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夜池音

第1章:豪门衰少是跳跳糖
池音有意识时,感觉她像是被谁按在水里。
她猛地睁开双眼。
水里翻滚的气泡覆盖着视线。
肩膀和脖颈处传来的压力让池音确定了一件事。
有人要整死她!
池音在水里吐出一串泡泡。
她在想是直接挣开,还是先装死然后“诈尸”。
几秒钟后。
只见那颗被按在水里的脑袋奋力挣扎摇晃几下便重重垂了下去。
黑色的发丝凌乱地漂浮在水面上,阴森森的。
见状,杜绾松了口气,拎起池音的后衣领,把她拉出水面。
她狠毒的视线盯着女孩瞪大着双眼,惊恐又惨白湿漉的面孔,咬牙切齿道:“池音你可别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又蠢又贪财!”
可是话音落下不过一秒,女孩忽地诈尸般转头,致去贴脸杀。
池音嘴角扯出诡异的微笑,衬得那两颗被带动的梨涡都是阴冷。
“是么?”
刺耳的尖叫声瞬间冲出杜绾的喉咙。
短暂的几秒后又戛然而止。
看着被自己一脚踹晕的女人,池音蹲下身,一只手托起小巧的下巴,无辜又软绵绵地道:“长得这么好看怎么会做出这样不是人的事呢?”
【叮……任务系统正式启动。】
【欧皇晚上好!俺来了!】
池音脑海里出现一道兴奋的声音。
它是池音的任务助手,磕糖。
性格咋咋呼呼,不过也很懂事,只在工作时上线。
几天前,它哭唧唧的找到池音。
还把鼻涕眼泪蹭了她一裤腿,卖惨求转运,请池音出山帮忙过了丧良心的老板给它的丧良心任务。
池音是欧皇本皇,从出生到现在一直好运连连,媲美锦鲤。
与她接触过的人,都能沾上短暂的欧气从不顺变顺。
所以磕糖坚信池音一定可以给它倒霉事业转转运!
池音也是无聊,就把磕糖的求助当成一场时间旅行解闷。
再说她这么欧,啥衰运能挨到她边上来?
可是当池音了解到磕糖口中所谓的丧良心任务是什么,瞬间就想撂挑子不干了!
她要穿进各种问题世界,根据每个世界不同的任务指令,完成修复任务,帮助全书因bug成为炮灰角色的衰人逆袭!
世界也分很多种。
比如过度塑造角色光环,为了衬托光环角色,强行写崩其他角色人设、不合理剧情的小说世界。
再比如被黑客攻击的剧本杀游戏。反派成了主角,主角成了炮灰。
更有黑白颠倒,罪恶至上的游戏世界等。
其实这倒没什么。
气人的是如果她有一项任务失败,从此以后欧气不在,霉运当头!
真丧良心啊。
但是这个任务也有福利。
如果池音能够顺利完成任务,便能成为欧皇之尊,掌管天下气运。
池音啪啪打脸真香了。
欧皇之尊太香了。
淦!
【哎呦我的老天爷啊,这地上怎么躺个人?欧皇你不要慌!让我看看她是谁!】
磕糖突然惊叫!
【诶?这不是小三唐蕊吗?她咋地了?】
池音的声音依旧温软,听起来很乖。
“她要淹死我,被我打晕了。”
磕糖沉默了几秒,再开口的声音有些慌张了。
【啊……您没事就行!我先给你传剧情以方便您毁尸m…啊是咔咔干就完事了!奥利给!】
*
*
【避雷必看】
·1v1甜宠文,剧情服务恋爱、服务女主欧皇人设,更新不定,但是会完结
.只保文甜,别的不敢保证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和和气气、健健康康,么么啾

第2章:豪门衰少是跳跳糖
这是个被黑客攻击的剧情游戏世界。
原本应该受到法律制裁的反派成为了游戏主角,主角丢失了光环。
这个世界的反派名叫陆天诚,是个凤凰男。
他因婚后受不了妻子各方面的强势而出轨。
被发现后,妻子让他净身出户。
俩人因此事发生了激烈的争吵,陆天诚一个冲动下打了妻子一个巴掌。
过于激烈的冲突,惊来了他们的孩子陆言安。
看见夫妻二人拳脚相向,陆言安上去阻拦,结果却被陆天诚一拳挥倒,磕到楼梯的护栏晕厥。
妻子也因陆天诚的推搡失足摔下楼梯。
刺目的鲜血让陆天诚很是害怕。
但他怕的是东窗事发。
想的第一件事是如何为自己开脱。
等救护车拉走妻子和陆言安,警察前来调查这起意外的真相时,陆天诚谎称是陆言安与妻子发生口角,一个失手把妻子推下楼梯,他给了这个不孝子一拳。
妻子和陆言安虽被抢救成功,但俩人尚未有苏醒的迹象,且妻子的创伤过于严重,醒来的几率连百分之十都不到。
警察无法证实口供的真伪,只能等其中一人醒来,才能跟进这个意外案件。
陆天诚害怕陆言安醒来后会揭发他的谎言,于是动了歹念,想让医疗事故背锅,让陆言安永远闭嘴。
可是他没想到,陆言安竟然在他计划行动时突然醒来。
只是他的记忆和智力却变得不正常,成了一名6岁的孩子。
事情的发展出乎意料,警方无法按照常规的办案流程继续调查下去,只能选择跟进案件。
而陆天诚也因陆言安的降智改变了主意。
因为陆言安身上有股份。
虽然这个股份在陆言安年满十八岁才会生效,但股份所持的百分比也足以让人衣食无忧一辈子,享有在公司一定分量的话语权。
陆天诚想骗陆言安把股份转让给他。
不过降了智的陆言安即便被陆天诚哄骗着签下转让合同,那歪歪扭扭无法分辨的签名,和故意蹭花的手指印也让这个合同转让书无法生效。
陆天诚很是苦恼,却也只能教会陆言安写清楚自己的名字。
一开始他为了股份很有耐心。
不过在他发现陆言安逐渐出现了间歇性手抖的迹象,根本无法写好字后——
陆天诚气急败坏,狠揍了陆言安一顿,退而求其次的拿上妻子的无限额度卡,把陆言安软禁在别墅带着小三逍遥潇洒去了。
可是陆天诚的好日子还没过上几天,警察竟突然找上门!
被软禁在别墅里的傻儿子,居然一身西装革履,神智正常的出现在他面前,指控了他。
以上,是受到黑客攻击前的正确剧情线。
陆言安是主角,也是玩家的角色。
玩家在游戏里需要装傻瞒过陆天诚,并秘密联络到母亲在公司的得力手下,提前预防陆天诚各种上位的可能。
游戏难度在于玩家需要瞒天过海、联络手下。
一个不小心的错误选择就会无法通关。
黑客的攻击,却改变了一切。
平庸的陆天诚变成了智商爆表的腹黑男。
他与妻子结婚后,便不动声色的在妻子的公司里安插自己的眼线。
而小三唐蕊,就是妻子公司里的高层员工。
陆天诚故意让妻子发现他出轨,有意推妻子摔下楼梯。
他让120送去他指定的医院,方便利用熟人的配药错误,制造一起医疗事故确保妻子和孩子永远都不会醒来。
陆言安的装傻并没有降低陆天诚的防备心。
他只是将计就计引出暗中帮助陆言安的得力手下,赌死陆言安的所有后路,让陆言安走投无路,不得不选择转让股份。
陆言安最终的结局凄惨。
长时间的软禁让他的精神方面出了严重的问题,最后意外坠楼身亡。

第3章:豪门衰少是跳跳糖
池音此次的任务寄体角色是在别墅工作的女佣。
她亲眼目睹了事发的全过程,并以此威胁陆天诚给她封口费。
陆天诚起了杀念,与唐蕊商议一番后决定让唐蕊淹死原主,并制造成意外事件。
于是就有了开头的一幕。
接受完剧情,池音鼓了鼓脸颊。
然后拎起刚刚接好的水,往晕死的唐蕊脸上一泼!
“啊!”短促的惊叫声响起。
唐蕊惊惧又愤怒地看着已经换了身干净衣服,湿发上搭着一条毛巾的池音。
在接受剧情的这段时间里池音也没闲着。
她把唐蕊背回她住的房间,绑在卫浴室里,拷贝了泳池区域的监控录像。
察觉到自己被绑,唐蕊挣扎起来,骂道:“你个小贱人给我松开!”
池音把桶里剩余的水再次泼向唐蕊,声音温软道:“你这人可真有意思,你把我脑袋按水里的时候怎么没想过要松开手呢?”
她看着唐蕊的眼神澄澈如一汪见底的水,像是真的不理解,看不出一点的邪恶。
唐蕊一时间被反问的有些哑口无言,憋了半天才憋出愤愤一句,“你这不是没死吗?!”
“哈!”池音搬过小板凳坐下,一副要和唐蕊讲道理的模样。
“我没死是因为我运气好,不然换成别人早就死了!
你这人怎么这样恶毒?你良心不痛吗?我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你居然也能下得去手?”
唐蕊觉得池音这话可笑又可气,“你和我都不是好人,你装什么?”
池音摇摇头,不能理解地看着唐蕊。
白软的小手慢吞吞的从口袋里摸出U盘。
“这是泳池区域的监控录像,里面清清楚楚拍下了你是怎么谋杀未遂的,你说我要把它交给警察会怎么样?”
唐蕊脸色立变。
就像被当头棒喝,阴沟里翻船。
池音笑了,眼睛弯弯,“你要不要我放给你看呢?”
“你到底想怎么样?!”
唐蕊再次激动起来,有些崩溃。
池音微微歪头,此出一个给钱的手势,笑容纯真。
“我之前向陆天诚提出的金额翻5倍,并且还要周末双休。”
唐蕊咬牙切齿,“你做梦!不可能!”
池音像是被吓到一样,表情变得严肃。
“我又没找你要钱你这么激动干什么?再说……”
池音眨了眨眼睛。
“五千万买你们想要的已经很划算了,你们还去哪里找我这么善良的受害者?难道不应该感动吗?”
唐蕊冷笑,“你以为拿到钱就可以平安无事了?天真!”
“和你说话真费劲,我这是在保你们平安。”
池音扶额叹了口气。
“算了,和你说不明白话我就直接和陆天诚通电话讲吧。”
池音大大咧咧的走出卫浴室。
听着池音的脚步声传远,唐蕊费力从地上挣扎站起,眼神阴森地探出头,观察着正摆弄手机的池音。
她眯了眯眼睛,旋即猛地快跑出来,想撞倒池音。
可是唐蕊万万没有想到——
她跑了没几步,突然左脚绊右脚,扑通一声重重跌倒在地。
池音闻声回望,无辜地摊摊手。
“都和你说了我运气好,没人能伤害我,怎么就不信呢?”

第4章:豪门衰少是跳跳糖
池音把摔得眼冒金星的唐蕊重新拖回厕所,当着她的面给陆天诚拨去通话。
通话响了许久才被接通。
陆天诚略显震惊的声音响起。
“池…池音?”
他显然没料到池音不仅没死,还给他打了电话。
池音的声音懒懒,还在话语间打了个哈欠,“叔叔我们长话短说。
你们的计划失败了,唐蕊正被我五花大绑在厕所里。我手里也有她想谋害我的证据。
不想身败名裂就往我工资卡里打五千万,限时明天下午四点半之前到账哦。拜拜。”
池音没给陆天诚说话的机会,阐明自己的意图,立马挂断,然后又眼疾手快的把手机调成静音。
“检验一个男人爱不爱你的最好方式就是看他肯不肯为你花钱。”
池音走到唐蕊身边蹲下,用那双干净清澈的双眼软软地望着她。
“你说对吧?”
唐蕊是真想往池音脸上吐口唾沫,但她又怕吐完之后池音真的会曝光监控录像。
说完,池音给唐蕊松绑,语气乖巧。
“时间已经这么晚了我也要休息了,你走吧。”
唐蕊警惕地瞪大双眼,搞不懂池音到底想干什么。
“你什么意思?”
池音叉腰,比她还疑惑,“难道你希望我一直把你绑在厕所里?好奇怪啊你!”
唐蕊瞪了池音一眼,龇牙咧嘴地活动几下酸疼的手臂,慢吞吞的起身。
“走吧。”
池音拉着她的手臂,把她扯了出来,推向门口。
唐蕊揉着被她拉过的地方,莫名其妙地看了池音几许,心有戚戚地离开。
唐蕊走后,池音开始收拾浴室的狼藉。
收拾到一半的时候,房间里突然响起刺耳的警报声。
池音深深吸了口气,把拖把往地上一扔,“吵死了!”
下一秒,刺耳的警报声戛然而止。
可是门外却响起凌乱匆忙的阵阵脚步声。
池音原地站了会儿,似乎在消化怨气。
几分钟后,她慢吞吞的走出房间。
男人冷硬不悦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池音瘪着小嘴闻声望去,只见穿着睡衣的中年男人正数落着一名身穿灰色家居服,身形修长的少年。
凌乱的碎发微微遮住了少年的眉眼,但却遮不住他令人惊艳的五官,以及白皙的肤色。
陆言安低着头,一声不吭地听着管家的训斥,薄唇抿着僵硬,像是被吓到了。
刚才池音房间里突然响起的警报声,是陆天诚打着怕陆言安晚上乱跑的名义,连接陆言安和佣人房间安装的触发报警器。
他明令禁止陆言安在晚饭后走出房间。
所以只要陆言安在晚饭后打开房门,报警器就会被触发。
虽然池音知道陆言安在装傻,但是看见任务目标这么被人欺负,她也不可能坐视不理。
况且,目标长在她审美点上了。
这么漂亮的男孩子怎么能被欺负!
池音趿拉着拖鞋懒洋洋地走了过去。
“管家你话说的有些过分了吧?少爷又没做错什么!你看少爷都快被你凶哭了,他现在只是个六岁的宝宝啊!”

第5章:豪门衰少是跳跳糖
陆言安闻声望去。
身形纤细,相貌白软的小姑娘,皱着眉毛缓缓走来。
她的眼睛清澈乌黑,像是水洗的葡萄一样。
温温软软的声音像猫叫。
陆言安眨了下眼,然后又垂下了头,委委屈屈地小小“嗯”了一声。
被一个小姑娘训斥,管家自是不乐意,不能忍。
“你有什么资格插嘴?”
池音理直气壮,眼神正义。
“那你有什么资格训斥少爷?你是少爷爸爸吗?再说陆先生雇佣你是让你伺候照顾少爷还是把少爷当软包子捏?”
“她说得对,你不是我爸爸你凭什么教育我?是我爸爸给你钱让你照顾我,不是让你来这当爸爸!”
陆言安一副小朋友突然来了底气的模样,愤怒地瞪着管家。
管家一时间被俩人怼住了。
他怔了几许,调转枪头对池音撒气。
“我说不了少爷我还说不了你吗?耍小聪明的事你不少干!我怎么没见你多干活?”
“我又不是你的眼睛,我怎么知道你看没看见我干活?”
池音软绵绵的无辜回击,说得真像那么回事似的。
又一次被怼,管家挂不住脸了。
“你明天给我刷厕所去!”
池音笑眯眯,温温软软地道:“谁给我发工资我听谁的话。你额外给我刷厕所的酬劳我就去,不给你就没资格让我去。”
说着,她看向还在瞪着眼睛,气呼呼的陆言安,放软了声线。
“少爷你这么晚出来是饿了还是睡不着想找人陪你玩儿呀?”
陆言安看向池音,神态是小孩子的委屈。
“我饿了,今天晚上没有吃饱。”
“但是现在厨师都下班了,没办法给你做饭吃。”
管家臭着脸道。
“少爷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池音梨涡甜甜,眼神友好之中还蕴着几分慈爱。
陆言安装小孩装得还挺像,都把她泛滥的母爱给装出来了。
“真的嘛?”
陆言安眸闪惊喜。
“你又不是专业厨师,做的东西给少爷吃坏了怎么赔?”
管家的声音拔高了几个调。
“饿坏少爷你怎么和陆先生交代?”
池音还击。
这管家脑子有病。
意图表现的这么明显,生怕人看不出来。
“我要吃麻辣凉拌面!”
陆言安的声音铿锵有力,一把推开管家走到池音身旁,像只找到母鸡变得颇有底气的小鸡仔,埂着脖子瞪管家。
“明天我就让我爸换了你,让你饿我!”
说着,他趾高气扬地走去厨房所在的方向,拖鞋在地上吧唧作响。
管家脸色铁青地看着陆言安的背影几许,又看向微笑的池音,警告又威胁地指了指她。
池音没理会,没看见一样扭头跟上陆言安。
来到厨房,陆言安轻车熟路地拉开餐椅坐下。
他双臂叠放上餐桌,一副乖乖小学生坐姿,修长的双腿晃啊晃。
“阿姨你快做面条吧!”
池音嘴角的笑意凝固了。
你才阿姨,没礼貌。
她眼睛弯弯地看了陆言安几秒,忽地抬手捏住少年白皙的脸颊。
寒意霎时间闪过陆言安的瞳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