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云苏祁墨

第1章 开局被分配老公
“姐姐真的不行吗,这个婚我是一定要离的,我才十八岁呢。”
夏云苏不甘心的又一次试探询问。
毫无意外,电话那头依然传来公事公办的拒绝,只是这一次语气里似乎多了一丝无奈:
“是的,夏小姐。您提供的资料显示,您的配偶职业为军人,按照星际婚姻法,您无法单方面申请解除婚姻关系。
毕竟保护军婚是每一个公民的义务。很抱歉,您的申请无法受理!”
很好,这是夏云苏第52次被拒绝,她简直心态崩了!
生无可恋的窝在简陋的沙发上,认命的抱着抱枕,两眼一翻:
“罢了,罢了。还是谢谢你漂亮姐姐。”
或许是这声甜甜的漂亮姐姐让星际民政局的这名工作人员多了一分好感,于是她提醒着:
“其实,您可以让您的配偶提出解除婚姻关系也是可以的。”
听到这,夏云苏无奈的眼里蹦出希望的光:“真的吗,姐姐。谢谢你,那你有对方的联系方式或者住址嘛?”
“…没有…”
夏云苏扶额,好吧!道谢之后结束了对话。
反正能离就好,她有的是时间慢慢找这个便宜老公,然后离婚!对方如果不好好配合,她倒是不介意直接丧偶!
同时心里也暗暗吐槽,星际政府售后服务也太差了吧,莫名其妙发放个老公却只有一个冷冰冰的名字,她要去哪里寻夫啊!
原本她已经死于地球末世丧尸潮,没想到再次睁眼却魂穿一千多年后这个和她同名同姓甚至长相都相同的星际女孩。
从记忆里得知,她目前所处的星球是一颗开采中的旷星。
而她竟然是一名矿工,但是由于体质柔弱,也只能搬搬小矿石勉强度日。
三天前矿井崩塌,夏云苏受了重伤,所有人都以为她必死无疑了,没想到最后却活了过来。
只是大家不知活过来的已经是来自末世的灵魂。
由于夏云苏没有亲人,于是医院将她的基因上传基因库,想匹配她的家人来办理后事。
却误打误撞被基因库的系统检测到她的基因和另外一个人匹配度高达100%,于是按照星际婚姻法直接被强制注册结婚了,还无法申请离的那种!
这就尴尬了…
她呆呆地看着光脑里显示的配偶个人信息
姓名:祁墨
证件号:XJA
内心再一次抓狂,好歹留个地址啊,联系方式什么的也好啊!不然去哪里找这个被分配的便宜老公?
“唉!”
第n次叹息后,夏云苏生无可恋索性直接蒙头睡了。
与此同时,远在星际边缘的一支战舰正有条不紊的清理着战场。
端了虫族一支主力部队,短时间对方是不敢继续来犯。
男人回到休息仓,缓缓的打开光脑,白皙修长的手指灵活的在光幕上划过。
姓名:祁墨
婚姻:已婚
祁墨皱了皱眉,眉眼闪过一丝不悦。蓝星的那些人胆子是越来越大了,竟然敢直接操作他的婚姻。
用力的握了握拳头,随后直接点开配偶信息栏,俊美冷酷的脸却不由得僵硬了一瞬,嘴角一抽。
姓名:夏云苏
证件:XJO
才十八岁呢,这么小,目前星际人类变异普遍已经能够存活到300来岁。
在他看来十八岁还是个小屁孩,他自己也已经23了!
这么多年来他宁愿坚守偏远恶劣的星际边缘,常年与入侵者作战也不愿回蓝星,就是因为每次回蓝星都被不同程度的逼婚,烦。
移动手指,弹出窗口:
是否确定申请解除婚姻关系?
祁墨毫不犹豫点击[是]
可下一瞬间,他却危险的眯了眯凌冽的双眼
检测到您的配偶基因与您匹配值高达100%,无法申请解除婚姻关系。
祁墨第一次觉得受挫,100%基因匹配,按照星际法律确实是无法申请离婚。
“老大,你都没看到,那些虫子,真是太恶心了,不管见多少次还是同样令人恶心!”
副帅顾霄一进到休息仓就止不住的抱怨,一屁股坐在休息椅上,继续念叨:
“清理完这一波,总算是可以消停一段时间了!”
祁墨看了他一眼,收回目光,缓缓开口:
“把工作交接一下,明天跟我回蓝星。”
“是,老大!”
顾霄下意识回复祁墨的指令,然后后知后觉,蹭的一下从休息椅上弹起来:
“回蓝星,老大你是说可以回蓝星了?”
“嗯”
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完全无视一旁激动的下属。
顾霄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他本以为最好的结果是能够好好休息几天,没想到是竟然是回蓝星这么个大福利。
“不是,老大,你不是最不喜欢回蓝星的吗?这次回去是有什么重要的任务安排吗?”
“离婚!”
言简意赅
顾霄一脸懵逼,“离婚?谁离婚?”
祁墨不再理会他
一夜好眠,没有末世的紧张,夏云苏从来没有这么放松过。
清新没有腐臭的空气真是美妙啊!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苏苏加油!
给自己打完气,她麻溜地起床收拾东西,她今天要坐飞船去蓝星,还有点小憧憬。
这还得多亏了基因库,医院把她的信息上报后还真的找到了认领她的亲人。
后来对方得知她还活着,立马给她打了视频。视频里那个自称是她哥哥的人解释他是蓝星夏家的人,而她是他流落在外的亲妹妹。
他现在有点急事无法亲自过来接她,但给她买好了今日到蓝星的飞船票。
当时看着视频里那张帅气俊美的脸,夏云苏无法拒绝。太像了,太像了,外表冷静,内心土拨鼠尖叫!欧买噶!
有个不成熟的想法浮现脑海不知当讲不当讲,如果是真的,那可真是牛逼了!
夏家,和末世世界的哥哥长相七八分相似的脸。
带着这个猜测,她决定踏上前往蓝星的飞船,如果没有错,这个夏家就是她所在的夏家。
自己大概率是重生在哥哥的后辈身上了,这叫什么事呀,一睁眼亲哥变老祖宗?
我的爸爸得叫我祖姑奶奶,哈哈,这场面想想还是挺刺激的。
知道当初哥哥成功乘坐方舟逃离了地球她就放心了!
也罢,既然来了,那就去蓝星看看哥哥的这群小崽子们,也顺便照拂一二。
她才不会承认,其实她更想知道的是当初哥哥这朵高岭之花最后被哪个小姐姐给摘了!

第2章 前往蓝星
下午1点55分,远星跃迁场
【女士们、先生们:
感谢您乘坐星际联盟航空XJ3116航班前往蓝星,本次航班将进行7次跃迁总飞行时长为8天6小时50分钟,本航班将在五分钟后进行第一次跃迁,祝您旅途愉快!
谢谢!】
“8天6小时50分钟啊,可真是够久的。算了,先好好睡个美容觉吧。”
夏云苏不经意勾了勾嘴角,乌黑的眼眸似乎瞬间盛满了星光。精致的脸上露出雀跃的向往,对这趟旅行倒是充满了期待。
她伸出修长的手指,将腿上的毛毯向上拢了拢。缓缓闭上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睛,又长又翘的睫毛微微颤动,在眼睑下投射成一个美好的弧形。
几绺黑棕色的微卷头发乖乖巧巧的搭在她雪白的脖颈处,更添一丝妩媚之感。
不一会儿,夏云苏逐渐困倦起来。
时间静静的流逝,飞船超光速在一颗颗行星之间灵活的穿越。
突然,一丝微小的震动传来。
夏云苏瞬间睁开双眼,磅礴的精神力无声的外放包围整个飞船。
如果此时精神力能看见的话,她这一举动一定会震惊星际的。
目前星际精神力一共分为10阶,然而即使最强的Alpha,大多数也无法瞬间爆发这么大范围的精神入侵。
这至少得6阶精神力才能做到,目前星际精神力最高的是星际主帅祁墨,超9阶精神力!
拥有顶级的战斗值,也是当之无愧的星际守护神!
这不是最重要的,重点是夏云苏是柔弱不能自理的Omega啊!
在这星际除了男女,还有Alpha、Beta、Omega三中生殖性别。
其中A的精神力战斗力最高,B次之,O几乎没有任何战斗力,属于柔弱不能自理只能生育的一类。
夏云苏这样精神力的O会被拉去解刨研究吧?
“控制故障?”
收回精神力,夏云苏起身,快步向飞船驾驶舱走去。
上天给她奇迹让她重生,还没好好享受呢,她可不想魂归星空!
目前飞船正在一个虫洞跳跃,空间吸力太大,飞船随时都有可能解体。
船舱响起了急迫的警报,广播里,机长正急促的通知乘客前往驾驶舱准备和乘客舱分离。
这艘航班乘客并不多,此时整个舱内也充满了刺耳的尖叫。
生命威胁来临的时候,没有人保持镇静,大家都尖叫着向驾驶舱奔去。
夏云苏稳稳的走在人群之中,还差几步就到了。眼看驾驶舱的门正缓缓关闭,大家拼了命的往里挤。
这时身后传来孩子的哭喊声,她停住脚步。
回头瞧见一个四五岁的小萝卜头正呆呆的站着大声呼喊,一步也不敢往前走。
“妈妈,妈妈,你在哪里,宝宝怕….呜呜…”
小孩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恐惧的呼喊着。
夏云苏心头一颤,经历过更加压抑黑暗的末世,她自认为不是什么好人。
可是,要她看着一个四五岁的孩子死在自己面前,她还是做不到。
于是,她快步折返抓起小孩的衣领就朝驾驶室扔去,还好,赶上了!
在门关上的一瞬间,飞船再也承受不住解体。
夏云苏正准备调出精神力,突然一双强劲有力的手搂住了她的腰。
下一秒她就被一个金属外罩稳稳的护住,眼前什么也看不见了。
片刻后伴随着轰的一声,只觉得头昏眼花。
虽然看不见,但用脚趾头想她也知道这是撞在其他行星上了吧。
就在这时,金属罩从她头顶分开露出一个出口。
夏云苏下意识向上望去,对上一双没有温度,深沉如寒冰的眼眸。
再看脸,卧槽,看不到还好!这是怎样一张神仙颜值啊!比哥哥还要好看!
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
长而微卷的睫毛下,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散发着诱人的光泽,绯色的嘴唇微微一动,整个人显得狂野不拘,邪魅又性感。
夏云苏咽了口口水,咬住想要吹口哨的嘴。这颜值,太可了!完全是按她的审美点长的呀!
本来就昏昏的小脑袋这下可更混沌了!这次是被眼前这顶配帅哥的美颜暴击的!
她决定了,离婚,她要离婚!
祁墨等了一会儿,看着眼前的女孩还没动作。眉头一皱,该不会是被撞成脑震荡,傻了吧?
“小东西,会说话吗?”

第3章 她有什么好可怜的
低沉浑厚的嗓音,妈呀,太让人上头了。
夏云苏下意识回复:“啊,小哥哥,你说的好听,你多说点!”
“呵~”
还会说话,看来还没傻。这小东西,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命倒是还挺大。
要不是看她出手救那个小孩,他也不会多管闲事出手救她。
看着伸向自己那只修长的大手,夏云苏哆嗦了一下。
要牵手了吗?这太快了点吧,才刚认识呢,虽然呢,这么个绝世大帅哥倒也不是不可以。她此刻已然忘记了自己是个有夫之妇了。
夏云苏带着甜甜的笑容,弯弯的眉眼,红唇微启:“麻烦小哥哥了…”
一边说着一边将手递上去,甜美的笑容让祁墨顿了顿,眯了眯眼。
这小东西在想什么呢,笑得这么…怪异?
然后错开回应他的那只白皙手掌,那只手看起来小小软软的。
恐怕他稍微一用力就能捏碎对方的手骨吧。
然后,他直接抓住夏云苏的后颈衣领把她提了出来。
对,直接提了出来。夏云苏都无语了,是小手手刺手不好牵还是怎么的,上一个想牵她手的人,她记得那可是直接被她一脚爆头了呢。
这人倒好,居然直接像拎小鸡一样把她拎起来。
她这末世大佬还要不要面子啊!
啊,呸!直男都是大猪蹄子!
对上夏云苏幽幽怨怨的眼神,向来杀伐果断的主帅迷茫了一下,小东西好像心情又不好了?
祁-直男-墨以为她是害怕了,破天荒的出声安慰:
“小东西,别怕,会有人来救我们的,死不了。”
他乘坐的飞船出了故障,他的手下会在最快的时间搜寻他,这一点,他倒是不担心。
夏云苏内心:谢谢,没有被安慰到。事实上要不是你多事,姐姐我完全不用被撞的七荤八素的,头疼!
但是呢,毕竟人家救自己也是出于好心,夏云苏也不是忘恩负义的人。
有句古话怎么说来着,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唯有来世当牛做马…
于是她弱弱的开口:“谢谢小哥哥救命之恩,小女子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
看着女孩无辜懵懂得大眼睛,祁直男墨:“……”
是他在战队呆久脱节了吗,现在的女孩 这么大胆?
双眸不经意扫过夏云苏手腕,那里安静的套着一个红色的低级光脑。
在星际光脑不仅是结合电脑功能的通讯工具,更是一个人的身份信息。
星际的孩子从出生就会被登记进基因库,然后带上一个代表身份的光脑。
根据基因不同分成了三个颜色,ei蓝色的光脑,bi是绿色的,而欧是红色的。
现在星际出生率低下,保护生育力强又柔弱的 欧 人人有责!
祁墨觉得此刻比上战场杀虫族还让人窘迫,于是转移话题,顺手将已经撞毁的机甲收回手腕上,在他看来即使毁坏了也是他的战友:
“我们得找个休息的地方,这颗星看起来并不适合人类生存。马上就要到晚上了,气温可能会聚变。
必须找个可以遮盖的洞穴,顺便尽量寻找食物,你跟着我。”
说完,祁墨看了一眼四周,然后迈着修长的双腿向其中一个方向走去。
他的人最快也得明天才能找到这里,必须想办法渡过今晚。
看着眼前的男人将机甲收起,夏云苏目光灼灼的盯着他的手腕。
妈妈,我出息了!我竟然活着见到了当初还在臆想中的机甲,可比变形金刚还要帅啊!
呜呜呜,想要!
这应该很贵吧,想着自己光脑里可怜巴巴的星币余额250,仿佛是在无声的嘲笑她。
顿时流下了嫉妒得泪水。
搞钱一事刻不容缓!然后买布灵布灵漂亮的机甲!拥有这样的机甲,她可以一口气扭断十个丧尸的脑袋!
回过神来看着祁墨略微发红的耳尖,夏云苏微微一笑,没想到外表冷酷的大直男还是个纯情的呢,才这样就不好意思了。
不撩了,她也适可而止。
这个男人说得对,到了晚上气温很可能会变到零下,而且说不定还有这个星球未知的生物。
至于食物她空间倒是有很多,只是不方便拿出来呀,先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吃的。
环顾四周,入眼零零散散的长着一些不知名植物,一棵树也没有。
放眼望去,映入眼帘更多的是一望无际的褐色怪石和黄色的风沙!
“呀!”
夏云苏想得入神,没注意到前面的男人突然停下了脚步,就这样直直撞到了男人的背上。
这硬度!好家伙,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撞到铁板上了呢。
这是人吗?不,这是金刚宝贝钢铁侠吧!但凡长点可爱的肥肉肉也能缓冲缓冲吧。
夏云苏是真的疼的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了!啊,呸!太丢人了!
祁墨觉得头都大了,这又怎么了?怎么又泪汪汪了?
柔弱的 欧 真烦人!要不是保护 欧 人人有责,他真想把她丢出去!还是杀虫族痛快!
“小东西,你最好跟紧我,天马上就黑了,我们得加快脚步。
听着,要是掉队了,我可不会管你死活。”
夏云苏快速点头:“好的,好的。”
祁墨看着眼前的女孩,内心叹息。又瘦又小又矮一只,一阵风都能吹走吧。
其实夏云苏也不矮,一米六四的身高,也还好吧,她才十八岁呢,还能长长。
只是星际的人基因变异,大家都像吃饲料长大的一样,女人都很少一米七以下的。所以衬托起来夏云苏确实像个未成年!
对上这夹杂着怜悯同情的眼神,夏云苏:“??”她有什么好可怜的?毕竟她可是当霸霸的人!
两人一前一后,沉默的走着。不久这安静的氛围就被打破了。
“啊,花生,是花生!”
祁墨撇过头只见女孩蹦蹦跳跳的向一边跑去,一阵风带起淡蓝色的裙摆。
一瞬间恍惚,只觉得这个场景很美,他默默的站在原地等着。
女孩手里抓了一把草,高兴的向他挥了挥。
他其实想不通,一把草而已,有什么可高兴的。
看她的穿着,一身简单的蓝色连衣裙,没什么样式,布料也是最粗糙的那种。
身上斜挎了一个蓝色奇奇怪怪的背包,像猫不像猫还没有耳朵,脸又是白色的。
他想得多发掘一些资源星球,流萤星系资源丰富的星球没有多少,根本不足以支撑全星系人类的生活。
看把这些孩子都饿成什么样了!
“你看,是花生!没想到这里居然有花生!”
夏云苏已经返回,手里抓着一大把花生,可惜只找到十来株。
不过没关系,只要给她一颗种子,她就能用异能催种更多!

第4章 给祁墨科普
夏云苏明亮的眼神感染了祁墨,他伸手接过女孩手里的花生仔细看了看,略带疑惑:“花生?是什么?”
他确定,他这个蓝星高材生确实不认识手上这种植物。
夏云苏睁大双眼不可置信的盯着祁墨:“???”
不认识,不会吧,不会吧,花生都不认识?不应该啊,他莫不是个傻子?
不死心的又问了一遍: “你,真的不认识?”
祁墨觉得奇怪:“我真的应该认识吗?”
夏云苏实诚的回答:“我觉得吧,你可以认识!”
被夏云苏认真点头的模样逗乐了,勾起唇角,看了一眼手里的花生悠悠的说:“那请姑娘不吝赐教。”
美男一笑,颜控的夏云苏瞬间就破防了于是认真科普起来:
“好说,好说。这东西叫花生,又可以叫长生果、泥豆、番豆。”
说着,夏云苏顺手摘下一颗花生,剥开来,两粒粉红饱满的花生米出现在眼前。
抓起一颗,扔进自己嘴里,同时快速塞了一颗她到祁墨嘴里。
在采摘的时候她就已经用异能恢复了花生原本的基因形态,她之前尝了一口变异后的花生实在是难以下咽。
祁墨被夏云苏的动作弄得一怔,唇间还残留着女孩小手温软的触感,似乎甜甜的,感觉还不错,嘴角不自知的杨起了一个诱人的弧度。
下意识他咬了一口被塞进嘴里的东西,没有预想中苦涩或者恶臭之类乱七八糟的味道。
相反还带着一股他从来没有尝过天然香甜,比他之前吃的任何食物都美味。
现在星际上的食物早就已经变异得难以下咽了,所以更多时候有条件的人都会选择营养剂。
只有那些购买不起营养剂的人才会退而求其次的直接食用最初的食物。
祁墨仔细的咀嚼着嘴里的食物,思考大规模种植的可行性。
夏云苏没有注意到他的变化,还在实诚的科普着:
“这不仅好吃,它还含有丰富的蛋白质、脂肪、糖类、维生素及矿物质等营养成分,有促进人的脑细胞发育,增强记忆的作哦。”
说完,也不等对方回应,她蹦蹦跳跳的查看其他植物去了。
原本是祁墨走在前面,现在却变成了他跟在夏云苏身后,默默得看着她在一株株植物面前时而叹息摇头,时而又兴奋的原地蹦哒。
他还从来没有见过活的这么鲜活的人。
好在夜幕来临之前,祁墨找到了一个可以栖身的洞穴。
天色渐暗,周围温度快速下降,穿着小裙子的夏云苏已经冻的打颤了。
要不是为了在帅哥哥面前维持形象,她真想高呼一声:“快冻死霸霸了!”
跟在祁墨身后,他们快速的进入了一个狭窄的洞穴。
看起来像是自然风洞,洞里只有几块散落的碎石。
用精神力扫视了一下周围,不错,没有未知危险。目前来看,就是冷了点。
她心安理得的坐在一块稍微干净的石头上,从随身蓝色的挎包里把今天的收获拿出来排列整齐,然后一株株的开始用异能修复变异的基因。
环顾了一圈,确定没有危险后,祁墨转身就看见女孩小心翼翼的在摸那堆植物。
不明所以,于是他干脆走出去,外面似乎有几块较大的石头可以搬来挡住洞口呼啸的风,也能抵御一些寒冷。
夏云苏抬头看了一眼男人,不错嘛,有眼力见。是个行动派,看起来就靠谱,加分。
她从背包里,实际上是从空间掏出一把小刀,然后仔细的清理着食材。
运气不错,今天找到几种她之前没有收集到的物种。
可惜不能高调的拿火和调料出来,不然还可以来个浪漫的荒星晚餐。
咳…她是不会承认,更大的原因是和美男抱团取暖不香吗,要什么火啊!
母胎单身这么多年,好不容易遇到个哪哪都入得她眼的人,当然要积极一点。
封好洞口后,祁墨拍拍手上的泥灰,看见夏云苏粉红的脸庞还带着诡异的笑容。
扯了扯嘴角,这小东西还真是…难以言述!
他迈着利落却不失优雅的步伐走到夏云苏旁边的一块石头坐下。
她一路采的这些东西,有的他是认识的,虽然难吃了一些,但也是能食用的。
还有一些,在他认知里却没有什么印象。
他指着其中一个长满刺的紫色小球,问道:“这是什么?”
看着求知若渴的乖宝宝美男,夏云苏自觉的让自己看起来温柔贤淑:
“这个呀,这个是仙人球的果实哦。别看它长着硬硬得刺,其实把它的这些刺拔掉去掉外面这层厚皮,里面的肉肉是可以吃的呢。
甜甜的哦,你要不要尝一尝。”
看着这刺,祁墨皱了一下眉头,他其实想说:不,我不想,我觉得自己还可以饿。
此时夏云苏已经用小刀踢掉刺,仔仔细细的剥着皮,露出里面饱满带汁的果肉,看起来确实还有一点诱人。
来到这里已经好几个小时了,没有找到水源,此时她们已经很渴了。
她吞了一口口水忍住诱惑,将这个果实递到祁墨跟前:
“喏,给你先吃。”
祁墨伸手没有接过食物,而且取了另外一颗。拔出随身携带的军刀照着夏云苏的样子,处理起来。
夏云苏也不觉得尴尬,哼,不拿拉倒。然后直接扔进了自己嘴里。
眯着眼睛,“嗯,好甜。我又活了!”
等祁墨将仙人球果实含进嘴里,一口爆汁,香甜充盈口腔,他才理解女孩满足的表情不是装的,原来真的是挺不错的口味。
对现在的人而言美味的口欲感固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天然食物不会造成身体崩坏!
长期食用营养剂会使身体产生不可逆的损伤,最后彻底崩坏。
这也是为什么星际的人上点年纪,就出现各种无法根治的病痛。
只可惜,现在的环境很多天然食材都几乎灭绝无法生长了!仅留的一些,大多都又难吃又贵!
夏云苏觉察到祁墨看她的眼神,似乎是比刚才多了一丝炽热?
她也不在意,谁让她是可可爱爱的小仙女呢,再狂热的眼神她也见过,小场面啦,嘻嘻~

第5章 打飞的
剩下的东西,祁墨只象征性的尝了一口。他是男人更是军人,就算饿几天也没事。
相反眼前这个廋弱的O才该多吃点,太瘦了!让每一个公民吃饱穿暖是他们作战的动力。
一阵风从缝隙钻进来,夏云苏打了个寒颤
“阿嚏!”
她收了收了领口,阻止风从脖子灌进去。
内心臆想着,接下来就应该是,对面的帅哥站起来,温柔得靠近她,然后关切的说:
“冷吗,我的衣服给你穿上。乖,别冻着了。”
然后就见对方脱下干净的白衬衫,露出诱人的八块腹肌。
或者是,他霸道的一把把她搂在怀里:“冷?不会抱着我吗?别把我当吉祥物,懂?”
哈哈哈,不活了!磅礴的古早味儿。
实际上,在夏云苏臆想的时候,祁墨看着她露出晦暗不明的神色。
他只穿了一件单衣,而且他没忘记他目前算是已婚人士。无论无何,也得和其他异性保持距离。
所以他并不能脱掉唯一的衣服给女孩穿。
不过看她似乎真的很冷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出口:
“你冷吗?”
听到询问,夏云苏可怜巴巴得看着他,嘟着小嘴不停点头:
“嗯嗯嗯,冷!”
“冷的话就别坐着了,站起来跑两圈吧!”
???
夏云苏委委屈屈:
“不要,开玩笑的吧小哥哥。人家跑不动,又冷又饿没力气。”
要不是对自己得颜值够自信,夏云苏都忍不住怀疑自己了。
看他认真的眼神,她知道这狗男人是认真的,没有开玩笑。
“哼,不跑!”
气呼呼的补充一句,直男撩不动就算了,睡觉去,她还有老公呢!
祁墨噎了一下,索性也不说话了,关闭光脑的照明,山洞瞬间陷入黑暗。
像他这样精神力的人,五感超强,即使黑暗里也能感知周围的动静。
迷迷糊糊中夏云苏真的睡着了,她有精神力护体,这点温度还真是对她没什么威胁。
早上,她是被刺眼的光线惊醒的。
一睁眼,就看见祁墨正在搬动堵在洞口的石头。
背光朦胧的侧颜,让她喉咙一紧。这样的帅哥哥,看一辈子也不会腻吧。
“咳…”
还好对方没发觉她的打探,掩饰的看向洞外。
今天天气很好,已经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初升的太阳。
她走出洞口,看着太阳的方向微微一笑,又是热爱生活的一天,完美!
她听力很好,远处似乎传来了飞行物靠近的声音。
祁墨大步走在她前方站着,嗓音酥麻:“接我们的人来了。”
说完就见一艘小型飞船穿过天空朝她们飞来,稳稳的停在他们五米之外。
舱门缓缓打开,一道身影快速冲了出来。
“老大,你没事真好。你不知道你冲出去的那一下简直吓死我了,这也太危险了。
我可是…”
顾霄把还没说出口的话咽回嘴里,诧异的看着从他家老大背后探出的小脑袋,软萌软萌的小姑娘,还眨巴着亮晶晶的眼睛颇有兴趣的盯着他。
一下子,他就语顿了。
好可爱的小姑娘啊,想戳她略带婴儿肥的小脸脸。
他接触最多的不是恶心的虫子就是钢铁般坚硬的兄弟,他现在急需多看看这样软软甜甜的女孩子来洗洗眼睛!
祁墨看着一脸痴汉样盯着身后女孩的属下,莫名有点不爽。
于是,侧了侧,将顾霄的视线完全阻隔。
“居然用了这么久才找到这里,看来你还得多锻炼锻炼,回去写个一万字检讨吧。”
一万字?检讨!
顾霄觉得这两个词瞬间在他耳边炸裂,女孩子也不香了,简直欲哭无泪。
“把她带上。”
说完祁墨大步登上飞船,夏云苏也不偷笑了,赶紧迈着小碎步跟上。
路过顾霄的时候还不忘提醒:“检讨,一万字!记住了哦小哥哥。嘻嘻…”
顾霄:“……”就很诛心!
目的地相同,夏云苏惬意的躺在休息仓,坐出了私人飞机的快乐。
等搞到了很多的小钱钱,除了机甲,再买这么一艘飞船,到时候想去哪儿去哪,想想都令人心驰神往!
上了飞船,祁墨就在夏云苏眼前消失了。不过她也并不在意,心中无男人,拔刀自然神。
她现在对搞钱更有兴趣!
记忆里蓝星是个很发达的星球,但是夏云苏不慌。搞钱,她行啊!
乱世靠拳头,盛世靠智慧,实在不行还有脸!
就在夏云苏脑补各种赚钱方法时,很快就到了蓝星跃迁场。
祁墨和顾霄登上私人飞行器,直接离开了。夏云苏看了看周围,决定打个飞的去夏家。
但是很快,她就被现实狠狠碾了一脚。
“真的不行啊小姑娘,要不你再添点?250星币太少了!但凡你加到300我都做你这生意。”
“是呀,小姑娘,你要去的地方太远了,250星币连燃能钱都不够呢。”
……
几个专职开飞行器的大叔话里话外都在示意让夏云苏多添点钱,可是她太穷了!
250星币已经是她全部的家当了,她对星际的消费还没有详细的认知。
摸了摸背包,想起还剩下一把花生。于是她试探问道:“叔叔,我真的没钱啦。我身上就还有点食物,你看可以拿这个抵吗?”
看她手里的花生,大家嗤笑了起来:“小姑娘,不是我们欺负你啊。你这种食物根本就值不了几个钱,还难吃。现在有钱的,谁还吃这些变异食物啊。”
但是他们没想到的是,不久之后他们回想起拒绝的这一幕全都后悔得咬掉牙齿。
就在这时,一架飞行器停在了夏云苏身边。
一个年轻的小伙从驾驶室探出头来,“上来吧,小妹妹。我家就在那个方向,我便宜捎你过去吧。”
“谢谢小哥哥!”
夏云苏高高兴兴的坐上飞行器,这种飞行器有点类似于地球的超跑,不过还要更炫酷和科技感得多。
很快就到了目的地,夏云苏打开光脑麻溜的付完款,眼看余额就成了刺眼的0!
苟住,月入百万不是梦!强颜欢笑得给对方说了句再见,她来到别墅区门岗处。
验证信息后,门岗人员用飞行器直接带她过去。
夏云苏远远就看见门口站了几个人,等到飞行器落地,一个打扮优雅,身穿素色连衣裙的中年女子就迫切的迎了过来。
“苏苏?”