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陌寒夜思月

第1章 锥心之痛
凌霄大陆,幻月城。
清水镇外栖梧山上万丈悬崖边。
夜思月被鹰爪铁钩锁着琵琶骨,如同破碎的娃娃一般被丢弃在地上。
丹田灵海处破了一个大洞,刚凝结不久的金丹,被人挖走了。
修士能凝结出金丹,才能开启修仙之路,失去了金丹,就意味着她从今往后再也无法踏上修仙一途,要沦为一个普通人。
不!
灵根被抽走,全身筋脉寸断。
如今她连普通人都做不成了,如蝼蚁般苟活着都是奢望。
“白心蕊,你这般对我,就不怕青鳞哥哥将你剥皮拆骨吗?”夜思月双手紧握,连呼吸都是痛。
“哈哈哈……”白心蕊笑弯了腰:“夜思月啊夜思月,连猪都比你聪明。”
“若没有他亲手为你喝下噬灵散,我区区一个筑基后期期九层的修士,又怎么可能奈何得了你这个金丹一层修士?”
夜思月一怔,惊得说不出话来。
原来昔日的宠爱和怜惜,都是蜜里藏毒。
白心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莞尔一笑:“夜思月,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你那天资过人的爹和嫡母,其实早就已经死在乔家的陷阱中。”
“你……你说什么?”
白心蕊神情倨傲的撇了她一眼:“你们夜家,有望跻身于幻月城七大家族之一,这对排名末尾的乔家来说是天大的威胁。”
“因此,在你五岁那年,我姨父,也就是你未来公公乔耀辉,在这栖梧山上设陷,诓你父亲入内,杀之!”
“你十五岁那年,我姨父又故意透露你父亲的消息,让你那修为已经达到金丹后期九层,离元婴只差一步之遥的嫡母进入栖梧山,诛之!”
“如今,我姨父灵海内化婴的金丹,可是你嫡母的呢!”
嫡母虽不是她亲娘,但对她却如珠如宝,从不曾亏待过她。
就连从嫡母肚子里爬出来的哥哥,都没有能够分走她对自己半分的宠爱。
爹爹就更不用说了,他可是一个不择不扣的女儿奴。
想起昔日一家人的甜蜜过往,夜思月只觉得心如刀绞,疼到无法呼吸,她抓起一把沙子奋力扬了过去:“你们……你们卑鄙,无耻!”
可换来的,却是白心蕊十来下重重的窝心脚:“夜思月,你一个为母不详的庶女,能活到今日,全因我看中了你的天赋,不然你怎么可能会活到现在?”
“白心蕊,你这个蛇蝎毒妇,你终将会……”
然而,她诅咒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道温润如玉的男声打断。
“蕊儿,你跟一个将死之人废什么话?”
话音未落,一白衣男子从天而降,稳稳落在白心蕊身边。
来人是夜思月的未婚夫,亦是幻月城七大家族之末乔家嫡子——乔青鳞。
“青鳞哥哥!”白心蕊甜甜的唤了一声,依偎进来人的怀里:“她已是将死之人,告诉她这些秘辛也无妨,不是吗?”
夜思月见两人这样,宛若吞了只苍蝇一样恶心:“乔青鳞,白心蕊,你们这对黑心黑肠的狗男女,枉披一张人皮,禽兽不如。”
“贱人,死到临头还敢满嘴喷粪,我今日要用你的鲜血将你的嘴巴洗干净。”
乔青鳞抬手挥了一道剑气过去,剑气稳稳落在夜思月脸上。
温热的血液缓缓流出,夜思月知道自己的脸毁了,双手深深扎进泥土里,面容狰狞宛若厉鬼:“你们欺我辱我,杀我双亲,此仇不共戴天!”
“你一将死之人,能奈我何?”乔青鳞说完,拎着长剑就要过去。
白心蕊察觉他的意图,一把将人拽了回来:“青鳞哥哥,且慢!”
乔青鳞回眸,面带厉色:“怎么,你心软了?”
“我会吗?!”白心蕊粲然一笑,冷戾道:“我只是觉得一剑将她了结,太过便宜这贱人了,我要她做鬼都比其他鬼惨!”
说完,她抽出自己的佩剑,缓缓朝夜思月走去,挥剑挑断夜思月手脚筋。
夜思月只觉得锥心刺骨的疼痛,席卷着她的身体,撕扯着她的灵魂,却拼命咬牙坚持着,不肯发出丝毫声音。
白心蕊看着被鲜血浸染的人,觉得还有些不解气,从怀中掏出一个白玉瓶,缓缓蹲下,抬起夜思月的下巴,将里面的液体,全部倾倒在夜思月脸上。
脸上传来的灼热感,让夜思月承受不住发出悲鸣:“啊!”想抬手去抚摸脸颊,却根本无法将双手抬起。
白心蕊得意一笑,压低声音在她耳边说:“从今往后,我将享有你的一切,包括你放在心尖尖上的男人。”
她掏出一张手绢,将长剑上的血迹擦拭干净,像丢垃圾似的砸到夜思月脸上,转身回到乔青鳞身边:“青鳞哥哥,我们回去吧!”
“等一下,我还有事没做完。”
两人相视一笑,眸中狠辣如出一辙。
随后,他们十指紧扣,走到夜思月身边,双双抬脚用力一踹。
掉下悬崖的那一刻,夜思月用力睁开被鲜血糊住的眼睛,恶狠狠的望着悬崖之上迎风而战的那两人。
血液流出的速度越来越快,意识也逐渐开始模糊。
冷,是最直观的感觉。
死神的脚步越来越近,夜思月心里的不甘越来越强烈。
饱含怨毒的声音,被微风送至坠魔窟上空。
“乔青鳞、白心蕊,若我夜思月还有重生的机会,我定要你们血债血偿!”
倏尔,娘亲昔日的嘱托回响在耳畔:“月儿,你承袭了凤凰之子——雪凰的血脉,危急时刻燃烧血脉,可以召雪凰归来,或可有生还的机会。”
夜思月用尽全力深呼吸,用最后一丝力气念动咒决:“吾夜思月,愿以身躯为牢,三魂七魄为引,召唤凤凰之子雪凰入我身躯,替我报这血海深仇。”
话落,她安详的闭上了眼睛,重伤的身躯被白光笼罩,穿过一层薄薄的屏障,跌入到了一处灵气浓郁的地方。
这时,一道透明的身影来到她身边。
来人仔细的观察了一番后,神色抑郁不已:“啧啧啧……,真是没想到老夫等了万年,居然等了这么一个极品,不仅是一个没有灵根的废物,还是一个将死……”
“咦~,不对,她本该拥有极品天灵根才对,怎么会……”
就在他伸手,想要一探究竟的时候。
他眼前的血人忽然睁开了眼睛,目光锐利、语气却迷糊的不行。
“你是阎王吗?”
“哈哈……”老者发出一串畅快的笑声:“我若是掌管生死的阎王,还能让自己死无葬身之地吗?”
“看来,我这是没死成啊!”
她作为炎国为数不多的修真者之一,跟狼妖搏斗时,为了守护同伴,被狼妖一爪贯穿了胸口。
原以为生存无望,灵魂却受到一股神秘的力量召唤,来到了这个超出她认知范围内的世界。
此时,她的脑海中已出现了许多不属于她的记忆。
夜思月想活动一下身子,却惹来了车裂般的疼痛,只能瘫在原地摇头苦笑。
你既一心求死,又何必将我召唤过来?
留一具残躯给我,要我如何去帮你讨回血债?

第2章 涅槃重生
不等夜思月继续自怨自艾,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
“丫头,若我能修复你的血脉和灵根,你可愿继承老夫的衣钵,成为仙乐阁唯一的传人,替师门报血海深仇?”
夜思月闻言,惊喜不已:“老头儿你当真有办法,修复我的灵根、血脉?”
“自然,不过你要承受难以想象的痛苦,方能脱胎换骨。”
“痛苦算得了什么,只要能让我在这里生存下去,哪怕是要拆骨重塑,我也心甘情愿。”
“好,有气魄,不愧是老夫看上的人。”老者捋着雪白的胡须,笑得一脸欣慰。
他的话音还未落下,眼前的场景就发生了变化。
绿意盎然的情景,变成了一片烈火熊熊的火焰山。
夜思月眯了眯眼睛。
看来,眼前的老人不简单呢。
凌霄大陆之上,还没人能够做到如此快速的切换场景。
心中所想还没来得及问,老者便已抬手指着眼前的火焰山:“眼前燃烧的火焰,是神兽凤凰涅槃时留下的涅槃之火,只要你能将其收复,便能涅槃重生。”
“但你身上的伤实在太重了,就算能涅槃重生,也会留下难以抹除的疤痕!”
夜思月勾唇一笑:“老娘活了三十年,从来不靠脸!”
她没有丝毫犹豫,用手肘支撑着身体,忍受着锥心的痛疼,一步一步爬向熊熊燃烧的火焰。
很快,紧贴地面的衣服被烧坏了,皮肉也被烤熟了,传出焦糊的味道。
但这一切都没能阻止她前进的步伐,所有的痛苦都被她咬牙吞进肚子。
直到她快要坚持不下去,以为自己要被活活烧死时,一颗猩红如血的珠子出现在眼前。
她强忍着疼痛爬起来,盘膝而坐,用原主体内还残留的一丝灵力,引导珠子的灵力,一点一点修复她断裂的筋脉。
“不管你是何物,今日必须诚服于我。”
老者看着她坚韧不拔的举动欣慰不已,看来她并非这个世界的人,却明白这里是弱肉强食的世界,自己的血海深仇终于有望得报了。
此时,老者更加认定她就是自己唯一的传人。
既然已经认定她是自己的徒儿,那就不能让她这么痛苦。
思及此,老者将一颗水蓝色的珠子扔了过去。
“丫头,这是水龙内丹,对你有帮助,你一并将其收了吧。”
夜思月缓缓睁开眼睛,接过迎面而来的珠子。
有了水龙内丹的加持,灼热之气减轻了不少,可她却体验着冰火两重天的感觉。
两个时辰过去后,冰蓝、猩红两颗珠子,停留在她的灵海处相互滋养着。
她吐出一口浊气,眼中视线冷冽,抬手捂着狂跳的心,缓缓吐出一句话:“你安心去吧,你的血海深仇我自会帮你报。”
那颗惴惴不安的心,在这一刻终于恢复平静。
不等她起身,一道黑影迎面袭来,她伸手一抓发现黑影是一件斗篷。
她这时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涅槃火烧得差不多了。
没想到,眼前的老头儿还是一个心思细腻的人呢。
“多谢前辈出手相救,思月就此告辞。”
“丫头,等等?!”
“前辈还有事?”
“刚刚咱们不都说好了嘛,你要做我的传人啊!”
闻言,夜思月面露尴尬之色。
她一激动,居然把这一茬儿给忘记了,“说吧,你的仇人是谁?”
“丫头,这些暂且不论,你的灵根和筋脉虽得以恢复,修为却跌落至练气中期三层,你觉得这样能报血海深仇吗?”
夜思月连忙闭眼内视,发现老者所言非虚。
这一发现可让她犯了难,眼下她已无处安身,要去哪儿找安心闭关的地方呢?
算了,天无绝人之路,且走一步看一步吧。
思及此,她长叹一声:“既是血海深仇,便不是一时三刻就能解决的,需要一步一步慢慢来。”
她目光锐利,心中俨然已经有了打算。
老者赞赏的看了她一眼,飞身来到她面前。
手腕向上一翻,掌心中赫然出现一个十厘米见方的盒子,递到了她面前。
夜思月没有伸手接,疑惑的看着老者:“这是什么?”
老者将手中的盒子打开,里面装着的是一枚紫色的戒指,一条坠着紫色宫铃的紫绫,下面还压着一张泛黄的羊皮卷。
因为视线受阻,她看不清羊皮卷上记载着什么。
“戒指是一枚空间戒指,我毕生所学都存在里面,只要你潜心学习,定能称霸这一方大陆。”
“紫云绫,是你师娘曾经使用过的武器,化作绫缎时它能攻击,亦能幻化成你喜欢的武器,更能幻化成一只玉笛,成为辅助型的武器。”
“不过,现在它还不能随你心意变换,因为在我们夫妻二人逃离神界时,为了不让敌人得到这件极品神器,你师娘将紫云绫上所镶嵌的法宝拆卸,并分散丢到了凌霄大陆之上。”
“唯有找齐这些法宝,成功修复紫云绫,才能发挥其最大的功效。它身上镶嵌的法宝是何模样,都记录在箱底的羊皮卷上了,你一看便知。”
“这些算为师为你准备的见面礼,收着吧!”
夜思月待他说完,这才伸手接过他手中的盒子,并滴血让空间戒指认主,将紫云绫收进了空间中。
再一次开口的时语气已变得温柔,并且还带着亲昵的味道。
“师傅,你还没有告诉我,你要我报的血海深仇是什么呢?”
“徒儿啊,以你现在的能力,还不能替师门报仇,等你将紫云绫修复好后,你自会知道师门的仇人是谁。”
“师傅,你老人家能不能别卖关子?我这个人喜欢干脆利落,不喜欢拖泥带水。”
与其说她不喜欢拖泥带水,不如说她不喜欢未知的麻烦,这样她会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的。
要知道控制不住好奇心,可是件很危险的事情呢。
“徒儿,现在师傅能告诉你的,是你所要面对的敌人是整个神界。”
“师傅,坑徒儿可不厚道哦~!”
“呵呵…,为师相信你的能力。临别之际,为师在送你一个礼物。”
话落,老者抬手一挥。
夜思月只觉得脸上一片清凉划过,原本灼痛的感觉竟全部都消失了。
“师傅,你这是……”

第3章 双修?!
老者满眼心疼的望着她:“丫头,你的脸被幽冥红莲汁液灼伤,老夫身上刚好还有些冰灵玉泉,正好可以让你恢复些许容貌。”
“但你脸、手、脚处剑伤留下来的疤痕,为师无能为力,只得靠你自己了。”
夜思月脖子一扬,根本就没把这茬儿放在心上:“容貌不过是皮相,实力才是硬道理。”
老者俊脸一板,抬手就要戳她额头,最后却只能满脸落寞的放下,苛责道:“胡扯,那有女孩子不要脸面的。”
夜思月耸肩讪笑。
是呀,没有女子不爱惜容颜,此事日后在想办法解决吧!
“丫头,此间事了,为师要去见你师娘了。为师消失后,这处以为师魂力为介的传承空间也会跟着消失,你赶紧离开这里。”
“师傅,我不能让你就这么消失,快告诉我留下你的办法。”
“乖徒儿,你能有这份心,为师已经很欣慰了。不过,不用费心了,为师只是一缕存活万年的灵体,且能量已经耗尽,回天乏术了。”
老者不在多言,双手用力一推,将夜思月给送了出去。
失重的感觉再次转来,夜思月没有时间多想,拼命压制着心中的恐惧,不让尖叫从自己口中跑出来。
高度和雷声是她最恐惧的事物,却每每极力的压制着这样恐惧的感觉,不让它们爆发出来。
她决不能让这些情绪影响自己,也相信终有一天自己能抵抗住这样的恐惧。
在她的认知里只要不发出尖叫,便是对恐惧最大的威慑。
她用尽全力压制恐惧,导致心脏供氧不足,再次陷入了昏迷之中。
——
坠魔谷底,一只通体金黄的鸟,轻嗅着熟悉的味道,缓缓朝她靠过去:“这坠魔谷底,怎么会有雪凰的味道?”
它用嘴啄了啄夜思月的手背,却不见她有醒来的迹象。
兽母曾对自己说过,只要能与拥有雪凰血脉的人,缔结本命灵宠契约,便能重新回到那方天地去。
想起这些,小黄鸟顾不上其他,尖利的喙啄破夜思月手指,吮吸殷红的血珠。
顷刻之间,一团火红的光晕在她们身下升起,浓郁的灵气将她们团团围住。
一阵清凉划过,夜思月缓缓睁开眼睛,顺着疼痛的感觉望去,发现还冒着血珠的手边站着一只小萌物:“小黄……鸡?!”
“呸,你才小黄鸡,你全家都是小黄鸡。”
“那你究竟是个什么鬼?”
“九头鸟!”
传说,有一物种九首人面鸟身,名曰九凤。
所以说,她眼前这小黄鸡,竟是传说中的神鸟九凤?
夜思月唇角扬起一抹弧度,有了这个小家伙,就算碰筑基期的修士,自己也有一战的可能。
只不过,眼前这小东西,怎么看都跟神鸟搭不上边啊!
夜思月用两根手指,捏着它的翅膀,将它举到眼前晃悠:“小家伙,鸡就是鸡,插了五彩羽毛,也装不了凤凰。再说了,就算你是鸡,老娘又不会嫌弃你。”
此话一出,对方更是气得炸毛,“我那是没长大,等我长大了,绝对吓死你,我可是神鸟九凤,到时候天下万物都要对我俯首称臣,丑八怪你就等着……”
啧啧啧……真聒噪。
夜思月凤眸半眯,看着在掌心活蹦乱跳的小黄鸡挑眉,随即将它丢进空间戒指里。
虽然是只聒噪的小东西,留下来做个伴也不错,前世那种孤孤单单、独来独往的日子,她真的不想在体验一次了。
“丑八怪,放我出来!”九凤炸毛了,吱哇乱叫着
夜思月勾唇一笑,安抚一句:“别嚷嚷了,乖乖待在里面,有好吃的我会叫你出来吃的。”
倏尔,胸口传来一阵涨痛,让她生出不祥的预感。
我这是怎么了?
“丑八怪,你一个炼器中期三层的修士,与本神鸟缔结灵宠誓约,体内灵气暴涨,若得不到排解,必然会自爆而亡。”
“小黄鸡,你竟如此坑我?”
“安心,安心,你可是本神鸟的主人,本神鸟自不会害了你。只要你在今日日落前,找到一修为高于你的男子与其双修,泄去多余的灵力,一切便能回归正途。”
这一次,轮到夜思月炸毛了:“王八蛋,你这还不是害我?等逃过这一劫,老娘定将你烤的外焦里嫩。”
双修?!
丫儿的,你想都别想。
我夜思月母胎单身三十年,可是很保守的好吗?
绝不会为了活下去,随随便便找个人就那啥。
九凤一看她神色怪异的脸,便知道她想多了:“丑八怪,瞎想啥呢?此双修非彼双修,我是要你将多余的灵力渡给对方,不是叫你跟人家那啥!”
“不是就好,不是就好!”夜思月拍打着胸口,安抚着受到惊吓的小心脏。
她不敢再做停留,在被黑雾笼罩的树林中摸索前行。
忽而一阵怪风袭来……
她口中的惊呼还未发出,人就被卷入了一道空间暗流中。
——
与此同时。
坠魔谷底的结界内,龙域侍卫们皆屏息以待,一步也不敢离开。
今天,是他们家帝君最重要的日子。
龙神决第四重,犹如承受欲火焚烧,令人意乱情迷。
虽说坠魔谷内早已被他们清理干净,如今连一只雌性生物都没有,但今夜情况特殊,他们不得不严防死守。
谷底。
千年寒冰堆砌的阵法内,一男子盘膝而坐,宛如一尊石雕。
他五官精致冷艳,如玉雕一般的肌肤瓷白无暇,紫色宽袍披在身上,三千青丝尽数披散在身后,平添了几分邪魅。
此刻,他双眸紧闭,眼角下红色朱砂痣好似火焰一般燃烧。
只需要一步,他的修为便能更上一层,离回归玄真大陆复仇的机会又多了一分。
偏偏,就在运功关键之时,一声破空之声传来。
“砰——”
龙陌寒双眸陡睁,压抑已久灼热感蜂拥而出,眸间火光大盛,定睛一看,怀里竟然多了一个……
女人!!
眼看三年努力,就要毁在眼前的女人身上。
他咬牙低咒:“该死!”
顷刻间,体内欲火升腾而起。
他死死的钳住拳心,周身杀意尽显:“女人,滚!”
夜思月好不容易挣脱空间暗流,眼前竟多了一张清隽俊美的脸,只好窘迫一笑,忙不迭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没想到在这种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竟还能遇到活人。
若不是他当肉垫,自己必定摔到肝脾破裂。
可是眼前的男人一脸阴鹜,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善茬儿!
夜思月灵动的眼眸微眨,忽然意识到自己还在别人怀里,挣扎着想要起身:“对不住,实在对不住,我这就起来。”
刚落地的脚恰巧踩中了一截枯枝,一个踉跄再次扑进他怀里。
“唔……”

第4章 你我两清
一声压抑的闷哼,让夜思月略感窘迫。
她下意识抬眸,一张盛世美颜闯进她眼底……
好漂亮的一张脸,长睫如羽,紫眸犹如上好的紫水晶,盛满了星辰。
这么美的男人,老娘还是头一次见。
胸中膨胀的感觉再次袭来,想起小黄鸡的话,她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
九凤见她被美色所惑,连忙催促:“丑八怪,你赶紧扑上去,完成双修方能活命!”
“闭嘴,再聒噪,老娘扒光你的毛。”
没等夜思月起身离开,一阵天旋地转后,她被人压在了身下,他宛如饿狼一般衔住了她的唇……
来不及多想,夜思月将手放在他后勃颈上用力一按,美男瞬时软到在她怀里。
时不待人,夜思月连忙问九凤:“小黄鸡,告诉我接下来要怎么做!”
“你俩面对面,盘膝而坐,双手相抵,将你体内对于的灵力传给他。”
“我们这么做,他会不会受伤?或者翘辫子?”
为了活命,便要坑害无辜的事,夜思月可做不出来。
“哎哟喂,我的祖宗,你的灵力对他来说百利而无一害,他不会伤、亦不会死,你赶紧的吧!”
听完九凤的话,夜思月不在犹豫。
——
半个时辰后,夜思月察觉体内暴涨的感觉消失了不少,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收了手势。
将男子放平后,这才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
还不等她彻底放松,九凤又开始叭叭:“丑八怪,这妖孽马上就要醒了,咱们赶紧跑路。”
“醒就醒呗,我又没害他,怕什么?”夜思月转动着僵硬的脖子,没把九凤的话当回事。
“丑八怪,你是不是傻?不知道修炼一事,最忌讳借助外力吗?”
经九凤这么一提醒,夜思月才想起修炼一途枯燥乏味,最是考验修炼之人的心性,一旦借助外力,必定会生出心魔来。
心魔难除。
轻则,修为将永远止步不前;重则,坠入魔道,沦为过街老鼠。
九凤见她蹙眉深思,扯开嗓子嚎:“丑八怪,你还怵在这里干什么?赶紧溜呀,这人咱们招惹不起。”
“怎么?你认识他?!”
“本神鸟,那认得他是那只阿猫阿狗,只不过感受到他身上有毁天灭地的力量罢了!”
“小黄鸡,这次你可坑惨我了。”
夜思月碎碎念,自己初来乍到,毫无身份背景,如今招惹上这么一尊大神,可想而知以后的日子,怎一个‘惨’字了得。
左思右想都觉得这场孽缘,还是当下便了结的好。
“小黄鸡,你看看我空间里,可有值钱的东西?”
九凤闻言,撅起屁股左右翻找:“目前你这储物戒里,最贵的东西,恐怕只有灵石了。”
“灵石是什么东东?!”
“灵石中蕴含灵气,修士可以吸纳其中的灵气,来提升修为。对于灵气稀薄的凌霄大陆,这确实罕见之物。”
“那……空间中有多少灵石?”
“下品一堆,估摸着应该有一万块吧;中品有一千块;上品最少,只有一百块。”
夜思月琢磨了一番,从空间中将一百上品灵石尽数拿了出来。
捡起树枝,在地上留书。
‘昨夜小女子面临生命之危,幸得公子解围,留下身上最珍贵的一百上品灵石,全当报答公子救命之恩。’
‘从此,你我两清。’
写完,夜思月提脚就走。
溜了溜了……
“丑八怪,一百上品灵石,你眼都不眨一下就给了他,当真败家!”
“是我不对在先,付出点身外之物,换来以后安生,值得。”
“败家就败家,别为自己找借口。你可知,在这凌霄大陆之上,下品灵石都是有价无市的存在,更何况是上品灵石。”
“行啦,你就不要在碎碎念了,身外之物,没了可以再找;麻烦上身,可就如同深陷泥潭,无逍遥可言了。”
说完,夜思月不在理会小黄鸡,专心致志勇攀高峰。
坠魔谷四处都是悬崖峭壁,如今她修为有限,想要离开只能徒手攀爬。
——
夜思月离开后,不到一盏茶的时间。
寒夜穿过寒冰阵外结界,准备迎接自家帝君。
却看见自家帝君,赤裸着上身,正盘膝看着地面发呆。
这一关,又没闯过去?
寒夜缩了缩脖子,壮着胆子询问:“君上,您……没闯过去?”
“昨晚,你没守在外面?”
“回禀君上,昨夜属下就守在结界外,没有片刻松懈。”
“你未曾松懈,那女人从何而来?”
女人?!
这不可能,绝不可能!
寒夜连连摇头,矢口否认:“君上,昨夜就算连蚊子飞过,属下都会抓住辨公母,怎么可能会有女人闯入?”
龙陌寒指了指地面:“过来看看!”
寒夜凑上前,朝地面定睛一看,魂都快吓飞了,单膝跪地请罪:“属下失职,请君上责罚!”
“罚先记着,替本君将这个女人找出来,那怕要掘地三尺,也在所不惜。”
他乃真龙之体,旁人的灵力对于他来说如同鸩酒。
可那女子渡给他的灵力,不仅没有让他当场烈火焚身而死,还让他成功突破神龙诀第四重。
种种迹象说明,她极有可能是自己命定之人。
寒夜瞳孔一缩,单膝跪地领命:“君上,属下必将此女子找出,将其扒皮抽筋,也消今日之耻!”
龙陌寒拨弄着地上的上品灵石,掀眼皮睨了他一眼:“谁说要将她扒皮抽筋的?”
“君上,您……”
受此奇耻大辱,君上却一点动怒的迹象都没有。
不是在压制怒火,就是在等待怒火爆发的路上。
龙陌寒勾唇一笑,有些妖。
右手微抬,一族紫红色的灵气团子跃然于掌心。
寒夜揉了揉眼睛,惊道:“君上,您突破第四重龙神决了?”
“她或许能成为本尊助力,如若不能……”
龙陌寒微微停顿一下,眼中有戾气划过:“再诛,不迟!”
“三日,找不到她,提头来见。”
掷下这一句,龙陌寒拂袖而去。
这一次顺利进阶,修为恢复到化神中期四层,体内还有大部分灵力没有消化,必须要闭关修炼一段时日。
寒夜呆愣在原地,待回过神来时,自家帝君早已消失不见。
想起自家帝君临走前的命令,连忙提脚走出结界,吩咐等候在外面的兄弟们:“立刻巡查坠魔谷,任何雌性生物都不要放过。”

第5章 被人捡尸了!
其余侍卫一听,脸顿时拉得老长:“寒大哥,这坠魔谷本就是人类不愿意来的地方,怎么可能会有雌性生物存在?”
“我不管,你们统统给我找去。要是找不到那个女人,咱们就等着去幽冥禁地喂九凤吧!”
此言一出,寒夜顿时傻了眼:“糟了,幽冥禁地!快,跟我走!”
——
日落西山,夜幕渐渐降临。
一双鲜血淋漓的手,搭在悬崖边上,一颗毛茸茸的脑袋冒了出来。
夜思月看见不同于崖底的绿色,双手用力一撑,瘫在柔软的草地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老娘,终于逃出生天了。”
“丑八怪,别装死,赶紧起来!”
“小黄鸡,别叨叨,我实在累的不行了,让我睡一会儿,就一会儿。”
她吧唧了几下嘴巴,睡了过去。
也不知过去多久,迷迷糊糊间,她听见一阵阵嘈杂的声音。
“哟,傻大个,你怀里抱着的人,是谁啊?”
“嘿嘿,她是我妹妹,我终于找到妹妹了!”傻大个笑得很是憨傻。
糟了,被人捡尸了!
夜思月猛然睁开眼睛,一张蓬头垢面的脸映入眼底。
他浓密的黑发蓬松而又散乱,活像顶了一个鸟巢在头上,深邃的眼眸中装满了惊喜。
发现怀中的人儿醒了,傻大个连忙露出一抹宠溺的笑容:“妹妹,你醒了啊!”
“嗯。”夜思月勾唇,露出一抹温柔的笑意:“你能先放开我吗?我快被你勒死了。”
“哦,好。”傻大个点了点头,干脆利落的松开了自己的手,而夜思月的身体,则呈现出了自由落体的迹象。
好在夜思月反应灵敏,伸手拍出一道灵力,稳稳的落在地面上,缓解了屁股着地的尴尬局面。
然而,就是这一掌,暴露了夜思月是筑基后期九层的实力。
此举,又引来了一片哗然。
“啧啧……,傻大个居然捡了一个小天才回来。”
“看那姑娘的样貌,应该才不过二八年华的样子,也不知是哪家的凤凰流落在外。”
“哎哟,这次那傻子怕是又要失望了。”
“…………”
听到众人议论的话,夜思月也变得不淡定了,才过去短短不到一天的时间,就直接跃过筑基中期,成为筑基后期修士了?
我真是一个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
她的自恋,九凤看不下去了,出言讥讽:“丑八怪,你别臭美了,你能有今天可都是本神鸟的功劳。”
夜思月唇角狠狠的抽搐了几下,回道:“你给老娘安静点,不然老娘就让你领悟一下,臭屁的代价是什么?”
“切~,你还是将眼前的麻烦解决了再说吧!”九凤优雅的翻着白眼,可惜夜思月看不见。
就在夜思月跟九凤拌嘴时,傻大个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可怜巴巴的看着她:“妹妹,你不要在离开哥哥了,好不好?”
闻言,夜思月将疑惑的视线,放到了围观群众的身上,希望他们能替自己答疑解惑。
围观的众人也并没有让夜思月失望,七嘴八舌的解释了起来。
“姑娘,这人可是咱们这个幻月城里出了名的傻子,见了十八九岁的姑娘,就会抓着人家喊妹妹。”
“对对对,你可千万不要被他缠上,不然你就脱不开身了。”
“就是,你赶紧想个办法,将他哄走吧!”
“…………”
“我不许你们胡说,她真的是我妹妹!”傻大个十分激动的斥责着众人,从怀中掏出一朵珠花,递到夜思月面前:“妹妹,这是你以前最喜欢的珠花,自从你被人拐走后,哥哥一直替你保管着呢。”
原本可以挣脱的夜思月,在看到傻大个手中雪白的珠花时,当场愣住了。
她身为炎国为数不多的修真家族掌门,自小就被一众长辈死盯着修炼,没有感受过丝毫家人的关爱。
趁她愣神,傻大个拽着她的手,就往城里的方向跑去:“妹妹,哥哥这就带你回家。”
毫无防备的夜思月,被他拉了一个趔趄。
慌忙迈开脚步,跟上他的步伐。
如此心思纯良的人,拒绝的话,她实在无法说出口。
吃瓜群众们坚持情景,又纷纷议论开来。
“完犊子,这傻子又要跟这姑娘说,他是叶家的嫡孙了。”
“切,他怎么可能是幻月城叶家嫡孙呢?”
“瞎嚷嚷什么呢,有热闹不看王八蛋。赶紧的,走起!”
“……”
瞬时,所有围观的村民,齐齐抬起自己的脚,追着前面的两道身影而去。
一炷香的时间过后,傻大个拉着夜思月站在一座十分豪华的府邸面前。
眼前府邸高大巍峨,朱红的大门之上,悬挂着一道两米见方的金漆牌匾,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叶府’两个大字。
就在夜思月满眼疑惑看着眼前府邸的时,身后传来了‘呼哧呼哧’喘气的声音。
转身一看,发现原来是那一群吃瓜群众,紧紧地追着他们的步伐,打算将瓜吃到底。
“哎哟喂,今天这傻大个是吃了兴奋剂了吗?跑的这么快,害的我差点追不上!呼呼…”
“可不,累死老子了。”
“……”
所有来看热闹的人,皆惊愕的看着叶家的大门,错愕不已。
傻大个一直嚷嚷着,他是幻月城叶家嫡孙,但却从来没有人当真过。
如今傻大个却真的带领着众人,来到了叶家的大门口。
就连夜思月也神色复杂的看着身边的傻大个。
这人不仅弄丢了自己的妹妹,还幻想着自己的大家公子,委实可怜。
在众人的注视下,傻大个从腰间解下一枚紫色玉佩,抬手放进了叶府大门口前的石狮子嘴里。
下一秒,一股恐怖的威压从他身上四散开去。
夜思月在他金丹中期强者威压一出后,当即伸手捂住胸口,只觉得心脏被一股无形的压力,碾压的快要停止跳动了。
吃瓜群众们,更是眼前的这一幕,吓得下巴差点掉地上,砸中自己的脚背。
他们虽经常看见傻子晃悠在幻月城的犄角旮旯里,却从未看到过他展露这样的实力。
“天啦,这傻子,居然是金丹中期强者!”
“妈耶,太恐怖了!”
“退、退、退!”
围观群众齐刷刷的往后退了十来米。
傻大个身上满是污垢的破衣烂衫,打结的墨色长发皆无风自动。
倏尔,他沉声开口:“家主,不孝孙叶轻尘,归来了!”
声音洪亮如雷。
此刻他说话条理分明,一点也没有痴傻、疯癫的迹象。
‘轰隆隆——’
沉重的声音响起,叶家大门缓缓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