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绾绾萧慎

第001章 哇,开局就这么刺激
“小师妹……没……没气了……不会死了吧?”
“死……死了就死了,谁让她心肠这么歹毒,将我的猫活活打死。我不过是随手推了她一下,哪知道她这么不经摔。”
“糟糕,要是被师父知道的话,我们可都要受罚。”
众所周知,师父可是十分宠爱小师妹。
以至于小师妹仗着师父的宠爱为非作歹,性格娇纵跋扈。
玄门派除了师父,没有哪一个人不讨厌这个小师妹。
宋晏离紧抿着唇,高挺的个子在几位师弟当中十分显眼。
“我这就去找师父领罚,我一人做的事情一人当,绝不拖累你们。”
十七八岁的少年表情决然,缩在袖子里的手紧攥成拳,眼神阴冷骇人。
“大师兄……”
其余四人喊了一声,欲言又止。
宋晏离挺直了腰杆背对着他们竖手说:“不要再说了,我主意已定,你们赶紧离开这里,免得惹祸上身。”
“大大大……大师兄,小师妹……她……她诈尸了……”
……
顾绾绾是被脑袋上传来的痛感疼醒的。
下意识的摸了一下后脑勺,轻嘶了一声,手掌心一片鲜血。
五位身穿古装华服的十七八岁少年如看鬼似的盯着她。
怎么回事?
她不就熬夜看了个小说嘛,怎么醒来就出现在这里?
下一秒,不属于她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疼得她紧蹙了眉头。
顾绾绾彻底的愣住了。
夭寿啊!
她竟然穿书啦!
穿的还就是她熬夜看的《嫡女她风华绝代》这本书。
并且还是跟她同名同姓的恶毒炮灰女配!!!
原主顾绾绾,尚书府的庶女,从小不受人待见,被人欺辱。
后来,原主娘亲连夜带着她离开了尚书府来到玄门派,跪求宗主收留原主。
宗主秦固看到原主的娘亲是自己的师妹,且当年又对原主娘亲有几分感情,便破例收了原主为徒,如亲生女儿般对待。
原主娘亲本就染上疾病,不久便就去世了。
在玄门派待了一段时间后,原主仗着师父的宠爱娇纵跋扈,蠢笨无脑,成了玄门派上榜最讨厌之人不说,更是玄门派中的一个笑话。
只是不久后,尚书府的人秘密找到她,说是太后赐婚让她嫁给远在西北之地,空有封号,无权无势的小王爷——萧慎。
萧慎,一个宫女所生的孽畜罢了。
太后将一个不受宠的庶女许配给萧慎,就是时时刻刻都在羞辱着他的身份。
原主知道自己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将心里所有的怨恨都在发泄在从她身边走过的猫身上,活活打死。
这也就是开头,宋晏离气愤把她推倒在地上的原因。
而眼前的五位师兄可不就是这本书里的反派嘛。
大师兄宋晏离后来子承父业成了大奸臣,二师兄和三师兄苏淮,苏暮是双胞胎,一个毒圣和神医。四师兄于子渡成了反派大将军,五师兄东方誉则是大奸商。
而这五人之所以会成为反派全都被原主所赐。
大师兄宋晏离被原主害得成了残废。
二师兄苏淮和三师兄苏暮,原主背地里调换了他们的药物,差点儿让他们两人毒发身亡。
还有四师兄和五师兄也险些被原主害得命悬一线。
后来原主被嫁给无权无势的小王爷萧慎,成亲当晚没见到萧慎本人,倒是被自己的五位师兄砍断双腿,喂下毒药,做成人彘塞进了缸里,活活折磨而死。
在原主死后,五位反派师兄跟着小王爷起兵造反的下场自然也是相当凄惨。
回想起这些剧情后,顾绾绾的后背惊起一层冷汗,内心欲哭无泪。
妈,救我,我想回家!!!
宋晏离目光凛冽的注视着顾绾绾的一举一动,眼底快速的划过一抹疑惑和震惊。
刚才三师弟伸手试探了一下她的鼻息,明明是没气了,怎么突然就醒来了?
而且,这人好像和刚才有些不一样了。
宋晏离看向其余四人。
他们心里也是和他一样困惑。
四下皆静时,一道浑厚有力的声音响了起来。
“发生什么事情了?”
“绾绾,你头上怎么出血了?出什么事了?”
秦固约莫三十来岁,鬓角已长了两缕发白的头发,冷峻严肃的脸上浮现一丝担忧,快步上前将顾绾绾扶起。
他黝黑深邃的眼里满是关切之色。
看得出来,秦固是真的把顾绾绾当成了自己的女儿。
“师……师父……”
宋晏离从人群里站了出来,鞠了一躬,拱手说:“是我将小师妹推倒坐在地上,害得她脑袋磕地上流血。”
秦固转头看向宋晏离,目光沉沉:“我说过,在玄门当中谁也不能欺负绾绾,你明知故犯,该当何罪!”
宋晏离双膝跪下:“徒儿愿意受罚。”
“师父……”
秦固冷声打断他们四人为宋晏离求情的话。
“晏离,为师现在就罚你去寒山水洞思过,没有为师的同意,你不可踏出一步。”
“是!”
寒山水洞?!
顾绾绾在心里打了个突。
按照书中的情节,原主仗着秦固的宠爱,装的一手白莲花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卸到宋晏离的身上,导致宋晏离在寒山水洞禁闭,最后染上寒毒不得不截肢保全性命,而这也就是他黑化的开端。
想到这里,顾绾绾的身子狠狠的打了一个颤。
不行!
她一定要阻止剧情的发展。
就在宋晏离准备起身前往寒山水洞时,顾绾绾的声音响了起来。
“师父,是我不对在先,残忍虐待大师兄养的猫他才推了我一把。究其因果,也是我活该。师父真要罚的话,就应罚我去寒山水洞思过。”
只要去寒山水洞的人是她不就好了嘛。
顾绾绾在心里窃喜,直夸自己是个大聪明。
她话音落下,四下皆静。
所有人震惊万分的看向顾绾绾。
震惊的同时,还有几分疑惑。
这个心肠毒辣的小师妹究竟又想使什么幺蛾子?
秦固心疼的扶起顾绾绾无视她说的话,倒是瞥了一眼宋晏离,冷喝道:“还愣着做什么。”
宋晏离低声应了一声是,独自一人前往寒山水洞。
“师父……”
顾绾绾还想说什么,被秦固打断。
“绾绾,让你三师兄给你处理一下伤口,然后回房好好休息。”
他慈爱的抚摸着顾绾绾的脑袋,瞧见那伤口,眉头又紧蹙成一团,满眼都是心疼。
顾绾绾执拗道:“我不!”
突然心生一计,立即上前拽着宋晏离的手臂,语气坚定:“我要和大师兄一起去寒山水洞思过!”

第002章 大反派出现了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顾绾绾拽着宋晏离的手离开了他们的视线。
待到无人的地方,宋晏离嫌弃的甩开了她的手,与她保持一段距离。
“你又想玩什么把戏?”
他目光森冷得可怕。
顾绾绾白净的小脸上满是讨好之色,解释说:“大师兄,你误会了。这件事情本就是我的错,我受罚思过是应该的。趁着这会儿没人看到,你赶紧走吧。”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和师父讲。”
她拍着胸口保证。
只要她不说,谁也不知道宋晏离有没有去寒山水洞思过,这样也就避免了他的黑化。
哎呀,她可真是个大聪明呢。
顾绾绾有些沾沾自喜。
宋晏离扫了她一眼,冷哼了声,甩袖离开。
鬼知道她又在打什么主意。
“哎,大师兄,你别走啊,我说的都是真的!”
顾绾绾跑在他的后面追。
不管她怎么苦口婆心的解释自己的行为,宋晏离压根都不带看她一眼。
足以看得出来原主是真的不招人待见。
顾绾绾气得直跺脚,冲着宋晏离的背影大骂。
“我是在救你懂不懂懂不懂懂不懂!!!你个笨蛋!”
骂归骂,气归气,顾绾绾最后还是追了上去。
来到寒山水洞,刚踏进洞口,一股冷气袭来,冻得顾绾绾抱紧了双臂。
洞内乌漆嘛黑,什么也看不到,只能听到从里面传来哗哗的流水声。
顾绾绾有些害怕,站在洞口有亮光的地方不敢动弹,声线颤抖的喊:“大……大师兄,你在哪里呀?别丢下我一个人。”
洞内除了哗哗的流水声没有任何的声音,安静得有些可怕。
那么一瞬,顾绾绾慌了。
但想到了书中接下来的情节,犹豫三秒,一咬牙一跺脚,往洞内冲了进去。
“大师兄,我来救你了。”
绝对不能让大师兄黑化,她要苟到大结局!
宋晏离刚点起火把,还未看清楚洞内的情况,就被一道黑影撞了过来。
一时还未反应过来,脚下一歪。
“噗通”一声,两人双双掉进冷水池里。
火把掉落在地上,照亮整个山洞。
顾绾绾突然坠入水中被呛了好几口水,冰冷的池水铺天盖地的向她压来。恐惧瞬间包围了她的全身,脚底也没有任何支撑点,双手使劲的在水里扑腾着。
救命!
她不会游泳啊!
这都还没有活过三章呢,不会就这么嗝屁了吧?
朦朦胧胧间,顾绾绾好像有看到岸边站着一道白影,对她的呼救视若无睹。
意识即将失去之间,她渐渐沉入水中,却又忽然听到一声‘噗通’落水声。
——
顾绾绾幽幽转醒,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雕花木床上。隔着几米的距离,有个身穿白衣的男子背对着她。
几乎是想都没想,脱口喊了出来。
“大……大师兄!”
白衣男子转过身来,凛冽幽深的凤目幽幽的看着她,似笑非笑:“你倒是挺关心你的大师兄。”
明明长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他的言语和微笑都能让人卸下心防,却偏偏生出几分可怕之色。
“你……”是谁?
后面两个字刚想说出来,顾绾绾忽然想到了什么,话音一转,声音怯怯的喊了一声:“师叔。”
没错,原主的师叔才是这本书最大反派。
而他就是和原主被太后赐婚的人——西北小王爷,萧慎。
按照书中所写的,此人性格乖张,做事毒辣,还是个疯批,一个绝对不好惹的反派。
顾绾绾记得,萧慎之所以会变成这样,和他的生长环境有很大的关系。
当时看到萧慎的成长经历,她还一度挺心疼这个大反派。
萧慎的母亲是个小宫女,因为被先皇临幸过一夜才有了他,后来便一直遭受到了当今太后的打压。
他的母亲早就被太后毒害死了,而他无意中被玄门派前任宗主救下,这才捡回来一条命,后来还被收为徒弟。
之后太后便让萧慎前往西北的封地,永远不许回京。
而今又将尚书的庶女许配给萧慎,就是无时无刻的在提醒着他卑贱的身份。
当初熬夜看到《嫡女她风华绝代》这本书大反派萧慎死了,顾绾绾还伤心的哭了呢。
但是她万万没想到,自己后来就穿书了!
淦!
顾绾绾突然意识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赶紧问道:“师叔,我大师兄怎么样了?是不是被截肢了?!”
萧慎眸光诡谲的扫了她一眼:“听你口气,好像很希望你大师兄成为残废?”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的事情。”
她只是十分好奇自己有没有改变剧情的发展。
不过,不得不说一句,大反派萧慎真的长得好好看啊。
高挑秀雅的身材,白衣黑发,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俊美绝伦,又如草原上的狮子充满着危险性,让人不敢靠近。
萧慎冷幽幽的哼了一声,压根不听她的解释。
秦固这个小徒弟人品烂到极点。
虽没有接触过,但也听多了身边人的议论。此刻又见顾绾绾如同痴汉似的盯着自己,对她更是没有什么好脸色,冷声喝道:“你看够了没有!”
顾绾绾本想脱口而出谁看你呀,但随着一滴晶莹剔透的水珠落在手背上时,立马秒怂。
太没出息了!
她看人家长得好看也就算了。
竟然还流口水!
好想给自己一巴掌啊。
顾绾绾干笑一声试图两人尴尬的气氛。
“师叔,你还没有告诉我大师兄怎么样……”了。
话都还没有说完呢,萧慎冷着一张脸,收拾东西甩袖走人。
“哎……师叔,你别走啊……”
见此情况,顾绾绾忍不住在心里猜测。
不会吧,难道大师兄还是成了残废?
回想起狗逼作者写原主成亲当晚被做成人彘塞进缸里的画面,顾绾绾心凉了半截,眼泪水说来就来。
“哇……大师兄啊……”
“你哭什么?我还没死呢!”
欸???

第003章 你这是在占我便宜
顾绾绾泪眼朦朦的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一时愣住。
上下一番打量后,再度哭了出来。
“大师兄,你没事太好了,嘤嘤嘤……”
妈呀,她居然改变剧情了,宋晏离没有成为残废。
那也就是说,大师兄不会黑化了。
苟到大结局的第一步很成功!
耶!
顾绾绾喜极而泣。
宋晏离瞧着眼前有些陌生的小师妹皱起了眉头。
若不是他昨天亲眼看到小师妹撞到头,还真的会以为现在的小师妹是个假冒的。
据他观察,小师妹可没有现在这么爱哭,更没有现在这么的善良。
宋晏离忍不住在心里猜测,小师妹到底是转性了,还是又在研究新的花样整人?
如今瞧见她也已经醒来没事了,宋晏离一声不吭的离开。
走到房门口,又停下脚步疑惑的看了一眼顾绾绾。
同时他也在心里愧疚,小师妹落水他竟然能冷眼旁观。
要不是……
宋晏离的脸上闪过一丝复杂之色。
顾绾绾还沉浸在改变剧情的喜悦当中,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宋晏离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
正想追上去,门口忽然出现一名女子挡了她的去路。
身穿一袭粉色长袖襦裙,外披一件纤白轻纱,腰系玉佩,走路伶仃作响。她手中拎着锦盒,脸上露出甜美的笑容。
瞧见顾绾绾醒来了,故作装成一副担忧的表情,声音矫揉造作的说:“绾绾啊,你可算是醒来了,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顾绾绾盯着她,没应声。
要是没有猜错的话,这人是白师叔的女儿白柳儿。
原主是典型没脑子的人,之所以会成为玄门派的笑话,这都要归功于白柳儿。
她几次三番的怂恿原主,让她当众出丑不说,还陷害其他的几位师兄。
虽说原主也不个好东西,但这个白柳儿也绝非善茬。
顾绾绾听着她说的这些违心的话,冷冷的扯了扯嘴角。
白柳儿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她,在心中琢磨道,这个白痴顾绾绾看着好像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难道是她眼花看错了?
白柳儿打开锦盒,端出一盘糕点递到顾绾绾的面前,笑说:“绾绾,我亲手的糕点你尝尝好不好吃。”
顾绾绾瞥了一眼。
盘子里的糕点样式糟糕到极点不说,甚至还带着几片沾满泥土的树叶。
什么玩意儿,当她是乞丐呢。
以前的顾绾绾蠢笨无脑,听信白柳儿的花言巧语就罢了,现在还以为她会继续蠢下去吗?
顾绾绾也学着白柳儿的样子假笑三声。
“哎呀,柳儿姐姐亲手做的糕点还是留给你自己吃吧。”
喂狗的东西你还是留着自己享用吧。
不。
这玩意儿狗都不吃。
顾绾绾顺手将盘子接了过去,重新放回了锦盒里交到白柳儿的手中,毫不吝啬的又给了她一个大方得体的微笑。
白柳儿露出一丝惊讶之色,连看顾绾绾的眼神也透着一丝古怪。
呆愣片刻后,她又假笑说:“绾绾,我在来的路上听说你与宋师兄一起掉入寒池的事情,这要不是秦师伯来得及时,恐怕你呀早就淹死了……”
顿了顿,她压低声音悄咪咪地说:“宋师兄可巴不得你死呢,压根没有想要下寒池救你。”
顾绾绾心中冷笑。
啧啧,这是狗屎没送进去她嘴里吃,又来挑破她和大师兄的关系了。
手段真是令人恶心。
不过白柳的话也告诉了她一件事情。
是师父去寒山水洞救了自己。
回想起之前脑中的画面,顾绾绾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想来,整个玄门派也就只有秦固不讨厌原主了。
白柳儿洋洋得意的注视着顾绾绾的一举一动,立马又装成为她抱打不平的表情。
“绾绾,我是真的替你不值,宋师兄对你见死不救,秦师伯竟然也只是让他罚跪十天作为惩罚。我要是你的话,肯定就闹到秦师伯的面前非要宋师兄付出代价不可。”
顾绾绾收拾好心中的情绪,掏了掏快要起茧子的耳朵,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叨逼叨的说完了没有?说完了就赶紧走吧,出门左拐不送。”
简直就跟厕所的苍蝇似的,嗡嗡嗡的叫个不停。
“你……顾绾绾……”
白柳儿气得横眉冷眼,轻啧一声:“不识抬举的东西,我好心好意的劝你去讨个公道,你反而嫌我话多,也难怪你会被各位师兄弟嫌弃讨厌。”
她铁青着一张脸走了出去,在心里暗骂顾绾绾不是个东西,同时又觉得今日这个顾绾绾行为十分古怪。
“慢着。”
听闻顾绾绾的声音,白柳儿唇角勾着一抹深意的笑,转身看向她。
“怎么,后悔了?想求我教你怎么做了?”
“不,你忘记东西了。”
顾绾绾将锦盒中的糕点端了出来,故意装作不小心的样子往她脸上丢去。
如同狗屎一般颜色的糕点黏在她的脸上,样子狼狈又可笑。
“哎呀,柳儿姐姐你没事吧,你也知道我刚在寒池里泡了一会儿拿东西不稳呢。”
顾绾绾装作十分关切的样子问候着,心里则是笑开了花。
白柳儿气得咬牙切齿,脸如青瓜色,跺着脚恨恨骂道:“顾绾绾,你个没良心的东西,亏我还拿你当姐妹呢。”
“姐妹?你可别笑死人了。”
顾绾绾懒得和白柳儿继续说下去,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意思再明显不过。
白柳儿哼了一声,骂骂咧咧的甩脸色走人。
顾绾绾望着白柳儿远去的背影,切了一声。
就她这德行还教自己?
也难怪原主最后下场凄惨。
顾绾绾在房间里待了一会儿,最后决定去看看师父怎么样了。
按照原主的记忆她走到秦固房间的门口,犹豫再三还是推门走了进去。
听到推门声,秦固和萧慎同时抬头看了过去。
他竟然也在?!
顾绾绾尴尬的冲萧慎笑了笑,然后缓慢的走到秦固的床边。
“师父,谢谢您。”
秦固的目光满是慈爱,伸手摸摸她的脑袋。
“绾绾摔了这么一跤,好像长大懂事了不少。”
顾绾绾低着头,羞红着脸不敢吭声。
聊了一会儿,秦固便以要休息打发他们两人出去。
顾绾绾亦步亦趋的跟在萧慎的身后。
他高大的身影投射在自己的身上,宛如一把无形的利刃压得顾绾绾有些喘不过气。
半晌,顾绾绾声音怯怯的问道:“师……师叔,师父他没事吧?”
听闻这话的萧慎停下步伐侧目看了她一眼:“你师父倒是没白养你一场,还知道关心人。”
被他这么一说,顾绾绾不得不去想原主到底是个怎样狼心狗肺的人。
萧慎说:“放心吧,你师父不过就是在池子里游了个泳,死不了,休息两三天就好了。”
顾绾绾松了一口气。
师父没事就好。
萧慎望着远方想起一些事情,语气带着一丝羡慕,感叹说:“师兄还真是宠你。”
听到这话,顾绾绾几乎是想都没想,脱口而出:“师叔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像你娘那般宠你……”
话音还没有落下,萧慎眼神阴鸷的盯着她。

第004章 没想到你好这口
顾绾绾突然就意识到了自己说了什么混账话。
这不明摆着占人家便宜嘛。
再者,萧慎的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
她这句没过脑的话不是揭人家伤疤嘛。
顾绾绾自扇了自己的一巴掌。
“师叔,对不起。我……我……”
萧慎目光凛冽的扫了她一眼,竖手打断她后面的话,然后一言不发的走人。
“师叔。”
顾绾绾追上他的脚步,接着刚才说的话坚持说下去。
“我的意思是,如果师叔也希望有人疼有人爱的话,我可以……可以把你当成自己的亲叔叔般对待。”
“亲叔叔?”
萧慎好看的眉毛拢成一团,冷冷笑说:“我倒是从来不知道你竟然好这口。”
“啊???”
什么意思?
怎么听不懂?
萧慎唇角上扯着一抹讽刺的笑容,令人意味深长。
他也没有解释,眼神里带着对顾绾绾十足的厌恶离开。
自己的未婚妻竟然要把自己当做亲叔叔对待,这真是有悖常理,荒唐至极。
顾绾绾不懂自己说错了哪句话。
把他当做自己的亲叔叔,明明是让他占便宜了啊。
结果他却生气了。
真是搞不懂。
果然男人心海底针。
这时,走廊里路过其他几名弟子,对着顾绾绾就是一顿指指点点。
“又是她让大师兄受罚,也不知道宗主怎么会收这种烂人为徒弟。柳儿师姐比她好多了。”
“可不就是,柳儿师姐好歹是白师叔的女儿,这个小师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野丫头,一肚子的坏心眼。”
“嘘,小声点,别被她听到了。不然的话,人家哭诉到宗主那里去,我们可就遭殃了。”
“也不知道宗主是她爹啊还是她娘,这么护着她……”
“嘘,别说了……”
他们刻意压低了声音议论,但还是被顾绾绾听到了不少。
然而再看他们几人的时候,已经全部换了一副笑脸,对着顾绾绾和蔼可亲的喊了一声:“小师妹好。”
这变脸速度让顾绾绾望尘莫及。
她敷衍性的点了点头,回以微笑。
转头就听到他们在自己的身后呸了一声。
顾绾绾也不甘示弱的呸出去,眼神凌厉的斜睨着他们几人。
“你个黄毛野丫头……”
其中一人似乎早就对顾绾绾不爽了,刚撸起袖子就被旁边的人劝走。
“算了算了,赶紧走吧,别惹事。”
那人气哼哼一声,显得极为的心不甘情不愿。
随后顾绾绾想到了什么事情,又追上了那几人。
他们以为顾绾绾又想做什么,万分警惕的盯着她:“小师妹,你又想做什么?”
“别紧张,我就打听一下大师兄在哪里。”
几人面面相视,其中一人开口说:“在后山祠堂。”
“谢谢这位师兄。”
顾绾绾道了一声谢,便去了后山祠堂。
而刚才那位回答顾绾绾问题的师兄如同雕像似的一动不动,身旁的人推了他一把。
“喂,你没事吧?”
那人回神,颤颤巍巍地说:“见鬼了,顾绾绾这个野丫头竟然会说谢谢了。”
——
后山祠堂供奉的都是玄门派历代的祖师和德高望重的前辈。
门派当中有犯错的人都会被罚到祠堂跪下面壁,都不过是小作惩戒。
像宋晏离这种罚跪十天还是头一回。
苏淮四人站在祠堂的小门口望着宋晏离跪在挺拔的身躯,不免有些担心大师兄能不能挺过这十天。
就在四人商量着去给大师兄求情的时候,苏暮眼前的发现大门口出现一抹亮色的身影。
他声线温柔似水,却自带一股冷然的的气息。
“你们瞧瞧是谁来了。”
闻言,其余三人侧目看过去。
见是顾绾绾,于子渡手握成拳,眼中带着一层戾气。
“她又来做什么?又想来陷害大师兄不成?”
东方誉冷笑说,“她要是又想来陷害大师兄,干脆咱们四个将她一了百了算了,省得日后再来找我们的麻烦。”
“我赞同!”
于子渡表明自己的态度,看向苏淮和苏暮两人。
苏淮早就然不喜欢这个小师妹了,如今他们想对小师妹下手,自然是和他们统一战线。
倒是苏暮不同意他们的做法。
“这样做,你们就不怕师父伤心?”
话落,三人都沉默了下来。
苏暮神情异常认真的开口问道:“你们难道都没有发现一个问题吗?小师妹自从醒来后,好像和平时有些不一样。”
经他这么一说,三人沉默了一瞬。
不过片刻,于子渡冷哼道:“什么不一样,我看分明就是装的,谁知道她又想做什么腌臜之事。”
“那就先看看再说吧。”
四人站在祠堂的小门口,前方竖着一面旗子正好可以挡住他们不被发现。
顾绾绾进了祠堂,压根不知道其余四位师兄也在,还正在商议要将她一了百了的事情。
她看着跪在地上的大师兄,咬了咬唇,然后什么话都没有说,跪在宋晏离的旁边。
宋晏离早就听到了她的脚步声,对她的到来不理不睬,直到看到顾绾绾也跪在他的旁边,冷漠的表情这才有些松动。
“你又想做什么?”
顾绾绾说:“我来思过。”
顿了顿,又说:“我害死大师兄的猫,又害大师兄落入寒池,又又害师父为了救我染上寒毒,三桩事情都罪大恶极,自然是避免不了思过受罚了。”
宋晏离盯着眼前的人,似乎是想要把她看透一般,一字一句地问道:“你到底是不是顾绾绾?”
“如假包换。”
顾绾绾怕他还不相信,诚心诚恳地说:“大师兄,我以前做的事情真的知道错了,你昨天推了我那一下真的让我醒悟了过来。今后我一定洗心革面, 重新做人。”
宋晏离瞧着她说话的样子,也不像是在说谎。
但想到她曾经假心装好人的事情又不是没有干过。
当即冷哧了一声:“你休想再来骗我。”
顾绾绾知道宋晏离还是没有相信她的话,望着宋晏离深邃的眼眸,郑重说:“大师兄,我会证明我自己的。”

第005章 小师妹的阴谋
躲在祠堂小门口的四人全都听到了顾绾绾的话。
四人静默一瞬。
四师兄于子渡率先打破这种诡异的安静。
他声音粗犷,冷眼轻扫不远处跪着的顾绾绾,语气里满是讥讽。
“哼,这种小伎俩还想拿出来骗人。你们可别被这个野丫头骗了,她肯定是演戏,又在想给我们使什么绊子。”
于子渡拂袖离开。
有这位小师妹在的地方,他一刻钟都不想待。
二师兄苏淮十分赞同他的话,皮笑肉不笑地说:“小师妹的手段变高了,我看大师兄要沦陷了。”
三师兄苏暮温柔笑说:“莫要胡说,大师兄怎么会上当。”
五师兄东方誉见此却是乐了,从怀中摸出来一把巴掌大的金算盘,眸中闪着精光,提议说:“要不……我们下注赌一把?”
苏淮摸出十两银子交到东方誉的手中。
“我赌大师兄输。”
“好咧。”东方誉笑眯眯地看向苏暮,“三师兄,你呢?”
苏暮被他们逼得没有办法,不情不愿的从怀中摸出十两,“大师兄一定不会上当。”
东方誉一双狐狸眼满是算计,将他们的银子纳入怀中,看了眼于子渡消失的方向,追了上去。
“我去问问四师兄来不来赌一把。”
说罢,如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
苏淮突然反应了过来,立马追了上去喊道:“你都没下注呢,还想跑。”
苏暮望着他们两人一追一赶的身影,忍不住摇头失笑。转头又将视线落在祠堂跪着的两人,最后落在顾绾绾的身上,轻微皱眉。
这个小师妹到底又想做什么?
——
日落西山,夜幕降临。
顾绾绾望了一眼外面,天已经黑了。
跪了好几个时辰,她早就已经麻了,如霜打的茄子似的,腰都直不起来。
反观宋晏离,精神十足,腰杆子挺的笔直,压根没得累的。
顾绾绾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唇,想要喝水,目光在祠堂里巡视了一圈,发现什么都没有不说,连贡品都没有。
“咕噜噜……”
她的肚子忽然唱起了空城计,在如此安静得诡异的祠堂里尤其的响亮。
连旁边的宋晏离也听得一清二楚,微微侧目扫向顾绾绾。
顾绾绾一阵脸红,慌乱解释说:“不不不……不是我……”
宋晏离翻了个白眼。
不是就怪了。
顾绾绾窘迫得想要挖个洞钻进去长眠。
太丢人了。
她抱着干瘪的肚子,好想干饭。
可是她不敢动。
脑子里全是烧烤小龙虾火锅,馋得口水直流。
不行!
她一定要坚持下去!
要证明自己给大师兄看!
深呼吸一口气,又将裤带子勒紧了几分,挺直了腰杆,跪得笔直。
宋晏离看了她几眼,被她的坚持动容,但想着这位小师妹不过就是在自己演戏博同情心而已,谁知道她又想做什么。
干脆闭上眼,不去看不去想。
等到她实在坚持不下去了,自然会回去。
第二天,苏暮按照师父的吩咐给大师兄带来一些食物。
踏进祠堂内,看到顾绾绾还在跪着的时候,不禁有些惊讶。
什么时候小师妹演戏这么认真了?
轻声走到顾绾绾的身边,发现她竟然在打瞌睡,还流着哈喇子,嘴里念念有词。
什么小龙虾别跑,汉堡鸡翅配肥宅水。
这都什么,他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苏暮收敛起心中的疑惑,从食盒中拿出食物摆放在宋晏离的面前,小声说:“是师父让我送来的,吃吧大师兄。”
宋晏离眼里满是红血丝,神情有些疲惫,轻声嗯了一声,端起一碗粥吃了两口。
“大师兄,小师妹也跟着你跪了一天?”
宋晏离吃饭的动作停顿,侧目看了眼旁边打瞌睡的顾绾绾,内心有些些动容,轻声嗯了一声。
原本以为她最多也就跪几个时辰就撑不住回去了,没想到硬是跪了一晚上。怎么劝说也不回去,执拗得很。
苏暮瞧着顾绾绾,扯唇笑说:“小师妹真是厉害,跪着也能睡得这么香。”
两人聊天的功夫,熟睡中的顾绾绾闻到了一股香味,鼻子灵动的在空中嗅了嗅,徒然睁眼。
看到面前几个肉包子,顾绾绾眼里满是惊喜,但转瞬又消沉了下来。
“肯定又是做梦,我都梦到好几回了。”
“不是做梦,快吃吧。”
“啊?”
顾绾绾愣神的看向宋晏离,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疼得眼泪水直流,才发觉真的不是做梦。
连忙拿起肉包子啃了一口,小脸上露出满足的神情。
“大师兄,哪来的食物啊?不会是祖师爷赏赐的吧?”
宋晏离眼神怪异的看了她一眼,又看看一旁的苏暮,指着他问:“你看他像祖师爷吗?”
顾绾绾顺着他指着的方向看过去,才发现祠堂内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
她啃着肉包子傻愣愣地笑说:“好巧啊,三师兄,你也来罚跪啊。”
苏暮失笑不已。
宋晏离无奈解释说:“是师父让你三师兄送饭来了。”
“哦,原来是这样。”
顾绾绾冲着苏暮傻笑,样子憨态可掬。
两人吃完后,苏暮收拾食盒也离开了。
安静的祠堂内又只剩下他们两人。
之后的九天里,苏暮都会送饭来,但是只有早饭。
每次刚吃完,顾绾绾已经在想着第二天的早饭吃什么了。
就这样,顾绾绾陪着宋晏离在祠堂里跪了十天。
门外的四位师兄除了苏暮都有些惊讶,想不到她还真的跪了十天。
于子渡眯着眼盯着 顾绾绾的后背,冷言讽刺说:“她还真是坚持不懈。”
东方誉狐狸眼眯成缝,轻撞了一下他的胳膊,小声提醒说:“四师兄,你还没有下注呢。”
于子渡神情冷漠的注视着东方誉:“不赌,没钱。”
“抠门。”
东方誉小声嘟囔了一句。
于子渡想不明白了,东方家族家财万贯,富可敌国,怎么出了东方誉这么一个掉进钱眼里的。
“你们说,小师妹到底想做什么?”苏淮眯着眼,修长漂亮的手指摸着下巴思考,“大师兄被罚寒山水洞,她也跟着去受罚。大师兄罚跪十天,她也陪着罚跪十天,难道她真的变好了?”
东方誉拨弄着手上的金算盘,闻言摇了摇头。
“依我看那,小师妹分明就是喜欢上了大师兄。”
“!!!”
三人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