,而且就这两套衣服,全身上下都还是补丁。
穷!!
真的太特么穷了!
大门“哐当”的一声,乔安好和小元宝吓了一大跳,抬起头来,只见乔秋月换了一身衣服怒气冲冲的闯了进来,没有刚刚河边的装模作样,看到她就嘴里骂道:“乔安好,你这个贱人,你竟然是敢把我往河里面推?”
说完,看到她的时候,扬起手来就是一巴掌要朝她抽了过来。
显然,这个动作乔秋月打习惯了!
乔安好本能的一躲,她一个巴掌挥了一个空。
乔秋月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你这个贱人,你竟然还敢躲?”
乔安好听着这一口一个贱人,拧着眉头:“你小小年纪,一口一个贱人跟谁学的啊,之前不是还在人前装的人模狗样的一副大小姐模样吗?”
“现在倒是变成了一个泼妇了。”
这个乔秋月害死了原主,大概是原主死不瞑目,她的胸口还闷闷的,安抚了一下原主,又打量了乔秋月一眼:“还有,你别以为跟着镇上的人学认了几个字,就真当自己是名门淑女了,我告诉你,野鸡就是野鸡,再怎么飞也飞不上山窝当凤凰。”
乔秋月从来没有被乔安好这么骂过,一时间气得脸色涨得通红,再也按耐不住怒气,扬起手来就要朝乔安好打了过来。
“你这个贱人。”
“你竟然敢骂我,看我不撕烂了你的嘴!”
小元宝惊呼了一声,护在了乔安好的面前:“你不许打我娘亲!”
乔安好都没有看到小元宝冲进来,乔秋月那一巴掌清楚的落到了小元宝的脸上,“啪”的一声,格外的响亮。
小元宝的脸上顿时就出现五个清楚可见的手指印,而乔秋月没有打到,还勃然大怒,“有你这个小兔崽子什么事?”
“给我滚。”
说完,一伸手就要拉开小元宝甩到了一边。
乔安好看到小元宝脸上的手指印,气打一处来,本能的拉住了小元宝,这才不至于让他甩到了一边,乔秋月没有想到乔安好竟然是敢反抗。
“乔安好,你竟然还敢阻拦,你这个死肥猪,小贱人,看我不打死你!”
说完,又是扑过来要抽乔好安。
真特么的是可忍,乔安好也不能忍,况且,她本来也没有想忍。
她一把握住了乔秋月抽过来的手,她又胖,力气又大,这一握,乔秋月完全动弹不得,她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乔安好:“乔安好,你敢反抗?”
她也是万万没有想到以往那个唯唯诺诺的乔安好竟然是敢反抗她?
乔安好看着她那一副打她打成了习惯的样子,“啪”的一巴掌抽到了她的脸上:“乔秋月,我是给你脸了?”
“你打我就算了,还敢打一个小孩子?”
乔秋月挨了一巴掌,瞪大了眼睛:“乔安好,你还打我??”
乔安好此时记忆涌上心头,想到以前还没有出嫁,在乔家这个乔秋月对她动辄打骂之举,再也忍无可忍,直接就是将她摔倒在了地上,怒骂了起来:“我怎么不敢打你?”
“就只许你打我,不许我打你吗?”
“乔秋月,我告诉你,今天我就要把你打我的给打回来!!”
说完便一脚踩在她的胸口之上。
乔安好又胖又重,这样踩在她的身上,她只感觉仿佛是一座大山压在了她的身上,完全动弹不得,听到她的话更是怒气冲冲:“你敢!!”
乔安好冷笑:“你看我敢不敢??”
说完,便蹲了下来对着她的脸左右开弓,“啪啪啪”的抽了起来,原主真的是又蠢又能忍,这跟个小鸡仔似的乔秋月,她竟然是被她欺负了这么久不敢还手。
就她这体型,就她这重量,就她这身板,这一屁股也能坐死她了啊!
怎么就被欺负成了这样,打不还手,还骂不还口了?
可她也清楚的明白,这一切,正是因为她有一个“好母亲“,所以,乔秋月这才如此肆无忌惮的欺负她。
但这换成了她向来有仇必报的乔安好那可是不能忍,没被欺负成功就算了,欺负成了还忍下来,这不是傻吗?

第4章 她打累了
乔安好越想越愤怒,下手可是半点没有手软,毫不客气的抽打了下来:“这一巴掌是还你刚刚打小元宝的。”
“这一巴掌是还你刚刚要打我的。”
“这一巴掌是还你刚刚骂我的。”
“这一巴掌是还你害得我差一点淹死的。”
“这一巴掌是还你害得我落得这个地步的。”
“这一巴掌是还你之前打我的。”
“这一巴掌……”
“…………”
乔秋月原本是上门过来找乔安好出气报她害得她落水之仇的,再加上以往欺负乔安好欺负成了习惯,开心不开心都打骂一通,所以,她万万没有想到乔安好会敢反抗,更没有想到乔安好竟然真的敢打她,刚一开始还气得怒骂。
“啊,乔安好你这个贱人,死肥猪,天杀的,啊,你竟然真的敢打我……”
“啊,乔安好,啊……”
“………”
可当乔安好接连几个大嘴巴掌抽了下来,她再也骂不出来一句话了,那脸上刺骨的疼痛让她嘴里只剩下惨叫之声,听着惨绝人寰。
“啊,乔安好,姐姐,大姐,我错了,我错了,你饶了我吧,大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求你了,饶了我吧,啊……”
乔安好听着这终于是接连求饶的声音,这才是停了下来,当然,最主要是这身体太特么胖了,她打累的。
不过,累的也不露怯。
她一把抓起来乔秋月的衣领,凶狠地问:“以后,你还敢再欺负我吗?”
此时的乔秋月,双脸高肿的如同发胀的馒头一样,两边脸颊各外的对称,高度一样,碰一下就疼痛入骨,嘴角也破了,鲜血淋淋的。
她死死的盯着踩在她身上的乔安好,胸口踩的闷疼闷疼的,可还是不敢相信的盯着她,咬着牙齿地道:“乔安好,你竟然是敢打我?”
“等我告诉娘,非让她打死你不可,你……”
乔安好呵了一声,冷笑了起来:“还敢威胁我?”
“看来我还是没有打疼你啊!”
说完,扬起手来又是一巴掌就要落了下来。
这一举动吓得乔秋月尖叫了一声,立马伸手捂着脸,那一巴掌落到了她的手臂之上,吓得她惨叫了一声:“啊,我不敢,我不敢了。”
“姐姐,我不敢,我不敢威胁你了!”
“我错了,姐姐,我错了,你饶了我吧!”
双颊碰一下就疼,那啪啪的十几个巴掌,抽得她都懵了,再加上乔安好这架势,直接就吓得她连连求饶,再也不敢威胁。
乔安好这才是冷哼一声,一把甩开了她,脚从她的身上起来。
乔秋月整个人仿佛立马踹过来气一样,大口的吸了一口气,赶紧爬了起来,连爬带滚的从屋内出来,只是想着刚刚抽打她的是乔安好,她立马停来了脚步,扭过头来,目光凶狠的扭过头来看着她,小贱人,死肥猪,天杀的,她不会放过她的。
乔安好看到那眼神,立马抬起头来,露出来凶色,凶巴巴地道:“看什么看,是不是还想要挨抽?”
这一凶,乔秋月想到刚刚的那十几个巴掌,吓得她赶紧连爬带滚的跑了,这个贱人,她怕不是疯了,竟然是敢打她??
她不会放过她的,绝不!!
乔安好没有忽略乔秋月那目光当中的凶光,冷笑了一声,她才不怕她,之前原主是给她脸了。
她才不会给她脸。
而且乔家村跟谢家村虽然不算远,但隔着一条河,就是下午原主淹死的那一条河,乔秋月回到家,天都黑了,那两个村的桥又不好,晚上走很容易掉下去的,她再过来怕不是要明天了。
所以今天晚上不用担心。
想到刚刚挡在她面前替她挨了一巴掌的小元宝,她立马扭过头来担心地问:“对了,小元宝,你没事吧,刚刚她没有打伤你吧?”
说完,赶紧检查着他身上,直到是发现他身上没有任何伤口之后这才是松了一口气,心疼地道:“你这傻孩子,怎么还不知道躲呢?”
想着是护着她的,又道歉:“对不起啊,还要让你来保护着我。”
小元宝看着此时这般关心他的乔安好,愣了一下,万万没有想到她不但关心她,还向他道歉,就这么怔怔的盯着她,一股从未曾有过的温暖涌上心头,他忍不住的眼睛一酸,眼泪涌上出来,扑到了她的怀里:“娘亲……”
乔安好吓了一大跳:“怎么了,小元宝,你没事吧,是不是她打疼你了?”
“要不要娘亲把她拉回来再揍一顿?”
小元宝带着哭腔地道:“没有,元宝不疼!”
乔安好看着他这嚎啕大哭的模样,十分担心:“那这是怎么了?”
说完,想到她刚刚那凶巴巴的样子,又想到了她之前的德性,欺软怕硬又动不动揍这孩子,一脸担心:“等一下,是不是我刚刚吓到你了?”
“哎呀,小元宝,对不起,我忘记你还是一个孩子了,不应该当着你的面打人的,对不起啊,小元宝,我是在打坏人呢。”
“你别怕,别怕,我不会打你的。”
小元宝抱着摇头:“我不怕,娘亲,元宝不怕娘亲凶巴巴的。”
“娘亲凶巴巴的才好,这样才能保护好自己。”
“元宝也会努力长大,长大之后保护娘亲的。”
乔安好一怔,随后笑了起来:“乖元宝,那我就等你长大了之后保护我,现在呢,我会好好的保护着元宝。”
说完,她揉了揉他的脑袋:“还有啊,你不怕,也不疼,那你在哭什么呢?”
小元宝哭的眼睛红通通的的看着她,声音哽咽地道:“就是元宝第一次体会到了觉得有娘亲的感觉真好,。”
乔安好:“…………”
她鼻头一酸,更加的懊恼自责不已,直接就把小元宝又搂到了怀里,“傻元宝。”
“对不起啊,我之前对你不好。”
“你放心,以后我再也不会了!”
“你不要怪我好不好?”
这是什么天真可爱善良的好孩子啊,为什么她之前要那么造孽?

第5章 我们和离吧
小元宝靠在她的胸前摇头:“娘亲无论做什么,元宝都不会怪娘亲的,娘亲就是天底下最好的娘亲!”
这么可爱的孩子……
这稍稍对他好一点,他就感动的大哭,忘记了她之前的恶毒,这原主竟然之前到底是怎么舍得虐待他的啊!
真的是造孽。
真是活该被自己娘亲人虐待!
乔安好一笑,捏了捏他的鼻子说:“我们家小元宝也是天底下最可爱最乖巧最聪明的小朋友啦!”
一大一小商业互吹着,直到是小元宝开心的笑了起来,乔安好这才是抱着他坐到了旁边的木板凳上喘着气,真的太特么胖了。
动一下就喘的不行,这再不减肥,迟早自己就把自己胖死。
她刚想要倒一杯水,突然之间,查觉到身一股浓郁森冷的杀气从背后席卷而来,那股杀气铺天盖地而来,这种感觉让她本能的心底一沉,下意识的把小元宝给拉到了面前,护在了身前。
她正准备扭过头来时,一把锋利冷寒的剑直直的抵向她的后背,随后一个冰冷入骨的声音在身后低哑冷沉地响起:“说,你是什么人?”
卧槽,好强大的气场啊,这大哥谁啊?
原主怎么着这还是有仇人呢?
本着对这个世界还不了解,原主又这么招人嫌,还胖成这样没有任何反击之举,立马认怂的举着双手求饶:“大哥,有话好好说啊!”
“我做过什么得罪你的事情,你好好说,说开了,我该给您道歉道歉,该给您赔偿赔偿,这刀剑无眼的,咱都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您可不能乱来啊!”
“您……”
那声音冷冷的打断了她的话:“你到底是什么人?”
乔好安有些欲哭无泪,什么什么人,她实在是不明白:“我是乔安好啊,我还能是什么人,我……”
这一次,她话还没有说完,她徒然之间就感觉到背后那剑朝她直直的刺了过来,带着森冷的杀气,吓得她脸色一变,刚想要尖叫,突然,旁边坐着的的小元宝一下子就跳了下来,欢喜不已的叫了起来:“爹,你回来了?”
随后,直接就是朝身后的男人身上扑了过来。
瞬间,那一股杀气远离。
乔安好松了一口气,立马吓得后退了两步,再想到小元宝的叫声,她愣了一下,哈?爹??
什么爹?
难不成是她的便宜老公?
她立马抬头,只见她的身后屋内门口站着一个身穿着灰色粗制布衣的男子,目测是身高一米九左右,头上戴着斗笠,看不清楚模样,但那浑身上下透着的森寒杀气显然是从他的身上传过来的。
只是,在小元宝扑过来后,那一股杀气敛收了起来,取下来了斗笠,顺便一把抱起来了小元宝,与刚刚杀气十足的模样不同,温和地道:“嗯,爹爹回来了。”
而此时,乔安好也是这才看清楚他的五官模样,一下子就瞪大了眼睛,惊呼了一声,卧槽,这个男人也未免是太好看了吧??
瞧那张脸上,虽然皮肤如同乡下男人一样粗糙,但眉眼之间风情潋滟,一双剑气逼人的眉骨下是一双潋滟风情的桃花眼,笔挺的鼻子,细薄的唇,无一不透着勾人之势,只是抿唇不笑的时候,透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
这原主的男人竟然这么好看,她还要去勾引地主家的傻儿子??
她是不是脑壳有毛病啊???
小元宝被他抱着,也伸手抱着他的脖子,欢喜地道:“爹,我可想死你了,你这一次怎么出门这么久呀?”
男人嗓间低敛地说:“爹有点事。”
说完,抬起头来,眼神锐利的对面的乔安好,并揉了揉他的脑袋,将他放下:“元宝,你先进房间,爹跟你娘说点事。”
小元宝没有多想:“好咧。”
说完,还嘿嘿一笑,顺手把门给关上。
乔安好:“………”
等下,小元宝,别走!!
他爹明显不对劲!
可她还没有伸手,男人声音冷冷响起:“你到底是谁?”
乔安好:“???”
哈,啥她是谁?
她看着他,没好气地说:“什么我是谁?”
“我不就是你娘子吗?”
咳咳,娘子,这么说没错吧,古代都这么说!
男人抬起头来,那双潋滟的桃花眼此时如鹰般朝她看了过来,仿佛是透过她这一张脸看到了她的内里:“你不是乔安好,你到底是谁?”
乔安好:“???”
哈,她不是乔安好?
虽然,她现在内核确实不是乔安好了,但身体还是同一个人啊,她脸也没有变化,怎么就不是乔安好了?
她拧着眉头:“我不是乔安好我是谁?”
男人盯着她,目光冷如冰刀:“乔安好又蠢又坏又胆小,怎么可能敢动乔秋月,你还敢跟我说你是乔安好?”
乔安好:“???”
她很快就代入了角色:“我又蠢又坏又胆小,那你娶我干什么?”
“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
“娶了我,你还骂我?”
男人:“………”
他目光森森的看了她一眼,那一张脸上看不出来任何变化,完全就是同一个人,可行为处事,却仿佛彻底的变了一个人似的。
但他却是找不出来一丝变化。
也罢。
他敛着眼眸:“你说的没错。”
“既然如此,那我们和离吧。”
乔安好:“???”
哈,咋就又和离了?
她愣了一下:“等等,怎么就和离了?”
男人声音敛收起来所有的情绪,声音清冷地道:“你本就不甘愿嫁与我,如今我还你自由身,我们和离。”
乔安好:“???”
是原主不愿意嫁给他,可不是她啊!
男人干脆利落的样子道:“你收拾一下你的东西就回去,彩礼钱也不必你家还我了,和离书晚点我会送到!”
乔安好一听说都要把她送回去了,再想着她刚刚把乔秋月打成了那猪头的样子,脸色变了变,忙道:“没有,我没有不愿意嫁给你。”
不能和离,绝对不能现在和离。
当然,她也不是非要嫁给他,她也不是不想和离,而是,就现在这种情况,她也没有更好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